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良缘喜嫁第七章在线阅读

作者:百媚千娇 来源:17K小说网

叶珈成是帅哥一枚,不管什么年纪,三十五岁还是二十五岁,他的长相都符合当下社会的审美主流,就算以挑剔的眼光看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人帅得清新俊逸。

叶珈成,时简心里念念想想这个男人大半个月了,现在终于再次见面,还是以那么突然又惊喜的方式,加上今天吹了半天气球腮帮子有点疼,她眼泪都要崩出来。

冤家!

叶珈成只穿着一件浅灰的高领开司米走进来,头发像是刚理过,脖颈看着修长又匀称;此外,他手里搭着一件外套,是一件白色外套。时简蹙了下眉头,外面有那么热么?她又看了看搭在叶珈成搭在手臂的外套,隐隐可以看到上面沾了一些红色污渍。

哦。原来是不小心弄脏了外套,临时过来买衣服。

今天易茂男装搞店庆活动,旗舰店人来人往,见多了太多大腹便便又挑剔的男顾客,年轻的女导购员们心里已经是不停吐槽的状态,所以她们看着迎面走进来的男人如此风姿卓然,感受便如一缕清风恰到好处吹了过来。

店里两个年轻导购小姐都想要上前提供服务,彼此又注意到了好姐妹眼里那点意图,犹豫要不要让给对方,时简快速放下手中气球,路过她们说:“这个客人交给我吧。”

半路杀出一个时咬金,俩导购小姐反应了半秒,微笑着挤出一个字:“……好。”

所以,有时候心里有什么想法想要的一定要抢先说出来,不然所有好事就会落到那些会主动开口索求的厚脸皮的人手里,而你只能在心里偷偷扼腕长叹:为什么没有早点开口?

只是,她们真想不到,居然是安安静静的时简,先下手为强了……

时简是总公司下派过来,今天总共没接待过几个客人,原本看着还挺……与世无争的一个漂亮实习生,没想到比她们都老练。

算了,脸皮厚的优势,也是与生俱来,羡慕不来。

大门进来,叶珈成踩着光可鉴人的橡木白地板,挑选起了适合自己外套,一时也没有注意朝他走来的导购就是上次那个一面之缘女孩,时简。

他右手划拨着最前排的最新款男士西装外套,取下一件灰蓝棉质,无聊地问了问身后的“导购小姐”:“这款我穿合适么?”

其实这根本就是废话,他穿什么不合适呢。

“我觉得不怎么好,不建议。”时简立在后面回答叶珈成,眉眼弯弯,已经是甜蜜蜜的模样。

“……”叶珈成霍地转过身,看着时简,他感冒未好,控制不好咳嗽了两下,然后有点难以置信地扯了两下嘴角。

他还是认得她的。

时简主动打招呼:“好巧啊。”

“嗯,很巧。”叶珈成回她话。

时简抿着唇,感觉自己快要幸福地晕倒了,没想到这样也能遇上叶珈成。叶珈成不是A城人,他在A城读了七年书,之后就留在这个城市发展,直至成家立业。说起来,她要不要找个时间回青林市一趟,看看她未来的公公婆婆,他们都对她很好。

“为什么不好?”叶珈成审视着她,落地镜照出了他颀长的身姿。

为什么!时简拿过他手中的早春款灰蓝西服,让他摸了摸面料的厚实度,又“自来熟”地说了起来:“你摸摸,料子那么薄,外面才几度,你穿这样出去不冷么?”

叶珈成没说话,淡漠地收回手,因为不管他回答冷,或者不冷,答案都很奇怪。

相比还算淡定的叶珈成,直接奔溃的,是另外两位导购小姐。易茂男装旗舰店里有冬款也有刚新上的春款,不过春款不打折,她们都喜欢推荐顾客购买早春的款式,提高业绩。

所以时简,她在搞什么?

是呵。搞什么?叶珈成斜了时简一眼,还是走到了对面的冬款区。

时简跟在后面,亦步亦趋。她和叶珈成结婚之后,叶珈成所有的衣服都是她置办的。像所有女人一样喜欢打点自己丈夫,叶珈成大到正式场合穿的西服,小到袜子内裤都是她在选购。叶珈成也笑着说过,有老婆的生活就是不一样。然后她就问叶珈成,以前都是你自己买的吗?

“对啊,瞎买。”叶珈成这样回答她。

男人购物,果然都是瞎买。时简拿出一件羊毛长款翻领风衣,今年某大片热映,男主帅气的经典荧幕影响产生了一定的边际效应,比如这种类似长款风衣卖得特别好。

时简觉得叶珈成穿上这件风衣肯定很好看,好看到招摇。她不想叶珈成那么招摇,又想看他穿这件大衣的样子,最后,她还是找起了叶珈成穿的号。

现在的叶珈成身材和以后的他基本一致,稍稍偏瘦一些。

“就这件吧,你穿一定好看。”她说,样子期待。

叶珈成接受了她的推荐,她上前帮他穿衣,激动发烫的两只手有点不知道怎么放。她多么想摸摸他,尽情地抱抱他。叶珈成一声咳嗽,仿佛看出了她的兴奋点。

时简又帮叶珈成整了整领子,易茂男士的大衣裁剪得很合身,叶珈成这样的衣架子穿着仿佛量身定制的。她看得满意至极,喟叹出声:“真帅……”

叶珈成:“……”

这样的感慨,过于自然流露,实在令人没有安全感。叶珈成拨开了时简的手,“我自己来。”

“嗯。”

叶珈成立在镜子前,慢条斯理地扣上纽扣,效果不错,另外确实很……暖和。

“这款多少?”他问。

“5888。”回答的是另一个店员,观察了半天终于插|进话来了。

那么贵!时简蹙了蹙眉头,有点为难地瞅着叶珈成。

这是什么表情!叶珈成面无波澜地移开目光,对另一位导购小姐说,“这件我要了,直接穿走,埋单吧。”

那么快决定了?时简偷偷拉了下叶珈成的衣服,轻轻说:“你等下。”

等什么?叶珈成来不及反应,时简已经走向店长,指着他说:“店长,他是我的一位……朋友,能不能给个内部价啊?”

不远处的叶珈成:“……”

店长有些为难,想搪塞一下。

时简笑盈盈,继续真诚地恳求,动之以情地说:“芬姐,你就行行好,通融通融嘛。他才刚工作,以后还要存钱买房讨老婆,现在这个社会男人压力很大的,能省则省,你说是不是?”

叶珈成:“……”他以后娶老婆关她什么事。

“好,没问题。”这样的理由,店长同意了。

易茂男士大衣内部价能拿到5.5折,易茂这样的市场牌子,即使店庆也只有最多8折,一下子省了不少呢。时简回过头,朝叶珈成眨眨眼,过日子还是需要老婆吧。

呵呵。叶珈成不疾不徐地走过来,店长开始写单了,另外两位导购小姐也释然了,原来这位帅气先生是时简朋友,难怪时简刚刚那么积极。

“先生你好。”店长芬姐抬起走,笑眯眯说,“没想到你是时简朋友,我们就按照内部价给你折算了,一共是3238.4块,你是现金还是刷卡?”

“刷卡。”叶珈成回答,淡淡睨了时简一眼,拿出口袋皮夹里的信用卡,递了过去,并说,“不用给我内部价,谢谢。”

店长芬姐:“……”

时简一时也:“……”她真想一巴掌拍死叶珈成!

芬姐反应了几秒,才接过叶珈成递来的卡,重新出单。

时简郁闷了,默默无言地拿出袋子装好叶珈成原先那件白色外套,然后递给了他。叶珈成直接扬了扬高昂的下巴,然后离开,走出了店门。

难过。

“你们是闹矛盾了么?”一个导购小姐好奇问她。

时简也不知道怎么说,点了点头。然后她想起什么,说了句“我出去下”,又马追着叶珈成的身影走出去。外面的叶珈成已经走了一段路,她对着他的背影喊出:“叶珈成!”

叶珈成转了过来,隔着熙熙攘攘的人流。

时简忽然有点害怕,害怕叶珈成直接走人,幸好叶珈成还不算太讨厌,只是懒懒地望着她,像是等她走过去。

她稍稍释怀,笑了笑,朝他跑了过去。

“嗨。”时简打招呼,有时候她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语气和现在的叶珈成说话,明明是最亲近的人,她却要装成一个陌生人。

“还有什么事吗?”叶珈成问她。

“我……”时简顿了顿,“我刚刚看见你白色外套的污渍,是红墨水汁。我就是过来告诉你一下,你可以用酒精洗涤它。方法是你先用温水打湿,然后用百分之十左右的酒精搓擦。”

叶珈成的工作偶然需要手工制图,他的衬衫就常染上墨水汁。这个办法还是家里的阿姨教她的。不知道为什么,时简感觉自己都要哭了,鼻子酸酸的。

“好,我知道了,谢谢。”叶珈成又问她,“还有其他事吗?”

还有呢,还有一件天大的事。时简抬起头,还是把最想知道的事情问了出来:“那个……你和宋……就是上次那个女朋友……分手了吗?”

话音落下,时简又懊恼了,多么冒失,她好像太心急了。果然,叶珈成神色淡淡,已经做出了闭口不谈的姿态;冬日的阳光打在他脸颊,亮晃晃一片。

叶珈成不是不想说,他真的有些无奈了,对上眼前女孩桃花瓣的眉眼,那么清润灵秀,怎么就生了一副执拗性格。太莫名其妙了,更莫名其妙,他的心居然微微颤动了下。

时简还在等,仰着头,心跳飞快,眸光闪动。叶珈成以前可是告诉她,他和宋晓京根本没有谈多久的。

他有骗过她吗?她忐忑着,直至叶珈成开口。

“分了。”他说。

延伸阅读

甜龙竹笋加盟  http://www.hdyybw.cn/dr8s.shtml
云南甜龙竹笋因其笋体洁白粗大,笋味鲜美,品质上等称为笋中,鲜笋切片即可生食,它是我国

洁帮家政加盟  http://www.hdyybw.cn/xhc.shtml
洁帮家政为家政人员提供上升空间:为满足中市场的需求,中家政服务人员不断进行化的强化技

钻迪加盟  http://www.hdyybw.cn/dbng.shtml
钻迪电动车常年提供整车OEM加工服务。公司秉承“顾客至上,锐意进取”的经营理念,坚持

光大电机设备加盟  http://www.hdyybw.cn/nitm.shtml
淄博光大电机有限公司生产博山电机、淄博电机直流电机、永磁电机、调速电机、伺服电机、刹

弘毅大酒店加盟  http://www.hdyybw.cn/u4c0.shtml
武汉弘毅大酒店(武汉大学国际学术交流中心)是为了适应对外交往和开展学术交流活动需要的

韩驭加盟  http://www.hdyybw.cn/pvrb.shtml
韩驭汽车用品经销的汽车用品、方向盘套、颈枕、腰靠、后备箱杂物盒、汽车装饰品、杂物盒、

富林酒店设备用品零售加盟  http://www.hdyybw.cn/amo8.shtml
富林酒店设备用品少售,产品在创新、质量、款式等方面精益求精。在激烈的竞争中稳步前进,

金仕特加盟  http://www.hdyybw.cn/xwep.shtml
北京金仕特仪器仪表有限公司是仪器仪表供应商与众多仪器厂家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提供的服

萧氏育发堂加盟  http://www.hdyybw.cn/jas.shtml
萧氏育发堂隶属于北京市鼎德森迪科技有限公司,位于北京,创始于2007年,历经近二十年

想梦加盟  http://www.hdyybw.cn/dlum.shtml
想梦服饰总部位于闻名国内外的虎门服装名镇,自设公司,厂房,以加工、批发、经销男女服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最后的寒冬章】{放弃}

    张天泽,一名普通的工厂员工,初中辍学,因为自己长得挺帅,经常幻想自己以后能成为世界首富。炎热的夏天,张天泽在厂房里挥汗如雨,约十分钟,张天泽停了下来,大口的喝着厂房里冰镇的自来水,他坐下来,又在幻想,自己当首富的梦想,这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的幻想了,可以说每天每晚他都在想什么时候可以成功,唉;他又在说命

  • 带着校花回古代在线阅读第七章

    晌午时分,马车使进了城里。车夫到了这里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得了车钱后打道回府。顾问今要去梁山泊还得再另外雇一辆马车。好在这里距离梁山泊已经不是很远了,顶多再转两三趟车也就到了。顾问今在武器店里选购了一把极轻的软剑,佩戴在了腰侧。反正是装饰用的剑,能少点重量就少点重量,带着也轻便。他悠闲的在这城里闲逛

  • 心上蜜桃在线阅读第3章

    “嗯,我是······”沐心悦顿了一秒,“我是他朋友。”电话那端的确有些嘈杂:“哦,我们这里是夜琉璃会所的,他喝醉了,我们是在他手机屏上的未接电话中找到您的,可以麻烦您过来接一下人吗?”沐心悦目光闪烁,却装模作样地笑着说:“好,我马上来。”今晚,夜色浓重。沐心悦抬头望了一眼幕布一样的夜空,笑意荡然无

  • 逍遥纵横录在线阅读第十章

    面对彭彭的请求,秦胜没有吝啬,当即教他跳起鬼步舞来。不过很可惜,秦胜虽然教得认真,但彭彭的蹆脚始终达不到那种灵活的程度。而就在秦胜教彭彭的过程中,屋内的其他人却在谈论秦胜的未来。黄老师:“何老师,你觉得秦胜这小伙子的前景怎么样?”何老师:“仅仅以秦胜这出众的形象,以及那精湛的舞技,只要他的公司稍微捧

  • 危楼风雨情在线阅读第九节

    叶伟说道:“这里的建筑也不是太先进嘛。”零说道:“主人,这是火星文明遭到摧毁后,移居到地下后建立的,根本代表不了最先进的技术。”飞船在地下城市缓慢前行,前方传来了大量虫类移动的悉悉索索声,光是听声音就让人不禁打起寒颤。叶伟将灯光调到最亮,一路向前。偶尔能看到几只虫子在啃食某种发光物体,补充能量。被飞

  • 半城青涩半城殇第5章在线阅读

    松阳是最近开始教光希学尺八的。问起原因,松阳的回答是:“像光希这种身份的姑娘,会一点乐器,以后说不定会派上用场。”松阳说出这番话不是没有道理的,虽然光希目前还是个十岁的小女孩,但只要眼睛不瞎,就知道她再等几年一定会出落成一个姿容出众的美人。不过在这样的世道,美人最后的出路只能是被送到权贵的后宅度过一

  • 副教主被教主看上了在线阅读第一章

    “流星石!”“终于得到你了!”“哥,我们这次绝对能成功!哈哈哈,我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叔邑!铸成之前切勿声张!家族兴旺命脉,如今尽握于我兄弟二人,你要沉住气!勿要被二房给……”“哥,我知道。眼下这两个死人怎么处理,埋了?”“埋了岂不可惜,既然死了,就让它们为我族之兴做最后一次贡献。若这二人死后

  • 我的女朋友是学生会长之第八章

    咬指甲这个行为,最终因为场合形象以及指甲短得没法啃而宣告失败,白渝悻悻捏了捏手指,把啃指甲的冲动强行压了下去。他穿着一身灰色西装,一样将额发梳到脑后,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同样是英俊帅气,他整个人跟秦毅比起来就活泼多了,如果说秦毅自带冷气,白渝就自带暖风。白渝脸上保持微笑,光凭脸蛋吸引了不少目光,至少

  • 弃天战纪在线阅读第2章

    “噗!”马小蕾猛然抽出龙枪,酒吞童子顺势跪伏在地,似乎奄奄一息,马小蕾高举龙枪狠了好几下心没有补刀,愤恨的说道。“你是妖怪,我是人类驱魔者,不提你我恩怨,光凭这一点我就...我就...。”这俩字说了半天马小蕾没能说下去,美若星河的眼眸中闪出一滴莫名的泪光,正在这时候,她忽然间抬头望向了西方,那里是她

  • 天生人渣势要杀虎于枪下 谁知妖虎能卸枪

    被白虎喷过一口后得初阳头脑并不清醒,正处于眩晕状,他现在浑身乏力,不说去攻击强势的白虎了,甚至就连挪步都感到费劲。打又打不了,跑又跑不开,没有办法之下他只能上身弯曲,把浑身仅存的力量关注到双腿中用力一蹬,身子贴着地皮急射了出去,冲向了旁边不远处的小水湾。初阳一个猛子扎了进去,在冷水的刺激之下初阳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