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三国之江山美人图之群变态(2)

作者:冢虎 来源:飞卢小说网

左右是给的一个机会,尽管元泱不认为一个脑子有病的人会听得进她的话。

但她这个人,只要能做垂死挣扎,就一定要翻起来蹦跶个两下。

就算死也要死个活泼乱跳。

接下来就是,生死时速!

她瞪大眼,猛吸了一口气,将编造好的理由加以二倍速,一口气全给他说完了!

她垂头大喘起气来,耳边过了很久才响起一句疑问。

“你说话,烫嘴?”

元泱抬头,也很疑惑,“什么?”

他的表情似乎至始至终都没变过,很淡很冷。

“你说的,我一个字都没听清。”

他如是说道。

“噢,我这不是怕,我还没说完,你就反手把我砍死了吗?”还好说完了,元泱庆幸的一笑,拍了拍胸口,又碎碎念道:“那反派不都死于话多吗?虽然我不是反派,但你是啊,你看你长了一张不耐烦的脸……”

似是为了回应她,他果真满脸不耐烦,眼神凶恶的像是要将人大卸八块。

元泱见状,像是中了彩票一样的激动起来:“看看看!!我说对了吧!只要说的慢我就死了!!”

“……”

不是,他没搞清楚,她兴奋的点在哪?

并且,她再多说一句,他才是,要被气死了。

“让你说慢点,是让你别带废话的慢点。”他咬牙切齿的威胁,“你再胡扯一句,我立刻就将你的舌头拔掉。”

不知是否是他威胁的太过到位,她没声了,看上去死气沉沉。

他嘲弄一笑:“怎么?放弃了?”

元泱脱口而出,“不,刚刚说的我都忘了,我得重新想一套说辞应付你。”

“?”

他愣了一下,表情变得古怪。

她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将想法全都说了出来,还是如何?

元泱瘪了两下嘴,边酝酿着情绪边道:“想必您也知,我幼时丧母,我父王他老人家一直就深愧于我未曾受过母亲的舐犊情深,对我宠溺有加,将我视为明珠……”

泪珠突然就从眼角流下了两颗。

看的他疑惑不已,这话有什么必要值得掉眼泪?

仿佛看出了他的想法,元泱为他解惑道:“不好意思,哭早了。”自然的揩去了那两滴泪,她央求的看着他,“我可以重来一遍吗?”

“……”他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继续。”

“甚至过于溺爱……”然后她真的就一点转折都没有,如此生硬的就继续了下去,完全不顾一旁在听的人,喋喋不休,“以至天下人皆知,倘若我有任何闪失,他绝不会善罢甘休,而今日我与您之间的交集,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您今晚若是将我带走,您定会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

不远处的火星乍起,蜡泪沉淀下滚,她话音落完,整间屋子静的可怕。

元泱忐忑不安的瞄着他,那张脸晦暗不明,好像在思索着什么,难道她刚刚说的有哪里不对?

不,他完全没有听到她讲了什么,只是沉浸在“这个女人是不是有病”的那样一个怀疑中。

过了很久才道:“继续。”

又得到了指示,元泱卯着劲准备给他来个潸然泪下博取同情。

却听到一声喝斥:“哭屁啊!”

吓的她一个激灵,忘了做戏,语无伦次,“与与与您一同前来贺寿的萧世子,您您您也瞧见了他对我那副死缠烂打的模样,众口铄金,若是您被怀疑……”

就你在世人眼中这糟烂的风评,怀疑不就等于板上钉钉,你对这件事难道就没点逼数吗?

她没有把话说完,而是故意将话拖长,给了他一个自己遐想的空间,这种话只能引导,不能戳破,但他一定会想明白她的意思的。

正在偷偷笑的元泱听到他淡漠的问道:“会如何?”

……

你特么倒是想啊你!她连隐藏在嘴角边的笑容都逐渐的消失了。

选择了战略性的无视,元泱继续道:“萧世子也是个有些冲动的人,特别又经了白日一事……”

“会如何?”同样的语气,同样的话打断了她。

她置之不理,“若他认定是您,只怕应是会不管不顾的站在我父王这边,他位居世子,宴城王又对他颇有期望……”

“会如何?”用着那句话不厌其烦的再次打断她。

元泱被激怒的一瞬间忘了自己的处境。

“闭嘴!你闭嘴!让我说完!你到底懂不懂尊重人啊!我这马上说完了,你猴急个什么啊?!”她吼完以后,再没给他打断的机会,一口气快速的将话说完,“若他真有执拗之心宴城王恐怕也会随他意我虽对政权之事不甚了解但宴城若与江城穿上了同一条裤衩子想必对在旁边的烬城来说该是百害而无一利。”

元泱松懈了下来,给了他一个安详的笑容。

好了,说完了,你来吧。

但她说完了,他反而换了句问:“所以你是觉得,我不敢?”

元泱:?

好完美的理解能力。

她深吸一口气。

“不是你不敢,是你觉得我不值得。”许是脑子一抽,她还要自作聪明的给他来了个反问,“我还不值得你为我去冒这个险,不是吗?”

问的他确实有些措手不及。

脸一下就变臭了。

如果她的表情有任何松动,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拧断她的脖子。

可她没有,只是像个呆瓜一样望着他,看的他心中徒生躁意,想把她脸皮子都给剥下来。

“嗯,不值得。”他眼眸恹恹垂下。

禁锢着她脖子的手悄然松开,元泱正想松口气,阴鸷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但你这个解释,我不满意。”

元泱:我敲里吗!听到没!我敲里吗呱呱呱!

她看这人笑的张狂又恶劣,默默的在心里为他修了座坟,今晚就去那上面蹦他个昏天黑地,如果她还能活着。

挤出了职业假笑,元泱十分狗腿的问:“那究竟什么样的解释您才能满意呢?”

他懒洋洋的睨着她:“自己想。”

想想想,老子给你想出个七色花!

“你你你不能砍我手脚。”元泱眼珠子转个不停,脑子跟不上嘴巴,“因为……因为……因为我会跳舞!”

干!恭喜她,亲自送上新鲜热乎的狗头一枚。

他嘲弄的笑着,“那又如何?”

“你不是想找乐子吗?”元泱拍拍胸脯,一脸大义凛然,“我就是那个乐子!”

他眼眸晦暗,倦怠地环着胸,“跳舞?没什么兴趣呢……”

元泱:“那您对什么才有兴趣?”

他不假思索,“上床吧,有那么一点性趣。”

元泱凭借着脑门上长出的一个问号怔在了原地。

恕她装傻,上、上什么玩意儿?

她语无伦次,“不不不不太好吧……”

“不好什么啊?”他再度逼近,呼出的热气萦绕在她鼻尖,口吻暧昧,“不是说看上我,非我不娶……”

听得元泱没出息的有那么一瞬动摇了。

清醒一点啊海娃!

“我不配!”元泱双手抵在他的胸前往后一推,一脸决绝,“请您不要再说了。我根本就不想玷污了您高贵的身体,如此渺小的我,怎么配和您上床?我元某人绝不允许您为了这样的我而作践您自己!”

空气安静了一瞬。他没再强硬的往前逼,而是退了开来,在元泱懵逼的注视下,在一边笑的,失了智。

过后,他就二话不说的翻窗消失在了黑夜中。直到整个屋子都冷却下来,元泱都隐隐觉得耳边还萦绕着他毛骨悚然的笑声,而且也没搞清楚,他为何会大发慈悲的放过了她。

但总之是逃过了一劫!可喜可贺!

换了身衣服后,她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不禁唉叹道:“我可真是气运如屎啊。”

小翠鸟很给她面子的叫了两声。

哈哈,人善被鸟欺。

元泱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半个月了,外挂没有,攻略没有,就带着自己的一身霉气,跌跌撞撞地魂穿了一名死人。

没错,她穿越了,穿的书,一本老梗反复炒的重生文。

这都要怪某天晚上,她闲出了屁打开了某站金榜大热的玛丽苏文《重生之邪王娇妻:再来一次你还会爱我吗?》而引发的人间惨剧,这场意外,让她本就倒霉的人生更是雪上加霜。

这个地方叫大渊。

大渊是一个国,这个大陆上有也仅有这一个国。大渊有七座王城与一座叫做天华新都的首都,又简称天都。里面住的是地位崇高的帝王。而其他七座城都由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王主们管辖统领着,七个王主平起平坐,分庭抗礼,类似诸侯国,其共同之处,都是为了拱卫皇室而存在。

但毕竟这是个架空的鸟不拉屎的地儿,自然是有许多律法与曾经在历史上看到过的那些有所不同。

除了要向皇室按期纳贡,各王城其实并非所有事都由帝王全然支配,比如王城的继位人选,帝王就不得干涉,而是由王室直系自行决定。

现在的大渊,因为七个王城为了各种利益牵扯而相互制衡,都在暗处蠢蠢欲动,但欲动了这么多年,也都还是在蠢蠢。不过也挺好,营造出来了和平安定,战事鲜少的局面。

书中的女主是七城之一,宴城的一位王姬。她在重生前,因联姻而被迫远嫁给了羽城的王,也是这本书的渣渣男二,从而开始了她悲惨的一生。

渣渣男二是个不能人事,心理还扭曲的阳.痿男,女主嫁给他后,长期被当工具人。为了满足自己强烈的控制欲,渣渣将她毒哑,挑去了脚筋,囚禁在了阴暗潮湿的密室里。

不过好在他没有得意很久,就被他双腿有疾,心理也是病的不轻的弟弟无情夺了位,还被残忍的做成了人彘,生不如死。但可怜的小白花女主也因渣渣没有将囚禁她的事告诉任何人,而活生生被饿死在了密室里。

如此惨的背景,若是去参加选秀节目,想必她一定能C位出道。

重生后的女主,在她当时继承了王位的二哥,抱着某种不明原因非要和那羽城联姻的逼迫下,毅然决然的嫁给了渣渣那位身残志坚的亲弟,于是坚残亲弟摇身一晃,成为了本书的男主。

听起来是个很俗套的故事。

实际……也确实如此。

原以为摆脱了命运捉弄的女主,却没想到从一个坑里爬了起来,转身就又坠入了另一个坑,和同样不是盏省油的灯的男主开始了虐身虐心。

这可能是她唯一看过的一本女主重生后没比重生前好到哪去的文,能把两世都过的这般惨绝人寰,这大概也逃不开她那顶级圣母人设的加持。

当时,她的确是嘴贱的吐槽了一下人家。

直到自己也穿进了这本书,她才明白什么叫做大哥不说二哥,半斤八两差不多。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新时代文明守法的互联网冲浪资深选手,赖床竞标赛冠军得主,国家一级搞黄运动员,她遗憾的穿成了这本书里早就死去,甚至连名字都没被提到过的炮灰。

书中对她穿的这个人只有短短九个字的描述:江城王姬,十二岁早逝。

为什么她会记得这么清楚,因为她在看到这一行字的时候,就穿了。

穿的那叫一个莫名其妙,毫无道理。

而且更大的问题是,现在这具身体已有十八,可她才刚穿来半个月,早就应该死了的原身竟然多活了六年。

这就奇怪了不是吗?难道是什么孙悟空转世,去了趟地府把生死簿给撕了?

那倒也……不无这个可能。

但偶尔冷静下来想想,这身份倒也挺好,王姬,听上去多牛逼,只比王多了个姬。

呸!好个屁!炮灰!背景板!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卷入了主角们战争中的一粒小小尘埃,卑微,没有未来,看不到希望……

她作为一个光杆司令,要不是多亏当时的急中生智——那是一个来自底层的新手村玩家失心疯的咆哮,“我是谁?我在哪?”为自己谋得了一条生路,她恐怕早就落地成盒了。

江城王姬,说起来这位与她同名,连脸都是她高配脸的女人,半月前因为被人谋害而中毒死亡,于是她才无缝衔接的穿到了她的身体里。

炮灰依然是那个炮灰,只不过不明原因的多苟了几年。

穿过来的这段时间,她的小日子原也过的挺舒坦吧,直到今天她的便宜爹,江城王的寿宴上,迎来了两个二五仔,将她的美丽生活终结在了那一刻。

刚才那位肆无忌惮夜闯她深闺的人便是那俩二五仔的其中之一。

此人,是个活在传闻中的恶鬼,即便她已经连他幼时因为贪玩而失足跌进了马粪中的故事都翻来覆去的听了好几遍,但今天却才是她第一次见到他本人。

烬城王岑炼,人送外号‘小阎王’,以嗜血嗜杀,残忍的宛如阎王在追命般荣获殊名。在读者自评的本书十大恶人榜中名列前茅的人物,是个发起疯来就要毁天灭地的奇行种,如此根不正苗不红,注定就只能活个十几集。

如果他没有早早死去,也许会是这本书中最大的反派吧。

可,如果这两个字,不过是用来敷衍傻逼的。

小阎王吧,反正是一个徒有虚名却不大重要的人。书中对他着墨很少,好不容易有他戏份的时候,这人不是在砍人脑袋,就是在去砍人脑袋的路上,看的她都想给他发一张敬业福。

可即便如此啊,小阎王也不是这本书里最变态的人。倒不如说,这本书中,从来都没有最变态,只有更变态,和更更变态。

书中几乎所有重要的男性角色,都是脑子不大正常的,是组个二院男子天团就可以出道的那种。

巧的是,他们自己也很有男团的意识,知道人设不能重叠,便开辟出了五花八门的类型,他们对自己的定位十分清晰,并贯彻着你比我变态,那我就比你更变态的精神在书里肆意横行,无法无天。

曾有脑子不好的读者发起过一个投票,如果你非常之不幸的被变态们盯上,你会愿意落入哪位变态的手中?

最后喜拔头筹的是小阎王,只因读者们一众认为落入他的手中会死的最快,最干脆,不用受一点折磨,眼睛一眨,脑袋搬家,你就可以滚去投胎了。

然而当时也参与了这个脑残投票,并且将这宝贵的一票投给了小阎王的她,真是万万没想到啊,这一票竟他个仙人板板的成了真。

延伸阅读

双羊坊羊蝎子火锅加盟  http://www.jiamengdianpaihangbang.com/pzk.shtml

野花香蜂蜜园蜂蜜连锁店加盟  http://www.jiamengdianpaihangbang.com/pzy.shtml

鱼情于你小份烤鱼加盟  http://www.jiamengdianpaihangbang.com/pzx.shtml

雅诚加盟  http://www.jiamengdianpaihangbang.com/pzp.shtml

国立加盟  http://www.jiamengdianpaihangbang.com/pzn.shtml

川香阁无烟烧烤加盟  http://www.jiamengdianpaihangbang.com/pzd.shtml

小蜜蜂招商加盟  http://www.jiamengdianpaihangbang.com/pza.shtml

凯妍丽加盟  http://www.jiamengdianpaihangbang.com/pzg.shtml

诚鸿加盟  http://www.jiamengdianpaihangbang.com/pzs.shtml

巧妙十字绣加盟  http://www.jiamengdianpaihangbang.com/pzb.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让开,老子要亮出魂环了第五章在线阅读

    程嘉时伸手摸了摸耳朵,声音里带着睡醒过后的沙哑和迷糊:“叫我干嘛?”他原本还想添一句“是不是做梦梦到我了”,顺口捉弄她一下,转念一想,估计这话一说出口纪凝绝对气炸,只好歇了这个念头。必须澄清一点,他可不是怕了她,只是不想节外生枝,这位小女子的心眼忒小了点,惹到她不高兴了,她一定想尽各种办法让那个人更

  • 冥筵在线阅读第一节

    已近申时时分,芦阳县中南街一带,家家户户都燃起灶火,准备做饭。夕阳开始西下。血红的晚霞.,将东山寺映照得庄严十分。东山临近锦江,锦江水便在夕阳的余辉中,金波鳞鳞,霞光万点。此时,正有一艘大船慢慢向中南街码头靠来。大船是由湘西而来,经过几天几夜的逆水航行,申时时分才到达芦阳。船上的数十名旅客,早已疲惫

  • 丑小鸭的天鹅梦之因喜欢而坚持

    “猫?”俞杭一愣,“你确定是猫吗?”俞杭缩了缩脖子,回想起昨天夜里的那双诡异的绿眼睛,脊背发凉。“嗯。”许峤把水杯放好。俞杭得到肯定的答复,双手叉腰仰天大笑:“哈哈!我就说嘛!你家怎么会有鬼呢!”许峤斜眼瞧他:“马后炮。”昨天晚上不知道是谁一直躲在他身后,还嚷着要跟他睡一张床。“我去瞅瞅你家的猫——

  • 玄幻之最强守护灵系统在线阅读第8章

    “塞西莉亚?”克拉克睁大了眼睛,起初有些不敢置信,但当对上那双灰绿色眸子的时候,他从其中找到了自己寻觅多年的感觉。是塞西莉亚没错。她终于回来了,回到了自己面前。“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认……”塞西莉亚的话说到一半也顿住了。这个穿着帅气披风的英俊男人,长得好像克拉克的**版呀……等等这就是克拉克吧!塞西

  • 进化吧,僵尸爸爸!之洗盘子(4)

    尹幼玹眨了眨眼,面前的这位哥却依然保持不眨眼的动作。神使鬼差地朝着这位哥轻轻吹了一口气,对方像是慢动作一样,睫毛缓缓地颤了颤,随后才后知后觉地眨了眨眼。金泰恒丝毫没有那种盯着人看被发现的尴尬,他看着小脏辫掏出手机,手指划拉了一会儿,开口道:“哥喜欢阿卡贝拉吗?”独属于尹幼弦的音色响起,没有歌词,只有

  • [鬼灭之刃]说最怂的话《 太祖长拳》圆满!

    第二天,凌邱修炼了一个晚上,并没有很明显的提升,还是炼体一重。毕竟《五行决》还只是凡阶低级功法,它的作用自然不高。不过熟练度倒是提升到了10%,凌邱觉得到达了100%就能晋级了。5倍修炼速度可不是摆设,要是换了别人也就2%的样子。而且有系统的帮助,修炼功法武技的时候,突破到圆满不会有任何瓶颈。凌邱再

  • 我家老攻比丧尸还可怕之第五章

    “点都德的虾饺和鲍汁凤爪超棒的!我们去喝茶呗。”“不了啊,吃太多了来点粥消食比较好,我们喝艇仔粥怎么样?”“晚上少见卖艇仔粥。”“叶秋听见没?要不去上下九吃小吃啊,老西关美食你值得拥有!”“吃吃吃就知道吃,刚刚吃那么多你还吃得下?”“当然吃得下!如果不是出来已经是下午了我一定要吃布拉肠!”“喂喂真的

  • 怀中尸之巩昌伯府

    第二章巩昌伯府窗外的雨还在下,老嬷嬷惊喜于自家小姐醒了过来,赶紧去厨房熬红枣粳米粥去了。叶槿之前装作发烧烧坏了头,从这个昏昏沉沉却也爱她爱的深沉的杨嬷嬷身上套了不少话儿出来,这是唯一能让她暂且安心的事情了,至少她对自己的现状并不是一无所知。如今已经是隆庆十六年,距离上一世她喝下毒酒,已经又转了一年,

  • 暴走龙女第2章在线阅读

    侯秋云不信邪,一个当妈的,还真能那么狠心了?就任着红果儿在外面哭,还摁死了李向阳的肩膀:“给我老实蹲一边儿去!没你什么事儿!”红果儿哭了一个来小时,声音就渐渐低了下去。只偶尔抽泣几声了。到了傍晚的时候,连抽泣声都没了。“我就跟你说吧,哭难道不费劲儿的?哭这么久,这会儿肯定饿得回家,找自己亲娘要吃的去

  • 【综英美】土豪请留步在线阅读第一章

    “威基,你说霍格沃茨会是什么样子啊?我怕我在霍格沃茨考试还是垫底……”说话的小女孩看起来仅有十五六岁,但偏偏生的一张面孔清美如一簇白花,双眸明澈如一斛清酒。她的眉目间有什么往下沉,隐隐透露出一股傲娇的气质来。她的眼睛是明亮的墨绿色,长期将自己裹起来的她皮肤不是那种苍白,而是一种有着昭朗和生命力的粉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