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70之祖奶奶福运连绵在线阅读第2章

作者:蓝十六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昏黄的烛光摇曳,小道童轻摇着手中的蒲扇。

跳跃的橘色火苗舔舐着瓦罐,咕噜咕噜的液体沸腾声从中溢出,白色的烟雾袅袅而上。

李安歌是被一阵苦涩的中药味儿熏醒的。

她动了动手指,纤长的睫毛犹如蝶翼,颤抖了几下后缓缓睁开眼。

熟悉的环境,伴随着李安歌头部的抽痛映入眼帘。

“哗!”李安歌猛的起身。

厚实柔软的丝绒被子自李安歌身上滑落,李安歌被那艳丽的锦绣被面晃了晃神,这才发现华安寺变得有些不同了。

小破床的“尸骸”已经被人收走了,随之代替的是一张光洁气派的大床,还隐隐透露着一股木香,床上铺着厚厚的被褥。

就连窗户上糊着的破烂纸张,也被人换成了透光极好,却不会透风的明瓦。

自己是在做梦?

李安歌看着焕然一新的华安寺,觉得自己可能是睡傻了。

“娘娘,您醒了。”

李安歌闻声望去,却见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道童,估摸着在现代也只是个刚上初中的孩子。

道童面容清秀,穿着一身道服,头发被绑成干净简单的道髻,此时正端着一碗中药朝李安歌走来。

“我……怎么回来了?”

李安歌挠了挠头,看着眼前的道童,一时竟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回禀娘娘,是师……是国师大人下朝归来,发现您失足从墙上跌落,便亲自将您送了回来。”

小道童毕恭毕敬的将药碗递给李安歌,垂首站到一边。

“国师大人还说了,现在赏梅还为时过早,您若是实在喜欢他院中那株梅花,他到时候会差人折几支送过来。还请娘娘切莫再做这等危险之事。”

小童看着李安歌捏着鼻子将药汁一饮而尽,贴心的递上一盘蜜饯。

“这等危险之事”大概指的就是李安歌爬墙一事了。

自己的邻居是国师!

要说这国师,也是一个狠角色。

若是李安歌没有记错,国师可是剧情中最大的BOSS,一直都在暗中谋划着造反,最终成功的将皇帝拉下来取而代之。

可怜皇帝一直被蒙在鼓里,满朝文武都知道国师有谋逆之心,却无人敢上奏。

当然,那是原主死了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可是,自己那时行为仓促,还背着一个行李包裹,明显就是想要出逃。

国师不仅不上报皇帝惩罚她,还替她找借口遮掩,甚至帮她改善生活条件。

国师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李安歌垂下眼帘,对于国师的决策颇为不解。

“国师大人前几日在朝中受到了皇上的嘉奖,平时又是个菩萨心肠,因此不忍心娘娘受到如此遭遇,特命我来服侍娘娘。娘娘以后叫我星云就好。”

小道童年纪不大,说话却颇为老成。

噗……菩萨心肠……

李安歌嘴角一抽,差点没笑出声来。

剧情中最大的BOSS,现在居然改行做善事了。

有鬼,其中绝对有古怪。

李安歌的眼神微微闪烁,口中却道:“这次替我多谢国师,安歌本就只是一介废妃,日后不会再造次了。”

小道童闻言张了张嘴,正想要说些什么,却听一声尖锐的女声自大堂传来。

“李安歌?本宫的好姐姐,本宫知道你吃不好穿不好的,特意前来看你了!”

随即是一阵桌椅拖动的嘈杂声,女人啐道:“这地方可真是穷酸破败!”

外堂没摆上什么东西,华安寺又有些年头了,称着发黄脱落的墙壁,的确显得很是落魄。

小道童把张口欲说的话咽了下去,转身对李安歌道:“娘娘切勿妄自菲薄,我先去看看。”

女子命宫女将凳子足足擦了三遍,才一脸嫌弃的将丝帕盖在凳面上,仅仅坐上去了半个屁股。

想不到她这位好姐姐还有今天,可惜她当年费尽心思当上贵妃,如今还不是掉下枝头成了一只山鸡?

还是只被剃了毛的山鸡!

女子想到此处,心中那口郁气舒缓不少。

她见室内迟迟无人响应,红艳的嘴角顿时挂上了一丝冷笑:“呦!还当自己是那个一呼万应的贵妃娘娘呢?姐姐向来最注重尊卑了,怎么如今自己却当了个缩头乌龟?”

“哎。”李安歌一把拉住往外走的星云,“你只是个孩子,如何应付得了这种人!”

她如今要身份没身份,要地位没地位,被派来照顾她的人肯定也只是个无关轻重的小厮。

星云还这么小,万一出点什么事怎么办?

“我……”星云面露纠结之色。

他自然明白李安歌的言下之意。

只是,他该怎么和李安歌解释,其实自己并不是无关紧要的小厮呢?

“还请娘娘恕罪。” 李安歌早已披上了外衣走了出去。

“姐姐可算是愿意出来见人了。”

女子拨弄着手上鲜红的指甲,漫不经心的道:“但……如今姐姐只是尼姑,而我却是皇妃,按照礼法,姐姐当对我行大礼。”

“是安歌疏忽了。”李安歌不卑不亢的说道:“安歌虽出家为尼,但皇上并未取消我贵妃的身份。”

“所以,按照礼法,你应该对我行大礼才是。”

李安歌微微一笑,接着说道:“我心胸向来宽广,这样一来,我便不介意你方才出言不逊了。”

“你!”

女子哪里料到昔日的娇花儿变得如此牙尖嘴利,气道:“就算你还是贵妃那又如何?就像你当年费尽心思爬上龙床,还不是被皇上踢了下来,沦为宫中笑柄。”

皇帝看见原主就心生厌恶,因此原主至死仍是完壁。

“李安歌,你这一生终究只是个笑话罢了!”女子尖声道。

这位女子叫做李苒,是原主同父异母的妹妹,李家的衰败也有她的一份贡献。

印象中,原主和这位妹妹的感情虽然说不上深厚,却也没有交恶,怎么就到了如今这般水火不容的地步了?

“一生太久,中间难免有些波折意外。到底谁才是笑话,你这结论怕是下的有些为时过早。”李安歌不咸不淡的说道。

“你!”李苒大怒。

好个李安歌!这是在咒她啊!

“来人!给我将李安歌绑起来!”李苒怒极反笑:“就算你仍是贵妃又如何?如今的你,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

李苒身后几个身材高大的宫女闻言快速按住李安歌,李安歌本就大病未愈,身体虚弱,此时更是反抗不得。

混乱中,李安歌的双膝不知被谁狠狠踹了一脚,她的身子一个踉跄,被按着跪在了地上。

这具身子从小娇生惯养,从未受过如此粗暴的对待,李安歌被擒着的手腕很快就肿了了起来。

“你可真是长了张勾人脸,就连剃度了还透着一股狐媚子气,只可惜……”

李苒勾起李安歌尖俏的下巴,看着她因为大病未愈而带着醉人坨红的脸。

“只可惜……陛下爱的人,至始至终都不是你。”

李苒放开正在急喘的李安歌,忽的冷下声来:“掌嘴!”

我靠!不是吧!

李安歌闻言一怔,李苒到底和原主多大仇多大怨?

她仰着头,看着宫女铁锹般厚实的手掌逐渐落下。

三十厘米。

二十厘米。

十厘米……

近了!近了!!

李安歌狠狠的咬住牙,怒视着怡然自得的李苒。

斗斗嘴也就算了!居然还对一个花季少女下此毒手!

禽兽!!!

“住手!”

忽闻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一道清润的男声,划破室内剑拔弩张的紧张氛围。

快要落到她脸上的手,停住了。

李安歌长舒一口气。

“国、国师大人!”李苒一惊,神情慌乱了起来。

“本宫不知国师大人大驾,怠慢了国师,还请国师大人见谅。”她忙起身行礼。

谁都知道,大胤国的国师才能出众,不过弱冠,却已掌握了朝中大权,连皇帝都要礼让他三分。

更不用说李苒这个后妃了。

“苒妃娘娘胆子大得很,本座怎敢受娘娘的礼。”

说话间,只见一位穿着白衣,面容清俊的少年跨槛而入。

他的肌肤比寻常人更加白皙一些,白的近乎能够看到血管。一双黑如点墨的眼眸半阖,掩饰着其中泛着的寒光。少年黑亮的头发一半高高束起,一半瀑布般倾泻而下,与他过于白皙的肌肤和白衣形成鲜明对比。

这国师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李安歌呆呆的看着国师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脸,嘴边的哈喇子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国师丝毫不为李苒的话语停下脚步,反而疾步走到李安歌身旁。

“陛下尚未立后,如今贵妃出家,娘娘暂理后宫事物。可娘娘不仅在我钦天监隔壁大呼小叫,吵得本座无法办公,又以下犯上,对贵妃娘娘施以私刑……”

国师盯着李安歌红肿的手腕,眼中寒意更甚,“苒妃娘娘可真是后宫的好榜样。”

“国师说笑了。”

李苒勉强的笑了笑,随即语气一转,怒斥道:“没眼力见的东西!本宫只是让你们扶着贵妃娘娘,谁让你们这么用力了?!还不快把贵妃娘娘放开!”

李安歌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方才还威风凌凌的宫女们,此时却一脸唯唯诺诺,还不停的冲着国师和李苒点头哈腰。

这就是传说中狐假虎威的感觉?

李安歌偷偷笑了笑,感觉还不错嘛!

国师瞥了眼眉眼弯弯的李安歌,呼吸一滞。

“国师大人,本宫就先回去了。”李苒急着脱身。

她听说过这位国师的手段,可不是她能够招惹的人。

“……嗯。”

出乎李苒的意料,国师并未再趁机刺上她两句。

真是菩萨保佑。

李苒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忙不迭的离开了。

眼见着李苒一行人走的远了,李安歌才缓缓松了口气。

“地上凉。”

少年盯着李安歌单薄的衣衫,忽的说道。

“嗯?”

“那苒妃聒噪至极,着实烦人。”

白衣少年抿了抿唇,忽的又说了句没头没尾的话,便转身就走。

他这是在解释为什么过来救她?

李安歌盯着少年出门的声音若有所思,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忙朝那个身影追了上去。

“国师大人!”

哪曾想她走得急,路也没有看清,李安歌只觉得自己被门槛一绊,顿时整个人都朝国师扑去。

完了……

她忘记了,古代的门槛建的一般都挺高的……

李安歌在摔出去的瞬间,在心底给自己默默点了个蜡。

延伸阅读

勇辉加盟  http://www.feicuijiameng.com/a42.shtml

臻善陶瓷加盟  http://www.feicuijiameng.com/a4z.shtml

亮诚塑业加盟  http://www.feicuijiameng.com/a4c.shtml

枫格庄园加盟  http://www.feicuijiameng.com/a4q.shtml

好买家甘草水果加盟  http://www.feicuijiameng.com/a4m.shtml

芒来芒去饮品加盟  http://www.feicuijiameng.com/a48.shtml

圣阿芒加盟  http://www.feicuijiameng.com/a4w.shtml

红露加盟  http://www.feicuijiameng.com/a4k.shtml

华芙妮干洗加盟  http://www.feicuijiameng.com/a4y.shtml

爵仕派有氧科技石加盟  http://www.feicuijiameng.com/a4x.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锦绣明珠在线阅读说好的重逢的喜悦呢?

    ‘生物钟什么的,最讨厌了!’回到过去第二天早上,泽田纲吉在生物钟的作用下早早起床,看着床头闹钟时针指着的‘5’,脑海中陷入了起床锻炼和再睡一会的激烈交战中。好吧,其实也没怎么交战!在泽田纲吉的时间中,那个未来的‘死亡’可以算是‘昨天’才发生的,晚上睡觉的时候一直噩梦不断,根本就睡不好。说实话,生物钟

  • [综]三好本丸培养计划在线阅读第2章

    虽然急于返回原来的世界,但许莫并没有贸然行动。在原来的世界,能存活下来的人,都很清楚一个道理——凡事都要谋而后动!纵使没有那个本事制定计划,至少也要尽可能的去了解情况,然后再决定动手与否。那些只知道莽的人,早就成了异族的大便……!能在那片废土上存活的人类,各个都慎重的很。而许莫,则是其中的佼佼者!讲

  • 唯愿卿欢第十章在线阅读

    吕子铭无视公屏上的吵杂。快速的捡起地上的金币和装备。逐一查看。完美的沙虫护甲(全职),变异沙虫+的甲胄,珍贵异常。防御:45-88凹槽:2附属:抗毒20%隐性:在角色掉血的情况下,每5秒恢复50点血量套装属性:变异沙虫+化形(化形状态下具有变异沙虫+的远程毒沙攻击能力,血量到自身血量一半的情况下恢复

  • 樱雪魔法之第十章(10)

    “自愿完全放弃抚养权?自愿?安月你真会得寸进尺啊!”“你有真真正正带过她一天吗?”“那你呢?你就觉自己是个好妈妈了?”安月对于他的质问完全不能理解,“我怎么了?”“你又真真正正带过几天了?你一工作有想过家里的人吗?我没顾到,你就顾到了?”“代晓,你自己摸着良心说,到底谁对这个家付出的多?”“你不要跟

  • 扶摇三万里第10章在线阅读

    :潜伏的蛇影注视着此间生灵、它们是神明的眼睛,将所见到的一切忠实的反馈给神明。是恶意啊,由人类已经扭曲了的内心散发的浓浓恶意试图缠上神明的身躯,未曾靠近、就被凭空出现的紫色火炎灼烧殆尽,八岐大蛇不甚在意的屈指弹了弹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尤里奈,放轻松,让我看看你记忆中的时之政府。”神明产生的兴趣在

  • 邪医紫后在线阅读第9章

    王临海的担忧方然一无所知,就算知道了也是一笑而过罢了。他向来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有信心,肥皂只是个开始而已,以后还有对这个时代更多有利的东西出现,这就注定了他不可能低调或是隐藏实力。如果连这点胆量都没有,他连完成系统的第一个主线任务可能都做不到。赘婿的身份的的确是一重阻碍,但如果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他岂

  • 万界大逃亡在线阅读第七节

    云奏一觉醒来,已是黄昏时分,他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方才从床榻上下来。他又下了楼去,让小二哥送热水上来,以便他洗漱,却未料想,那小二哥竟是道:“云公子,你可知你那夫君轻薄了林小姐,致林小姐为保全名节,上吊自尽了?”他怔了怔,才伤心地道:“他原来是这等无耻之徒。”云奏生得娇弱,眉眼间添了伤心之色后,更是惹

  • 老怪第十章在线阅读

    明希在放学后找遍了所有商场,才找到了冯曼曼的指甲油色号,上学后就把指甲油给了冯曼曼:“我昨天不小心碰掉了,买了这个系列指甲油的全部色号给你。”昨天明希将教室收拾得挺干净的,冯曼曼也是一个心大的人,根本没发现自己东西少了,看到明希给自己指甲油,还有点惊讶。她回头看了看,接着对明希说:“不至于,不就一个

  • 玄幻之百分百空手接白刃之入伙 准备 开工

    中午东区路边花园的躺椅旁。格雷,希伯来,艾格尼丝,三人边吃边说,“格雷你哪来的钱买的黑面包?”希伯来问道。“对呀你那来的钱?”艾格尼丝又追问道。“我怀表卖了并且我找到了一条赚钱的路子不过需要你们帮忙!”格雷回答。“什么路子?”他二人同时说道。“是这样的我们要做的是信息的买卖,一个房产中介,二介绍工作

  • 子龙异界游第7章在线阅读

    他的这一动作让搀扶着何野的一干人等下意识地后退,他们能从楚风身上感受到一股十分危险的气息。“楚、楚风,你、你想干什么?”以前何野根本没拿楚风当回事,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今天居然破天荒的心中生出了惧怕。楚风走到何野面前,脸上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何野,你是傻*,同时,你也是废物。”说完这句话,楚风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