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我的士兵我的城第五章

作者:宏文耀陈 来源:17K小说网

谢云苔为着往府外送东西的事提心吊胆了大半天,苏衔读书写奏章回信,她在旁边连呼吸都放得很轻。

苏衔跟前没有什么重活需要她做,只是其间换茶研墨让她来回来去换了好几次衣服。冬日里衣衫又厚,倒每次都折腾得一身汗。

但她自是不敢偷懒的。关于苏衔杀人不眨眼的传闻,街头坊间谁没听过一点?

如此一直捱到傍晚,苏衔没再算她给程颐东西的“旧账”,谢云苔才算安心地用了个晚膳。晚膳之后她有两刻小歇的工夫,她就找了本书来读。俄而听见有人叩门,谢云苔忙去将门打开,便见外头是府中两位嬷嬷中的一个。

谢云苔忙退开半步请嬷嬷进来,那嬷嬷迈进门槛,面容和善地笑说:“晚上不必你守在书房了。我去给你备水,你好好沐浴更衣。”

谢云苔一时不解:“沐浴更衣干什么?”

正要提步离开的嬷嬷回看过来,一脸的好笑。是以不必这嬷嬷答话,谢云苔猛然反应过来。

意思是苏衔要她今晚……

她骤然面红耳赤,绯红一直染到耳根。嬷嬷见状便知她懂了,一笑:“那我去了,在公子卧房边的西厢房,一会儿备好了直接叫人来喊你。”

谢云苔想应一声,但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一丁点声音都发不出。见嬷嬷在等她回应,迫着自己点了点头,嬷嬷没再多言,就离开了。

房门阖上,谢云苔没了看书的闲心,木讷地坐到床边,脑子里半晌都是空的。

入府后发觉府里只有她一个年轻丫鬟,她便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可眼下就这么来了,她又好像自己从未料到一般,茫然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似是太突然了一点。

转念想想,其实又没什么可觉得突然的。她是什么身份,苏衔又是什么身份?她在他身边伺候,这种事难道还能要求他提前知会一声、让她准备几日不成?想也是没那个道理的。

可她仍是久久懵着,说不清自己在懵什么,就是回不过劲来。

房门在一刻后再度被叩响,谢云苔怔怔抬头,深缓了两口气静下心绪,再度上前开门。

门外仍是方才那位嬷嬷,慈眉善目地领着她走。她所住的这方院子隔壁是苏衔的书房,但苏衔其实还有一处单独的卧房,离此处有些距离,很是绕了一段路才到。

苏衔尚在书房之中没有回来,院子里安安静静,正屋连灯也没点。唯用作浴房的西厢房里亮着灯火,嬷嬷为她推开门,她便看到里面氤氲着的水气。

谢云苔走进去,便注意到浴桶中飘着色泽红艳的花瓣。旁边矮柜上,寝衣与擦身的帕子都备好了,遥遥一看就知都是上好的料子,是她从前家境时也没见过的上好绸缎。

嬷嬷跟她说:“姑娘,我在外面守着。你若有事,就喊我一声。”

谢云苔怔怔点头:“好。”

继而浴房的门阖上,她木讷地站在那儿,又在某一刻突然回神,僵硬地抬手褪去身上的衣服。

她虽然早就想过这一天,但并未想过自己在这一天会是怎样的心情,更不知自己原来会这么顺从。

别无选择之下,除却顺从似乎也没别的办法了。

身子浸进飘着花香的热水里,谢云苔紧绷的身子一松,眼泪忽地涌了出来。

她好像一下子明白自己为何早知有这一天还会这样低落了——因为在她心里,这件事情不该是这样的呀!她原该在程颐科考后与他成婚,然后迎来她期待多时的洞房花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一个连熟悉都算不上的男人漫不经心地睡了。

家里的事情出得太突然,谁都没有准备,她不及多想就已然投身事中忙着帮母亲应付,偶尔独自静想仍会觉得一切都那么不真切。

但现下的事情,让一切都变得真切了,加倍的真切了。

从前的安稳脆弱不堪,在一夕间就已支离破碎。

谢云苔越想越难过,眼泪一流就没完没了。她撩起水来将眼泪颇掉,眼泪便和水融在一起,花香也变得咸咸苦苦的。

等她穿好衣服拉开门,那位嬷嬷就进了浴房来,让她坐到妆台前帮她绞干头发。谢云苔一头长发乌亮柔顺,嬷嬷边梳边夸,言毕看看她泛红的眼眶,又温声劝道:“姑娘别怕,咱们公子很疼人的。”

谢云苔蹙起秀眉从镜中看她:很疼人?

穿错衣服就剁手指的那种“疼”么?

但嬷嬷没再看她,为她绾了个简单的发髻,取了件厚实的斗篷来为她披上:“姑娘先去房里等吧,公子大概也快过来了。”

谢云苔没多说话,点点头,披着斗篷走出西厢房一看,才发现外面在飘雪。从回廊步入卧房,她脱掉斗篷就只剩了寝衣。这明显是男人住处的房间便令她局促不安起来,她望着四周,只觉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索性先一步上了床,缩进被子里。

书房之中,嬷嬷刚来回了话说谢氏已准备妥当,周穆便看到苏衔唇角勾起一弧笑。

他执着笔正写明日早朝要用的折子,这一弧笑直至落笔都没淡去。周穆打量着他问:“公子很喜欢这谢氏?”

“倒也没有。”苏衔仰在靠背上,顿了顿又说,“好玩啊。”

对他狗腿得毫不掩饰的人他见过很多,美人儿他亦见过很多。但身为美人儿还狗腿得毫不掩饰,半分矜持也没有的人,他没见过啊。

不知这种小美人儿在床上什么样。

苏衔怀着好奇,将写罢的奏章读了一遍,便向外走去。

他习武多年,且不像大多数人那样只练拳脚上的外功,一身工夫皆由皇帝身边的暗营所授,内功比外功更为深厚。是以纵已大雪漫天,他也并未多加衣服,一袭单衣直接步入雪中,走了半露才想起来:小美人儿怕是要嫌他冷。

凝神细想,苏衔颇有兴致地扯了下嘴角,倒想知道他若身上冰凉凉地去见她,这狗腿小美人儿会怎么做了。

不多时他步入卧房,迈进门槛,没看见人。又走了两步,他才看到她已缩进被子里,不禁神情复杂地多看了那团被子两眼。

府中先前已有过八个通房,还没有哪个在他第一次来时就这样直接躺进被中。她们大多会先自己找点事干,或是读一读书,或是侧卧茶榻上尝两道点心,姿态优雅地等着他来。

小狗腿果然不太一样。

苏衔褪了外衣走过去,坐到床边,这才看出她是背对着他躺着的,头还蒙在被子里,他一时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已经睡着了。

兀自笑了声,苏衔碰了碰她的后背:“谢云苔。”

锦被之中,谢云苔身形一僵。

她方才不知怎的就又不知不觉流了眼泪,隐隐察觉一股寒气逼来,正手忙脚乱地将眼泪抹掉,他就直接这样叫了她。

她心中挣扎了一下,知道不能不理他,揭开被子,缓缓翻过身:“公子……”

她低垂着眉眼掩饰哭过的痕迹,但泛红的眼圈实在明显。苏衔皱眉:“哭什么?”

谢云苔咬住樱唇,使劲地咬着,摇头:“没事。”

“什么没事。”苏衔半躺下来,以手支颐,不耐地看着她。她这般在床上哭,看着像他欺负了她。

然他口气一沉,就见她娇容绷紧,竭力地将泪意往回忍去,看上去更像他欺负她了。

苏衔无奈,伸手抚过她的脸颊:“不怕啊,爷很疼人的。”

谢云苔点点头,讷讷地应了声“嗯”。

苏衔眉心蹙得更深了两分。

他初时确是只当她是害怕,但这两句交谈间倒觉得恐惧并无那么多,委屈倒很明显。他有点失了耐性,但人在自己床上,又禁不住多看两眼,没好气地问她:“到底怎么了?”

谢云苔紧紧闭着口,娇软的粉唇抿得发白。

苏衔的耐心显得更差了:“说。你老实说我不怪你。”

谢云苔微微一栗,心下鬼使神差地为他补上了后半句——不说实话把你十个指头全剁了!

她羽睫轻颤起来,一滴挂在睫上的泪珠落到枕头上,张了张口,终于说了话:“公子能不能……”

苏衔冷淡地睇着她。

“能不能……”她没底气地又低下眼帘,声音越来越虚,“能不能放过奴婢……”

苏衔额上青筋一跳:“这叫什么话?”

怒火激出恐惧,纤纤十指蓦地伸来,一把攥在他衣袖上。滞了滞,她又怯怯地缩回手去。

大概是因话已起了头,谢云苔才巨大的恐惧之后倏尔冷静下来。美眸低垂着,声音变得平静:“奴婢是有婚约的,便是公子今天看到的那人……奴婢也不知自己卖进来是要当通房的。”

顿一顿声,她再度抬眸,一双美目泪汪汪地望着他,小心地轻轻问他:“公子放过奴婢,可以么?打发奴婢去做什么都可以,奴婢都会好好做的。”

她的言辞认真恳切。

话已经说了,她能想到的最差的结果是他现在就要了她的命。但若他肯打发她去做别的呢?若他成心把府里的脏活累活都压给她,她可能会死,可也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谢云苔说完心跳已快到极致,她目不转睛地望着他,连眨眼都不敢眨一下。

她于是看到面前与她对视的双眼一分分眯起,透出的冷意让人望而生寒。

延伸阅读

长朗加盟  http://www.sxxjstg.com/gqa6.shtml
产品广泛应用于家庭别墅,美容发廊,酒店宾馆,学校医院,泳池温泉,工厂等空气能热泵热水

玖久丝绸家纺加盟  http://www.sxxjstg.com/drkb.shtml
江苏玖久丝绸股份有限公司地处盛产蚕茧,被赞誉为“苏北茧仓”的江苏省宿迁市。公司创建于

三生加盟  http://www.sxxjstg.com/ghzi.shtml
公司采用三网合一,联众商务的模式,花你本该话的钱您原本不到的钱。

pawpawdog加盟  http://www.sxxjstg.com/pzx4.shtml
pawpawdog床上用品是床上用品、针织毯、婴儿毯、针织帽、针织围巾等产品生产加工

邦达加盟  http://www.sxxjstg.com/nn5w.shtml
邦达节庆礼品以生产红包(利是封)、信封、档案袋、台历、挂历、撕历、笔记本、线圈本、纸

达音教育加盟  http://www.sxxjstg.com/6h8n.shtml
达音教育树立于盘锦已经18年了,是盘锦排名靠前家面向全国招商加盟的教育机构,是盘锦课

幸福堂奶茶加盟  http://www.sxxjstg.com/bn65.shtml
幸福堂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诞生于2016年,幸福堂奶茶是幸福堂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餐饮品

靓丽尔加盟  http://www.sxxjstg.com/ac1t.shtml
靓丽尔女鞋经销批发的鞋类、鞋类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

富贵雅逆变电源加盟  http://www.sxxjstg.com/ao1i.shtml
深圳市富贵雅科技有限公司由(香港富贵雅集团)部落在美丽的花园城市深圳,富贵雅生产逆变

峨眉仙加盟  http://www.sxxjstg.com/ay6w.shtml
峨眉仙果酒位于峨眉市天下名山牌坊附近,是一家生产制造水果发酵酒,水果配制酒以及水果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交错的铃声在线阅读第9章

    那话怎么说的来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季清最后还是屈服在兔子卫衣下,光着两条大白腿从卫生间出来,接受了孟然视线的侵袭。“不错,挺适合你的。”季清心说适合你大爷,他一个大老爷们穿女人的裙子浑身不自在。正吐槽呢,突然一张大脸贴过来,孟然的脑门儿就顶在季清脑门儿上,吓得季清咯噔一下,懵了。“你……你干

  • 末日意识世界在线阅读第六节

    御风鸣笑了笑。他一头及肩的黑色长发披散在肩上,脸上总是挂着笑容的脸不知迷倒了多少女人的心,和祭若煌相反,不管是对谁,都是一脸温和的笑容,就连祭若煌也没见过他生气时的样子。“真是不懂你怎么会喜欢那样的女人,除了漂亮之外根本就一无是处,王子妃这个显贵的称号在她身上很浪费。”“别这样说她,跟她相处过后你才

  • 从下一站是幸福开始当出租大佬在线阅读16~20

    16.加入长安么?你肯定是想的。毕竟作为一个王者迷,原本来到王者峡谷就是最大的愿望,可现在现实告诉你:你不仅可以到王者峡谷,还可以加入长安阵营。这如何能不激动?!但是,为什么?你仅仅是一个召唤师,来历不明,身份不详,先不说李白和李元芳,狄仁杰这种谨慎小心的人怎么可能让你如此轻易地加入他们的阵营?若是

  • 万世终点在线阅读第10章

    年轻的心,踩着阳光的节拍,挥洒着个性的风采,有着青春自己倔强的形状。“嘭”的一声响,全班不用看也知道是韩亚澈“两日如一辙”的“放书包”。但毕竟是A班,除了洛子和沂子兴奋地讨论着他今天的穿着,大都忽略不看继续自己的学习。想到刚才,綠还是觉得有些尴尬,不过幸好亚澈一回到座位就趴着睡觉,倒也让綠松了口气。

  • 穿成女配后我只想学习感慨

    白帆背着祈月缓步走出了巷子,一抹晨光照射在了白帆的脸上,他觉得这种感觉暖洋洋的。地面之上的水迹仍未干涸,太阳光照射在水迹之上反射着一抹波光粼粼,可白帆却不觉得刺眼,甚至还觉得这一幕有些好看。想了片刻,祈月被人性这个哲学问题搞得有些头晕,所以祈月回过头,有些舍不地望了望晕倒在地上的嗜血鬼,她觉得有些可

  • 林夕遇在线阅读第8节

    众护卫听得命令,立刻围轿而动!手起刀落,行动毫不拖泥带水。安国侯给的护卫,自不是普通人,在战场上沾过血的人,谈不上手下留情,只听得一阵刀剑兵器碰撞的滋滋声,偶尔刀刀入肉的声音听的安阳有些发抖。这是真的在杀人,不是电影,就在轿子外面,因为自己的命令,一条条生命在消失。曾几何时,她生活的年代,没有战争,

  • 牌奕之主在线阅读第二章

    嬴政摸着和氏璧,那舒服的手感让他爱不释手。和氏璧,这是他的和氏璧。由他亲手刻成的皇玺。“你到底有什么秘密呢?”嬴政闭上眼睛,拿着细绒布擦了擦玉玺,把和氏璧放在桌子上。他转着自己的笔,却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干什么?理智告诉他,现在这个时代皇帝已经没有戏份了,失去了一切权力的他如果想要平安度过的话,最好的

  • 铠甲勇士:我能复制铠甲第3章在线阅读

    大屏幕上,放出了曾经的一张破旧老报纸,上面醒目的标题写着:“《恐怖的大兴安岭大火》”“1987年,大兴安岭曾经发生过一次世纪大火灾难!”“我们都知道,大兴安岭是我国面积最大的原始森林,而澳大利亚四个月的燃烧总面积,也只达到了600万公顷。如果当年大兴安岭一旦烧开,若是任它自生自灭,不出一个月时间,我

  • 吾未想完名在线阅读第7节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一个月已经过去,真的入冬了,燕京接连下了好几场大雪,整个城区都被大雪覆盖着。早晨四婶子给四叔穿戴好,孟小秀推到院子里,四叔指着我问:“秀儿,他是谁?”孟小秀忙解释道:“四叔,他是二哥,是你侄儿。”“哦,侄儿……”四叔打量着我,疑惑道:“我怎么不记得我有这么一大侄子?”不过很快他就

  • [综]吐槽系黄金之王在线阅读忍者学校(求收藏)

    清晨时分,旭日东升,木叶后山。“戴前辈,今天是忍者学校开学的日子,我们去上学了,你加油训练吧。”未来擦着额头的汗水,对着化身打桩机的迈特戴说道。他和羽月已经在后山修炼了一周的时间,与迈特戴算已经成为朋友,彼此之间也非常熟悉了。迈特戴闻言,做着俯卧撑的同时呼喊道:“噢噢噢!!忍者学校,真是让人怀念的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