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末世大佬在七零第1章在线阅读

作者:杏皮水 来源:晋江文学城

四海九州,各守陵城,山川大地,山高流水,巫山一个小村庄,不愿于世无争,逍遥天地,河岸上躺一个人,身负重伤,慢慢睁开眼睛,起来走向前方,妙音一身蓝衣女子采药回来,碰到秦羽墨一身血,吓坏了跑了,秦羽墨看跑过去抓住她,捂住他的嘴,“姑娘闭嘴”秦羽墨看她背竹筐,“你是一名医者”点了点头,“帮我止血”摇了摇头,“你不愿意”指了指手,“我松开你不跑”又点头,放开了她,妙音拿下竹筐,秦羽墨靠在大树上,三七粉散下去,“这是什么”妙音听,看周围拿起石头写三七粉,秦羽墨看,“你是个哑巴”“你才是哑巴呢”妙音把三七粉放下,拿起竹筐走了,秦羽墨看,“姑娘不是有意”妙音回来小村庄,进了药堂,“妙音又采到药材了”老板看采购的不少啊!,但,妙音这里是个小村庄,没有什么病人,药材,没人买,”“留着你们自己用”“妙音,就当我买你的药啊!”给了银子,“不能”“你拿好了,快回家吧!”妙音只好走,三娘看,掐住他的耳朵,“好了你,又背着我干什么了”“没有,是送药材的”秦羽墨跟来,看药堂,“客贵买什么药”“请问刚才让姑娘家在何方”“你问这个干什么”“我给让那姑娘送银子,买了三七粉”“在山上,一个草屋”妙音放药材磨,秦羽墨看她,拿着罐子走向晾药材,看是刚才那个人,罐子滑落,秦羽墨瞬间移动接住,妙音看指想修仙者,“拿住了”妙音接过来,“榭谢你药”把钱袋放下,走了,妙音看钱袋,给多了,天衡山,司华殿,司臻坐着,道玄走来,“掌门刚才飞鸟传书,出事了,邪教人发现秦羽墨是仙门之人”司华听,“秦羽墨被抓了”“没有,是飞鸟传书上写”“这封信是风无邪写的”司天殿,司华,慕修寒走来,一个五六岁小孩“掌门,师尊”“道玄你去”走了,慕修寒看,“有事”“没什么大事”“掌门秦师兄什么时候回来”“他在何方,只有自己知道”晩上,秦羽墨试吹灵鸟,却没有,想,只能停伤势好些了,回天衡山告诉真向,深夜谭,风无邪坐着,“你们确定他死了”“没错,他从万丈悬崖跌落而下”“为何他的黑灵还没有灭”“属下不知”“快去找,杀了他,齐麟你也跟随去”“是”秦羽墨天天来看妙音,妙音在院中,煮了一锅汤药,用勺子搅啊搅,妙音看又是他,“上次你的银子给多?”秦羽墨走来化这些药材都会买去哪”“买给别处村民”“这不走很远路程”不远,“你叫什么”“妙音”“我叫秦羽墨”妙音右看他,发现他碰火堆,拍了拍,秦墨羽看站起来脱下斗篷,妙音把药汤浇去,两人看有惊无险,“披肩没用”妙音拿起来,“等我一下”帮他用针线聊聊,秦羽墨看妙音,妙音台头看,“缝好了”秦羽墨披上,“姑娘就一人住在这山上”“是”“你的父母呢?”“在我十岁的时候,父母就死了”秦羽墨听,“在下多嘴了”“你也不是第一个问我的人”自此两人一起下山买药和上山采药,秦羽墨抓住妙音手上来,山顶上,让人看着风景,秦羽墨给水,“山上景色不错”妙音看,“你看有红霞”转过头在那一瞬间,离得太近,两人脸红了,妙过头喝水,秦羽墨看红霞,过去一段时间,两人来到集上,“今天药材没少买”妙音笑着点了点,秦羽墨看,“想吃什么”摇摇头,看见有卖糖葫芦的,秦羽墨看卖糖葫芦的,“没想到你喜欢小孩的东西,来一串糖葫芦”“好嘞”

糖葫芦好吃吗”“好吃”有鬼兵,秦羽墨看,拉住妙音走到人巷子里,“妙音你们待这里”妙音听,“你要去哪?”松开手走了,妙音看他有些不舍,晚上,妙音一人在原地转圈,秦羽墨跑来,“妙音”听见了,“妙音”妙音寻声音跑去,秦羽墨抱住她,“我不该留下你一人”妙音摸到伤口,“你怎么会流血?”,推开他,秦羽墨看她手,“没事”

齐麟来到林间看鬼兵都死,后面带领无数鬼兵,“你们搜到什么”“没有”“杀了这么多鬼兵,他肯定也受伤,快去看看前方有没有村子”“是”妙音包扎伤口,“你为什么会受伤”“我是个修仙者,去深夜谭当卧底,谁可想到,他们早就知道了,因为天衡山上早就有人与他们联系”“所以你才受伤”“是”“这里不安全,我带你走,山下村庄人全屠尽了,鬼兵来山上,两人躲在岩石后面下面是流水,鬼兵闻了闻,“会有药材味道,妙音听自己平日,煮药身上全是药,在被水和汗浇湿了,秦羽墨变出沧溟剑,妙音看,一剑刺穿两鬼兵死,上来跑,早上找到一个山洞,“妙音坐”妙音抓住他,“我去找些吃的”妙音站起来,“我要和你一起去”遇到鬼兵,我一个人能脱身,你在洞呆着”走了出去,司无寐和风毅找到齐麟,司无寐一身紫衣妖艳,男不男女不女,他腰上鞭子锋刃,“天宗让你抓人,现在人影都没看见”“你们怎么会来”风毅道:“天宗让我们帮你”鬼兵走来,“三位护法没有发现任何人”齐麟道:“继续找”“是”两人在山洞烤火,烤鱼给妙音,接过,“你伤口可碰到水”“没有,吃完早些休息”半夜,秦羽墨给妙盖好披肩,妙音醒来这张脸就面前,秦羽墨看,火堆上墙影,两人落地,和谐,道玄关上临华殿门,“传我令下去,这几日我闭关”“是”屋里,黑鸟站在窗户前,打开信看,“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找到一个人,真是一群废”早上,秦羽墨,上山打野味,一只山鸡,伸手抓住,天要下雨,就快回山洞里,妙音看,“妙音在山抓到山鸡"把衣拿火堆上烤,司天殿,慕修寒进来,“掌门请用茶”“修寒几时”“正午十分”“今日学堂先生讲什么”“世间万物善恶有分,好人也未必是好人,坏人你未必是坏人”司华听,“你回去”“是”几日后,妙音,发现自己喜欢吃酸梅,给自己把脉是喜脉,又不知怎么说,秦羽墨回,“妙音你怎么”“没事“看你有事”忽然害喜,“哪里不舒服”“有喜了,秦羽墨看,高兴坏了抱住她,“我要当爹了”"想吃什么”“我也不知道”“这几天好好休息”点了头,七云阁三岁男孩练剑,顾倾诀,顾北昊走来,顾儿,“爹,陪我玩,你说好的”“是”抱起顾倾诀举高高,孩子笑了,仆人送来一封信,“阁主,这是空渺派信”放下孩子,打开看,原来是空渺派“喜得贵子”“爹,贵子是什么”“就像你一样”齐麟这几个月到处抓人,晚上,司无寐道:“这几天到处在外面抓人,还能不能抓到人”风毅道:“你要是不想呆你就回去,没有拦着你,只不过天宗那头没法交差”司无寐听,“就你会说好听话”鬼兵拿来水,三人喝水,齐麟发水不对,“这水中有血腥味”司无寐把水吐出来,一脚踹送水的,“你想害死我们”“属下不知,这水是从上流而下”齐麟听,“上流”山洞里,妙音抱着孩子,看秦羽墨还没回来,山洞门口,回来了,“快走”看天空百鸟惊飞,拉住他快跑,藏在河流上方岩石洞里,齐麟和司无寐,风毅站上面,司无寐,“他们跑的够快”齐麟看,“跑不远,给我搜”风毅看岩石,“我们去别处找”秦羽墨听,三人全来了,孩子哭了,三人听,沧溟剑飞去,三人躲开,两人跑,鬼兵追上去,两个人被逼到悬崖,齐麟看,“秦羽墨你真能藏,你要护旁边女子”“你们究竟想怎样?”“要怪就怪你知道事情太多”

妙音看深渊,“看这里就是坟地”沧溟剑飞去,风毅飞瞟扔去,秦羽墨接剑刺去,三打一,司无媚一鞭打去,

齐麟的金缕剑不饶人,秦羽墨打后退吐血,妙音看,跑过去,转过身一剑划在后背,秦羽墨看跑去,抱住,

齐麟有些愣了,他这把剑从未杀过女人,看剑中流淌血,“妙音”妙音把孩子给秦羽墨,含泪看向秦羽墨,闭上眼睛,秦羽墨看,你若没救我,还是治病救人的医者,结局不会这样,拿起剑,“你们杀我妻子”沧溟剑一剑直向所有人,邪兵看,“好多剑…”秦羽墨使用剑魂,三人身负重伤,鬼兵死的死,崖上碎了,秦羽墨看孩子坠入悬崖跳下去,抱住孩子施法将孩子挂在悬崖峭壁之上,自己落下,青城派在打野,忽然岩石滚落,躲了起来,过了一会,岩石没有了,所有人才出来,白云飞看,柳若兰,“若兰孩子可好”“还睡着”“大家没事吧”“没事”

“今日猎物没想到会与到山崩”众人来到河边,“夫人喝水”听见孩子哭声,柳若兰看白如雪没醒,“云飞你可听见孩子哭声”白云飞台头,峭壁之上挂个孩子,飞上去抱下来,“夫人是个女娃”“这是谁家的孩子”“山上没有村庄,看来是被人丢弃的”“不如我们收养她,长大了还给如雪做个伴”“好”“这孩子叫什么”“夫人给孩子取名字”柳若兰有河边白薇,“不如叫这孩子白薇”“白薇,薇儿,好名字”“云飞,时辰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启程走了,一个人影看青色的旗子青城派,深夜谭,“你们三个废物”司无媚道:“天宗息怒,如今秦羽墨已死,没人与我们对着干”齐麟回忆杀了让个女人,风毅看,“齐麟你怎么了,一句话都没说”风无邪看,“你们都下去”“是”。

延伸阅读

多吉妈咪加盟  http://www.fzwtb.com/d0b9.shtml
多吉妈咪妈妈用品是一家经工商部门批准、注册资金300万元的实业发展型企业,总部位于各

神塑加盟  http://www.fzwtb.com/dkn6.shtml
神塑管道是一家集塑胶管道系列产品的生产、研发、销售、技术咨询与技术服务于一体的高新技

玫瑰园加盟  http://www.fzwtb.com/g55u.shtml
玫瑰园洗衣秉承“分房玫瑰、清香衣裳”的洗衣理念,以花香满溢、姹紫嫣红的“玫瑰园”为名

feixengchi加盟  http://www.fzwtb.com/nwml.shtml
feixengchi童车是永康市瑞思琛工贸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是儿童自行车、儿童车

视之清加盟  http://www.fzwtb.com/r5c.shtml
长沙视之清视力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亿万青少年儿童提供视力矫正康复的专业性服务全国

幸福泉幼儿园加盟  http://www.fzwtb.com/662z.shtml
幸福泉幼儿园是集品质国际化、教育个性化、运营数字化等特色于一身的儿童潜能发展与素质教

吉亿加盟  http://www.fzwtb.com/dlno.shtml
吉亿跑步机成立于2004年,位于风景秀丽的厦门市,厂房面积25000平方米左右,占地

动漫大道加盟  http://www.fzwtb.com/gyst.shtml
做中国动漫的领跑者!”一直是动漫大道发展的执行目标。随着各省市对动漫产业的政策扶持,

润步皮革清洁养护加盟  http://www.fzwtb.com/yn7.shtml
作为中国皮革护理行业最重要的品牌之一,北京润步皮革清洁养护连锁服务有限公司自诞生以来

聚氨酯保温加盟  http://www.fzwtb.com/n8m9.shtml
大城县广安化工有限公司,成立于1986年,我公司与中国环科院水质研究所,共同开发研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虚拟网络之第二章

    顾越迷迷糊糊地从昏迷中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上方熟悉无比的大房梁。耳边的啜泣声似乎都隔了一层,隐隐约约,听不太清楚,顾越伸出手,捂住自己还在隐隐作痛的胸口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心跳,确认心脏似乎没有太大问题后,他才转过头,望向声音的方向。一位妇人坐在顾越床边,双手拽着张花纹精致素雅的手帕,眼中闪着莹莹泪

  • 做鬼也不放过你在线阅读第6节

    一招将高大壮打下比试台,并且令其身负重伤,那些观战的寒门子弟皆是愤怒的盯着得意洋洋的张肖,却是碍于对方强大实力,无一个敢出言挑战。孙宇怒目看向张肖,双瞳闪过浓浓怨恨,铁青着脸出声喊道:“张肖,我孙宇要挑战你,死活不论,可敢应战!”外门弟子中,孙宇算是一个奇葩,出身氏族,却被流放至此,爷爷不亲,姥姥不

  • 穿书姨娘总爱演在线阅读第二章

    “望台失陷,王挺将军殉国!”谷雨的话,仿佛晴天霹雳,狠狠打在王雅儿的心头。望台没了!族兄也没了!什么中土帝国,什么王家!王挺族兄,他可是百年难遇的奇才,他可是八级大魔法师,他可是曾经名动大陆的圣子!怎么会这样子?而望台,更是王家家业所在。两百多年前,正是中土帝国皇帝登门拜访,将王家远祖从望台请出,最

  • 去他妈的爱情第四章在线阅读

    前往道剑宗”……泓扬欣慰对柳凡生点了点头笑道:“起来吧!我要回寺去,前方不过百里,就是道剑宗宗的地界,正是开山收徒几日天,也不要问太多,以后你就知道了。”他说完后,就祭起佛珠,腾空而去,在也没有回头。……良久之后,柳凡生才惊梦方醒,看了看远方泓扬离去方向。立即跪下磕头道:“师父慢走”对他而言,泓扬的

  • 我们仍活在幻想中在线阅读第三章

    孙慕芝走进医院,她戴着白色口罩,擦肩而过日本男女,没人怀疑她,她就读的滨江国立女高有日本女学生,孙慕芝了解她们的礼仪习惯。一楼医院各科门上挂着木牌,都是日文,孙慕芝很快找到护士值班室,看走廊里没人注意她,推开护士值班室的门,屋里一个年轻日本护士吓了一跳,用日语客气地问了句,“小姐需要帮助吗?”孙慕芝

  • 重生之如果可以不再爱在线阅读第7章

    冲动了!哪怕是在家族之中,一直处于中立的人,看向易小飞,都觉得这是年少气盛之下的冲动。虽然易忠,老了!但其拥有的机甲,也是九星战士级别的存在。至于易小飞,如今的情况,还真的是不看好。“家主!就让我和小飞一战,我倒要看看,他为何有这等自信!”易忠,向着易项龙,抱拳开口道。易项龙,看着易小飞,不知道自己

  • 火影之竹林下跪地求饶

    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受了如此大的委屈,宋大宝和杨巧心疼不已。宋大宝假惺惺的站了起来,那泪眼婆娑的酸楚样极其可恶。“顾羊羊,你听听你父母的语气!”“照这样下去,我这女儿嫁到你们家能有什么好日子过?”“你看看,一个漂漂亮亮的新娘子被人扒光了衣服,你这婚纱是纸做的啊?”“要不是她今天在里面穿了衣服,你要她以

  • 暴君不可能这么可爱之第四章(4)

    回到自家小区后,上楼到自家门口拐角隐蔽处,曾彤才把装着白菜和小青菜的袋子取出来,回到家,一边换鞋一边说着话。“妈,我回来啦。快来接一下,我这次买了3颗白菜,重死我了!”曾彤装着提了很久重物的样子抱怨道。“买到啦?哎呦,3颗呀!辛苦我家丫头了,中午给你做好吃的。”曾妈妈喜笑颜开地接了过去。“我今天看到

  • 余生暖暖都是你在线阅读第三章

    和之前一样,随着周宇写出字,系统自动帮他转化成了一片质量较好的文章。等写完最后一个字,一遍有模有样的作文已经被系统改完。周宇装模作样的检查了一番,感觉没问题后,停下了手中的笔。看了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耐心的等了等。高考是个分水岭,上一世他们班有80%的人考了一本,只有自己因为念书不太好,考了个二本

  • 这个世界太危险第5章在线阅读

    杨龙现在很开心,因为他知道,自己即将迎来新生,不过还要等很长一段时间。虽然自从恢复感知以来,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能够活着总是好的。让杨龙无奈的是,现在的他还在母亲的腹中,前一段时间他还听到过母亲有力的心跳,甚至于父亲那刚劲有力的声音,嗅到过母亲鲜血的味道。奇怪的是,他们在说什么自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