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系统]叶罗丽精灵梦之轻衣第3章在线阅读

作者:门前扶苏i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吕凤仙的动作一出,领头男人背后的侍卫立刻蹿出,大吼道:“大胆!你可知这位将军是谁?”

吕良同同伴们对视一眼,不约而同上前,护在吕凤仙身侧,与那一主一仆对峙。

虽然他们喜欢打趣吕凤仙,不过,在危险感知方面,他们却相信吕凤仙判断,毕竟,他们这些人都跟吕凤仙一同打过猎,也见识过吕凤仙的“神奇”之处。

侍卫欲说什么,那个男人却抬起手制止了他。

就在这时,吕凤仙扬起嘴角,握着箭羽的手陡然一松。

“腾”的一声弦响,手中的箭矢犹如一道白色的闪电猛地从男人的耳侧蹿出。

紧接着,一声惨叫响在不远处的草丛中。

草中有人!

吕良和那一主一仆都戒备地看向草丛。

众人慢慢逼近,拨开草丛,这才发现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男人正被一根羽箭死死钉在树干上,那只羽箭划过他的脖颈,射穿他的领子,钉入树干深达箭身一半。

眼下,那男人已经被吓破胆,两腿战战,裤子居然还是湿的。

见众人围拢过来,他抖着声音道:“饶……饶命……我只不过是山里的猎户!”

“猎户?那你的弓箭呢?”吕凤仙捏着长弓挑起了那男人一侧过于长的头发。

男人一个哆嗦,不及反应,他的秘密就暴露出来。

他掩藏在油腻腻头发下的耳朵少了一半。

吕良一愣:“这是?”

吕凤仙:“这应该是被人用手戟削掉的,你是逃兵吧?而且,还是躲在这里、落草为寇的逃兵。”

众人纷纷望向吕凤仙,一脸惊异。

同样是第一眼看到此人,为什么吕凤仙就能知道的如此之多?

被箭挂在树上的男人立刻嚷嚷道:“既然知道我的来历,那就最好放了我,要知道这周围的地界全都是我兄弟的,我们好汉的人数也远远多于你们,就算是你能射箭又能怎么样?双拳难敌四手!我、我只是先来打探消息的,等我兄弟追上来,你们也就只有跪地求饶的份儿了!”

他不怀好意地盯着吕凤仙:“尤其是你这样的小姑娘可小心……”

“哦?”吕凤仙慢悠悠笑了一下,她曲起修长的食指轻轻弹了弓弦,“我听说弓弦是能勒死人的,力气用的大一些,还能将人整个脑袋都齐刷刷割掉,我劝你想好再说话,嗯?”

男人一个哆嗦,立刻紧紧闭上嘴,不再说话,可他的眼神却不安分地游移。

吕良立刻道:“走,咱们快走,这片林子本就茂密,即便藏了人也看不真切,别中了他们的埋伏。”

其他几个乡人也是这么想的。

他们纷纷收拾东西,准备快速离开这里。

吕凤仙则在他们身后道:“你们看他的打扮就知道这些拦路抢劫的土匪穷的要命,恐怕也没有进过训练,即便人数多一些也不过是乌合之众,有什么可怕的?”

吕良瞪了吕凤仙一眼:“你第一次出远门,你又懂什么,快走,一个姑娘家逞什么匹夫之勇!”

吕凤仙只得摇摇头,跟了上去。

那一主一仆就站在不远处看着。

当吕凤仙经过那个男人身旁时,她压低声音道:“你是带兵的?”

男人看着吕凤仙,点了点头。

吕凤仙叹了口气,摇摇头走开了。

“将军?”身后的侍卫上前一步。

男人摇了摇手,自言自语道:“她在叹什么气?又为什么摇头?我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侍卫:“将军有勇有谋,身先士卒,是所有士兵的表率。”

男人拍了拍侍卫的肩膀,笑着说:“咱们追上去看看。”

等他们骑马追上去的时候,车队已经开始行进了。

骑在老马上的吕凤仙只是瞥了他一眼,就转过头了。

他却见才欣喜,又好奇她为什么对自己又摇头又叹气,便扯了扯缰绳凑了过去。

他见这个姑娘掏出一本书,就这么在马背上摇摇晃晃地看了起来。

这姑娘不仅射术拔群、听力敏锐、爱民爱国,还勤勉好学、手不释卷啊。

他探头看了一眼,发现她修长白皙的手指抓着书脊,封面上只露出后面两个字——“兵法”。

居然在读兵法!

他看向吕凤仙的目光更加欣赏了。

只可惜这是个女孩子,如果是个男孩子,他怎么也要将她笼络到自己帐下。

他摸了摸下巴,缓缓道:“这位小……”

吕凤仙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看来刚才那一箭是没让你明白啊。”

所以,你果然是故意一开始就将箭对准我的?

男人拱手,爽朗一笑,“在下丁原,兖州泰山郡人士。”

吕凤仙扬扬下巴:“在下吕布,五原郡人士,还有,我是男的。”

丁原一瞬间瞪大了眼睛:“……”

吕良在吕凤仙身后不停咳嗽。

吕凤仙就像是没听到似的,一脸坦然道:“你看我现在这样是因为我生病了。”

丁原:“呃……”

吕凤仙眯起眼睛:“而且,我一点都不小,我挺大的。这位将军,请你好好称呼我,我这个人有点记仇。”

她在“大”字上故意加重了读音。

丁原:“那……你可有字,我用字来称呼你如何?”

吕良忍不住在背后提醒吕凤仙:“凤仙!”

丁原:“凤仙……”

他见吕凤仙正笑眯眯望着自己,手指还搭在箭囊上,立刻从善如流道:“奉先……可作为你成年后的字,奉先思孝,接下思恭,不错不错。”

吕凤仙扭头去看吕良。

吕良:“……”

得得得,她爱咋地就咋地吧!

为防止这些土匪追上来,车队匆匆忙忙赶路,唯有吕凤仙一人不慌不忙。

丁原忍不住问:“你为什么不忙着赶路?”

吕凤仙摇头:“赶什么赶?那些土匪根本不会追上来的,那些人一看就是乌合之众,可惜,我父亲他们被鲜卑人吓怕了。”

丁原看向她。

吕凤仙缓缓道:“我们家南迁就是因为鲜卑人入侵。”

丁原叹气:“这是所有官吏的罪过。”

他好奇望向吕凤仙:“你刚才为何看着我叹气摇头?”

吕凤仙转过头,“因为我看出你是个好将领,只不过你还没遇到自己的机遇,官位不高。”

丁原:“你可真是神了。”

吕凤仙微微一笑。

车队走了一会儿,后面果然没有任何动静。

众人免不了望向神机妙算的吕凤仙。

吕凤仙仍旧不悲不喜,看着手里的书。

丁原越看她越是满意。

可惜……可惜啊……怎么就是个女子呢?不过,古有妇好,今为什么就不能另有一位女将军呢?

丁原正准备招揽吕凤仙的时候,就听吕良召唤她一声,她拍了拍老马,那匹老马便不用缰绳引导,自动自发朝着吕良的方向靠近。

哎?

丁原盯着吕凤仙身下那匹其貌不扬的老马,想起了吕凤仙之前所说的话。

……再好的马也比不过她的马吗?

没想到现在不仅人不能从外表判断,连马也不能了,果然跟吕凤仙牵扯上上关系的事物也都变得神奇起来了。

丁原端详着吕凤仙的老马,那匹马虽然老迈,却灵性十足,真让人羡慕。

……

吕凤仙这面。

吕良拉着自家宝贝闺女,小心叮嘱她:“我怎么瞅着那黑脸汉子瞧你的模样不像好样,你可小心点。”

吕凤仙满不在乎道:“我们两个都是男的,他能对我做什么?”

吕良:“……”

女儿啊,正是因为你这毛病,才让为父更加担心啊!

吕良:“他虽然生的高大,可穿的穷酸,小心别被他骗了,你看他盯着你的模样,活像是邻居老王家的二黑。”

吕凤仙一脑袋黑线:“二黑是条狗。”

吕良苦口婆心:“不信你自己去看,他看你的样子就像是杀猪时,二黑垂涎猪头肉的模样。”

吕凤仙:“……”

谁是狗,谁是猪啊?伤敌一千,自损两千五的攻击方式,她今儿个算是学到了。

吕凤仙无意往丁原方向看了一眼,见这人正眼巴巴望来,还真有些二黑眼馋锅里肉时的垂涎模样。

不过,这人生的高大,虽然有些黑,但也算是英俊,即便做出这样的神态也没有半点猥琐感。

吕凤仙点点头。

嗯,他敢猥琐,她就敢让他做不成男人。

丁原并不知自己与“丢掉男人身份”的危机擦肩而过,见吕凤仙望来,便也笑着点头回视。

吕凤仙却“咻”的一下扭过头,递给他一个后脑勺。

丁原:“……”

丁原身后的侍卫炸毛了:“嘿,这小娘子未免也太不尊重将军了,一而再,再而三……”

他话未说完,只听吕凤仙突然一挥缰绳,驾着老马扬尘而去。

她一溜烟儿跑到车队末尾,又跑了回来。

吕良紧张地问:“凤仙,怎么了?发现什么了?”

以前吕凤仙还嫌弃别人一口一个“凤仙”,现在她已经自动自发在脑内将“凤仙”转换成“奉先”了。

改变不了别人,那就先改变自己好了。

不过,此时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吕凤仙握紧长弓,对众人道:“快走,后面有鲜卑人。”

“哎?怎么会?”

吕凤仙眯着眼睛看向远处:“我已经看到他们的旗帜了,估计是从哪条小道阴差阳错闯过来南下劫掠的小股士兵,不过,这些鲜卑士兵可比那些没有进过训练的土匪要厉害多,跑就对了。”

说罢,他自己就护着母亲和姐姐的车子,一马当先先跑了。

众人:“……”

吕良咬牙:“快跑!”

众人刚出土匪窝,又遇到南下劫掠的鲜卑人,不得不再次打起精神,疲于奔命。

丁原皱紧眉,望向后方。

他的侍卫急切道:“将军,您的安危要紧,我们还是先走吧!”

丁原斥责道:“闭嘴,我从军这么多年还没怕过什么危险,遇到什么困境,我都是第一个冲上去,现在你居然让我抛弃这些平民逃脱?”

他盯着侍卫,面无表情,终于显出一个主将的威严:“自己回去领罚!”

侍卫低下头:“是。”

丁原扬鞭策马,追赶吕凤仙,想要问个清楚。

然而,再那之前,众人已经听到追到屁股后面鲜卑人的喊叫声。

他们就像是吓唬鸡群似的,故意大喊大叫,玩弄他们一样咬在他们车队后面,一点点用恐惧消磨他们的意志。

“可恶!”丁原抽出弓箭,决心拼死应敌。

队伍中年级最大的老大爷已经捂着胸口,面容青白了,可他还死死咬牙坚持着。

“嘭”的一声巨响,不知道哪一辆马车的车辕突然断裂,车内传来女人和小孩儿的号哭声。

可是,这个时候车队绝不能停下。

不得不抛弃妻子孩儿的男人悲痛欲绝,车内的女人也失去了希望。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吕凤仙飞身下马,两条长腿蹬着地面跑的如同马儿一样快。

她直接从马车上取下一根粗长的钉子,而后,一溜烟跑到断掉车辕的马车旁,单手用力,轻轻松松抬起车辕,直接用手作拳,一拳将长钉钉进车辕,将车辕重新钉好。

丁原大为吃惊,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已经不是个普通人了吧?

即便吕凤仙天生神力,又能飞快将车辕修好,可这辆马车还是落在了后面。

眼看着那群烧杀抢掠的鲜卑人就要追上来,车内女子抽泣着对吕凤仙道:“凤仙,你还是快去逃命吧,你生的貌美,更加危险。”

我勒个去,现在鲜卑人居然连貌美的男人也不放过了吗?

可恶!可恨!

吕凤仙怒气上头,大声鼓励众人道:“别怕,前面就是城镇,周边有驻军,咱们很快就要到了。”

她又低声喃喃:“这简直就像是望梅止渴啊。”

突然,她头顶金光闪闪的四个大字发出只有她一个人能看到的明亮光芒,光芒越扩越大,笼罩了所有人,随即,队伍里所有人、马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人动作飞快,马蹄刨的不见光影。

这载满财物和家眷车队的速度一下子提升了三倍,“跐溜”一下冲了出去,只留下一道道土黄色的烟尘,车队却早已跑的不见踪影。

被尘土呛得直咳嗽的鲜卑人傻眼了:嗯?嗯嗯?嗯嗯嗯?

天啊,中原人人都会用妖术啦!

延伸阅读

腾川加盟  http://www.pvne.cn/yvyb.shtml
腾川丝网制品位于河北衡水市安平县。主营养猪轧花网、烧烤轧花网、粮仓轧花网、装饰轧花网

讴珂马赛克加盟  http://www.pvne.cn/y6gb.shtml
讴珂马赛克公司创办近20年来,始终坚持“拼搏进取,追求卓越,信誉至上,敢为人先”的讴

平凡世家品护理加盟  http://www.pvne.cn/gsh6.shtml
皮具护理加盟店是个很好的投资项目,市场前景很好。但经营皮具护理加盟店一定要学会淡季经

酷德教育加盟  http://www.pvne.cn/ggj1.shtml
杭州蛋糕培训学校报名咨询电话:0571-86923891杭州蛋糕培训学校报名咨询QQ

思育加盟  http://www.pvne.cn/pzmr.shtml
思育按摩靠垫,是一家从事生产家居、办公、汽车业等保健按摩器产品的生产厂家。我们主要生

永晟加盟  http://www.pvne.cn/nww0.shtml
永晟渔具是外贸、外贸等产品生产加工,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深圳市宝安区新安利

车依恋学车模拟器加盟  http://www.pvne.cn/um2n.shtml
车依恋学车模拟器,是根据大众捷达车实车的专业驾校驾驶操作方法,结合新一代实时场景系统

哥仑步户外用品加盟  http://www.pvne.cn/b3m3.shtml
哥仑步户外用品加盟详情福建哥仑步户外用品有限公司位于中国国,福建哥仑步户外用品有限公

来碗粉米粉加盟  http://www.pvne.cn/bxno.shtml
来碗粉是南京宁创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新推出的一个项目,“来碗粉”的特点在于,它不仅仅只是

北京泽美汇皮革养护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pvne.cn/gcgo.shtml
北京泽美汇公司始于1998年,创于南京,是中国洗护养一站式经营模式的创新品牌,行业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六道经注集在线阅读第2章

    看着602的门牌号,僵直地站了许久,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按下门铃。没一会儿,门被打开,一个穿着卡其色背带裤黑色小T恤的小男孩站在门口,模样可爱又帅气。叶亿昕不禁倒吸一口气,这孩子实在是生得漂亮,那精致的小脸粉粉嫩嫩惹人牙痒痒。她笑了,眼眶微红,他们的念儿远比照片好看许多。“念儿。”江念楞楞地看着眼前漂亮

  • 那些被偷走身份的年代实验目标

    “我现在表面上的能力编号还是11631,但是却已经变成了另一个能力了,我这算是改造人吗?”周君自己想了想,于是决定出去尝试一下自己的特殊能力。之前那一晚的战斗,周君只是了解到了关于他能力是附身这件事,关于怎么发动,持续时间,会造成什么负面情况等一系列问题还没有达到解答,所以周君打算去找一找一些落单的

  • 穿成霸总作死小情人在线阅读第10章

    房间内的灯火不太明亮,光线暗沉昏黄,衣裳散落一地,与外面的喧闹不同,这里分外压抑暧热,女人半睁的眼几乎与沉闷的昏暗融为一体,她眸光都快散了,红润的唇微微张合,像寻不到着落点的浮萍,随波轻晃摇动。自始至终,两人都没有将衣衫完全解开,半遮半掩的,不为人知的荒唐在无尽蔓延,在宴玉楼的靡靡之音中悄然进行,难

  • 白月光成了首辅夫人(穿书)之第七章(7)

    **圈的综艺和影视剧想要有话题量,无一不是需要热度的。想要让观众愿意看,首先得让他们知道还有这个节目。《孤岛求生》综艺也不例外,播出前,先要炒作。本来节目组定好的炒作人员是陆近言,黑料缠身的艺人,本身就是一个好的爆点。可毕竟他身后有人捧着,动他不容易。再退而求其次,自然,这个重任就落到了叶安蓝身上。

  • 芍药记事之血渐山谷(熬夜一更献上)

    王元心里做出决定,第二天上午,天色正好,虽说温度依旧寒冷逼人,不过王元却没有太多感觉,此时他一身兽皮布衣,整个人裹得严实,走出房门。“王兄弟,你还要上山打猎呀。”院子里响着劈柴声,马昆看到王元穿的一身严实,好奇问道。这一月来,王元一直与马昆一同上山打猎,说来奇怪,自从有了王元的加入,他们一天打的数量

  • 清沅在线阅读第6章

    从德国回来后,度同携就一直在程刻身边,还是那副乖乖顺顺,又执拗疏离的让人无可奈何的样子。程刻就是在那时找了个新的小白脸。下面的人送的,圈养在另一个地方。度同携知道后,没什么感觉,只想着这下可以离开了吧。但是吧,程刻此狗十分贪心,占着这个霸着那个,不让度同携走。不走就不走吧,度同携还是乖顺的待在别墅,

  • 网游之刹时巅峰在线阅读第六节

    “两位都是世之豪杰,两虎相争必有死伤,王孙先生为还郤芮人情,前来截杀我等,只是现在有张煜壮士在,必定难以得手,如此何不各退一步!”面对王孙谷这样的绝世剑客,赵衰此时却没有丝毫慌张,不缓不急慢条斯理的说道。“哦?怎么说?”王孙谷凝视了赵衰一阵,在章虎、先轸等人的期待中最后说出此话。这话换成其他人说,王

  • 关于穿书和反穿书在线阅读第四章

    封翳找六位嘉宾分别谈话后,节目组挑了个黄道吉日,把集合地点定在邻市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上,要求各位嘉宾自行前往,晚上八点前到达。节目采取24小时全程直播的方式,嘉宾们从每周五晚八点相处到周日晚八点,直播结束后会更新精剪版本。乔原没有经纪人,自己也懒得开车,便蹭了陶心远的车一同前往。乔原打开后备箱,里

  • 短篇志异酒红色头发的女人

    女人穿着时尚的小香风套裙,染成酒红色的长发像波浪一样披散在身后,时尚之中带着妩媚。她进屋之后朝床上一瞧,看见白薇宁裹着被子坐在床上,脸上流露出鄙夷的表情。她将手里的袋子不客气地甩到床上,冷冷地说:“这是你的衣服。”白薇宁对她的态度毫不在意,低低说声“谢谢”,伸手拉开袋子。袋子里有一件小小的红色吊带衫

  • 一家仨物种在线阅读第十节

    ‘救命啊,谁能来救救我啊,我是董冰冰,我担当过很多电视剧电影里面的女一号,我的身高是170cm,体重49kg,三维...,谁能过来救出我的话,我就给他钱多少都可以,让我陪他睡觉都没问题,甚至和他结婚给他当老婆都行,只求有谁能赶紧过来救救我。呜呜,现在我家的楼下面全是丧尸,我亲眼看见好多人被丧尸吃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