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江湖何以入梦来归来

作者:幽兰四季春 来源:纵横中文网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

早知道会这样的话,刚才就不会犹豫这么长时间了,不管光团的内心里是怎样后悔,也无法改变这个结局。

没看见那道神秘的身影有任何的动作,银色的光芒团一下子就消失了,然后出现在他的前面,并慢慢地降落在他手心里。

看着手里的光芒团,似乎有想挣脱的意图,便对着它低声地诉说了两句,也不管对方的反应,握着光芒团的手随意一翻,便被他收了起来。

收起了光芒团后,天地之间继续在崩溃,岩浆在爆发,雷龙在咆哮,所有的一切都在继续着,毁灭的时刻越来越接近了。

神秘的身影似乎对自己这一次的收获比较满意,做完这一切之后,没有半点停留的意思,直接转身离开,往旋涡的方向走去。

至于地上躺着的白悠,从神秘身影出现到现在,压根没有理会过,看都没看一眼,仿佛白悠这号人在他的眼里是根本不存在似的。

从刚才的一切可以看得出,这道神秘的身影实力非常恐怖强大,想必像白悠这样的普通人在他眼里就像空气,有什么好在意的。

正当这道神秘的身影要融入旋涡要离开时,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那往前迈去的脚步微微一顿,便停了下来。

回头,转身!

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白悠,准确地说应该是说看着对方额头处,眉心位置,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淡淡的银白色印记。印记看起来非常模糊,根本让人无法看清那印记的图案是什么样子的。

花苞?指印?缩小版的星云?

神秘的身影在沉思着,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过了好一会儿,他忽然猛地抬起头来望向虚空,好像发现了什么东西那样,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只是看了一会,并没有发现什么东西,然后再一次伸出他那白玉般的手指,往虚空处一点,慢慢地一按,虚空中便出现了一道漆黑的空间裂缝。

漆黑的裂缝洞口不大,黑漆漆、深不见底的洞口看起来如同无尽深渊一般,散发着一种让人莫名惊悚的气息。人站在那里,仿佛在前面的不是一口洞口,而是一头恐怖可怕、会噬人的远古凶兽,随时会扑上来把人吞噬掉。

看着白悠慢慢地掉入那空间裂缝,然后被吞没,神秘人便跟着走了进去,连同裂缝一起消失不见了。

咚!

咚!

这片大地已经到了毁灭的最后瞬间,整个星球突然变得如跳动的心脏一般,在不停地一涨一缩,并且跳动得越来越快。

万物静止!

急速跳动的大地忽然一下子停了下来,在大地表面忽然冒出一道银色的刺眼光柱,然后光柱慢慢变大,最后演变成整个星球。

一股惊天动地的毁灭气息卷向大半个星域,这个星球在这一刻,爆发出最耀眼闪亮的最终光芒!

“唉!”

虚空某处,一道沧桑的无奈叹息声幽幽响起。

一声叹息,一切尽在不言中!

————————————华丽丽的分割线——————————————

秋风细雨,

自入秋以来,连日细雨,气温开始变凉。季节经过盛夏进入秋季,大地上的草木开始变得泛黄,不时地飘落大地。

GZ市福平县内沙贝岭上,

这里已经连续下了多日的秋雨,在沙贝岭群山边缘某一处杂草从中,躺着一个衣衫褴褛的青年,那正是白悠。

此刻的他自昨晚出现在这里,已经是昏迷多时,当湿冷的雨水洒落在他的脸上,淋湿着他那干枯焦黄的头发,脸上更是黑一块青一块的,显得十分脏乱。

干裂的嘴唇被雨水滋润着,偶尔还夹带着一些雨水慢慢从唇边流入口腔,湿润着他那火烧一般的咽喉。

过了好一会儿,他的眉头才轻轻抖动下,眼睛慢慢睁开。首先进入眼帘的是阴暗天空,旁边还有一些干枯的杂草。

我还活着?

痛!

痛不欲生!

醒来后的白悠感到脑袋一阵撕裂般的胀痛,整个意识就像被搅拌成浆糊那样,记忆碎片变得一片混乱,等了好一会那灰暗的眼睛才出现一丝色彩,脑子里也回想起之前的事。

记忆中毁天灭地的场景,铺天盖地的雷海,那种恐怖的灾难,想起来都让人感到可怕。

本来以为已经是死定了,没想到运气好,居然活下来了,还出现在这样的地方,难道在最后关头时有谁救了自己?

那么是谁?

在最后关头救了自己的?

而现在自己又是出现在哪里?

记得意识迷糊之间,似乎......好像看到了有一道人影出现,但是没办法看清对方的样子,至于记忆中那道身影,却显得非常模糊,根本记不起来,就好像在冥冥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抹去这段记忆,依稀间记得对方有一双白玉般,非常好看的一双手。

那一根葱白的手指!

算了,暂时别想这么多。

感受的脑海一阵眩晕的白悠,暂时放下心中的种种疑问,静心休息着。

尝试下蠕动下身体,打算坐起来,结果他不动的时候还没觉得有什么,但是当他的身体一动时,全身上下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就像被一台大货车以一百二十码高速撞击过一样,整个身体都散架掉。

无奈之下,白悠只能想张口喊一声的,看看附近有没有人,结果还没等他说出口,就感到喉咙一阵火辣辣的刺痛,根本发不声音来。

三十分钟后.....

这个时候雨已经停了,休息一段时候后的白悠也积聚了不少气力,身体的疼痛感更是减少,所以他开始尝试着活动着自己的手脚,并一步一步地慢慢坐了起来。

这是哪里?

难不成自己又穿越了到别的世界?

耗费一番气力坐起来后,他茫然都看了看四周和远处的山陵,发现自己身处于一片山林的边缘,应该是某处山峰山脚下,周围还种植着整片的松树,一条羊肠小道往外延伸着。

正在沉思的白悠,四处张望下,看看能不能辨别下方位。就当他将目光投向远处,看到了一样让他非常熟悉的建筑物一一信号发射塔架。

嘟嘟!

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汽车的喇叭鸣响,头顶的松树林中同时还飞出几只小鸟,忽然看到树下的他彷如受到某种惊吓一般,叽叽喳喳飞走了。

远处的一条平坦的公路,偶尔还看到有一辆汽车经过,公路边上还有一道护坡,上面写着八个大字:

“深林防火,人人有责!”

闻着熟悉的空气,看着熟悉的环境和那现代气息,白悠知道自己回来了,回到了自己原来所在的那个时空的地球。

莫名其妙地去到那个奇异的世界后,以为再也没机会回来。就在前一天,本来以为是必死无疑的,结果兜兜转转的,不到两天时间自己又回来了。

这一刻,真是让他感慨万分,大难不死.......瞎几把乱来,这特么算怎回事。

感觉自己恢复得差不多,白悠便尝试着慢慢站了起来,当他一拐一拐地走出松树林外时,一股秋风吹了过来。这个时候的他才反应过来,低头看了看一身堪比难民还要破烂的衣服,全身上下都已经湿透掉,便忍不住苦笑了下。

嗯?

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挂上了几根杂草,应该是刚才躺着地上的时候吧,在打算拿掉的时候,那手停顿在半空,整个人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就之前,白悠刚苏醒过来的时候,整个人还是奄奄一息的,但是才过了不到一个小时,他不但没事了,还能爬起来自己走路。

这恢复力也太快了吧?

还有就是,他很清楚地记得,原来他身受重伤,身上是布满了一道又一道的伤,尤其是肩膀那地方。

但是现在呢?

白悠现在才发现自己身上这些伤全部消失了,连伤疤都没有,就好像自己从来就没有受过那些的伤。

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

这两天所经历只不过是自己的幻觉?

要是这样的话,自己出现在这地方,还有自己现在这一身破烂的衣服。

经历过一场灾难后,胡不拉几的胡子和杂乱枯黄的头发,再加上一套破破烂烂的衣服,那形象活脱像是一个邋遢的乞丐。

白悠很清晰记得之前自己体内出现过一股庞大的神秘能量,差点要把身体撑爆那种,当时受到情绪影响,曾把一块岩石给锤裂了。

难道也是幻觉么?微微感受一下后,发现在自己身体内,果然沉睡着一股巨大的能量,单单从表面泄露出一丝微弱的气息,就已经感觉到这股能量的滂湃和恐怖。

这一切怎去解释?

找个小溪清洗了一番后,整个人清爽了很多,虽然说还有点狼狈,总体来说还算是比较整洁干净,看样子最多就像是一个几天没有刮胡子的落魄者而已。

两天两夜的异时空遭遇,很短暂,说不出是真还是假的。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是梦?

还是......?

算了,梦也好,真也好,假也好,

相比起能从另个世界活命回到来,这点东西算得了什么。

活着真好!

想通后的白悠在旁边找了条木棍子当拐杖,一瘸一拐地沿着小路,一步一步地往外面走去。

福平县县道上,一辆SN挂牌的皮卡正在道路上行驶着,车上有着是两男一女的,年龄都在二十出头左右,男的剃着短小的平板头,穿着一身迷彩T恤,另一位则穿着干净浅蓝的圆领衬衫,在后座正与那名女子依靠在一起卿卿我我。

“我说志良哥,你就别老是和嫂子在后面腻腻歪歪的,”前面开车的平板男从后视镜瞄了一眼,忍不住吐槽道:“叫我帮你们做免费司机不说,还喂我吃满口狗粮,你对得起我这个兄弟么?”

“好好地开你的车,别叽叽歪歪的。”陈志良在后面听到平板男的话,眼睛一瞪,讥讽道:“你这种单身汪懂什么!”

“嫂子,你看!”平板男满脸委屈地向那女子告状。

那女子见状,只是掩嘴一笑,开口安慰道:“虎子,别理志良,回头嫂子给你介绍个姐妹。”

“真的?”

虎子原名叫郭大盼,只是性格冲动,做什么事都是虎头虎脑的,所以才被人叫虎子。

“那先谢谢嫂子啦。”

“娟子,介绍个毛线,别理这个夯货,”陈志良对于这个没眼力的电灯泡,居然敢打扰到自己和老婆亲密,自然不肯这样放过他,

“你知道这个夯货有多憨,之前他不是处了一个妹子,都谈得挺好的,便约那妹子出去看电影,那妹子就叫他记得要带身份证,他愣是和那妹子扳扯了半天,说看电影不用带身份证的,气得那妹子脸色都绿了。”

“看电影是不用身份证嘛......”说起这个事,虎子的语气很明显弱了几分,弱弱地说了一句反驳着。而那叫娟子的女子则忍不住一阵偷笑,同手拍打了下她男人那作怪的手臂。

陈志良:“我看你就是个傻货,没药救那种!”

虎子:“嫂子,你不知道吧,上次我和志良哥他们去博城......”

陈志良怕虎子说漏嘴,赶紧阻止怒瞪道:“闭嘴!认真开车”

“好啦,别吵啦,”

陈志良偷偷松了口气,刚才虎子差点说漏嘴了,上次他们两个因任务去到博城,结果他口花花,撩了一个妹子,如果这事被他老婆娟子知道,以她的性子......想到这里,估计今晚只能睡沙发了。

“对了,你们还有三天假期,打算什么时候回去。”为了避免他们再吵起来,娟子决定换一个话题。

“无所谓的,反正也近,志良哥你呢?”虎子倒无所谓,顺口问下后面的陈志良。

“我啊?”陈志良思考了一会,回答道:“后天吧,到时候我们一起走。”

虎子和陈志良同隶属新南部队第三团,服役于第四连,两人又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认识多年,关系自然非常好的战友。

这次陈志良是回去结婚,他老婆娟子是他服役的时候认识到的,这次请假半个月回去,就摆两人的结婚喜宴,而虎子正碰巧他哥哥这几天结婚,便请了几天假期。

今天虎子在县城里正好碰见陈志良夫妻在逛街购物,意外相遇之后,就被邀请到自家作客,现在正送两人回去的路上。

“好吧,看来我又得吃多一波狗粮了。”

“你闭嘴,专心开车!”

“我.....咦,这人怎么了?”正当虎子想反驳时候,忽然看到路边上有一个人在路边,一拐一拐地走着。

“那人好像受伤了吧?停车吧,下去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身为军人的他们有着一颗淳朴热血的心,当百姓有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总能挺身而出。

走着马路边的白悠第一时间就发现身后的车,本来还想着要不要试试拦个顺风车这类的,不过看到自己现在这个落魄的模样,想了想后,还是放弃掉这打算。

不过让他白悠没想到的是,他没有拦下车的打算,那车却自己停了下来,还在车上走下两个人走向自己。

延伸阅读

反弹蹦床公园加盟  http://www.stroudpuppets.com/ubvb.shtml
蹦床是一项体操运动,于集时尚、娱乐、安全、社交、健康于一身。近几年来,蹦床以其健身、

华夏少儿口才加盟  http://www.stroudpuppets.com/gxzt.shtml
教育特色幼儿教育教育教育教育教育教育教育

卫城加盟  http://www.stroudpuppets.com/dl5o.shtml
卫城包装盒总部经过多年的发展,现已建设成为集研发设计;生产制造;包装发货于一体的综合

囍家纺加盟  http://www.stroudpuppets.com/begh.shtml
囍家纺加盟_公司简介南通喜牧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是高标准、高起点的现代化家纺企业,以家

守拙加盟  http://www.stroudpuppets.com/n274.shtml
守拙茶业,守一轩品牌经营部是一家食品、饮料的企业,是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主营茶

康仁泉加盟  http://www.stroudpuppets.com/ddap.shtml
康仁泉净水器凭借出众的设备、创新的技术和完善的管理,专注、专精、专一于水处理行业化生

贝丁卡加盟  http://www.stroudpuppets.com/a1lw.shtml
贝丁卡平衡车总部是平衡车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深圳市贝

玉美轩加盟  http://www.stroudpuppets.com/g0h8.shtml
玉美轩翡翠玉石是玉器工艺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镇平县

喜孕十月加盟  http://www.stroudpuppets.com/p6lz.shtml
喜孕十月孕妇装隶属于广州俊髦贸易有限公司,是男装、女装、牛仔裤、童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

盛源茶具加盟  http://www.stroudpuppets.com/6ukg.shtml
盛源茶具是盛源茶具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坚持以“茶具专家,专家品质”为经营核心。盛源茶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奥特曼:新奈传奇在线阅读第二节

    “这都好久之前的巧合了,我刚刚纯属好奇外卖单开个玩笑,柚子你怎么一副想不开的表情?!”,秦黛被纪苒柚的生无可恋脸吓到,赶紧还了订单,安慰说:“两年前,你是普普通通的黑框眼镜宅女,顾沉是青涩小鲜肉,你们传了一周八卦都能毫无交集……现在两年后,你还是宅成老样子默默无闻,顾沉已经连续拿国奖准备申请常春藤。

  • 三国:我爹是曹操第7章在线阅读

    第7章决不能亏待自己!但这份心悸却仅维持了短短的一秒钟,因为下一秒,从宋青初那张可口的粉唇里,随即便吐出让他愤怒的话语,她说:“姐姐长这么大还没谈过男朋友,更不知道男人是什么味道,不行,不行。就这样白白的让他耽误我四年的时间,我不能这么亏待自己。今天我一定要把我的第一次给出去,不能便宜了那个没品的臭

  • 难缠小冤家之我喜欢你(2)

    我们学校有高中部和初中部,是RZ市的重点中学。像我们这种学校平时管理是很严格的,像很多学生一样,在学校里都是躲在厕所抽烟,就算是这样,还时不时的有老师来突击检查。抽着烟我还在想着到底要不要再追一个女生,毕竟他们都成双成对了,我也不想一个人一直单着没人陪我。有时候,感情就是这么不禁念叨,想着想着你就遇

  • 回头日第2章在线阅读

    王宇阳在离开这片大森林之后,便去了人类居住的地方。三十五世纪人类居住地方全都是高楼耸立和高科技交通工具,新的社会秩序在这个世界无限循环。十年时间转眼即逝,王宇阳此时也长成了一个年轻力壮的小青年,在这十年中王宇阳也了解到现在的这个地球很不简单,刚到这里的时候,王宇阳就已经将自己的混龙棍藏了起来,因为那

  • 待在烟火人间之第一章

    泉镜花在过往未曾知晓鬼这种生物,不过,那也只是从一个地狱,落入另一处罢了。他曾是优秀的、天赋异禀的杀手,隶属于盘踞在横滨的暗世界龙头组织,港口黑手党手下的一把尖刀。夺取他人的生命,这仿佛是他与生俱来的天赋,银光划过脖颈,悄无声息的、如同隐没在黑暗中的幽灵,他轻而易举的便可以将生的权利无情的剥离走。他

  • 乾坤决血色蔓延,隐殇

    当蓝邪醒来时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云梦。他立马瞪大眼睛坐了起来。怎么回事?他不是在那间废弃的院子里被人欺负吗?怎么会到云梦婶婶的云影苑里?“哎,蓝邪,你醒了啊!”云梦发现床上有些不对劲,便抬起头来望向床上,结果是蓝邪醒了。“嗯,云梦婶婶,我怎么会在这?”蓝邪摸了摸头,眉毛都皱成了毛毛虫,是谁带他到这呢?

  • 叠加无数个自己在线阅读小可爱二号报道完毕

    ------这个是玥璃拉着“真香”一路狂奔后的分割线------入目是满树桃花,层层叠叠,纷纷扬扬,周围的其他的桃花树都成为了这棵桃树的陪衬。不知不觉金子轩竟然看呆了。“真香,真香,你觉得这个地方怎么样。”看着金子轩的看入迷的表情,玥璃笑了起来。“我知道,你肯定觉得很好!”一旁的金子轩被玥璃的声音惊

  • 大唐:我徒弟无心在线阅读第9章

    在小屋的这几日,平平淡淡,每天她还是很早的挖些竹荪,慢慢学会了清炒。小溪边,多一艘小木船,经过一天的学习,她学会了划船,不得不说她的吸收能力超强。红艳的荷花慢慢凋零,结出一个个小莲台。小船摇摇,划过水浪,水灵灵的姑娘,哼小曲儿,悠然自得,摘着珠玑点点的莲蓬。金色的大鲤鱼,在莲花之间游荡,薛玉碟拿着一

  • 黑科技之随身电话亭第7章在线阅读

    刘笔的话关羽是听了个一清二楚,一看对方人多,无论如何是不能让对方围死了,闪转腾挪之间就打倒了先冲上来的五六个人,出手却留有分寸,未伤其筋骨,至于说过后留下青肿,一瞬间那里又顾得了许多。崇宁殿前看似人多,面积还算宽广,随后而来的游客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一看这里人多,打得还挺热闹,众人就纷纷围在远处观望

  • 漠焱讲故事第七章在线阅读

    仲夜阑最终还是赶到华府吃了顿晚宴,而我则是吃过饭就提出回晋王府。毕竟一直面对着老狐狸一般的华相、一直给我传授生嫡子技巧的华夫人,还有一个荒淫纨绔华深,这种感觉太难受了,还不如让我呆在冷清的晋王府。这样看来,女二华浅的亲人无一个正面角色,那她又怎可能出淤泥而不染呢。回去的马车上,我经过一天的思量,当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