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倒霉修仙传之接战

作者:抽风的靴子 来源:纵横中文网

刀疤猛的停下脚步,因为铁链的拉扯作用,让整个队伍都停了下来。老头看着对方眼中的那份怒火,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嘿嘿笑。

“不要停下,快走!”远处传来喝骂声。

老头轻轻的拍了拍刀疤的肩头。队伍继续开始前进。

“我们没有背叛,我们是遭到了背叛……”过来一小会,老头才听见刀疤低声的说道。

“所以你就给我们那个小国王来了一剑?”

“我只是……”

“是国家让你们去做危险而隐秘的事情吧?等到你们牺牲惨重的完成任务后,突然来个死不认账……这种事情,是常有的啊。不过你们在怒火攻心下去袭击国王,那就永远也洗不清背叛的罪名了……不过好歹算是出口气了,就算你们不这么做,大概也没有翻案的机会吧。”

刀疤沉默不语,老头自顾自的说下去。

“不过,世界上的很多事情,本来就是这么肮脏。有力量的人经常通过幕后的交易背叛别人换取好处。当你们答应执行那种任务的时候,本来就是你们傻!不过……像你这么年轻,被荣誉感冲昏头脑的人,却也容易上当。所以你最后到了这里?你真应该感谢那些筹划组织罪兵的人,否则的话,你恐怕早就斩首示众了吧。”

“那你呢?”也许是老头口吻中调侃的意味激怒了刀疤,后者突然反问过来。“你怎么来这里的了?”

“我?我一直好端端的当着我的神圣骑士……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一些人类不应该看到的事情……于是就来这里了。”

“该不会是你看到星域诸神却没有下跪叩拜吧?”

“如果只是那样就好了……”老头感叹一声,举目向天。“我不仅看到了神,还看到更多的东西……”

“胡说八道也要有个限度好吧。”刀疤不屑一顾。

“胡说八道……”老头发出一声自怨自艾的冷笑。“我真希望是这一切都是我的胡扯。水袋里还有水吗?”他换了个话题。

“还有一点。”刀疤回答,同时晃了晃水袋。每个罪兵身上都有这么一个小袋子。但这个水袋是这样的小,里面的水仅仅够一个人一天的消耗而已。每天黄昏宿营时,每个袋子都肯定空空如也。

“给我喝一口。”

刀疤把水袋递给老头,后者喝了一口就把袋子丢回去。

“小子,心里如果有什么想说的话,就统统说出来吧。老实告诉你,我们这次十有八九是死定了。知道为什么要招募我们这种死囚充当罪兵吗?那是因为想让我们送死!他们需要评估卡莱安的吸血鬼们战力!”

“你好像对吸血鬼很熟悉?它们真的很厉害吗?我听说过吸血鬼也不是那么强,比如他们不能照到阳光,不能穿越流动的水,不能……”

“不能闻到大蒜的味道,不能在镜子里照出影子,而且而且睡觉必须躺在棺材里……”老头接过刀疤的话头,声音里满满都是讽刺的味道。“这些我也听说过!不过,我必须说,这些统统是鬼扯。记得我昨天晚上说过的话吗?”

“是叫我们千万不要接近吸血鬼吗?”

“没错,你只需要记住一件事就行了——很少能有战士在面对吸血鬼后能够幸存下来。”

用午餐的时候,军队并没有建立营地,只是简单的在沙漠里小憩一会,就着水袋里的水匆匆吃下一点干饼。

“头,再说点吸血鬼的事情吧。”简陋的遮阳帐篷下,罪兵小队围拢在一起,享受着酷热中难得的那一丝阴凉。

“卡莱安的吸血鬼数量其实不多,所以理论上,我们不应该碰到……”老头沉思了一下。“对了,有件事情我要告诉大家,那些用黑魔法复活的骷髅僵尸们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不懂得后退。”

“哪怕是最勇敢的战士,战场上面对多个敌人集中攻击的时候,也会选择后退几步。但是那些不死怪物不会后退,因为它们实际上只是黑魔法操纵的傀儡而已。不过这一点一半是好一半是坏。坏处是不能指望它们会溃败,哪怕战至最后一个,它们也不会有任何动摇。好处是只要我们配合得当,那些怪物其实不难对付。”

同样是小憩,远离罪兵们所处位置的,另外一群人的享受则截然不同。

罪兵们只有一个简单的,两根棍子撑起来的遮阳棚,而军官们普遍拥有巨大的伞盖。靠着这些东西的帮助,让人哪怕在沙漠骄阳之下依然感觉不算太糟糕。

“将军大人,我们的法师已经感觉到了黑魔法能量的存在,只是无法确定其远近。”

被称为将军的胖子坐在一张便携的椅子上,他此刻全副戎装,身上穿着一件足以装进两个普通士兵的特大盔甲。一个上午的行军之后,饶是有伞盖的帮助,他此刻也已经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吸血鬼们肯定已经发现了我们。今日之内,定有战事。”

不过这一点,其实早就在意料之中了。因为军队的行动整个是大张旗鼓,丝毫没有任何隐藏行踪的打算。卡莱安的吸血鬼再怎么愚蠢,也不至于认为这数万人的大军穿越沙漠是为了度假吧。

“前方游骑兵还没有带来任何消息。我们对于敌人的兵力、组成等方面还是一无所知。但是敌人一定已经获知了我方的大致情况。这种情况下战斗是相当不利的。”

“不利就不利,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凭那些僵尸骷髅之类,吓唬吓唬那些民兵自然还行,但怎么可能对我们这样准备充足,装备精良的大军产生威胁。我听说卡莱安的吸血鬼连火药是啥都不知道!不管他们的黑魔法多么强大,在我军的火枪大炮面前也只是一群靶子而已!”胖子傲然回答。

“卡莱安虽然没有大炮,没有火枪,甚至连弓箭手都没有多少……它们真正凭借的只是黑魔法,但是即使如此,将军大人,我们也不能如此轻敌。”

这句话很明显的拂了胖子的意,胖子怒哼哼的看了说话的那个部将一眼,没有回答。

眼看长官面有愠色,另外一个人开口了。

“诸位何必说这样的话?我们并没有轻敌啊。将军大人已经制定了相应的策略,我们的法师和游骑兵正在密切注意不死军团的动向,只要它们一出现,我们定然可以立刻侦知。那么敌人的军队规模的组成,我们不是一目了然吗?又哪里来的什么不利呢?到时候是战是退,将军大人自然知晓,我辈只需要听命行事即可。”

“就是这样……”这番话让胖子心情舒服了不少。再加上一杯冰镇饮料入肚,身上的汗也消退了大半。他站起来,刚想下令大军开拔,但远处一道黄色的烟尘却吸引了他的目光。

那是一名骑兵,一眼即知正是军队外围的斥候游骑兵。骑手全力催动马匹,直向这边而来。直接在罪兵中冲了过来,一点减速都没有。

马蹄带起的一团团黄沙飞洒了过来,洒得罪兵们满头满脸都是。

“敌人来了!”老头用力甩了甩头发,说出了一句大家都有心理准备,但都不希望听见的话。

“全体列阵,全体列阵!”管理罪兵的军官们四处嘶喊着,竭力把散乱的罪兵们集结在一起。

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阴沉了下来。阴云——这种沙漠中简直算得上奇景的东西——弥漫了半个天空。原先折磨着人们的骄阳已经藏身在阴云之后,但是这种情况让人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其中超自然的迹象实在太明显了。那绝对是魔法的效果。

罪兵们在第一线列成横阵。刀疤和老头紧挨在一起,列在第二排。回头看去,其他军队也已经就位。炮手们抢占一块比较稳固的高地,一整排大炮,黑洞洞的炮口指向前方。

先是风带来了异样的气息,那是腐朽血肉的臭气。

刀疤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长矛,那种战前的压抑气氛此刻已经影响了全军。没有人再说话。

“小子,省点力气,开战还早着呢。”老头倒是比较轻松,他拄着长枪,似乎很平静。

滚滚沙尘出现在地平线上。那是大军前进才会出现的迹象。

军官们骑马从罪兵的队伍之间穿过,手中都拿着水袋,将里面的水肆意的洒在罪兵的头上、身上。

“你们这些罪兵,都是犯罪当死的人!但是现在国家给了你们这些人最后一个机会,一个宝贵的机会,让你们能够光荣的死在战场上,而不是屈辱的死在断头台上!让你们的亲人不至于蒙羞,让你们的家族不至于丢丑!”

一坨水洒在刀疤的头上,这种侮辱性的做法让他再次握紧了长矛。但老头及时的用一只手按在他的手上,阻止了他可能做出的任何鲁莽行动。

“你为什么阻止我?”在军官离开之后,刀疤突然问。

“年轻人,你以后就会明白了。一时的退避,绝不是因为软弱。你要洞悉的是事情的本质,而不是表象。比如,就算现在这个家伙死掉了,你以为我们的情况就会好转吗?”

延伸阅读

康润加盟  http://www.online-website-builder.com/pt2p.shtml
康润养生馆生产远红外桑拿设备-光波浴房、频谱能量屋,设备型号齐全配置多样,新产品在不

韵凯加盟  http://www.online-website-builder.com/nosb.shtml
韵凯益智玩具是由韵凯家居制品(深圳)有限公司生产制造的,很多家长对宝宝的玩具那是诸多

伊思莱地板加盟  http://www.online-website-builder.com/0ms.shtml
伊思莱地板隶属于常州帝豪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伊思莱地板不单一,而且有着环保、防水、耐磨

哈弗加盟  http://www.online-website-builder.com/x0ot.shtml
哈弗润滑油项目介绍:哈弗润滑油是经美国哈弗高科技润滑油有限公司的授权及监制,拥有出众

芒记港式甜品加盟  http://www.online-website-builder.com/ugjb.shtml
记港式甜品是新鲜美味和愉悦创趣的完美结合,是多彩而幸福的生活。芒记港式甜品根据连带消

蓬壁生辉加盟  http://www.online-website-builder.com/dczc.shtml
连锁连锁教育培训[img=1]http://ims.jmw.com.cn/41910

润和加盟  http://www.online-website-builder.com/n2mz.shtml
润和手机套致力于硅胶,塑胶电子产品开发和推广,创立麦尔奇创意家居生活馆,IPHONE

香港皇家玉器加盟  http://www.online-website-builder.com/go42.shtml
香港皇家珠宝实业国内外集团有限公司是以珠宝玉石加工、批发及连锁为一体的国内外集团企业

金凤呈祥蛋糕加盟  http://www.online-website-builder.com/xvu.shtml
与同业相比,金凤呈祥的发展速度无疑是快的,但是我们快而不乱,公司一边大力拓展市场,一

梦蒂尔加盟  http://www.online-website-builder.com/yfsi.shtml
梦蒂尔孕妇装是义乌市尚选服饰有限公司旗下产品,位于各省市小商品中心浙江省义乌市,经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第七章

    池瑜拉着陆司琛一路往楼下奔去,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一路惹得不少学生让路侧目。一个是学校里面的风云人物陆司琛,一个是学校里默默无闻的路人甲。如果是陆司琛拉着路人甲走绝对不足为奇,可惊就惊在,是路人甲拉着陆司琛!最关键的是,陆司琛脸上并没有任何不耐烦的情绪。妈呀,见了鬼了!等两个人的身影都消失在了楼梯处

  • 沙雕女主遇到霸道总裁[穿书]之三叶火莲

    “村长,放心吧,这株三叶火莲大壮一直在观察着,从未有人发现,而且也没有什么守护神兽出现过。”皮肤黝黑的大汉说道。“唉,一切小心为上吧,这株火莲虽然算不上什么品阶高的药,但是在咱们这个大荒中,也算是神药了,不可能没有其他人发现此药,大荒中还是有一些隐世高手的。”村长感慨道。一路无话,一行人来到一座火山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在线阅读第七章

    跑完步,累得半死,可惜没有再遇到美女崴脚这种好事,楚轩失望的跑到食堂打了三份饭,回宿舍带给了室友。一如既往地,楚轩再次逃课了。事情还很多,时间不能浪费在学习演技上,楚轩的目标、抱负不在演艺圈,而在全世界!网吧里,大早上上网的人并不多,楚轩开了机子坐在角落里,趁着开机的时间,听着网吧里的动静。“强子,

  • 越云歌在线阅读第5章

    诗曰:道教盛典天下会天师邀请岂能违师徒作别各前程赠送礼物情义重话说春华秋实,夏雨冬雪,不经意间冬生在山上跟随师父学艺已经三年了。一日下午,二位一身道服打扮的壮汉来到洞前询问,小道童将其引至洞中大厅。那二位壮汉见了老者道长,躬身作揖道:“师叔,晚辈见礼了”。老道长吩咐小道童让座斟茶,二位坐下后,便从随

  • 〔香蜜沉沉烬如霜〕我们之间是清白的第7章在线阅读

    今天是宰相萧文豪六十大寿之日。萧文豪是兰陵萧氏族人。兰陵萧氏最近百年人才辈出,已经连续出了五位宰相,清名远播,已经隐隐可以和天琅四大家族抗衡了。如今依然还有族人担任要职,萧文豪任宰相,其弟任户部尚书。如此重要的人物大寿,叶修竹当然要带叶云轩参加了。萧府位于凤池坊的中心地带。要知道天琅王朝只有四品以上

  • 住在乌托邦的那些人第七章在线阅读

    一晃又是两个月过去了,眼看着就到了年根底下,一直拿生病当借口拒不见人的杏贞也不得不活动起来。当然,她活动起来也有她自己的原因,那就是:经过两个月的洗脑□□以及技能传授,怀兴和高义终于要试上岗了!至于是什么岗位嘛,就是杏贞之前筹划的特色小吃坊。要问杏贞对几个丫鬟小厮□□了什么,那也算是说来话长的。首先

  • 队友又在咬人怎么办[电竞] [参赛作品]week 0

    大家好,我是日本一名普通的中学生,名字是黑子哲也,目前入读于帝光中学,参加的社团是篮球部。同期的篮球部正式部员都是一群个性鲜明的天才,在他们的对比下,天赋平平的我是一个不起眼,很容易被忽视的存在。对此我很满意。唯一不普通的地方,大概就是这个吧。由于某种不明原因,我每周一的早晨醒来都会发现自己变成了不

  • 市井之徒在线阅读第1节

    半晚时分,夕阳徐徐而落,晚霞映红了S市的半边天空。“傻狗,我回来啦!”叶飞拍开出租屋的破木门,笑着喊道。紧接着,屋内一团黑影兴奋地扑了过来:“汪!汪!”这是一条纯黑色的大狼狗,一年多前的大雪天被叶飞从垃圾桶旁边给捡了回来。养到现在看起来比瘦弱的叶飞还要壮实多了。大狼狗兴奋的围着叶飞团团转,一个劲的朝

  • 单身同居者之修士除妖

    月华如水,时光似驹,不知不觉间便悄然淡去。金乌东出,天际泛蓝,大地开始回暖。沉浸修炼的萧青鱼似也被那刚出的日头烫了一下,浑身冒烟,一震之下便彻底清醒过来,尾儿急急一甩便扎向湖底。“这就是修炼么?!”此际,兴奋。原本,萧青鱼以为吸食月华就如用嘴吃饭一般,可哪里知道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月华乃月光精华,月

  • 玄幻:开局连接洪荒圣人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二章风此时天以晴空万里。回到清风镇,刚刚走到家族门口时,就遇见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当他们看见凌风,不屑的撇了一眼,高傲的道:“呦!咱们族里的大废物来啦!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下雨天,没有功力就跑出去,不怕被雷劈死啊。哈哈!”跟随的几人也哈哈大笑起来。凌风在一旁默不做声,任由他们越说越过分。风影眉头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