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疯狂余生第八章

作者:举杯邀明月 来源:飞卢小说网

哗啦哗啦的撩拨着脚下凉丝丝的海水,揉了揉耳朵,那声谢谢仿佛还在耳边一遍遍的回响着。啊呀……想再我特别想那个嘤嘤嘤的系统君。

说实在的,三辈子了,我还真不知道什么叫谈恋爱。

一世忙着生存,二世忙着练剑,三世忙着崩溃。

也不怪系统君嘤嘤嘤了,就我师傅那样子也不像个能正经谈恋爱的主,娶了个夫人生了儿子,后来为了剑道直接断情绝爱了!结果夫人早就抱着儿子走了。

……吖!怎么看师傅都像个渣……

呸!我啥也没说,师傅你就当没听见啊!陆大叔那个见一个爱一个,他丫的比谁都渣!花哥哥……温柔是温柔了,我完全想象不到他跟哪个姑娘结婚生子的样子!

然后就是不正经战国那些什么盖聂师兄,混蛋小庄子……之流的。哪个也不像是把情爱放在头一位的人。

所以说啊,系统君你还是选错了世界呀!

系统君:嘤嘤嘤!

我也不懂,但是,身为继承了师傅一切的女人的我,知道什么叫做诚。诚于心,诚于剑。刚才那不正常的心跳,我想我是动心了。

该怎么办?其实办法挺简单的。才十二岁的我,无论实力还是其他,都不会被重视,哪怕是感情。如果对他说出喜欢这两个字,等来的回答恐怕就是一个按头加上一句,你还小呢。

所以,什么都不说是最好的办法。

等我长大吧。等我的实力与他对等甚至更强的时候,等我能够为了自己的感情话语承担责任的时候,我才能没有负担,理直气壮的说出口。

想通了,气也顺了。

盘膝坐好,就这样打坐直到天明。

天亮之后,依旧一碗苦药让卡卡西灌下去,休息了一夜,已经有了力气的卡卡西吃了早饭。对我们三个小菜鸟说出再不斩还没有死的结论。那个带走他的少年恐怕是一伙的。

我就说哪里奇怪么,带走一个尸体用得着那么小心翼翼的么?

不过虽然还没有死,但也好不到哪去,没个一个星期是起不来床瞎蹦哒的。我们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所以他要给我们特训。

卡卡西拄着拐一副伤残人士的样子带我们到树林里。他要我们爬树。当然不是正常的爬树,而是利用查克拉附着在脚底,一步一步,像在平地上走路一般的从树干走了上去。

这是精准控制查克拉修炼的方法。他示范完毕,示意我们试试。鸣人第一个去了,结果摔得抱着脑袋满地打滚。佐助少爷比他好点,至少人家姿势很帅气的后空翻落地了。

我?

我已经到树顶坐着了。毕竟修习医疗忍术,精准控制查克拉可是基础中的基础,这些都练不好,会被母上大人被喷死的好么。

“哎呀呀,看起来离火影最近的是小樱吗,鸣人就不说了,身为宇智波也被小樱超越了呢。”卡卡西在那作死的火上浇油。

气的俩小伙子双眼冒火。

“哼,当然是小樱离火影最近了,毕竟她可是把大名鼎鼎的拷贝忍者卡卡西都公主抱的女人呢。”

——佐助难得说这么长的一句话。

“公……公主抱?!!”感觉卡卡西像是被人卡住了脖子。

“佐助,我一点都不想回想当时的画面。”鸣人面色有些扭曲的捂脸“我还没被小樱抱过呢!卡卡西老师好过分!”

佐助一扭脸,大白痴!

卡卡西?卡卡西已经快要升天了……

“小樱,可以给老师好好解释一下吗?”微笑

我看着卡卡西那牙疼的笑脸,从树上蹦下来,走过去,弯腰捞起……

“嗯,就是这样把你带回达兹纳老爷子家的,还要我解释么?”我面色颇为正直的低头看着我怀里面色发青的卡卡西。

噗噗……

佐助和鸣人抱着肚子笑成了一团,站都站不住。这个时候的鸣人一点都没有嫉妒的意思,反而笑的快要痉挛了。

“哈哈,哈,感觉好好笑的说,卡卡西老师好逊的说。”佐助一手捂脸,肩膀抖不成样子。

而一脸正直的我,被回过神来的卡卡西,按着那袋使劲的揉,听声音那么的咬牙切齿“那老师还真是谢谢你了。”

“不客气。”下次有机会再多抱几次=v=

卡卡西估计是看着我戳在那闹心,打发我去保护达兹纳老爷子修桥去了。

这个国家啊,真的是很贫穷,大街上的行人神色麻木,眼中没有一点对未来生活的希望。到处都是衣衫褴褛的孩子,就连铺子里的菜都是蔫嗒嗒的,跟这里的人一样。

达兹纳老爷子说这就是他们的国家。被那个黑心的商人卡多控制下,越来越贫穷,国民越来越麻木的波之国。他的女婿就是在反抗卡多的时候被杀害的,所以他的孙子才变的尖锐,总是说着反抗会死的话。

所以,他才想把这座大桥修完。我看着达兹纳老爷子那悲伤却又有着一丝希望的双目,我想,他大概也是不想让亲人白白死去吧,总要有人站出来反抗,英雄,也谓之抛却生死之人。

在破旧,这里也是生养他的故乡。

“老爷子,卡多……很有钱?”

“是啊,控制着波之国的航线,财富不能想象。”

哎嘿嘿,貌似我想要的重剑有希望了。微笑。

晚饭过后,卡卡西就回屋了,我觉得他是在躲我。行吧,我煮好了药拜托津奈美小姐给他送过去,我就不去他那让他闹心了。鸣人被达兹纳老爷子的小孙子伊纳里给左一句你会死,右一句你们不会成功的给惹恼了。吼了小孩子几句,跑了出去,大概是爬树去了吧。

我抬头看看天色,抄起剑背在身上也走了。按照白天跟混混打听到的方向,快速的跳跃疾驰。忽然咔哒一声轻响,我的剑已经挥了出去,剑气扫过,一节伸出来的树干被爆成了渣。随后一道黑影落下。从树后的黑影中慢慢的走出。

“我说,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跟着我干什么?”

“哼,这话该我问你才对。”宇智波佐助抬头看了眼被我爆掉的树枝,脸色忽明忽暗“跟我打一场。”

“不要”我刚要扭头离开,忽然想到一件事啊。“跟你打可以,不过你得先帮个忙。”

宇智波佐助“……你的忙就是先把卡多宰了?”

“我要的是钱,又不是他的命。”我随手丢开被敲昏的蹩脚武士,悄无声息的快速向卡多所在的地方移动。估计是我死要钱的话让少爷一时间没法接话。好半天才问我“你很缺钱?”

“恩,我五行缺钱。”

少爷不理我了,估计他这个时候跟鹿丸一样,都觉得我有病。

其实卡多住的地方很好找,但好找归好找,哪个有钱人不怕死的,里三层外三层的人护着,估计要不是再不斩还在挺尸,也得在这站岗吧。唔,以再不斩的级别应该是贴身保护那类的。

“动静太大的话会很麻烦。”少爷看看这层层叠叠的人嘴角也抽了抽。

没有一个忍者,都是些不入流的武士罢了,虽然人多了点,但对于忍者来说他们也太不够看了。我拍拍少爷的肩膀“看你的了。”

少爷面色不虞的瞪了我一眼,一个幻术过去,啪嗒啪嗒的都躺了。

之后的打劫就超顺利的,反正只是求财,又不害命,当然我们俩也没傻的用本来的面孔,变成两个五大三粗的面目凶恶的糙汉子形象。把卡多现有的钱全部都搜刮走了。

等我们俩快到达兹纳老爷子家的树林,我丢给他一个封印卷轴“分赃啦。”

“哼。”少爷哼了一声,反手接过。“什么时候跟我打?”

“早就想问你了,为什么要跟我打?”

“……”

“好吧,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我还没想好理由呢,你就知道了?宇智波佐助觉得想要跟这个女人打一架是个错误的决定。

我也不想刨根问底的知道他为啥那么想跟我打了“回村以后找个时间跟你打,行吧。”我把封印着好多钱的卷轴塞进刃具包里,一边慢慢往达兹纳老头家溜达一边跟少爷闲聊。

讲真啊,少爷绝对不是一个很好的聊天对象,你说十句他能回你一句就不错了。“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一路上我快把我这辈子的话都说完了,也没跟佐助讲别的,就是大概的把我上辈子在韩国那会韩国争权夺利的那些跟他说了一遍。讲完了,也看见达兹纳老爷子的家了。

“嗯,估计是有钱心情好,话说的有点多。”我这么总结了一句。

“喂……樱。”

“嗯?”我回头看向佐助少爷。在这样的夜色中,月光不算明亮,佐助微微低着头,我看不清他的神色,但是我能看见他那张淡色紧抿的唇角。

好半天他才慢声说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说什么呢?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跟佐助少爷说这些,要说同情的话,那是扯淡,身为那么骄傲的一族的宇智波最厌恶的估计就是这种不值钱的同情,那我今天脑子进水跟他说这些是为了什么啊?

啊啊,抬头望天“大概,是想说,在想要跟人平等对话的话,首先就是实力对等……吧。”转身双手背在身后“晚安,佐助君。”

顶着月色踏进达兹纳老爷子的家门口,在我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好像听到了谢谢……嘛,劫富济贫什么的,感觉真不错哟~

兜里有钱,心里踏实多了。我继续跟着达兹纳老爷子在桥上晃悠,眼见着大桥修了大半,断断续续的迫于卡多的压力走了好多人,最后只剩下达兹纳老爷子一个人了,但是他还在兢兢业业的修着。

从某方面来说,老爷子也是个英雄呢。

佐助少爷跟鸣人终于在某天的晚上成功的爬上了树顶,他们俩一身脏兮兮,鸣人被佐助搀着,脸上笑容灿烂,连带着少爷的嘴角都微微的翘起。

揉了把脸,呀嘞呀嘞,鸣人这家伙的笑容真是有毒,看着他笑我也绷不住的想笑。不行,绝对不行,我一定要保住我们家师传的冰块脸!

鸣人估计是累的够呛,睡的不省人事了,我特么的又失眠了!想睡个好觉怎么就那么难啊混蛋!从兜里掏出一片树叶,放在嘴边,呜呜咽咽的吹着,旋律不复杂,是很遥远记忆中的虫儿飞。

当初在鬼谷没事的时候就为了吹这个都快把鬼谷老头给折磨崩溃了,谁让我坐在他屋顶上吹呢,当我终于可以顺利的吹出来的时候,被鬼谷老头痛快的指导了好长时间,你说这老头是不是有病,他当初为啥不一开始就把我从他的屋顶赶走啊!臭老头!

“小姑娘不睡觉的话会长不高哦。”

得,鸡皮疙瘩又开始蹦跶了,妈的,都快条件反射了,揉揉被那还带着点醒后沙哑的慵懒语调酥的一塌糊涂的耳朵,使劲的吐了口气。

“别叫我小姑娘,我已经长大了!”

“嘛~十二岁,还小呢。”卡卡西声音里带着笑意。

……泄气的垂头,是啊,才十二岁啊,什么时候可以到十八岁啊!到了十八岁我……侧头瞟了眼窗户边上支棱着沾染了月色的银白头发,卡卡西,你给我等着!

“不过……刚才的曲子很好听。有名字么?”

“……虫儿飞。”

“唔,也是很美的名字呢。”

“嗯,今天月色很美啊,我觉得跟这首曲子很配。”我说的是实话哦,坐在海边赏着月亮,听着潺潺流水,加上一首清新小调,多配啊。我觉得我的品位很不错呢!

“小樱”

“嗯?”

“以后,不要随便对人说今天月色很美哦。”

“为什么?”我扭过头去,对上神色慵懒依靠着窗户的卡卡西有些困倦的脸,这么普通的话有啥不能说的!

“嘛,该怎么解释呢……嗯,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哦。”一双弯月笑颜。在月光下尤为……诱人。

我没出息的被美色迷惑了,迷迷糊糊的胡乱点了点头,这样我在廊边,他靠着窗户,直到黑暗渐渐退去,月落日升。

看着天际微微冒出头的暖色太阳,等任务回去再去图书馆翻一遍书吧,主要是语言艺术类的。

延伸阅读

燕山庄园葡萄酒加盟  http://www.jiadianjiameng.com/d32.shtml

绿子加盟  http://www.jiadianjiameng.com/d3z.shtml

董老太泡泡鸡加盟  http://www.jiadianjiameng.com/d3c.shtml

香贝儿加盟  http://www.jiadianjiameng.com/d3q.shtml

忆莲蛋挞加盟  http://www.jiadianjiameng.com/d3m.shtml

youzhi共享纸巾机加盟  http://www.jiadianjiameng.com/d38.shtml

致尚门窗加盟  http://www.jiadianjiameng.com/d3w.shtml

极乐炼肉烧加盟  http://www.jiadianjiameng.com/d3k.shtml

芋观园加盟  http://www.jiadianjiameng.com/d3y.shtml

润洲环保加盟  http://www.jiadianjiameng.com/d3x.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体坛:我妈姓张,嚣张的张在线阅读第5章

    “风爷爷!”左千灵屁颠屁颠道:“今儿,我可是逮到一只兔子啊,有口福了!”“没大没小的!”风清扬嗔怒道:“师傅都不叫!”“那是爷爷大呢,还是父亲大呢?”“瞧你这伶牙俐齿的!哈哈哈!”风清扬大笑道:“那就爷爷吧!对了千灵啊,你父母亲呢?”“呃”左千灵一听,泪水在眼里直打转,待风清扬到身前便抱着他嚎嚎大哭

  • 沙海同人之十年一梦在线阅读第3节

    结婚的过程比想象当中要顺利,两个多小时之后,结婚证已经被妥妥贴贴地放到了印裴的包里。这两个多小时里,印裴一丝也没有笑,哪怕在宣誓的环节,她也没有笑。还是于睿辰看不下去,伸手轻轻捏了下她的胳膊,她才后知后觉地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直到那一刻,她才猛然间惊醒,她不了解Joyce,不知道他的中文名字,

  • 恶魔别逃之第二章

    “哟,你的诊疗这么快就结束了,要不要来杯咖啡?”贺秦看到从楼上匆忙跑下来的蔚蓝,带着微笑说道。“谢谢,我还有事儿,先走了。”她回答。贺秦低下头噘着嘴,“这姑娘每次都走得这么急。”出了大门,蔚蓝抬头看了一眼太阳,虽然已经是下午四点,但是夏日的阳光依旧刺眼,她撑开阳伞,继续向前走着,迎面吹来的风掀起了她

  • 三国之山贼当道之第一章

    “小姐您为何如此想不开,世间男子千千万,何必为了那韩家负心郎这样糟蹋自己……”这位身着绿色比甲的丫鬟一边说一边默默抹着眼泪。林白芷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半响才适应身体的疼痛,接受这具身体记忆,好巧不巧,她穿越了,还穿到和自己同名人的身上。只是这具身体状况不大好,名声也不好。丫鬟还在碎碎念,林白芷头晕目眩

  • 宝贝语音吗之合作

    第九章:合作周元凯在结束辩论赛之后独自一个回到了教室,因为都在参加校园祭,所以教室里面空无一人。翻开属性面板继续研究起来。他发现在经验值的后面出现了一个+号,而在成就【恶魔低语】的后面也有一个加号。看来这个剩余经验值是一个可以分配的经验值,距离【恶魔低语】升一级,经验还差99,就算加了这50也没有任

  • 兰舟渡[bg男生子]在线阅读3五年后,回国

    五年后,一个豪华宾馆的卧室里:“喂,廷皓,好好好,明天我就回国了,还请你收留啊。”白天羽说着,怀中的美女忽然抱着白天羽的手紧了紧。很显然,这个女人是尹秀。对于尹秀这种女孩,白天羽真的算是比较了解的。先是假装不经意间知道她的一个小秘密(尹秀是平足),然后找个机会煽动学员聚会,在不经意间喝醉酒。那年,他

  • 崩坏:我是只崩坏兽在线阅读侥幸逃生

    从树林跑出来,小鲨一刻不停地跑回了酒坊,发现哥几个仍然围着一桶酒在消磨时间,走过去拿了个杯子,给自己接了一杯酒,狠狠地喝了几口。大家看到小鲨回来了,马上围了上去:“怎么样?怎么样?说定了吗?”大家很着急地问。小鲨把就咽下去,点点头:“是的,已经说定了!阿树大叔答应一定想办法找到阿湖,而且他还告诉我们

  • 复婚第10章在线阅读

    居梦青已经三十出头了,之前在电视剧出演了好几部火爆的电视剧,还获得了不少电视剧的主流奖项。可是人家要转型也不是这么来的吧,按照之前的流量明星这么一套来也是行不通的。现在虽然说还是流量为主的**圈,但是有很多不火的实力派演员,真正有演技的演员开始在观众眼里出现,也是有不少的热度。还有女明星年纪大了,都

  • 城市计划第七章

    第7章: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烟花三月下扬州。三年后的裴矩已经十八了,他的师尊慕清流早已冥冥无踪,许是和邪帝向雨田一般已经破碎虚空了。裴矩回了裴家一趟,在裴家让难得归家的二伯父裴诹之为他提前举行了冠礼,为他取字弘大,正式束冠成年了。此后在江湖上他将以花间派传人石之轩的身份行走,对外年龄也比实际年龄大上

  • 最牛时空商人第4章在线阅读

    叶景枫拿出手机直接给他老爹打了个电话,没过一会便接通了,“喂?儿子,你小子行啊,不愧是我叶南斋的儿子,竟然玩得这么大,老爸支持你。”叶景枫被他说的满头雾水,还没等说话。他老爹在那边直接说道,“哈哈,我看到咱们国内的新闻了。你不是说要成为黑科技教父么?给老爹打电话是要我帮你找人吗?没问题,你直接说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