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列表
都市言情
  • 陆旭铮迷迷糊糊的转醒过来,他勉强睁开眼,月色高照。周围都是高耸的芦苇杆,怎么会有那么高的芦苇?心理迷糊到。而且感觉身体怪怪的,也说不清哪里怪,就是感觉全身没力。挣扎着想要坐起身,但却感觉自己的手脚无处使力,勉强伸出手瞅了一眼,肥肥的,短短的,嗯,没错,肥肥的,短短的,肥…………陆旭铮这下惊到不知道哪
  • 国王陛下对牛弹琴般的示爱不仅没被正主听懂,也没有流传到直播间的若干观众耳里,因为那天慕昭起床太懵逼,忘了开播。但是之后国王的举动,就让观众们嗅出了些许不正常了。比如说,早上慕昭起床,一推开窗,居然看见满树枝头繁花旖旎,姿态妖娆,色彩缤纷。明明此时已经快要入秋,但是这一院桃花,开得正当时。国王陛下悄悄
  • “该死!谁叫你硬要逞强?”璃君逸气愤地怒吼道,但却早已跨步向前环抱住她寒冷的身子。“皇兄,小柒好冷……”璃柒夜从小身子畏寒,如今更冷的牙齿都在打颤了。一双小手紧紧地拉住璃君逸的袖子,委屈的小脸埋得更低了,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直看得璃君逸心猛地疼了。再有什么天大的事情也始终比不上她的身子,璃君逸不再言语
  • “是怎么回事?你那桂花酥哪来的?”萧执问道。萧霁就知道萧执最信任她(其实不是,是她脸皮最厚),第一个就把她叫进来问事情经过,不愧是亲爹!“桂花酥是康阳姐姐带进来的。我前阵子不是糊涂了,得罪了许多人,便想着送些给娘娘们,聊表歉意。谁知还吃出毛病来了。现在宫里人人都说我歹毒,毒害庶母,天大一口锅扔下来,
  • 四人边走边聊,至夜方散。因为洛宇晚上仍然需要在培养槽里泡一泡,吉娜扶着洛宇,进入神巢,带他到培养槽边,便准备帮他脱衣服。洛宇此时自然不肯,极力推拒。定要自己来脱。吉娜见他坚持,只好转身离去。洛宇此时虽然行动仍然有些僵硬,但是做这点小事还是可以的。他脱的光溜溜的,爬入培养槽,缓缓躺下。培养槽自动开始注
  • 君沂到了太虚宗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片狼藉,周围都是一片法术过后的狼藉,宫殿坍塌,竹林碎裂。君沂有些慌张,瞬间平移到大殿。果然有人来过了,中间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眉目如画,烈焰红唇,美目如流波,如同星光般璀璨,下颔优雅迷人。唇角是似笑非笑,扬起的弧度是神秘高贵,一身红衣如火,整个人美艳如同蔷薇。她的手
  • “再玩**看我不抽你!”这是阿汤他爸的声音,脚上踩着一双人字拖,一身酒气。食指和无名指是还夹着一根香烟。鼻子上冒着缕缕青烟。阿汤无趣的看着这个讨厌的爸爸,继续玩自己的**。因为只有在**中能感受到一种超脱,那种环境是现实世界给不了的。阿汤的妈妈因为这个吸烟酗酒的爸离他而去了。后来嫁了个有钱人,过上了
  • 一处豪华别墅的花园里,一只白色的萨摩耶犬正欢快的追着皮球玩耍着。从房屋内突然跑出一名围着围裙的家政妇向那只漂亮的萨摩耶喊道:“星星!过来星星!一会宣丽小姐回来看见你这样会挨骂的,快过来。”小萨摩一蹦一跳的跟着妇女离开了花园。有道光一闪一闪,在它脖颈处系着一个皮项圈,项圈正面吊着一个小小的铁片,上面刻
  • “没关系,莉莉,我知道你要照顾妹妹。我没怪你。”将电话设置成免提,莎拉盘腿坐在地上,正跟大黄蜂玩着抽鬼牌。“我真的很抱歉,莎拉,但是杰里实在是太可爱了……你不知道,她的脸颊软哒哒地,超级可爱!”“听起来真不错。”她的手指高高举起,在大黄蜂握着的最后两张牌上方游移,眼睛紧盯着他的反应。电话那边,炫耀妹
  • 此刻……段正淳和余小萌正面临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分歧。事情要从两刻钟之前说起。当时余小萌刚洗完脸,段正淳就清醒了过来,随后本着两人罕见的少数默契,顺利地接手完成了小解、甩干,提裤、系裤带等一系列略微不那么光明正大的日常动作,刚在水盆里涮了涮手,两人正在为饭前便后要不要用胰子净手一事吵得天翻地覆,门外忽然
  • 浣儿在下面说着“楚哥哥小心些,”楚然回过头来:“浣儿妹妹不要担心,我小心着呢”楚然爬到了顶端,小心的在墙的缝隙中将这只雀儿捧出来,小心翼翼的下了梯子,浣儿跑去灶屋里拿了采集桑叶的筐子,将雀儿放下,将筐子倒扣了过来,又去找了些小米和水,放在筐里。楚然和浣儿相视而笑。不一会儿,就听着鸟儿在叫,楚然在往空
  • 傅雪确实把这件事给忘的一干二净。那天晚上回去以后寝室陷入了饼干大战。潮湿的雨气黏糊在身上,她也很快就去洗了澡。再出来,洗衣服,做笔记,忙得不亦乐乎。第二天也有功课要预习,英语专业要求向来十分严格,每天的听说读写都是必不可少的。一旦落下,很难重新掌握好语感,更别提她自己定下的那个目标,需要非常多的付出
  • 登顶山峰之人,方知群山环卫如众星拱月,眼界自然而然便高了。不过若因此自缚,可就要败给“一山更有一山高”这句老话了。斗笠男子嘴角不知不觉间勾起,含糊不清道:“小伙子,哪的人?底子不错嘛!”正扶着斗笠男子的陈玄都有些诧异,原来这斗笠男子还是个高手?还是他在说胡话?那个汉子见两人都没有重视他的意思,而且还
  • “太太,这么晚了,您这是要去哪?”“我有重要的事情,现在要出去一趟!”时唯夏连忙回道,就算她的想法不一定能成功,但她也要去试一试!“太太,先生命令没有他的允许,您不能离开这里。”保镖拦着时唯夏,思考没有要让她离开的意思。一听保镖的话,时唯夏心里有些懊恼,正想转身去找龙廷夜,身后便响起了男人沉稳的嗓音
  • 都会把它放在窗边给它晒太阳浇水,他来这里亦是如此,用着相同的方法养着这株植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株植物慢慢的却开始枯萎了。当然连带着不止是这些,就连世界上的所有植物都渐渐的开始有了变化,四季常青的常青树叶子都开始黄了,植物渐渐的开始枯萎减少,动物也逐渐开始死亡,空气中渐渐弥漫起一股死亡的气息,就像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