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列表
穿越小说
  • 叶玄穿越了,当他醒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名叫“永恒大世界”的世界,同时还绑定了一个【宇宙最强直播之穿越诸天万界打遍天下无敌手系统】。系统名字虽然二逼,但能力还是杠杠的,可以通过直播收集观众的【念力值】,作为叶玄的后备能量。简单的说,就是只要拥有足够的【念力值】,叶玄就永远不用担心能量枯竭,
  • 天启大陆,这里是人类与各形各色生灵共存地,也是机缘与危险并存之地。无数江湖人士在这片土地上因为一颗丹药,一个秘宝,一次传承而修为大涨,战斗力大增,生命更长久,也为了这些充满诱惑的机缘而大打出手,甚至不顾同门之义,不顾亲友之情。想要在这片土地上活下去,需要的是实力,需要的是碾压对手的战斗力,而想要超强
  • ?:正义……是什么?阳军:强大即是正义。?:强大……是什么?阳军:……?:为什么不回答?阳军:抱歉,我把正义和公平的意义……搞错了。?:有趣,那么正义是什么?阳军: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有趣的回答……我有个**你要玩吗?阳军:什么**??:**……开始了……屏幕一阵闪烁后,阳军的笔记本电脑……冒
  • 好不容易收了粥摊子。诗阳风风火火的回了自己的府邸。盘算着去算算自己的阳寿。这刚跨过门槛就望见盛阳殿殿门前跪着两列丫鬟家丁。这阵仗,也就只有他皇兄了。于是乐呵呵的跑过去。一进去就看见两个人。一个在正位上喝茶,另一个瘫在一旁的椅子上。于是喊了一句,“皇兄,柳丞相,怎么有空来我这儿啊?”诗霖自然是不会理会
  • “雪儿,你怎么不把框架眼镜取下来,戴一副隐形眼镜来参加舞会?我觉得你不戴眼镜的样子很漂亮。”薛琳娜笑着挽着米晓雪走进了舞会大厅,米晓雪看见舞会里同学们的脸上都挂着笑容,自己也很开心。米晓雪笑着说道:“我喜欢戴框架眼镜,很自在啊!一个人漂不漂亮是要看她的内心,如果只是单纯从长相来下结论,岂不是太肤浅了
  • 我叫濯涟。出淤泥而不染的濯,濯清涟而不染的涟。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活两次的机会。反正我有。当初从楼上摔下来的时候,我当真是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香蕉皮就让我魂断天涯……然后,来到了眼下这个世界。穿越的第一天我在一对夫妇的怀里瑟瑟发抖,生怕被认出来不是原主被当做什么鬼怪烧了。好在抱着我的女人没有注意到我的异常
  • 太湖上的雨,来的快,去的急。天边乌云散去,久违的月光扒开厚厚的云层,铺洒而下。岛上,茂密的丛林之中,一人影一晃而过,快的惊人,细细看下,不是老江是谁。他翻遍整个小岛,也未找到木婉清师徒二人,暗衬:“她们出了岛?”心有此念,到了港湾处,见得原停靠在此处的船只都没了踪迹,更是肯定心中猜测,不禁暗悔!这一
  • 虞紫鸢是七天后才回到云梦,船一靠岸,便有人通报给了江枫眠。江枫眠将校场的监督任务交给阿离后,便匆忙起身向大门走去。一群少年看着宗主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才终于松了一口气。自从虞夫人走后,宗主不知道着了什么魔,天天把他们往死里练,比虞夫人还狠,似乎要把和虞夫人吵架的怒气都发泄到他们身上,他们真是有种躺枪
  • 这姬无夜是真的有钱,给属下盖的屋子都这么好,这池塘里的鱼看起来也很名贵呢。这样想着,素尘在仓库里找来了一把鱼叉。离着湖边三四米的地方站了一圈百鸟的杀手,还有医药部的医师。“咱们要不要和素尘说一下,这鱼...”“可能白凤应允了,咱们还是别多事了。”之前的流亡生活让素尘成了一个**高手,不一会儿,刚才还
  • “大赚!”沉浸在属性面板中的楚青武依旧有些难以置信,但是眉间的喜悦却是隐藏不了的。光明的传播者,这几乎就是一个称号,并没有什么附加的属性,但是楚青武自己知道这个称号究竟有多么恐怖。要知道,这个世界目前是以神圣帝国的领地最大,实力最强,而所有玩家的起始活动范围就是在神圣帝国内,对于神圣帝国的人们而言,
  • “不对,你这招式徒有其形,真到了真刀真枪拼命的时候,你这功夫只能被人踩在地上踏过去。那你教我几招。染尘回答道小子,在这里等我呢?可不,既然你让我吃了两次苦头,还这么挖苦我,我不从你这捞点好处,对的起我这一身委屈吗?还有啊,你存在的秘密我也一直给你保守着呢。。好好。。。说不过你。你过来。说着,蒙面人便
  • 再次醒来是在医院,天花板都是白莹莹的一片,亮的十分刺眼。温柔的白衣天使问我哪里还有不舒服,我很羞涩的摇头。因为我确实完全没有感觉了。天堂的医院很厉害,我被治好了,连眼眶里都装上了义眼,十分逼真,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听说治好我的是个很厉害的大人,但是因为我的听力还是很模糊,听不清发音。直到我表示要亲
  • 呼、呼、呼、呼。这是他们在奔跑后的喘息的声音。诗人一脸后怕的东张西望,一边颤抖地说道:“那些熊已经没有了吧?”“我们已经甩掉那些熊了。”与他在一起的是运营师。那位运营师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同样打量着四周,眼中带着几分冷意。诗人对此毫无察觉,嗤笑了一声说道:“果然,我的才华在学院之中是上等人!”“是啊
  • 陈泽风很好奇到底是谁雇佣他给于西当保护人的。一般情况下,本人雇佣保护人的情况并不罕见,但于西却说他没有雇佣过保护人。作为保护人,守则之一是如非工作需要,不得过多打听雇佣人和被保护人的信息,所以陈泽风尽管好奇,也没太纠结此次任务雇主的身份。于西这厮并不十分讨人喜欢,三句不离他养的鸡鸭鱼。不过比起上次沙
  • 旗峰冒险团的聚集地在夏城西边的一个小酒楼中。当叶开、姬尤梁到达房间的时候,里边坐着七个人。叶开一眼看过去,这七个人年纪都不大,和姬尤梁差不多,均是十七十八岁的样子。“小姬,忽悠到人啦?”声音是从窗台边传过来的,一个身着蓝色武士服、披着秀发的女孩嘲笑着说道。“于欣,不要乱说话。”姬尤梁心里一紧,怒视了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