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列表
仙侠小说
  • 尘封的记忆,仿佛撕开了野兽的囚牢,我猛地张开大嘴,直接就往罗筱的嘴上亲去。那个我以前可望而不可即,暗恋了整整三年的班花罗筱,终于是被我给亲到了!你不是说宁愿被狗,都不看我一眼吗,那我现在偏偏就亲你了!她的眼泪流出,紧紧的闭着眼睛,还真是看都不看我一眼,这让我心底又滋生出一丝新的怨恨。正在这个时候,黄
  • 弄清楚一切后,周盈就按照玉简记载的方法,将小红带了进来,在周盈的意识里,绿意有一半是属于小红的,毕竟珠子是属于小红的,哪怕之前小红没有开启这个空间,但它确实算是这里的半个主人。刚刚开始,小红还充满兴趣的到处探险,当发现这里连一棵树都没有,让喜欢爬树的小红为此闷闷不乐,于是周盈心念一动,又把小红的窝给
  • 洛周周刚回答完就后悔了,他觉得很羞愧。族里所有吸血鬼共同要守护的秘密,在还没有经过残酷的拷问,甚至都没威胁用火把烧死他的情况下,仅仅一把枪,一句话,他就全招了。我不配做一名吸血鬼。洛周周越想越后悔,既绝望又无地自容,忍不住哭了起来。先是只流泪,逐渐无法控制地发出气音。成串的眼泪往下淌,挂在摇摇欲坠的
  • 沈浪失魂落魄的回到崖低小屋,一路上想着飞飞的伤,想着和白静的约定,他不得不做出选择了。“飞飞,你我终究是有缘无份。”想到自己御与飞飞即将分开,顿时悲痛不已,但是,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救得了飞飞。走进小木屋,沈浪便感到不对。有人。王怜花的声音顿时传了过来。听到王怜花说的,沈浪也没放在心上,只以为王兄在
  • 黑色的夜晚总是掩饰的最好时候,南宫琉璃很庆幸那天离开皇宫的时候自己终是不放心的返回了这里,所以现在才能够朝着那个关押着母亲的地方而去。母亲,想到那个已经渐渐苍老的容颜,心便着急无比。母亲,等着我,等着琉璃来救你,带你离开,从此,我们快乐平静的生活。躲过了一批又一批的侍卫,来到那个关押母亲的房间,心情
  • 我对强子说“兄弟我们遇到**烦了,这是金陵蟾蜍,喜欢在岩石缝里群居,阴暗潮湿的地方是它们的最爱,牙齿有剧毒,若是被它咬一口,不及时得到救治的话,会全身溃烂而死,原来小胡子用自己的鲜血往岩石缝里滴,是为了把它们引诱出来,借刀杀人,现在我们要抓紧跳入地下河,游出去”。我和强子跳入地下河后拼命的往井边游去
  • “小子,你知道我们星瞳天眼的规矩吗?”“知道!”“哦?呵,人不大,知道的倒是不少,说来听听。”“拿人索魂,以血抵命;追本穷源,稀物尽奉。”洪亮的声音奶声奶气,掷地有声。“呵呵,人是小,却是个小鬼。那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又或者你能对我奉上什么样的宝物?”一个七岁的男孩,双手握着,不,是拖着一把三尺三寸
  • 那天我和基友在网吧打着黄金的局,我打的辅助。正觉得有点无聊,还不如看着网吧内的美女有趣。我还是先不扯远了,先看看我的这个钩子。对面好运姐居然敢补这个炮车,那我只能说你走远了,我背对着你不是对你走位的认可,而是在等我技能CD,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还敢当我下路痴汉的面补兵?我一发龙抓手直取反身逃跑的
  • “等等,季先生,我愿意拿出一节鸿史石碑出来交换。”杜卡奥很快追了上去,连忙许下自己的条件。“还挺懂规矩的吗,破译了的吗?破译了的我不要,还有,一节不够,两节!这是我的底线,还是看在当年我们合作过的份上,要不然,我不会理会这种sss级别的任务。“季兴露出一副意外之色,随后又敲起了竹杠。杜卡奥明显松了口
  • 莫久儿也不管此刻出神的小竹对着门口的小二潇洒的道“小二结账,一共多少钱?”只见小二不知从哪里摸出的算盘噼里啪啦打的非常快过不了一会儿道“水晶肴蹄二十两碎银、麻婆豆腐十五两碎银、西湖醋鱼三十四两碎银八枚、飞龙汤二十五两碎银一枚、无为熏鸭四十三两碎银六枚、东坡肉四十五两碎银二枚、腊味合蒸二十三两碎银一枚
  • “哈嚏……是哪个老不死的在说我?”正在耐心指导雷龙的老头,突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老头,你算起来都一百多岁的人了,还有谁在想你呢?又还有谁能想你呢,怕是只有你一个鬼还没死透吧?”雷龙也捉住个好机会,也能玩弄一下老头,解解心头之气。“你小子真是井底之蛙,我算什么,我师父最少一千岁了都还活着?”“你这
  • 想到方小翠,方艺晨用手扶住了脑袋,老天爷总是那么不让人尽善尽美,不过想到自己手里那五十多块钱她又安了点心,以现在的物价,咋说应该也能支撑一段时间吧。如果这辈子和上辈子出入不大的话,只要在坚持两三年,她就有机会想办法自己赚钱了。方艺晨低头看了看自己现在的五短身材,叹了口气,现在还是把重点放到怎么改善自
  • “余哥,难得您亲自领人过来,请上座请上座。”余万年进门的时候,高级会所VIP包间内坐着的人都站了起来,他们只不过是一档小网剧的导演策划之类,能请来余万年捧场已是万幸。余万年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并不谦词,跟这个不出名的小导演握了下手后,直接坐上了主位。小导演点头哈腰地沏了杯茶,眼睛往门口瞟了瞟,讨好
  • 王府的院子里,顾乐笙坐在树下仰头看着天空,微风拂过,吹动树上的枯叶,偶尔有树叶落了下来,温暖的阳光从树叶缝隙间射了下来。树影落在顾乐笙白皙通透的脸上,两个丫鬟站在旁边不时打量着面前的人,已经过去七八天了,这个骄横跋扈的二小姐不吵不闹每日闲着无事就坐在树下晒太阳,脸色却是一天比一天好了。看着原本应该大
  • 看到自己恶性伤人危机以私了解决,刘光南清奇的脑回路又回来了,他为难且不舍的离开案发现场——“房主都被我们带走了,这单业务不就他妈的泡汤了吗……”最后三人还是踏上了回万事OK的归程,刘光南刚才的状态让杨五六意识到自己犯了常识性错误——拉来的壮丁连炮灰的功能都欠奉。也许是良心发现,更也许是觉得拉毫无根基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