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天价萌宝:总裁爹地超给力第八章在线阅读

作者:谨羽 来源:17K小说网

第8章

被两波人惦记的阮恬浑然不觉,正拉着时亦辰的衣摆撒娇,“辰辰,我不想在这里过夜。”

“辰、辰......”见他不答,她便将辰字的尾音拖得长长的,不住摇着他的衣袖,一脸委屈。

“你想如何?”时亦辰扫了一眼被抓得起了褶皱的袖子,眉头微蹙。她怎么如此娇气?

“咱们回黎城。”

时亦辰:“……”

林雨桐呆滞:“……回去?”他们才出来几个时辰好吗?

阮恬眨了眨眼,补充了一句,“先回去,在城里过一夜再出发。”

“……”问题是,这里群山环绕,再出发还是找不到落脚的地方,难道又回去?

仅仅因为不愿风餐露宿而打道回府?她是修真者好吗?怎么比凡人还娇气!

娇气!真娇气!!

在场的人不约而同地浮现这个念头。

“可是......”阮恬咬住唇,欲言又止。

林雨桐已经无语,要不是念在阮恬的天才身份,都恨不能直接将人丢下。

“恬恬,你就委屈一晚吧,翻过前面的山头就有客栈了。”

“可是我怕……”阮恬垂下头,委屈地绞着手指。

“……怕什么?凡人地界还没有我怕的东西,我护着你。”林雨桐信誓旦旦地刷好感。

“你?”阮恬直接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谁在云雾谷丢下她就跑了?

林雨桐脸上火辣辣的,显然也想起了那一幕,讪讪地闭上嘴。

过了一会,见阮恬还是坚持,她才继续开口:“恬恬,你现在赶回去,也来不及了,这会城门都关了,况且时公子又受了伤,你忍心让他来回奔波吗?”

“那......好吧。”一提到时亦辰的伤,阮恬便乖巧答应了,虽是如此,她的手却不安地抓住时亦辰的衣袖,也不知在怕些什么?

感受到那只小手的力度,时亦辰的凤眼微微眯起,却什么也没说。

他竟然不拒绝阮恬的亲近!对她却这样视若无睹!林雨桐有些恼怒,眸中闪过一抹阴暗。

夜幕已经降临,阮恬托着下巴,望着连绵不绝的群山,眼神一点点迷离。

不一会儿,她打了一个哈欠,眼角溢出晶莹的泪珠。

“去睡吧,我守夜。”时亦辰忽然说。

“我不困。”阮恬捂住唇,眼睫上还挂着方才涌出的泪珠。

为了证明自己不困,她努力将几欲合上的眼皮睁得大大的,一边含混不清地说,“辰辰你睡,我守着。”

“随你。”时亦辰将她的倦意看在眼里,也不说破。

“我一点也不困,真的,辰辰你别担心,”阮恬不时晃了晃脑袋,以保持清醒。

时亦辰的目光不自觉地看过去,没出声。他却要看看,她究竟在耍什么把戏?

下一秒,他唇角的弧度凝住了。

阮恬还保持着双掌托着下巴的姿势,脑袋时不时地点一下,忽然她不动了,脸就这样埋在掌心,静止了。

那么快就睡着了?才不到半刻钟?他以为,她能多坚持一会。

他忍不住用手碰了碰她的脸,她嘤咛一声,脸从掌心抬起,缓缓移到他的肩头,不动了。

时亦辰:“......”他没有当靠枕的习惯。

时亦辰直接移开她的脸,以免沾上她的口水。

然而,他刚有所动作,衣角却被一只小手抓住了,还攥得很紧。

难道她是装的?时亦辰蹙了蹙眉。

却见她嘟了嘟唇,含糊地说了一句什么,安静下来。原是发梦呢。

时亦辰一哂,再次将她移开。

手刚搭上她的肩头,她便动了,手脚并用地缠住他,更是压到他身上,嘴里还嘟囔着,“唔,坏抱枕,不许跑......”

不小心当了一回抱枕的时亦辰:“……真是睡着了也不安生。”

他抬眸,眸底是沉郁的黑,如同化不开的墨色。在阮恬看不见的地方,他的眼眸凉薄得令人心惊,再无平日里的半分温柔。

她睡得很沉,他自然不必再掩饰什么。

盯着那只缠住他身子的小手,时亦辰的薄唇微微勾起,带着几分难言的嘲弄。

不等他拿开那只手,阮恬又动了。

时亦辰微微一怔。

女子娇软的身体往他怀里钻,两只小手得寸进尺地搂住他的腰身,整个脑袋埋在他胸口,紧紧依附着他。

时亦辰往后退了退,女子又不依不饶地缠上来,像是一只疯狂汲取温暖的香蛇。

几番推拒不下,时亦辰索性不再管她,他垂下眼帘,眸底森冷一片。

尤其当他的视线落在她的发髻上时,更是凉得令人发寒。

因着几番动作,她的发髻散了一半,两侧蓬松的丸子头耷拉下来,额前垂落的发丝被风撩动,勾起了他心中压抑太久的恨意。

她梳的是双丫髻,寓意着含苞待放的少女,待字闺中。

呵,多么可笑。

在这个女人眼里,他恐怕什么都不是,算不得夫君,连一声哥哥也配不上。

她是他捡回来的,自小养在身边,成了他指腹为婚的妻子。他将她当作妹妹,待她不薄,一应生活用度,从未亏待。她却背叛了他,与段炎有了首尾。这便罢了,他并不在意,大可一纸和离书放她自由,可是她不该逼他至此。为了讨好那个男人,他的尊严被她肆意践踏,最后更是死于她手……

如今以为,装作另一个人,对他略施小惠,便可以逃过他的报复?

太天真了!即便她装得再像,他也不会放过她!

时亦辰垂下眼,眸中的阴戾几乎冲出眼底。

他闭了一下眼,再睁开时已经恢复了沉静。

垂首看着赖在他怀中的女子,时亦辰修长的指尖泛出一缕黑气,划过她的脸颊,停留在她纤细的脖颈上。

多么细嫩的脖子,多么脆弱,只要他一用力,她的生命便会消逝,一切过往,都将烟消云散。

“唔,辰辰……”睡梦中的阮恬无意识地呢喃一声。

时亦辰的手顿了顿,渐渐收紧。

“好难受……”感觉脖颈上被什么东西覆盖住,阮恬有些气闷,不由偏过头,恰好避过他的掌心。

时亦辰:“……”又失败了?她的气运总是这么逆天?

时亦辰眼眸深眯,又试了几次,然而,几番杀招都被睡梦中的阮恬无意识地化解。

她没有受到丝毫损伤,甚至,他注入她体内的魔气被逐渐排了出来。他的魔气伤不了她,冥冥之中似有一股力量在阻止他。

“唔,辰辰,好难受……”睡到一半的阮恬无意识地低喃一声,顺势攀上他的脖子,将他圈得紧紧的。

“……”时亦辰僵了一瞬。

她却将脸埋在他颈间,蹭了蹭,然后找个舒适的位置,甜甜地睡了过去。

时亦辰收回魔气,看着她毫无防备的睡颜,心中一动,深埋已久的疑团越来越大,阴霾重重。

“你可知,你的命就攥在我手中?”时亦辰忽然低低笑了,声音温和的出奇,像是在对情人低喃,说出的话却叫人毛骨悚然,“记住,我要你生,你便生,要你死,你便得死。”

“即便这样,你也无动于衷吗?”他低喃一声,像是在问阮恬,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过了好一会,他仍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阮恬双眸紧闭,睡得正酣。

时亦辰颓然,轻叹一声,神情有片刻的恍惚,“你......究竟是不是她?”

若你是她,为何没有像上一世那般,抛下他,与段炎双宿双飞?

若不是她,你......又是谁?

“……罢了。”不若看个分明,再要她的命,也不迟。

眼底的阴郁终于褪去,时亦辰的神情恢复了沉静,淡然。沉静中竟还透出几分温柔。微风拂动他鬓角的青丝,衬得他优雅出尘,美若谪仙。

翌日清晨,睡得香甜的阮恬完全不知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她无意识地蹭了蹭温热的“抱枕”,口中嘤咛一声,“唔,抱枕,你不许跑……”

终于抓到了,阮恬心满意足地蹭了蹭,将“抱枕”搂得更紧了,尽管她隐约感觉到了“抱枕”的抗拒,却眷恋这温暖,不肯松开。

迷蒙中,“抱枕”还是脱离了她的怀抱,这让梦中的她十分失落,委屈地瘪起了嘴。

终于,一道隐忍的声音唤醒了她,“你究竟在想什么?什么抱枕?”

阮恬迷糊地揉了揉眼睛,下意识回答,“就是梦里的抱枕,它好不听话,总是逃,我就抓啊抓,然后就……”

沉了脸的时亦辰,“……然后你就霸住他不放?”

“唔,那是自然,谁让它不听话,我……”等等,那道声音怎么听着有些……咬牙切齿?

阮恬终于从懵逼状态醒来,待看清了时亦辰的脸,更是迷茫。

时亦辰的衣衫十分凌乱,被压出了许多褶皱,他衣襟上的系带也散开了,露出几分白皙的肌肤,这……景致也太迷眩了吧!

此刻,他正俯下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他的眼神怎么……有些不善?

阮恬懵懂地低下头,看向自己。

咦,这一次,她竟然很乖地躺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有胡来?

这么说,她一睡着就滚来滚去的坏毛病改好了?

阮恬还来不及从欢悦中抽身,便被时亦辰勾住了下巴。

他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看向他,“阮恬,看着我。”

“唔,辰辰……”她乖巧地对上他的视线,甚至欢悦地对他眨了眨眼。

她的眼睛纯净如一泓清泉,看不到一丝一毫的虚假,就像……她从来只是她自己。

他反而看不分明了。

时亦辰松开手,垂下眼帘,若有所思。

“辰辰,你怎么了?”阮恬有些不明所以,视线落在他的身上。

细看之下,她才惊觉,“辰辰,你的伤……”

“我无碍。”时亦辰随意按住正在渗血的伤口,不甚在意。

“流这么多血,怎么会没事?”阮恬气恼地瞪了他一眼,“辰辰你好笨,睡个觉都能把自己弄成这样,还是我来吧。”说完便低下头,认真地为他处理渗血的伤口。

这伤口……看起来像是被暴力压裂的?辰辰他昨夜睡相是有多差才能把自己折腾成这样?!

想到这里她又白了时亦辰一眼,用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看着他,“辰辰,没事的,别太自责,人总有犯傻的时候。”

“……”时亦辰忍耐地别开眼,选择不看她。

“好了。”阮恬已经包扎好伤口,顺便在上面打了个蝴蝶结。

时亦辰:“……”

看着时亦辰隐忍的表情,阮恬只当他很疼,便细心地劝慰,“辰辰,没事的,一会就不疼了。”

时亦辰一时无言,本不欲理会。忽然他微微一怔,对上了阮恬满是疼惜的眼神。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按住伤处,徐徐开口,“这里……还是疼。”

“那……我给你吹吹?”她歪着头,水润润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延伸阅读

豪捷电器加盟  http://www.zuliaodianjiameng.com/nbv.shtml

泰诗尔肌理壁膜加盟  http://www.zuliaodianjiameng.com/nu4.shtml

众兽加盟  http://www.zuliaodianjiameng.com/nuj.shtml

帝盛斯加盟  http://www.zuliaodianjiameng.com/nu7.shtml

米哪熊童装加盟  http://www.zuliaodianjiameng.com/nu1.shtml

雷敏加盟  http://www.zuliaodianjiameng.com/nuh.shtml

黄则和加盟  http://www.zuliaodianjiameng.com/nue.shtml

七分食健身餐加盟  http://www.zuliaodianjiameng.com/nul.shtml

尔湾月子中心加盟  http://www.zuliaodianjiameng.com/nui.shtml

九段香特色火锅加盟  http://www.zuliaodianjiameng.com/nu5.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恰好,遇见喜欢凌诗语

    半个月后,天武大陆,东荒,云阳城云镇,一破败的小木屋之中!木屋之中,仅有的一张破烂的小木床上,李星云平静的躺着。木床不远处,一少女蹲在一火堆旁,火堆是用石头堆砌而成!熊熊燃烧的火堆上,一药罐不断冒出缕缕药气!忽然。“嗯……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跳下了葬神渊吗?这里是什么地方?”

  • 抗战之复兴之路青狮

    大妖青狮冰冷的山风吹拂,蓝色的绳子如同有着意识一般,随着南宫月的挥手松开了两人,长绳和手中深蓝色的鞭子一样,化作点点光芒,消散在了悬崖上空。王生和十三眼睁睁的看在自己的身体掉落在地上,烂泥一般的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相顾无言。南宫月挥手,三人消失在原地。横断山脉,绵延不知起落,大妖青狮便是横断山脉的一

  • 掌家小农女在线阅读第4章

    五爷?宁青城眼睛微微眯起,搜遍记忆都想不起来这个名字。应该只是鳄鱼帮中一个可有可无的小角色。“带我去见他。”“爷……我只是*档一个提茶的,哪有资格见到五爷,您这不是为难我吗?”伙计脸色一苦。大三元虽说是五爷罩着,但平时都是他几个手下照管,至于他自己很少过来,只有收账的时候才会偶尔过来瞧瞧。“那他平时

  • 合道在线阅读第6章

    所有人听到那声凄厉的惨叫后都是一愣。本来老猫以为是轩辕修一方有人被干掉了,但他却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刚刚那声惨叫是来自饿鼠的……“哼,就这点能力也敢当杀手,真不知道是这么活到现在的。”欧阳傲摆弄着手中的一条可以伸缩的铁棍,冷冷地看着倒在地上的饿鼠说道。“怎,怎么可能!你竟然能杀了饿鼠!”老猫自然之

  • 有猫了不起啊第2章在线阅读

    看着苏辰的动作,所有战士的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倒是一旁的范天雷明显一愣。刚才就是因为看到苏辰那副紧张的表情才想着让他出场的,可怎么站出来之后忽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自信呢?在众人的瞩目中,苏辰来到了站位。蹲下身来,有些笨拙的将拜访在地上的枪械零件进行组装。范天雷见状顿时了然,就凭这***械的手法就能判

  • 人道之下在线阅读耕四郎的心结

    “师傅,徒弟一定不会辱没这把刀的。”看着耕四郎,罗亚认真的行了个大礼。耕四郎对他真的没的说,罗亚能感受到,耕四郎真的是吧自己当成亲人去培养,就连古伊娜他都没这么上心。特别是搬来院子的这几个月,耕四郎真的是对罗亚倾囊相授,没有一点的保留,甚至在古伊娜路过的时候,罗亚还能感受到她眼中的一丝羡慕。对耕四郎

  • 开局获得最强王者系统在线阅读第二节

    青山墓园因坐落在青山上而得名,是G市最大的墓园,一直有专人定时打扫,所以即使他已经快一年没有回来过,陵墓上也一根杂草都没有,墓碑也擦得干干净净。沿海城市的天气一向多变,刚刚还阳光明媚的天空此刻已经变得有些阴沉。苏子白把两束花分别放在墓碑前,然后习惯性的拿出湿纸巾,慢慢的擦拭墓碑上的照片,两张巴掌大的

  • 摘星之苏函对诺澜的执念与感情

    从子乔“忧郁症”事后过了几天,子乔一看见胡一菲、苏函等人就会打一个寒颤,这也惹的胡一菲等人的“无情嘲讽”。苏函在他上班的这两个星期里,除了其中有个周六休息,其余的时间都在加班,而平时的时间也会时不时的加个夜班。这让苏函在公寓开始有了“工作狂人”的称号。不过苏函听到这个讯息后,直接反驳道:“我才20岁

  • 新兵日记在线阅读第四章

    来自凉州的捷报很快便送达平城,魏帝见信大喜,连连称赞叱云南不愧为大魏的不世将才,叱云军果然骁勇善战是我大魏的盾甲利刃。列朝一边的燕侯举着朝板,轻轻又刻意地咳了一声。魏帝笑意不减,顺着刚才的话,继续褒奖“说起来这次能这么快地平定北凉也亏了燕侯之女在出谋划策,听说这次燕惊鸿还亲自率兵夺得了北凉的粮草,断

  • [综]论我是如何走丢的第3章在线阅读

    “染柒柒,怎么了,中邪了?”染妈走过来用力拍了下染柒柒的脑袋瓜子。这人一回来就站在门口傻笑,嘴角咧的很大,眼睛根本看不到了,肥肉一颤一颤的……真不想承认她是我的女儿。如果不是习惯了她的样子,刚才肯定会被她吓死。“妈。呵呵,妈,呵呵……”继续傻笑。“给我正常点。”染妈连拍了几下“啪,啪,啪”。染柒柒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