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成了学霸邓布利多(下)

作者:隆隆L 来源:纵横中文网

“和汤姆相比,西里尔是一个好孩子、一个乖巧的孩子。”科尔夫人说,眼睛眯了眯,“他是三年前来到这里的,可怜的孩子......”

“那么,你从没见过他的父母?”

“当然没有!那个孩子来的时候很虚弱,大雨把他冻得够呛,身上有一些伤痕,不是很严重,但是对一个孩子来说......”科尔夫人想到这,喝了一大口酒,像是让自己回忆起来,“他的脚走得都磨破了……他是个很坚强的孩子。”

“他说他的父母....可怜的孩子,他的父母都去世了,他没办法,也不认识什么别的亲戚了,只好千里迢迢来到伦敦。”

“就这样?”邓布利多挑眉。

科尔夫人摇了摇头,继续说:“后来,过了三个月,我才发现这个孩子确实不是普通人。报纸上写了陶尔哈姆莱茨区....有一家叫做格林德沃的,他们一家被灭门了,他们是一年前搬来的....”

“而且这一家人确确实实没有什么亲戚了,能查到最亲的就是一个远在法国的、不知道到底是隔了几层的关系的亲戚了,那个亲戚呢,怎么样也联系不上,反正,西里尔应该就是这家的幸存者,因为上面也说了,他们本来有个八岁的小男孩呢!”

邓布利多再次挑了挑眉。

事实上,邓布利多查到的资料也确实如此,只是更细一点,比如说,他的父亲是一个确确实实注册在内的巫师,他死亡的年纪也不过才30出头,而他很早以前就离家出走了,他的妻子,则是完完全全的一个麻瓜。

尽管格林德沃这个姓氏确实很可疑,邓布利多查了一遍又一遍,西里尔的背景是真的很干净,和那个黑魔王完全扯不上关系....甚至邓布利多还查到,西里尔的父亲本身就是混血,并且他的格林德沃的姓氏出自他的麻瓜父亲!而他们只是正巧和巫师界的黑魔王姓氏一样而已。

“不过自从西里尔来了之后,汤姆改变了许多,至少——我是说,那些奇怪的意外少了很多。”科尔夫人补充道,“他们是很好的朋友。”

“不过汤姆本质上还是孩子们口中的怪胎,我发誓。”科尔夫人站了起来,看不出半点醉意,“我猜你会想见见他们?”

“非常想,”邓布利多也站了起来。

听见西里尔打开房门的声音,汤姆抬起头,眼神似乎在无声的进行询问。

“有客人。”西里尔态度听起来很敷衍,他走到汤姆身边,坐了下来。

几乎不到两分钟,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

“汤姆?西里尔?有人来看你了。这位是邓布利度先生——对不起,是邓多拉波。他是来告诉你——算了,还是让他说吧。”

邓布利多走进了房间,科尔夫人在身后关上了门。这真是一个光秃秃的小房间,除了两个铁床和角落可怜的旧衣橱,什么也没了。一个男孩坐在灰色的毯子上,脚伸到他面前,手里拿着一本书。另一个男孩———就是刚刚不小心打断他们的,正坐在汤姆身边,盯着邓布利多。

汤姆·里德尔整个儿就是他英俊父亲的迷你版,在十一岁的孩子里算长得高的,黑头发,脸色苍白,这样倒是让一旁的金发的西里尔显得精神多了,而且面色也更红润些,并排坐着,两个人的身高看起来差不多。汤姆看到邓布利多古怪的装束时稍稍眯起了眼睛。他们沉默了片刻。

“你好,汤姆和西里尔。”邓布利多往前走去,伸出了手。

汤姆犹豫了一会,然后也伸出了手和他握了握,西里尔也跟着照做了。邓布利多拖过汤姆旁边的硬木头椅子坐下。

“我是邓布利多教授。”

邓布利多目光和西里尔对视,不知为何,在这个看起来不像是孤儿的孩子的眼睛里,他看到了熟悉的感觉。

“‘教授’?”汤姆重复道,他看上去很警惕,“这个词听起来和博士差不多———哦,好了,我知道了,你是她叫来看我,顺便来治疗我的?”

西里尔扯了扯汤姆的衣服,似乎让他不要这么说话。不过小汤姆并没有理解他的意思。

“不是,不是。”邓布利多微笑着说。

“我才不相信你,”汤姆说。“她觉得我就是那样,是不是?说真话!”

他把最后三个字说得掷地有声。这是一个命令,听起来似乎他经常这样说话。他瞪大了眼睛对邓布利多怒目而视,而邓布利多只是愉快地微笑着,没有回答。过了几秒钟,在西里尔在一旁的不停拉扯下,汤姆不再瞪着他看了,可是仍然很警惕。

松了口气,西里尔再次将目光对准邓布利多,小脸上也满是警惕。

“抱歉———先生,”他这么说,“你是谁?”

“我已经告诉过你们了。我是邓布利多教授,在一所叫霍格沃茨的学校工作。我来接你去我的学校——也就是你的新学校。”

汤姆的反应十分惊人。他一下子跳了起来,远远地躲开了邓布利多,看上去很愤怒。

“教授,是的,当然了!你是从精神病院来的是不是?我告诉你!我不会去的,我什么也没做!我没病!我没病!”

“汤姆!”西里尔站起来,抓着小汤姆再次坐下,一边轻轻抚摸着他的背.......总之,就是让小汤姆不要激动。

不过西里尔的目光有些不愉快了,这三年里,汤姆很少有这样的反应了,如果不是那些小恶作剧———他也可以偏袒于那些是汤姆的快乐玩耍而已。

“我不是从精神病院来的,”邓布利多耐心地说。“我是一个老师,如果你能安静地坐下,我会告诉你霍格沃茨是个什么地方。当然了,如果你不愿意去那儿,没有人会强迫你——”

“我倒想知道他们怎么强迫我,”汤姆的语气还是有些不友好。

“霍格沃茨,”邓布利多接着说,仿佛没有听见里德尔的最后一句话,“是一所接收拥有特殊能力的学生的学校——”

“我告诉你我没疯!”

“我知道你没疯。霍格沃茨不是一所接收疯子的学校。它是一所魔法学校。”

一阵沉默。汤姆呆住了,他面无表情,可是目光却来来回回地打量着邓布利多的眼睛,似乎是想找到它们在说谎的证据。

“魔法?”他小声重复着。

“没错,”邓布利多说。

“是……是魔法,我会的那些原来是魔法?”

“你会什么?”

“什么都会,”汤姆喘着气说。一抹兴奋的红晕出现在他凹陷的脸颊上,他看上去很骄傲。“我不碰到东西就能让它们动起来,那些动物都会轻易地听我的话....还有,我能让那些欺负西里尔的人吃苦头。”说这句话时,他骄傲地抬了下头。

“我就知道我与众不同,”他低声对着西里尔说道,“我就知道我很特殊。我一直都知道肯定有什么原因。”他甚至抓紧了西里尔的小手。

“嗯,你想得非常正确,”邓布利多不再微笑了,表情变得有些严肃,“你是一个巫师。”

汤姆的脸变了形:洋溢着幸福的表情,不过不到一会,他就变了脸色。

“那西里尔呢?”他重复着,“西里尔呢?”

“西里尔不是一个巫师?”

“不,他也是。”邓布利多说,“你们都在霍格沃茨的名单上。”

“太好了!”汤姆又变得兴奋起来,刚想和西里尔庆祝,又停了一下,凝视着邓布利多。

“你真的是个巫师吗?”

“是的,我是个巫师。”

“证明给我看,”里德尔马上说,命令的语气和刚才他说‘说真话’时如出一辙。

邓布利多扬起了眉毛。

“抱歉———教授。”西里尔给了汤姆一个责怪地眼神,“我们不是冒犯你....我想说,如果你证实了你是巫师,我们才能和你去霍格沃茨...你知道,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

汤姆在西里尔的注视下有些心虚,他用一种几乎察觉不到的礼貌语气说:“对不起,先生,我的意思是——请问,教授,能不能展示给我——?”

邓布利多从套装夹克的内兜里抽出了他的魔杖,指向了角落里的那个破衣橱,随意地挥了一下。

衣橱突然着火了。

汤姆跳了起来,也难怪他会震惊和狂乱地吼叫;他的全部财产一定都在里面;可是就在汤姆冲过去,并且差点开始责骂邓布利多的时候,火焰消失了,衣橱完好无损地立在那儿。

汤姆盯着衣橱和邓布利多,然后,他的目光指向了邓布利多手中的魔杖。

“这个———我在哪儿能弄到一个?”

“你会拥有的,在适当时候。”邓布利多说。

“在霍格沃茨,”邓布利多接着说,“我们不仅教你使用魔法,还教你如何控制它。你一直以来,不经意间,我敢肯定——使用魔法的方式既不是我们学校所教的那种,也不会为我们所容忍。你不是头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让魔法在手中失控的人。但是你应该知道霍格沃茨会开除学生,而且魔法部——你应该知道,有这么一个部门,会惩罚那些更严重地破坏法律的人。所有进入我们的世界的新巫师都必须接受这一点,遵守我们的法律。”

“是的,我知道,先生,”汤姆再次说。

他回到西里尔身边,像是松了一口气,才对邓布利多坦率地说:“我们一点钱也没有。”

“这不是问题。”邓布利多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皮革钱袋。“霍格沃茨设立了一个为需要购买书本和长袍的困难学生提供帮助的基金。你们需要买一些二手的咒语书之类的,不过——”

“在哪儿买咒语书?”汤姆打断了他的话,没有向邓布利多道谢就接过了那只沉沉的钱袋,现在正在仔细地查看一枚肥大的金加隆。西里尔只好又主动向邓布利多道谢,不过,他也凑过去好奇地看着那枚金加隆。

“在对角巷,”邓布利多说。“我带了你们的课本和仪器的清单。我能带你们....”

“你要和我们一起去?”汤姆皱眉。

“当然,如果你们——”

“我不需要你,”汤姆说,“我习惯独自做事.....诶哟!我和西里尔经常结伴去逛伦敦。怎么才能到对角巷去——先生?”他补充了一句,盯着邓布利多的眼睛。

只是刚刚被西里尔敲的一下头还有点痛。

邓布利多把装有清单的那个信封递给了他,精确地告诉了他如何从孤儿院去破釜酒吧,接着他说,“你能看到它,而你身边的麻瓜——那是不会魔法的人——却看不到它。去找酒吧的招待员汤姆——很容易记住,你们俩名字一样——”

汤姆敏感地抽动了一下,脸色看起来不太美丽。

“你不喜欢‘汤姆’这个名字吗?”

“有许多人都叫汤姆,”他嘟囔道。然后,仿佛压抑不住内心的疑惑,又好像这个疑惑是不由自主地冒出来似的,他问道,“我父亲也是一个巫师吗?他也叫汤姆·里德尔,他们告诉过我。”

“我恐怕不知道,”邓布利多温和地说。

“我的妈妈不可能是巫师,否则她就不会死。”汤姆更像是自言自语地说,“一定是他。那么——我们把所有的东西都买齐了之后——什么时候去这个霍格沃茨?”

“所有的细节都在信封里的第二张羊皮纸上,”邓布利多说。“九月一日你们会从国王十字车站出发。那里面还有一张车票。”

汤姆点了点头。邓布利多站起来再次伸出了手。汤姆握住他的手,仿佛有什么话要说,但是西里尔轻轻拉了他一下。

“怎么了?孩子们?”邓布利多询问。

“......我可以跟蛇说话。这对一个巫师来说很正常吗?”又犹豫了一会,汤姆还是决定说出来。

“这并不寻常,”邓布利多犹豫了一会儿,说,“可并非从未听说过。”

“我就知道,西里尔没有骗我。”汤姆笑了,看向一旁有些担忧的男孩,“我还是不一样的,是不是?”

西里尔点了点头,但眼睛里还是深深的担忧。

邓布利多目光好奇地在西里尔和汤姆脸上游移。他们就这么站了一会儿,男人和男孩,彼此相互盯着对方。然后他们握着的手松开了;邓布利多走到了门口。

“再见,汤姆,西里尔。霍格沃茨再会。”

延伸阅读

歌来美KTV加盟  http://www.zgood.cn/ndnn.shtml
歌来美量贩式KTV由英国MLD设计师设计。采用进口立体墙纸、金属铀色瓷砖、黑金沙大理

天博钢铁贸易加盟  http://www.zgood.cn/dafz.shtml
天博钢铁贸易是一家集贸易、加工、配送于一体的钢材贸易公司,经营镀铝板、南韩冷轧板等好

华夏家校通加盟  http://www.zgood.cn/g8rm.shtml
华夏家校通http://www.hxjxt.com是现代多项高技术集成的高明综合系统

康欢加盟  http://www.zgood.cn/y5on.shtml
康欢珍珠饰品现根据客户需求生产研制成多种韩国饰品,欧美外贸饰品,流行饰品,时尚饰品等

旭阳加盟  http://www.zgood.cn/pd3j.shtml
旭阳吸烟机让客户更省心,放心,安心不在因购买工程建材奔走而疲惫,不在怕买劣质产品而担

亿佳小康净水器加盟  http://www.zgood.cn/gdum.shtml
水净化设备研发、制造、销售:水处理设备的安装、技术咨询、维修

银库加盟  http://www.zgood.cn/prwf.shtml
科诺吉饰有限公司,旗下享有“Lantoo”、“K.Ag”等银饰品牌,创建于1996年

泰坦壁纸加盟  http://www.zgood.cn/lbe.shtml
泰坦壁纸是国内壁纸的品牌,隶属欧雅壁纸集团,是一家专门从事装饰材料生产、进口代理及销

博鑫瑞加盟  http://www.zgood.cn/yvep.shtml
博鑫瑞手表是手表、机械表、石英表、手表、陶瓷表、乌钢表等产品生产加工,拥有完整、科学

汇佳便利店加盟  http://www.zgood.cn/g6b0.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我父亲是通天教主危机

    “邓总,外界传闻亚上地产已经有三个月没有给员工发放工资了,请问这事是真的吗?”“您公司员工透露,你们已经断缴员工社保了,这是真的吗?”“邓总,你们公司的资金链是不是出了问题,还有,偷税漏税的传闻是真的吗?请给广大社会群众一个合理的解释”一连串的问题抛给邓兆宗,将他围住的一群记者等着他的回答,还有一大

  • [火影]人形血包库在线阅读第一章

    “快走快走,都已经是死人了,就别再留恋人间繁华!”顾岩呆住了,他本是今年的新科状元,簪花跨马游长安,正在得意之时,谁知马却受了惊,等回神过来时,却已到了这里,这穿着浑身白衣的人说的是什么意思,他已经死了?他好好的又怎么会死呢?“两位兄台,我们这是要到哪里去,你为何说我是死人?”顾岩颤抖着声音问道。前

  • 独有温情第8章在线阅读

    段离笙直接试探道,“一个姨娘,手底下能有多少实权?想必你们做这一行的,对于雇主的来头,手上多少有几分消息吧?那位姨娘,可是跟娘家闹掰了的,要是被发现她雇佣杀手,杀害嫡女,会得到什么惩罚?”“那与我们又有何干?”那人下意识反驳道,说完这话才反应过来自己暴露了身份,于是也不再伪装,直接露出了凶神恶煞的面

  • 我的手机地图变异了在线阅读回家

    你叫煜陌言?”好像在哪里听说过,有点印象“这位小兄弟,你认识我?”“我只是觉得你的名字很耳熟而已,人海茫茫的,名字总有点熟悉吧”其实煜陌言是直匀小时候在公园里看到的一位大哥哥,一个很厉害的师傅在他身边教导他,他很认真的在练功,对着沙包拳打脚踢的,在公园里这样的好环境最适合了,那时候最喜欢的风筝卡在树

  • 万里桃江在线阅读第9节

    太子是在四皇子之后才得知秦云此番举动的。得知此事的时候太子正在书房看《汉典论》,此书虽然早已看了数遍,但太子依旧觉得每看一遍都可以得到新的见解。“忧民之所忧,乐民之所乐,不以苛捐杂税承民之重担,不以苟同律法束民之所愿,是为君王之道也,是谓大同之道也……”不知为何,每次太子读及此话的时候都感觉自己胸腔

  • 重生后我有了美颜系统在线阅读光影陆离的世界

    M国爆发丧尸病毒!全国百分之七十的城市沦陷,幸存者只有过去的百分之三十四点五!H国出现核污染生物群!全国变异兽横行,全国沦陷在变异兽手中!岛屿国神秘鬼怪,只要看了片的人都会被电视机爬出来的恶鬼杀死!水库频频有人溺水,浮尸数十里!论丧尸结晶的用处!只要一颗结晶,全城供电一个月!星际时代提前开启?!!H

  • yo yo yo!我的人生谁做主第8章在线阅读

    回家的路上,乔毓和江司桥坐的同一辆车。江司桥如今“十六岁”,他老老实实的和乔毓一块儿坐在车后座。乔毓心里装着事情,就有些不太想搭理人。江司桥倒是规规矩矩的坐在一边,手搭在双腿上,模样怎么看怎么乖巧。只不过这副样子,配上他正经严肃的西装革履,怎么看怎么喜感。乔毓看着窗外,猛然一回头,一下子没绷住笑了起

  • 都市:一个工作一个奖励第二章

    “倒是有一个,不过……”苏何欢话音还未落,就看见一抹白色从自己的身前飘过。空气间有着好闻的味道,对于香水略有研究的苏何欢也想不到这是什么牌子。苏何欢靠着栏杆,对于自己的窥探不加掩饰,这样的视线的确让踩着台阶的男人身形一顿,直直的撞上了苏何欢的眼神。苏何欢刚想要打招呼,但是却清楚的看见那男人眼睛里的冷

  • 故乡的传说又聋又瞎

    谢七在谢家住了下来,独身住在小院里,丫鬟不少,贴身的唯有汤圆。她没什么想法,只要好好地活着就可以了。可若是有人硬要打断她活着,便另说了。“蛮蛮,过两日老太太便会回来,她一定喜欢你,还有,你兄长也在班师回朝的路上,他又大获全胜了,你和你兄长的轮廓很像,比和你姐姐都像,缘分真的太奇妙了。”谢夫人拉着谢七

  • 舞空在线阅读第三章

    赖心珏三两步走回之前避雨时藏身的山洞,在里面坐下,准备卜算。她知道这一卦事关自己去向,也事关自己能否回到爹娘师长身边。即便是明知卜卦之时应心情平静毋有杂念,却也还是在心神激荡之时勉强自己沉下心来,深吸一口气,掐指推算。辰时属土,土克水而生金,阴阳互济,算得卦象为……上下为阴爻,中间为阳爻,坎下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