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我,女装,A爆你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者:咸鱼几 来源:晋江文学城

那年,五月中的一天,程翕如常于早上七点半出门,开车前往30公里外的办公室去上班。灿烂明媚的初夏清晨阳光,温柔地洒满大地,和煦的风吹在千年古都的大街小巷,马路上随处可见热烈绽放的月季花。这个季节,北温带高纬度地区的体感温度尚未令人觉得炎热,空气中弥漫着生机勃勃的色彩。

最近这一年多以来,处于工作动荡期,业务开展也根本谈不上顺利的程翕,一边开车耐着性子欣赏着大都市拥挤繁忙的早高峰景象,一边努力进行着自我心理建设。她尽量将这美丽舒适的季节,转化为自己的好心情,一路上也不由暗自感叹,难怪大才女林徽因将“人间四月天”用以形容世间的美好。

手表时针指向九点,她如期来到位于城市最西北角的一个高新企业创意产业园。这里有大大小小几十家互联网公司在此集中办公,而通过在园区内往来行人的言行举止,以及衣着打扮,不难区分他们各自的工作岗位:那些衣着略考究或时髦,谈吐活泼张扬的,多数是营销类;那些举止克制神色谨慎的,属行政、财务、人事等内勤岗位居多;而打扮随意且外形特征不明显,眼神时而呆板时而兴奋的,大概率是技术类岗位从业者。

在这个园区的其中一栋三层高的小楼里办公的,是国内率先在海外上市的几家视频网站之一的“d-videos”。

程翕入职这家公司的时间并不长,还不满一年。如过去200多个24小时里,每一个平淡无奇的工作日一样,她开着自己在两年前购入的银灰色两厢经济型小轿车,在被各种款式的高端品牌豪华轿车占满的园区停车场里,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停车位。熄火并拉起手刹后,身着长袖翻领白衬衣,搭配深蓝色针织长坎肩款轻薄外套,腰间系着一条装饰皮带,下身一条浅蓝色修身牛仔裤的程翕,右肩背上自己的背包,左手提着电脑公文包,踩着黑色麂皮高跟鞋,加快步伐走进办公室。

当程翕踏入凭刷员工卡才可通过的玻璃大门,穿过前台走进办公大厅的一瞬间,透过在身旁的同事们脸上挂着的各色各样的复杂表情,她似乎嗅到了空气中一种奇怪的气味。

在有的笑,有的惊讶,有的面无表情的人群中,阵阵从微小到大分贝的议论声此起彼伏。刚刚踏进办公室的程翕,还来不及细听和弄明白这些私语的具体内容,在这布满格子间的整个办公大厅区域里,却正快速酝酿着一股让人难以言说却无法忽视的,对比平日略有些怪异的氛围。那是一种大爆发之前所特有的微妙紧张感。

正当程翕带着内心的纳闷在自己的工位坐下,和她的办公桌紧挨着,因属同一个行业小组而关系较为亲近的顾明辉,此刻不知从哪个角落突然冒了出来,显现在她面前。

顾明辉那略带磕巴的小毛病,和一张甚是英俊的脸蛋以及聪明的长相,实在反差极大,这也令他带来的一则有些残酷的消息,蒙上了些许喜感:“亲,亲爱的,刚刚集团宣布的,爆,爆炸性新闻,公司大裁员,销,销售部门,一个不留,全部裁掉。”

在顾明辉以令程翕忍俊不禁方式告诉她这个坏消息之前,“d-videos”的大裁员其实早有端倪。

该公司的创始人,被誉为国内’十大演讲培训导师’的业内明星级人物——阳炎——在几个月前,也就是农历新年刚过之时,正式对外界宣布离巢,离开了这家由其亲自一手创建,并在国内同行中率先实现海外上市的视频网站。但阳炎离职的具体原因却格外扑朔迷离,从消息公布至今时今日,无论“d-videos”的控股方——星辰大海集团,还是“d-videos”内部,乃至阳炎本人,都没有就此事向外界给出明确和正式说法。

创始人的去职原因,虽然各相关方均讳莫如深,但太阳下面没有新鲜事,无外乎不过是对公司的经营理念、战略方向、具体业务操作方式,利益分配方案等不能达成共识罢了。可连绵不断的坊间传闻并没有因阳炎的退场而停止,关于“d-videos”在被收购后,其在与“d-videos”的收购方——星辰大海集团——之间的矛盾日趋激烈的情况下,他个人与集团达成协议,以套现离职结束的传闻故事上集才刚谢幕,继而又有各种五花八门的小道消息传出。并不美妙的各种传闻,还来不及因创始人离开而终结,阳炎留下的创始核心团队,在此后与“d-videos”的控股集团,在日常业务中的冲突有增无减,且日益积累、越演越烈之类的说法不绝于耳。故事的下集,便是大裁员的□□桶,终于在这一年之中无比美好的季节爆发。

“d-videos”的裁员风波在业内结结实实、沸沸扬扬地演出了一场近三个星期的闹剧。这期间,行业内及公众各大媒体予以广泛关注,律师的介入,“d-videos”各地分公司办公室,发生的保安与被离职员工的对峙视频,在各种网路社交平台病毒式传播,星辰大海集团过往对其并购公司的清洗,被收购方与收购方之间形形色色的矛盾,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猛料不断被挖掘和发酵。这段上下两集的故事,以星辰大海集团赔偿所有被裁员工三个月的月薪作为补偿,让事态终究得以平息为大结局。

而在程翕的眼里,“d-videos”的业务管理粗放,企业文化略带帮会气质,市场操作手段也颇为急功近利,这些的确令她始终无法融入其中。无奈在房贷养车,及衣食住行各项开销的生活压力下,她不得不咬着牙让自己坚持下去。可这一场突如其来的裁员,却像是上天替她做了一个决定。程翕瞬间感觉自己从一个极度不适,却又进退两难的环境中,彻底得到解脱,同时倒也不至于为自己的赋闲在家感到罪恶。但无论如何,毕竟也失去了入职时间还不满一年的工作,她只好心情复杂矛盾又无奈欢喜地以“d-videos”开出的赔偿条件,终结了这段看似有些荒诞的工作经历。

想来既然暂时没有遇到合适的工作,还无端从天上掉下来三个月工资,程翕便从6月开始给自己放了一个久违的暑假,直到这一年的盛夏落幕,大地再次进入了昼短夜长的季节。

而时隔多年后,程翕回想起那年9月中旬的一天,郁佩给自己打来的那一通电话,她仍旧历历在目。

“程翕,我给你介绍一个工作吧。明天下午,你和我一起去见见《国际导报》的白总。记住,明天,你不可以穿超短裙,裙子或者裤子的长度一定要过膝盖。如果明天,你穿的裙子太短,我就让你现买一身衣服,再去见白总。”

郁佩,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年出生在河西走廊上的一座严重缺水的城市,日语专业毕业的她,误打误撞在十多年前成了一名广告销售。她因业务能力过人很受当年的上司赏识,从一线销售升任分管40多人大团队的销售管理,她只用了短短3年的时间。她比程翕年长几岁,心智早熟,为人热心处事圆融,曾是后者供职过的三家媒体销售部的顶头上司,两人相识也已超过十个春秋。

随着郁佩略带着命令的口吻的话音刚落,程翕的脑海里再次浮现出一年前的情景:

一年前,郁佩还任职《每日经济邮报》华北销售总经理,而当年她踏入媒体行业时,曾对其有知遇之恩的上司,正着手创业做一电子商务平台,在老上司的召唤下,郁佩有意追随。可彼时,其在《每日经济邮报》的上司——袁怀信——却迟迟不肯放人。无奈天要下雨,见郁佩去意已决,他只得要求自己这个能干的女下属,为公司找到合适的继任者才准予离职。于是,郁佩想到正供职门户网站,与自己共事多年的老下属,并在其极力推荐下,袁怀信终于同意见程翕一面。

见面那天,程翕穿着一件黑色的中袖军装款短风衣和超短裙,配上黑丝袜加过膝黑色牛皮长靴,这身打扮在一个头上已有不少白发、性格含蓄内向、就职国资背景传媒集团多年的中层领导眼里,觉得实在不着调不靠谱。

而程翕第一眼见这个身穿一件浅蓝色短袖衬衣,下面一条宽松的黑西裤,腰间系着一条类似DUNHILL还是HUGO BOSS品牌的皮带,配上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的老先生,也觉得对方衣着品味令人感到沉闷乏味。

程翕坚信,一个人的衣着是内心世界的一种体现,假如日后要和这个皮肤因长期缺乏运动而白里透红的老学究模样领导一起共事,估计两人之间很难有共同语言和工作默契。此外,袁怀信面对自己时,面部表情缺乏热情,这也让她强烈感觉到前者对她能胜任其下属这件角色,相当不认可、不以为然和不感兴趣。

程翕果然没猜错,袁怀信对这个穿着略有些叛逆,不按常理出牌的面试对象,非常没有好感,对她缺乏高管经验的工作履历也相当不认同。在他眼里,这不是一个接替郁佩的合适人选,同时他也看出,对于一份纸媒的工作,程翕并没有强烈的意愿。

阅人无数老先生,对程翕的判断也的确没有失误。自七年前程翕离开纸媒之后,就从未想过自己将来还会再次供职纸媒。人算不如天算,两人相互没对上眼,双方见面短暂聊过之后并无下文,袁怀信对郁佩的回复也仅有短短四个字:“她不合适”。

想尽快离职的计划暂时受阻,郁佩失望地拨通程翕的电话,基于对老下属的性格认知和了解,开口的第一句便问道:“你给我老实交代,昨天见袁怀信,你到底穿成啥样了?”

对此,程翕略感尴尬,毕竟自己辜负了对方的一番好意。

“你怎么能穿成这样去见一个国企的老头子呢?袁总一大把年纪,又在国企待了快大半辈子,我们这里不是互联网公司,也不是时尚杂志,你没事儿去吓唬一个老头子,你给我说说,到底是咋想的?”

即便透过电话,程翕也能感受到郁佩语气里的不满。她知道,爱惜自己江湖名声的郁佩曾答应上司,只等物色到接替自己的合适继任者再离职,但自己让她的计划不得不暂时搁浅。

下意识地撇撇嘴之后,程翕在电话这头连解释带抱歉地回复道:“瞧你说的!也许,不一定是着装问题啊,或许是他觉得我的资历、能力、学历、客户资源啥的不够,又或许是他认为我太年轻,性格不足够沉稳,不适合担此大任,这都是有可能的啊!再说,我对重新回纸媒工作也的确兴趣不大。虽然他那儿是大公司强势平台,但这都啥年代了,哪里还有人会专门为了看新闻去买报纸啊?反正自从七年前离开报业,我就再没看过报纸,就连坐飞机我都不看。俗话说,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我呀,的确没能力也没意愿去给他当这个大区总经理。况且,我没能去成,也未必是坏事啊!万一去了,干不好,岂不是给你丢人?真的,真的,我没有故意要搞砸这件事,但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我当不了符合他要求的那个区域销售总经理。而且,像我这样,想穿成什么样就穿成什么样的性格,估计那老先生也受不了我的这种行事风格和做事方式。”

延伸阅读

雅庭酒店加盟  http://www.cdysmzp.com/ubnv.shtml
深圳市雅庭精品酒店新建于2013年,于2014年1月开始对外营业,酒店位于**区中心

菲雪加盟  http://www.cdysmzp.com/pk22.shtml
菲雪工艺品总部主营的是一家生产丝线十字绣多年的厂家,承接十字绣丝线线包配线业务,采用

柏高漆加盟  http://www.cdysmzp.com/ygx8.shtml
柏高漆企业荣誉中国十大油漆涂料品牌中国涂料行业标准制定者各地高新技术百强企业中国50

高分一号净水器加盟  http://www.cdysmzp.com/scbw.shtml
上海快起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上海市高新技术企业。专业从事净水系列产品的研发与制造,主导

圣帝尼加盟  http://www.cdysmzp.com/sesw.shtml
2010年3月,圣帝尼第3次入选英国《金融时报》评选的“法国十大国内外级品牌”。20

邦洁洗衣加盟  http://www.cdysmzp.com/6wmd.shtml
邦洁洗衣是上海邦洁快速干洗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UKBANASHINTERNATI

诚邀全国少儿英语教育合作商加盟  http://www.cdysmzp.com/sfon.shtml
朗文少儿英语加盟品牌详情“朗文”自1724年以来,一直致力于全球的英语教育,如今已经

国能鼎信节能加盟  http://www.cdysmzp.com/s9o1.shtml
珠海国能鼎信科技有限公司专业从事市政路灯节能改造项目投资,投资模式是合同能源管理,全

掌威科技加盟  http://www.cdysmzp.com/gbq1.shtml
深圳市掌威科技有限公司历时3年时间,发明了一套整体解决汽车行车过程中视野盲区可视化的

Cobao加盟  http://www.cdysmzp.com/nx2t.shtml
CobaoCobao车载支架总部位于中国深圳罗湖区金稻田路金洲花园5栋商铺B-3,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偶像练习生之星光与少年在线阅读第七章

    终于,陈平两人到达了东胜集团内部陈平跟着助理,进到了电梯里面两人没有一句交流的话,陈平眼睛盯着电梯的楼层数,最后电梯在24层的时候停了下来。两人出去以后,助理继续在前面带头走着,陈平发现自己走着走着,就越来越看不到了身旁有人来回走动,正这样想着,前面的助理,就把陈平往后推了一把,陈平嘴角邪笑了一下,

  • 六零之组织给我做媒在线阅读第三节

    秦暮颜整晚没有睡。她在儿子睡了之后蹑手蹑脚走进去,一个人在沙发上坐到了天亮。东东七岁,刚上小学一年级。这是个从小就乖巧听话,聪慧伶俐的孩子。生下来不哭不闹。秦暮颜记得刚生下东东那会儿,自己心情抑郁,不想喂奶。后来在医生和护士的劝说下勉强喂了几天初乳。初乳对孩子的一生起着关键性的作用,吃过初乳的孩子,

  • [中韩娱]目标修罗场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3座桥穆惜颜觉得自己又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境浮浮沉沉,旖旎浪漫,像是永远都没有尽头。漫山遍野的桃花,蜿蜒曲折的小溪,漂亮的小木屋,年轻的俊男美女,白色的婚纱,黑色的西装……梦里的场景实在是太美了,美得让人沉溺,让人永远都不想醒过来。慢慢的,她感觉到脸上湿漉漉的,黏腻得很,像是有什么东西紧紧在舔

  • 天人之上之讨好

    转天一早,江枫眠照例去了清莲居,却被金珠银珠拦在了门外。只道夫人有令,需静养不见任何人!“夫人可有按时服药?”莫非因自己昨日鲁莽而生气了?“回宗主,夫人已经喝过药了!”夫人一反前两日,今天竟然乖乖的把药给喝了,只吩咐道,不许宗主进来。怕是昨天宗主惹夫人不快了,可金珠也不好多嘴相问。之后接连几天,江枫

  • 三十感悟第9章在线阅读

    “虎皮什么不虎皮的,不过小溪毕竟是个姑娘家,小川年纪还小,怎么能随意的跟陌生人在山上生活?我看明天跟你山上一趟,劝回小溪。”村长极力的隐藏住眼中的贪婪。一张虎皮,就算是县太爷家也是没有的,若是自家有一块,那是多骄傲的事情,明天说什么都要劝回小溪!“村长,虽说小溪不是我亲生的孩子,但是当家的走的时候,

  • 从三国开始的争霸密林

    方善睁开双眼,脑中的眩晕让自己痛苦不堪,片刻后,才渐渐适应。抬起右手,挡住了烈日对眼睛的灼烧,方善现在口干舌燥,恨不得来一场洪水将自己淹没其中。哗啦啦偏过头,方善看到了左边的水流,迫不及待的侧过身体,想要畅饮一番。一股剧痛从左臂传来,让方善大嚎一声,冷汗布满额头。“手臂断了”方善这才想起来,自己跌落

  • 失落世界不见面在线阅读第四章

    言笑笑的眉皱得极深,仿佛遇到什么极奇不解的问题。她在思考,她在想,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她清楚的记得,在陆小凤去找霍休后不久,柳余恨,萧秋雨,和独孤方就把霍休那价值连城的小木屋拆了,陆小凤就被丹凤公主请去了,原因是花满楼在他们那里。可现在……花满楼明明还在这里,上官飞燕也才刚刚来,时间上太过对不上啊。

  • [蜜汁炖鱿鱼]情节扩写之内宅喜事

    回到府邸时,天已全黑了。车子停在宅门前高挂的大明灯笼照的光晕处,马夫跳下车,敲了敲门环。一个小厮从门缝露出头,见着是夫人回来,便叫了管家上前一同迎接。一行人向着内院走去,正巧在画廊转角遇上了疾步前来的玉蓉。玉蓉是江夫人一次外出救下的,当时差点儿就被她狠心的继母卖进青楼。江夫人看她挣扎的厉害,便商量着

  • 三国秦皇之云阳门

    第8章:云阳门云阳门,一百九十多年前云阳祖师所创。云阳祖师复姓清风、名云阳。一生武功了得,名动天下,后成一方霸主。云阳门是他在刚满甲子之年创立的,而在一百岁时云阳祖师就达了还虚境大圆满。还虚境已是这个武林世界难以逾越的高峰,不光是武功天下难逢敌手,寿命更是可达二百岁有余。后来云阳祖师不知所踪,听说是

  • 化身成羽在线阅读第4章

    第二天星期日,藜麦早早的把路蕴从床上拖起来围着房子跑了两圈,做了早饭吃了,让他开车两人一道去他家。路蕴哆嗦着两条胖腿,苦着脸,“哥啊,跑步你别带上我行吗,你这是想要了我这条老命啊。”藜麦知道他这个人懒得动弹,就爱吃了睡睡了吃,才养出这一身膘来,学校里多少人因此看不起他他也混不在意的,有个喜欢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