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我是萧十一郎之梦醒时分(10)

作者:南天一剑 来源:飞卢小说网

小山村,莫子寒的家中。

“啊...好痛。”

半夜被一声尖叫惊醒的奶奶,满眼担忧、神色焦急的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的莫子寒。

紧闭的双眼、眉头皱起,满头大汗,一脸痛苦的表情。

奶奶被惊醒之后就发现了这一状况,急忙且担忧的去呼唤莫子寒,不断为其擦拭额间的汗水。

“子寒,你怎么了!醒醒啊!”

“子寒你醒醒,别吓奶奶。”

奶奶一边擦拭着一边边呼唤着,然而莫子寒依旧痛苦**,没有醒来。

不一会,**才停止,呼吸也平稳了,但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安静的躺在床上。

“老头子,子寒这是怎么回事,做噩梦了吗?”

“万一...你赶紧去叫村医过来看看。别真出事了。”

奶奶见莫子寒这样的情况,也摸不着头脑,着急的询问一旁的爷爷。

“唉!我也不知道,在看看吧!实在不行,只能背子寒去找村医了。”

爷爷被奶奶这一问,也是满脸苦涩,不是很清楚。

但其目光中透出的担忧,表示他也非常担心莫子寒。

奶奶见爷爷如此说,回头一看躺在床上的莫子寒不在叫唤,痛苦神色也不在,稍微松了一口气。

一夜过去,天际出现鱼肚白,放亮。

折腾了大半夜的奶奶,起身离开莫子寒的床边,忙碌去了。

过了许久,莫子辉也起来了,摇晃着莫子寒呼喊他起床。

而在莫子辉摇晃着莫子寒时,其心脏处,一细小光芒微微闪烁一下。

与此同时,断魂崖崖底,莫子寒正漫无目的地走着。

他也不记得自己走了多久,也不知走了多远,只依稀记得四周依旧是黑暗一片。

这时,周遭空间突然泛起涟漪,白光一闪,漩涡出现,莫子寒被卷入其中连带着无影剑一起吸入消失在崖底。

“我...这里是?”

昏迷了一晚的莫子寒醒来,猛的坐起身子,茫然四顾口中咩咩自问。

“哥,你在说什么呢!”

“你在家,昨天你昏过去睡一晚上了,奶奶他们都担心死了。”

“哥,你是不是做噩梦了,半夜突然大喊大叫的。”

身旁的莫子辉见醒来茫然不知所措的莫子寒,不明其语、追问。

问他是不是做噩梦了,通常情况下都是这样的结果。

莫子寒没有回答,目光直直的看着他,也不知在看什么。

莫子辉一见莫子寒这样的反应也不清楚其情况,急忙跑了出去想告诉奶奶,让她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是梦吗?莫天?师傅?为何如此的真实。”

在莫子辉走后,莫子寒咩咩自语一句。一抹眼角的湿润,说不上来的难过。

又抬起了右手观看,没有伤痕,一点痕迹都没有。

食指上也没有戒指,一切真如一场梦一般,虚幻泡影。

“难道,真是梦一场...”

正当莫子寒思索愣神之时,奶奶关切声音传来。

侧目望去,便见奶奶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其声拉回了沉思中的莫子寒,醒悟过来。

“子寒,你醒了。怎么样,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原来那是在做梦,好真实的感觉。”

莫子寒茫然的看着走来的奶奶,此时才真正的清醒过来,喃喃自语一句,确认那是梦境。

“子寒,你怎么了?有在听吗?告诉奶奶,你怎么了?”

“奶奶!我没事,只是睡太久了。”

面对奶奶一连串的关切问候之语,莫子寒只是淡淡的回应了句没事。

可是,奶奶瞧见莫子寒醒来就心神不宁、恍惚的样子,不免担忧放不下。

但奶奶听到莫子寒自己说没事后,担忧的神色才舒缓下来。

以她对莫子寒的了解,莫子寒绝不对会骗她,说没事就肯定没事。

“没事就好,奶奶也就放心了,子寒有什么事一定要和奶奶说。”

奶奶和蔼的笑了笑,抚摸一下莫子寒的头,关切之语传进而耳边,温暖着莫子寒。

“嗯,奶奶我知道。”

“对了奶奶,我怎么家呢?明明记得我和莫轩他们一起,怎么突然在家了。”

莫子寒也是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回应。随之疑问的问起他,为什么会在家。

“哥,你不记得了?昨天回来路上你掉坑里去了,不知怎么就昏过去。”

“然后,莫轩莫余就一起把你送回来了。你是不知道,把我们吓得要死,也不知道你是怎么回事,突然就晕了。”

一旁的莫子辉,在听见莫子寒的疑问时,抢先开口的对他如实说道。

脸上疑惑的表情,就知道到现在他还是不明白,莫子寒为什么会突然晕过去。

之前都好好的也没生病,怎么突然就晕了呢!

在听见了弟弟莫子辉的话后,莫子寒脑海中努力去回想,好像确实是这样。

当时,只是被石头割了一下,随后就感觉昏昏沉沉,之后的一切就不知道了。

现在手掌上伤口也不见了,一切就好像没有发生一样,真是怪异的很。

“好了,都过去了,没事就好。”

“赶紧起来洗漱去,要吃饭了。”

“子寒,奶奶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红烧肉,快起来。”

奶奶的话打断了莫子寒的沉思,温暖、慈祥的话音,让莫子寒乖巧的点了点头,嗯道一声。

“嗯”

而奶奶在说完后,便起身先出去,看样子是继续忙碌了。

抛开不明疑问, 起床、换了身衣服,洗漱、吃饭去,今天依旧不用上学。

因昨天的事,莫子寒难得清闲一天,省了外出干活。

简单吃过早饭后,和奶奶打了声招呼,便急匆匆的离家而去,找莫轩他们了。

独自一人朝莫轩家走去,路上想起昨天莫雨涵好像也受伤了,不免担心。

“雨涵的伤,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回去被骂了没有。”

很快,当莫子寒来到莫雨涵家门前时,一眼便看见了莫雨涵奶奶在洗衣服,走过去问候一句。

“奶奶好,我找莫轩。”

莫雨涵奶奶闻声发现莫子寒来了,语气略微有点不满的随口回应了一句。

“在里面,自己去喊他。”

莫子寒也听出言语中的不满之感,但略微一想之后,也就没怎么在意这些。

“莫轩,我来了!”

此时,在二楼房间里的莫轩,在听见莫子寒的声音时,急忙从阳台走出来。

一眼就看见了在楼下的莫子寒,欣喜的回道一句“子寒,你来了。快上来!”

莫子寒则摇头,拒绝莫轩的邀请,说道“不了,我找你有点事。”

莫轩见莫子寒拒绝,没有多想回应了一句后,就消失在阳台。

“那你等等,我马上下来。刚好我也有事和你说。”

莫子寒点头,心中也是很好奇莫轩有什么事想和他说,在楼下静静地等待着莫轩出来。

突然,似乎察觉到什么抬头向上一望,发现阳台上莫雨涵正安静的站在那里,美目闪烁的正看着莫子寒。

四目相对,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似乎目光中包含了一切想说之事。

一会,两人相视一笑,笑意充盈脸庞就这样相互着互望。

很快,莫轩就下来了,见此莫子寒才收回目光,和他一起并肩朝田野走去。

阳台上,看着莫子寒离开的背影,莫雨涵口中喃喃细语一句。

“再见了!子寒哥哥。”

离开很远后,两人都停下脚步,望着那一眼无际的绿色,不语。

安静了一会后,莫子寒才主动开口对旁边莫轩问道。

“昨天...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拉你上来时,已经昏过去了。”

“随后,我和莫余几个急忙背上你送回家去。之后...我就不清楚了。”

莫轩似乎早知道莫子寒会问他,把做昨天的事情经过,都如实的告诉了莫子寒。

他自己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他下去时已是那结果了。

“你当时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昏过去?”

莫轩见莫子寒不回答,开口反问,想知道当时他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昏过去。

“这...我也不清楚,就是有点奇怪!”

“奇怪?发生什么了?”

“我也不知道,感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但又不像是梦,醒来就躺在床上了。”

“梦?很长的梦?”

“嗯,梦。奇怪的是那梦感觉很真实,但我又想不起来了。只是感觉,具体的我就不记得了。”

莫轩仔细的聆听了莫子寒话语,心中也跟着疑问沉思,同样也是不明白,也不知道如何去回答莫子寒。

而莫子寒也没过多解释,他只是想找个人述说罢了。

“对了,我记得昨天雨涵好像受伤了,怎么样没事吧!”

见莫轩沉思,莫子寒连忙转移话题问莫雨涵怎么样了,不想再过多纠结此事。

莫轩从沉思中反应过来,一听莫子寒这么问,只见其无奈叹气道。

“唉!别提了,回去被臭骂了一顿。不过没什么事,雨涵的话,就擦破了点皮不碍事,已经处理过了。”

得知没什么事后,只是被骂了一顿,莫子寒便放心下来。

难怪莫雨涵奶奶看到他,有些不满的样子,原来是知道了雨涵因为和他出去,才受的伤。

莫子寒心里还纳闷,好好的为什么会这样,原来是这样!

“走吧,去前面小山坡上坐坐。”

释怀之后,对莫轩说道继续朝前走去。

而在后面的莫轩望着莫子寒背影,脸上神色复杂无比,像有什么话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一样。

随之,摇了摇头跟上前方先行一步的莫子寒。

延伸阅读

排橙排加盟  http://www.featheringcrestaviary.com/uqta.shtml
排橙排-吃货排成排让吃货排成排!排橙排品牌,主要定位于街头休闲小吃市场,以“鲜酷脆辣

晨轩加盟  http://www.featheringcrestaviary.com/alhb.shtml
机票代理,轻松收益的机会您或您的亲友掌握着公司出差人士的机票订购权吗?你的人际关系广

天通金加盟  http://www.featheringcrestaviary.com/game.shtml
模拟盘赛模拟盘总金帆船一个(价值:1500元)奖励实盘赛10%的收益模拟盘周金兔一个

心醉园DIY照片礼品定制加盟  http://www.featheringcrestaviary.com/bgmq.shtml
心醉园DIY照片礼品定制专业从事个性化礼品行业14年,上海市金山区张火华广告经营部主

弘品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featheringcrestaviary.com/dyrs.shtml
广州市弘品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是专职从事室内设计、家居配饰的企业。公司主营业务包括装修

达昌加盟  http://www.featheringcrestaviary.com/awwa.shtml
暂无

圣才学习网加盟  http://www.featheringcrestaviary.com/soam.shtml
圣才学习网全国大中城市加盟项目项目介绍圣才教育拥有近100种考试(含418个考试科目

南珠世家珍珠加盟  http://www.featheringcrestaviary.com/u7ft.shtml
始创于2006年,南珠世家是一家专注于珍珠养殖及珍珠产品设计、加工、贸易为一体的珠宝

东方之晨加盟  http://www.featheringcrestaviary.com/akvd.shtml
暂无

罗尼洗衣加盟  http://www.featheringcrestaviary.com/gdqy.shtml
北京罗尼洗衣服务有限公司是一家紧跟时代潮流;创新洗衣行业与国内外同步发展,坚持绿色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文豪野犬]三无与腹黑之堕落人生【求收藏】(1)

    2077年、地球、在华夏大地某个医院的病房里躺着一位耄耋老人,他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上的全息投影。时代在进步,科技越发的发达,已经能够把人的记忆通过机器完全的展现出来,即使是那些埋藏在大脑深处的回忆也能给挖掘出来。只是这项技术还有副作用,就是对大脑细胞的损坏非常严重,会有性命之忧。我们的程老爷子也就是

  • 太祖十年在线阅读第2章

    大手覆上,安络只觉身上好像有一股清凉的电流穿过,很奇妙的感觉,让她禁不住一个激灵。与此同时,她也感受到了一种莫大的耻辱,胃中一阵翻滚,哼哼,穆凌尘,你禁欲外表下的真实面目总算暴露出来了!虚伪,无耻,真叫人恶心!她使劲去扯穆凌尘的手,然而,穆凌尘的那只大手好像长在上面了一样,搬不动。穆凌尘深邃的眸中满

  • 天行九歌同人之叶礼在线阅读第一节

    “林先生、林太太,你看我们院里的孩子都很听话,而且他们也很爱干净”一位穿着简朴的老人笑呵呵的对着她身边的一对衣着考究的夫妻说到“嗯,你们嘉城孤儿院的孩子都是很好的,不然我们也不会选择到你们院里来□□,毕竟这孩子以后是要和我们一起生活的”女人微微的笑着“呵呵,那当然,别的我不敢说,但是我们院的孩子都很

  • 陈影旧梦和罗德尼胡德单挑

    “下面由胡德与李的单挑正式开始!我们采取的是美式单挑。”道金斯说道。杜克大学篮球队内的单挑方式是美式单挑。美式单挑属于美国常见的一种单挑模式。主要规则就是球员每次进攻最多只能运三次球,超出这一限制就属于违例。限定进攻时间,一般限定为10秒。胡德的身高是203cm,李杨的身高是199cm。两人站在一起

  • (明日方舟)Dr.Y正在大杀特杀在线阅读第七章

    新月阁是新月集团旗下的酒楼,这个新月集团可是大有来头,创始人上官洪早年捞偏门起家,凭借数十年的发展,新月已是一家市值数百亿的明星企业。大小姐上官嫣就更了不得,她是上官洪独子生的女儿,颇有老爷子年轻时的个性,一手武艺精湛绝伦,脾气还很爆,曾经把几个追求她的纨绔给搞成了太监,上官家家大业大,这事也就不了

  • 重生之炮灰渡劫之巨型虎【第一更】

    陆冲的确吓得脸色发白。从地面上传来的震动来看,来的何止是大老虎那么简单啊?很可能是其他更可怕的动物……“嘶!!!”想到这里,陆冲整个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怎么办?既然躲不过,那就勇敢的面对吧。陆冲一咬牙,猛的抬起头,对着摄像头强行挤出一丝淡定的笑容:“大家莫慌,这种情况不算太吓人。更重要的是,我现在要

  • 临渊慕鱼殷无双

    “哇”一声哭啼声响彻了殷家秘境的每一个角落,啼哭声并不大,但却仿佛就在耳边发出,殷家族人有的还在打坐入定中却也被这一声哭啼声强行中断。“何人?何人扰我入定?不知入定时打扰会走火入魔吗?若我知道你是谁,不管你有谁护着我必将你扒皮拆...诶,我没事?”殷天英本想此地是殷家秘境仅有殷家族人,入定被扰是修行

  • 异世航海记在线阅读第4章

    在和荷莉夫人交代完父亲让我说的内容之后,我让管家回去了而自己留下来吃了顿晚饭。在此之中我听说了花京院典明也是今天才与承太郎认识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暗暗松了口气。可能是因为他们之间的老夫老妻的气息让我有点不安,我可是要征服承太郎的女人,才不能承认不如一个男的。为什么我突然说出了要征服承太郎,是因为在几

  • 武侠之咸鱼饶命穿越

    高考终于结束了,走出考场,就接到了爸爸的电话。“佑琳,爸爸车停在路口呢,快点过来吧。”关于成绩,李父对自己的女儿可是很有信心的。“恩,我知道了。”O(∩_∩)O李佑琳笑着回答。坐到车上,爸爸笑着看着女儿。“女儿,想吃什么,爸爸带你去。”“回家吧,妈妈一定做好吃的了!外面...(思考ing)呃,也没什

  • 酒吞童子bg酒/泉之明朝乡试(2)

    步行不到两个时辰,庆阳府的城墙已经在望。张凡看着这将近五个世纪前的建筑,不禁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他正了正衣服,背起行囊走入城门。守城军士看他的打扮就知道是来赶考的书生,最近很多秀才都来县城参加乡试,所以并没有阻拦他。张凡在守城军士那种尊敬和羡慕的目光中走进城门。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明朝的街市。虽然北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