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创世主出道后在线阅读第三节

作者:疾风不知 来源:晋江文学城

靳久夜一觉睡得极熟,醒过来已至凌晨,勤政殿的宫人们轻声伺候着贺珏更衣,庄严肃穆的朝服穿在身上,显得贺珏冷漠了许多。

几乎在贺珏目光递过来的那一瞬间,靳久夜从床上翻下来,跪在他跟前,“属下逾矩了。”

他竟然比主子起得还晚。

贺珏顶着王冠珠帘,不能轻易大幅动作,只拂了拂手,“今日是大朝会,朕得赶着时辰,你回了玄衣司好生养伤,近日都不要出去了。”

靳久夜称是。

垂首待贺珏走了,他才缓缓起身。

勤政殿的老宫人提着食盒进来,恭敬地说道:“影卫大人,陛下吩咐了吃食,你且用过再去吧。”

靳久夜点点头,贺珏的命令他从不违背。

食盒里是清淡的白粥小菜,正适合他养伤。

其实这么多年了,贺珏一贯在细节处颇为体贴,待他已然超过了主仆,因此他为贺珏拼杀除了执行命令,也多添了一份心甘情愿。

只是有一点想不通,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素来警觉的感官仿佛在贺珏面前失了灵,只要同贺珏共眠,他便能雷打不动地一觉睡到天亮。而离了贺珏,任何时候他都能轻易惊醒,保持着身为影卫的警惕与敏感。

好在这些年贺珏身在宫中,自己失了警觉也不至于让二人陷于危险境地,于是这件事也一直按下未提。

用过早饭,靳久夜回了玄衣司。

玄衣司的暗侍卫匆匆来报:“头儿,昨儿个来了一拨人,不知要劫谁,被属下们防住了。”

“什么路数?”靳久夜问。

暗侍卫道:“蒙面黑衣,不辨男女,一行有三个,有一个中了一刀,但没伤在要害。”

靳久夜大步流星转进了地牢,这牢下阴暗潮湿,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子霉腥气,里头不知死了多少人。

“在哪儿交战的?”

暗侍卫指了指,“就这当口,刚进了通道,值夜的警觉,没让他们占了便宜。不过那伙子人拳脚功夫厉害,惯拿短刀匕首,近身搏战处处杀招,像是……”

靳久夜扫了地面与四周两眼,“不是死士就是杀手,里头关的那几个可有异常?”

暗侍卫道:“昨夜已清查了一遍,并无异常。”

靳久夜嗯了一声,“只清查了活人?”

暗侍卫纳闷,犹豫地开口:“属下瞧着他们要来灭口,就先清查了那些个人,其他的还……”

靳久夜脚尖一别,往另一边去了,“昨天带回来那个,有人看着吗?”

暗侍卫有些急,“那人死得不能再死了,还能跑了?”

尸体摆在案上,一张不甚干净的白布搭着,算是对死者最后的尊敬。

靳久夜掀开了白布,露出了那人的脸,暗侍卫松了一口气,“还在。”

人也真是死得不能再死,靳久夜心里很清楚,他手底下就没走过活人,一刀抹了脖子,伤口还凝结着血痕,足可见出刀之人手段凌厉。

“头儿,属下觉得昨夜里那几个定然是来灭口的,关在咱们这儿的活人哪个不是藏着天大的秘密?自然有人想永远不见天日……”暗侍卫轻声道。

靳久夜问:“你说几个?”

暗侍卫猛一被问,不知何缘故,颤颤回答:“昨儿……昨儿是三个啊。”

“那你为何不直接说三个?”靳久夜隔着白布检查了一下尸身,突然在左手处停住了,他按了下去,是空的。

暗侍卫也见到了,有些不确定,“这人……这人左手没了,是之前就没的吧。”

靳久夜掀开白布,只见左手自小臂往下连同手腕都被砍了个干净。

他深吸一口气,再问:“昨夜到底几个?”

暗侍卫一下就慌了,“属下瞧着是三个。”

靳久夜道:“你们瞧着是三个,其实是四个,因为还有一个来了这儿,带走了他的左手。”

他说得很笃定,右腹处的伤口还提醒着他,这人的惯用手是左手。

左手藏着杀招。

暗侍卫立时就往下跪,“属下失职,甘愿领罚。”

靳久夜抬步往外走,“五十杖,昨夜的都有,包括我在内。”

他也失职了,昨晚上不该在勤政殿逗留至今日凌晨,应当一早将这贼子的身份查弄清楚。如今失了先机,想顺藤摸瓜斩草除根已是不能了。

暗侍卫连忙追了上来,“头儿,这不干你的事。”

靳久夜面无表情,踏出地牢抬眼见着天边的微光,“再有下次,第一时间汇报。”

暗侍卫小声,“可您昨儿夜宿在勤政殿,属下不敢叨扰陛下。”

靳久夜顿了顿,“便是睡在陛下床上,也要立刻报与我知。”

暗侍卫愣了下,回头看了一眼地牢门口值守的同僚,两人眼神交互,莫不都在说,影卫大人这是承认他与陛下睡了?

五十杖不能免,靳久夜带了伤也生生扛下了。

其余人等自然不敢有什么怨言。

今次大朝会比往日吵闹太多,好不容易结束,贺珏脑仁儿都疼了。

他按了按太阳穴,进了暖阁,由着宫人们更衣换上常服。

“靳久夜何时走的?”贺珏随口问。

老宫人躬着身子答:“陛下安排的早饭影卫大人用过了。”

答非所问,跟在老宫人身后的小宫人眼睛都瞪圆了,师傅干什么呢,莫不是老糊涂了?

然而陛下嗯了一声,面上没什么表情,亦没有开口斥责。

小宫人想了想,偷眼瞅了瞅陛下,又瞅了瞅师傅,突然觉得自个儿在暖阁当差实在有太多要学的了,且等着练吧。

换上轻便常服,贺珏出了暖阁,照常在勤政殿看折子,中书舍将折子分了类,要紧的倒没什么,大朝会上都议过了。反倒是请安折子一大堆,摞得有一尺高,贺珏随手拿一两本,末了都要提一下今年的秋选。

各府衙简直无一例外。

还有稍远的州郡,前头刚来一封,后头又来一封,真当天高皇帝远,他不能将人捉来惩治一顿了。

贺珏看着看着黑了脸,今次在大朝会上也多半吵这个,正经事没议论出个结果,却非要贺珏露出几分中意谁的心思来才肯罢休。

他这皇帝当得还要看臣子们的眼色不成?

“陛下,小齐大人在外头求见。”老宫人进来禀报。

贺珏撂了折子,准备站起身,忽而又坐定了,拿起另一边的,目不斜视道:“让齐乐之候着,朕看完这几道折子再见他。”

老宫人应是,出去照应了。

贺珏没那个心思看了,百无聊赖地扫了眼偌大的宫殿,空荡荡的没个人气。

一边的窗户半开着,从外头透进来几缕风,夏日里裹着热气,乞巧节还有十几日才到,秋选约莫要轮到中秋前后。贺珏思忖着,心里愈发烦躁了几分。

压了两三年的选秀因着齐乐之撕开一条缝,那些世家们个个像虎狼嗅着了腥味,甭管当今天子是念着哪位公子小姐,既然开了后宫,自然能往里头塞人了。

然而正主却是个一无所知的,赶着乞巧节要成亲,撂下他这个孤家寡人如何堵悠悠众口?

贺珏思来想去,愁绪又涌上心头,心里又气那人不解风情,又恨自己不是个昏君。

靳久夜也是个闷葫芦,惯不会安慰自己,除了陪自己喝酒打架还能作甚?他就这么一个兄弟,这会子也不见了人影,轮到他一个人与齐乐之对峙,实在是不爽至极。

气了半晌,贺珏冷静了片刻,不由得想,眼下才刚从大朝会上下来,这时候齐乐之来见他作甚?

“来人,召齐乐之进来。”贺珏开了口。

伺候的小宫人在外间角落里隔着帘子应声,转头出去,不一会儿那位传说中人人称颂的青年才俊便进了殿。

“臣参见陛下。”齐乐之行礼。

齐家家主位及内阁首辅,他们家可算是当朝最重礼数的,因而齐乐之连跪拜都显得风度翩翩。

贺珏坐在上首,静静地看着齐乐之,“起来吧,有什么事?”

他俩一块长大,打小在国子监读书,彼此熟识得很,齐乐之起身后就少了几分做臣子的拘谨,笑道:“陛下,臣不日成婚,亲自给您送请柬来了。”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张大红色的册子,带着一脸温煦的笑容递到贺珏跟前,“若是不便出宫,贺礼可得送到。”

本来是玩笑话,贺珏却反常地没有应声,只接过了请柬,扫了一眼,“什么日子?”

齐乐之道:“阿瑶想在家过乞巧节,定的十二,两家儿都看过,是个宜嫁娶的好日子,也合我俩生辰八字。”

要成亲的人,脸上总是不自觉带着笑。

往常贺珏看着也心生欢喜,今日却觉得刺眼得很,他点了点头,“朕记下了,若无要事便亲自走一遭,但这,也说不准……”

齐乐之表示理解,“自然,陛下国事繁忙,臣都明白的。”

他也不是个笨槌,几番交谈看出了贺珏不太高兴,因着幼年伴读的情谊,年纪相仿之下,他与贺珏要比旁人亲近些。

于是便多了句嘴,“陛下可是因今日大朝会吵闹,心情不大舒畅?”

贺珏抬眼,“何以见得?”

若要深究,齐乐之问这话已然冒犯,治个揣度君心的罪也未尝不可。

但齐乐之清楚,贺珏打小没什么朋友,亲兄弟也隔着一层争储的沟壑,平日里没得亲近。

因而他问了一些逾矩的话,也不算什么,就当闲话家常了。

齐乐之道:“早间在太极殿上,臣就看陛下脸色不虞了,是以借着送请柬的由头过来问问。”

贺珏听到这话,脸色缓和了许多,“你倒有心。”

“偌大的后宫没个主子,前朝哪个世家不急?偏偏陛下又执拗得很,这大半年来,便连父亲都在我耳边念叨了许多回,生怕皇嗣凋零……”

贺珏难得笑了笑,“你这话倒客气得很,莫不是都担心朕绝了后?”

齐乐之亦笑道:“臣也是顶着压力,回回都要替陛下想辙应付父亲的盘问。”

贺珏来了好奇,“哦?齐阁老如何盘问你?”

齐乐之道:“自然是催臣向陛下打听打听,这心上人到底是谁,莫不是哪家的公子?若真如此,后宫怕没娘娘了。”

贺珏脸色一顿,整了整书案上的折子放回原处,才不紧不慢地回了齐乐之,“若真是哪家的公子呢?”

齐乐之爽朗一笑,“陛下喜欢谁,都是那人的福气,前朝那些个老迂腐只顾自个儿荣华富贵,哪里懂得人间疾苦?陛下也是人啊!”

贺珏问:“那齐家呢?朕可知道齐家女待字闺中的可不少,敢情没动进宫的心思?”

说话的语气一如往常,但字字却戳在了要害处,一个不慎,便能落个满身罪名。

齐乐之拱手,恭敬道:“若能更进一步,齐家亦是求之不得,可臣以为,情这一字,最重两情相悦。陛下数年奔波却又克制己身,想必是心里念着一人吧。这一年来朝野上下动静不小,陛下又不肯与臣明说,想来是极为珍视了。”

“是,珍视极了。”贺珏定定地望着齐乐之,那张年轻俊美又无比熟悉的脸。

齐乐之并未察觉,他正色道:“无论陛下作何抉择,臣与齐家,定当鼎力支持。”

贺珏手指轻轻敲了敲书案,看起来漫不经心,“若是让齐家送个公子进宫呢?”

齐乐之闻言,愣了愣,“陛下……”

贺珏静等着。

齐乐之道:“自臣之下,尚未婚配的公子……年纪最大的,刚不过十三。”

贺珏道:“你也尚未成婚。”

齐乐之立时跪下,“臣,不能负阿瑶。”

延伸阅读

比多乐加盟  http://www.yancou.cn/d1lm.shtml
品牌创立时间:2010年01月01日品牌介绍:比多乐品牌是婴儿抱被、婴儿背带、婴儿沐

VMAX加盟  http://www.yancou.cn/xo4x.shtml
VMAX贴纸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原则,坚持“质量,用户至上”的经营方针以

划云加盟  http://www.yancou.cn/d2js.shtml
划云装饰在业界是非常有的,划云装潢设计师在上海装修公司中针对于中式,欧式,古典,现代

金珏加盟  http://www.yancou.cn/apx9.shtml
金珏网布主要产品有仿金/仿银网布、吉他音箱网布、箱包网、仿银丝网、鞋网布、纸草网、印

卡莱欧珠宝加盟  http://www.yancou.cn/3u9.shtml
2006年,为了迎接市场国际化的需要,经过专业的市场调研,在整合各项基础上,全面调整

雅洁尔加盟  http://www.yancou.cn/nhll.shtml
西安雅洁尔(Y&G)品皮具护理中心是一家专职从事精心打造品品牌售后服务的机构,是西安

领玛幼儿早教加盟  http://www.yancou.cn/uvm.shtml
近几年来,教育市场越发红火,因为现代人对于孩子们的学习这回事日渐看重。领玛幼儿早教,

新维特玻璃加盟  http://www.yancou.cn/a5aw.shtml
新维特玻璃拥有多台平、弯钢化玻璃生产线,干、湿法夹层玻璃生产线,中空玻璃生产线,防弹

百分生活加盟  http://www.yancou.cn/pdas.shtml
百分生活家纺布艺总部经销批发的记忆棉睡枕、U型枕、孕妇枕、腰靠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

美人计翡翠加盟  http://www.yancou.cn/6qt3.shtml
美人计翡翠投资有限公司帮您策划了一条长期之路,玉石商们还在为了产品进货、产品退换、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冥戒生死传沈西

    “方便换个地方聊聊天么?我需要抽根烟冷静一下,你好,沈西,东西南北的西,我现在很不好,客套话少说,找个地方聊聊吧,蓬陆。”名为沈西的女人拢了拢头发,她很白,和周沈那类冷白不同,肤如凝脂,她冲他嘲讽似的展露一笑眼尾弯起来,有点像是丹凤眼,却又不是,眼睛双得好看,眼尾斜斜向上带着丹凤眼的韵味,化了桃花眼

  • 丧尸的黎明第四章在线阅读

    再次清醒过来,已经是十天以后。摸摸脑袋,掀开眼睛上面的纱布,用力睁了睁眼睛,还是看不见。“护士!今天几号了,我睡了多久。”啪嗒啪嗒,一串脚步声从外面传来,依稀听到“快点,快点!醒了!”缓缓下床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突然被人从后面扶住了,我大惊:“是谁,谁在我后面。”苍老而有力的声音从身后传

  • 斩道成天在线阅读第9章

    宋棠最近在拍一个古装片,组里伙食好,好像整个人都圆了一圈儿。沈冬青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肥脸:“你最近吃什么了?不用保持身材吗?”“你说吃什么?光是你的瓜都够我吃好几顿的了。”宋棠这次是中途回来拍一个综艺,过两天还得回剧组,刚好顺路过来看看她,顺便近距离打听一下八卦:“你真的准备结婚啊?婚期什么的,订好了

  • 虎蛙人生在线阅读第3章

    神奇的白光于水被这鲨鱼连续施展道法,巨浪拍击,疼痛难忍。不过知道自己一旦放手,被打落水里,必然是这鲨鱼的口中之食,因此拼命不肯放手,牢牢抓住,缩在鲨鱼背上的伤口中。心中又怒又恨,突然怒发如狂,忍不住狠狠的一口,咬在鲨鱼伤口的肌肉上。不想这一口咬下,竟然有一丝淡淡的灵力,于水从鲨鱼身上吸取,进入于水的

  • 闪开,丧尸最后一下是我的!第九章在线阅读

    我从厕所里面出来,还特意把头发整理了一下,好让自己显着精神一些。陈蔷薇还在品着她的蓝色鸡尾酒,只是身边多了一个打扮的很妖艳的女人,紫色的头发,弄得像鸡窝,穿着一件淡紫色羊绒大衣,里面套着修身的连衣裙,我索性叫她紫色妖人。我走过去,问陈蔷薇:“你朋友啊?”我还不忘顺带着狠狠瞄了一眼她的事业线。不等陈蔷

  • 重生之烟花易冷在线阅读洪荒初始

    混沌初始,大道玄音浩荡,尽显永恒神圣之威严。是以在大道造化之下,混沌有三千混沌魔神秉承运数而生,先天强大执掌混沌大道本源,纵横混沌时代掀起无尽征伐。直至盘古于创世青莲中尽悟三千大道本源,出关之际欲证无上道境,携无量神威开鸿蒙,破混沌,斩其余三千混沌魔神,恐怖无匹,以一己之力终结了大道衍纪。然而盘古大

  • 重生之吾乃超越常理的存在在线阅读第10节

    周娴的脑袋这时候反应有点慢,十几秒过去,她心里暗骂了一句麻蛋,这是什么孽缘。感应灯刚好暗了下来,周娴想趁着黑灯瞎火地溜掉,没想到男人突然问:“谁欺负你了?”灯又亮起,周娴刚哭过的眼眶红红的,她凶巴巴转头问:“关你什么事啊?”只是这种凶巴巴毫无震慑力,在商璟言眼里却是带了点她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小女孩情态

  • 英雄联盟之君王传说之训灵决(5)

    “你不明白父亲的意思,我来告诉你。他说等你伤好再议,便是希望你能在这期间自己想清楚,那个位置不会是你的,就算太子看中了你,你也该拒绝才是。更何况,太子也并不是真心喜欢你,只是比起我和花晴,你更好掌控一些罢了。别做你的春秋大梦了。花末!”花启涵朝着花末露出了残忍的微笑。“若是我不同意,你便在此,让这三

  • 热吻十分甜在线阅读第5章

    苏筠筠这一觉睡的踏实,待醒过来,已将近辰时了。她坐在床上:“有说什么时候敬茶吗?”她没到成亲的年纪,这次为冲喜匆忙出嫁,成亲后的许多规矩,还不甚清楚。她也是刚想起在成亲的第二天,好像有这么一桩事要做。“没说。”从林家带过来的丫鬟四喜脸上有一点点委屈,“我本来想叫你的,傅家的姐姐们不让,说是夫人吩咐了

  • 被逆袭女配包围后她还在疯狂输出在线阅读第三节

    五年之后。“妈妈,这个假期我们去哪里玩啊?都放假了我们还没出过门呢!”一个天籁般的童音想起。“小云,要不,我们明天去峨眉山,峨眉金顶可漂亮了,传说,那里有神仙诶!”寒怡向往地说道。“有仙女吗?妈妈?”莫云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寒怡天真地问道。“恩,当然,而且仙女都很漂亮哦!”寒怡强调道。“有妈妈漂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