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想做你的白月光之第二章(2)

作者:息霜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从小巷子走出来之后,按照胖锦鲤的指示,白小裳一路看着新鲜,不一刻就走到了一栋有着古朴精致的小楼之下。

小楼只有两层,一楼时间店铺,如今大约是时间尚早,门板还未卸下,而通往二楼的的楼梯就在楼旁,似乎昭示着一件事,大街上的每一个人,只要你想,便可以畅通无阻的走上楼。

抬头望去,便可见二楼向外延伸的梯台之上,摆满了许多花盆,盆中各种颜色的花朵竞相盛开,为这个早晨增添了不少亮色。

种了这么多的花,楼上住的,该不会是个女子吧?

白小裳站在楼梯口琢磨着,又觉得不太可能,因为若是楼上是女子,那么在如今的年代,这小楼的二楼是必然不会如此敞开的。

可若是男人,那么她身为一个女人,要如何才能做到赖在这人身边呢?

苦思冥想的白小裳在楼梯口踟蹰了半天,胖锦鲤一直在催她赶紧上楼,并极力表示,有它在,白小裳绝对不会遇到被拒绝的情况。

白小裳没理他,它不是人类,不知道什么叫脸面,可是她自己知道呀,总要想个好的理由才可以不是么?

要不……跟主人说自己无家可归了,求人家收留,给人家做牛做马?

哎,还是算了,她自己在家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家务被妈妈和奶奶催着做过,但毕竟不是熟手,万一把人家给坑了呢?

一阵食物的香味从窜入她的鼻尖,白小裳忍不住摸了摸肚子,意识到这个时候,她早就该吃早餐了。

然而……她没有钱,想到这里,她不禁在内心埋怨道:“亏你还说自己是锦鲤呢,我们这一路走来,连一个铜板都没捡着!”

胖锦鲤没说话,白小裳还在纳闷,忽觉有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随即身后传来清朗温和,极富磁性,好听到几乎让她以为自己的耳朵要怀孕的声音:“姑娘站在这里许久,是有事要找花某么?”

但声音虽然好听,但突如其来的拍肩动作吓了她一跳,她忙转头去看,入目便见一个容貌极俊,笑容极好看的男子站在自己身后一步之遥的地方。

白小裳只觉得心脏被重重的打了一拳,这让她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然而,她这个动作,如果是在平常,也许是没有问题的,但坏就坏在,她刚才是站在楼梯口的。

于是她这一后退,脚踝就刚好绊住了楼梯的第一街台阶,于是整个人稳不住,直愣愣的朝后面倒去!

这么倒下去,她的头所能接触的,只有可能是更高的阶梯的棱角。

完蛋了!她的脑海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之后她闭上眼睛,准备承受剧痛的来临,顺便抱怨一下胖锦鲤果然不靠谱。

顺便再期待一下狗血剧情能在自己身上发生。

或许是锦鲤真的带给了她那么一丝丝好运,她的期待最终成真了,一只有力的臂膀环住她的腰身,及时制止了她身体的后仰和后脑勺的遭殃。

“姑娘当心!”

随着那一个动作的,是刚才吓到自己的男子担心的声音。

避过危机,白小裳被那男子揽在怀里,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喃喃道:“还好还好,吓死宝宝了。”

一声极为撩人的轻笑随即在她的耳边响起,白小裳顿觉一阵酥麻自耳朵顺流而下,直袭腰部,随即便觉腰一软,整个身体就向下坠去!

原本因为她的反应而轻笑的花满楼一惊,忙又用力揽住她,迭声问道:“姑娘,你怎么了?”

脸上烧红烧红的白小裳沉浸在这辈子都感受过的好闻的男性气息里,终于结结巴巴的道:“没,没事,只,只是,好像是……扭了脚了……”

刚才腰突然没力,她想用脚稳住自己的时候,才发觉脚上一阵剧痛,但这痛比起如今在美男怀中的状况,并不值一提……

花满楼的眉头微微一皱,随即脸上出现歉意的神色:“抱歉,是在下唐突了,姑娘若不介意,请入楼内,在下给姑娘找大夫医治。”

正中下怀!

“那就麻烦你了,先……呃我是说公子可以放开我了。”不敢看花满楼的那张俊脸,转移视线注意到周围经过的人,无一不投来暧昧目光的白小裳,顺势应承下来之后忙道,并伸手率先扶住了楼梯的扶手。

花满楼沉默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如她所愿放开了手,气息的远离让紧张不已的白小裳稍稍松了口气,咬着牙抬脚要往楼上走。

但只要扭过脚的都知道,半残的脚上楼梯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

紧紧抓着木质的扶手,白小裳先将扭到的脚放在上一层楼梯之上,下一刻,她咬了咬牙,眼睛一闭,迅速的抬起了完好的脚上楼梯,但,她没有低估自己的忍耐力,却高估了她那只残脚的承受力。

“嘶……”她最终还是没忍住,痛吟出声,抠在木质扶手上的指甲,也似乎发出了难听的划声,但她却没有注意,只觉得脊背上冷汗涔涔。

而听见她那一声痛吟的花满楼只觉得眉头一跳,心脏不自觉的一抽,下一刻,他的手就再次不自觉的揽上了白小裳的腰:“你受了伤,还是让我帮你上楼吧,姑娘帮我拿着这个。”

白小裳尚未反应过来,就觉手里多了一样东西,接着脚下一空,整个人就被以公主抱的方式再次入怀,傻眼之下,便与抱自己的人一起腾空,落地之后才反应过来,方才花满楼抱着她直接施展了轻功。

被放在她手上的,是一个油纸包,摸起来热乎乎的,还泛着一股挺熟悉的香气,似乎正是她刚才在楼下闻到的。

直到被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椅子里,残脚因为没有了重量的压迫疼痛减轻了不少,白小裳才从自己被公主抱了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虽然不知道这男人是谁,但是能被这么帅的男人公主抱一回,就算这人以后是别人的,MMD,宝宝这辈子也值了!

内心狂吼的白小裳红着脸把手里的油纸包递了过去:“那个,你的东——”

“我说花满楼,你这一大清早的艳福不浅啊,出门买个早食而已,就能抱个美人归,看来我风流倜傥的美名,大概要让给你了。”

略带痞里痞气的调侃之音响起,让白小裳的动作一下子僵在了原地。

随即,她就见到那个被称作花满楼的人摇头对突然出现在楼中,容貌不逊于他,嘴上却挂着两撇颇为喜感的小胡子的人道:“不可不可,没了风流倜傥美名的陆小凤,还是陆小凤么?”

白小裳手里的油纸包不自觉的滑落了下去。

花满楼,陆小凤,这个世界还能再狗血一点么?胖锦鲤,你特么不靠谱乱用功力也就算了,把老娘整穿了也就算了,可是你把我整到一个虚拟的世界算个怎么回事!

“咳咳,那个,不怎么回事啊,我不是也让你十分好运的在穿越的第一天就享受了一回梦中情男的公主抱么?”

此时,方才一直在沉默的胖锦鲤终于说话了。

而另一边,见油纸包滑落,一个箭步窜过来接住,口中直道好险差点没有早饭吃的陆小凤有些纳闷的看着目光呆愣的白小裳,有些奇怪的转头问花满楼:“这姑娘怎么了?”

看不见的花满楼并不能察觉白小裳神色的不对,但他听见了纸包落下被接住的动静,也有些担心的开口:“姑娘?”

“咕噜噜……”

腹鸣声忽然在小楼中响起,也让正在意识中质问胖锦鲤刚才到底在干嘛的白小裳回过神,脸色无比尴尬道:“呃,我……饿了……”

花满楼失笑道:“是花某失礼了。”随即,他转头面向陆小凤,“陆小凤,看了这份早饭你大概要让出来了,既然你都起来了,那么还是自己到楼下去吃吧,顺便,你得帮这位……”

话说到此,他才意识到自己忘了问白小裳的名字,又回头问道:“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从来没被这么问过名字的白小裳有些不自在,她假意清了清嗓子,这才镇静道:“我叫白小裳。”

名字报出,花满楼点头道:“原来是白姑娘。陆小凤,白姑娘的脚扭伤了,你吃完早饭找个大夫来帮她看看吧。”

陆小凤也摸摸自己瘪瘪的肚子,面对着自己的朋友和朋友新认识的漂亮姑娘,幽幽叹口道:“好吧,交上一个见色忘义的朋友,我除了自认倒霉,还能干什么呢!”

说罢,他摇摇晃晃的向楼外走去。

花满楼只是摇头。白小裳却是看着陆小凤的背影在脑海中默默的问胖锦鲤:“话说,能让陆小鸡这家伙小小的倒霉一下么?”

明知道花小七眼睛看不见,还说什么见色忘义,虽然花满楼不介意,但偶尔也要口有遮拦一下嘛!

胖锦鲤则是非常豪气干云的答了一句:“没问题!”

白小裳内心照例表示怀疑。

待陆小凤离开之后,花满楼一边将陆小凤递给他的油纸包打开送到白小裳的面前,一面道:“抱歉,我这个朋友随性惯了,玩笑之语还请白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谢谢。”白小裳一边道谢一面接了油纸包,再把饼送入口中之时还玩笑道,“怎么可以不放在心上呢,能让花公子你这样的人‘忘义’一回,也不枉我白遭这一番罪呀。”

花满楼闻言怔了一下,随即又笑道:“姑娘真是与众不同。”

刚把饼塞进嘴里的白小裳突然觉得有点噎。

与众不同……这个词……怎么感觉略尴尬?她不会是穿越了一回,就直接拿了到玛丽苏剧本吧?

胖锦鲤:并不是,你不过是在另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出现之前运气好抢了个先机而已。

延伸阅读

欧美思化妆品加盟  http://www.cfcars.cn/suqq.shtml
欧美思化妆品专卖店是欧美思精心设计、潜心打造的集化妆品、个人护理品、化妆工具、洗护用

泰达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cfcars.cn/d8xm.shtml
无锡市泰达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是江苏省建委认可的装饰装潢资质单位,省装饰协会会员单位

疯狂龙博士加盟  http://www.cfcars.cn/gb3k.shtml
疯狂龙博士精品托辅学习中心——中国儿童课外的快乐成长家园!由“李阳疯狂英语”团队和具

蕙兰化妆用品加盟  http://www.cfcars.cn/at5t.shtml
蕙兰化妆用品坐落于深圳特区龙岗紧临香港国内物流国内外航运空运等交通便利以拥有出众的生

小木翼飞衣尚加盟  http://www.cfcars.cn/p7oj.shtml
小木翼飞衣尚女装总部主营的是服装、面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格莱娅化妆品加盟  http://www.cfcars.cn/g7mg.shtml
格莱娅化妆品是一家致力高科技美容的综合性集团公司公司致力研发高科技美容设备及护肤用品

兰柏珠宝加盟  http://www.cfcars.cn/sxm7.shtml
深圳市兰柏珠宝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是一家集珠宝定制、成品零售、传统店铺与电子商

旭鹏加盟  http://www.cfcars.cn/p4gu.shtml
旭鹏橱柜以“工艺出众、品种齐全、精益求精、以质取胜”为生产理念。旭鹏橱柜秉承“质理佳

珀莱斯特加盟  http://www.cfcars.cn/peb1.shtml
珀莱斯特彩色钥匙长期专注于水晶礼品的设计开发,产品结构完善,基础加工设施建设,目前公

雪鸽加盟  http://www.cfcars.cn/dq6f.shtml
义乌市雪鸽床上用品商行是一家集专职研发、设计、制造、销售、物流与服务于一体的大型家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魔传说之渡魔之急需科普的御主(6)

    藤丸立香的那一记抱腰过背摔实在是惊天地泣鬼神,就连正面吃了这一击的雷夫教授都半晌没有动静。反倒是作出这一壮举的藤丸立香手脚麻利得不可思议,松手之后转头就一左一右拉住了还处于精神当机状态中的玛修和奥尔加玛丽。“别愣着了,快跑!一般来说,这种前期一直在主人公身边作同伴,后期却反水成为反派BOSS的家伙绝

  • 神魔系统简直不要太好在线阅读第五章

    “呜呜,啊,你,你在干什么啊。”躺在林云的怀抱中。。。。或者应该说完全就是被固定在林云的怀抱中的菈菈醒了过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这么轰轰烈烈的冲击,想要不醒过来,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吧。话说,为什么林云刚刚不先把菈菈弄醒了之后,然后大家一起跑的话,最少就不用这么尴尬了吧。。。。。只能

  • 关于我闯荡江湖这件事在线阅读第三节

    回到家门口,我拧开门锁,顺手打开灯,笔直地走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下,我抬起手捏了捏皱了一天有些发酸的眉心。席卷了我全身每一个细胞的疲倦,促使我将整个身体往沙发的靠背上靠,整个人都陷进了沙发里。做笔录的时候,我并没有说我是接到老薛的电话后特地赶过去,只说我跟老薛约好了,所以我今天才会出现在那里。不是我不

  • 神游王者之路第七章在线阅读

    处理好乱七八糟的事情后,宁秋秋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展清越的房间里看她上次放在他身边的平安符怎么样了。展清越的活动地点只有床上和轮椅上,出去兜风完,护工又把他安排回了床上,吊着水,不知道在输什么液体。展清远脸上的妆已经被卸了,露出他本来的面目,看起来顺眼多了,宁秋秋情不自禁多看了几眼。其实她也算是颜控,

  • 我是至尊超人第三章在线阅读

    “吵死了,谁闹钟不关,一直响个不停!”林语凡生气的想道。说完他摸了摸自己的脑门,无奈的睁开眼睛。“咦,视线有点低啊,我怎么趴在地上。”林语凡暗想着,然后用四只脚站起身来。“为什么要用四只脚?怎么还是怎么低。”林语凡还没意识到什么,抬头看了看高高在上的垃圾桶。看着四周熟悉的环境,林语凡有点想起了之前的

  • 命之诀之铜铃异动

    就在女鬼手上的棺钉眼瞅着就要落到我脸上的时候,手中传来一股烫意。感觉就像是一块烧红的洛铁落在手里似得。随即一股巨大的力道将我掀飞了出去,那女鬼也被掀翻在地。我被这股巨力重重的掀到了墙上,落下来之后感觉全身的骨架都已散架,嘴里充斥着血腥味。我擦了一把嘴,手心处传来刺痛,我这才发现手中紧紧地攥着那个铜铃

  • 我是仙人NPC在线阅读无涯阁来使

    “这破地方老子已经待够了!老子要吃饭!”吃饭!吃饭!在经历第二十二次的迷路之后,苏冶仰天长啸。“吃你个头!还不抓紧时间赶路。”苏陌手执短刃,与钟离辰并肩而行,所到之处,树木应声而倒。“哼唧,就知道凶我。”苏冶委屈地瘪着嘴,小媳妇样地了跟上去。“喂!等我。”“老老……老大。”邓魁元自一块石头上起身,挠

  • 界一人仙纪逆天修练

    正文第二章逆天修练在那光芒大涨的那一刻,张宇迷糊中,最后看到的是怪老头疯狂的眼神和因为过于兴奋而扭曲的面孔,张宇感觉到自己很累,很累……就这样沉睡,昏了过去!怪老头,怀中亮起五色光芒,然后一切归于白色的混沌光芒!此时,老头手印翻飞,正在结着古怪的手印。把那五色光芒,打进了了张宇体内,这一刻,若是有人

  • 都市之神豪系统在线阅读第七节

    “师姐,你还好吧,是不是感冒了,”小白递给唐诗纸巾,“没事没事,可能是有人在骂我吧,”唐诗笑了笑。“哈哈哈师姐,没想到你还是个唯心主义者,要我说啊,你一定是着凉了,”小白说着起身,“我去给师姐买点热的。”“谁说的,我可是纯正的唯物主义者!小白你不用去买了,”唐诗要叫住小白,但是小白走得很快,已经走远

  • 神仙冢在线阅读第二章

    犹记得六年前冉一出国后,他就借口出国深造,飞出去了,他跟他说,我要去追冉一。那时候,柏宇就觉得有些不舒服。但当时天真的柏宇以为他自己是受虐倾向,也不大在意了。是啊,天天被那个小女孩虐到想打人却又不敢…现在想想应该是不舍吧,只是当时不明白自己的内心?而今,这么多年过去了,或许他现在是凯旋而归么?已经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