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漫威:我会天罡三十六变在线阅读纸条

作者:阿黎 来源:飞卢小说网

参加完苏兮的生日宴之后,席砚卿就连夜飞往了澳洲,十多个小时的飞机,再加上澳洲正值冬季,一向百毒不侵的席砚卿,也没能逃脱感冒的魔咒,成功中标。

历时快半个月,这边的工作终于处理完毕,钟离声看席砚卿脸色仍然不太好,于是就问他要不要在澳洲休息一段再回去,国内的工作他可以先回去处理。

席砚卿对这点小病不以为意,直言:“多大点事,订机票,回国。”

“直接回国吗?”

“那不然呢,你还想飞机半路给你刹一脚?”

听到这儿,钟离声噗嗤一声笑了,心想我们的席总监有时候还是很可爱滴!

不过,这样的心理活动是绝对不能让席砚卿看出来的!

要是让他知道有人形容他可爱,那后果简直......

想到这儿,钟离声自己吓自己地摇了摇头。等到他反应过来恢复正常的时候,发现席砚卿正在以关爱智障的眼神盯着他。

钟离声迅速调整好状态,解释道:“不是,我的意思是,过几天不是要去新加坡谈裕泰的并购案,要不要直接订飞新加坡的机票?”

席砚卿答得果断:“不用,先回国。”

就这样,两个人登上了回国的飞机。

钟离声本来觉得没什么!

直到飞机于深夜落地国内之后,席砚卿转眼就让助手订了当天下午飞新加坡的机票。

钟离声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还特别谨慎地看了一眼席砚卿的工作安排。心想莫非是周一上午有必须要他出席的活动,所以才绕个大弯?

结果发现并没有!

那这么折腾到底是要作甚?

闲的没事坐着飞机在天上兜圈吗?

因此当钟离声连时差都没来得及倒,顶着一双黑眼圈,于几个小时后再次看到席砚卿的时候,终于忍无可忍地吼了一句:“席砚卿!你是不是变态!”

席砚卿懒得搭理他。

“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你当坐飞机跟坐车一样,怕堵车说绕个远路就绕个远路!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完完全全可以买直飞新加坡的机票!我连时差还没倒利索!”

席砚卿专注看着手里的文件,冷冷回了句,“悉尼是在南半球,又不是在西半球,你倒哪门子的时差。”

钟离声听了一口老血就要喷出,锲而不舍地问道:“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在航空公司投了股份?”

席砚卿:“嗯?”

钟离声接上后半句:“所以才坐飞机玩。”

席砚卿听到这儿,真的懒得搭理他了。于是直接甩了份资料给钟离声,“把这份资料翻译成斯瓦希里语,翻译完再跟我说话。”

钟离声看着手上的文件夹,心想什么玩意儿?什么希拉里语?我好歹也是从小到大的学霸吧,席砚卿就这样又一次轻而易举地触及我的知识盲区了?

所以说没事还是不要惹席砚卿了,你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累死的。

---

新的一周,整座城市又回归忙碌的节奏。

顾锦泽刚开完例行周会,正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今早凌晨两点飞机才落地,回到家没睡几个钟头又赶到公司开会。

所以,他任自己放空了一会儿,才站起身来走出了办公室。

听到扣门声,池漾从文件中抬起头,看到是顾锦泽,扬起一抹笑。

顾锦泽走到她面前坐下,扫了一眼桌上的文件,随口问道:“几点的飞机?”

池漾说:“下午三点。”

顾锦泽点点头,“对了,我都忘了问你,你是怎么搞定风盛的?那天他们临时来律所,我以为就是过来了解了解情况,结果当天晚上就说要跟我们合作了,还指明要你。”

“当天晚上?指明要我?”池漾不明所以地问道。

顾锦泽听了这两个反问,没忍住低声笑了笑,语气调侃:“你还挺会挑重点。”

“......”

“对了,这次并购案材料我看过了,利益纠纷不大,交给你有点大材小用了。”

池漾听了心里直接一个白眼翻上天,“合着我就非得跟棘手案件绑在一起呗,我又不是警察。我还不能得心应手一回了?”

“能能能,再棘手的案子到了池律师手里,那都能得心应手。”

“你一个大老板总拍员工马屁算怎么回事,”池漾回呛顾锦泽一句,“我看人家点名要我去,估计也是猜到你这一个月要录节目,你不是说你们是在电视台碰到的吗,人家肯定都考虑到你没时间了,所以才会让我去。”

顾锦泽一想,好像有那么点道理。

“对了,我今天找你还有别的事。”

“什么事?”

“你这次去新加坡,正好帮我给我母上大人带些东西呗。”

听顾锦泽这么一说,池漾这才想到顾锦泽的妈妈郑雪柔最近这几年常驻新加坡。最近她工作太忙,以至于根本就没想到这一茬儿。

现在想想实在不对。不论是当初在英国留学,还是刚回国工作,郑雪柔一直都对她照顾有加,每次过来给顾锦泽送吃的,也都会给她带一份。

池漾爽快应下:“没问题,我正好也想郑阿姨了,你把阿姨地址给我,我到时候亲自给她送过去。”

“得嘞!”顾锦泽听到肯定的答案,挥挥手就离开了池漾的办公室。

---

因为周一要开周会,所以时间相对来说就有点不够用,池漾本来是想吃过午饭再去机场的,结果临时有工作要处理就耽搁了。等处理完一看时间,才发现吃饭有点来不及了。

于是,池漾一边关办公室的门一边朝办公区喊了一句:“孟仲季!走了!”

孟仲季听了,满心欢喜地应了一声,拿起东西就往外跑。与此同时还不忘回给蒋嘉末一个“羡慕吧!我要跟池律师一起出国了!”的得意神情。

蒋嘉末看见了,狠狠地瞪着他,直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尽头。

可还是觉得不解气,于是趁着下午茶的时间,对同事们讲了那则关于“一见不日”的笑话。

此时正在机场的一家西餐厅等餐的孟仲季——“阿嚏!”

然后,他赶忙抽了张纸巾捂住了口鼻。

池漾看他这个样子,担心地问了句:“感冒了?”

孟仲季摇摇头,带着点鼻音说:“没有啊,我身体好着呢,可能是空气中粉末太多。”

但池漾还是有点担心,于是起身到工作台给他要了一杯热水。

结果,她正站在等餐台等服务员给她接热水的时候,一段对话无意间传到她的耳朵。

“请问,这里最便宜的套餐多少钱啊?”是个低沉又微弱的女声。

“八十八。”餐厅的服务员答道。

“这么贵啊......”

听到这儿,池漾用余光往那边扫了一眼,看到一个衣着朴素,脚边还放着一个大编织袋的女人。

“妈妈,我想吃那个带鸡腿的。”一个小男孩拉着那个女人的一角,活泼又兴奋地说道。

池漾意识到,那是一对母子。

“您要的水。”服务员把水递给池漾。

池漾从他们身上收回视线,对服务员笑着说了声谢谢。

然后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自然而然地转身离开了。

只不过转身后的脚步明显放慢。

他们的对话还在继续。

“妈妈身上没带那么多钱,下了飞机我们还要买车票,坐很远的车去找爸爸呢。”

“可是我有点饿。”

“唉,都怪妈妈不知道行李托运后,就没办法再拿到行李了。等下飞机我们再吃饭好不好?”

对话仍然在继续着,池漾却突然加快了步伐。

孟仲季接过池漾特意为她拿的热水,说:“谢谢池律师。”

池漾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笑着说了句没事。

孟仲季双手握着杯壁,在感动之余,还有点不好意思。他这么大一个小伙子,怎么还得让女生来照顾。

孟仲季心思微动的同时,池漾已经以最快的手速从包里拿出了便利贴和笔,匆匆往上面写了几个字。

孟仲季看着她这一系列的操作,本想问问发生什么了,结果还没等得及开口,他就看到池漾又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座位。

---

刚才,席砚卿本来正和钟离声往候机室走,结果无意间往餐厅里一瞥,就在等餐台旁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然后,他就停住了脚步,想上去打声招呼。

这个点餐厅人并不多,很安静,所以那对母子的对话,席砚卿和钟离声很明显也听到了。

就在钟离声掏出钱包,正准备上前替这对母子买单的时候,席砚卿却忽然伸手拉住了他。

钟离声不解地回过头来,席砚卿用眼神示意他往前看。

钟离声轻抬眉眼,意外地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忽又折返。

只见池漾走到那对母子身边,微微弯身,有礼貌地问了一句:“不好意思,如果你们还没有选好,可以让我先买单吗?我赶时间。”

听到这句话,那个正在劝说孩子的女人的脸上浮现一抹明显的窘迫,她赶忙往后退了两步,一脸歉意地说道:“哦、哦、不好意思,您先买吧。”

钟离声看着这一幕,忍不住蹙了下眉。

很明显,池漾当时一定听到了这对母子的对话,她要是听完就走了也没什么,这世界上需要帮助的人这么多,帮了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可是她竟然又折返回来了,还当着这对母子的面说要先买单。

思及此,钟离声用余光瞥了一眼席砚卿,却发现他的嘴角正以浅浅的弧度上扬着,用一副看好戏的神情看着点餐台的那一幕。

钟离声当即就纳了闷儿——

他这个表情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他就不信席砚卿没有看出来,那个母亲在听到这句话时脸上的尴尬和窘迫。

那他这一脸欣赏的表情到底是从何而来?

难道就因为池漾长得漂亮?

长得漂亮就可以为所欲为?

外在美就是比内在美还招人喜爱?

他席砚卿也不是这么肤浅的人啊。

钟离声自顾自地在心里天人交战了几回合,自然没看到池漾偷偷把纸条递给服务员的场面。

等到他再往那边看的时候,池漾已经悄悄站在了等餐区。

那位母亲或许是说服了儿子,正准备往外走,突然被服务员叫住了:“你们等一下!”

母子俩转头才发现叫的是他们。

服务员接着说道:“我们这家店有个优惠,是说每天消费的第一百个客人可以免单,刚才那位女士正好是第九十九个消费的人,所以如果你们现在点单的话,就不用付钱了。”

那个母亲有些不可思议,确认了一遍:“不用付钱?”

服务员继续解释:“对的,因为您正好是第一百个客人,我们店每天的第一百个客人系统会自动免单,您可以任意购买两份套餐。”

服务员似乎是看她还在犹豫,演技都被激发出来了,催促道:“就这一次机会,如果等一会儿又有人进来,这个免单的机会就要让给他们了。”

“不不不,我们点餐。”

最后,小男孩看着屏幕上的图案,点了两份餐。

服务员把小票给她,然后让她随便找个座位等待,等会儿有人会吧餐送过去。

池漾等到他们完全消失在视线中之后,才从等餐区走到收银台前,拿出手机扫了付款码。

那个从头到尾配合着池漾计划的服务员看着她,相当赞赏地说了句:“我见过不少有善心的人,都是直接说要替别人买单。你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池漾听了,淡淡笑了下,没说话。

事已至此,真相大白,钟离声忽然觉得脸颊莫名有些发烫。

席砚卿看人一向很准,以一种早已预料到的眼神看了钟离声一眼,不冷不淡地问了一句:“打脸打的疼不疼?”

问完也不等他回答,就迈着大步朝池漾走去了。

钟离声此刻,是真的纳闷了。

延伸阅读

绵竹九江酒业加盟  http://www.biofisher.com/phsi.shtml
绵竹九江酒业地处龙门山脉尾段西北部雄据着终年积雪的大雪山.这里风景奇美人文荟萃气候温

步步爽加盟  http://www.biofisher.com/p3w8.shtml
武汉步步爽美鞋连锁机构总部是一家专职从事擦鞋、修鞋、洗鞋、美鞋、皮具护理及相关产品生

吉发加盟  http://www.biofisher.com/a4cg.shtml
吉发渔具始建于2009年,主要生产台钓竿.矶钓杆.海竿.短节手竿种类齐全,引进进口的

木西施加盟  http://www.biofisher.com/p0sb.shtml
木西施小饰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小饰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

华福家纺加盟  http://www.biofisher.com/udsz.shtml
华福家纺隶属于辽宁华福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辽宁华福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历史Zui早可以追

D-link路由器加盟  http://www.biofisher.com/gnk9.shtml
据调查,网络目前对国内外都已经达到普及的状态,就在国内外着名的网络设备开发和解决方案

东丽塑料加盟  http://www.biofisher.com/xw13.shtml
浙江东丽塑料有限公司创建于2008年,座落在东海之滨,雁荡山麓的电器之都---柳市,

蓝牧加盟  http://www.biofisher.com/ykbm.shtml
蓝牧汽车用品总部本着“客户,诚信至上”的原则,欢迎国内外企业/公司/机构与本单位建立

飒蘭加盟  http://www.biofisher.com/gmgy.shtml
飒蘭使用环保产品和工具,纯手工对物品进行里里外‌‌外,全方位清洁,自然风干后检查,反

钱莱加盟  http://www.biofisher.com/gjbb.shtml
钱莱礼品盒总部经销批发的印刷包装、不干胶标签印刷、标牌制作、手提袋制作、无纺布包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王的退休生活之第九章

    “哦……”云吞棉更加好奇了:“你不是会魔法又有超能力的九尾狐嘛,什么样的熊孩子居然还能大闹你的婚礼?”“说起来这也算是一场孽缘。”苏绥回忆道:“不知你是否听过太阳雨,狐嫁女的传说。”云吞棉摇头表示自己不知。“这是东瀛那边盛传的传说,不过却与我们这里的老鼠嫁女、《聊斋志异》中的狐嫁女等传说有异曲同工之

  • 湛轩传在线阅读第六章

    刚走进校门,可能是被少年精致的脸庞所吸引,顿时引起了一片关注“同学需要帮忙吗?学校我熟得很”一个打扮精致的少女走上前询问道。看着眼前这个明眸皓齿的少女,阮源想了想点头道“能告诉我,大一御灵师专业一班怎么走吗?”“你是大一御灵师一班的?你是不是叫阮源?”少女兴奋的问道,阮源看着少女疑惑的点点头。似乎看

  • 听说王爷他不是人她失声了

    夜黑如墨,一座坐落在海边的欧式别墅此刻却是灯火通明。美丽的女人雕塑姿态优雅地矗立在别墅的中央,清澈的水流从她手弯处的一个陶瓷花瓶里汩汩流出,汇聚成她脚下将近三米方圆的水池,美丽的喷泉在池底绚丽的灯光下看起来美的动人。别墅的佣人们慌慌张张从水池边走过,这样美丽的景色她们却是无心观赏。“米莎,到底出了什

  • 云深不见苍梧退婚和准备逛街

    第七章:退婚和准备逛街进来的人为首的是一个美丽但难掩骄傲的女子,旁边跟着一位老者。悦娅饶有兴趣地看着,她感受到了这一群人普遍的实力比萧家的人厉害。“看来是一个比较大的势力呢?那么一个大势力找上小小的萧家干什么呢?真是让人期待啊,会打起来吗?会打起来吧!”悦娅看着眼前的老者和族长长老拉家常时在心里兴奋

  • 煞妃一个赛车**

    这一局飞Y城-P港。“咱这局打野吧。”白焰小声的说了一句,“感谢大鱼不吃猫的甜甜圈,谢谢。”“行啊,怎么飞都行,我跟你。”【老公你天天玩**我们闺女怎么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闺女要找爸爸了】“闺女?什么闺女?”陆昂有点懵。“我闺女啊,我有一个闺女都快三岁了,闺女被我哄睡着了才上播的,别怕。”【哈哈

  • 撑腰第8章在线阅读

    吃过晚饭,秦玉一个人走出家门。眼前一片漆黑,四周一片寂静。秦玉蹲在家门口附近的一块空地上,期待着什么奇迹出现。这一等就是后半夜。还别说,奇迹终于出现了。我的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出现幻觉了。不远处怎么出现了两个又高又细的黑影儿,而且那黑影儿正一步步逼向自己,秦玉忽然间明白,这黑影可能就是传说中

  • 苍炎大帝第9章在线阅读

    大年三十,开元十六年的最后一天,整个刘府上下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氛。虽然现在刘府上下只有刘昊自己算得上刘家人,但是这并不妨碍家里的一众下人对他心生感激,特别是早上刘昊亲口承诺来年所有人的例钱翻一倍。厨房里一群人忙着包饺子,刘昊培养的那几个厨师因为本来就有底子,现在炒菜也是有模有样的,只是一些工序比较复杂

  • 我穿越在二次元之中在线阅读第7节

    唐家两位郎君也是彻底服了傅承宣,整日跟在傅承宣身后,唐义很是乐见其成,就连唐夫人都很是赞成自家儿子要跟人家好好学。唐义很是满意傅承宣的聪慧,有心将傅承宣收入门下,实在是傅承宣的身份……想到这个,唐义很是惋惜。“先生教导之恩,承宣没齿难忘。”“哪里的话,你天赋过人,我已教无可教,我这点子水平怎么比得上

  • 穿越而来的问道者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二天,天蒙蒙亮,蒋洪洋醒转过来,看着身边的绝色美女,想着昨晚上自己的疯狂,低头,轻轻地吻了一下李晓婷的额头,然后穿上了衣服,走出了住处。“咯咯,看你精神焕发的样子,昨晚上一定睡得很好了。”不用看,蒋洪洋也知道是谁,“睡得好不好,不用你管,给你,这是今天的一滴鲜血。”说着,蒋洪洋撇出去一个小圆瓶。接

  • 又双叒找错目标(快穿)在线阅读第九节

    这边,叶夕在找羽聊天,另一边,因为不放心月狐一个人待着,焰带着月狐驱车来到了市图书馆,那会儿焰在查冻龄的时候,这图书馆一待就是一整天,月狐:这里真的能查的到吗?看着眼前残破不堪的建筑,月狐对里边的文件储存量感到担忧,这是悦城历史最老的图书馆了,不过就算是最老,也不过才二十几年而已,焰:这里要是查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