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重回高中追前任在线阅读第二节

作者:叶停云 来源:晋江文学城

根据无限反派的说法,这个玄幻世界同一个地球平行世界连接,玩家可以登录这里,来获得力量,比完成某种任务获得奖励等。

“区区一群蝼蚁而已,想要猎杀我可没有那么简单。”

对无限反派系统提供的资料一扫而过。

夜枫就在不在去关注。

对于这种一开始登陆进来都是白板的小白,夜枫随手可以碾死他们。

夜枫打开无限反派系统的商城。

发现上面的东西可是一个个都能让人羡慕出流口水。

混沌圣体:兑换点100亿。

青莲魔体:兑换点100亿

洪荒不灭体:兑换点100亿

镇狱神体:兑换点100亿

大日金乌体:兑换99亿

日月神魔体:兑换98亿

千魂.....

……

商城上每一个体质都能够让夜风眼馋。

不过看到哪怕最便宜的体质也要千万级别以后。

夜枫看了一眼自己的2000点,只能暗叹一声。

就是这时,系统的声音响起。

“请问是否打开新手礼包?”

“开启。”

“叮,恭喜宿主获得神级功法祖龙决第一层。”

“叮,恭喜宿主获得体质,镇狱体。”

“叮,恭喜宿主获得随机反派小世界开辟符X1。”

“检测宿主获得镇狱体,请问是否融合?”

系统话音落下,是一排关于镇狱体的介绍。

镇狱体:极混致混,重无量,一血万均,大成可达镇狱神体!

“融合!”

夜枫虽然清楚自己体质不凡,但同可修成镇狱神体的镇狱体相比,夜枫仅仅迟疑一瞬,就没有任何犹豫就选择了镇狱体,因为镇狱体,才能够让他走的更高!

既然穿越过来,夜枫的目标可不是昊天宗人人梦寐以求封皇境,而是成就常人根本不敢想的永恒!

不过下一秒,夜枫就后悔了。

镇狱体的力量太霸道了!

直接让他这副已经堪比金石的身体崩裂出一道道细纹裂痕,遍布在夜风身上,看起来他现在宛如瓷娃娃一样随时会破碎一般!

感受着那股强大的剧痛,夜风咬紧了牙关。

他体表的裂痕在融合镇狱体之间开始扩大,看起来狰狞无比。

目光看着自己全身裂痕开始溢出血迹,夜枫不仅暗骂自己还是鲁莽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裂痕在扩大,夜枫认为自己要真的破碎一样时候。

他体表的裂痕忽然不在扩大,溢出的血迹也在开始回复!血肉重生。

不在有那种每一秒宛如被巨石碾压的感觉。

此刻,他看起来虚弱无比,实则血气比刚才浑厚百倍!

在全身周天运转的力量,也开始变得浑然,重无比!

“镇狱体融合成功。”

脑海响起的声音和身体消退的疼痛,让夜枫松了口气。

融合成功了!

“公子!你没事吧!”

就在这个时候,本来退出去的剑一感觉到动静忙冲了进来,看到夜枫身上的裂痕,顿时脸色一变,警惕周围。

看他一副誓要找出刺客的样子,夜枫挥了挥手笑道:“不用担心,这只是我在修炼一种功法,没想到居然会变成这样。”

剑一闻言,目光扫视一圈松了口气,才将剑刃放回腰间,恭敬道:“对不起公子,是属下打扰了。”

“没什么。”

夜风不介意摇了摇头,随后他起身,不顾衣服上的血迹,活动了一下手脚。

只见他抬腿间,脚下的石板地面瞬间崩塌出无数裂痕。

这一幕,让剑一顿时瞳孔一缩,脸色一变。

宗门核心弟子专属院落可有阵法加持过,普通弟子甚至全力一击,根本留不下任何痕迹!

可少爷既然仅仅是抬腿之间,他明显能够感觉到没有动用任何灵力,就将地面踩的崩塌!

这需要多么可怕的肉体才能办得到!

剑一想到少爷刚才所言修炼功法,更让他认定少爷修炼的绝对一种常人无法想象之力!

夜枫则是面露尴尬,道:“看来我需要重新练习一下掌握身体了。”

虽然他没有镇狱神体大成重达亿万均,可从这一踏能够看出,至少在万均之力。

比起他没有融合之前,那所谓的金石之躯可以说是瞬间被秒成渣。

而且夜枫惊喜发现融合镇狱体以后,他直接迈过化神境一阶,直达化神境三阶!连续跳了两个小境界!

其后夜枫让剑一离开以后,以他的修为仅仅花了短短几分钟不到,便可以随心自如掌握镇狱体。

而在这个时候,只见一名担心的十三四少女直接慌慌张张跑了进来。

这是夜枫的小师妹,平时一个脑袋有坑的呆萌萝莉。

延伸阅读

濠乾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rj.shtml

炸鸡来了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r7.shtml

百参福海珍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r1.shtml

酱父酒业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rh.shtml

菲斯客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re.shtml

现磨世家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rl.shtml

邦途美容策划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ri.shtml

米酷儿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r5.shtml

开星家电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rr.shtml

iwoo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ro.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流小道士在线阅读第5章

    瑶护直冲冲地去了执法堂大厅,站在瑶华的面前片刻,看着瑶华那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口里还说着,“好喝,好喝,干杯……这些都是我的,我的……”“你的?我叫你喝酒!”瑶护用手狠狠地一挥。“啪嗒”一声,在怀里酒坛破碎的那一刻,瑶华就醒了,愣愣地看着双手,然后破开喉咙大叫起来,“啊!!!我的,极品好酒啊!可恶,我

  • 穿成民国文里的小跟班第2章在线阅读

    我们的主角从今天,他16岁的生日开始,他就可以正式的结束他那黑暗的异能的训练拉!我们的主角目前的异能指数是23000点,但平时展现出来的只有8500点,就连家人也不知道。“祝林和夏天一起生日快乐,干杯!”熊哥高举杯子,把手里的红酒一饮而尽。“干杯~”夏家四人也把手中的果汁喝完。只有阿公还在那吃手中的

  • 邪魅贵公子V.S调皮公主在线阅读学神会面

    ps:求收藏支持!求打赏!求鲜花支持!求月票!班主任老徐的课过去后,接下来便是数学老师的课。认真的听数学老师讲卷子,顾森厢余光注意了下自己课间搬过来的新同桌。从讲卷子开始,宋流便一直在“开小差”,令顾森厢困惑的是数学老师居然睁只眼闭只眼,好似宋流这个人不存在一样。“顾森厢,你说下这道题解法!”注意到

  • 听说今晚月色很美[电竞]范延献三宝

    帐内众人闻言皆沉默不语。确实,小峡城有三万守军,而大军连续攻城拔寨,疲惫不堪。峡城一战也损失了不少兵力。敌军以逸待劳,形势的确不容乐观。贾霸看出了众人心思,说道:“诸位将军,君上还有一道旨意,如果事不可为,不必强求。此番攻伐西谷,已是大胜了!”君上说:“诸位将军连续攻城拔寨,已彰显了我中原军威。现在

  • 穿成反派团子亲妈在线阅读闹大了

    神眷者选拔当日,风和日丽,天朗气清。弗格斯家的马车从丹普大街出发,一路穿过城东街区,跨越中区,终于在一个多小时后,来到了位于西区的索伦学院。学院门前车水马龙,停满了无数精致华丽的马车。在以繁复为美的当下,黯淡陈旧的弗格斯家马车一混入车群,就显得不那么起眼了。柳余安安静静地在车内等。透过车窗,能看到平

  • 暴君的小皇后六岁啦在线阅读第4节

    自从那日知道叶满霆回来了,叶志文便从他爹嘴里套出了话,知道了大伯父家的地址。可惜多次登门拜访都被拒之门外,之后便以信传话。叶满霆倒是没阻拦,由着下人把信拿进屋。可是他从来不回,看完便丢给叶孀,是撕是回全凭她喜好。最初收到信时,叶孀是坚决要回信的,虽然不知父亲与叶家发生了怎样的矛盾,可她还是希望爹能和

  • 天师义女古穿今战神声望

    星月辉煌,吃完烤鱼让自己那饿了两顿的肚子充实起来之后,苏御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手上嘴角的油脂,然后站起身走到了大破舰娘的身边,细细的打量着她。夜微凉,清冷的海风吹拂过那因为大破而失去了绝大部分力量的身体,让昏迷着的舰娘下意识的靠向了火堆的方向。“看这样子,大概是快醒了吧。”苏御褪下了自己的外衣

  • 穿成影帝的炮灰前男友第八章在线阅读

    一九九九年临近毕业的那最后几声悠扬的下课铃声,如同古老教堂神圣的大钟,被一群虔诚的信徒们敲响了一般,在舂城中学的上空,无比辽远地彻响着。那声音,多少年后,也一直响彻在王十一的上空和梦境里,让他感觉得壮志未酬的苦涩,也令他感觉到离别分手的不舍。那一天,阳光很灿烂。那一天,一年一度的神圣的高考结束了。王

  • 穿越之行商帝业在线阅读第10节

    启收敛声息,如同鬼魅一般消逝在树下的阴影之中,他闭上双眼,脑海之中不停重复播放这迈特戴的体术动作。迈特戴所修炼的是木叶代表性的体术流派---木叶刚拳。与侧重于破坏体内经脉的日向柔拳相比,木叶刚拳的招式更加大开大合,非常注重下盘的稳定度,虽说名为刚拳,招式却是以腿法居多,例如原著中耳熟能详的木叶旋风,

  • 直播之宅男重塑第1章在线阅读

    杨晔倒了杯冷茶,仰起脖子一口喝了下去。山里的野茶味道很差,特别是凉了以后,茶水变得又涩又苦,极致清晰的味道穿肠肚,没有改善他身体的不适,反而提醒着他眼前的一切不是梦,更不是幻觉。此前,他和团队进入小乡村考察,不幸遇见山体滑坡,山石泥土铺天盖地而来,他当即被掩埋其下。原以为必定毙命,却没想到他还会再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