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我能掠夺一切在线阅读第10节

作者:吃个大西瓜 来源:飞卢小说网

谢靖不愧是书里的主线人物,朱凌锶认识了他,书里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字就陆续出现在他眼前,都是后明王朝的青年才俊,各有千秋。

眼前的青年面色有些憔悴,说着话不时轻咳几下,尽管很年轻,眼角已经有微小的纹路。无论何时看向他,唇角总是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他的眼神很温和,语调不如谢靖那么有力,低柔而清晰,慢条斯理,好像无论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都能不疾不徐地条分缕析出一个头绪。

这人就是书中的当世第一才子,何弦。

何弦字清顾,“何处清秋月,却往金玉堂。不住乌衣巷,但顾紫薇郎。”京中这首流传许久的劝学童谣,说的就是他。

和谢靖一样,何弦自幼就是神童,不过他出身显赫,祖父与父亲均是庶吉士,父亲是现任户部尚书。家中其他男性长辈,也全都是四品大员以上。

何弦在京里长大,天下事莫不是京华传向各地,何弦的名声自然传得远。他常常自谦,说天下有才学之辈,不知凡几,倘若对“第一才子”信以为真,就惹人笑话了。

朱凌锶深以为然,比如谢靖这样的人,即便男主光环加身,也要在穷乡僻壤里挣扎努力好久,二十多岁才到京城,于宦海浮沉,更要花上许多年,他的光芒才能被世人看到。

这么一说,何弦真是出生在谢靖的罗马了。

不过他虽然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却没有做官,考了举人之后,便在家赋闲,兴致来了就与友人诗酒酬唱,十分快意。

朱凌锶今日一见,才知道何弦身体不大好。

有谢靖这种高大的人站在一边,何弦愈发显得单薄瘦削,脸颊上几乎没有一点血色。

他笑着说,“知道你心肠好,看不得我成日闲在家中,便给我找了这份好差使。”

谢靖听了就微微一笑,何弦是他找来给朱凌锶开蒙的。

他看出来朱凌锶比较“畏惧”那些老大人,而他自己当年教侄子谢臻念书,把一个皮猴吓得哇哇大哭,如今要是再吓着皇上可不行。

于是思来想去,便找上何弦,何弦博学多识,还是他认识的人里面,最温和可亲的,并且写得一笔好字,是本朝著名的书法家。

何弦近来都窝在府里,谢靖也想借机让他出门走走。

“何师傅,我的手心里要藏一颗鸡蛋吗?”朱凌锶好奇地问,何弦听着他的童言童语,忍俊不禁。握笔有力,手心中空,被小皇帝说出来,别有趣味。

这学生比他料想的好带多了,听话乖巧,还很用功,不用人催,课后自觉做作业,有时还会加练。

朱凌锶挺喜欢何弦,阅读典籍时,无论遇到什么问题,只要问何弦,即便是比较没道理的外行疑问,何弦都能认真而清楚地解答。

才子的脑子真好使啊,朱凌锶不禁感叹道。

他现在不得不承认,书里的小皇帝不学无术,的确和智力有些关系。无论他白天如何认真背书,过了一晚,便忘得七七八八了。

小皇帝记忆力不行,在学习中缺乏正向反馈,自然没有趣味,也就学不进去了。不过没关系,朱凌锶是成年人,知道勤能补拙,而且还有强烈的紧迫感。

不学习怎么能给全国的学霸出题目判卷子。

有时候谢靖来,何弦给朱凌锶安排下功课,就和谢靖在一旁品茶下棋。朱凌锶写着大字,偶尔眼睛累了,向窗边看去,手谈的两个人,仿佛一副写意的画。

朱凌锶心中忽然一沉,原先在书里,他对何弦的印象,除了才子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了,这些天相处下来,越来越喜欢这个温和聪明的何师傅,朱凌锶这才想起自己对何弦印象不深的原因。

何弦的戏份很少,实际上,在书里,他两年后就去世了。

因为身体一直不好,何弦没有成婚,直到离世前才匆匆娶了妻子。朱凌锶想到这些,看着仍在眼前走动的何弦,心不禁揪起来。

有什么是他能做的吗?一次何弦因微恙告假后,朱凌锶试着问,要不要再请御医为他看看。

何弦笑着说,“臣自出生以来,已经把太医院的圣手们劳烦个遍,想必他们也不愿再见到臣了。”

朱凌锶只得黯然神伤。

祁王每旬都会来给朱凌锶请安,见了何弦,两人淡淡一笑,朱凌锶觉得这两人的感觉有点像,祁王更凌厉美貌一些,何弦则沉静谦柔,可是截然不同的表象下面,两个人都有一股傲气。

每次祁王来,谢靖都不在,就像是约好的一样。

有时朱凌锶练字看书,何弦闲着无事,在一旁悬腕走笔龙蛇,朱凌锶走过去一看,只会说“我艹”,感受到了铺面而来的壮丽秀美,可要问他何弦究竟写了些什么,他铁定念得磕磕巴巴。

二月一过,直殿监从御花园中,移了些兰草过来。朱凌锶书桌案头恰好有一盆,正值吐蕙,芬芳怡人,何弦一时得了趣味,看着那兰花,挥洒丹青。

他寥寥几笔,便意态纷呈,墨迹虽未干,却有一股幽香袭来。

朱凌锶看得有趣,不禁也效仿何弦提笔,他近日把毛笔用得熟了,又有一个暑假的国画班打底,试着勾勒两下,居然也像模像样。

虽则不如何弦一二,朱凌锶自己却很满意,他点了点头,突然发现何弦正盯着他画的兰花瞧。

何弦已经见识过他写的字了,如今又看他水平稀烂的画,虽然和当世才子怎样都比不过,自尊心还是让朱凌锶红了脸。

“皇上,”何弦说,“您在运笔时,手腕的力道再轻一些,来试试。”

朱凌锶将信将疑,他因为担心腕力不够,线条不流畅而努力克服这一点,何弦却让他轻些。

可是没想到,按何弦说的再画,那兰草弯折之处,反而显得柔韧纤长,更加神似了。

何弦微微笑着,仿佛在说“如何”,朱凌锶满心的佩服,不知该怎么表达。

他师徒二人,读书写字,画画聊天,吃些茶点,十分闲适。只是何弦每一次告病不来,朱凌锶都有些紧张。

他也想过,何弦每天来宫中点卯,对他的身体来说,是不是一个负担。可一看到何弦病愈后,兴致勃勃考校自己的模样,又觉得这担心太多余。

何弦不仅关心他的文化课,似乎还更关心他的美术课,病了几天才回来,就要朱凌锶画兰花看看。

朱凌锶有些为难。

他说,“何师傅,我不想画了。”

因为近期好感值一直没有提升,4848出来说话,要朱凌锶反省一下。

跟随何弦学习、深谙昏君事迹的朱凌锶仔细想想,恐怕就是画兰草坏的事。

虽然说,谁还没个爱好?但是对于一个皇帝来说,有一个特别出挑的爱好,还真不是件好事。

文艺青年李后主,书画双修宋徽宗,木匠皇帝朱由校,他们在个人爱好领域熠熠生辉,然而主业都惨不忍睹,千百年来,都是反面教材。

眼下刚被何弦发掘出一点水墨丹青上的小天分,就不要再继续往爱好上发展了,朱凌锶如是想。

何弦好奇,“陛下为何不画了?”

朱凌锶说不出口,觉得愧对了何弦一番心意,可对上何弦真诚的目光,他又不愿意撒谎。

于是,何弦只见小皇帝,涨红着脸,深吸一口气,从小嘴里挤出一句,

“明君岂以兰花传世乎?”

他猜想,何弦一定会笑他不知所谓。

何弦没有笑。

他想了想,柔声说,“陛下可还记得这个,”

“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朱凌锶点点头,这是《毛诗序》里的话。

“陛下承运于天,泽被生民,其中苦辛,臣万不能取其一。”

这突如其来的吹捧,朱凌锶有些茫然。

“今后若有言语嗟叹,手舞足蹈亦不能抒之心意胸怀,陛下将作何遣?”

朱凌锶心头一热。

何弦是在关心他。

并没有只把他当做皇帝来看待,而是真的把朱凌锶当做自己的学生,一个需要人生指引的孩子。

何弦知道,朱凌锶冲龄践祚,人生必定不寻常,说不定往后会有怎样的惊涛骇浪,而皇帝自来,是孤家寡人,坐拥天下,却心事无人说。

他无法辅佐新君,便要教他经义道理,也要教他闲情逸致,给自己存些趣味,万不得已时,还能自我排遣,自我消解。

朱凌锶口中称是,对何弦行个大礼。他的何师傅,果真不是凡人。

不过,何弦还是把“明君岂以兰花传世乎”这句话,告诉了谢靖。

“以我这些日子看,皇上可比那传说的好了百倍不止,还挺有意思,”何弦这样说,谢靖也是一个感受,不过他觉得,朱凌锶做得对。

他自己目标明确,因而也喜欢勤奋专注的人。

于是下一次谢靖面圣时,4848忽然跳出来播报“好感值+5”,朱凌锶几乎有些受宠若惊。

这次加分真的隔了好久。

这天,朱凌锶在等待谢靖检查自己近日习作成果时,出神地望着窗外东南方。

“开始了吗?”朱凌锶问。

那边是礼部,于是谢靖说,“是。”

隆嘉元年的会试,正式开考了。

延伸阅读

玖龙翡翠加盟  http://www.cecea.cn/gf4r.shtml
玖龙翡翠产品主要销量节节高大陆,港澳,新加破,马来西亚,日本、欧美、中东和俄罗斯等和

灵巧加盟  http://www.cecea.cn/y5ak.shtml
灵巧小饰品是义乌顺贵饰品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发圈、发箍、发夹大卖消费者市场,

睿成加盟  http://www.cecea.cn/yyf5.shtml
睿成汽车用品总部是防冻液、汽车玻璃水、洗车蜡水、轮胎蜡、汽车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

卡豹加盟  http://www.cecea.cn/ynam.shtml
卡豹沙滩车发动机加盟总店提供沙滩车ATV、卡丁车UTV、雪地车、摩托艇及其相关少部件

百林环保加盟  http://www.cecea.cn/pukl.shtml
百林环保致力于环境保护、环保知识、环保设备工艺技术推广;从事各种太阳能风干烘干机、热

童画童心少儿美术加盟  http://www.cecea.cn/bd5a.shtml
童画童心少儿美术是隶属于武汉童画童心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童画童心少儿

美干洗加盟  http://www.cecea.cn/shbm.shtml
美一天洗衣产业代理公司成立于2003年,为中国商务部备案代理企业(备案号151010

真玺毓品翡翠加盟  http://www.cecea.cn/bi14.shtml
北京真玺毓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集采石研发、设计加工、生产销售、连锁经营

钓具长廊国际连锁加盟  http://www.cecea.cn/smzv.shtml
威海钓具长廊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集线上渔具销售和线下渔具店代理与

梅州嘉应新天地加盟  http://www.cecea.cn/bo1q.shtml
梅州嘉应新天地正在规划建设之中梅江东山健康小镇,已被列入2017年广东省30个特色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豪门大佬的隐婚娇妻[穿书]噩耗

    享用晚餐时间到,五人围坐在一盆沸煮的锅边。又是腊肉香肠稀饭粥,吃得我都想吐,我人都快变腊肉香肠了。正当我为食烦躁的时候,付伟故作神秘地笑道:“兄弟们,猜我今天给你们搜到什么好东西。”我和廖志强两眼发光,不约而同地问:“什么好东西?快拿出来。”付伟得意洋洋慢慢地从身后拿出一瓶白酒,是红星牌二锅头。“诶

  • 混世异录在线阅读第二节

    “没…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事。”周逸自觉自己行为有些失态,尴尬地笑了笑摇摇头并不正面回答李承唐问的问题。李承唐点了点头夹起一筷子菜吃了下去,傻子都能看出来周逸明显在隐瞒些什么,不过他不告诉自己也可以理解,虽然他们俩是朋友,但也只是认识两三天的朋友。再说了,朋友之间也不可能毫无保留。经过刚才的事,周

  • 樊笼天地第7章在线阅读

    “不用躲了,都出来吧。”黑狼突然说道。这时,只见周围出现了许多黑衣人,大约有三四十人,他们将黑狼包围了起来,其中有十几个人居然是神级,这要是让其他势力知道了的话,恐怕要大吃一惊,因为神级极难修炼,所以大陆上已知的神级高手才不过十多个,而罗伯特家族居然有十几个,这很难让人相信。“你们是谁?”黑狼问道。

  • 愿得一心人——臣妾请旨废后第九章

    “公子逾越了!”欢歌的身子向来是墨白的心头大忌,被人贸然提起脸色当即沉了下来,正欲开口赶人,就听那人又道,“你别误会。我只是先前见过类似症状,这问题可以医治。”墨白闻言一愣,见他不似作假,心头也有些惊喜。欢歌这体弱的毛病看似没甚大碍,只是一挨着头疼脑热的便是要命般的存在,往往每回一番下来都要脱一层皮

  • 我家的亲戚特别多!无情斩杀

    0005无情斩杀来人没注意到,云青岩眉宇已经沉了下来,还在自顾自地说道:“我这次来找你,是为了验证你的实力,看看你有没有资格跟杨青哥过招。不过丑话先说在前头,如果你不能在我手中走过三招,那你跟杨青哥的决斗就自动弃权。”云青岩心里一直计算着时间,距离丹成只剩下不到二十秒的时间,可偏偏就在这最后二十多秒

  • 网游之绝世匪盗生存战(下)

    陈添那边,陈添身边还剩下两名同伴,一名同伴在之前的战斗中失去了左臂,陈添和另一名同伴的盔甲也早已破烂不堪。他们艰难的迈着步子。陈添指指前方,说道:“我看到旗帜了,我看到旗帜了!!”他们在高高的树木遮挡下窥探到百米外鲜艳的旗帜和旁边战斗的人群。这些人已经杀红眼了。陈添一干人躲着,不敢轻举妄动,他们现在

  • 兽世小领主 [参赛作品]杀人跟救人

    谁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武极在击倒陶静之后,便是从后面抓住了毛志旺,直接便是将枪对准了他的背后,“给我一架直升飞机!我要离开这里!我要走……快……快点……”他的情绪十分的激动,声音里带着颤音。“退后!快退后!”武极大声咆哮着,见警察们不退后,武极再次对陶静扣动了扳机!“砰!”“啊……”哪怕是有钢

  • 被迫成了魔教教主在线阅读第3节

    看见臭弟弟那样,她是真的没有话说了。不过,臭弟弟是真的臭。原先的宋长安跟宋故里的关系还不错,不过她来了之后,跟臭弟弟的关系近了一步,便有了眼前这副景象。宋长安微微笑了笑,有弟弟挺不错的。倒了水之后,宋长安又回到房间宅着存稿。前几天跟着这里的好闺蜜乐荃去逛了街,乐荃在书中只出场了几次。一次,她打算重新

  • 薛洋同人之烨烨洋洋第四章在线阅读

    这一天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给木叶村套上了和平的外衣。我早早来到鸣人家里,想着他也不会起床。我绕到窗户前果然如此,鸣人正哈哈大睡着。“喂,鸣人起床了。”我说。床上那人并没啥动静。这时我想到了博人传里的情节,嘿嘿要想叫醒鸣人普通方法可不行。砰———,我一拳砸在了鸣人的肚子上。“啊啊啊啊啊~~~~~”远处

  • 恶妇养包子在线阅读第九章

    吃饱喝足,贾赦拍拍肚子,慢条斯理说,“那今儿个就给你做面果儿。”“啊?”贾琏有点失望,就面果儿啊,那有什么好吃的。贾赦微微摇头,还傲娇上了,“你吃不吃?”贾琏慌忙点头,咬着牙,“只要是爹做的我都吃。”他想好了,不管面果儿和不和口味,他都一定要吃完。“行,那跟我去厨房打下手吧!”贾赦懒洋洋地站起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