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兼职王妃之凄落绝境

作者:雨文兮 来源:17K小说网

三日后。

雁停山大峡谷。

瞬至清晨,霞光破晓!

美目盼兮的朝阳渐渐将身旁的云朵染成美幻的柔红,天空泛起清莹的蓝。

弥漫在峻岭峡谷的雾气轻薄而又缥缈,满山的绿莹青翠,葱郁盈润,连着袅袅的香韵,美富而又充满生机。

微风轻拂,花香阵阵!

峻岭的槐花开得白玉如雪,朵朵成串,蝶形花冠,重叠悬垂,开满枝头,秀唇盎然,显尽春临的美伦!

一路败退的明军被迫逃亡此处,身心疲惫,无精打采,所有人忍受着饥饿成灾,他们静静的躺在蜿蜒的山路上休息,好像做着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冷寂的山洞里,没有一盏可以“照明”的灯,只有地面篝火燃起寥寥烟尘。

站岗的卫兵依然挺拔威严。

虞颇将军无心睡眠,早早醒来,孤身走出洞中前去割草喂马,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如今的梁茂,再也不是以前那位在京城可以一手遮天的锦衣卫指挥使,他怕惊醒正在回梦乡的士兵,轻步迈出,紧紧跟随虞颇。

清透的露珠从叶上滚落。

春风掀起虞颇将军的红色披挂,他站在峻岭望峡谷,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直线,思绪万千。

梁茂轻步上前,轻言细语:“虞将军!让我来割草喂马吧。”

虞颇冰冷摇头晃脑,憔悴之声掩饰不住丝丝凄凉:“不必了,它们是跟随我多年的战马,虽不曾跟我纵横大江南北,但也跟我奔波千里,但我从未割草养喂于它们,今日就有我来喂养它们生命旅途的最后一餐吧!”

梁茂不解,直感怪哉,便问:“将军!请恕我反应迟钝,不知你此话何解?”

虞颇看着梁茂,没有回答之意,便问:“梁兄弟,请问我们现在还剩多少人马?”

“呃……这……。”

梁茂要回答这个问题,得忍住心酸与寒痛,声入凄幽回答:“五百不足,四百有余,除去重伤员以外,能够打仗的……已不足三百余人。”

虞颇的眼睛如大地泛霜般冰冷,寒心冰语:“仗,是将领指挥,仗,是士兵冲锋陷阵,伤亡最大的始终是躺在地上的那些兄弟们,仔细算算,兄弟们已经长时间未进食,最近一路上能吃的都已经吞下,清军又穷追不舍,如果再这样下去,他们只有死路一条,我身为他们的将领,众士的温饱都不能解决,罪在天,错在我……。”

梁茂:“请将军莫过于自悲,我这就去组织人手,入林打猎……。”

“哽”的一声。

虞颇拔出刀言道:“不用了,指挥使大人,这次我们协同作战虽然败了,但我们都很勇敢,为扬州也算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梁茂心有不挤:“虞将军,通过与清军的血战,我才知道我这个曾经目中无人的指挥使最大的不足是……我只会出刀杀人,并不会……率军打仗。”

虞颇:“天下人都知道,这仗打输了,错并不在我们,指挥使大人不必自责,如果要怪,就怪我军人心不齐,再说整个明军里面判将与贪生怕死之人比比皆是。”

梁茂拳头重重的拍砸树干,无奈的言道:“可我不甘心,这仗本不应该是这样子的,我不甘心啊!”

虞颇:“现在我们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清军一定不会给我们喘气的机会,指挥使大人!我知道你武艺高强,吃了这顿,我希望你杀出重围……。”

梁茂:“不,虞将军,生死路上各安天命,我梁茂忠于大明,我们还活着,这仗就还没有输,在这个时候正是我是不会一走了之的,因为我不是贪生怕死之徒。”

“我知道锦衣卫的性格都刚劲如虎,如果我们是虎,清军是狼,知道为什么我们这仗会输吗?”虞颇拔出佩刀,看着刀沉默许久。

梁茂:“虞将军是说我军人心不齐对吗?”

虞颇:“狼是群居动物,他们讲究协同作战,而我军……就像老虎一样威猛,但老虎性格孤僻,喜欢各自为战,再加上中原武林以各门派独自而立,各有各的优势与弱点,论单打独斗,我们定然居高临下,但如果是协同作战……,结局就像我们今天一样……。”

梁茂无言以对,那眼睛真不想睁开,陷入苦久的沉思中,尽管手中的绣春刀已经换成了雁翅刀,但虞颇将军这话是不争的事实。

两人沉思许久以后。

虞颇斜扬着刀,看着心爱的战马说:“兄弟们如今煮野草,吃槐花,已再也熬不下去了,现如今,我军大势已去,我只有把所有的马杀了,让兄弟们吃饱这一餐,让他们都回家逃命去吧。”

梁茂一听,立即急言:“虞将军,梁茂虽然没有领兵打仗之才,但也知道不能在关键时刻失去信心,更不可动摇军心,再说我已命令林振去应天府求援,我们还有希望啊!”

虞颇却心灰意冷,寒心的言道:“不会再有希望了,我领兵征战多年,有不少的经验,如果应天府真的派人来,早就应该到了,现在没有半点消息。”

虞颇用刀挑起草堆,步伐沉甸甸的迈向拴马处。

梁茂也无计可施,手掌狠狠的抓住树干,用力抓去一些树皮发泄。

时间停歇,出现幻想!

虞颇喂马,声声心碎临无痕,右手握着佩刀,左手轻轻抚摸战马,那元神出窍的眼神仿佛进入了停歇的世界。

一股清军已经逼近,他们开始大规模占满山路,而更多的清军正在山下集结。

心带杂碎之声,醒来的士兵眼神立即扫向拴马处。

梁茂纠结的想来想去,自言自语:“如今与其在这里等死,不如破釜沉舟,如果我去杀掉清军主帅,我们能不能扭转战局呢?”

情急之下,梁茂冲上前一看。

马夫跪地,苦声哀求:“虞将军!我求求你,不要杀马,我保证想办法为兄弟们找够需要的食物,放这些可怜的马吧,将军。”

虞颇不屑一顾,大声说:“准备生火,大伙烤肉吃。”

马依然安详的吃着草,而他手中的刀说不定时,就会下刀斩爱马!

冷漠空虚的眼中,还是看见了幻想世界的样子,岁月煮酒,那里没有战乱,没有饥荒,国强兵壮!那里有家园,有发妻在煮食,有小孩在原地嬉戏奔跑……

突然,哨兵大喊:“清军就快上来了,大家赶快组织好防线,把山体所有的石块给我搬过来。”

怒火攻心的梁茂,咬牙切齿,悲伤之语:“虞将军为了让我们饱餐一顿,他已经把他心爱的战马给杀了。”

听见这话,所有的士兵顿时麻木,苦涩的眼神中透露着无比凄凉。

“万户大人,你不用说了,我们定当拼尽全力杀尽清贼,再为将军在清军骑兵阵中夺回战马,一泄心头之恨。”

“好!大家都是好样的!”

一大堆柴火燃起浓烟滚滚,马肉椒香扑鼻,剩余明军不知哪里来的气力?都拿起石头,准备给来敌迎头痛击。

满洲镶白旗迎风而来,豫亲王爱新觉罗.多铎亲自率领大军征战,这让清军士气更胜!

爱新觉罗.多铎骑着战马,看着山腰的浓烟问李应龙:“现是几时?”

李应龙看看阳端说:“启禀豫亲王,刚过九时。”

“如今明朝气数已尽,我不也忍杀尽忠职守之将,我命你前去招降他们,传我话于他们,若他们弃暗投明,归降于我,我定善待于他们。”

“是,豫亲王。”

一道黑影腾空,跳跃至山腰间。

明军发现有人影在树干后,立刻大喊:“弓箭手准备。”

“前方来者何人?”

李应龙仔细一看,各处的明军将士正在积极备战,烟雾中传来了一股烤肉的香味,想必是明军正在准备午餐。

李应龙答道:“在下李应龙,特来拜会各位明军勇士,奉我王之命特来招降各位明军勇士,还望你们弃暗投明。”

梁茂站起,拔刀相向:“我且问你,何为弃暗投明?”

李应龙:“如今明朝气数已尽,而我大清国运正旺,还望你们有自知之明。”

梁茂忍无可忍:“一派胡言!要我们归降,就要问问我手中的刀答不答应。”

俏刀出鞘,杀气沸腾!

梁茂控制不住心态,翻身就是破空高跳,沉重一刀先飞去问候,凌落的刀气让叶飞枝落。

李应龙毫不示弱,拔刀就回应一记乱刀起风啸树梢。

梁茂转身跳开就是一记怒刀空天斩,重重的一刀全力劈下。

李应龙咬紧牙齿横刀所挡,双腿大力踩住峻岭大石。

“呀……!”

梁茂下压的力气越来越大,李应龙的双腿足渐弯下,一招蹬腿大力外推,转身猛力跳开。

脚下“咚呲”一声。

石碎如花开。

李应龙刚一回头,烟雾中一道飞影持刀飞来,直刺心脏方向,李应龙赶紧跳开弹上树端。

李应龙只觉得手脚麻痹不堪。

梁茂使出乱刀起雾,飞花落叶,从李应龙脚底飞出,李应龙赶紧弹开跳远……

十招之后,让人奇怪的是,梁茂居然处于下风,或许是因为他长时间饿肚皮,力气已严重不足,如若不然,凭梁茂身经百战的本事,李应龙必死无疑。

而此时,清军已经悄悄摸上山腰。

看见清军的影子,许多明军勇士手举大石于阵中,待发。

清军将领拔刀大喊:“冲啊!杀啊!”

清军刚刚一露头,飞石砸来,大石不断滚入崖底,不一会功夫,清军大败而归,而李应龙与梁茂已不知去向。

……

岑州。

“冰糖葫芦……。”

“刚出炉的太子包哦!”

大街上人来人往,各地景象繁荣一片。

韶华丽硕的时代,在平淡中发生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如花之季,一切在变。

烟雨蒙蒙,春风拂过,荡起他衣冠不整的衣袖,犹如一个巨大的巴掌打在他的脸上,一切默默承受这巨大的悲剧。

林振目睹清军攻入扬州,任一身刀气如霜的武艺也无可奈何,自感无国无家,而如今更是阵中也是敌我不分,所谓眼不见心不烦,只有走为上计。

林振跌跌撞撞到了岑州县城,无心赏春,麻木不仁,唉声叹气:“扬州失守,想必南京也会不保,他日跟随我出生入死的兄弟已经战死沙场,如今留下我一人,无能为力,除了四处游荡之外,我还能干什么?”

此时,一位东洋武士拿着武士刀从街道走过,与他擦肩而过的是无脸见人的林振,两人冷漠又狰狞的目光,双方在春溪景有过短暂的凝视。

客栈的‘酒’字招牌引起欲望,林振摸了摸口袋,身无分文,又想借酒消愁。

林振自言自语:“事到如今,不管三七二十一,只有借酒消愁才能度日。”

林振徒手走进酒家。

店小二热情招呼:“客官,里面请,请问客官需要点什么?”

林振踏上二楼,言道:“给我来一坛好酒,随便再来两个小菜吧。”

“好的,客官轻稍等。”

店小二刚一回头,拿着武士刀的东洋人进入酒家。

店小二有些吞吞吐吐:“客……客官,里面请。”

“嗯。”东洋人点点头走进酒家找座位坐下。

店小二上前问道:“请问客官需要点什么?”

东洋人显得很有礼貌,拿出盘缠递给店小二说:“米饭,还有菜,谢谢!”

“好的,客官轻稍等。”

一会功夫,菜酒上齐。

“咚呲”一声。

林振如铁锤的拳头,砸得屋内之声犹如霹雷一般。

林振饮酒后越发情绪,大声怒吼:“小二。”

忙得不可开交店小二,被这突如其来之声吓得心惊胆战,赶快上前小声应答:“额,来了,请问客官还有什么吩咐?”

林振举起酒碗,指着东洋武士说道:“你,去叫那个拿武士刀的东洋人滚到一旁去吃饭,我不想对着他饮酒。”

“啊?这……。”

店小二显得很怕事又无奈。

(第二章完)

延伸阅读

云视途加盟  http://www.zcxrb.cn/p0ch.shtml
云视途行车记录仪总部是一家新兴的高科技民营企业,主要致力于生产加工、经销批发GPS导

翡情翠意加盟  http://www.zcxrb.cn/s25s.shtml
投资低,回报快,金山卫翡翠加盟就选工厂品牌,创业首选,风险低。和田玉实体店铺加盟,注

圣马加盟  http://www.zcxrb.cn/yqem.shtml
圣马玻璃瓶是一家生产各种日化、医药、食品、卫生保健用微型喷雾泵(阀)并配套铝罐、塑料

紫诗灵香加盟  http://www.zcxrb.cn/ppj6.shtml
紫诗灵香精油以中华民族两千多年的天然植物应用理论为指导,结合提取技术,从天然植物中提

葡萄云美术教育加盟  http://www.zcxrb.cn/baof.shtml
葡萄云美术隶属于北京东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葡萄云美术教育致力于为广大的消费者提供美术

德斯尼加盟  http://www.zcxrb.cn/xh4y.shtml
德斯尼打气筒是邢台德斯尼橡胶制品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注册于2008年,主要生产橡胶

挥墨作文加盟  http://www.zcxrb.cn/b88s.shtml
挥墨作文植根于风景秀丽的历史文化名城杭州,是杭州蔚然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著名作文品牌、全

梦庭门业加盟  http://www.zcxrb.cn/ga0f.shtml
江山市梦庭装饰材料厂是一家专职从事建筑装饰材料生产与销售的企业。位于风景秀丽、交通便

PINKO加盟  http://www.zcxrb.cn/ahkm.shtml
PINKO服饰作为一个专为年轻女性设计时装的品牌,Pinko设计师充满想像力地采用各

金德泉净水器加盟  http://www.zcxrb.cn/xz1a.shtml
金德泉净水王净水王直饮机新特点:功能上一机代替多种机型,可以直接安装在厨房,同时解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英雄无敌:开局变成龙之(捉虫勿点)(1)

    乔舒垂在身侧的手不禁握紧,浑身不自觉一抖,自听见他的名字,她连头都不曾抬过。齐槊一进屋便瞧见了坐在皇祖母身边穿着鹅黄色齐胸襦裙的少女:这就是燕京有名的小霸王?他觉得这身影有些眼熟,正要好好看看她什么模样的时候就听见皇祖母在唤他:“阿槊,快去跟乔老夫人问个好!”太皇太后见乔舒低着头一声不吭觉得是小姑娘

  • 来到异界打天下之卫星哨站

    高鸣收功,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甩了甩四肢,舒缓下肌肉。高鸣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练功一次,将辅助功法按照唐隋亲自指点的标准从头到尾流畅地走一遍。其实没有什么剧烈的运动,但是每次都出一身大汗。刚开始真的是汗流如瀑,出的汗又黏又臭。不过后来就好一点,但也是一身的汗。不过,不得不说,飞梭内的设施是真的齐全,想要什

  • 每天都在纠正三观在线阅读第9章

    通过三天紧张的练习,选手们面临着重新考核再分配。还在A班的选手自然想留下,而后面班级的跃跃欲试想上去。几个班级成员分批做好,依次开始录制自己的个人表演影片。三天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不管实力如何,至少大家都是努力过的。何云蕾在沈曼之前进行录制,临上台前她还紧张的不行,生怕自己跳错。沈曼站在一边帮她加

  • 塞伦斯在线阅读第三节

    工地上挖掘机铲车穿梭于基地,工人们个个挥汗如雨,健硕的肌肉暴露在空气中,在汗水的浇铸下,黝黑发亮的臂膀显得格外醒目。辰湛正在一个泥坑里抱石块,此时一个戴着安全帽的男子走了过来,站在边上注视着辰湛干活,辰湛只顾着工作,全然不顾他的存在,这男子正是这里的工头张狂。只见泥坑里一块差不多两百多斤的石块被辰湛

  • 在灌篮高手的灿烂日子在线阅读受伤

    一路疾驰,两人都不曾开口说话。穆知离又变回谢瑶华,月白变回玉子言,只是玉子言再不是那个好脾气的玉子言了。以前他不争不抢,随越而安,是因心中唯一的念想也失去了,直至遇上那个叫瑶华的女子,她从未在他面前露过真容,却让他心动。那一夜的荒唐,他其实并不记得许多,只隐约记得是她先主动的。两人把酒言欢,不知怎地

  • [综英美]我只是想旅个游之你过关了

    “小xiong弟,还请留步!”刘永脚步一顿,回头看去,来人却是在江面上与自己打招呼的陈旭。“干什么?”刘永心中对于这些世家大阀的公子毫无好感可言,冷声道:“所为何事?”陈旭对刘永的态度不以为意,笑道:“小xiong弟,你大可不必如此,我与那厉王府的人也不对付。”刘永没接话,只是看着他,等待下文。陈旭

  • 全家都是Alpha只有我一个Omega真是对不起啊之和平星的锅子(8)

    “别以为你是零号机器人就可以嚣张了,敢欺负大小姐,兄弟们一起上。”蟑螂恶霸大喊道。大小姐现在是他们的金主,一定要好好保护才行。随着蟑螂恶霸的一声大喊,大小姐的几十个黑衣人保镖冲了上来。叶南心中暗自冷笑一声,就凭普通人类的血肉之躯也想和机器人的金刚不坏之躯对抗?叶南直接用横冲直撞,一下子撞飞许多黑衣人

  • [假面骑士综]除了我都是假面骑士在线阅读僵尸出没

    “废话,不是我回来,难道是鬼!对了,师弟在干什么?”天黑时分,终于解脱的秋生返回义庄,却被九叔打发过来给文才打下手。文才一面炒菜,嘴里鄙夷道:“画符咯,这还看不出来,师弟可真拼命,都画了一个下午了。”“说笑吧!谁能画一下午,那还不活活累死。”秋生张大嘴巴,惊讶道,要知道画符并不简单,方法五花八门不说

  • 全地球都修炼之离开【三更,求收藏】

    “哼,装模作样!”林亚走上石台冷道,而后快速出拳,速度极快。嘭----只是在他刚来到林烨身前,便被林烨一脚踹飞出去。“怎么会?”盯着这一幕,所有人眼瞳变大,眼眸内写满了惊讶。“咳咳---”林亚从地上站了起来,干咳两声,zui角溢出一丝鲜血,惊恐的盯着林烨。“你的实力?”林亚愕然道。“你们还是一起上吧

  • 旧忆在线阅读他的广告

    隔日一早,爷爷便让许卓琳带许安去墓园祭拜奶奶。两个人去的路上很安静,回来得也很安静。到家之后,许安向正在厨房做饭的爷爷说道:“爷爷,我现在要回学校了。”“不吃完饭再走吗?很快就好了。”爷爷挽留道。“不了,学校还有事。”爷爷不得不点点头:“有事忙完了再过来,免得这么奔波,累人。”许安给了一个淡淡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