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洛洛历险记之变形金刚系统第九章

作者:赶尸怕怕 来源:飞卢小说网

李禾和白远满脸震惊,不可思议地看着苏慕叶,在大周朝一两黄金等于十两白银,苏慕叶要一千两黄金,相当于一万两白银。哪怕在京城最繁华的地带,这个数都能买下好几座茶楼了,何况苏慕叶只是出租茶楼一年,喊这么高的价莫不是刻意挑衅叶景然。

苏慕叶打的正是这个算盘,目光略带挑衅地看着叶景然,他都能扣人威胁她,她怎么不能借机敲他一笔。

叶景然淡淡看了苏慕叶一眼,老侯爷年近半百才有了他这个孩子,故他虽是叶府四爷,年龄却同侄子辈差不多。叶景然素来不爱交际,但对家中晚辈也知道一二,没想到二房订下的孙媳妇竟是这么个性子。

迎上苏慕叶的目光,叶景然淡然道,“李禾,下午把银票送到苏府去”。

“我下午不在府里,送到柳前街的云水坊来”,苏慕叶坦然自若地补上一句。

李禾欲言又止,目光复杂地看着苏慕叶出了房门,转身朝叶景然道,“四爷,您不常在侯府,苏姑娘是不是没见过您?才这般行事……”

叶景然扫了李禾一眼,没想到他会替苏慕叶说话。这李禾倒是操心过度了,他可没空关心二房的孙媳妇是什么品格,比起这个他更关心剩下的一个死士能不能抓到,“走,去死牢”。

苏慕叶出来后,捕头也到了,一番问话后,捕头抓走了牙婆子,把江行之等人都放了。

江府门口,苏清岚见到杨槐扶着江行之下了马车,喜极而泣,“夫君,你回来了”。

江家老爷,夫人也到了门口,原来苏清岚久不见苏慕叶把人带回来,放不下心还是把事情告诉了长辈,二人一听急坏了,刚派了小厮去衙门报案,就听说苏慕叶把人送回来了。

江夫人确认完江行之无虞,连声感谢苏慕叶,“可多亏了苏姑娘,不然行之还要受多少苦”。

苏慕叶不受,只提了提苏清岚为了救江行之到处求人,江夫人感激道,“苏姑娘放心,这大恩我们记在心里,清岚多好的孩子,我们怎么会亏待她”。

杨槐听着二人说话,转头去看江行之,只见他垂着头,面色暗淡,并不言语。杨槐有些不高兴,姑娘为了救他费了多少功夫,他出来后一句谢谢也没有,只看着父母媳妇替他道谢。都说江家公子人老实,但杨槐只觉得他懦弱没气度。

苏慕叶下午回了云水坊,签了租约后,看着一万两的银票,立刻拍板在京城最繁华的街上买下两家铺子,打通后开一家全京城最大的成衣铺子。

春风拂柳,阵阵轻盈,雕花窗下,苏慕叶正画着成衣样式,舒玉满眼惊叹,“姑娘,你画的款式我都不曾在京城见过,能卖出去吗?”

苏慕叶满意地放下毛笔,重生一回,她自然要好好利用这个优势。天下大事她不知,但接下来几个月乃至几年的服饰风潮她还是清楚的,打个时间差她便可以赚个盆满钵满。

“这几张送去采灵坊,先打个样,等我明天过去了再看看改不改”。

舒玉领命,叫来了在外院的杨槐,杨槐上次跟着苏慕叶找人,因做事机灵,苏慕叶想着苏府里她需要个跑腿的小厮,就把他带到了外院,也不做什么差事,平日里就等着听差遣。

“这几张好生送到采雪坊,莫折坏了”。

杨槐笑嘻嘻接下,“舒玉姐姐你同我说说,姑娘明明要嫁入侯府,侯府金玉富贵的,听说一日的花销就够普通百姓花好几年,姑娘怎么还天天琢磨着做生意挣钱”。

“谁是你姐姐?”舒玉斜睨杨槐一眼,“让你办事你就去,打听那么多做什么?”

“好嘞,姐姐放心,肯定送到”,杨槐一溜烟出了二门。

素云捧着衣料进了院子,看向舒玉,“你同杨槐闹什么呢?”

舒玉笑道,“李嬷嬷这么实心眼的人,怎么有这么个头脑灵光的儿子,打听姑娘同叶公子的婚事呢”。

素云皱眉,原本她也以为姑娘肯定会嫁给叶修逸,毕竟是早早定下的婚事,但看这些天姑娘的做法,素云皱眉,“嘴巴闭紧了,什么都不准往外说”。

“放心,我是那么没数的人吗?”舒玉接过衣料,进了屋子,“姑娘,到时间去正房吃饭”。

苏慕叶换好衣裙后便到了正房,柳氏已经坐在桌前,一见到苏慕叶就笑着站了起来,“慕儿来了,快坐”。

苏慕叶看着柳氏异常热情的笑容,心中一阵恶寒,她这是打的什么主意?

不一会儿,苏志和进了屋坐到柳氏身侧,另一侧坐的是柳氏还是外室时生下的女儿苏玉蝶,比苏慕叶长一岁。

苏玉蝶边吃饭边打量苏慕叶,眼里闪着精光,偶然撞上苏慕叶的视线,立刻低下头,过了一会儿又继续盯着苏慕叶看。

苏慕叶只觉得奇怪,吃好饭后,苏志和果然叫住了她,“慕儿,我和你母亲有事同你商量”。

苏慕叶神色平静,“父亲请讲”。

苏志和轻咳一声,“你今年十三了,你姐姐也十四了,都到了该定亲的年纪,你同修逸的亲事早早定下了,不用父亲操心,但你姐姐的就有些难办了”。

苏慕叶静静听着,苏志和外强中干,并无实才,这些年全靠着沾侯府的光,才能顺风顺水爬到五品文官的位置,手里并无实权。叶容病逝后,叶家明面上没说,但心里认定了是苏志和闹出外室这桩丑事,才害得叶容病情加重,自然不会再为苏志和提供方便了。

故苏玉蝶现在说着是苏家嫡女,但九岁前在外人看来都是私生女,进府后,苏家随着叶容病逝也落败了,柳氏不及叶容能给苏志和带来仕途上的助力,但知道叶容女儿要高嫁侯府,她怎么能愿意把自己女儿嫁给普通的官宦人家,拼着劲要让苏玉蝶高嫁。

苏志和看了眼苏慕叶,道,“京城有头有脸的人家挑媳妇都要看对方家底,你爹爹我这些年对府里用度都没数,到要嫁女儿才知道库房里竟没一件拿得出手的”。

“慕儿,你看你同修逸的亲事早定下了,侯府是你外祖家,肯定短不了你的吃穿用度,容儿去世前把嫁妆都留给了你,你说她从叶家带来的东西,何必又带回去呢?倒是蝶儿,若是嫁妆丰厚了,谈人家也容易些”。

苏慕叶猜到了苏志和是想谈嫁妆的事,但没想到他竟能说出何必把叶容的嫁妆再带回去这么无耻的话来,“那父亲的意思是?”

苏志和见苏慕叶神色平静,没有他预料的不情愿,面上带了笑意,“也不用你多少,库房里的陪嫁让蝶儿挑些喜欢的就行了”。

苏慕叶目光一动,见苏玉蝶正站在柳氏身侧,目光紧紧看着她头上的珠钗,明白过来,原来刚才吃饭时苏玉蝶一直看着她,是想着挑走哪件首饰呢。

“什么叫挑一些”,柳氏声音不高不低,埋怨苏志和,“你这做父亲的怎么偏心,蝶儿就不是你女儿了,库房里的嫁妆自然是两个女儿一人一半了”。

听了这话,苏慕叶气极倒觉得有些好笑,柳氏竟厚脸皮到把叶容的陪嫁都算作苏家的财产。

柳氏笑着看向苏慕叶,叶容逝世后,存放她嫁妆的库房钥匙就由她的陪嫁嬷嬷保管,李嬷嬷是侯府出来的,日后还要随苏慕叶回去,自然忠心耿耿,柳氏几次三番想进去看看都被拒绝了。

但若苏慕叶开口就不一样了,主子都点头了,那刁奴还能说不吗?柳氏看着苏慕叶姣好的容貌,娴静的神情,自信地笑了笑,不过一个十三岁的小丫头,哄她答应再容易不过了。到时候她要开库房给自己女儿先挑,把叶容那些价值连城的首饰都给女儿作陪嫁。

“慕儿你年纪还小,有些事不懂”,柳氏一脸温柔,“你虽嫁去了侯府,但若日后受委屈了,能给你撑腰的只有娘家,你这会儿不过匀点中看不中用的物件摆设给蝶儿,到时候有事了兴儿肯定替你出头”。

柳氏口中的兴儿是苏玉蝶的亲哥哥苏兴思,在德亲王跟前当侍卫,几月前随德亲王去山东考察。

苏慕叶面上不动声色,心中暗暗思考着对策。

柳氏见苏慕叶迟迟不答,“慕儿你又何必如此小家子气,这些天你开铺子可挣了不少钱,蝶儿又没要房契店契,你都要嫁入侯府了,怎么连点不值钱的小玩意都舍不得”。

苏慕叶眼睛动了动,先是打同情牌,再画饼,现在连激将法都用上了,柳氏为了抢嫁妆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淡淡开口,“既然不值钱,你又何必开口要呢?”

“你……”柳氏听出其中的嘲讽之意,脸一红,很快又露出笑意,“姐妹之间互相帮衬不是应该的吗,慕儿挣了那么多银子,难道忍心看蝶儿连套家具都没就出嫁”。

“不忍心”,苏慕叶干净利落答道,一听这话,柳氏,苏玉蝶皆喜上眉梢,苏玉蝶甚至开始暗暗盘算要拿走苏慕叶哪几套首饰,虽然只说了拿库房里的陪嫁,但若她开口要了苏慕叶那套珊瑚红宝石的头面,她也会给吧,反正苏慕叶那么多首饰,她拿走几套又何妨。

苏慕叶脸上挂着笑意,“姐姐出嫁前,我一定去雕木阁让师傅给姐姐打一套上好的家具,绝不让别人瞧不起姐姐”。

柳氏一愣,说了半天怎么又绕回这儿,敢情苏慕叶半点儿没被说动,只想着用套家具打发她们母女,柳氏目露凶光,一套家具值多少银子,还比不上库房里的半块翡翠。

“老爷,你就这么偏心”,柳氏委屈地看向苏志和,“一个女儿亲事好,嫁妆多,另一个不但说不上好人家,连点像样的嫁妆也没有”。

苏志和目光闪烁,柳氏又道,“若蝶儿嫁的好了,还能提携提携娘家,兴儿可在那位置上熬了三四年了,也不见升上去”。

苏慕叶抬眼看向二人,柳氏这话倒提醒了她。

延伸阅读

长虹小家电加盟  http://www.boxam.cn/s9p1.shtml
长虹创始于1958年,公司前身国营长虹机器厂是我国“一五”期间的156项重点工程,是

嘉泰加盟  http://www.boxam.cn/yz0k.shtml
嘉泰灯饰总部土豪金,玫瑰金铁艺灯,全铜灯制造商,中山市横栏镇嘉泰灯饰厂主要经营吊灯、

远康加盟  http://www.boxam.cn/nm97.shtml
远康企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79年,至今已有30年歷史,初期远康公司代理销售国外印刷电

翔实加盟  http://www.boxam.cn/ayr1.shtml
翔实家纺总部主营u型枕,靠枕等产品,义乌市迈途贸易有限公司实力雄厚,重信用、守合同、

三只熊母婴用品加盟  http://www.boxam.cn/672g.shtml
三只熊母婴用品隶属于成都市三只熊商贸有限责任公司,满足中国妈妈对安全、高端、专业、优

皇茶快乐的茶喜茶加盟  http://www.boxam.cn/gcb9.shtml
1.店铺所在地商圈调查及初步评估作业。2.的奶茶加盟店装修与设计规划与施工咨询。3.

将立加盟  http://www.boxam.cn/azuo.shtml
将立酒业是一家中外合资企业主要生产澳大利亚进口法国AOC级葡萄酒现在红酒行业已经成为

脱毒草莓苗加盟  http://www.boxam.cn/prw2.shtml
浙江草莓苗脱毒组培繁育推广基地草莓苗各省市闻名。时到今天,南至广东海南,北至北京内蒙

百强加盟  http://www.boxam.cn/gnxa.shtml
北京百强洗涤服务有限公司始创于一九九八年。是专职从事洗衣技术培训、技术开发、技术服务

玉之音加盟  http://www.boxam.cn/n9n5.shtml
玉之音可以由投资商自己独自投资开玉之音连锁店,公司总部也可以对于达到一定经营面积和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农家老太太之木叶萌芽计划!

    啊,是佐助啊,回座位吧。”伊鲁卡一怔,随即笑着说道。佐助点了点头,毫不自觉的笑着应道,“是。”向着记忆中自己的坐位走去讲台上的伊鲁卡看着佐助那一瞬的笑容,‘果然如此,那种不协调感,佐助看起来似乎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不过....’看着和周围的人打招呼的佐助,伊鲁卡想道,‘不过,看上去似乎比以前更好吧.

  • 霸道总裁培养计划之圈养的畜生(4)

    第三章圈养的畜生张艾琳的那份温柔、那份美感、那份妩媚似乎让逐天没有了说下去的勇气,过了好久逐天才慢慢的道:“我每天都想你,你不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想做,睡不好觉,也吃不好饭……”张艾琳泪如雨下,扶着逐天,去见了博士,没想到的是,齐博士竟然放过了逐天。从此之后,逐天虽然经常和齐博士碰面,但是从来都不说

  • 木偶太子是病娇第一章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火神觉得身体有些不太对劲,身上穿的着的衣服也是松松垮垮的,因为还是半睡半醒状态,火神也没多大的在意,火神朦胧着双眼穿上拖鞋走到镜子前,一瞬间脑子清醒了。镜子里出现的这个人那还是原来的自己啊,只见原本短的深红色头发变成了及肩的长发,喉结不见了,不过这还不算什么,重要的是,跟了自己十六年的“兄

  • 明朝五百年之第九章

    从皇宫到赵府的路上,有一顶轿子被四个小太监抬着走在街市上,在离赵家有一条街的时候,突然被人挡住了去路。抬轿子的小太监一见是静王,连忙放下轿子,跪了下去:“见过静王。”轿子里的吴总管闻言连忙拉开轿帘出来:“参见静王千岁,王爷病体可好些了?”江景乔身后站着六个侍卫,脸色不太好,看着吴总管道:“劳吴总管挂

  • 两次重生后她决定努力苟着在线阅读第六节

    “阿弥陀佛,林施主下手未免太狠,既然如此就休怪贫僧作明王之怒!诸位师弟布罗汉降龙阵!”法善翻手拿出一柄降魔杵,真元催动,气势变得雄浑威猛,仿佛一尊真正的罗汉降临。其他九名僧人修为不及法善,只有化气七层到九层修为,连化神都未达到,修为虽低却兔起鹘落四散围向林烨,并且不断交换位置,口诵佛号:“南无降龙罗

  • 带着全职系统养包子在线阅读猪脚出锅

    楚暮慢悠悠地走在这条官道上,看着不远处的巨城,神情由惊愕猛地变成狂喜,朝身后那位在远处对着大树撒尿的难兄难弟,大喊了一声,“李子,咱们终于到神仙池了!”李卿连忙提上了裤子,嘴里嘟囔着,“到了又怎么样,还指不定能不能选上呢?每次都这么多人,选上的才有几个?”楚暮不管不顾道,“嘿,我这天赋,哪还有的说?

  • 玄幻:我的各种骚操作处境

    躲在陈林萧怀里哭了一场之后,陈小舒像往常一样任性的把眼泪和鼻涕擦在他身上,陈林萧一直宠溺的看着怀里的小姑娘。陈小舒瞪了他一眼道:“不准笑话我,还有你快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陈林萧笑笑,但是却脚下不稳,摔倒在地上,看到陈小舒着急的神色,陈林萧摆摆手说道:“我没事。如果不出差错的话我们应该是穿越

  • 谍与蝶第四章在线阅读

    东港村位于粤南市东郊,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渔村,和许多其他的村子一样,靠海吃海,祖祖辈辈便以**为生。只是时代不同了,现在更多的人也不愿意再吃那份日晒雨淋的苦而选择外出打工。只是无论是接过祖上传下的**手艺也好,还是外出打工也好,村里人的生活依旧都不富裕。不过也因为世世代代都是如此,人们也就穷习惯了,

  • 征天大圣在线阅读第五章

    “这些卡里应该有不少钱吧?”叶凉坐在床上,将枕头竖起来倚在身后,她现在手边有三样东西,“纸,笔,卡。”叶凉手指点着这三样东西挨个念了一遍英文。“哎……”叶凉拿起笔在距离纸两厘米的地方晃了半天都下不去笔,她完全没有原主的记忆。看来她能一下子摸到那几本证件还真没准只是巧合。叶凉以前的银行卡都是用自己的生

  • 大唐新帝国在线阅读耍聪明

    “需要的。”佳安泰不管他要不要,转身去自己的办公室拿一两袋不同口味的回来到他工作室,不吭一声的放在不碍着他工作的凳子上,然后离开。佳安泰这么有心,暖夕看着佳安泰给的小甜饼是心暖又心酸,为什么上天要让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出现在自己面前呢?“我真是造孽啊……”摇摇头,“看来我得找个新窝窝跳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