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黑光病毒之虫族降临第七章

作者:黑光齿轮 来源:飞卢小说网

伤筋动骨一百天。

唐家集里开医馆的唐老先生是位医术精湛的大夫,虽然开的药吃起来味道古怪、外敷的草药用在头两日还没愈合的伤口上时也刺痛的不行,但总比真的躺个上百日的要好。

他被獒犬咬伤的是右肩头,头几日敷着草药,缠着绷带,不太好活动。大娘就把早些时日收起来的木勺子又重新找了出来,这样吃饭什么的可以用左手拿勺子舀着吃。

等又过了数十日,他感觉右肩活动起来不那么碍事了,想继续向以前一样跟着大娘早起出摊,却被大娘拒绝了。

“莫,你还是安心在家里待到起养伤,万一又遇到无乐少爷了……”

……道理我都懂,但我的设定其实是幸运值MAX来着,你要相信我啊大娘!

主要是跟着大娘一起去集市,下午时间段还能靠着卖萌混点零嘴吃吃。在这个一天只吃两顿的古代,为了饥饿的小肚子,面子什么的,还是不要了吧。

然并卵,唐家集短时间内是去不成了。怕唐知乐一人在家里无聊,大娘索性将以前唐自远读过的书,写过的字都找了出来,供唐知乐修习,其中还加了一本《庖丁》。

“虽然你现在字可能都认不全,但这本庖丁里面有图,看起来也不枯燥。想跟大娘学手艺,这本庖丁你还是要好好研读地。”大娘将这本庖丁交到唐知乐手上时,很认真的说到。

原来,我这次穿越的剧本,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么?

唐知乐抱着一摞书,对大娘挥手告别。脸上笑嘻嘻,内心……内心……也只能跟着笑嘻嘻。

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一面催眠自己,一面努力看书。

唐知乐古文学习的进度其实并不快,虽然大部分字他连蒙带猜,再联系一下上下文,能看懂个七七八八,不过唐时著作的书籍白话文很少,用来启蒙的教材读起来是浅显上口,但真要全部翻译懂,那真的是脑阔疼。

更让他脑壳疼的是,他老是记不住这个时代繁体字的结构,能默写下来的字词,不是现代的简体字版,就是缺胳膊少腿的繁体版。

看着沙地上,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再对比一下书上端正的字词,心情复杂的毁尸灭迹。

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不用纸笔,而是自己找块好点的地上写写画画。

这么丢脸的记录还是不要留着了,一个是为了怕浪费纸张和墨,另一个是,万一被大娘当做宝贝珍藏起来就……要知道唐自远小时候涂抹的那些个大字杰作都被收藏得好好地,这次大娘特地找出来的纸张里,就把唐自远的杰作一起拿了出来,指给唐知乐看,顺便缅怀一下小时候唐自远写出这些杰作时的自豪之感。

幸好当时唐自远不在,不然这种就像是公开处刑的画面——一定非常有趣!

前提是这个人不是自己。

在右肩膀实在是痛了的时候,唐知乐也尝试过用左手写字。他到没有想要把自己练成左撇子,只是想尝试一下左右开弓,遥想起被老师罚抄的时候,恨不得两只手四支笔。

左手比起右手更加僵硬,一笔一划都得倒着来。

然后,就被天外飞来的小石子砸了头……

“嘿,小知了!”两个熊孩子在院子外,扒着院子的围墙,冲着里面的唐知乐吼道,“你快出来我们一起耍!”

摸着自己被砸了一下的后脑勺,唐知乐转头看着围墙上冒出来的两个脑袋,有点抓狂,“我要在家好好学习,不和你一起耍,你快点带到你妹妹下去,摔了就不好了!”

这围墙说高不高,但对于小孩子来说还是有点高度的。

“不行,你要是不出来,就把大门打开,我和我妹妹进切。”墙头那个稍微大一点的小姑娘,比唐知乐长三岁,平时正是被家里拘的谨的年纪,毕竟是个女娃,虽然娇宠,但管的也严实。

且这个年纪正好是不知痛痒善搞事的年纪,加上又是个犟脾气,往往她的父母都要头疼三分,更别说唐知乐了。

“你为啥非要让我陪到起耍呐?”唐知乐很不擅长和小孩子相处,就算在一起玩耍,那也是尬玩啊。

稍大一点的女孩子撇撇嘴,她将自己还小一点妹妹扶稳,冲着里面道,“你开是不开!”

“开开开。”眼见这人犟起来了就要跟他怼到底,终究是怕两人万一手上没力气了会摔下去,赶紧应道。

“那还差不多~”

小姑娘从墙上下来了,再把妹妹抱了下来,先给妹妹身上拍打得干干净净的,再收拾好自己。

两人手牵着进了院子,小姑娘还喜形于色道,“早这么听话,也就不用耗我的时间了。”

小姑娘名叫唐婳,她的妹妹现在比唐知乐还小一岁,叫唐婧,两个姑娘家都是那个唐家集医馆老大夫的孙女。

唐婳是个喜欢满山乱跑的人,之前唐知乐不知道,因为在医馆的时候,唐老大夫开的药,都是唐婳帮忙在各个药柜里找齐煎好的,彼时还是个娴静知理的模样,没想到啊,都是表面功夫,假的!

“你还真在读书啊。”唐婳看着被放在桌上的书道。

“那当然,我又不会骗你。”

“那可不一定!”唐婳一脸气势汹汹,“这几天我一直在找你,这门口我也来来回回好多次了,就是见不到你人,如果不是我问了大娘,你怕不是还躲到我在!”

唐知乐的确在躲这两姐妹,准确的说是只躲唐婳一个人,唐婧现在还小,刚跟着唐老大夫学医理,现下还是乖乖巧巧的,除了很听唐婳的话,天天跟在唐婳身后一起上蹿下跳。关键是他不喜欢满山溜达,他喜欢宅啊!

唐知乐一脸苦逼的看着唐婳。

唐婳眨着眼睛,眼睛突然就泛红了,“我就知道你和那些小屁孩一个样,都讨厌我!”

唐婳自小跟着她的爷爷唐老大夫学医,还会爬的时候就嗅着药材,稍微会走了就跟着背伤寒杂病论,就连启蒙都是黄帝内经素问,再大一点,就跟着爷爷一起给病人看诊、煎药。常年下来,身上总是带着药材的苦味,常被同龄人嫌弃。

她自己不是个自暴自弃的,别人嫌弃她,她还嫌弃别人是小屁孩,但心里总是有芥蒂的。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猜。”看着人真的要被气哭了,唐知乐立刻否认三连,“再说了,我这伤不是还没好么,不方便和你一起玩。”

“你的伤囊个样子的我还不晓得?”唐婳把眼泪给憋回去了,叉着腰又怼了一句。

“对不起,我错了,你就原谅我吧。”唐知乐紧接着道歉。

“哼,那我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你了。”终于是破涕而笑,唐婳四周环顾了一下,“你说你读书习字,为啥没看到你写的字啊?”

“这个……”因为我刚刚毁尸灭迹了。

“算了,你要是不想跟着我满山跑,那我和你一起读书习字也行啊。”唐婳拍着胸口,就着桌上放着的纸,自顾自的研了墨,提笔写下了两个稚嫩娟秀的字,正是她自己的名字,对着唐知乐说到,“你也来写两个字呗。”

然后把笔塞给了唐知乐。

唐知乐握着笔,看了看唐婳,再看了看唐婳写的那两个字……

不要了吧,我这种字就不拿来丢人现眼了吧_(:з)∠)_

他一脸惨淡的跟着在纸上写下了唐婳的名字。

“……”

“……”

“真丑。”唐婳邹着眉头,“就是我妹妹写的都比你好看。”

唐婳指着唐婧,唐婧也一脸严肃,跟着乖巧的点头。

QAQ给点面子啊。

“而且你握笔的方式不对。”唐婳再次为唐知乐示范了她方才的执笔方式,她执笔只用到了大拇指、食指和中指,写字时也是灵活自如,“你刚刚那样,整个手都握死了,那样怎么可能写的好字。”

唐婳的握笔和大娘教他的一样,又和他记忆力知道的握笔方式不一样,他也有尝试过只用三根手指,但食指是软的,完全使不上力。平时在地上比划的时候还行,一用上纸笔,就全暴露了。

唐婳吸吸鼻子,有些自得,她将摊在桌上的书本拿在手中,一副小老师的样子,“嘿嘿,我方才的说话方式挺有我爷爷的风范吧?来来来,看你一个人瞎琢磨也不行,还是得我来教你。”

唐婧很听话,她和唐知乐并排而站,严谨认真的做着好学生好榜样。

唐知乐,“……”

好的,没问题,咱们一起学习一起进步。

唐婳还真的将唐老大夫的严谨学了个十之七八,除了纠正唐知乐的握笔方法外,还能充分讲解书本里各个字词的含义。这要放在现代,那就妥妥是个学霸,让唐知乐这等学渣分分钟被碾压。

等到唐婳终于讲说累了,唐婧也坐在一旁昏昏欲睡,唐知乐总算能放下笔,活动一下酸软的手指手腕,转身进屋,踩着凳子,尝试用大娘教过的方法,做了三份冰镇糖水。

唐婳先将自己的那份放在一边,拿着勺子给迷糊的唐婧先喂了两口后,自己才端着碗狠狠的干了一大半。燥热的署意好容易才消下去一点。

“小知了,你这糖水做的挺有模有样的嘛。”

“那是当然,我可是要继承大娘的手艺,然后发家致富的人!”

“……哦~”唐婳拖长的调子,显然对唐知乐的回答不太满意,“我说小知了,你这个人还真奇怪。”

唐知乐歪歪头,“哪里怪了?”

“哪里都奇怪啊,先不说你这个人呆呆的,而且笨笨的,就连志向都这么简单。”

噗——

唐知乐吐了一口血,捂着被扎透了心,虚弱道,“我虽然不聪明,但至少也不笨好吧,再说了,我这个志向怎么了?我可是要成为亿万富翁的人!”

唐婳老气横秋地拍打着唐知乐的左肩,“孩子,有梦想是好事,但光做梦就不好了。”

唐知乐已重伤,得饶人处且饶人啊唐婳!

“我就不说远了,就拿你哥来说,他这样才是正常你这个年纪的小屁孩的榜样吧。平时成群结派,拿着木条当剑,石头当暗器,天天上演全武行,各个把自己当大侠。后面,大部分有根骨的就进了内门习武,小部分被留下的还是在做着当大侠的梦。”

“……我也有做过自己是绝世高高手的梦。”唐知乐回答道。

“就你?”唐婳满脸质疑,“你和我不同,我是被那些小屁孩嫌弃,你不一样,你是故意不和那群小屁孩们来往的。”

唐知乐低头默默吃糖水,所以啊,前面就说了,他不擅长应付小孩子,一旦碰到了,基本上都是躲着走。并不是说小孩子都熊,小天使性格的也有,就像唐婧。可能是因为小孩的思维虽然都单纯,却很难理解,容易因为理解出错而把别人惹哭了,怎么都哄不回来的那种。

其实,被现在这幅身体的同龄人排斥什么的,其实挺好的。

“所以说,你这人真的很奇怪。”唐婳嘟了嘟嘴。

不是我说,小姑娘,这就是人生啊。

唐知乐一口气饮完了自制糖水,颇为惆怅。那已经模糊不清的记忆力,自己小时候也是和唐婳一样,上山下河捉虫逗狗的野样,不论是男生还是女生之间,那关系都是能吃的开的。长大了,就变成了寡言少语的宅。

人生啊,真特喵的神奇。

“你别光说我了,你呢?你不是也要继承你爷爷的医馆,成为一名妙手仁心的大夫么。”

唐婳闻言赶紧摇头,“我不行。”

唐知乐一怔,“为什么?”

“我没办法成为我爷爷那样的大夫,而且我在医术上一直止步不前。”

唐知乐抽了抽眼角,讲道理啊少女,你这个年纪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牛掰了,为什么还要妄自菲薄?!

“我妹妹婧婧在这方面的天赋比我高。”唐婳对于唐婧给予了高度赞扬。

“没有,姐姐比我厉害。”唐婧摇着小脑袋,糯糯的回答着。

唐婳揉了揉唐婧的头,笑了一笑,“更何况,我有我想要做的事情。”

一提起这个,唐婳来了兴致,将手里的碗往桌上一跺,整个人跳了起来,踩在一颗平整的大石头上,舞着双手,双眼闪烁。

她说,“知了,你去过成都没有?好的,我知道你没去过,我跟你讲,我可是跟着我爹爹一起去成都进过药材……”

唐婳描绘着她一直记挂着的的成都盛景——

成都很是繁华,除了人声鼎沸的交易集市外,还有不少文人才子聚集的风雅之所,不过在街道上走过半晌,便能听到不少弦歌雅意。乐坊也不少,门前靡靡丝竹之声只让人心生向往。

唐婳就算装作再成熟,她也不过是个孩童,记忆最深的,就是蛋叉叔叔的糖葫芦,还有演武场里的每场插旗之战。

小孩子总有英雄情结,唐婳也不例外。

她印象最深刻的一场插旗,那是忆盈楼的弟子对上两名明教教徒。

那两名明教教徒是远近闻名的恶徒,惯会欺男霸女。唐婳见到这两人当街调戏一名美貌隽秀的小姐姐,言语鄙俗,举止张狂。

却见这位小姐姐眉目如画,不急不怒,不过唇角微扬,背上所负的舞扇已在手中,妙曼的身姿轻舞,舞扇开合之下,引得两人上了不远处的比武场。

“然后这位小姐姐就将那两个明教教徒的脸按在演武场的地板上狠狠摩擦!”

唐知乐瑟瑟发抖,这么暴力的吗?!

唐婳没有管唐知乐的瑟瑟发抖,她又回想起了那位小姐姐的武艺,或者也能说舞艺。她还手舞足蹈起来,循着记忆中小姐姐的动作轨迹舞动着。

虽然学的七零八落,而且僵硬,但已经能让唐知乐这个吃瓜群众明白,唐婳怕不是对那位小姐姐一见钟情了。

唐婧不明所以,她只觉得姐姐跳的好看,一个劲的鼓掌。

唐婳舞的尽兴,差点没从石头上掉下来。

等到好不容易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她才又道,“我后来才知道,那位小姐姐是忆盈楼的弟子。忆盈楼你知道吗?我就知道你不知道,据说那是皇帝赐下的乐坊,在扬州可气派了。”

唐婳心生向往之。

她从小长在唐家堡,出过最远的门就是成都,她从小跟着爷爷学习医术,却在见过那样多愁容满面的病人后,心生恐惧。她怕自己学的不好,万一以后担不起这个医馆怎么办?她要是药方开了无效怎么办?她还见过病后,怎么都救不回来的人,再多的药也阻止不了死亡。

而忆盈楼的那位小姐姐,就像是另一种活的方式,闲暇时可以轻歌善舞,被欺辱时也能潇洒还击,一举一动,皆是洒脱。

“我想成为去扬州,我想拜入忆盈楼。”唐婳最后高声宣告着。

“……你和你爹娘说过这个打算吗?”

“说过……但他们不同意。”唐婳沮丧一会儿,不过片刻又斗志满满,眼睛骨碌碌的转着,似乎在打什么坏主意,“那有什么,我总能说服他们,是在不行……”

唐知乐拍拍唐婳的肩膀,将她原先的那句话还给了她,“有梦想是好事,但光做梦就不好了。”

唐婳气鼓鼓,“总比你要成为亿万富翁来的现实!”

“我这个才是人生赢家的梦想好吧?!”

“哼,你等着,等本姑娘成了忆盈楼的精英弟子后,肯定会到你的面前嘲笑你的!不过,到时候,姐说不定还能看顾看顾你的生意~”

“哼,你等着,等我成了亿万富翁后,我,我……”唐知乐卡壳了,成为亿万富豪后能干吗?当然是躺着混日子了_(:з)∠)_

果然,想要做一条有梦想的咸鱼,本质上还是咸鱼,微妙的被比下去了感觉……

“诶嘿嘿,那就这么说好了,以后等我成为高手了,要还敢有人欺负你,告诉姐,姐帮你找场子!”

“……就算欺负我的人是无乐少爷?”

“唔,那还是算了……”唐婳看着唐知乐纠结了一下,“你没有无乐少爷长得好看。”

唐知乐:好吧,他确实长得好看……(╯‵□′)╯︵┻━┻

延伸阅读

四季风尚加盟  http://www.global-fiber.cn/x2n5.shtml
四季风尚洗衣店,是一家的洗衣店连锁公司。其前身为意大利伊尔萨洗衣公司杭州大关加盟店,

松柏加盟  http://www.global-fiber.cn/x3le.shtml
松柏五金制品是一間五金及塑膠製品的製造商,成立於1983年。在我們各類的鐵製包裝產品

喜尊加盟  http://www.global-fiber.cn/dhzl.shtml
暂无

挺挺加盟  http://www.global-fiber.cn/pxi2.shtml
挺挺珍珠饰品座落在国内的珍珠集散地,中国的珍珠交易市场及珍珠养殖基地---珍珠之乡:

孚比艾英语加盟  http://www.global-fiber.cn/6nrg.shtml
孚比艾儿童英语品牌隶属于上海经悠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我们的团队自2008年开始从事课程

国艾堂艾灸会馆加盟  http://www.global-fiber.cn/r44.shtml
国艾堂艾灸会馆隶属于北京绿岛自然健康咨询中心。国艾堂于2005年正式从事中医艾灸调理

双虎隔板带制品加盟  http://www.global-fiber.cn/xkqw.shtml
青岛双虎橡塑制品有限公司简介青岛双虎橡塑制品有限公司(原橡胶集团橡胶制品三厂)始建于

米诺加盟  http://www.global-fiber.cn/ds2s.shtml
米诺壁纸总部经销批发的墙纸、墙布、壁画、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糖三彩加盟  http://www.global-fiber.cn/pp77.shtml
加盟信息介绍:中国智能音乐糖画机——糖三彩,是中国糖三彩糖画机制造厂与山东大学联合研

旅游卡加盟  http://www.global-fiber.cn/gs2a.shtml
力跃旅游策划有限公司是一家提供专职国内外景区旅游的策划公司。公司拥有具有特色的“旅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挑战:365天不和女人说话关心则乱(修)

    第十章林茶这个人很特殊,闵景峰自认为自己见过了很多人,但是他从来没有见过像她这样的人。她毫不设防,傻得真诚,她明明是泡在糖水里长大的,却认真地捧着自己的心,笨拙地想要他也开心。闵景峰心想,只要她喜欢自己,自己顺着她又何妨?想着这个事情,他摸了摸她的头,“还疼得厉害吗?以后我不打架了。”林茶被这光照得

  • 穿书后被豪门男配盯上了在线阅读第7节

    不等兰婉玉掉落在地,凌锦丰已经冲上前去,一脚将地上的凳子踢开,凳子又将春雨和春风给打倒在两旁。凌锦丰又一手抱住兰婉玉的腰,几个旋转后站定,兰婉玉就软软地挂在他的手上了。其速度之快,简直让人咋舌。看着兰婉玉姣好的容颜,曼妙的身段,凌锦丰的眼里没有一丝艳羡,反而微微眯了眼眸,从中迸射出恨意来。然后,凌锦

  • 海贼之黑袍大将抱歉,我不救

    龙青山真的惊住了。这名被撞的男子非但被止住了血,竟然……竟然还醒了过来。简直不可思议!甚至超出了他自己对医学的认知。不过现在面色精彩的人就要数赵雪静。此时的她瞪大那双美眸,俏脸呆滞的望着被扶起的男人,红润的小嘴微张,时不时轻颤两下。“快……快!快去找那位年轻人!”龙青山渐渐回过神来,回想起之前赵雪静

  • 与尔同行末世之part 9 一个饺子引发的血案(8)

    一年元旦时,看着四周在风中飘荡的袖灯笼,美咲觉得心情大好,正准备出去操场上跑两圈运动运动的时候,教室外面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尖叫声。“竟然是会长哎!”“会长会长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楼上的,这句话已经过时了!现在流行的是,会长会长我爱你,就像松鼠爱坚果!”就在美咲研究老鼠爱大米和松鼠爱坚

  • 空间重生之丹医商女盲瘸子秀起来了

    果然,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锤石那个被插满矛的身体,变成一道光影消散,而真正的锤石,已然站在德莱文的身旁,挥舞着铁链,使劲往滑板鞋的身上招呼。此时德莱文,捡着漫天飞斧,一斧头一斧冲着滑板鞋的脑袋砍了下去,不到片刻,滑板鞋硬生生被德莱文砍倒在地。“我被动呢?怎么不加金币?”滑板鞋应声倒下,阿特却一脸发懵

  • 倾世燃情:总裁追妻令之第九章

    此时的珀尔笑着露出的白牙,在菲利普看来都是闪着寒光的。菲利普一脸绝望:“我真的不想赖账的!”珀尔挑眉:“你还想赖账?”菲利普:“……”他沉默半天,问道:“那你想怎样?”人在垃圾星,不得不低头。“我还没想好,我暂且相信你会给我推荐信——你叫什么来着?”“菲利普.卡特,卡特是帝国皇室的姓氏,这你总知道吧

  • 无限战争心界在线阅读第2章

    展珩没有料到男人会突然发难,瘦小的omega毫无意外倒进强壮的alpha怀里,脸上表情呆呆的,封朔羽的大手握住他的腰,又细又软,令他爱不释手。封少帅活了三十多个年头,还没碰到过这么合心意的omega。展珩反应有些迟钝,和男人零距离接触时,闻道一股冷冽的血腥味,还有淡淡的酒香,耸耸鼻子,忍不住皱眉道:

  • 末世萧零之第九章(9)

    边绍很清楚瑟尔德是什么样的性子,反正跟什么“清新脱俗”之类的没有半点关系。也许是因为先前刚想起菲兹的身份时受到的冲击太大,现在他见到瑟尔德一下子就想起来了。……不如说他先前居然迟钝成那样才大有问题。“等等等等,这是做什么,怎么把人这样压在地上。”瑟尔德说着,随意的挥了挥手,撤掉了布置在边绍周围的法阵

  • 我有一座恶魔城在线阅读第五节

    而且这个节骨眼跑来救死尸的,估计也不是什么正常人。幽静的竹林内突响起一阵哨音,楚珩循声望去,正要抬脚追去,本还规矩的死尸突然就暴躁了起来,不要命的拦住他的身子,任人左砍右砍,被削**棍了也都还固执的在地面上蠕动前行。另一方喊救命的声音已经淡去,楚珩想要捉住支使死尸的筑僵人,没有保留的使内力将围在身周

  • 眉眼盈盈处在线阅读第2章

    冷饮小吃店里冷气充足,放着柔和的纯音乐。红豆冰毕竟不能当主食,曾扬便只要了一份,然后又点了一盘大份的水果捞和一个冷盘开胃菜。“什么时候走啊?”吃到半途,舟新咬着勺子突然问。曾扬一愣,“你知道了?”舟新说:“嗯,群公告一放,全班都知道了,不过没有具体时间。”曾扬笑笑:“好吧,还想着等会儿吃完了再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