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碎心烙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郝幸福 来源:晋江文学城

止住笑容,肃穆站定,老爷子整个身躯挺拔直立,不怒自威。

“令:都尉王兆光领骑兵两千,出城游荡埋伏,寻战机袭杀敌寇。”

“末将接令”王兆光出列道。

“令:翟荣胜、翟荣年为主将,领骑兵两千,出城游荡埋伏,配合王都尉寻找战机,袭杀骚扰敌寇。”

“末将接令”翟家老大、老二出列齐声。军令一下,老爷子让自己的儿子上战场刷战功的心思大家也都看明白了。不过在古代用亲近的人是惯例,疏不间亲,谁也不会说什么,只是很多人担心翟家若出现损伤会不会殃及池鱼,自己受牵连。

“令户曹钱多多负责后勤兵甲粮道,马师奇维护郡内治安,敢于战争期间犯上作案者,不问大小,一律就地格杀。”

“诺”

钱多多和马师奇上前接令时,与在场所有人一样,都忍不住心里直哆嗦,太守老爷子一句‘不问大小,就地格杀。’可见决心之大、杀气之重。虽说战争期间,一切以胜利为主,确实也没时间来烦心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可如此煞气血腥的命令还是上谷郡有史以来的头一次。看来回家都得开开家庭会议了,那些什么狗屁倒灶的破事和坏习惯最近最好都收起来,要不然战争还没打完,自己家里估计就得先挂白布了。从来没有一次的众人如此齐心的思念回家。

“其余人等皆随本府上关楼督战。今日午时(11:00~12:59)杀鸡宰羊,让众将士饱餐。未时(13:00~14:59)中,我要看到大军兵甲齐备,在城门广场集合,吾亲上点将台点兵聚将,与贼寇决一死战。”

“决一死战,决一死战”。热血燃烧,众将举拳齐唱。

散会后,老爷子回翟府午餐,在三兄弟的诉说下所有人都知道了太守府的会议内容。玩命时刻来临,也明白老爷子让翟家三兄弟生死争夺的内心想法,众人全部默默无言。一大家子都知道这场战争干系重大,毫不客气的说,翟家往后的命运就被老爷子*在了这场战争之中,一时间气氛凝重。

其中,翟顺内心最为焦虑,上辈子虽说只热血关羽张飞、刘备曹操、孙坚董卓那些枭雄英雄,没怎么去关注三国中的其它小诸侯和打酱油的,但也知道翟氏家族如果按照目前的雄心壮志发展下去,不可能会在三国中默默无名。既然绞尽脑汁也搜索不到,那么翟家默默无名的原因肯定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汉末大乱之前翟家就避世隐藏了,直接点说就是被淘汰出局了。

被淘汰出局的原因要么是损失惨重,要么是死亡惨痛。毕竟翟家从前只是一个三流小家族,只因为走了点狗屎运才搭上了二流中级世家的末班车,根本就没机会与人交恶。要不是翟顺煽动了下穿越者的小翅膀,翟家恐怕在资金基础上还要更为薄弱。所以也根本不存在什么恩怨情仇、谋财害命。照此来看,翟家没落出局的原因也就只有战争了,是不是这次战争不知道,翟顺也没那个心思去猜。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四年了,整整四年的时间,翟顺已经习惯了这种温馨的生活,已经熟悉了翟家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家丁、丫鬟,甚至是翟家大院的每一草每一木。一想到现在即将面临着的未知的死亡局面,就一阵头痛。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叔叔、姑姑,每一个人的音容笑貌都无数次的在脑海中划过。牙关紧咬,攥紧的小手都印出了指甲压进肉里的痕迹,不忍心,翟顺真的不忍心看到这个家族里任何一个人少去,哪怕是受伤也不行。

可瞅瞅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上战场也不行啊,帮不上忙啊。搜索自己脑海里那少的可怜的知识。搞搞蒸馏酒、服装、家具?没用。设计马镫马蹄铁?呃,貌似那些外族的战马骑兵更多,要是被他们发现了利用,那找谁哭去。火药炸弹倒是可以,可翟顺就知道一硝、二硫、三木炭,具体配比多少?什么时候配的出来、到哪找材料?貌似其中哪一项都不是短时间内能搞定的。倒是知道不少三国的英杰虎将,可现在那未来喜欢败家、酒池肉林的汉灵帝才上位2年不到,按照时间上来算,现在才公元169年,那些像张辽、太史慈、张飞等猛将年龄上也就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小屁孩。年纪大一点的猛将,像严颜、韩当、徐荣、张济等等倒是可能在战场上发光发热了,可一时半会儿上哪儿找?再说了,名将都有自己的个性和择主标准,也没看到翟家谁?谁?谁?有那什么虚无缥缈的王霸之气,凭什么人家随随便便的就得给你卖命。内心翻江倒海、小脸眉头紧皱,连饭也没顾得上吃几口。不过好在在场的和翟顺一样担心的很多,心不在焉的,因此,到没人注意到翟顺紧皱的眉头。

吃完饭,差不多未时到了,翟家****老老少少集体收拾完毕,老爷子和即将上战场的翟家三兄弟全身披甲,头戴铁盔,背负长弓,战刀斜佩在腰侧,脚踏牛皮长靴,手执三十斤黑色镔铁长枪。端的是英俊潇洒,威武不凡。翟顺甚至看到奶奶、母亲、婶婶和服侍的丫鬟们都有眼冒星星的趋势。看的翟顺很是羡慕。

翟府老少,上下簇拥,一路直行来到城门广场。抬眼望去,广场外人山人海,到处挤满了上谷的百姓、家人。看着广场中央规整站立的近万名战士,(实际上只有8000多士兵,因为城外三个关卡还驻扎着3000士兵)羡慕、担心、信任、鼓励、呐喊声,各不曾停。

老爷子龙行虎步登上广场最高处——点将台上,双手下压。顿时,鼓停,人声静。

“本府是上谷郡太守翟恩堂,有很多将士认识本府,还有很多不认识本官。没关系,因为接下来这一战,本府将与你们同在。此次由本府亲自点兵出战。”停顿,转身环视一圈后接着说道:

“在点兵之前,我想问众位将士一个问题:此战,你们怕吗?”

众将士高呼:“不怕”,“不怕”,“不怕。”

语气坚定,铿锵有力。但忽高忽低的拖音,还是让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大家回答的底气不足。笑了笑,老爷子也不计较,反而说道:

“你们不怕?我怕。”

众将士疑惑、不解。有甚者甚至在想太守大人怎么回事?

“我怕挡不住关外的贼寇,被他们凶残的杀进关城,抢我们的粮食、杀我们的父母、甚至还欺辱我们的妻儿。这样的情况,却仅仅是因为我们没有玩命的去挡住他们,家里的孤儿寡母就要被害,被受尽欺凌。将士们,这样的结果你们能接受吗?”没让大家失望,老爷子嘶声呐喊出了答案。

“不能。”这个画面想都不敢想,因为这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接受的耻辱。

“好,那就打起精神来,别让你们的家人失望,别让敌人小看了我上谷儿郎。各位都知道,贼寇几乎常年都来打秋风,可是,真正越过我上谷三道雄关、杀进城来的又有几次?

这不是贼寇战斗力不行,也不是我上谷郡关卡太高,而是参战的所有勇士的功劳,这些敢于和贼寇玩命拼搏、凶狠厮杀的勇士们,才是我上谷郡最牢固的关卡。在本府心里,这就是英雄,是真正的英雄。

现在,大声地告诉本府,你们是不是英雄?”

“是,我们是英雄”。一番普通的点兵演讲却让在场的几万士兵家人震撼无言,内心****。生活在底层的百姓最需要的不是施舍、可怜,而是被别人认可和尊重。翟顺看着被老爷子说的悄悄抹去眼泪的士兵们,学到了来到汉朝的第一篇御人之道。

“本府郑重承诺,此战战功生还者,必将记功重赏;战功未还者,你们的家人,本府即使倾尽家财也绝对为众位将士抚养、照料。另外,本府已为所有的参战将士申请了明年你们家里免税一年。”

“谢太守大人。”

“谢谢青天大老爷。”

“太守大人威武。”

乱了,乱了,乱了,士兵们还好,只是面目通红、交头接耳的兴奋。而广场边的老百姓可就不一样了,完全不管不顾,那激动劲儿,又蹦又跳的,恨不得跑上去抱着老爷子亲上几口才甘心。

其实容易理解,北方气候,夏热冬寒,本身就粮食难产,何况古时候又没有高端的技术和优良的苗种。在粮食上,老百姓能做到自给自足就已然是一种奇迹了,何况还有税收负荷。大汉朝廷的粮食是每年上交三成税,除此以外,若是租借**的田地,还有可能接受更加苛刻的剥削,老百姓生活不容易。一天两顿的饮食不是古人的习惯,而是粮食产量真跟不上,免税一年对翟顺来说可能没多大概念,可对在场的士兵和家人来说,那就是省下了家里半年的口粮。老爷子的话无异于救命的大夫、再生的父母,又如何能叫人不感激涕零?

“好,下面我宣布,各队按人员、兵甲、战马、粮草等原定顺序验证点收,点兵开始”。

立马从后台出来一批主将官单膝跪地,双手接令道:“诺”。

随着验收的进展,有人欢喜有人忧。半柱香后,汇报开始:

“报告府君,第一校第一队人员全数到齐,兵甲齐配,战刀开封。”

“报告府君,第一校第二队人员全数到齐,兵甲齐配,战刀开封。”

“报告府君,第二校第三队人员全数到齐,兵甲齐配,战刀开封。”

“报告府君,第二校第五队人员全数到齐,兵甲齐配,战刀开封。”

“报告府君,第三校第六队人员差10人,刀枪未备,甲胄不齐。”

“嗯?怎么回事?”老爷子面色阴沉。

延伸阅读

百丝特洗衣加盟  http://www.goldforce24.com/6wy7.shtml
百丝特闻名于世的上海,当今具活力的国际大都市,世界500强竟相瞄准的开拓之地。上海雅

婴奈儿婴儿用品加盟  http://www.goldforce24.com/n741.shtml
婴奈儿婴儿用品于2009年进驻中国市场,2010年成立佛山婴奈儿婴儿用品有限公司,推

中晶加盟  http://www.goldforce24.com/pi29.shtml
中晶防水涂料是水泥基渗透结晶型防水涂料、JS防水涂料、K11防水涂料、水性聚氨酯防水

竹君园教育加盟  http://www.goldforce24.com/uyxt.shtml
竹君园教育中心是“奥林匹克杯全国作文大赛”的合法组织机构;中国青少年写作研究中心实验

上海度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goldforce24.com/gcm8.shtml
新品将于2016年3月在山东济南市进行新品发布会,届时会邀约相应母婴渠道合作客户、代

国银通手机pos机加盟  http://www.goldforce24.com/dfu6.shtml
国银通集团推出全新一代“移动支付通”产品ZF、GYT6600、GYT8800,该产品

凯铭杰仪器设备加盟  http://www.goldforce24.com/xyxz.shtml
凯铭杰仪器代理国内外分析、检测仪器提供从基础到化实验室仪器设备服务领域遍及各个行业。

美尼斯洗衣加盟  http://www.goldforce24.com/7wf.shtml
美尼斯健康洗衣加盟项目设有四个加盟类型,即创业型、标准型、形象型和豪华型,加盟商可以

晚之秀加盟  http://www.goldforce24.com/dumt.shtml
安徽合肥晚之秀家纺有限公司座落在中国科技城合肥市,位于美丽的蜀山森林公园北侧,合肥生

蛋蛋订车加盟  http://www.goldforce24.com/gk0i.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将就着过吧第10章在线阅读

    “那么,都说说吧,大家都是什么星元?互相了解一下,我是火,龙梦,你呢?”宿舍里,几个人围坐在客厅里,楠铃音端着一个银色的盘子,上面是几杯茶水,正一杯一杯地分发给龙梦等人。“谢谢,我应该是电。”龙梦双手接过茶水后抿了一口道。“应该?你不确定吗?”赵天炎有些奇怪道,正常来说,星元应该是十分准确的某种景象

  • 鬼团外卖在线阅读第9节

    夜南就这样陪着布莱克在那个沾满鲜血的地方坐着,还照顾着卡洛斯,她没去安慰布莱克,或许,那样做会刺激到他吧!卡洛斯的伤依旧很重,但布莱克也好不到哪去,卯足力气使出的招式却被轻易化解,他也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布莱克,小南,你们在吗?”雷伊他们的声音传来。是他们。雷伊一行四人还有尤米娜赶过来,每个人脸上

  • 天价前妻在线阅读第八章

    剑阳宗紫仪阁宋玉华听到回来的玉箫的汇报后,心里委实一紧,眉头紧皱担心问道:“那她现在如何了?”“回师父,许妙柔已带她去了药谷求药谷子上官羽的救治了。”玉箫话落,但见坐在下首的洛子赋身子微微一震。宋玉华看向洛子赋,嘴唇翕动,欲言又止,但终归没有说什么。“我陪你去看看吧,知你心系魅影。”洛子赋语罢,宋玉

  • 妖圣混人间第8章在线阅读

    这次告诉我在答应别人什么事之前,都要先考虑清楚后果。答应完迹部要帮他带便当之后,可以说我当天晚上就后悔了。首先我不知道他要吃的量有多少,因为要按照这个来做。一个正处于生长期的运动少年,怎么想都是胃口大涨的时候,我又想不起那天他吃的便当的量有多少了。于是最后还是决定豁出去了,给他的量当然比自己的要多很

  • 燕来鎭诡事第10章在线阅读

    7.动漫展为期三天。“这是动漫展,如果是**展会,你一定会兴奋的。前年**展的时候,有700多个coser参加,都是cos的**造型,”姐姐坐在台下休息,“可惜那时候你住院了,否则你参加的话,一定很兴奋。”艾情穿着简单的白色短袖,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坐在穿着厚重衣服的姐姐身边,听她低声说着,却总觉得另

  • 农女桃花三十里之出游风波

    自运动会过后,已经有好多天了,我也终于能摆脱讨厌鬼和副部长那个女恶魔的折磨好好玩几天了,我屏蔽了群消息,退了微信,可是不想让那些琐碎的工作打扰我的休息计划,正赶上那天是周六,我早早的起了床,洗漱一番,我就出了门,来到校外,坐上了,开往滨河公园的公交车,这辆公交车,一到星期天,就会有好多人做,所以为了

  • 酒欢在线阅读第八章

    皇宫大宴后的第三天,夏辰枫率领东征将领上了早朝。“封,萧承义为骁勇将军,官居五品,赏黄金万两”“封,叶知秋为骁武将军,官居五品,赏黄金万两”“封,北宫延霆为骁义将军,官居五品,赏黄金万两”“封,马诚为骁羽将军,官居五品,赏黄金万两”“封,熊大壮为侍卫统领,官居三品,赏黄金万两”“封,白承文为郡王府长

  • 万界窃取之一拳无敌第5章在线阅读

    从‘莙兰殿’出来时已是深夜,心里怎么也咽不下那口气,血人参还未得到,阿母危在旦夕,所有的事情都让我觉得看不到希望,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于是,我满心惆怅的独自坐在湖边,望着满天的星光,心中无奈与怀念.不知道那个真实的我在现代是怎样了,妈妈和爸爸,还有朋友们又是怎样了……“这么晚了,还不去睡觉?突兀的

  • 守在医院的恶魔第八章在线阅读

    整成这个样子,当然不能再去小学堂了。顾宁烟偷偷溜回宿舍,幸好相公还没回来,否则顾宁烟很难解释这一身狼藉。她可没打算让相公给她出头,她喜欢江慎行,依赖江慎行,但并不是离开江慎行就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行的怂包!秦子规,你给我等着,咱俩没完!青云书院的洗澡设备十分人性化,考虑到学院之中有女学子,增加了一套

  • 温柔予他在线阅读本王能让她和别人成亲?!

    人没到声音先传了进来,凌沫染不用看都知道是老爹来了。凌夫人拿帕子按了按嘴角说:“来了就来了呗,喊什么,还怕哪个不知您来了似的。“凌老爷迈进屋里,一脸哀怨的看着自家夫人,不就是先前提宝贝女儿亲事时,自己逃了出去么?怎么看着这会儿还在气恼当中……看来今晚又得使出绝招来哄夫人了。凌老爷看着夫人瞪来的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