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君凌诸天鸦杀尽在线阅读第7节

作者:秦时漢殇 来源:飞卢小说网

台下的观众普遍表示,这首曲子很“难听”。

对于不了解爵士乐的人来说,这首曲子是真难听。这首曲子给人的感觉就像个精神病人在信手乱弹,从音色到旋律毫无美感可言。

而了解爵士乐的人,譬如准备找茬的女孩,同样皱起了眉头。

女孩发现很难定义曲风类型,乍一听是后波普(Post-bop),但是又带有噪音爵士和暗潮摇滚色彩……此外,不规律的变拍变奏,以及哇音、八度提升和失真效果,让它愈发显得晦涩难懂。

这到底是什么???

女孩感觉自己的脑袋要炸了,她甚至不能确定这到底算不算爵士!

尽管如此,女孩还是很快被林海营造的意象世界绑了进去。

身不由己。

女孩感觉自己就像奴隶一样,在皮鞭的驱赶下登上舞台,在冷漠的目光注视下,一个高高在上的声音对她说:开始你的表演,或者去死。

在死亡威胁下,女孩开始跳舞,然后绝望的发现,无论她怎样卖力,都无法改变周围冷漠的目光……绝望袭来,她的脚步开始凌乱,身体渐渐僵硬,表情渐渐变得如台下的人一样冷漠,渐渐成为它们中的一员……她开始享受冷漠下的狂欢,然而,喧嚣背后为何却有着如此浓烈的悲哀?

……

十五分十七秒,这是林海这首曲子的时长。

对于大岛晓美来说,这十五分钟就像一个世纪那样漫长。从林海弹出第一个音符开始,她的心就提了起来,那种感觉就像等待处决的犯人,明知道那一刀会落下,却又心怀侥幸。

是的,尽管渡边大师对林海的作品赞不绝口,但是大岛晓美实在无法理解它到底好在哪儿。她只能安慰自己,爵士不是她的菜,也许观众们会喜欢呢?

……

林海放下吉他,向鸦雀无声的观众席鞠躬。

刺激会不会太大了?

说实话,林海也不确定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

这首曲子是他在人生最低谷时写的。那时的他,迫于合约不得不参加各种垃圾综艺节目,这些节目大多带有恶搞成分,学猴子跳舞、吃芥末榴莲只是家常便饭,有些更是带有明显的侮辱性质和歧视色彩。

那是一段痛苦的岁月,身不由己而又看不到一丝曙光的生活,让林海一度患上抑郁症和轻度精神分裂,甚至想过结束生命……

可以说,“不会跳舞”就是他的真实写照,不是不会,而是不想,是抗争或妥协,生存或毁灭!

用一首代表过去的曲子来迎接新生,还有什么比这更赞吗?

……

林海直起身,静静看着台下,他在等待观众的回应。

他可以任性,但他仍旧期待认可,唯一的问题是,观众们能不能接受的了?

林海等了将近一分钟,音乐厅里鸦雀无声。

渡边走上来拍了拍林海的肩膀,林海报以一笑,表示自己没事。

再难堪的场面都经历过,区区冷场算得了什么?

……

女孩从意象中挣脱,吐出一口浊气,这才察觉到异常。

周围实在太安静了,这实在,实在……太侮辱人了!

这是音乐会,不是流行乐现场,观众就算再不满意,出于礼貌也会报以掌声。

当然,掌声和掌声是不同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规矩如此,观众们不鼓掌,表演者就下不了台。

某种意义上说,这种沉默以对的行为,比演唱会上扔臭鸡蛋还要过分。

女孩想到自己,眼圈红了,进而感到愤怒。

她很想揪起旁边人的领子,破口大骂——明明是这么棒的音乐,你们都聋了吗?!

好在她还保有一丝理智,没有做出疯狂举动,而是猛地站起身,用力鼓起掌来。

在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斗士,她要把怒火化作掌声,狠狠抽在每一个观众的脸上!

……

“啪!啪!啪……”

观众席中响起一个掌声。

林海有些自嘲的想,什么时候掌声可以论“个”了?

尽管这掌声在一片死寂中显得如此突兀,林海还是向对方报以微笑,鞠躬致意。

然而……

当他重新抬起头,迎接他的却是一片雷鸣般的掌声……

掌声如海啸一般,涌向舞台中央,就连站在通道口的大岛晓美都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巨大能量。

大岛晓美身体一软,瘫坐在地,用力的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将近两分钟的沉默,以及突如其来的掌声,让这个见惯大场面的女汉子再也撑不住了。

太委屈了!

在这一分多钟里,大岛晓美无数次感到后悔,她宁可放弃,也不愿让林海面对这样的羞辱。

天知道林海在这段漫长的沉默中承受了多大压力!

好在熬过去了。

……

很多年后,大岛晓美在自传中提起林海初次登台的遭遇,仍旧用了“羞辱”这个词,但是大多数人更愿意将其称作“荣耀”。

日本老牌爵士乐杂志《 Swing-Journal》的六月刊这样写道——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音乐厅的,我的脑海始终被最后一首曲子占据,这让我迫不及待想要记录下这场奇妙之旅……在《Can't-Dance》这首曲子里,我们见证了K那无与伦比的才华,和汪洋恣肆的想象力……在他的音乐中,你找不到平直的线条,扭曲、荒诞,如同旧日支配者营造出的恐怖景象,如百鬼夜行般令人生畏。这让我不禁想到约翰·凯奇,同样才华横溢,同样离经叛道……”

“然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却不是音乐本身,而是演奏结束后那超过一分钟的沉默。人们常用掌声的持续时间来衡量一场演出,然而这个标准在K的身上并不适用,他成功让全场观众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某个瞬间,我甚至觉得自己是他手中的提线木偶,以至于忘掉了基本礼仪……”

……

林海不知道媒体这么能吹,甚至拿约翰·凯奇来打比方,果然不愧是靠笔杆子吃饭的,夸张都成了一种本能。

谁信谁那啥。

此时此刻,享受掌声之余,林海依然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是的,尽管现在掌声雷动,但是林海能听出来,其中大部分是敷衍,是跟风,是察觉到失礼后的补偿……

没办法,先进的不一定是好的,很多具有开创性的东西,在大众看来可能只是一团糟,就像毕加索的画作,又或者约翰·凯奇的《4分33秒》。

……

也有人听懂了,譬如某个女孩。

女孩离开座位,跑到舞台前,大声问林海:“这首曲子叫什么?”

因为光线关系看不清女孩的脸,但是通过衣着认出了她,这是第一个起身鼓掌的观众,恐怕也是现场为数不多真心喜欢这首曲子的人。

“不会跳舞。”

林海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对方又问:“你经历过什么?”

“绝望。”

林海说完,余光注意到大岛晓美在向他招手,于是道了声失礼,向演出通道走去。

女孩见状没有纠缠,转身离开,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爸爸,我想过了,我决定回国发展……为什么?因为我也不会跳舞……什么意思?别问啦,挂啦!”

女孩挂断电话,驻足回望。

“老爹说的没错,国内音乐水平并不比美国差,那家伙——”

女孩一拍脑袋,懊恼的说道:“哎呀,忘记问那家伙叫什么名字了!”

……

林海走到大岛晓美面前,发现她身后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川井宪次,另一个是个金发碧眼的老外。

这个老外……林海有轻微脸盲,觉得对方有点像阿汤哥……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川井还没那么大牌面。

川井夸奖了林海的表演,介绍起身边的老外。

“这位是我的朋友,来自法国的作曲家泽维尔·杰马克斯。”

“Bonjour,Enchanté。”

林海笑着向对方打招呼。

“你会说法语?”泽维尔·杰马克斯有点惊讶。

“是的,杰马克斯先生。”

“叫我泽维尔好了。”泽维尔笑道:“恭喜你,你奉献了一场很精彩的表演,底噪的调制非常富有想象力,是用模拟合成器制作的?”

“是的,因为时间关系做得很粗糙……”

“不不不,粗糙才是噪音音乐的魅力所在!”

林海不认同泽维尔的观点,如果按他的说法,人类现在还停留在石器时代。

曲中的底噪,是上午利用乐队成员的电脑制作的,限于当下的硬件和软件水准,加之时间有限,很多东西没能实现,在林海看来绝对称不上完美。

或者说,音乐的世界中就不存在完美。

尽管对细节的看法存在差别,但林海还是很高兴能遇到知音,底噪在编曲中的应用恰是他这首曲子的核心魅力之所在。

两人聊得兴起,语速越来越快,旁边的大岛晓美和川井宪次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

见两人没有停下的意思,川井宪次不得不打断他们,问道:“你们在聊什么?”

林海解释道:“我们在聊电子音乐的未来发展。”

“那你可是班门弄斧了,”川井宪次笑道:“泽维尔先生可是电子音乐的行家。”

“不,”泽维尔用他那蹩脚的日语纠正道:“Kai的见解给了我很大启发。”

泽维尔的话让川井十分惊讶,这些大鼻子可不知道什么叫客套。

大岛晓美也好不到哪儿去,她抓住机会问林海:“你法语说的这么好?”

“啊,还好吧……”

林海可是正儿八经美声出来的,不但会说法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都不错,反倒是英语差了几分火候。

延伸阅读

金宝园幼儿园加盟  http://www.qiqiku.cn/gbxi.shtml
金宝园幼儿园隶属于精中教育集团,是精中集团竭力打造的精心打造幼教品牌,旨在为更多的中

伊好洗衣加盟  http://www.qiqiku.cn/uyg4.shtml
伊好洗衣连锁是全国妇联半边天洗衣工程项目。是国内洗衣连锁业一家政府支持品牌,有极高的

艾莎家纺加盟  http://www.qiqiku.cn/xjz8.shtml
一分古典的庄重,一分欧式的浪漫,错落有致的线条,将华贵的气度和洒脱的不羁巧妙柔和地融

冠升堂加盟  http://www.qiqiku.cn/dcw6.shtml
冠升堂养生保健品是昆明市官渡区冠升堂中药材经营部经销批发食品,总部经销的中药材、中药

锦和珠宝加盟  http://www.qiqiku.cn/6bjd.shtml
锦和珠宝,拥有20年珠宝行业的成功运作经验,凭借多年累积的专业基础和丰富的运营经验,

布兰特妮干洗加盟  http://www.qiqiku.cn/naqm.shtml
布兰特妮干洗,开家干洗店取决于你的定位!投资的资金不等!从平常的小型的经济型的2-3

润泽生物加盟  http://www.qiqiku.cn/ndpd.shtml
润泽生物技术位于西安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内,地理位置优越,环境优美,交通便利。是一家

强生Johnson加盟  http://www.qiqiku.cn/ytxq.shtml
强生Johnson车膜进入中国以来,就以其非凡的品质迅速赢得了广泛的用户,树立了各地

艺都加盟  http://www.qiqiku.cn/xv1u.shtml
艺都刺绣位于青岛市虎山路,公司主营业务为电脑刺绣加工,兼营服装加工,刺绣相关产品的批

新锋陶瓷加盟  http://www.qiqiku.cn/xftn.shtml
新锋陶瓷定制礼品总部经销批发的陶瓷杯、陶瓷赠品、陶瓷工艺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这个剧本老娘不写了之请帮帮我(2)

    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造型奇怪的神父,托尼不由的提起了警惕之心,他先没有管对方的话,而是沉声问道。“你是谁?”“如你所见,这个教堂的神父而已,你可以叫我唐尘。”神父说着,他的声音之中带着一种沙哑的磁性。托尼挑了挑眉,不以为然的回答:“我可不认为这个中西结合的教堂真的就是个教堂,你们信什么?耶稣

  • 情深在线阅读第一节

    大道无情泱泱苍生第一人民医院的整个广场响彻了警笛之声,一辆警车一路畅通后迅速停在了急救室门前的专用车道。一个满身鲜血奄奄一息的年轻男子,被众多等待已久的医护人员熟练地从车上接过,向着急救室飞奔。警车上下来一个中年男子,在急救大厅焦急地点了一根烟,来回踱步。“你好,王大局长,这里不能抽烟。”一个身穿白

  • 网游之穿越火线在线阅读第九章

    再上线时,果然王木匠夫妇的东西都做好了。王木匠那里给了遣渊两个蓝色弓箭,都是十五级的武器,属性甚是不错;苏氏则给了遣渊一套熊牙饰品,这套东西还是饰品套装,组合到一起让遣渊拥有“熊牙”技能,效果是攻击时自带流血效果,很不错个被动。至于那个天使的羽毛,则被苏氏加工成了一个叫做“天使之羽”的饰品,放在背包

  • 龙族之第三皇在线阅读第9章

    没过多久,陈慧慧和李静雯手挽着手出现在教室门口,两人气喘吁吁,俱是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看见教室里已经坐了一群男生,两女生也是一愣。陈慧慧来到座位上,小心翼翼地问谢迟安:“……你们怎么来这么早啊?”谢迟安不答反问:“你们也挺早啊?”男生寝室楼和女生寝室楼隔得挺远,女生不知道男寝发生了什么,男生也不知道

  • 穿书成蛇也是条正经蛇轩辕煌的彷徨

    “行了行了!别跪了,下去吧!轩辕煌看着这一堆瑟瑟发抖的人,心里是厌恶至极.现在的他只想一个人安静一下,但是面对他们却无法平静.于是挥了挥手,让这些麻烦的女人都出去.只有走在最后的三大皇贵妃,总不时的看了看自己,蓉妃甚至三番四次想要开口,却都被自己给瞪了回去,最后也只能与剩下两人悻悻而归.“艳姐姐.蓉

  • 千金归来(穿书)在线阅读第五章

    不单是梁万栋质疑,就是和江夏关系不错的华莲莲都是一副怀疑的神色看着江夏。而江夏神色依旧,没有丝毫做作之态。江夏不是出风头的性格,他只不过想要让这次毕业典礼瞬间进行下去,因为这样才是对那些努力上台表演同学的肯定。他不希望单是因为这个大明星李雪裳的‘事故’而让其他同学的努力得不到认可。“你真的可以吗,江

  • 正宫不让位在线阅读第10章

    “哟呵,这就骄傲了,不过确实有长进。小奕也不错,我看你是刚能灵气外放的,一下就能在实战中运用,虽然还不咋滴。”亚楠走在c位对一左一右的亚菲菲和路奕说。“还不行呀,我以为师父你还会夸奖我呢。”路奕表现的一脸失望,心想自己的长进是不错的。“好好好,不错不错,这不是怕你们骄傲嘛。”亚楠爽朗一笑,随后又说道

  • 暗恋成痴[快穿]第1章在线阅读

    清晨,太阳微微升起。义庄不大的院子里,宋尘拿着柄锈迹斑斑的铁剑,摆出一个个怪异的姿势。“小师弟,又在练你那套家传武功啦?”秋生打着哈欠走出房,看了看脑门冒汗的宋尘,打趣道,“别练你的武功了,没什么用,以你的天赋加勤奋,有时间多练两遍拳,要不了几年就能超过我了。”“你怎么知道没用。”宋尘不理会秋生,又

  • 种田不如撒娇在线阅读第5章

    丫鬟领着赵雪儿往前厅走去。此时的前厅里正在觥筹交错,各种各样稀奇的灵材异兽做成的菜肴被一群群的丫鬟端上桌,屋里传来九灵将军府来人与李镇元的交谈声,似是相谈甚欢。这个时候赵雪儿正好走了进来,大家都已经落座,她才刚来,显得有些失礼,李镇元看到了她,笑着对她招了招手:“雪儿醒了啊,来吃饭吧,坐你奶奶旁边。

  • [综漫]少年的请求第九章

    中午康熙在婉婷这儿用了午膳,下午就让小太监送来了几本书。不过,大多是用来消遣时间用的,像是说下棋的,说烹茶的,说画画写字的之类的。但婉婷也不嫌弃,有总比没有强。也不知道是不是康熙起了指点人功课的心思,下午让人送来了书,晚上竟然又亲自过来了。到了第二天晚上,竟是再来了一次。到了第三天,又来了。这在宫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