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莲叶何甜甜在线阅读第七章

作者:齐骥 来源:晋江文学城

牢房里的小太监都被小良子带了出去,只剩陈焕和枫黎两人。

枫黎已经被牢房中的血腥味熏的有些头晕脑胀,还隐隐有些反胃,浑身上下难受的很。

“去墙角蹲会儿,闭上眼睛,捂上耳朵。”

得了陈焕的指示,枫黎二话不说立刻乖乖巧巧的跑到墙角,面冲墙壁,双手捂住了耳朵。

但是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还是一声不落的传到了枫黎的耳朵里,声音嘶哑,叫声凄厉,听起来仿佛是来夺命的恶鬼!

枫黎紧咬着有些发白的唇,再松开时因方才的压迫,唇上反倒有了几分血色。

这位王贵人明明是冤枉的!

她听到王贵人一直在嘶吼着希望皇上来替她洗涮冤屈,她听到王贵人一声一声的说自己真的没有做过任何伤害他人的事情。

这就是她以前羡慕的主子们的命运。

竟然也会这般的……凄惨,在这个时候,甚至比她一个在浣衣局任人打骂的小宫女还要凄惨。

以这惨叫声和血腥味为背景,枫黎的眼眶逐渐红了,眼中起了雾气,她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宫女,为什么会碰上这种事情啊……她好想回浣衣局啊,管事嬷嬷那阴阳怪气的谄媚语调,放在现在都成了亲切的回忆了。

又是一声凄厉的叫声,让枫黎打了个颤,将思绪收了回来,她猛地眨了几下眼睛,强迫自己收起了眼中的雾气,一会从牢房里出去,可不能让人发现她这个“慎刑司司公”的异常……她想活命。

宫嫔到底是柔弱的,不出一刻钟,这牢房中的哭喊声就渐渐消减了下去,只听到王贵人虚弱的声音传来:“我招……你还是,给我个痛快的吧……”

“咣当”一声,陈焕手里的刑具被他一把丢在了一旁的木桌上,他用没有沾到血的左手拿了一张慎刑司的人早就准备好了的纸来,那纸上已经写好了王贵人的“口供”。

“王贵人只要在这里按了手印便好。”

陈焕声音依然没有任何波动,流程也是轻车熟路,可他越是熟练,枫黎心里就越是心凉。

这种屈打成招的活计,陈焕怕是没少做。

王贵人认了罪状,陈焕也收好了口供,枫黎听声音便知今天的审问算是结束了,便眯着眼睛小心的回头去看陈焕,不想却正巧看到陈焕一手执着一把巴掌大的短刃,一手捏住王贵的下巴强迫她张开了嘴,刀起刀落,王贵人猛然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喊叫,之后再发出的声音就全部都是含混不清的音节——明显是被割了舌头。

枫黎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吓破了胆,长大了嘴,可嗓子却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发不出半点声音,瞪大的双眼含着深深地恐惧,正巧和陈焕回头过来依然不咸不淡的神情撞到了一起。

于是映入枫黎眼中的便是,她自己那身子一脸淡漠的站在满身鲜血的王贵人身前,拿着刀的右手已经被鲜血糊的见不到一丁点儿肉色,就像是吃人的恶鬼!

腿一颤,她后退了一步,脚下有些站不稳,好在背后就是墙,才让她没有腿软的栽倒在地上。

怪不得所有宫人见了这位陈司公都是那种眼神……她当时竟然还有些可怜他……枫黎吓得小口小口的急促喘息着,按在墙上的手也在微微的打颤,双眼中和其他宫人如出一辙的恐惧就这样落在了陈焕的眼中。

看到自己这身皮囊如今这般模样,陈焕忽的想到以前,他刚刚来慎刑司时,每次看完其他人上刑,回到自己的住处把自己蒙在被子里时,是不是也抖成了这样?

他冷笑一声,而这个小宫女,现在是不是回想起了今天对他说的话,后悔的要死?

和陈焕沉默的对视了半响,枫黎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都……都已经招供了,为何还要……要……”割她的舌头?

“不知悔改,辱骂皇上与贵妃娘娘,藐视皇权,截舌,惩一儆百。”陈焕从一旁的木桌上拿了一块早就备好的干净湿布,细细的擦了沾了血的手,“若皇上问起,你就这么答。”

不用这种方法封住她的嘴,若是她把今日慎刑司司公被上刑场面吓破了胆的事传了出去怎么办?一个浣衣局出身的小宫女上刑手法熟练被人知道了又该怎么办?

王贵人的性命需得等到皇上的话才能取,所以便只能让她说不出话来了。

方才陈焕上刑时,考虑到不能让外人瞧出来是谁上的刑,陈焕特意选了不容易溅出血来的刑具,上刑过程也是一直留意着,所以沾了血的地方很快就擦了个干净。

枫黎的唇还是有点哆嗦,她蠕动着嘴唇,默背了几遍陈焕刚才说的话,一块染了粘稠血液的布巾就被扔到了她的手中,她浑身一抖,那布巾险些被她扔了出去。

“拿着,一边擦手一边走出去,擦的差不多了就随便丢给谁。”陈焕说完,只见他狠狠地咬了自己的嘴唇一口,殷红的血就这么流了出来,再抬眼看枫黎时,他此时那双杏眼中已经充满了恐惧,隐隐的似乎还有水光流转,脸色也渐白。

似乎真的被“慎刑司司公”的行刑审问吓破了胆。

枫黎用力锤了两下自己现在一直在发抖的腿,连续深呼吸了好几次,却还是有点迈不动脚,她不知怎么办,心中又怕又急,只能用那充斥着雾气的双眼望向陈焕向他求助。

陈焕知她现在的情况,只是瞌了瞌眼,似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不着急,你先缓缓。”

他现在心里有些复杂。

他好些年没有对谁有过恻隐之心了,之前觉得枫黎可怜,更多的是有一种嘲讽的心态在其中。

而刚才,他看着自己那副皮囊露出的惊恐和无助,不可避免的想到了他在十几年前还是个十几岁的小太监时的那些过往,就忽然有了那么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缓了有一刻钟,枫黎终于平静下来,小腿也不再颤抖了。

她吁了一口气,扶着墙站了起来,扭头没有看陈焕,只是对他道:“我没问题了,司公,我们快些走吧。”

如果可以,她一秒钟也不想再呆在这个地方了。

-

从牢房里出来,已经是酉时了,天色渐晚,今日之事告一段落,再加上枫黎身体实在不适,便直接与陈焕一起回了他那独立的小院。

枫黎一进屋里,掩紧了门一扭头就呕了一地,她胃里抽痛着,鼻间仍是充斥着那涩涩的血腥味道,脑子里陈焕割王贵人舌头的画面久久不散,她越是想忘掉那个画面,那一幕就越是清晰。

她扒着一旁的地面,胃里翻江倒海,中午进的吃食全都吐了个干净。

呕的厉害,痛苦到眼泪积蓄在眼眶里,她用力大睁着眼,眼前的物象因为泪水而模糊不清,可愣是没掉出一滴眼泪。

陈焕到底是看不下去了,他出了门,冲不远处候着的小良子道:“司公身体不适,需得先沐浴,去备热水,屋里也差人打扫一下,再端些漱口的温水来。”

吐的直冒虚汗的枫黎听到陈焕的吩咐,竟然觉得他这没什么起伏的语调里掺杂了那么一点点对她现在模样的不忍,回想一下陈焕在牢里时那副心狠手辣毫不留情的模样,她想,陈司公大概是因为他们现在的特殊情况,所以才对她多有容忍吧。

这人可真是个瘟神……他那般折磨人时内心里真的无动于衷吗?

-

枫黎拿温水漱了口,空气中这些气味并不好闻,她有些脸弱,便一边擦着额头的虚汗一边带着些小心的意味冲陈焕道歉:“对不住司公,糟蹋了您这身子……”

本就有些胃病的身子,往后要是一直让她这样占着,见一回血腥吐一回,估计状况会是每日愈下。

虽然这罪魁祸首是陈焕自己,那血腥的场面,哪个女子能受得住?不过……枫黎苦笑了一声,也不是人家陈司公愿意和她一个小宫女互换身体,审讯逼供也是职责所在,虽说这职责……实在是让她难以苟同。

“咱家这残破之躯,糟蹋就糟蹋了。”陈焕的语气轻飘飘的,对枫黎所说的毫不在意。

没多久,院里的下人就备好了热水,利索的抬了桶进屋,还立好了屏风。

枫黎吐的有些虚,身上极度难受,但还是强撑着精神起了身,她知道自己身上各种难闻的味道混杂在了一起,说不出的怪异,让人难以忍受。

她在屏风后面,很自觉的蒙了眼睛之后才摸索着解了衣服,进了桶,洗了头,又用湿布将身上擦了个干净。

若是往日,枫黎托着陈焕这副身子去沐浴,就算是蒙着双眼什么都看不见,光凭着手上隔着布巾的触感,都能让她害羞半天,但此时刚从牢房里出来不到半个时辰,还没能完全从那些场景中脱离出来,满脑子里都是那血腥的记忆,所以实在是没有这些心思。

她头脑有些混乱,很快就结束了沐浴。

延伸阅读

索米客便利店加盟  http://www.nbxsfc.cn/63t1.shtml
索米客便利店创始人为温尚豪先生。温先生出生于台湾,上世纪随家族来大陆创业,从事餐饮、

如她加盟  http://www.nbxsfc.cn/64z.shtml
1.初步接治:对项目有一定的认可度,想进一步了解项目,可以到总部具体考察总部实力和门

多喜爱AOK加盟  http://www.nbxsfc.cn/dyho.shtml
多喜爱AOK床上用品深入研究青少年的生活形态和行为特征,每一款产品造型、时尚,在设计

雅丽斯五金加盟  http://www.nbxsfc.cn/b58x.shtml
中山市雅丽斯五金制品有限公司,位于交通便利的“中国五金制品产业基地”-中山市小榄镇。

戴威斯洗衣加盟  http://www.nbxsfc.cn/n9p9.shtml
“戴威斯”洗衣是山东省培训工程启动仪式暨创业培训示范市成果展重点推荐项目,济南市政府

雪墨国际洗衣加盟  http://www.nbxsfc.cn/l9m.shtml
雪墨国际洗衣隶属于江苏雪墨洗染连锁有限公司,是一家洗染设备研制、洗染连锁加盟、洗染洗

烟台子佩礼仪礼品广告加盟  http://www.nbxsfc.cn/d0n7.shtml
1.商务礼品、会议礼品、庆典礼品、重量级工艺礼品、家居实用礼品、促销宣传品的策划与制

兆虹遮阳加盟  http://www.nbxsfc.cn/6kiy.shtml
公司介绍海兆虹遮阳制品有限公司是研发、生产、销售户外及户内遮阳休闲制品的专业公司。兆

犬语者宠物训导馆加盟  http://www.nbxsfc.cn/sl7l.shtml
训犬师培训是新兴产业,它目前还只是被少数人了解,中国训犬师比较稀缺,想必会让很多人心

成福加盟  http://www.nbxsfc.cn/xgrt.shtml
成福工艺品总部是陶瓷茶具、个人杯、陶瓷、茶具、个人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开局就造反在线阅读应对

    第六章应对或许是张秃子挥舞手枪的动作彻底激怒了海猴子,也或许是海猴子看出了对面这伙人打算撤走的意图,那只被吴昊捅了一刀的海猴子发出一声怪叫,刚刚只是慢慢逼近的海猴子们忽然暴起动了。海猴子身形巨大,速度快得出奇,只闻腥风迎面,这些畜生就已经逼到了面前。吴邪只听得面前的吴昊低声咒骂了一句,一摆匕首,身形

  • 黑篮之无限掠夺在线阅读第5节

    长宁公主的满月酒席并未办在宫内,而是在京郊一处皇家花园内。【3G书城】这皇家花园亦是一处避暑山庄,园内阴凉怡神,甫一踏入这里,苏菱便觉一阵清爽,夏日来连日萦绕在心中的烦闷之感也去了不少。苏卿坐在马车内,掀开帘子,细细看着园内的景致,越看越忍不住感慨,“我在京中生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般地方。

  • 铠甲勇士之铠帖在线阅读第五章

    林漫拔腿开跑。林清华工作的工厂有一栋楼也塌了,院内很多工人往外跑,门卫苦着脸,据说塌掉的那个楼里还有很多的工人,但有没有余震他也不清楚,他也不能去救啊,他就算是有良心去救了也没用,楼塌了,这不是个人就能把里面的人挖出来的,有没有活着的都不好说。院内冒烟咕咚的,好像哪里还起火了,不知道碰到什么扯到什么

  • 沈家有女初长成第七章

    2220年5月6日,高牧探视了曹敏军,却发现他心存死志。高牧与旁人不同,不仅是心理医生,还了解曹敏军主人格的真实性情,他不想就这样放任曹敏军自我毁灭,只得循循善诱。被催眠的曹敏军脸上露出纯真的笑,就像天真无邪的孩童,而高牧却看得心中难受,他深刻的明白,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只要曹敏军还活着就会受尽痛苦

  • 观明第1章在线阅读

    “这道题我们可以用.......”一个瘦高的老头正站在讲台上,眉飞色舞地给已经是高三的同学讲着一道三角函数的题。高三这个饱含特殊意味的词汇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可能意味着汗水和拼搏,即使是在高考过去很多年后我们仍可能被梦中的郎朗书声惊醒,恍惚间好像我们自己又回到了那个紧张而又激烈的年代,高考大概是我们人生

  • 我要这离婚协议有何用死里逃生

    韩辰的五桶千年寒潭水一共拍下了两百零二万灵晶,创造了历届天星拍卖会的最高价格,加上其它的一些物品,韩辰一共获得了两百二十万灵晶。三转金丹花了二十万,蛟龙之血花费了二十万五千,加上买了其他一些灵草,共计花费五十万灵晶。扣除了五十万,到手了一百五十二万块灵晶。这是自己都不敢想过的巨额财富,就直接炼化这些

  • 诸天融合之狗二蛋(求收藏,求鲜花)

    “狗少爷,你......”阡陌城愤怒的打断林福话语。“我说了多少遍,不要叫我狗少爷,还有,把我以前的那个名字给忘了,我现在叫阡陌城,记住没有?”林福被阡陌城大怒的样子吓到了,缩了缩脖子。“是...是,阡少爷。”一阵发火之后,阡陌城终于冷静下来了,说道。“记住刚刚的话,还有,我叫你办的事怎么样了?”林

  • 家巴雀儿第八章在线阅读

    那屋内竟还有一丝丝微弱的烛光,陈凡急忙吹掉自己手中的烛火,他小心翼翼走过去,四下偷偷查看一番,没有发现有人在里面。陈凡好奇的走了进去。屋内像是一间书房,里面陈设显得很有生活气息,四周书架上摆满了书籍,中间一张台案,上面铺着一卷半开的画,案头上的砚台还有些湿润,就仿佛主人刚离开一般。莫非这里就是那白发

  • 九头鸟在线阅读第2节

    一离开屋子,明媚的阳光几乎闪瞎我的眼,我觉得宅宅们应该都是属於不死族的,特别怕阳光,同时也特别讨厌有着阳光笑容的男人,妹子都给你们就好了,我们这些宅宅屌丝只能一边玩沙一边被闪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从外观上来看就应该叫做“新手村”的小镇。如此天然纯朴的小镇存在於异世界(或者说**世界)中的目的似乎也仅

  • 秦时之我是高渐离在线阅读第6章

    “爵爷,爵爷?”“阿泰,怎么了?”“这个黑鸦的领头,是不是姓周?”“……”“咦,郝泰哥哥,你怎么知道呀?”“芸思丫头,别听阿泰瞎说。”王爵忍不下去了,“阿泰,那个领头的名字我并不知晓。”芸思淘气地吐了一下舌头,“哦!嘻嘻。”“啧啧,这郝家的人呀,看着咱乖巧听话,就是喜欢欺负咱许家小姐。”胡媚生真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