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天刀之风起云涌反抗

作者:两袖青胆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贱人,真是把我们田府的脸给丟尽了!”

“就是,小小年纪竟如此放荡,不甘寂寞,果然是个小贱蹄子!”

什么……是什么声音……田清伊觉得自己身上正一阵阵发冷,下意识的抱紧了自己的身子。

五姨娘抬眼见躺在角落里的那个娇小身影还没醒,眼眸一眯,偏头对着身后的下人道:“去,把那贱人给我泼醒!”

话落,身后的小厮抖了个机灵,连忙跑去不远处的井边提了桶水来。

小厮回头在五姨娘的示意下,抬手一桶凉水兜头浇在了女子衣裳单薄的身上。

虽是三月,但微凉的春风还是吹的人不由紧紧衣裳,五姨娘嘴角微微一勾,眼见地上的田清伊眼席轻轻眨动两下,就要醒来的样子。

她见状,伸出手,指着她厉声道:“把这贱人的腿给我打折了!”

其余几位姨娘小姐们,也只是站在门外掩嘴一笑,看热闹般互相低语起来。

小厮拿着手臂粗的木棍,对着田清伊的小腿高高扬手,却突然对上一双凌厉的眸子。

他猛然一顿,暗叹自己竟然会被一个无用的五小姐给吓到,真是昏头了!

回过神,那高高扬起的手又准备狠狠落下,但手还在半空中时,他却突然发出一声惨叫来!

“啊!”

却原来是田清伊暗中弹了一颗石子打在那小厮的脑门!

洋洋得意的五姨娘看到那个小厮痛苦**的倒在墙边时,不由瞪大眼睛,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看错了!

田清伊凌厉的眸子扫量了这个破烂的柴房一圈后,在转眼看向门口那一群‘古怪’的人!

“你……你这贱人好大的胆子!……你瞪什么瞪!真是反了,来人,给我把她的腿给打折了!”

五姨娘回过神,又对上田清伊那诡异的目光,心中莫名一慌,急忙让下人上前。

“是!”

又是几个拿着木棍上前而来的小厮,田清伊刚准备开口,脑子却犹如被针扎了般,刺痛的厉害,她只好捂住头,把自己缩成一团。

这一幕落在五姨娘眼中以为她是害怕了,立马得意的厉声道:“打!给我狠狠的打!”

手臂粗的木棍就这么一下一下落在田清伊的背上,然而田清伊只是默默承受着,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直到一根木棍快要落在她小腿上来时,田清伊才伸出苍白瘦弱的小手,准确的握住那根木棍!

另一手甩开落在她背上的木棍,田清伊忽略掉浑身的钝痛,睁着满是精光的双眼,起身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踢开面前的一个小厮。

巨大的落地声,让另一个小厮回过神抬手就要抡起手中的木棍朝她身上砸去。

田清伊眯着眼,伸出瘦弱的小手两指弓起掐住那人的脖子,半提着他的脑袋用力一甩,那个小厮呼吸不过来的急促的捂住自己的颈部。

其他人就如同见鬼般一愣不愣的呆在原地,瞪大的双眼里全是不可思议。

揉了下自己酸痛的双手,虽然全身每个地方都很痛,田清伊还是微微勾起嘴角慢慢走向那个五姨娘道:“事情还没查清楚,姨娘就这么滥用私刑,怕是不好吧。”

五姨娘见状,有些心惊,不自觉后退了两步。

但是她很快反应过来,自己身边带全了小厮,这贱人再怎样厉害,也不过就是耍一时之横!更何况,要是她如此简单就被吓到,岂不是就被旁边几个看了笑话!

这么一想,五姨娘开口就是尖酸刻薄的嘲笑:“我们都看见了,你不甘寂寞在房里偷男人,还有什么可说的?!”

“五小姐,你可不能因为自幼失母,就这样自甘堕落呀,真是把我们田府的脸给丟尽了!”

“就是就是,一个姑娘家竟然如此的不知廉耻,真的没教养。”

看到五姨娘率先开口,拉足了仇恨,其他两个姨娘也不甘落后的嘲讽道,田清伊眸光一闪,。

苍白的嘴角轻轻一抿,眨着清明的眸子一字一句的道:“我就算再不知廉耻,那也是田府的小姐,怎的姨娘们有这么大权力可以动用私刑?”

话语一转,田清伊闪动着凌厉的眸子,语气也是十分的笃定,“那男人我可从来未见过,如今莫名出现在我房内,我也不知道是为何。我知道无论我怎么说姨娘们肯定不会相信,可是,你们既然说我和男人私通,那这又是什么?!”

她拉开湿透的袖子,白皙的小臂上立着一颗鲜红的血痣,那是女孩家贞洁的标志,守宫砂!

把那些人各色的表情尽收眼底,田清伊眸光一闪,尽量控制住自己没有要暴走的情绪,她自然不是田府这个柔弱的五小姐!

她可是来自21世纪的军校教官,因为演习不慎,被炸死了!!

如今,竟然穿越到一个未知朝代的四品礼部侍郎家不受的宠庶女身上,这个庶女也是可怜到让人侧目,自幼丧母,然后由奶娘一手带大,亲生爹爹可能已经忽略了这世上有她的存在,而被府里其他姨娘小姐们各种欺负磋磨。

要知道,这田府最不缺的就是姨娘小姐!

就在昨天,她房里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男子,紧接着就被那些姨娘们闯进来捉奸,原身一时接受不了,就绝望的去撞墙,随后便晕过去被人带到柴房,她才穿了过来。

要是由着她原来的脾气,一定把这些人狠狠揍一顿,可是,这不是现代,是皇权至上的古代,她一个小小庶女,无权无势无所依凭,绝对不能意气用事!。

“那又怎样,说不定你们只是还没来的及苟合!”

六小姐田雪叶不阴不阳的捏着手帕说着,那眼角的鄙夷让田清伊手指一动,她忍住心中的暴戾,勾唇冷笑道:“既然六妹妹也说了是说不定,那也就是还不确定的意思,怎么,那不确定的罪名就想惩治于我?”!”

田清伊实在是忍受不了身上湿漉漉的衣服,秀眉微皱,大步朝门口走去,“姨娘若想处罚我,那你就请夫人过来,不然你想私自处置我,我可不服!”

五姨娘对上她那双幽深的眸子,脚步不由退后两步,眼看着田清伊一步步的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直到众人眼中没了她的身影,大家才回过神来,皆是一脸震惊,什么时候柔弱无依的五小姐竟然也变得如此这般伶牙俐齿了?。

“真是见鬼了,那小贱人莫不是中邪了?竟然学会了反抗!”五姨娘皱着厚重妆容的眉眼恨恨的说着。

转念一想,她又冷笑一声,张嘴不屑地道:“那又如何,一个没娘的小贱人,还能翻起什么风浪?”

五姨娘越想越是不忿,正准备再说些什么恶毒的话,好撒一撒心中的火气。却在此时,一个面容清秀的绿服丫鬟走了过来。

所有人都换上了一副讨好的表情,五姨娘更是一反常态,上前一步讨好笑道:“绿樱姑娘怎么来了?”

女子并没有露出太多表情,只是双手交叠在腹部微低着头,不卑不亢的出声道:“夫人叫几位姨娘过去一趟。”

根据脑中的记忆,田清伊一路来到自己住的小院子。

一进去,一个陈旧简单的小院就被她尽收眼底,院子虽小,但好在打扫的干净,倒也看得过眼……

“小姐您可回来了,我……”

田清伊看着拉住自己胳膊不断哭泣的小丫鬟,不喜的抽回自己的手,她知道,这是陪伴原身一路过来的唯一丫鬟蓝羽,只是她现在自己也需要理清思路,也没时间去解释太多,只能淡淡的道:“有什么事待会说,我现在要换衣服。”

还在哭泣的蓝羽准备要说的的话就这么卡在了喉咙里,她张着嘴,看着田清伊进了房间消失在了院中,久久不能回神。

换了身有些灰旧的月白束腰襦裙,田清伊根据记忆给自己重新梳了个简单的云天鬓,看着模糊的铜镜那张娇小白皙俏丽的脸蛋,虽然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上也有伤,但却更添一份病弱的美态。

田清伊深呼吸几口,她知道自己是一定回不去了,能够多活一世,她自然是知足的,哪怕这具身体在这个世界活的很憋屈,不过既然她来了,那以后就是她的人生,自然不能这样懦弱下去!

“小姐小姐,夫人叫您过去!”

门外蓝羽的声音显的很急切,田清伊收回思绪,嘴角一抿,看着镜子里自己头上那块血痕嘴角轻勾。

打开门,见蓝羽一脸异样的看着她,田清伊则把目光转向了那边站着的一个绿衣丫鬟。

“五小姐,还请你跟我走一趟。”绿樱依旧不卑不亢的说着,并没有因为她不受宠而露出丝毫不敬的神态。

“嗯。”

田清伊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倒是让蓝羽和绿樱觉得惊奇。

前者是因为田清伊以前一直都是低着头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模样,要不是她和周嬷嬷帮着,指不定还能不能在这后宅里活到现在,可是如今她发现,小姐梳起额前的留海竟然这么漂亮,好像变了一个人样。

当然,绿樱惊讶也是这个,她对这个五小姐可谓是没有丝毫的印象,只是没想到,竟然长的这么漂亮,而且性子也不像下人们说的那般软弱呀!

不过她并没有惊讶太久,很快就收回眼中的异色在前面带路。

田清伊正准备跟上去,却被蓝羽拉住袖子,一脸焦急的伏在她耳边道:“周嬷嬷被五姨娘她们带走了!”

田清伊不难想到,定是周嬷嬷不让五姨娘她们带走自己,所以才会反抗,五姨娘这才抓走了她。

眸中精光一闪,她握紧了拳头,随即清声道:“你放心,我会把她带回来的!”

话落,她便跟上了绿樱的脚步,留下蓝羽一人呆呆地站在那。

延伸阅读

鑫佳生物仪器加盟  http://www.vobao0374.cn/n22f.shtml
睢县鑫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经销批发的食品添加剂、医药原料、化工原料、食品添加剂大卖消费

TESIRO加盟  http://www.vobao0374.cn/neb7.shtml
TESIRO钻石加盟比利时安特卫普是一座有着500多年钻石加工历史的城市,80%的居

福洋箱包加盟  http://www.vobao0374.cn/y36o.shtml
深圳市福洋箱包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电脑包背包,旅行包,挎包腰包等手袋制造加工企业工厂拥

崇盛特种钢管加盟  http://www.vobao0374.cn/go6k.shtml
河北崇盛热扩无缝钢管有限公司地处历史名城,沧州市盐山县境内,南临山东,北依京津,京沪

维典品护理加盟  http://www.vobao0374.cn/gdut.shtml
福建维典品护理会所是专职为品包、鞋、皮衣、皮质沙发、核心轿车皮质座椅、方向盘等核心皮

中百吉加盟  http://www.vobao0374.cn/g2xx.shtml
卧床排泄物护理仪概述:卧床排泄物护理仪是一种全自动智能化清洁卧床人士大小便的护理仪器

罗莱家纺加盟  http://www.vobao0374.cn/6p95.shtml
罗莱品牌,源于欧式家纺设计概念,代表世界时尚和流行的国际品味,展现高贵的家纺艺术。罗

洗の达人加盟  http://www.vobao0374.cn/6ckw.shtml
洗の达人是深圳洗之达人贸易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香港洗之达人所用的技术,产品及配方均源

詹氏保健品加盟  http://www.vobao0374.cn/ynih.shtml
詹氏保健品成立于2004年,有一百余年的养蜂历史,是集基地、教学、科研、生产、加工、

福满家超市加盟  http://www.vobao0374.cn/u7bc.shtml
福满家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8月,地处承德市东外环迎宾大道北段,世界文化遗产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奇宝贝之最强栽培师在线阅读第十节

    离陶升上门过去了两天,叶书早上练完食气法,吃过早饭又在李书文的指点下练了趟拳,叶书收功,对李书文说道:“师父,我看今天天气不错,我想去佛山一趟,去陶老板家里。”李书文看着叶书调笑说:“怎么,你看上他家的闺女了,要不要我给你提亲去啊。”叶书听见自家师父这么彪悍的话,有些哭笑不得,说:“师父,我就是去回

  • 龙渊圣之风月之地(9)

    “不打了,不打了”秦烈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颓废的看着笑嘻嘻的不净,现在秦烈看见这张笑脸就生气,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秦烈这会却想着拿鞋底扇在这可恶的笑脸上。“不打了,臭和尚,小爷我告诉你,我可没什么龙阳的癖好,你说你也不小了,一天想啥呢”“如此甚好,这下贫僧就放心了”不净说完还夸张的做了一个吁气的动作

  • 穿越之超神路在线阅读第六章

    年龄的确是个问题,十五岁就当爸了别说这里还是08年,就算是在地球的2016年那也是能上头条引起热议的!江野也懒得去解释那么多,对着张副台长说:“我女儿的事情后面再说,张副台长好好考虑一下我给出的价格吧。”“行,江先生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很认真的去考虑,我也会尽最大的能力争取到这个节目。”“那咱们就先这

  • 魔君的修仙之路在线阅读第八章

    敖广一寻思,两千两,这刘氓不愧是流氓啊,苍老师什么的他才不知道呢,借故想要敲他才是真的,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为了破财消灾,两千两就两千两吧。“好说,好说,等小弟回去后,就让人把两千两给氓哥你抬来”敖广低着头说道。刘氓一愣“谁跟你说是两千两了”龙王敖广也不懂了“不是氓哥你刚才说的两千两吗,你不伸了两根手

  • 耕农人家在线阅读第2节

    【前沿:主角所处世界,与我们不一样,但是相似率高达99%,所以大家不要搞混了。】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斑驳的窗户照射入一间不大的房间里。床上的男人睁开眼睛,透过那双好似星辰一般的眼睛,看着眼前泛黄的天花板,如果不是能感受到体内力量在蹦腾流动,不然他会误认为那七个月的奇幻之旅只不过是他的黄粱一梦。男人叫苏

  • 初会便已许平生信仰之源

    【叮!恭喜宿主打开一只霸下获得“信仰之源”】“信仰之源?这是什么?”星云看着眼前巨大的怪物变成了一道柔和的光,直接融入了自己的身体内部,不过好像也没有什么改变啊。【宿主,信仰之光可以使宿主直接成为神灵拥有神权能力,而且信仰之光可以为宿主提供远远不断地信仰】“不愧是五级的霸下”星云感觉今天的运气实在是

  • 修仙无境琉璃蝉玉

    “先生说笑了……”“何来说笑?虽然前辈并不入城主府议事,可十八年来樊城遇险,不都是依赖前辈的妙计为城主安民解围的吗?”穆睿语气渐渐急促,“今日在小庭内,先生还在默背兵法,想必也在钻研退敌之策,不是吗?”穆睿口中道出这么多关于自己的秘密,令蔺海心中诧异,但是想来也是随然,没有上门议事还不事先准备一番的

  • 天地一缝间在线阅读第六节

    离开饭还有一段时间,陆越泽去给老爷子汇报公司里的事务,元猫猫就在女仆的照看下,在屋子里乱转。元遥七岁起就住在苏家,对这里比对自己家里还熟悉。他熟门熟路地来到电玩室外,门是虚掩着的,可以听见里面有**的声音。元猫猫用脑袋顶开门,溜了进去。屋子里放着一大面液晶电视,连了**机,一个年龄约莫二十多岁的大男

  • [综武侠]天下之大在线阅读装B混点吃软饭

    第004章:装B混点吃软饭他小心翼翼的将盒子打开,一道刺眼的绿光闪过。刺得他赶紧闭上双眼。在次睁开眼,看到里面一枚碧绿色的戒指,安静的摆放在盒子里。把戒指拿出来戴在了手上,对着戒指叫道:“臭老头,臭老头”叫了两声过后,一道绿光闪现,他消失在了房间。他再次来到了梦里的那个空间,不禁咸叹“没想到这还真是

  • 画江湖之锦衣卫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二天,全通听到的是昨晚华夏皇宫与四大家族高手尽出,最后四大家族的高手,一死三伤,华夏国这方一重伤,最后决定在今晚一定输赢,全通找到金灵儿,只见金灵儿哭泣着,全通问她她只是摇摇头,抱着全通哭道“全通,要是我欺骗了你,利用了你,你会恨我吗?”全通这才感觉到事情得严重性,他隐隐的感觉,这一次要是处理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