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被太子爷宠上位[豪门]在线阅读第四节

作者:刘南南 来源:晋江文学城

别墅三楼,西南为坤位,坤为地,君子以厚德载物,布局之人也算是高人,安放病人在西南角,以大地包容之态延缓病人的病情,并不以正南离火下杀手,与楼下众星映月布局形成呼应,当显慈悲,看来却是佛门高僧布局不错了。

“陈先生,这布局之人看来有些门道,莫不是佛门高僧?可如今佛门懂真法的不多,如果此次我将你家二公子的病治愈,是否有缘能与高僧一见?”诸葛宇突然气度非凡,谈吐也变得古朴,显得无比庄重,就连时常揪他耳朵的陆行长也有异样的眼光。

“诸葛先生果真高法,当真是不出世的佛门法师,那法师心中慈悲,不忍弑杀万物生灵,所以布下这个风水大局,想以日月灵气洗练那凶煞东西。”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佛门却生慈悲,愿度化众生,生四万八千法门共入寂灭。当真有趣,有趣啊!”诸葛宇一副仙风道骨的摸样,让陆行长忍俊不禁,想想平时的诸葛宇,再看看此刻的诸葛宇,判若两人。

谈话至此,却是已经到了西南角房门之外,突地又传来一声邪吼,震得众人都是一麻。陈家豪示意佣人把门打开,佣人颤颤抖抖打开门,门刚开一条缝,里面的冷气就让佣人全身一颤,紧接着,所有人都感觉周围温度急速下降。

陆行长冷得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向后缩了缩,诸葛宇看着笑道:“相由心生,心念不冷则身不冷,怎的人间阳物还怕了这阴物。”

原来众人都被这诡异事物带进了圈子,心中生了魔障,有些畏惧鬼神之说,才觉得周围寒冷。

诸葛宇当先推了门,踏步进了房间,其余众人均站于门口不多说话。只看得诸葛宇副手而走,在房间中四处游走,并未被这邪声所吓住。他四处查看,时而点头,时而摇头,最后进了卧室,看见一二十出头的青年,全身瘦弱无力,就好像那骨头外面就直接是皮,没有肉一般,眼眶凹陷,眼袋深黑,犹如烟熏,被捆绑在床上,还在挣扎,手臂与脚踝均有伤痕,却不见他叫痛,着实诡异,这青年见得人来,恶吼连连,好似要把绳子挣开,好暴起伤人。

“哎,自作孽不可活,难怪那高僧不去驱除,是这东西已是冥顽不灵,无法改邪归正,只得将其暂且压住,又不忍下杀手,留有生机,哎,当真是慈悲为怀,有了自己道心。”

诸葛宇也不做他法,从布包中取出自己所写的那五十张“符咒”,取出一张,喝了一声,便向这年轻人额头一贴,顿时这年轻人便老实了不少。“暂且镇住你这贼妖,待晚上再来收拾了你。”

随后诸葛宇便出了房间,随即就将门带上,在门口又贴上一张符咒,陈家豪看了看上面的字样顺便读了出来:“坚持科学发展观....?”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看了看符,又看了看诸葛宇,心中充满疑问。

“怎么,陈先生不信?二公子头上也压着这纸,一压上,他就安静了不是?”诸葛宇呵呵笑道,“我知道,你们都以为那大德高僧,高法道士都会写符咒镇压驱邪,均是一些经文敕令,而我写这么一出,定叫你们怀疑,可我这字就是能镇压驱邪,想问为什么,那解释起来却是非常麻烦。简单说,科学中没有鬼神之说,那么如果坚持科学发展观,那么那鬼神也就不存在,那我贴上去,就代表我坚持此道,不信鬼神。哼哼,我不信它的,那它怎么找我茬?”

“还有这种事情?”

“呵呵,这有什么,前些日子,我还拿八万块钱人民币收了一只小鬼哩!”诸葛宇强调了一下,“常有传闻,古代有名之人均是天上星斗下凡,死后方可归位,如我们熟知的鲁班,死后在天也有一席神位,还有武圣关羽、神医扁鹊、华佗等等,都被后代追认为神,那么现代就没有了么?其实神仙既是众人之想,我们老百姓想着谁谁谁希望他在天之灵能够庇护我们,一个人想、两个人想、一万个人一亿个人想,那这谁谁谁就成了神仙了。”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

“自然,你看历代皇帝,就拿现在我们的领袖来说,我们都想着他能为我们造福,心中想着他,顺着他,最后,他就成了神仙不是?我们的领袖一句话,可以使股市涨停,我们的领袖一句话,可以使谁谁谁富贵或者跌落大牢,按照修仙小说里的话,那就是言出法随。这样的人物,怎能不镇压邪魔外道?”

“有道理!”陈家豪包括陆行长都点点头,陈家豪理解道:“那八万元上面全是毛主席的头像,他是我们祖国的开国皇帝,万人敬仰,真如神仙真龙天子一般,言出法随那是一定的,看来这迷信也有一定科学依据的,难怪叫坚持科学发展观了!”

“大善!”诸葛宇笑着诺了一声,俨然一副古代圣人模样,“陈先生,我虽道行浅薄,但我可以一试,借助那高僧的布局,相信今晚定可治好你家二公子的病,只是还有一事想问明白。”

“诸葛先生请讲!”

“听说,你们家二公子是去了英国一个古文物拍卖会后,回来变成这样的,那么他去拍下了什么东西没有?还请陈先生说明一下!”诸葛宇心中雪亮,知道定是这二公子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才这样的。

“没有什么大物件,就是一个勾玉,据说是东汉时期的东西,可能还更早,能保存下来非常罕见,我二公子不知什么鬼使神差,看了就要拍下来,还找我们家老爷子拿了不少钱去。哎,说起来还是老爷子太宠着二公子才遭来了祸害。”

诸葛宇眼睛一亮,看向陈家豪:“赶紧把勾玉拿来我看!”

陈家豪不敢怠慢,忙叫人把勾玉拿来给了诸葛宇看。只见这勾玉状如泪滴,触手便觉沉重,仿佛内含无数重物,通体青绿,是块好玉不假,诸葛宇将玉对了光一照,光透玉而过,而他闭上眼,再睁开,却见这玉中黑气毕现,煞气冲天。

“好物件!当真是好物件!”诸葛宇叫道,“正是这勾玉作祟,不知是汉代哪个高人,用这勾玉封印了一绝世老魔!具体我也看不明白,如果可以,陈先生,这东西就给我吧。”

陈先生一听,冷汗直流,绝世老魔,那还了得,连忙说:“只要救了我们家二公子,这勾玉就给你也没事。”

诸葛宇点点头,将这勾玉握在手心,手上打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手式,便将勾玉放在了布包之中。

当下无话,一席人在陈家别墅共进了晚餐,只等晚上八点到来。

八点之时,诸葛宇起身,面色平静,带着布包徒步从楼梯向三楼去了,陈家豪赶忙叫人把三星映月镯和龙虎青萍剑互换位置,又找来一坛糯米,将剑插立在坛子里。

且说诸葛宇边走边将布包中那勾玉拿出,左手握着勾玉,右手捏起一个手印,口中默念咒语,径直进了陈家二公子的房间。他拿出布包中的一个针袋,这是寻常中医针灸用的袋子,将针都扎在袋子上,随身走起来都方便,而这袋子里放的也是针,这针是针灸用的针,材质不知是什么,针柄子上精致的做出一个小八卦图案,寻常是看不出的,只有细看才能看出。

“妖孽,你为患千年,却不改过,当真凶残,那大德高僧慈悲,不拿你,今天我却要让你受些苦头了!”刚说完这话,那被符咒镇压的二公子竟然猛的暴起,恶吼连连,额头上的符咒被黑气一裹,便失去了作用,掉落下来,眼看捆绑的绳子就要被挣断了。

“怎么了,诸葛先生......”众人跟在诸葛宇身后想来看个究竟,刚到门口却听恶吼又起,连忙过来看个究竟。

“你们就在门外等着也好,免得我顾不周全,各拿一张符纸去吧!”说着将那符纸分发给他们,然后转身拿起针,走到陈家二公子身边,手中捏着印决,然后针就一个个扎进陈家二公子身体里。

每插一个,那陈家二公子恶吼就更盛,每扎一针,面目就越发狰狞,看得门口众人心惊胆战。那诸葛宇倒是胆大,仿佛听不到那恶吼,看不清那面目,任由他发作,自己只管在他身上插着针灸。

这针灸也是稀奇,头上扎两下,腿上扎两根,最后扎遍全身各处都有,全是要穴命门,最后诸葛宇停了下来,大唱了一句真言而后叫道:“九九八十一根银针已然定住,已是圆满,你这妖孽,不现原形,更待何时!”

诸葛宇怒目圆睁,看向陈家二公子,突地见得他口中冒出黑光黑气,他立刻拿出符咒,念上一句:“敕令!”而后将一符咒向前一掷,那写着坚持科学发展观字样的符咒,好似吸铁石寻了大块钢铁,唰的飞向黑气,黑气刚一照面,就被定住身形。

诸葛宇冷哼一声,左手勾玉举起,右手变化几个手式,口中念道:“天玄地黄,维我真法,各部神众速助我!斩妖除魔呐!!!”

那声音洪亮高亢,抵消了这黑影的煞气恶吼,诸葛宇又是真言一出:“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降服!”

金光一闪,清光四溢,突地香气四起,诸葛宇头顶现出八卦光环,光环之中伸出一只金色大手,猛然向前,一抓而来,要将那黑气抓住。那黑气刚刚被定住身形,见状不妙想逃回陈家二公子身躯之中,却发现身躯被那八十一根银针定住,无法进得,就在这一个迟疑的刹那,金光大手已到,将那黑气抓住,向上一拔,整个黑气被金光大手从陈家二公子的身躯之中拽了出来,发出凄惨吼叫,甚是刺耳。站在门外众人顿感不适,陆行长下意识将双手捂住耳朵,却不小心将符咒丢在了地上,那黑气一看,突地一个挣扎,挣脱了金光大手的抓摄,直奔陆行长而来。

诸葛宇见状大吼:“妖孽,你敢!”手中一张符咒脱手而出,打在黑气身上,顿时又是凄惨之声刺耳。诸葛宇也不给他喘息机会,金光大手再次抓来,将其牢牢抓住,迅速拖拽回来,悬于自己身前。怒声道:“好妖孽,敢再次作恶,此次你有何话说!”

那黑气竟是桀桀笑了起来,声音甚是恐怖,而后说道:“很好,几千年了,终于让我们碰上了他家后人,看来老祖回归大期将至,你等就要受死了!”

诸葛宇冷哼一声:“我诸葛家向来顶天立地,不曾怕过谁,什么老祖什么魔头,尽管来就是了!”

“玄辰已死,我们老祖还怕甚!等着吧!桀桀桀桀!”那黑气恶笑连连,却是不再言语,诸葛宇见了也不多说,金光大手将其捏成圆球,诸葛宇手中勾玉早已等待,金光大手将这黑色圆球压进了勾玉之中。这黑气起初进了勾玉,左冲右突想要出来,诸葛宇却早有准备,右手食指中指并指如剑,对着勾玉一点,那勾玉便不再翻出黑气,变成了原来的青绿色。

“诸葛先生?”不知过了多久,诸葛宇呆站原地不动,陈家豪试探得说了一下,诸葛宇才回过神来。

“我没事,那妖孽已被我重新关进这勾玉之中,我带回去,寻人一起作法,看能否一举剿灭了它的。而你家二公子,现在可谓是脱力了,赶紧以五谷熬粥,撒上一些桃木屑,越细越好,喂他服用,服用之后能保证二公子无生命之忧,剩下的恢复,还需陈先生带他去医院治疗了。”

“万分感谢!我家二公子如果能恢复,以后你们银行的业务,自是不用说。”

“定能恢复,就在今晚!”诸葛宇拍着胸膛道,“还有,楼下那插着青萍剑的糯米,想必已经黑了,这米切不可乱扔,你可叫人用木柴引的火,将其烧成沙灰,才为正理!”

陈家豪诧异,走出房间在走廊向一楼大厅望去,那插着青萍剑的糯米竟然已经漆黑一片,这才信了诸葛宇的话。

延伸阅读

皇冠十字绣加盟  http://www.peishijiameng.com/pik.shtml

华军加盟  http://www.peishijiameng.com/piy.shtml

世博加盟  http://www.peishijiameng.com/pix.shtml

肯得康纸尿裤加盟  http://www.peishijiameng.com/pip.shtml

福通矿用设备加盟  http://www.peishijiameng.com/pin.shtml

太阳神加盟  http://www.peishijiameng.com/pid.shtml

欧萨克西式快餐加盟  http://www.peishijiameng.com/pia.shtml

伊缔莎女装加盟  http://www.peishijiameng.com/pig.shtml

陈盘盘麻辣烫加盟  http://www.peishijiameng.com/pis.shtml

含晖面馆加盟  http://www.peishijiameng.com/pib.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掌驭星空第6章在线阅读

    朝阳从东方缓缓升起,古道边的青草上,露水还没被晒干,晶莹剔透地挂在草尖,偶尔掉落一滴,在地上散落开来,反射着美丽的朝阳,溅起五彩缤纷的水滴。远处传来一阵笑声,正是展阳等人,经过一夜的奔波,三人已累得不成样子。“我说你昨晚可真猛,一挑七啊,而且不是七个人,是七头狼啊,楷模啊。”张欣一副欠扁的模样,“别

  • 我睡了阎王女儿在线阅读第7节

    时间总是在你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溜走,在紧张的学习忙碌中,三年的初中生涯已经进入了尾声,回想着这些年的酸甜苦辣,凌霜的心,再一次泛起波澜。在初二的时候,有个女孩子告诉凌霜说“我喜欢你”,可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个女孩,并不符合他的审美观,加上他又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所以最后的处理方式,也是伤了一

  • 三千大千世界在线阅读第十节

    “哈哈,叔叔好白!”克罗尔如同孩童般的憨笑倒是让栾横脸上吐露出了一丝厌恶,不过很快这个表情便被似笑非笑的样子所掩盖。“哎呦,这孩子真会说话!多大了?”克罗尔比出了两个手指头:“两百岁!”“得,整半天比咱俩还老!”栾横看了一眼苍龙便招了招手示意了一下身后端着一个盘子的铁甲兵。盘子上放着一个方正的黑盒子

  • 夫人又上朝抬杠了之《十四分之一》第一季:必须犯规的**_第一天晚上的故事——怪病侵袭_8.断电(9)

    8.断电200X年9月24日上午10:05突然陷入到黑暗之中,所有人都在瞬间变得惶恐起来,暂时忘记了刚才的争执。我现在看不见任何人的脸,只感觉黑暗中有些身影在晃动。我听到胖女人惊恐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停电了吗!怎么会这样?”“大家别慌,也别忙乱动。谁有打火机?”中年大叔的声音。“我这儿有。”随着

  • 奈河难渡之烛蝶在线阅读第八章

    吴兰是跟随玉茹来到大厅的,今天她特意扮丑了点,势必不抢桑采青风头,又时刻保持刻板端庄之相,进门刚好听到方少陵要将婚约由流云换成采青,或者他娶了流云而采青为妾的话。玉茹比吴兰反应还大,立马出声反对:“老爷,这绝不可能,婚约本来就是流云的,流云可是苦苦等了这么多年,若是答应了你让流云怎么做人啊!”吴兰:

  • 舒门茗香夜昭昭鱼塘小老板 下

    这座山是村子里埋葬先人的墓山,李玄这一世的父母就被埋在了这里。在李玄还很小的时候,就被村里人告知,他的父母在去赶集的路上被货车给撞了,然后医院抢救无效宣告死亡。事情虽然过了十来年,但父母当时的葬礼情境,李玄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李玄穿过好几排的墓碑,终于在一处角落里找到了父亲李定国、母亲慕容霜的墓碑

  • 诛心之盐第1章在线阅读

    “韩三哥,等一等。”只见远处一名二八年华面容清秀,穿着鹅黄色素衣的少女,提着一个竹篮小步跑了上来。韩良彦身边众人见来人是程清漪的贴身丫环萝瑾,便纷纷打趣道:“不知今日嫂子又做了什么佳肴,我说各位同窗,咱们今晚要不就去韩兄的石居中聚餐如何?”“甚好,甚好。”白衣男子拍击着手中折扇应声附和。“我这就去宜

  • 甄嬛传之浣碧重生第7章在线阅读

    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十一点多了,别问我为什么,难道‘夏为’手机已经被你们遗忘了么?从床上艰难的爬起来,拿出系统背包里的湿巾纸,我把脸擦了擦,随后我走出了自己的卧室。看了看外面阳光明媚的天空,在我吃了点东西后,重新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准备出去寻找幸存者。…………一周后。我已经把自己的小区、以

  • 是魔还是道在线阅读第九章

    宇智波泉奈在这边为了他哥哥的幸福呕心沥血,他哥哥在那边摩拳擦掌准备会会自己的“情敌”。千手柱间要解除和漩涡水户的婚约,千手扉间和漩涡一族的在通了气之后,漩涡一族打算派漩涡水户和一些族人来千手了解一下情况,要知道千手和宇智波结盟的消息忍界可是传得沸沸扬扬。而漩涡一族和千手一族世代交好,作为千手的盟友自

  •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之带个女人回来

    洛言坐在那些青楼女子中间喝着花酒,调戏着身边的妓女。他笑着但却是一种*气的心态,天色见晚,他搂着花魁柳儿回到王府。一进门他正好看见凌笙在水池边喂鱼,凌笙抬起头看着洛言和柳儿,那眼神里是什么呢?在洛言眼里那是嫉妒?伤心?还是迷茫?总之他被她看得有些心虚了。凌笙对着他们笑笑然后继续喂鱼,仿佛丝毫没有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