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进攻月球之第八章

作者:油锅上的咸鱼 来源:纵横中文网

孔浮白眼前迷雾层层,不知身在何处,头上飘过一张纸,他伸手一抓,那纸穿手而过,化作点点星辰,而后聚成一个人形,那是师父的模样。

“阿白。”师父笑着说,伸开双臂。

“师父。”孔浮白走着跑着扑了过去,师父大笑离开,天大地大,一抔明月相思,却无立脚之地。

眼前浮现过往种种,十几年也不过弹指一瞬。

那年初见,我的糖人落在里地上,我嚎啕大哭,你骂了我一句废物。

八岁拜你为师,和你大打出手,你毫发无损,我满脸淤青,师叔压着我的脖子向你行跪拜之礼。

十二岁那年,我拿着烤好的兔子向你邀功,你罚我跪了一个月的祠堂。后来我才知道点火的剑谱是尘梦山的镇派之宝,吃到我肚子里的兔子你养了十六年。

十四岁那年,我学着书上的小人,轻薄了你,你一掌将我打伤,那年也是我第一次毒发。你眼睛看不见,所以满口的鲜血被我偷偷擦掉,那次是我躲了你一个月。

十六岁那年,我第一次去吹箫馆,躲在窗外,第一次见到男人之间是如何干那档子事的,你知道后整整一年没见我。

此后我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放浪形骸,见面就调|戏你,你都不知道自己的耳朵有多红,你也渐渐地没有罚我,总是说成何体统。

前几日我在客栈抱着你,浮想联翩,我又觉得自己亵渎了你......

孔浮白永远都不知道初见那次之后谢安衢买了多少次糖人,但站在街口却找不到人;也不知道他八岁那年比武回去之后,谢安衢爬了多少次的窗给他擦药;十二岁受了祖师多少鞭才留住他;十四岁被轻薄之后,谢安衢做了多少晚的梦,梦里都是他;更不知道得知他去了那种地方找了他多久......

这世上多的是有情人不能成眷属,遍地的有缘无分。偏偏谢安衢和孔浮白亮两者都不是,一个以为瑕掩了瑜,相形见绌,自惭形秽,一个命不久矣,何拖累于人?

可怜天地无数有□□,世间满眼俱是无奈人。

徐子衿靠在椅字上睡了一晚,身上多了一床锦被。灶台上的药罐还在煮着,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棕褐色的药液溢了出来。

孔浮白觉得浑身暖洋洋的,丹田里的真气也回来了,他倏地睁开了眼睛,青色的纱帐,不是自己的竹林。昏迷多天他腹中空空,脚步虚乏,踉踉跄跄走到外面,椅子上的人睁开半只眼看了他一眼就继续眯着,孔浮白只觉得这脸熟悉,饿死是大,还是先吃饱肚子再说。

徐子衿睁开了眼睛,饭香飘出来的时候他脚一滑,趁着孔浮白转身的空档把碟子端了出来。

孔浮白一回头,发现只剩下一碗白米粥,有老鼠不成?他又炒了一碟小菜,这次看得严严实实,端出去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吃了三大碗粥才觉得自己是真的活了过来。

“有没有点被救该有的表示?”徐子衿偷吃完人的菜,还要说着做菜的人。

“多谢前辈相救。”他站起来拱手弯腰,发自内心的感谢。

范令从里面出来,瞥见了徐子衿嘴角的油腥,“我要吃荷叶粥,清炒笋尖。”

徐子衿狗腿的跑了过来,这是主动和好了,拉过范令夺了一个香泽才肯离去。

这一次慕思白完全想起来这两个是故人,客栈见过的。“多谢前辈相救。”

“不必谢,救你也是看你是隋风带来的。我劝你还是早早回你师父那去,切勿逗留,安国已经宫变。内忧外患,你师父一个瞎子恐怕应付不过来。”

孔浮白没想到自己昏睡这段时间竟然发生这么大的事,拜别恩人,策马而去。

三天前。

谢安衢侧耳听着贾慈念给他的信总觉得有所隐瞒,“师弟,我眼睛再过两个时辰就能视物,这信上到底说了什么?”

“你徒弟,死了。”贾慈闭上了眼睛,手上的信被人夺了过去。

“不可能!隋风告诉我已把他救了出来。”谢安衢紧紧握着那一张薄薄的纸,泛黄的信笺染上了红晕。他挥了挥手,想自己待一会儿。

两个时辰后,他借着昏黄的灯光看完了这封信,心痛远远胜过一切。他根本不在乎孔浮白是谁的儿子,谁的眼线,他只知道浮白是他的徒弟,是他......他一心隐瞒自己的身份,就怕给他招致什么灾祸,刻意疏远他,只是让暗中监视他的人错以为他谢安衢别无牵挂。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从未如此痛恨自己是个瞎子。

急火攻心,他吐了一口血昏了过去。

三王爷收到这个消息封锁宫门,下令逼宫。

太子昏迷不醒,皇帝危在旦夕,幼子还在襁褓,摄政王他都不稀罕了,这皇位可以说唾手可得。

任贾慈等人武功再高,也抵不过数万大军,他只能守在太子的身旁,不让任何人靠近太子。

朝臣也被三王爷拘禁在内殿,不侍反贼的臣子已将殿内的柱子触的鲜红,其余的开始动摇,毕竟皇帝还没死透,还有一口气,他们妄动就是乱臣贼子,若皇上死了,太子是个半死不活的瞎子,那他们就的立场就明确的多了。

“皇兄,太子早已经知道那襁褓中的龙子,不是皇后所出了,你说他能尽心辅佐一个害死他母后的女人的孩子吗?”三王爷坐在龙榻上,吹了吹茶盏里的浮叶。

躺在榻上的皇帝闻言眼内寒光一闪。

“都说龙生九子各不相同,但皇兄,你我同根而生,人说虎毒不食子,可你我可都是对至亲的人痛下杀手,没有一丝一毫的手软和犹豫。我知道你想杀了我那孽子,这么多年折了多少左膀右臂,嗯?不过,那畜生也是自作自受,死了,连个全尸都没留下。我这心啊,终于舒坦了。”三王爷放下茶盏,靠近康定皇,脸上寒霜皱起。

没错,刚才康定帝对太子动了杀心,这一切不过是顺势而为,他这一次以身为诱饵,要将三王爷的势力连根拔起,他暗中和永安帝私通条款,已将北国十六州全部割让出去,永安帝的十万援军就在宫墙之外,只要他一声令下,三王爷以及所有乱党都会成为刀下鬼,他在等,等三王爷先动手,他不想落一个弑子的污名,他要安国的史书记载他是如何励精图治,要让后人记住他是如何把一个蕞尔小国变成四国之一的。

“太子,太子,是你的侄儿,你怎可,怎可。”康定皇咬破自己的舌头,吐了一口血出来。

三王爷得意忘形,丝毫没有注意到龙榻上的人眼中那抹狭光。

“我不会杀他,我要让他好好活着,要他记住他的父皇是如何的心狠手辣,要他看着我是如何走上这皇位的。”三王爷大笑而去。

梁上的戴青跳了下来,“陛下,那边要不要动手?”

康定皇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太子殿走水了。”

“属下明白。”戴青领命。

康定皇从龙榻上下来,“准备动手!”

黑暗的大殿里,半晌传出齐齐的一声“是!”

宫墙内外火冲天,如同白昼,百姓们还在睡梦之中,一场宫变在天明之前悄无声息的落下了帷幕。宫墙上的血水被冲刷殆尽,一切都同平时无异,巷口的陈婆还在吆喝着豆花。

兵将折损近半,六皇子恐迟生变,立即带兵回朝。

太子殿残石败瓦,黑色的木头还冒着浓烟,地上放着一具烧焦的尸体,康定皇走上前去,跪在台阶下,身后的宫人们也都跪了下去,失声痛哭。

“衢儿,衢儿!”他老泪纵横,仿若摧肝断肠。

“陛下,龙体为重。”一旁的公公扶起康定皇。

“父皇!”谢安衢从废墟之后走了出来,此时他眼睛能看见,但他还装作目不视物,他摸索着往前走,抱住了康定皇。怀中的人一愣,眼角那点狠厉没能逃过谢安衢的眼睛,他恍若不知,“儿臣,还以为见不到父皇了,那三王爷谢元镜居然戕害亲侄儿,实该碎尸万段!”

康定皇扶起谢安衢,“吾儿无恙,天佑大安!”

身后的一群人也跟着喊着天佑大安,谢安衢心中苦涩难耐,这帝王之家,果然最是薄情寡义。

进了皇帝的寝宫,跟在太子后面的人抬起了头,康定帝一时愣住,“你,你。”后面的话不难猜出,孔浮白替他说了出来,“我不是该化成了灰了么?”

“你这孩子,三王爷之罪朕不会牵连无辜,他虽是你父王,但朕知道你多年都不曾背叛过太子,朕免你一死,但。”康定皇怎会让孔浮白活在这个世上。

昨晚孔浮白已知道自己的身世,谢安衢以为他会难过,谁知道这没长心的来了一句“师父还是我皇兄啊!”后面羞人的话不提也罢。

“父皇,您下旨吧。”谢安衢打断康定皇,这层窗户纸终于捅破,“我母后的死,那小皇弟,还有昨晚的一把火。我料想父皇该好好颐养天年了。”

康定帝闻言一愣,随后哈哈大笑,“朕的好儿子!好儿子!”他虽然将计就计,但终归是伤了根元,谢安衢的一席话如五雷轰顶。根本不需多言,原来太子什么都知道了。

“你也要逼宫篡位不成?”康定皇指着谢安衢质问。

“儿臣不敢。”

“你还有什么不敢!”

“父皇恶疾缠身,儿臣担忧父皇龙体,父皇还是移驾养心殿吧。安国的史官定会秉笔直书,父皇的丰功伟绩绝不会蒙上半点污尘。”谢安衢眼睛又看不见了,也好,他不想再看见这个权势熏心的父皇,他怕他心软。

“好好好。”大势已去,“去把徐玄叫进来,让他替朕拟旨。”康定皇坐在龙椅上,一下一下摸着龙头。

“父皇,儿臣是个瞎子,这皇位还是应当传给皇族血脉,浮白是三皇叔之子,聪慧过人,为人仁厚,定会爱民如子。”谢安衢拉着孔浮白的手上前。

康定皇没想到儿子是真的无意皇位,诏书拟好,康定帝当朝宣读,大臣愕然,跪下高呼新帝万岁。

康定帝带着戴青等人离开皇宫,去了皇后陵,至此不曾踏进皇城一步。

新帝改号为衢,年号昭和,大赦天下。

昭和二年,百官觐见,帝不可一日无后。被孔浮白以太后殡天不满三年为借口给推了。

后宫遗妃都偷偷爬上了孔浮白的床,孔浮白震怒,将一众妃嫔剃了光头,在皇城外建了个清心庵,让她们为大衢祈福去了。

昭和三年,百官又觐见,适逢先贵妃殁了,又多了三年的孝期。

昭和八年,孔浮白这个皇帝把宫里的所有宫女都赏给了大臣,大臣们忽然发现手里的那点俸禄养活不起一家老小,恳求皇上切勿赐给他们美人了,消受不起,从此也没人敢再劝皇上立后,选妃了。

衢国上下也渐渐知道,宫里有个男皇后,还是前太子。

是夜,孔浮白耕作在人身上,追着人的嘴角欺负,“师父~”偏偏还要呈口舌之快,身|下的人气喘连连,偏偏又能看见,床头上硕大的铜镜里两个交缠的人让他红了耳朵,“闭嘴!”他如放在天上的风筝,孔浮白身|下的线拉扯着他飞的高高低低。

“皇兄~”孔浮白多年不曾用过的媚术全都用在了谢安衢的身上,让人招架不住。偏偏这人还没羞没臊的聒噪不停。

宫里没有伺候人的宫女,孔浮白的寝殿里也不留外人,他抱起谢安衢下了床,地上是千金购到的虎皮,谢安衢被他放在上面,一张白色的虎皮痕迹斑斑。

“师兄!师父他老人家来了!”贾慈全当听不见里面的疯言疯语,堵上耳朵喊着。

“老秃驴你个老不死的!”孔浮白被他震得泄了身,赖在师父身上不起来,管他什么师祖不师祖的。

“小秃驴你快放开我师兄!”贾慈也喊,师父停在了门外,鹤发飘飘,捻着胡须,笑着不说话。

“下去。”谢安衢拍了一下徒弟,挣脱不开。

孔浮白趴在他耳朵边上,让他叫那羞人的称号,谢安衢一掌拍过去,停在了孔浮白的心口,心有余悸,最后还是趴在孔浮白的耳边唤了一句。

“小秃驴你休要磨蹭!我师父找到了医治师兄眼睛的良方了!”贾慈继续隔着门喊。

话一落地,殿门被打开,贾慈看着衣衫不整的师兄,敢怒敢言不能动手!只能看着那小秃驴把师祖请进屋,把他关在门外!

寒风萧瑟......

但殿外的梅花已开了好几朵了。

延伸阅读

实践家加盟  http://www.ynbcw.cn/yuje.shtml
实践家商业培训学院介绍学院简介:【企业系统教育导师】实践家商业培训学院,是实践型企业

安琪儿加盟  http://www.ynbcw.cn/b279.shtml
安琪儿加盟详情香港欧林浦环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大型环保

疯狂博士玩转科学加盟  http://www.ynbcw.cn/pzfi.shtml
简介:疯狂博士--玩转科学:这门课程它主要是针对幼儿园和小学的(3-12岁)主要是研

密儿加盟  http://www.ynbcw.cn/pi3q.shtml
密儿娃娃主营智能娃娃、学习娃娃、早教娃娃、智能玩具、塑料玩具、毛绒玩具、塘胶玩具、芭

蓝梦德珠宝加盟  http://www.ynbcw.cn/gphz.shtml
蓝梦徳珠宝玉石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珠宝少售及制造、现货交易服务自创立以来开设多家旗舰店

圣论渔具加盟  http://www.ynbcw.cn/u827.shtml
威海市圣论渔具有限公司坐落在美丽的海滨城市威海,是一家以渔线轮为主导产品,鱼竿、渔具

一碗小美好麻辣烫加盟  http://www.ynbcw.cn/kkx.shtml
一碗小美好麻辣烫隶属于河北天粮餐饮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一碗小美好传统麻辣烫行业技术革新

泡沫加盟  http://www.ynbcw.cn/xdjb.shtml
我厂是目前国内一家发展迅速的民营企业,也是国内泡沫机械设备行业及泡沫机械厂中的企业。

精准生产管理加盟  http://www.ynbcw.cn/ngj8.shtml
准确生产管理是一项高明而简单的管理系统方法,结合了精益生产及TOC管理理念,在无需很

东科瑞宝加盟  http://www.ynbcw.cn/gwaq.shtml
主要经营产品:电子脉冲治疗仪;血压调节用品;治疗设备;康复理疗设备;医疗器械加工;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少年派:大文娱家之第七章

    舒清妩长什么样子,谭淑慧最清楚。从她进宫伊始,她的美丽与妖艳就经常被宫人津津乐道。若不是她家如今没什么正经官职,在朝中无人,便是凭借她那张脸和在柳州的才女名声,怎么也不能只当个七品才人。但便就是如此,陛下也打破了自己的规矩,提前召幸她。谭淑慧坐在步辇上,目不斜视,面容沉静,可心里却百转千回。她确实不

  • 宋家大小姐第八章

    诺重从车库里开着车出来时,看到的就是一脸暴躁的齐晗嘴里叼着个没点的烟抱着件米色大衣乖乖地站在路边。头发还莫名其妙有点乱,像只金毛。挺可爱。他轻笑一声,把车停在齐晗面前,身体前倾帮他打开车门。齐晗上了车,扑面而来的暖气驱散了冬天在室外站几分钟就快被冻成冰块的寒冷,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缩在加热过的座椅上,

  • 不一样的惊奇队长之第一章

    风摇竹影碎,山雨欲来久。阵雨来的急,看着风方起,厚重的雨云就瞬间就布满了整个天空。唐无乐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今日不过来山里散散心,不想却倒霉的撞上了这大雨,真是让人不禁郁闷不已。印象里似乎上来的时候曾经路过一个简陋的茅草棚。唐无乐回想了一下,没有费多少功夫就辨认出了方向。树木掩映间是一座简单的茅草棚

  • 陶笛青春集之少年有梦

    “成儿!”正在拎着一个有自己一半身高的木桶,猛然间听到有人在喊自己,先是一愣,然后瞬间松开了拎着木桶的手,看向同样呆立在院墙前的母亲。“妈~”这四年来,王成从未在后院见到过母亲,他知道也可能是母亲刻意的没有往这边找过自己,母亲怕见到自己吃苦的一面,谁都没有想到最后母亲还是会来了。“你每天都是干这些吗

  • HP我能退学吗?巨毒小护士

    看到哈达瓦那痴迷的样子,张诺就气不打一处来。男人的脸都被他丢尽了。小护士只是一个低级的僵尸,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智慧,就和充气娃娃没有什么两样,可是看哈达瓦那样子,张诺不由的大声的喊道。“哈达瓦,你不说出口已经很近了吗!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这里随时都有可能再次的塌方,那个时候,咱们都有可能困死在这里

  • 从练习生开始第1章在线阅读

    人在经历极致的快乐的时候是不是都会变得不像自己?说一些过分的情话,过分甜腻,过分娇媚,过分动情……或是满满小心思,比如若即若离啊欲擒故纵啊……又或是少女怀春的娇羞与矜持……对于沉溺情爱中的年轻人来说应该都是有这个问题的,温梦君本来觉得自己也会有的,可和陈一优,好像没有。她完全把爱放在任何地方,看得到

  • DNF哪有那么好混在线阅读楔子

    天空是万里无云,艳阳高照,八月的盛夏之际,这是一个叫人感到闷热的天气。但在一个还保留着江南古风韵味的小镇上,却是人群熙熙攘攘的,一副热闹非凡的景象。去年的夏天,导演中的新人萧铭拍摄的《残痕》上市后,爆棚的人气,让萧隽铭年仅不过25岁的在影视界一举成名,继而成为了一个小有名气的导演。今天在这个古风遗韵

  • 八零年代小裁缝在线阅读第九章

    吴星已然猜到余下三位雷部天官是去找他妹妹的麻烦去了,此刻家中有难,他也顾不上与这三人纠葛,直欲离开。但这三人哪肯给他机会,只见那五雷使者飞身向他扑来。时不待我,吴星使出浑身之力,两道充盈的水神力直奔五雷使者双肩,他也不忘余下两人,长鞭一甩,鞭头如箭直刺向碧霄仙子,那碧霄仙子连忙躲避。而双腿受伤无法动

  • 平青在线阅读第7章

    王老师将陈罗斌的卷子接了过来。只是用眼一瞧,脸色不由得难看了起来。却见那张卷子上的习题解答非常的工整,而且后面的大题大答案密密麻麻,实在是难以想到陈罗斌是怎么用一个半小时做到的。如果陈罗斌正确率答道百分之90,王老师自己先前一再执着的‘陈罗斌抄袭’的说法就不攻自破,而王老师本人不免处于了尴尬的境地。

  • 红妆在线阅读第四章

    一身肉香的顾云离瘫在地上,一点力气也没有来了,只能无力地看着身边围上来一群毛茸茸的小家伙,用湿漉漉的大眼睛打量着她,虽然场面看起来很美好,但是她不知怎的就感觉后背发凉。盘古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响起,“小丫头,你怎么又回来了?”“我不小心惹毛了我妈妈,于是我现在就以这样一个凄惨形象出现了,洪荒这么容易就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