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大清公主小格格郁家三爷

作者:晓玮格格 来源:晋江文学城

魏沾衣最近接到一个新生意,雇主让她接近一个男人,辽城郁家三爷,郁清。

她做私家侦探这么久,查过这么多富豪圈秘闻,郁清的大名当然有耳闻,也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郁家家主最有力的竞争者,但是个常年坐着轮椅的病秧子,据说多年用药膳吊着命,走起路来都得喘好几口气,脾气最是谦和礼让,温文尔雅斯文俊秀,善良得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

而她本次的任务就是查清楚郁清到底是真病还是假病,如果是假病,最好弄清楚他什么时候会嗝儿屁。

接近的方法是由雇主指定的,伪装清纯佳人。

魏沾衣霍然从沙发上翘起来,笑容特别假,“为什么非得清纯佳人?”

“因为据说,郁清就喜欢这一款。”

莫可瞧着魏沾衣那张明艳得过于精致的脸,啧了声:“你吧,明显妖里妖气类型,就郁三爷那身子骨跟你在一起,八成都得散架。他身边常年只跟着一个保镖,在家里也从不让女佣近身伺候,原本还想让你假扮女佣进郁家,但因为这个原因,也没门儿,只能从这个角色入手。”

一旁的苏凌闻言笑得花枝乱颤,魏沾衣一个眼神过去,他收住笑:“小姐,清纯佳人您行不行?”

行不行?

在魏沾衣这儿就没有不行的事儿!

她慢悠悠站起来,翠绿色的吊带裙衬得她肤色瓷白,在这有些昏暗的房间都能反光似的,卷发蓬松慵懒到臀部,脸上没上什么妆,也没什么表情,就素颜也一脸高贵冷艳,仿佛她是全世界最美女人的逼王气场。

“不就是清纯佳人吗?姐分分钟get!让郁清为姐痴为姐狂为姐疯狂落泪,没有姐都活不下去!”

她说话语速一向快,满嘴开火车似的,都快唱起来了,眼神还特犀利,仿佛已经把郁三爷收入裙下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苏凌和莫可忍笑对视,魏沾衣豪迈的打个响指:“上楼,换战袍!”

这洋楼是魏沾衣的,她有钱,不是一般的有钱,出手也阔绰,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干私家侦探这一行,除了侦探,她还干点儿别的杂活,譬如替人分个手,替人打个架什么的,是真闲。

莫可和苏凌跟了她很多年,从十多岁到现在,革命友情深厚,但对魏沾衣的来历背景一概不清楚。她不说,他们也没问,是人都有秘密。

衣帽间的门被推开,一眼望不到头,苏凌把灯打来,墙上的灯多米诺骨牌似的亮起来。

魏沾衣环抱双臂走进去,莫可觉得她走路的台步都能和国际超模有得一拼,背影婀娜却又贵气十足高不可攀,不枉他们这么多年叫一声小姐,是很有名媛范儿。

魏沾衣停在服饰区,挑剔地看几眼里面的衣服,随手提出两件连衣裙放在自己身上比了比,“怎么样?”

莫可和苏凌双双竖大拇指。

她把衣服递过来,苏凌去接,大小姐接着往前走,目光掠过珠宝区,选出一颗钻戒戴在手上,借着灯光淡淡的打量。

“沾沾,你这次可是扮演清纯妹妹,戴粉钻怕是不合适吧。”莫可声音传来。

“我知道。”魏沾衣叹气,怜爱地抚摸手上的戒指:“接下来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宠幸它们了。”

她不由撇嘴,要是郁三爷喜欢娇纵大小姐多好,她不用装就能上。

三人挑出不少清纯佳人的必备行装,衣服都素净,跟她平时的风格天差地别。

苏凌和莫可在楼下等她换装。

传来脚步声时,俩人抬眼。

入目是一双小白鞋,魏沾衣走下楼梯,她穿白裙子,卷发变成黑长直,平时明艳的五官竟在她有意的变化下完全换成另一副模样,很是楚楚可怜。

在莫可和苏凌的印象中,魏小姐在某种程度上是有些高高在上的,这不是指她的性格,而是常年养尊处优养出来的娇贵气质。

而面前的这位姑娘,她双眸明亮温柔,笑意盈盈,背着手站在那儿乖巧纯良得像小白兔。

一个人的装扮换掉是很容易的,不过一身衣服的事儿,但眼神变得单纯是很难得的。

莫可和苏凌都怔愣住,一瞬间有些怀疑这位是不是自己认识那么多年的魏沾衣,那温柔的眼神,那浅浅的笑容,那乖得不能再乖的模样,比清纯佳人更清纯佳人。

“怎么样?”魏沾衣转个圈。

苏凌和莫可膜拜点头。

苏凌:“现在,你试着摔一下。得摔出可怜,摔出柔弱,摔出优雅和美感。”

魏沾衣:“………”

她以一种极其扭曲缓慢矫情的姿势慢腾腾倒在地上,拈个兰花指挡着脸,“怎么样?我够可怜,够柔弱,够优雅吗?”

“………”

现在苏凌和莫可知道这肯定是魏沾衣本人无疑,绝对没被掉包。俩人很假的鼓掌,同款冷漠脸。

**

两个月之后,郁家小公子郁麒在玉石公馆举办的同学舞会上。

魏沾衣挽着苏凌的胳膊进入舞会,他端来两杯香槟,一杯递给魏沾衣,“今天郁三爷也会来。小姐,我们得把握好第一次见面。”

魏沾衣品着酒,脸背对人多的地方,别人看不见她神态的漫不经心:“我办事,你们放心。”

过去两个月,她和苏凌以转校生的身份转入郁麒的学校,苏凌有意接近郁麒,成为郁麒的狐朋狗友之一,要不然这场同学聚会他俩还进不来。

俩人扎在角落等着郁清进场,郁麒宛如一只花蝴蝶似的到处招待同学,瞧见自己的好哥们和他的女神正在谈话,郁麒眼神一亮,走过去:“苏凌,你觉得这场舞会怎么样?”

苏凌放下酒杯,贵公子般优雅道:“玉石公馆美轮美奂,舞会灯光华丽,音乐十分优雅,我很喜欢。”

郁麒听着这话时是一直盯着魏沾衣发愣的,这位两个月前刚转来的美丽少女如今已经稳坐校花宝座,校内不少男生追求,不论富家子弟还是普通异性都对她趋之若鹜。

可她一直都不太爱说话,只和苏凌的关系稍微好一些,今天魏沾衣能来,郁麒还是很激动的,他虽然不喜欢魏沾衣,但在欣赏美女这方面,也同样不例外。

“魏同学呢,你觉得怎么样?”

魏沾衣看着这位气宇轩昂的同学,浅笑点头:“谢谢郁少爷招待,我也很喜欢。”

“那你们随意,我去前面看看。”

二人点头,等郁麒离开后,魏沾衣看一眼苏凌:“演技可以啊,完全看不出平时的小奶狗样子。”

苏凌十分受用,险些就要端不住贵公子范露出狗腿的笑,魏沾衣扫他一眼,他在关键时候刹住车,看似是在优雅的和她闲聊,实则语气怂怂:“小姐放心,我不会拖你后腿,这次的贵公子我会好好扮演的。”

“嗯。”

魏沾衣抬起香槟送到唇边,甘醇的酒在齿间转过一圈,她徒然听见身后郁麒高高地喊了一声:“三叔,你来啦!”

再然后,魏沾衣听见一道磁哑的声线。

“嗯。”

是郁清。

目标出现了。

魏沾衣把酒吞入腹中,手中高脚杯轻轻放在桌上,姑娘素白的手撩了一下头发,转身抬眼,视线与郁清不期而遇。

诚如魏沾衣所了解到的那般,郁三爷在辽城呼风唤雨,如果不是身体不好,或许早就是这一代登顶的男人。

关于他的传闻太多,或真或假,魏沾衣没有见过这个人,甚至连照片都没见过,起初她以为郁三爷是个中年孱弱病病歪歪可能很快就会咽气的有钱人。

然而……

面前的男人相貌清绝,戴一副无边框纯色细边眼镜,遮去几分眼中笑意,薄唇若有若无的勾着,漫不经心得优雅。

他坐在轮椅上,除却脸色有些苍白,身上几乎找不出任何一分快要嗝儿屁的感觉。

魏沾衣品出的只有他身上那有点病弱有点禁欲还有点斯文内敛的大帅比气质,放眼整个郁家,仿佛所有的优良基因全集中在郁清身上了,其他都是歪瓜裂枣,只有他得天独厚。

攻略对象颜值这么高,魏沾衣心里很满意。

她弯起唇,清纯度拿捏得十分恰当,乖巧的喊:“郁先生好。”

魏沾衣刻意改变了平时语速很快的说话方式,所以现在听起来会显得软糯温柔,甚至有些少女甜。

郁清表情没什么变化,眼神却不动声色落在魏沾衣身上。

很乖。

很清纯。

简简单单的蓝色连衣裙和长发,脸上甚至没有化妆,但可贵的是她那少不知事的纯良无辜眼神,他真是极少见到了。

郁清笑容浅:“你是郁麒的同学?”

他说话很温和,像长辈最平常的问候,但魏沾衣能感觉到这个男人锐利视线的打量。

“是。”她莞尔,杏眼也弯了起来。

郁清笑着点头,搭在轮椅上的修长手指倏然轻点了一下,他面容平淡温和,对她说:“去玩吧,开心些。”

魏沾衣当然不会急于这一时,礼貌颌首后便转身离开,还能感觉到男人愈渐深沉的目光一直粘在自己身上,让她这样的老江湖也如芒在背,有些不自在。

苏凌低声说:“小姐,郁三爷看起来对你不感兴趣,好像完全把你当孩子了。”

魏沾衣心底哂笑。

不感兴趣?她没有判断错的话,她应该是被盯上了才对。只一面,她就确定这男人是个难搞的,还是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

魏沾衣打起十二分精神,她可是零差评的私家侦探,不能完不成雇主交待的任务。

在玉石公馆舞会里溜达了几圈,魏沾衣在伺机寻找接近郁清的机会,被他盯上是一回事,但也不能守株待兔,得找机会留在他身边才能去查后面的事情。

苏凌一直被郁麒拉着喝酒,剩下的事得魏沾衣自己来,她锁定郁清的位置,他正浅笑着和几名中年成功人士谈话,修长苍白的手微晃着酒,在一堆中年人里,他实在生得风光霁月,俊逸得过份出尘了。

很快,中年男人们向他告别,郁清的保镖推着他轮椅走出舞会,去的方向似乎是人群较少的花园。

魏沾衣比他动作更快的离开。

花园里满是粉白相间的蔷薇,魏沾衣寻找着郁清的身影,大脑运转飞快,思考着如何来一个清新自然毫不做作的偶遇。

花园几乎没人,魏沾衣想装个被人撞到也绝无可能。

她瞄见了郁清,他的轮椅停在花园中央,保镖递上烟盒,他抽出一支,在保镖拢过来的火里微偏着头点燃,苍白的手指间星火明灭。

魏沾衣计上心头,装出一副焦急的模样四处张望,装个迷路再然后……

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魏沾衣瞥见郁清左侧花园的台阶,寻找最佳角度一脚踩空,确认自己以最柔弱可怜的模样摔倒在郁清脚边。

摔得扎实毫不作假,重要的是还得保持美感,魏沾衣深觉过去两个月的加急训练没有白费,郁清应该能感觉到她的诚意。

头顶忽然传来一声轻笑,磁哑。

魏沾衣微怔,心里翻白眼。

“这么不小心?”郁清声音传来,还是方才那样温和,很容易让人产生亲近之感,误以为他是个十分善良的人。

魏沾衣抬起头,双眸含水雾,迷茫地咬着唇,“郁先生,我好像迷路了……”

她由衷的觉得,真正的清纯佳人恐怕根本没自己这么假,也真是险些被自己的矫揉造作恶心吐,心里虽然嫌弃吐槽自己,然而表情却愈发无助可怜,懵懂得像个孩子。

郁清笑而不语看着她。

他没去扶,慢条斯理地把烟摁灭在轮椅扶手上,几秒后,苍白修长的手才伸出去。

魏沾衣看着这只手,听见他清润的嗓音:“手给我。”

魏沾衣犹豫着咬唇,犹豫着思索一会,总之一番矜持犹豫后,再犹豫的把手伸出去,握住了郁清的手。

他的手宽大,却格外冰冷,魏沾衣心里一惊,忍不住看他。

“疼?”他笑着问。

魏沾衣摇摇头,被他扶起来。

郁清打量着她,视线落在她膝盖处被擦红的地方,魏沾衣想把手抽出来,却纹丝不动。

郁清握得紧,指腹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她手背,眼镜下双眸微眯,笑得温柔,“我想知道。”

他声线是哑的:“你叫什么名字?”

延伸阅读

葵力加盟  http://www.51wangba.cn/s1a0.shtml
广州市葵力橡塑制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设计、研发、制造、销售一体化的功能性鼠标垫先吃螃蟹

庆军加盟  http://www.51wangba.cn/n9zx.shtml
庆军礼盒总部经销批发的礼品产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

欧普特加盟  http://www.51wangba.cn/ddps.shtml
云南四川重庆湖北净水器什么牌子好,净水器十大品牌排名,欧普特净水器招商代理加盟深圳市

龙腾加盟  http://www.51wangba.cn/dy36.shtml
龙腾节日用品加盟总店是一家从事各型彩灯、彩车、彩船、艺术景观、仿真恐龙(动物)的设计

长城加盟  http://www.51wangba.cn/pq3m.shtml
长城电磁炉总部经销批发的电饭煲、电磁炉、电压力锅、电脑锅、快速电水壶、电线销量节节高

源福工艺礼品加盟  http://www.51wangba.cn/p2u1.shtml
温州源福工艺礼品有限公司位于中国印刷、礼品城之称的龙港,公司成立于2000年,生产亚

锦瑟加盟  http://www.51wangba.cn/dmrr.shtml
锦瑟小饰品总部在专注于生产铜银饰品。主营类目:AAA锆石系列饰,仿真钻八心八箭系列饰

庭洁鞋底消毒器加盟  http://www.51wangba.cn/s1z4.shtml
庭洁鞋底消毒清洁器是深圳楚佳公司引进德国的技术生产的一种除鞋底、鞋帮尘泥、尘土及细菌

美丽加盟  http://www.51wangba.cn/bqp9.shtml
美丽加盟详情上海美丽灯饰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综合型照明企业,美丽

长丰太和加盟  http://www.51wangba.cn/dyjp.shtml
长丰太和机械是香港长丰太和科技有限公司指定的内地生产单位,是重点扶持的高科技企业,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靠做梦暴富之逛校园(5)

    像这种地方并不适合说什么拍戏的事情,只能叨叨自己小时候的哪些趣事,大多时候是邵柏在说,邵柏家是农村的,小时候追鸡撵狗,上山下河地有很多乐趣,一群小孩子玩一整天都不带想回家的。杨梓小一点的时候小王子似的,从小就端着,到不端着的时候已经是个黑历史了,不好启齿。高铭在一边吃着没说话,默默听他们说,他小时候

  • 剑气恩仇在线阅读第10节

    丁耀坐在赵奶奶的旁边,把精神集中起来,探响了赵奶奶的身体,果不其然,他发现赵奶奶身体内的神经元已经断开,但是并没有往一起延伸的趋势,停在那里没有一点动的迹象,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神经元像两条小蚯蚓一样往前延伸,而赵奶奶的却是完全断开,没有一点延伸的迹象,他估计可能是赵奶奶岁数大了,身体素质衰退所导致

  • 陛下重生养锦鲤在线阅读第1节

    一个趴在电脑面前的青年,缓缓的从沉睡中醒来。他抬起头来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完全不熟悉的电脑桌面前。即便是已经多次的确认了自己没有在做梦,而是在现实中,但是他依然有着一种在幻想中的感觉。叶晨,在不久之前还是一名在家普普通通做**直播的小主播,那一天他正在一个叫火焰的直播平台上直播着《炉石传说

  • 死后十亿年希尔XX假身份证XX天空竞技场(三)

    “好了。”说着侠客站了起来“对了,这个给你。”看了看他递过来的东西,“身份证?假的?”“你很希望这是假的?”“不是希望,难道你要我相信这是真的么。你忘了?我的身份证不长这个样。”“它就是真的。”“怎么可能!我不是你们这里人怎么可能有你们的身份证!不对!难道你把人家公务员给!”“就是这么一回事。”我汗

  • 十里仙途茶花漫在线阅读第三章

    “年份很足的中药?”王西平一愣。等等,他之前似乎听到一个声音说什么灵能科技的药力转移器?“医生,等下,或许我有!你一定要我等一下!”王西平匆匆跑向医院卫生间。惊疑不定的打开行李箱,随手抓出3株人参,这是厂里发给员工的福利。而随着视线注视。每一株人参上都浮现了一个淡蓝色的数字。一株是0.7,一株是1.

  • 江山纪 一代至尊在线阅读第4章

    宋宁县,刘府今天迎来了一件大喜事,那就是宋宁县的首富刘员外的唯一的一个儿子刘照今天成亲了。所以整个整个刘府都在忙出忙入的张灯结彩着……当晚刘员外更是大发善心的请了京城的戏班前来演了一出戏,放了半晚的烟火,所以整个宋宁县都在一股详和,欢乐的气氛之中。人说人生四喜之一的洞房花烛之夜却成了刘照痛苦了半生的

  • 剑尊穿越魔道祖师的捡孩子日常之超神之lol系统【1更】(1)

    华夏,魔都,2013年4月20日晚7点。天空中,飘散着星星点点的雪花。昏暗的房子中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还在闪烁着光芒。“啪啪啪啪!”少年面对着电脑的屏幕,右手疯狂敲击着笔记本自带的触摸鼠标。少年满头大汗,但是眼神和手都不会离开电脑半秒,右手食指每一次点落,电脑屏幕上都会有一只地鼠快速进洞。“打地鼠”目

  • 现代猫祭祀生活手册在线阅读第2节

    “呃……我需要……解释一下吗?”“不必了,只需要告诉我们具体的做法。”菲洛特道,他第一次正眼看了尚何一眼,像是在估量着什么一样,反正是让尚何背后发紧,吞了几口唾沫,赶紧低下了头。“那……咳,反正就是你们选一个地方,再选一个房子的样式就行了,我在这个**里放上去,应该会具现到现实中,应该是这样。”虽然

  • 星火燎城在线阅读第10章

    第二天,整个荒城都不平静了,所有的势力都前往皇室拍卖行的分会,因为皇室拍卖行属于皇室,在每个大城市都有分会!每个势力都陆续进入拍卖行,当尘夜走进拍卖行里,面对金碧辉煌的场所,他并没有多余的动作,而是径直走向一旁的小屋,上面写着三个字:鉴宝室。进去之前还从轮回天书中拿出一件掩盖气息的黑袍,披在身上,毕

  • 女配的神算前任在线阅读第2章

    第二章特殊弟子允和在八岁时,由自己的祖父送到了聚灵山。当时,他还是个懵懂的顽童,根本不清楚爷爷为何要送自己到这荒山野岭。只记得第一次见到师父时,对师父的印象并不好,觉得他是个凶巴巴的叔叔。然而,这个凶巴巴的叔叔对爷爷非常恭敬。打量自己时,严峻的目光中也曾透露出少许的温情。后来,爷爷陪允和在山上住了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