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美漫之召唤大魔王之可笑

作者:会飞是大西瓜 来源:飞卢小说网

江沅以为提醒了宋昱庭,他就会多加防范,却没想到她失算了。

翌日好些天不回家的常郁青回了家,满脸的春风得意,趁老爷子还没回,他用炫耀式的口气对常老太太说:“妈,咱的那块地卖出去了!”说着比了个数字。

老太太原本正在花庭泡茶,看到儿子比划的数字一惊,“真卖了?价还这么高!”

常郁青端起一杯香茗,上好的毛尖香气悠远,他撮嘴吹了吹,“呵,不卖高价对得起我跟老胡这半个月的辛苦吗?”

“老胡怎么辛苦了?”

“老胡这人精一听我说这地卖出去利润分他两成,就开始不停撩拨宋昱庭,一会说这地风水好,一会说好几个人也同时看中了,总之吹得奇货可居!接着还找了熟人来,冒充客户假装就要签合同!宋昱庭一见急了……见他急,我跟老胡就顺势坐地起价,结果这个数他竟答应了!”常郁青说着抖抖手上的文件夹,“哪,白纸黑字,合同都签了,百分之二十的定金也打来了。”

“定金打来了?”老太太看看合同数额喜上眉梢,片刻又皱眉道:“你瞒着你爸卖的吧,一会他知道了发火怎么办?”

常郁青满不在乎,“发火也得卖,合同签了不卖,得赔高价违约金的!”

他说着点了一根烟,袅袅烟雾中,那长年累月被烟熏过的牙齿像松黄的玉米粒,他轻蔑说道:“这宋昱庭不过尔尔嘛,老头子这么忌惮他,还不是被我玩得团团转?”

这边常郁青得意洋洋的笑,而那边宋昱庭也在笑。

同常郁青嘚瑟的笑不同,宋昱庭的笑容很淡,半仰着头眯眼看天边的云彩。办公室大幅落地玻璃窗外,云彩晚霞画卷般斑斓。

陈秘书送了杯咖啡进来,说:“宋总,已经按您的要求去办了,检测结果很快就出来。”

宋昱庭轻压下巴,慢条斯理喝了口咖啡,问:“签完合同后常郁青去了哪?”

“与您所猜一样,径直回家了。估计他现在拿着五亿的定金在家乐呵吧。”说到这陈秘书噗嗤一笑,“他自以为算计了我们,却万没想到他那心思咱早就识穿了。”

“可不是。”坐宋昱庭下方沙发的张副总接口:“他找人做笼子,将曾建过化工厂含有剧毒物的高危土地卖给我们,自以为疏通了相关部门,弄了个土地检验证明就能忽悠我们!呵,当咱是傻子呢!”

“他不是当我们傻,而是在挑衅!”陈秘书扯扯嘴角:“可惜他挑错人了,咱宋总是谁,这些年坑他的都被玩死了!”顿了顿,扭头问宋昱庭,“您觉得下一步他会做什么?”

宋昱庭摩挲着咖啡杯,“他要求一签合同就要定金,肯定是急着用钱。”

“他为什么急着要钱,常氏这些年虽不如过去,但也不至于缺钱。”

“当然是为了资金回笼。”宋昱庭慢悠悠晃晃手中咖啡,“资金回笼,才好拍那金桥那块地啊!”

陈秘书微怔,旋即道:“原来常郁青也想着那地!”

张副总颔首笑,“那块地的绝佳位置,这回被看好成新一任“地王”,常郁青这人向来心比天高,拍地肯定想拍最好的。可这地王价高啊,预估最低价就得近百亿,想要竞标,百分之二十的保证金就得二十亿。如今的常家,就算能一次性拿出保证金,要付全款也没那么容易,他急着要钱,无非是为了缓解资金压力。”

陈秘书想了想,踌躇道:“不管他对金桥那块地有什么想法。我担心的是,咱定金都给他了,难道真要买他的那块“剧毒地”吗?”

宋昱庭面色平静,口吻却有些冷,“你以为这是定金吗?”

秘书没听懂,“不是定金是什么?”

宋昱庭指尖摩挲着咖啡杯,淡淡一笑,“不,是高利贷。”

“高利贷?”

张副总道:“小陈,你还没看出宋总的意图啊?这常郁青明知地有重大问题还卖给我们,明显就是诈骗!照规定,合同诈骗定金可是双倍偿还!哼,他今儿高高兴兴收了咱五亿,过阵子就哭着还咱十亿吧!这不是圈内最高的高利贷吗!”

“那咱怎么证明他诈骗?”秘书想了会,一拍脑袋,“哦,明白了!难怪宋总前些日子跟那位师兄喝茶来着!原来是为了那检测报告!有报告就可以证明常郁青恶意诈骗了!”

张副总笑着点头,“他有关系,咱也有对策!一山还比一山高呢!”

两人说着敬佩地瞅了一眼宋昱庭,宋昱庭仍是淡淡的模样,“行了,都回去准备吧,不管这高利贷本息什么时候回来,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陈秘书语气仍有担忧,“可我还是担心……常郁青虽没什么头脑,但常氏在H市好些年了,家底深厚,而我们才从国外回来,人脉就不说了,资金撑死了也只有常氏一半,实力悬殊,情况对我们不利啊!”

宋昱庭神色不动,“实力悬殊,这场戏,才更精彩。”顿了顿,他反问道;“小陈,你觉得两军交战,什么最重要。”

虽然不懂BOSS为何突然发问,小陈还是如实回答,“兵力?粮草?”

宋昱庭摇头,吐出两个字,“统帅。”

张副总在旁笑道:“一个企业重要的不是眼前规模,而是核心领导力。常氏底子比我们深厚又怎样,统帅不行,就是最大的差距!不然他也不会才过招,就输了我们五亿!”

细想之下陈秘书深以为然,“的确是!”

“五亿算什么。”宋昱庭倚在窗口,轻抿了一下手中咖啡,他的目光落得远远地,仿佛穿越落日,抵达万丈之外的苍穹,他说:“这局棋,才刚刚落子。”

迎着西穹天辉煌的落日与瑰丽的云彩,他墨色瞳仁光芒流转,包容着天地的浩瀚无边,那棋局二字被他咬的很重,像一场筹谋已久的战争。

几位部下脸色随之一凛,只有陈秘书有点蒙,而宋昱庭已搁下咖啡杯,转身继续工作。

指尖敲击在电脑键盘上的咔哒声不缓不慢地传来,进入工作状态的宋昱庭神情专注、背脊笔直。这一刻身后两位下属看着他,再次不约而同生出一种感觉。

眼前的男人淡漠内敛,沉稳得像一片海,可这平静的海底,谁也无法估量,汪洋一旦爆发,将是怎样的石破天惊。

几位下属走了出去,陈秘书轻轻带上了门。

……

出门后,陈秘书在无人的走廊上问:“这事虽是常郁青挑起,可我觉得宋总也是有备而来呀!”

张副总张涛说是宋昱庭的下属,其实是过去的同学兼哥们,对宋昱庭的事大多都知情,他说:“常家跟宋总过去本就有些纠葛,如今常郁青还送上门往枪口撞,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哦,作死!”

陈秘书不及张涛资历老,对Boss的很多情况并不知晓,“刚才宋总说那什么计划,似乎酝酿很久了。”

张涛颔首,点了一根烟抽,“那当然,从我认识他起,他就开始准备了,这回常家不好说了。”

“宋总筹备这么久,究竟为什么?”

张涛徐徐张嘴,吐出一个烟圈,烟气袅袅中他高深一笑,压低了声音说了五个字。

“报夺妻之恨。”

自从知晓常郁青把地卖给了宋昱庭之后,连着几日江沅都没有睡好。

这天又是周六,培训课结束季薇送她出小区——自从知道李肃的事后,每次补课完毕季薇就非要送江沅出小区,确保她安全离开。

两人穿过小区蜿蜒的小路,季薇提起一件事,“下个月同学聚会你去不去?”

江沅摇头,“算了,我就不去吧。”

“怕尴尬啊?也是,那些八卦见了你肯定要问七问八,毕竟那年你的事太多了,闪电嫁给常郁青就不说了,被牛逼保研,最后却没读!换谁都不可思议。”

江沅拉拉她的衣袖,是个郑重的表情,“好了,薇薇,这些事别再提了。”

“我知道。”季薇应着声,终于还是心有不甘,落下一句叹息,“哎,你都是为了那宋昱庭!”

这名字让江沅有一霎的恍惚,旋即她问季薇,“你能不能打听到宋昱庭的联系方式?”

季薇怔了一下,“我怎么打听!人家现在可是上流社会顶级精英,我这小老百姓哪攀得起。”她好奇地挤眉弄眼,“你怎么突然要他的联系方式?难道是……”

江沅拿胳膊肘撞她一下,“别瞎想,我是有急事……”关于宋昱庭买了那块“毒土地”,她一时不知怎么解释,只能叹了一口气。

季薇看她是真急,收住了玩笑之意,“真急事啊?那我回去帮你问问……”她话没说完,眼神在左前方定住了。

十步之外,小区墙角下静静停着一辆车,优雅的哑黑,流畅的车型,精致的LOGO彰显着高昂的价值。季薇看了豪车就兴奋,“呀,又是这辆车!到底谁的呀!这种顶级豪车,起码要上千万,这半个月怎么老停在我们这种不入流的小区啊!等什么人吗?”

江沅顺着她的视线看了一眼,感觉这车有点面熟,似乎上次她来代课就在了,只是她未留意。她将目光往下移,就见车牌尾数326,她心下蓦地一跳。

而那边季薇已经屁颠屁颠跑到了车前,想跟豪车拍照合影,可还没举起手机,她表情僵住了。她慢慢将脸转向江沅,步伐一步步移了过来,说:“说曹操曹操到,你不需要找联系方式了,人就在这……”

江沅微愕,就见茶色的半透明车窗里映出一个熟悉的身影,背脊笔直,手搁在方向盘上,干净的白衬衣,指尖夹着一根袅袅的烟,而一旁烟灰缸已经堆了小小一叠烟头,似乎在这坐了好几个小时。

听到车外声响,他按了下车上某个按钮,就见车门缓缓开启,而他扭过头来,目光笔直地落在江沅身上。

季薇向江沅看了一眼,恍然大悟,“看来他守这里半个月,其实是想来找你,那你上车说吧。”又左右看了一圈,道:“我给你放哨。”

江沅有些犹豫,但想起这几天搁在心里的要事,她还是进了车厢。当她落在座位上以后,端坐的宋昱庭手一摆,车厢门啪地合上了,严严实实。

关了门窗的车像一个密室,相邻的男女谁都没看彼此,宋昱庭目视前方,面色一如既往深沉难测,而江沅瞧着窗外的树影,一言不发。

缄默的时间越来越久,空气渐渐绷紧起来,江沅终于有些不自在了,她敛住心神,想起那件要事,说:“那天我的话你没听见吗?别买那块地。”

宋昱庭仍然目视前方,声音无波无澜,“为什么不能买?”

“那地有问题。”——某夜她无意听到常郁青给老胡打电话,那块地的真相她全都了解了。担心他不相信事态的严重性,江沅加重语气补充道:“有大问题。”

宋昱庭终于转过脸来,他的目光深邃而犀利,像要将她洞穿,须臾他淡淡一笑,凑近了她,“我可以把常太太这句话理解为关心我吗?”

他靠的太近,近得她甚至闻得到他身上的气息,哪怕用了淡淡的古龙水掩盖,她让人嗅得出记忆里那少年最本质的气息,清爽,干净,像金丝楠木最天然淳朴的味道。

她将脸转过去,道:“我只是担心那块地会发生的危险罢了,你要盖学校做小区,会有很多人无辜受害。”

她没看镜子,也能知道自己现在说这话的模样,这些年她唱多了昆曲,练就一种深藏不露的本领,面上仿佛有种厚厚的油彩在伪装,有了这面具,哪怕自己内心滚烫如炙,她也能端出一副冷冷清清的模样。

许是这模样勾起了宋昱庭的回忆,他自嘲,“原来是我自作多情,常太太还是像当年一样,冷漠无情。”

她没有回话,指尖扣住了衣袖。

他却抓住了她的手腕,那一霎他平静的眼里似有巨浪泛起,有什么情绪撕裂开来。他褪去了那个充满嘲讽的“常太太”称呼,第一次清晰地唤她的名字,“江沅,是你可笑还是我可笑?你在乎毫不相干的人的性命,却对我的性命视若无睹,当年即便我为你自杀,你也看都不看。”

他将她的手腕却捏越紧,像是要恨不能捏碎她,摧毁她,又像是想捏碎了,揉进骨血里得到她。

他的声音还在继续,“我想问问你,你的心去哪了?嗯?当年那个在教堂跟我发誓要相守一生的心呢?”

江沅的手被宋昱庭掐成了红色,明明有痛意,仍是平静的模样,她拂开宋昱庭的手,“宋总,瓜田李下,以后你还是别来这了。”

她话落拿起包出了车门,宋昱庭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怔然,这一刻安静的车厢只听见他的呼吸,空气沉重得像要凝结。末了,宋昱庭将身子缓缓后移,头仰在真皮靠椅上,无声笑了笑,满满的自嘲。

夏末的风从巷子里吹来,巷子一侧开到茶蘼的月季被风吹过,摇摇晃晃落在地上。夕阳西下,晚霞渐靡,一地破碎的光影。

延伸阅读

宝优妮加盟  http://www.cizhuanjiameng.com/df9.shtml

国斯加盟  http://www.cizhuanjiameng.com/df3.shtml

古饮一方加盟  http://www.cizhuanjiameng.com/df2.shtml

桃府焖面加盟  http://www.cizhuanjiameng.com/dfz.shtml

美克运动装加盟  http://www.cizhuanjiameng.com/dfc.shtml

宥茶水果茶加盟  http://www.cizhuanjiameng.com/dfq.shtml

丽邦墙纸加盟  http://www.cizhuanjiameng.com/dfm.shtml

昭尚加盟  http://www.cizhuanjiameng.com/df8.shtml

霸味小串加盟  http://www.cizhuanjiameng.com/dfw.shtml

安博特电源设备加盟  http://www.cizhuanjiameng.com/dfk.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乱天罡在线阅读第二节

    最惨不过周日上班吧!出了校园,进了社会才知道学生时期才是金色年华。老师不会通知临时加课吧,老板会!总公司准备派个人直降公司最高管理层,这次紧急开会就是为了让这位爷熟悉公司事务,周一正式接管。要说空降兵这三年也不是没见过,只是像这样声势浩大,未见其人先听其八卦的倒是罕有耳闻。这不,小玲珑又开启了说书模

  • 面对面背靠背在线阅读第四章

    Q城位于W城的东南方向,由于这几年大雪的缘故,城市开始了萎缩,两城之间的直线距离也变得更大,由之前的两百公里变成了现在的三百。而因为雪橇速度的不同,大部队走了两天才到达Q城。而在这两天中,莫踏忧一直在思考和观察那块红色的石头是什么?他清楚的记得原本他的口袋里是没有任何东西的,只是在探进陨石之后,石头

  • 葬天传奇在线阅读第8节

    小溪边的石头上坐着一白衣男子,一动不动,仿佛已于周围融于一体。忽然,轻风拂面,树枝微动,一白须老者踏云而来,手中拂尘扫向男子,男子侧身躲过,依旧保持的刚才的姿势。老者顺势扫向男子坐的那块石头,刹那间石头已成粉末,男子却已在不远处的树梢上,坐姿已换成站姿。老者微微一笑,拂尘脱手而出,直击男子,男子左右

  • 我师兄太弱了臭乞丐

    “滚!”“臭乞丐,要是敢弄脏你赵大爷的衣裳,打不死你。”一衣着华丽,边角还绣着金丝边的肥胖男子大声的呵斥道。说着还不解气,还踢了一脚,随后扔了一个铜板给他才走掉。周围的行人也见怪不怪,似乎早已经习惯赵老二每天都来欺负小木头了。至于为什么叫他小木头,那是因为他从来都不吭声,至于为什么不是哑巴,那也是赵

  • 我家是交点在线阅读第6章

    十一月二十九日,黄一深苏醒后的第二天,半个城的人都走到街道悼念遇难者,其中包括政府的某位副市长,运输集团的一位经理,他们同车陪着吴文斌唯一直系亲属他的侄女十六岁的吴梅萤将其骨灰安置到烈士陵园,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沿途各级院校的师生打着“逝者安歇英雄走好”横幅和吴文斌一起被发现的尸体都被高温毁得面目全非

  • 前任和我一起重生第九章

    千手纲手记得万隐迦夜在千手族地里养过一只短毛斑花狗。在那只狗之前她一直都没有理解万隐迦夜对她所说的‘我记得你,但是我不认识你’那句话的意思。她听说那只斑花狗的祖先是她的二爷爷千手扉间从外边抱回来的小土狗,这小狗没有任何能成为忍犬的资质,这小土狗被万隐迦夜从第一代养到后边第五六代,代代相传一直都好好的

  • [综英美]无法逾越的颜值bug第六章在线阅读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这首《侠客行》是林枫前世最喜欢的诗之一,在这个世界上还未出现过!面对着众人的围攻,林枫神色淡然,一边吟诵,一边杀戮,犹如闲庭信一步一般,他每走一步,一剑斩出,宛如闪电破空,却又转瞬即逝。此时林枫的上

  • 忘川星河之午饭时间

    张佩凰走上讲台,拍了拍那个还在痴迷研究线条的人,决定先和他套套近乎,“卓胜辉,你好像很喜欢那个地理老师?”本来卓胜辉是不准备搭理这人的,连头都没有回,但是一听到她说的东西,别说头了,就连身体都一并转了过来,速度之快,把张佩凰都吓了一跳。“没错,他是一个很优秀的人。最近虽然画的大幅比较少,但无一不是精

  • 大道界域第九章在线阅读

    “南郡起兵,直逼皇城。”辛天弃的眼神带着一丝杀意,说道,“我带红卫军先在南部打开缺口,傲凤奇从北部长驱直入。至于东部和南部,东部有三支队伍,倘若傲凤奇北下,秦庸必然调动东部的兵力去抗衡,而裴兆磊就能发挥大作用给他来个中心开花。倒是西部三郡有些麻烦,不过也仅仅是麻烦罢了。”“计划倒是周详。”独孤曦点了

  • 狐妖:从神火山庄开始称霸在线阅读第3章

    他再次用指纹按了半天,防盗措施完好的铁门一点都没动,看来房东已经把房子信息格式化了。陶大暑现在第一要务是攒学费,肯定不会为了睡上四个小时安稳觉,花一堆闲钱再租一个月,难不成真要露天住?他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思考着,过了会儿,他感到墙角跟那有人晃动,细小的脚步声在陶大暑耳里如同打雷的轰隆声,他不太习惯地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