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绝地求生:我是传奇在线阅读今日阳光好

作者:涵居 来源:飞卢小说网

“咣!”

一声巨响落在桌案上,把正埋在臂弯中沉迷梦乡的红衣女子惊的猛地一抖。她猛然见了光,眯着双眸,额头上的碎发正挂在眼角。

她揉了揉双眸,伸起纤细的手臂,抻了个懒腰,看清面前的人才长叹了一声,“永娘!你做什么呀!”

面前几乎与人同高的书卷让小枫看一眼便脑仁疼,她只当没看见,将自己整个人都藏在书籍后面,只听永娘为难道,“殿下说了,要奴婢看着娘娘,每日看两个时辰的书。”

“两个时辰?!!”小枫不住大吼。莫要说两个时辰,就是半个时辰,她都会受不住!中原书籍的字她本就认不全,看那这个密密麻麻的小字,比让她绣花还难!

她撇头望了眼外面的天色,晚霞都要散去,太阳与皎月一同挂在天上,不过多时,天色就要黑下来了。小枫呜咽一声,趴在桌案上,扁着嘴抬起自己双眼,可怜兮兮,“永娘——天色已晚了——”

言外之意,天色已晚,该到休息的时间了。

永娘也无奈,那头太子殿下吩咐着,这头太子妃又为难着,她心疼太子妃又觉太子殿下有理,她也不晓得该如何是好了!

“永娘——”小枫的话音拖的极长,像爬过的山转了多少个弯,让永娘差点心软就将书卷收起来。

“永娘。”利落又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小枫,一身华服的李承鄞从玄幻处走进来,负手站在小枫面前,轻声道,“你先下去吧。”

“是。”永娘看了眼小枫,她也救不了她了。

直到永娘退出去,李承鄞的眼神才落到坐在桌案前睁着眼瞧自己的小枫。他原本绷着张脸,想挫挫小枫的锐气,可见了她的眼神,便绷不住笑,垂头“噗嗤”一声,用宽大的衣袖将自己口鼻遮起来。

小枫见他嘲笑自己,拍拍桌案,“李承鄞!”

落下宽大衣袖后,李承鄞的面容还是带着笑意的,他甩甩衣袖坐在小枫对面的蒲团上,同她一个动作,双臂杵在桌案上,“嗯?”

“天色这么晚,你怎不早些让我看书?”小枫扁着嘴。

不提这个倒也罢,提这个李承鄞便占理要说一说了,他颠颠衣袖露出手来,两个手指点着桌沿,极认真的同她细数,“你巳时晨起,只打扮梳妆便花了半个时辰,然后你出门同尚将军家的小姐逛街,午时在流云巷用过膳才回来,未时你出去与永宁她们打马球,申时又约了几个王公家的夫人喝茶,到半个时辰前你才回来,还没等我自己用了膳,你说你不晚上看书,还等何时?”

小枫听的傻了眼,她今日做了什么自己尚记不清,李承鄞居然全都知道!“你怎么这么清楚……”这都不重要,她话锋一转,灵机一动,“这就是你不对了,你明知我要读书,怎不唤我回来?”

李承鄞不知该说什么了,“我让阿照去唤过你三次,皆被你遣了回来!”

是吗?小枫想了想,她不记得了,或许是玩的太尽兴,忘记曾经见过裴照了。

小枫许是觉得靠时间不能拖过去,便只好靠自己了!她揉了揉自己的双眸,扁着嘴,“哎呦……我这眼睛,怎么……怎么有些不舒服了?”

李承鄞这次可不上当了,他总是上小枫的当,也乐得自在。可这小枫睁眼说瞎话,方才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还好得很,怎么就这么一会,就如此不适了?

小枫顺着手指缝,偷偷瞧了他一眼,见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便继续揉眼睛,嘴里嘟嘟囔囔的说个不停。

李承鄞将她的小动作都看在眼里,只觉得自己的夫人可真是可爱,就是顽皮了些。自己还不是为了她好?过几日女子学宴上她说不出话来,岂不让旁人笑话?再说,看书真有那么费劲?

“唉……”李承鄞忍着笑意,将她的手轻轻的拿开,凑近她的脸,“我看看。”

“你看!”小枫探着头,眯着眼,演技拙劣的很。

李承鄞捧着她的下颚,“闭眼我看看?”

小枫闭上眼,又探了探自己的头。李承鄞看她一瞬,捧着她脸颊,轻轻落唇上去点在她眼角,让小枫轻轻一抖,急忙缩回自己的脑袋,睁眼看他,怔的出神。

李承鄞奸计得逞,满足的问,“还痛吗?”

小枫脑中一片空白,摇摇头,复又垂下头去抿嘴害羞。

自己是不是又被这混蛋给轻薄了?不行,都成亲了,算不上轻薄了……李承鄞这个混蛋,就知道占自己便宜!

李承鄞顿觉心情大好,他觉得真奇怪,无论这一日朝政多繁忙,心里憋多大的气,只要一见到小枫,便全都好了!

“来……”他边说边站起来,绕过半个桌案,又坐在小枫身边的蒲团上,随意拿了一本书卷,一手在小枫身侧,一手绕过她的身后搁在她身体另一侧,两个手扯着书在她面前,“说好了同你一起看。看过后你得陪我吃宵夜!”

李承鄞好似撒娇一般,整个人都环抱住她的身体,小枫偏头看他,他又道,“看呀!”

小枫皱眉,几乎崩溃的冲他喊,“不认字!怎么看啊!”

“我给你读!仔细听着!读过考你!”李承鄞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悠悠诵读声,沉稳又富有磁性,谁还会在意他读的是什么?只欣赏他的声音了!

小枫不过沉迷了片刻,便反应过来!李承鄞有病吧!读过还要考?他就读一遍,谁能记得住?小枫脑仁都大了,只觉得脑海里嗡嗡声音响个不听,好似有歌谣在催眠她,让她抬不起眼皮来。

“唔……”她张着口,歪着头,口水险些没流出来,李承鄞在她的头就要撞在桌案上时,及时的用手把她的头固定住,衣袖上沾了些她嘴角不知名的湿润。

“我的天……”李承鄞见她那样子,长叹一口气,把手中的书卷放下,拍拍她的头,“先别睡,同我去吃宵夜!”

小枫倦的眼都睁不开,在外头游荡了一日,又听了些“天书”,不困才怪呢!她一手打掉李承鄞的手,“吃什么吃!你是猪吧李承鄞!”

嘿!她倒是吃了不少,可自己还没用晚膳呢!李承鄞扶着她,栽栽歪歪站起来,让她靠在自己身上,“要么陪我用膳,要么在这儿读书。”

他既然扶她起身,又怎会再丢她在这读那枯燥无味的书卷?果然,小枫听了他的话瞬间如同从头顶淋了一桶凉水,她晃晃已经迷糊了的脑袋,揪住李承鄞的脸,十分认真,“走!吃宵夜去!”

李承鄞又“噗嗤”一声笑出来,扶着她,“走走走!”

用过膳后,李承鄞和小枫在廊檐下漫步,消消吃进去的夜宵。

小枫是彻底不困了,她方才在陪同李承鄞用膳之时,觉得香气实在太过诱人,登时就不管是否用过晚膳,甩开衣袖同李承鄞一起吃起来了。到最后,她比李承鄞吃的还要饱,撑得衣带下的腹部似乎都鼓起来。

李承鄞拉着她,硬要待她出去走走,否则吃的太撑对身体不好。

“你今日都看什么了?”李承鄞哪壶不开提哪壶。小枫白了他一眼,继续朝前走不理会。

“你同我讲一讲啊,否则过几日怎么同宫中女眷们讲?”李承鄞又道,他就知道方才他在诵读的时候小枫一句也没听进去,此刻词穷了吧?一句话也说不上来!李承鄞心中取笑,但不知怎的,竟然笑出了声!

小枫突然驻足,回首恶狠狠的瞪着他,“你笑什么!”

李承鄞看着小枫,总觉得她像什么,想了许久,才想起来,她同花园中水坛里那两条金鱼十分相似,都是鼓鼓的。

“你笑什么啊!李承鄞!”小枫急的直跺脚,冲过来抓住他的衣领。

李承鄞只顾猫腰笑,笑的几乎不能自已,他越瞧小枫那模样,越觉得好笑。小枫抓着他衣领,用力往上提,也没能把李承鄞挪动分毫,反而她的身体随着李承鄞笑的动作而站不稳。

花香在整个庭院中蔓延,微风吹动小枫额头上的发丝,她瞪着李承鄞的双眸在皎月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明亮动人。李承鄞环住她的腰,手上开始放肆的在她背上游走。

小枫自然有察觉到了李承鄞这个混蛋的动作,便急忙松开了自己的双手,后退一步,神情略有不自在的转过身去兀自朝前走,“今夜的月光可真是美啊……”

怎么不大对?

李承鄞负手皱眉,他看着她的背影,又瞧了瞧她缓缓游走到她自己身后的双手,不知那手在宽大的衣袖中做什么,摆弄了许久,才放下。

莫非 ……

李承鄞一个健步冲上前去,拉着小枫的手就往屋里走。

“你干嘛呀!李承鄞!你放开我!”

李承鄞不听,力气使得大,可又怕他动作太大伤了小枫,于是在柔与重之间,选择了一个最恰当的力度,将小枫拉进屋中,他看都没看,抬起腿轻轻一带,门便应声关上。

直到榻前,李承鄞才松开了小枫的手。

“你快说,你背上怎么了?”

“我背上能怎么?”小枫的气势明显弱了下来,再也没有没理说理的那种能耐,虽然是狡辩,反而垂下头双手搅在一起。

李承鄞轻笑一声,便猜出分毫,“我想,你是同永宁她们打马球时伤到了吧?”

小枫咬着唇,也不言语,李承鄞便知十有八九是这样。

“再让我猜猜,你平日里受点伤就来找我骂人,今日不来找我抱怨,应当是永宁伤到的吧?”

看小枫的反应,他便知道自己又猜对了,可还没等到小枫的回答,李承鄞有些担心着急,“你说话呀!”

“你都说完了还让我说什么!”小枫泄气一般的坐在床榻边。

“这永宁……”李承鄞背过身去狠狠甩了甩衣袖,“明日我罚她抄书!”

这是把怒气都怪罪在永宁身上了?小枫这般正义,委实不乐意了,站起来道,“李承鄞,你是不是有病!永宁打马球也不知道会打到我身上,她又不是故意的,你罚她作甚!”

李承鄞这是典型的有了媳妇忘了妹妹,宁永知道都得气死。

他转过身,也不再同她置气,拿出伤药来同她柔声道,“快将衣裳脱下来,我给你上药。”

小枫一定没上药,因为她不敢告诉永娘和阿渡,这二人也串通一气的将所有事告诉李承鄞,因此李承鄞十分肯定。

小枫忙摇头,双臂护住自己,“不行!”

“呦?”李承鄞一手拿着伤药,一手插着腰,玩味般看着她,“还害羞了?我们都已经猪跑了……”

“你别说了!”

李承鄞不罢休,“你若不自己脱,我可就扒了啊!”

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扒小枫的衣裳,小枫能让他几夜进不了承恩殿。他不过是说说,可这说说,反倒对她极其惯用。

小枫偷偷的拉上帷幔,自己躲在后头,将衣裳褪了去,只剩一件诃子,缓缓爬在床榻上,后腰上那块圆弧的青紫让李承鄞心疼的不得了。

其实没什么,西州女子什么伤没受过?这些不过小之又小,她自己都不在意,只是在李承鄞看来特别严重。

他坐在床榻边,替她上药,绷紧了面容一句话没说。

这屋内静谧的让小枫心中忐忑,她转过头,看了眼李承鄞,纠结了许久,才开口道,“你别生气了……”

“我没生气。”

李承鄞还是没笑。小枫撇撇嘴,哼,阴晴不定的男人!

“那你笑一个,你方才还笑的像个冬瓜呢!”小枫道。

冬瓜?她想什么呢?李承鄞真是搞不清楚小枫的想法,竟然把自己看做冬瓜?自己这模样,像冬瓜吗?他觉得自己完了,因为小枫一句话,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容貌了。

小枫伸出一只手去拉扯他的衣袖,一副恳求的模样,“你明日别为难永宁。”

李承鄞心笑,这傻子,他可能因为这件事真去罚永宁抄书吗?他忍住笑容,清了清喉咙,许久,才开口,“看本太子心情吧。”

伤药涂抹好了,李承鄞又私心多揉了一会,才拿开自己的手,还没等他离开,便察觉衣袖又被人扯住,他垂头,又见小枫一副知错了的模样,“那你笑一个?”

幽暗的灯光下,映衬的整个承恩殿都是朦胧又神秘的,他瞧着眼下的人,这身姿,这眸色,这……这何人能把持得住啊?

李承鄞将伤药随手甩在桌案上,垂头低笑一声,一把扯下碍事的帷幔,又露出了那副要吃人的模样,将小枫连同自己整个包裹在被褥之中。

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翌日裴照将军等着看李承鄞笑话,一见到他的太子殿下,便问道,“听说昨夜太子殿下陪同太子妃念书了?”他言外之意,怎么样?就太子妃那悟性,把你折磨疯了吧?

李承鄞耸耸肩膀,又开开手臂,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唉!昨夜睡得好啊!裴将军,等你何时娶了夫人,便知道这‘好’有多妙了,嗯?”

李承鄞拍拍他胸口,挑着眉阔步朝前,今日心情舒畅的很啊!

延伸阅读

窗帘梦工场窗帘加盟  http://www.lpjmw.com/pb0.shtml

元始自助纸上烧烤加盟  http://www.lpjmw.com/pbf.shtml

蟹叁寶蟹黄拌面加盟  http://www.lpjmw.com/pbt.shtml

祥鸿德加盟  http://www.lpjmw.com/pb9.shtml

尚雅汇布艺加盟  http://www.lpjmw.com/pb3.shtml

求学宝志愿卡加盟  http://www.lpjmw.com/pb2.shtml

冉冉加盟  http://www.lpjmw.com/pbz.shtml

中野加盟  http://www.lpjmw.com/pbc.shtml

今生宝贝游泳馆加盟  http://www.lpjmw.com/pbq.shtml

一毅加盟  http://www.lpjmw.com/pbm.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服第一刺客[全息] [参赛作品]第8章在线阅读

    夜十三皱着眉头,被他这恶劣卑贱的话激起了怒火,抬手就是一颗金色火焰射出。“像你这等生物就不应该存在,在我的烈火下烧为灰烬吧!”夜十三吟唱咒语,召唤十道天火落下,可却只击中了一人,其他九人不是慢了一步,就是快了一步,恰好躲过了天火的攻击。三本一夫差点被天火击中,心有余悸的大声道:“众人小心,这女人的攻

  • 红楼之嗣子第9章在线阅读

    在发布会正式开始前,明明往常不用上课非一觉睡到大中午的很多薄以媃成为植物人以前的旧识们,就已经在兴奋地等待了。他们的聊天群里信息刷得很快。【可算能见到她长啥样了,我翻出以前幼儿园的照片,发现她还挺玉雪可爱的,应该蛮美的吧】【那可不一定,我去疗养院过几次,都没见着人,据说外出也是包裹得严严实实,估计毁

  • 陛下,万万不可之布拉格之春(2)(8)

    他果然点了很多,满满的一大桌的各式烤猪肉,然后还有还有各种味道和品牌的啤酒。紫苏笑了:“说你像没见过世面的傻游客一点也不冤,你不会是把菜单上所有的烤猪肉都点了一遍吧”商陆随手倒了一杯啤酒,朝紫苏举杯:“人生就像这满桌的啤酒,天知道会是什么味道,敬人生!”紫苏举瓶:“敬这该死的人生”,然后直接给自己灌

  • 元末争雄:太平天下同在线阅读第一节

    深邃无垠的星空中,蔚蓝色的星球外,一艘宇宙飞艇停在了离它上万公里的地方。“郁离,你真的决定离开天域,不容更改了吗?”宇宙飞艇上,一位容姿绝丽,身形妖娆的女子抱着一个青年男子的腰,将脸紧紧地贴在他的背上,有些失神地问道。青年男子站在宇宙飞艇的操作平台前,望着透视窗外那蔚蓝色的星球,神色带有一种静谧的感

  • 彀中情系列之一异世情缘之序章(1)

    “来来来,同学们啊,今天呢,是我们学校去旅游的日子,请各位同学做好准备,不要遗忘贵重物品!”在我们学校的操场上,一个满嘴胡渣的中年大汉正在那里叽里呱啦地说着无聊的规则,令许多同学都悄悄离开了操场,这其中自然就包括了我。至于这个学校,怎么说呢,是凌海市第一中学,是这个凌海市的重点高中,虽然这个学校呢,

  • 摄政王他不想上朝在线阅读第二章

    师徒边走边说,远远见着皇上的明黄色车驾就住了口,一溜小跑步过去向杨淑妃呈上花枝。淑妃早板下脸来道:“折几朵花就去了小半天,你这差当的到清闲!”姚有德赶紧赔小心,把‘该死、恕罪’等话说了几遍,一旁的景帝已经接过,笑道:“好鲜亮的颜色,爱妃簪上一朵给朕看看。”杨妃小字冰纨,是当朝宰相的千金,今年才十九岁

  • 并肩(凯源)第10章在线阅读

    七年后,凝山国中。下课铃声响起,一上午的课业宣告结束,教室中的学生们走了个七七八八,寻找着合适的地方解决自己的午餐。拒霜从睡眠状态中清醒过来,扭头看过去时教室中已不再剩几个人影,而一旁的轰焦冻仍旧抱着书本写写划划。第一次见面时轰焦冻还是个小小的团子,半红半白的样子像一只剥开的荔枝,看上去好吃极了。如

  • 曜日易骨封天在线阅读第八章

    欧庆言一直没有对这个缺乏父母陪伴的家庭有任何不满,直到看到了赵依然的父母,对她无微不至的关心。虽然很多青春期中二病少男嫌弃父母的关心和唠叨,但欧庆言却无比渴望这样的烟火气息。七月一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的12点,香港回归了!从此中国在香港成立特别行政区,开始对香港岛、界限街以南的九龙半岛、

  • 我替他的白月光复活了在线阅读第三节

    司命千算万算,唯独错算了自己!他自诩写过千万命格,自诩聪明一世,却还是被月老这小子三言两语给拉到凡间来了。真是人生一大败笔!作为一个有着崇高梦想,心怀天上人间的优秀神仙,他的神仙履历上怎么能留下如此污点?可,可,可……可他只是司命呀,哪能动摇玉帝的决心?是以,司命也只能任命。司命把眼珠子转着圈的瞪着

  • 灵宠攻略之媚骨萌心在线阅读第六章

    次日清晨,翠浓来到傅红雪屋里,递给他一把刀。傅红雪接过,道:“我们走吧。”二人正欲出门,小二焦急地跑进来,道:“不好了不好了,翠浓姑娘。外面有个客人,点名要你作陪。”“你去告诉他,我今天有事,请他找别人吧。”“可是,可是,求你了,姑娘,你还是出去看看吧。”翠浓来到大厅,望见中央的台阶上站了一个人。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