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非分之想寿宴风波(十更,求收藏鲜花评价票)

作者:子初酒 来源:晋江文学城

老太太回到家后,特意把儿子叫了过来,把罗维的话原封不动的叮嘱了一番。

他儿子虽然不以为然,但也不敢违逆老太太的话:“您放心吧,就明天一天的话,怎么都能对付过去。”

老太太这才点了点头。

当天晚上让一家人稍感放心的事,老太太的孙女没有梦游。

第二天一早,所有人都起的很早,全神戒备,这一天不止是老太太孙女的生日,也是老头的70大寿。

说来也巧,爷孙俩的生日居然是同一天。

老太太的儿媳妇凤儿和她的儿子一大早就开始准备各种吃的,东西都是昨天买好的。

一家人忙忙碌碌,老太太也一直观察着孙女的反应,却发现孙女比前几天正常多了。

老太太心里更有谱了,心想这是那水鬼憋着坏呢。

很快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一桌子丰盛的菜,还有蛋糕,摆的满满腾腾的。

一家人围坐在桌子前,按照往年的习惯,孙女要给爷爷端一碗长寿面。

今年自然也不例外,孙女从自己妈手里接过来长寿面,来到爷爷面前。

刚要递过去,却感觉自己的手肘被什么东西猛的推了一下。

顿时那碗冒着热气的长寿面全盖在了老爷子脸上。

“哎呦!”这一下可把老爷子烫的够呛,好在年纪大了,皮厚。

孙女顿时不知所措,在原地不知该如何言语。

“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能把面往爷爷脸上泼呢?我不活了。”

说着就要往外跑。

却被老太太一把攥住了手腕:“没事,这是好事,你爷爷皮厚,禁烫。”

她清楚,这是那水鬼在作祟,按照平日里自己孙女的性格,怎么也不会如此轻易地寻死觅活。

老头子也反应了过来,把脸上的面抹掉。

“对,没啥事,你这孩子净瞎想。”

凤儿也跟着安慰道:“对啊,谁还没个失手的时候?这就要寻死觅活?不至于。”

老太太的儿子也跟着劝。

众人好说歹说才把她劝了下来。

不过她却坚持要给爷爷倒茶赔罪。

老爷子脸皮子直抽抽,想起昨天罗维的话,他总有种不详的预感。

好在他儿媳妇吸取了教训,这次用的是温白开泡的茶,就算再泼了,也烫不到人。

不过老爷子还是不放心,指了指桌子:“你把它放那,我自己拿就成。”

孙女也不强求,把手中的瓷杯就要放在桌子上。

她是两手捧着杯子,左手刚挪开,右手突然不受控制,五指一扣。

“啪!”的一声。

茶杯里的水又泼了老爷子一脸。

老爷子抹了抹脸,心想好在这次的水不热。

但孙女这下更受不了了

“我这是怎么了?我真是该死,我不活了。”

她说着就要往外跑,老太太再次去抓,却发现不对,以往自己这个孙女的力气是很小的。

此时竟然比一个壮年男人还要有力,瞬间挣脱了她的手。

“拦住她。”老太太急忙喊道。

他儿子立刻跑了过去一把抓住了正在开门的女儿,也发现情况不对,自己居然有些抓不住她。

“快来帮忙,她力气太大了。”

老太太和她的儿媳妇这才围了过去,几人这才把老太太的孙女拉住。

一群人又是好说歹说,一通劝。

水鬼或许是见时机不对,倒也不挣扎了。

老太太的儿子擦了擦一脑门子的汗,此时他才对老太太之前的话信了九成。

一场寿宴加上生日,有惊无险地过去了,众人也都松了口气。

很快就到了晚上,众人又想起罗维的吩咐。

“建国,夜里你和凤儿就守着莉莉吧。”

老太太吩咐道。

“知道了妈,您二老放心睡吧,有我们呢。”

建国保证道。

莉莉吃完晚饭之后,一反常态的倒头就睡,建国和凤儿也都来到她的房间里。

凤儿睡在床上,搂着女儿,建国干脆从他们房间拿来被褥打起了地铺。

两人看着女儿安静的睡着,也都放心了不少。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也忍不住困意,纷纷睡着了。

大概十点半的样子,莉莉突然睁开双眼,只是那双眼哪还有人眼的模样,惨白无比,看上去特别渗人。

她腾楞一下就坐了起来,然后起身就直奔门口而去。

“快拦住她。”被吵醒的凤儿急忙叫醒建国。

建国也一直没敢睡得太死,听到老婆的呼喊,一个起身,直接抱住了女儿的双腿。

凤儿有了白天的经验,知道建国一个人未必拦得住她,急忙上去抱住女儿的腰。

莉莉转过头来,一双眼珠子顿时把凤儿吓得惊骇欲绝,建国趴在地上倒是没看到。

不过凤儿知道自己不能放手,尽管害怕,仍然死死地抱着女儿的腰。

延伸阅读

养生圆食品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r4.shtml

濠乾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rj.shtml

炸鸡来了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r7.shtml

百参福海珍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r1.shtml

酱父酒业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rh.shtml

菲斯客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re.shtml

现磨世家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rl.shtml

邦途美容策划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ri.shtml

米酷儿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r5.shtml

开星家电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rr.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名字叫毛利小五郎第八章在线阅读

    “小子,镖用光了吧?该我们收拾你了。”程咬银露出歹毒的笑容。“有本事,接我这拳。”韩严使出全力朝程氏兄弟冲去。“来啊!”程咬银跟程咬铜摆好合击技,正打算迎接这一击,眼看正要产生碰撞!可一溜烟,韩严飞快地从他们身后跑开了。“诶?大哥,我们好像中计了。”程氏兄弟还在摆着pose。“快追啊!”程咬银停止了

  • 好巧,你也来相亲?夺命红字8

    这件事说起来很奇妙。就在狄野在包厢里拒收银行卡的那一晚,他正在市中心的高层公寓里看夜景。公寓在15楼,从落地窗往下看,整个燕城的夜景尽收眼底,他为狄野的拒绝而感到苦恼,怀揣心事迟迟无法入睡,他知道狄野的作息时间,于是在凌晨三点钟给他打了一通电话,把价码加到了两千万。狄野在电话里略带抱怨的说道:“为什

  • 星际海盗系统在线阅读第五章

    她在黑暗中,点燃一支蜡烛。烛火摇曳,她在那一星光亮的映照下,看着梳妆镜中的自己。她已经渐渐老去了。哪怕世人只能看见她明丽的面孔,认为她美丽一如既往,可是岁月对美人如斯无情,又有谁能说得清。她知晓自己身体每一寸都在衰老。白发,细纹,渐失光泽的脸庞。曦光,长廊,燃烧的蜡烛,滴落的烛泪,仿佛听见尖锐的叫喊

  • 德智体美方一凡第八章在线阅读

    第8章上次送他们回来的那个警花小姐姐的联系方式她还保留着。警花小姐姐来的极快。她叫水秀云,虽然名字柔柔弱弱的,可实力却是一点都不弱。她是A级天赋的超凡者。她天赋上等,要不是因为过于正直,又不愿意向人妥协,也不会沦落到在这个偏远的地方。接到通讯,她已经是怒极,她没有想到那对夫妻竟然是不要脸到这种程度,

  • 天源令在线阅读胎穿1965!

    连歆没想到自己一觉醒来,竟缩小了无数倍,穿成了新生婴儿。这里似乎是产房,隔壁还能听到妇人撕心裂肺的喊叫。“啊,我不生了,好痛,真的好痛啊!”作为新出生的婴儿,被安置在一个小房间里。她的旁边还有很多嗷嗷待哺的小娃娃。从护士的只言片语里,连歆知道,她穿越了。还该死的胎穿到了动荡贫苦的1965年夏天!这够

  • 大秦之万界军团降临在线阅读第三章

    我正听的欢笑,身边另一个光头大叔突然递给我一张餐巾纸,一脸猥琐对我道:“萌萌,瞧你哭的,快擦擦眼泪。”眼泪?我笑的更欢了,对那光头道:“大叔,拜托搭讪也找个好点的借口,没见我笑的肚子都快抽筋了?”那光头听我说完,脸都绿了,两只小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的脸,问我是不是在跟他开玩笑。“你的妆都哭花了,你自己

  • 我的恋爱专家第四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一早,池早早被闹钟吵醒,飞快的翻身下床去浴室洗漱。一想到今天过了就可以拿到五千块钱,她就浑身跟打了鸡血一样,热血沸腾!“小宝,妈咪出门啦,午饭和晚饭你就自己解决吧!不要让妈咪担心哦!”池早早走到床边猛地在池小宝的脸上“啵”了一口,肉团团的小脸触感甚好。池小宝嫌弃的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吐槽道,“应

  • 我,吕子乔!在线阅读第4章

    公元2013年,初秋,XX跆拳道社。“芊琳,晚上道社举行聚餐,你去吗?”更衣室里,刚换好便服的同事阿雅对着芊琳所在的浴室喊道。浴室里冒着白烟,芊琳在花洒下淋浴,嫩滑的肌肤在烟雾底下显得更加的撩人。“不去了,”关掉热水,拿起毛巾擦拭着长长的秀发,“我下午还得兼职。”早就猜到是这么的回答,阿雅和另一个女

  • 梦回六道轮回之重 逢(3)

    澜汐料想牧少没那么快到楼下,就放慢收拾的动作,换上舒适的运动鞋,直到被凌妍一路拽下楼,才发现牧少已经在一楼等着了,正跟前台的冰冰热聊着。销售部不用值晚班的几位美女正好结伴下班,从前台跟大家打着招呼叽叽咋咋的走出门口。牧瑞渊看了一眼澜汐的脚下,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澜汐,你的风格一向独特。”凌妍用眼神示

  • 苍月传奇之第五章(5)

    “你说他们家是不是还有金木水火?”鑫森淼焱垚,能认识这么多字,唐木很佩服自己呢。“说不准呢。”乔楚生早就派人去查了,就白幼宁跑去跟人合租的现状,他不查都不行。“你去哪啊?”乔楚生问站在门口的唐木,他在家唐木居然还会出门?“给幼宁做饭啊,这年头,挣钱不易啊。”唐木假模假样的感慨一句,乔楚生捏住了她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