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四方城事第六章

作者:非叶非也 来源:晋江文学城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才回到D市。

卫君宁一下飞机就直接到医院去看卫城宽,李方伟本来想陪她一起到医院,被她拒绝了。

她还没有告诉卫城宽自己已经结婚,她不知道他昏睡中会不会听到她的话,她不想他生着病还为她操心。

卫城宽躺在病床上,和她离开前几乎没什么区别。

他已经在这里躺了八年,卫君宁不知道他还会躺多久,她最害怕自己会走在他之前,那时候就再也没人照顾他。

“爸爸,我回来了,你是不是很想我?”

卫君宁打了盆温水帮卫城宽擦身,低着头神色温柔,嘴角带着细微的笑意,“我之前和你说我去旅行,C国真漂亮,到处都是水,空气特别好,等你醒来我一定要带你去看看。”

卫城宽脸上的皱纹深如刀刻,脸色是常年病弱不见日光的苍白,卫君宁拉开窗帘让阳光照进来。

“爸爸,今天太阳特别好,我把窗帘打开了,阳光现在照到你手上,你有没有感觉到?”

卫君宁脸贴在床上,抓住他的手贴着脸颊,脸上是卫城宽看不到的哀伤。

她在心里说:爸爸,你快醒过来吧,我一个人觉得很孤单。

原本战战兢兢中得来的宁静生活,现在被彻底打乱,她很不安,比从前更觉得孤单害怕。

卫君宁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接到了颜叙的电话,二人约在医院楼下见面,坐在医院斑驳却光滑的长椅上。

颜叙握紧手中的奶茶,轻声问:“过的怎么样?”

“挺好的。”

“方伟……有没有欺负你?”

“他没有欺负我,他对我很好,是个很好的人。”

李方伟确实是个很好的人,性格直爽,带着几分被家人宠出来的孩子气,除了不爱她。

但是他又凭什么去爱她?她不过是一颗棋子,棋子就该老老实实地呆在棋盘上任由下棋的人操控。

颜叙原本以为自己会高兴她过的好,可是听到她夸赞李方伟他还是控制不住去心痛,他自己都觉得可笑,本来就是他主动放弃的,现在除了自己又能怪谁?

“方北现在很恨你,她精神状况非常差,你小心些。”

“谢谢。”

卫君宁低声说,颜叙站起身,又是那个温柔的师兄,他淡淡地笑道:“走吧,送你回去。”

从医院回到家,李方伟正盘着腿坐在客厅看书,还是那本《一支钢笔》,卫君宁看着他专注的模样,那些压抑的悲伤突然就淡了许多。

为什么要觉得自己可悲呢?

李方伟并没有对不起自己,无论他是要一个妻子还是要一个保姆,自己只要如他所愿就好,这样谁都不亏欠谁,也挺好的。

卫君宁想到这,心中释然,笑了笑,泡了咖啡放在桌子上,柔声问他:“你饿了吗?要现在做饭吗?”

李方伟头自书上抬了一下,然后又低下去,随口说道:“我不饿,你要是饿了保温箱里有饭菜,我给你留了。”

卫君宁愣了一下,心中有一丝异样的情感,竟有几分感动,即使他做饭的初衷并不是因为她。

李方伟没有注意到她的神情,摸过手机打电话:“思寒,我回来了,你今天和苏凝过来我这,我们聚聚,你们分手了?”

李方伟唰地扔下书站起身,拧眉怒声道:“是不是苏凝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卫君宁吃了一惊,站在原处看他,半晌李方伟才怒气冲冲地挂断电话,将手机扔到沙发上。

“他们分手了吗?为什么?”

“不知道,他说是和平分手,我让他一会过来。”

杜思寒来得很快,还是清贵俊雅的模样,并没有丝毫的悲伤痛苦流露出来。

二人坐在客厅,李方伟点了一支烟将打火机递给他,杜思寒迟疑了一下,抽出烟点燃。

卫君宁切了水果端过来,迎面一股烟味扑鼻而来,杜思寒将烟捏在手中,对她歉意地笑了笑。

“抱歉。”说完将压掐在烟灰缸里。

她在厨房里泡茶,客厅的声音一字不落传到她耳中——

“到底怎么回事?之前不是好好么,怎么就分手了?”

“不合适就分了。”

李方伟有些火了,声音拔高——

“都分手了你还护着她!你的性格我还不知道吗?肯定是苏凝劈腿了是不是?妈的这些女人怎么就这么不知道满足!”

“跟你说了不是劈腿。”

杜思寒拧眉,淡淡地说:“她只是觉得我们性格不太合适,行了,你操心你自己的事就好了。”

二人说了一会话就一起离开,李方伟也没说去哪什么时候回来,卫君宁泡的茶都没来的及端出去,她思索了一会还是给苏凝打了个电话。

二人约在金湾广场的咖啡厅,苏凝穿着T恤,牛仔短裤,那样盛极的容貌在小小的咖啡厅里,耀眼的像太阳一样,不论男女都不约而同地注视着她。

“帮你点了牛奶冰咖啡。”

“谢谢。”

苏凝将包放到旁边椅子上,低头喝了一口咖啡,一脸满足。

卫君宁觉得自己有些冒失,到口的话又问不出口来,倒是苏凝主动开口,“你找我什么事?”

“你和杜思寒分手了?”

苏凝喝咖啡的动作一顿,脸色顿时黯淡下来,她生得美丽,忧伤的时候也别样惹人怜爱。

“是李方伟告诉你的吧?”

杜思寒李方伟是好朋友,卫君宁知道了也奇怪,苏凝没等卫君宁再开口,便直接承认了,“是我提出的分手,我喜欢上了别人。”

卫君宁吃了一惊,追问道:“为什么?思寒不好吗?方伟追问的时候他一直说你们不合适,半分都没责怪过你。”

苏凝表情怔怔,突然低下头,声音带着一丝淡然的哀伤,她说:“你也说他很好,他太好了,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卫君宁不知道要怎么接口,苏凝笑了一下,神情突然间带了几分洒脱,她淡然地说:“男女分手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我喜欢过简单平静的生活,他只是不适合我而已。”

和苏凝分别后,卫君宁心情低落,她希望苏凝和杜思寒能好好的在一起,因为他们彼此像童话一样美好,代表着这世间确实有这般美好的存在,代表着希望,现在童话碎了,她的心忍不住有几分失落。

她在外面漫无目地逛,到傍晚才回家,家里一片漆黑,李方伟还没有回来,她到书房赶稿,敲了三个多小时的字,结束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

李方伟是被杜思寒扛回来的,醉得一塌糊涂,抱着杜思寒叫方北,捧着他的脸就要往上亲。

杜思寒被他折腾了一路,脸色不怎么好,样子有些狼狈,他拎着李方伟进了卧室直接甩到床上。

卫君宁跟在他身后,杜思寒吁了口气,回头对她说道:“君宁,你照顾他,我先回去了。”

“要不喝杯茶再走吧?”

杜思寒摇头,“不了,太晚了。”

“他怎么会喝的这么醉?”卫君宁忍不住问。

杜思寒笑了笑,无奈地说:“明明是陪我买醉消愁的,结果他倒愁起来,死命要喝,我拦都拦不住。”

卫君宁将杜思寒送出门去,回到卧房,李方伟正抱着抱枕泪流满面,她走上前帮他解衣服,李方伟突然抱住她,眼泪鼻涕糊了她一身。

“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方北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你喝醉了。”

卫君宁柔声说,李方伟挣扎着去吻她,一股酒气迎面扑来,卫君宁显些吐出来,用力一推,李方伟从床上滚落下来,脑袋磕在地板上,然后一个翻身吐得天昏地暗。

污秽的酸气冲鼻袭来,卫君宁捂住鼻子,显些跟着吐出来,连忙倒退几步,还是阻断不了异味,她打开窗户到阳台上透气,过了五分钟才回卧室,看到眼前的情景再也忍不住跟着吐出来。

李方伟半边脸贴着吐出来的秽物上,头发上全是黑黄的不明物,卫君宁起身去翻出墨镜,然后戴了三层口罩将李方伟拖进浴室,打开花洒对着他一顿狂喷。

李方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然后在浴缸里翻了个身又要头朝下睡,浴缸底飘荡着不明秽物,卫君宁连忙半拽起他,让他半靠着,费了好大劲才将他的衣服脱下来。

她花了半个小时才将他弄干净,半扛半拽将他弄回卧室,自己一身水湿,又回到客房去洗澡。

一早李方伟是被渴醒的……

他起身到客厅里倒了杯水喝下去才发觉不对劲,自己竟然是光溜溜的!李方伟惊悚了,蹬蹬回屋胡乱换了衣服就去找卫君宁。

卫君宁睡梦中被他吵醒,李方伟咬牙切齿地瞪着她,怒叫道:“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怎么随便脱人衣服!你知道不知道什么叫隐私!”

卫君宁太阳穴突突地疼,很想大声反驳回去,但她性格太软弱,最后只是小声解释给他听,“你昨晚喝醉了,吐了一身一地,我帮你脱了衣服冲洗了一下而已。”

“我昨晚吐了!”

李方伟气势顿时弱下来,估计是知道自己酒品不好。

卫君宁走下床,离他一米远,他昨晚没刷牙,口气实在是……太酸爽。

“你先去刷牙洗脸吧,我去做早饭。”

卫君宁含蓄地提醒他,李方伟却不领情,对自己被个女人剥光了随意摆弄很是介意。

“我不吃了!”

李方伟洗漱完就出门了,也不知道到哪去了,直到晚上才会来,回来的时候把门弄的砰砰响,怒气冲冲地到书房找卫君宁——

“我头发翘起来了你为什么不跟我说?有你这样当人老婆的吗?你知不知道我今天被人笑死了!”

李方伟上来一通责骂,卫君宁有些懵了。

李方伟更来气,扭过脑袋给她看,后面头发卷得像绵羊一样,卫君宁一下没绷住噗哧笑出声来。

“你还笑!”

卫君宁连忙忍住,柔声说:“你头发太长了才会这样,去剪短就好了。”

“你不要逃避问题!我娶你回来是照顾我的不是让你无视我的!”

卫君宁面脸一变,低下头,轻声说:“我知道了,等会你洗完澡我帮你拉直了。”

李方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却拉不下脸来道歉,嘴里哼了一声,转头就走。

卫君宁站在原地苦笑,他说的每个字都是事实,但还是刺得她有些心痛。

延伸阅读

禧辣小火锅加盟  http://www.afjmw.com/d8l.shtml

1949全鸭季加盟  http://www.afjmw.com/d8i.shtml

红狐伊人加盟  http://www.afjmw.com/d85.shtml

智能屋加盟  http://www.afjmw.com/d8r.shtml

珺宝服饰加盟  http://www.afjmw.com/d8o.shtml

伊斯曼干洗加盟  http://www.afjmw.com/d80.shtml

东瀛一休加盟  http://www.afjmw.com/d8f.shtml

辛馨墙衣加盟  http://www.afjmw.com/d8t.shtml

西府海棠加盟  http://www.afjmw.com/d89.shtml

MooMoo童装加盟  http://www.afjmw.com/d83.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开天御之再现传承!

    王文冲过喽啰的军阵,想要擒贼先擒王,直直的朝着那个白俊的头领冲去!可让他没想到是,原本以为随手一枪,这个头领就会和那个与自己单挑的人一样,一枪毙命。哪成想,这个白俊的头领,居接下了自己急冲而来的一枪!这让王文在心中诧异的同时,更是激起了好战之心!自从继承罗成传承后,王文唯一对战的对手,也就刚刚被他刺

  • 九州帝皇第八章在线阅读

    六十六位新人演员穿着款式略有不同的白色短袖和黑色宽松练习裤上台,带着扑面而来的青春活力。因为这六十六个新人演员都是从国内演艺学校选来的学生,所以年纪都在二十岁左右。最小的十八岁,最大的也没超过二十四岁。而除了年龄之外,这六十六位新人演员有着演艺学校学生特有的颜值优势。当他们齐齐出现的时候,在场的许多

  • [我是大哥大]震惊!相良猛恋上大姐大第6章在线阅读

    龙族素来霸道,整个洪荒之中都无人敢与他们作对,这也让龙族养成了蛮横的性格。禺疆刚刚探索完整个蓬莱仙岛,他心情十分不错,然而此时守护大阵晃荡不已。禺疆神识一扫,立刻看到竟然有生灵在攻击自己的仙岛。“哪个不长眼睛的,竟然敢攻击我的洞府!”禺疆低喝一声,他身影一晃,化作一道神光,瞬间出现在白龙他们的身前。

  • 四宫家的大少爷主动挑衅

    第九章:主动挑衅李易云和魏康跟着欧阳静走出警局,李易云一脸吃惊的看着欧阳静,这效率也太快了,从他们这么霸气的进来,小本本一拿,不到一份钟就出来了。李易云上下打量着他俩,眼神冒着精光。这种眼神把欧阳静看的混身冒起一层鸡皮疙瘩,皱着眉头。哎~哎~,我说你这是什么眼神啊?我大半夜来把你捞出来,你就这样看我

  • 我长得美,怪我咯![快穿]在线阅读第二章

    这天晚上,温彦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里,他回到了人生的起点。温家村,那里有他梦中的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那个年迈的生影,破旧的小学堂,是他生命中最温暖的光。他出生在杭州的一个小村庄,村里的老夫子给他起名“彦”,父母也许希望他做个有学问的人。七岁那年,他成了孤儿。百年不遇的水灾导致颗粒无收,父母饿死,他

  • 第五区域皇帝召见

    “大少爷,您是先见老爷还是先见二少爷啊?”穆飞屁股还没坐稳,就有下人端着茶过来问。“你们倒是也让我先喘口气吧。”穆飞见家里下人还没走,又追问了一句:“老爷呢?还怄气呢?”“可不是嘛,唉我们也不敢多嘴,东方管家马上就到了,您自己问他吧。”说阎王,阎王就到。下人刚答完话,还没退下呢,东方管家就来了。一看

  • 重生在星际的艰难求生日常之你踢我干嘛

    好好安慰了萧绾清一番,饭菜也就摆好了,各自坐下吃饭。徐氏首先开口了:“贵妃娘娘赏了东西下来,让端午节的时候,府里的女眷一起去寺里吃斋祈福,眼看后日就是端午,明日就走。”苏晓眠接口道:“那可有什么还需准备的?”徐氏笑了笑:“不用了,也不用去太多人,平白给寺里的大师们添麻烦,各自带一两个机灵的伺候就行了

  • 长公主的替身驸马在线阅读第六章

    “七连训练苦,每天二两土,上午吃不够,下午还得补……”甘小宁瘫倒在自己的床上挺尸,他哼哼唧唧的念着这句钢七连的名言。有气无力的翻了个身,看向班里的众位战友“我刚来的时候以为二两土是重点,没想到这个每天才是重点……”坐在一旁马扎上刷鞋的老兵林阳,见状笑着拍了拍他。老兵们早已经习惯这样的加练。他们加练后

  • 雨宫少年在我英在线阅读第三节

    他们在马场跑道上跑了几圈,热身完毕,胡波就提议去野外骑行。腾越俱乐部占地足有几千亩,有好几片牧场,野外骑行是他们的特色项目。初夏正是草原上最美的季节,郁郁葱葱的草地盛开着无数不知名的小野花。沐浴着灿烂的阳光,在绿草如茵的草原上,自由自在的策马奔驰,端的是一种享受。胡波独自一人一马当先的跑前面,不一会

  • 蒋先生,有病得治在线阅读夹缝

    丑三点了点头,示意我们快点过去,我们跟着丑三来到了进入这个石室的盗洞位置,并且他往盗洞里面爬了几步,我不懂丑三的意思,难道他是想重新爬回去?丑三见我们没有任何动作,用手机打字递给我们看‘这一截和最开始我们进来的盗洞不一样,我们进来得太急了,我现在才发现,而且我在前面发现了一个横向的通道,开始是被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