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我的疯狂原始时代在线阅读第五节

作者:思想家 来源:飞卢小说网

虽然身在**圈,也常对miky有诸多抱怨,但廖茗茗其实算是很闲的公众人物了。

对比苏锦常常二十四小时都忙的不能合眼,轻松许多的廖茗茗依旧十分不仗义地撂跑了,连八戒也丢下了,只身一人在晌午的帝都大街上晃荡,一路晃荡到了国家队冰上训练馆。

黑色的平檐帽,黑色的纯色口罩,黑色的休闲衣,低调的不像平时的自己,谁能想到此时出现在这里的人会是那个怼天怼地怼媒体,天不怕地不怕的廖茗茗呢?

站在训练馆门口,廖茗茗把口罩往下扯了扯,露出小半截白皙的下巴,与整身的黑色形成鲜明对比,一只手伸进口袋里掏啊掏的,半晌才把手机掏了出来播了个号搁在耳边儿上。

“我点了醒酒汤,八戒你一会儿记得下楼取。”

“大杯miky小杯苏爷的,还有些奶饮,你和做造型那妞掂量着分。 ”

“对了,等miky醒了你帮我告诉她,明儿个我晚点回剧组,让她帮我找个借口请个假哈,你自个随便颠儿哪儿玩一天去,再联系,挂了,拜。”

说罢不等八戒的反应,廖茗茗就直接果断地挂了电话,关机,挺直腰杆,一贯闲散的姿态变得恭谨起来。

虽然对于运动员而言练习很重要,但有效率的练习更重要,因此该是午觉的时间就得好好睡觉,这是严指导坚守的一贯准则。

严指导,现已是国家花样滑冰队主教练,但廖茗茗还是习惯叫他严指导,正是他将自己带进了这个场馆,如同启蒙老师一样的存在,可到底还是辜负他的期望了。

压低帽檐,廖茗茗的平檐帽几乎遮住了眼睛,但她腰杆仍然挺的笔直,正午的烈日下,一人,一影,脚步坚定。

“茗茗啊,你这会不是在拍戏么,怎么回来了?”

守门的阿姨依旧笑容和蔼,十分亲切地跟她打招呼。

“回来参加电影节啦阿姨。”廖茗茗的笑容甜甜,和镜头下的笑容不一样,仍像是没长大的孩子,毫无防备。

阿姨看着她笑的灿烂心里却酸涩起来,不知跟她说什么好,只能转到喜庆的话题上:“我看了你刚上映的电影,好看的咧。”

廖茗茗却只是笑,并未接话,而是自顾说着:“现在冰上没人吧?我能去滑一会儿么?”

阿姨和蔼的笑容微微僵了僵,笑意慢慢收敛起来,叹了口气:“哎,你这孩子啊……没人,去吧……”

廖茗茗冲阿姨招了招手,刚转身就听见阿姨又跟了一句。

“你没早点来,昨天严指导还在这儿呢,今年国内的大奖赛比去年早了一天。”

廖茗茗扭头,做了个鬼脸,声音里有种刻意的轻快:“我就是故意挑他不在的时候来的,省得耳根子落不着清静。”

和语气一样轻快的步子,转眼消失在拐角,亲眼见证了许多孩子成长的阿姨却知道,在这个场馆里,哪里会有什么真正轻快的步子,绑在那里头的,都是沉甸甸的梦想。

冰场里没有人,墙壁上“为国争光”四个大字特别显眼,围栏上随意地搭了两件国家队的队服外套,想是之前训练的队员忘了取走吧。

虽然和阿姨说想滑一会儿,但廖茗茗并没有穿冰鞋,而是蹲在了上冰的入口处,把手放在了冰凉凉的冰面上,合上眼,任手掌的温暖融化出冰水,继而是掌心浸透冰冷的麻木感。

随着血液流窜到全身的冷气流,让廖茗茗不禁嘶出一口凉气,却仍然固执地不肯把手撤离。

这种熟悉的麻木感,和着骨子里蠢蠢欲动的渴望,像毒,蚀骨,上瘾。

缓缓收回手,攀动神经控制冻的有些僵硬的关节活动起来,廖茗茗睁开眼,沿着边围滑坐下来,一腿微曲,冰凉的手心轻搭在膝盖上,目光茫然地看向明净透亮的冰面。

“坚持么?可我拿什么去坚持。”像是自我怀疑的呢喃,廖茗茗抬起手,冰凉的掌心撑捂着额头,几束不听话的发丝不知何时散到了手指间,随着呼吸浅浅摩挲着敏感的皮肤,痒痒的,一直痒到心里头去。

她想滑冰,这个念头从她五岁那年第一次上冰开始就有了,从未动摇过,按严指导的话说她就是轴,一根筋的轴,轴到撞了南墙头破血流也不肯回头,可这股轴劲现在却彷徨着不知该不该向残酷的现实低头。

几天前,严指导对她说的话再次在耳边浮现。

——大亚改主意了,决定推迟一年再退役,你的参赛机会恐怕又要落空。

这句话轻松地将她又一整年的努力与准备扼杀掉,反反复复在耳边重现,不知不觉,泪水已湿了廖茗茗满脸。

心脏收势不住地抽痛,痛得她不得不弯下腰,捂着脸,手掌下扯出一抹自嘲的笑,声音蚊蝇般哼给自己听。

“廖茗茗,你就是贪心,想要站到领奖台上,想要碰触不可及的梦。”

空旷的冰面将她的自嘲折远,轻飘飘的,落到地上,融进冰里。

半晌,她才撑着胳膊从地上爬起来,抹了抹泪,猛吸了一下堵塞的鼻子,虽然狼狈,眼神却变得坚定起来。

没错,她就是贪心,已经承受了那么久贪心的代价,还没尝到一口甜头,她又怎么甘心放弃?

旋身,带着风一样的利落,廖茗茗原路跑了出去,想到什么就去做,她的脑子向来容不得深思熟虑的东西。

目的地:上海。

*****

上海是个磨人的小妖精,无愧魔都的称号,摸不清套路的新奇诱惑勾来了一批又一批的人,也将无数的人安抚得尽兴。

机场,繁忙到拥挤。

廖茗茗没带行李,除了手机和钱包,她出门就没带别的东西,便没有停留地快步出了机场,招了辆出租,直奔终极目的地——全国花样滑冰大奖赛的比赛现场。

国内看花滑的人一向不多,她把帽子扣的严实,口罩差不多遮到眼底,没用排队就买到了票,顺利进入馆里。

此时比赛刚刚开始,场上正在直播女单短节目,廖茗茗站在后排看了一会儿,净是些不认识的新人,直到大亚上场。

虽然同属国家队,但全国比赛按区域比,国家队成员也得以原属俱乐部的身份参赛,而每个俱乐部的参赛名额是有限的,加上女单运动员的运动寿命十分短暂,所以除了在较大赛事上获得过较好成绩的运动员外,大多数参赛者都是年纪轻轻的小将。

二十一岁的廖茗茗在这群小将中无疑属于年纪大的了,参赛的唯一机会便是同属一个俱乐部的大亚姐退役后的那个空缺。

现在大亚姐决定延迟一年退役,虽然让她心有不安,但并无畏惧,中国的花滑女单青黄不接,加上有个要熬过成年期坎的特点,上来的人虽多,刷下去也是一批批的,已经熬过了那个坎的她需要等的也只是机会了。

而机会,是需要随时做好准备去把握的,提前气馁就完蛋了!

腾了腾帽子,廖茗茗把视线从赛场上移开,倒数第一排的老位置,严指导严肃起来的脸还是那么有威慑力,廖茗茗却不惧,搁后边儿突然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嘿,老头。”

老头是廖茗茗对严指导的一贯称呼,也就只有她敢这么没大没小了,还想吓唬他。

冷哼一声,严指导依旧板着脸,目光紧紧捕捉着场上的灵活身影:“早知道你站我后头了。”

“哦。”见他看的专注,廖茗茗没多言,懒洋洋地弯下腰,把胳膊肘撑在严指导座位的靠背上,视线闲闲散散地乱瞟,就是不看赛场。

作为国家队曾经的种子选手,大亚自然拥有不少粉丝,每一次漂亮的跳跃就是一个掌声雷动的时刻,然而严指导没有鼓掌,廖茗茗也没有。

比赛结束,严指导的眉头已经皱出了个小山头。

“大亚的表现你怎么看。”

听到严指导问话,廖茗茗微垂着脑袋把弄手指,胳膊依旧压在座位的靠背檐上,身体前后小幅晃悠着,没个正形。

“什么怎么看,我压根儿就没看。”

严指导不满,侧身敲了一下廖茗茗的手背,下了力,她手背上的皮肤立刻见红。

“依我看,这就是在乱来!”

廖茗茗疼地反射性撤身,心疼地吹了吹发红的手背,埋怨道:“乱来的又不是我,你打我做什么,要真让我说,大亚姐也没什么不对的,舍不得赛场有错么?这是本性的热爱,控制不了的。”

“胡闹!”严指导听到廖茗茗的话声音都高了一阶,神色激动,“看看她都滑的什么?这叫表演?硬撑还差不多!”

“她尽力了嘛。”

“尽力?严重的脚伤和腰伤让她根本没办法专注于比赛!这要是你上就不一样,你说你怎么就不能听我的,降低节目难度,非要去跳3A,女单的3A是随随便便就能在比赛场上跳的么?何况咱国内女单的成绩一向不出挑,为了确保国际赛的比赛名额,队里选人只会先保稳,不会随意去冒险的,所以即便你的水平比大亚高,也是活该落选,真不知道该说你贪心还是自负,现在可好了?”

严指导的一番话越说越激动,到最后颇有番恨铁不成钢的痛心疾首,廖茗茗却不为所动,晃悠晃悠脑袋道:“嗯,我活该,但我也不后悔呀。”

此时正值下一位参赛选手上场,刚晋到**组中的新选手,选了一首活泼欢快的曲子,前奏一起便带动了场上的气氛。

廖茗茗这才把目光移到比赛场,眼睛里闪烁着比冰场还耀眼的光芒。

“管它的贪心还是自负,我只知道,如果我是一朵花,要么不开,要么就开的最漂亮!”

落在严指导肩头上的手重重压了一下,廖茗茗撂下宣告:“那两套节目,明年,我一定要带着上赛场!你等着瞧吧。”

听到这样的话,严指导拍了拍被压疼的肩膀,却泄气一般难得的笑了。

“你这个记仇的丫头,类似的话次次说的跟真的一样,倒是实现给我看呐!”

“明年,明年一定,老头。”

“我可等着呵,轴货。”

延伸阅读

缅川翡翠加盟  http://www.thegreatteam.cn/nvpf.shtml
缅川翡翠是玉器工艺品、翡翠珠宝、天然玉髓、金镶玉、925纯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

汇之华电气加盟  http://www.thegreatteam.cn/ynnx.shtml
佛山市汇之华电气有限公司是生产自愈式低压并联电力电容器的中外合资企业。于2006年转

中饰商城加盟  http://www.thegreatteam.cn/6kue.shtml
品牌介绍:“饰品品牌”为中饰商城所有入驻的厂家品牌集萃,方便让采购商从厂家品牌选购产

伊荣加盟  http://www.thegreatteam.cn/yw10.shtml
伊荣面粉由济南伊荣面粉有限公司运营,属小麦粉系列产品其品质优良,酿造工艺,口味醇正,

易千家外贸家纺加盟  http://www.thegreatteam.cn/sgc6.shtml
易千家外贸家纺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上海梦美纺织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

驿程连锁酒店加盟  http://www.thegreatteam.cn/ylb3.shtml
现如今酒店业高端酒店(四、五星酒店)的快速扩展,中高档加盟品牌的朝气蓬勃盛行,比较严

美时邦涂料加盟  http://www.thegreatteam.cn/svnh.shtml
合众(佛山)化工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高档家具漆、建筑涂料、合成树脂及固化剂生产与经

壹佰年硅藻泥加盟  http://www.thegreatteam.cn/gbu0.shtml
广州绘彩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新型环保硅藻壁材的研究、生产、销售、施工和售后服

北京学霸天下科技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thegreatteam.cn/g3hi.shtml
北京学霸天下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在线教育平台”的互联网公司,在国内属在线教育解决

赛菲尔珠宝加盟  http://www.thegreatteam.cn/bllp.shtml
深圳赛菲尔珠宝首饰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9月,是一个独具时尚品位的高端珠宝品牌,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给死对头冲喜之晋级剑士

    今日参加仪式的人员,相比昨日要少上许多,因为头衔等级的缘故,上午是剑客晋级仪式,而下午则是剑士晋级仪式,至于剑师以上的人物,已被排到了明日。随着人员的靠拢,台上的主持人员向着聚集的人群抬了抬手,嘴里不停喊着安静。待得台下安静之后,接着又从后台走出五人,他们五人穿着古怪,不漏其容。这三年来,此五人,俞

  • 晨星传·天上火卷在线阅读第三章

    我捂着臃肿的脸回到了310宿舍,打开手机,登入学校网,我偷入410宿舍的事被挂在了校园贴头条,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喂!付哥~太不够意思了!自己一个人溜去风流,把兄弟们都落下了!”何集吉揪着我脸上的突起肉怪里怪气的说。我避开他们的眼睛,不敢抬头看,希望他们尽快地嘲笑完后赶紧结束这糟糕的一天,然后

  • 小狐狸在红楼在线阅读为人民服务

    陈家湾所在的镇名叫黑水镇,距离陈家湾有10公里的距离,黑水镇不大,只有一个供销社。在这个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的年代,陈年年背着自己的小背篓,走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到镇上。陈年年背着背篓在镇上转悠的时候,路过的偶尔都会往她身上瞧一眼。她一边坦坦荡荡的任人打量,一边又在暗自庆幸好她足够谨慎。眼瞅着快要

  • 求生[综英美]在线阅读第5节

    吃过晚饭之后,天空已经暗了下来,变成深蓝色接近深紫色,星星和月亮都已经露出头来,一闪一闪的点缀天空。游乐园当中的所有灯都已经打了,远远望去像一条五颜六色的龙,埃里克牵着阿洛夫的手走在小路上,他望着天空,突然说道“今天的月色真美!”不过可惜在这个时空这句类似告白的话语能没人知道,或者在这个世界那个类似

  • 我在荒岛称王称霸在线阅读第3节

    半年后……“怎么样?凌桦老弟,这半年过得还习惯吗?”说话的正是在海岛之上打渔的村民,莫文山。凌桦一边拉起网一边说道“莫大哥,你看我现在皮肤黝黑,反光发亮,虽然**技术还需要向你多多学习,但是我现在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哈哈,想当初半年前,你来到这里的时候,拖着一身伤势身体,我以为,你最起码得个一

  • 海贼D之复仇之法海是传销头子?(8)

    法海的话出乎现场所有人的意料,尤其是柳青青,他们本以为站在和尚的角度上应该直接念一声阿弥陀佛,劝阻可能发生的恶斗,可是没想到他上来就是劝人出家。柳青青恍惚回到当初法海忽悠自己跟他走时的样子,他也是就这么说了一句话,自己就傻呆呆的跟着他走了。柳青青径自陷进自己的回忆里,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赵公子已经双手

  • 阴阳风水三十六门之变异土狗(求收藏!)(5)

    a市,原本变成了行尸堆,但是当李朝阳等人离开不久,这里就变的尸骨无存。剩下的是一只堪比大象的丧尸蟑螂傲然屹立。它的支脚全都长满了骨刺,而它笼络的背面中还有一对收好的骨翼。它猩红的眼睛看向了当初李朝阳离去的方向,绽放出背后的骨翼,遨游在了空中…………沿着地图出发,一路没遇见几只行尸,到是打了几只鸟尸。

  • 狐妖:我妻涂山雅雅第七章在线阅读

    班上的人都被自称管制人格的娇小少女吸引,而她此刻却只是看着朱利安。仿佛在等待着,等待着来自主人的命令。朱利安有些好奇,他忍不住伸出了手,向着少女摸了过去。只是,“主人,对于管制人格的猥亵行为是不允许的,请自重。”阿尔法面无表情地说出了让朱利安僵住并且脸红的话。“咳,我只是好奇你是不是真的能够触摸到。

  • 无限之诸天万界之第八章

    次日清晨,张梧笈同曾阿牛起了个大早。虽说是认亲,但到底是见长辈,曾阿牛说不须带礼在张梧笈听来就等于没说。他当然无所谓,但是她是外人,两手空空总归不太好。于是张梧笈硬扯着曾阿牛去买了些点心,又让店家用礼盒包上,这才跟着他上了武当山。两人一人骑着一匹马走在山路上,张梧笈牵着缰绳慢悠悠地跟在曾阿牛后面,她

  • 从正阳门下开始签到在线阅读第4节

    他们就这么一路开车去了东京LME的总部,中村健一一下车,就想把他们直接带去社长办公室。芥川问道:“我们不需要先准备一下吗?”中村健一笑了笑,脸上一派自信的模样:“不需要,什么准备都不用,我们社长在看人方面相当准确的!”看样子十分自豪。芥川有些好奇他口中的社长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竟然能得到这样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