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都市之最牛艺校门房大爷弃儿,楚宁。

作者:门房大爷 来源:飞卢小说网

开封这种古城永远都浸在一片雨雾中,纷纷扬扬好似永远都不会散去的怨仇。有怨就会有恨,有恨就会有仇,有仇总是要报的,可人就是这样矛盾,明明当时恨得咬牙切齿,转身就可以装做一切若无其事,然后美名曰人性。

而这个世界里总需要一些像我这样的人,揭开所谓人性,将人最深处的丑陋暴露出来。或者将他们身上的丑陋嫁接到我的身上,由我替他们结束一切。

我是一个商人,做的是人命的买卖。

城西的江府昨日子时燃起了一把熊熊的烈火,毫不留情地烧去了一切。江府上下三百多条人命,一夜间全部消失。

“叩叩。”门被轻轻地敲了两下,不轻不重,带着最诚挚的恭敬。

“进来。”我推开窗,望了一眼窗外的天。今天是开封少见的晴天,纯白色的云散漫地铺满了整个天空。

门被轻轻推开,如害怕惊醒熟睡中的婴孩般的小心翼翼。一切事情都优雅并谨慎到了极点,这样的人,我只认识一个。

楚宁是一个弃儿,四年前的我在路边拾到一个昏迷的孩童,她的眉目俊秀,好似幽谷中的一朵菡萏,神色却又并不娇柔的,堪比山间的幽竹。我很好奇,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便将她带回了我暂住的客栈。我记得我抱起她时她的重量,如一羽鸿毛,轻得哪怕一缕微风都能拂走。她在我的怀里轻轻颤抖,像一只无助的小兽。

请来的是我一个常年与我打交道的大夫,姓安。而他把完这个孩童的脉搏后诡异地笑了一下,说我捡到了一个宝贝。说完之后他就乖乖退出客栈向掌柜的借去了厨房为那个孩童煎药去了。

我上了集市,为她买了一些衣物,服饰,再是一些滋补身子的食材。她倒在路上时所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衣物,衣物上沾满了泥土与鲜血,还没凑近,我就已经嗅到了她身上的血腥味,否则我也不会发现她。说实话,我擅长的决不是挑选服饰和食材这种事,这些事本就应是女人的分内事,关我什么事。我说不如就等那个孩童醒了之后在让她自己做吧,大夫说我没救人的心就别学别人街上随便捡个孩子都往自己住的地方带,还让他来给她看病。

我怎么可能有救人的心?

我低头看了看手里买回来的东西,有些想笑。我给她买的是一件青白色的褙子,芙蓉绣花布料,流云纹。都多少年了,女人的衣饰到底有些什么,我几乎都要忘记了。

当我回到客栈的时候,那个孩童已经醒了,她坐在床上,阳光透过窗上的纸落到房里,模糊着我的视线。

“醒了?”我将食材放在桌上,又将衣服递给她,“衣服。”

“是。”孩童低着头走下床到我的身前接过衣服,然后怯生生地抬头望了我一眼,“先生,我……”

我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她的脸上立马染上了一层绯红。很像以前我认识的一个女人,她总会在我不经意的时候偷偷瞄向我,等我回望过去的时候又红着脸低下头去。她从来都是这样,自以为是,以为只要低下头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别人就会什么都不知道。那么爱自欺欺人。

我转身走出房间。又走到一楼去,叫来小二准备饭菜和酒,饭菜送到二楼我的房间里,酒温好,放到在顶楼靠窗的桌上,我等下上去。小二弯着腰连连说是,我从腰间取下一些碎银赏了给他。他就一边笑着一边往后退去。

等我到了顶楼的时候,那桌上已经有人在饮酒了,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子,一袭白衣,桌上还放着他从不离身的长剑,他总说,这个世界上恨他想杀他的人多得不计其数,所以他的长剑从不会离身。但每次见我的时候,他的剑又总是放在三尺之外,这样他伸手的时候是碰不到剑的。他说,在我的身边的时候是他最放心的时候,在我身边他可以远离那把长剑上的血腥味,哪怕只是一时,在我身边的他甚至可以醉得一塌糊涂。

我坐到他的对面,他抬眸看了我一眼,又低头继续专注于手中的温酒。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却不见他再度抬眸。他是这样的,无论别人做些什么,他永远都在气定神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也不见他想开口说话,我便将目光投到楼下,楼下是一条繁华的大街,不时传来买者和卖者的吵闹声,原本零散的人群很快就会聚集到一处去围观,不过半刻,只要买卖者结束争吵,他们又会四散开去,摇着头嘟囔无趣。

客栈对面的是一家妓院,不少衣着轻薄的女子浓妆艳抹地站在街上向过路的男子抛去媚眼或者香吻。还有一些女子站在楼上,她们向楼下抬头的男子挥手,鲜花熏过的手帕有时会往下掉去,大多数男子捡到了便会放在鼻下狠狠吸入那香气,像吸食大烟一样。而且很快就会上瘾。还有那么一些正人君子就会皱着眉掩着鼻子拾起手帕抬头询问是那位女子的,再走进妓院将手帕交还于女子,至于交还后能否立马又走出妓院便又不得而知了。

“哐。”男子的酒杯放下了,我也收回了视线向他看去,他的指缠上了自己的一抹青丝,不断旋转着。他侧头看着我,“这次来,做什么?”

“这么猴急?还真不像你。”我把玩着手间的酒杯。

男子有着一双桃花眼,美得不似人间的活物。我放下手中的酒杯,从桌面上的竹筒中取出了一支筷子,往酒杯里点了一下。

筷子沾上了酒后,我在桌上轻轻划下三个字。

男子原本绕有兴致的表情失去的色彩。像病入膏肓的老人看见的黑白无常。虽然明知自己不可能逃离所谓死亡,但在到来的时候总会忍不住地不可置信。

我在桌面上划下的,是——你的头。

“怎么?你是找到别的愿意为你卖命的人了么?”男子的表情有些僵硬,明明在努力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表情,在我看来却像垂死的人在嘲笑命运的无能。

“没有。”我摇摇头,还有一些酒液的筷子被我放在桌面,“只是有人出钱要买下你的头。”

“呵。”男子自嘲一般地笑了一下,“我差点忘了你是怎样的人了。”

“买家要求的日子是秋分。”我漫不经心,“你是要现在自己结束还是等到秋分时,我遣人?”

男子低头,“你明知,我从不违抗你的话。”

延伸阅读

康坤加盟  http://www.bushopedia.com/p9g0.shtml
康坤机器,康坤牌1500型脚手架管调直除锈刷漆机,是目前实惠的新机型。操作简单,效率

天竺瑜伽加盟  http://www.bushopedia.com/hgz.shtml
天竺瑜伽认为,一个真诚致力于瑜伽推广的机构最大的成就不是开辟了多少加盟店,销售了多少

丽洵加盟  http://www.bushopedia.com/nihk.shtml
丽洵日用品总部是衣架、围裙、塑料制品、保暖产品、一次性用品、百货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惠众保健加盟  http://www.bushopedia.com/xt4a.shtml
惠众保健始终坚持以天然药用植物及中草药的研究开发和生产销售为企业的发展目标,运用传统

美姿堂左旋肉碱加盟  http://www.bushopedia.com/6vr7.shtml
美姿堂植物软胶囊是脂肪代谢过程中的一种必需的辅酶,能促进脂肪酸进入线粒体进行氧化分解

迪奥珠宝加盟  http://www.bushopedia.com/uhve.shtml
**珠宝的创始人是ChristianDior,品牌创史时间是1946年,经营钻石、1

贝锐加盟  http://www.bushopedia.com/n67m.shtml
苏州贝锐仪器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的实验室设备、仪器、消耗品的服务公司。公司主要代理安捷

恒足加盟  http://www.bushopedia.com/aybj.shtml
恒足童鞋经销批发的鞋帽、服装、皮具、箱包、日用品、办公用品、眼镜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

特威尔加盟  http://www.bushopedia.com/pikt.shtml
特威尔餐具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

均溢加盟  http://www.bushopedia.com/nrc0.shtml
均溢卫浴总部愿与社会各界同仁携手合作,谋求共同发展,继续为新老客户提供的产品和服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韩娱之超级女团章梦

    天空是铁青色混合着火焰的颜色,远处一道冲天的树影仿佛连接了天与地。就算隔着很远的距离,烨由也感觉到一股浓郁的生命绿色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不过,这股气息正在以一种令人发指的速度降低。就像是浴缸拔掉了塞子,代表着生命的液体正在被吸进漩涡。巨树矗立着,已经枯死的树枝向着四面八方延伸,织成一张密网,支撑住好

  • 魔法门徒在线阅读第3章

    林琳有些无奈笑了:“我是京都跑来的,先买了去北方城市佳木的车票,然后没上车。套票上了到海市的火车,然后又坐汽车到河北文安县。在那里换了另一个身份,才坐火车到了这里。别说警察想找我没那么容易,就是现在外面的那个超强流感,警察估计也不愿意到处跑来找我。“方旭一阵无语,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个女孩的反侦

  • 开局一千亿之大哥哥,你叫什么呀(1)

    本文架空,所有细节不经推敲,希望各位不要太认真柴桑城是一国首都,天子脚下,车水龙马骆驿不绝,人来人往的街上,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如今女皇治下安居乐业国泰民安,年瑾笙带着面纱一个人走在路上。他原来是打算在家里陪父亲的,可是昨天刚被母亲打了身上留了伤要是父亲看见肯定会担心的,所以就只是陪他吃个饭早早

  • 魔兽王的男人[书穿]之我是谁(7)

    秦枫躺在床上,气息平稳。但是脑海里却好像发生着惊天大战一样。毕竟任谁脑袋里多出来一个人的记忆都不好受。况且还不是一般人,可是人皇呀,人类的王者。不过这可是别人求之不得的奇遇。等灵魂彻底的融合一代强者的见识,能力可不是一般人能了解的。要不是有着之前承受的痛苦,让识海变得这么大,还有本身的契合。就算一代

  • 别怂,上!(穿书)在线阅读第6节

    见到这自动送上门来的四个人,林风脸色一沉,眼中冷光闪烁。而在院子里,见到林风开门出来,而且居然没有要逃跑的样子,那四人都是一愣,韩铁眼中凶光一闪,狞笑道:“嘿嘿,今天怎么突然这么有骨气了?莫不是真以为准备了一件破烂法器和一张废旧法符,就能打得过我们了?哈哈!真是自不量力!”听到韩铁的话,林风的瞳孔微

  • 萌妃养成记在线阅读第二章

    既已下定决心,那就必须去面对。不管是幻境还是真的回到了过去,这次好歹话还没说出口,事情就有转圜的余地,说不定能挽救一下这人生中的高尬时刻。颜璟跟周怡嘉在长椅上坐了十分钟,两人喝完了可乐,又聊了些有的没的,眼看距离与男神约好的九点已越来越近,颜璟这颗自认为已经看穿一切宠辱不惊的心没想到还是有些活蹦乱跳

  • To dear myself[德哈]在线阅读第二章

    新作希望各位支持!。。。。。。。。。。。。。。。。。。。。艳阳高照,一位拥有黑色头发,黑色瞳孔,腰间挂着一柄宝剑的少年,正在一片茂密的森林中行走。他就是离开窟卢塔族的少昊,至于为什么他的眼睛是黑色的?这是他在经过一个卖美瞳的地毯时,顺手“借”的。此时,他现在正在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道去往何方。这个世

  • 宇宙终点站之游玩和苍蝇(5)

    虽是一路游玩,也不过半个钟的时辰我们便到了这食神坊。“宇哥,你说带我们来的好地方就是这里呀”看着食神坊的招牌,水儿只是浅浅一笑,小柔到是很开心叫到“当然了,你两个小妮子不是一直说想和我一起来这食神坊么,我今日就带你们尝尝咯。”满脸笑颜的看了下小柔,我拉着她们两个进入了食神坊“秦大人,好久不见,今日要

  • cp拆成修罗场[快穿]之我母鸡呀!!

    “雪暴又刮起来了,估计要明天才能走了”。守夜人出去看了看天色,回来和唐糖说道。唐糖刚把碗放下,闻言一愣:“那要不我们再吃点儿?”一旁的小孩子们忽然兴奋起来。“姐姐!鸟下蛋了!!”唐糖回头:“嗯?”小雪左手抱着鸡,右手捧着一颗小小的、浅黄色的鸡蛋,兴冲冲地冲到唐糖跟前。就像约好了似的,大毛手中的鸡忽然

  • 我正在玩使命召唤表妹只穿了内衣就闯了进来之文姨娘脱壳

    “若不然明明凤阳也在虎嘴里,那沈莹尘怎么不接着救他,反而从虎背上下来了呢?”秦侍玉并不说自己亲眼所见,她知道绝对不能把这个责任归在小姑子身上,否则,小姑子愧疚死了,二老也更不好过。林夫人瘫坐在椅子上,口中喃喃:“是了,是了……”见婆婆相信了,她又和林淡月道:“发生这样的意外,我这心里也是一抽一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