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无心:我成了舔狗男二顾玄武之毒药(10)

作者:无心大师 来源:飞卢小说网

刚刚转醒的沐海一看着陌生的环境,“这里是哪儿啊,头好疼。”

“你醒了。”羽降彩端着一碗药,走到了床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说着伸手摸了摸沐海一的额头。

“唔...没有什么不舒服的,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将手拿开,羽降彩轻声说,“这里是听雨小筑,我住这里啊。”

“那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在斗场吗?”

“你跟人比试被打晕了,是父王跟紫虚师叔带你过来的。”羽降彩一边解释一边转身拿了药碗,并将它塞在沐海一怀里,“你自己可以喝药吧。”

“哦,嗯。”

“那我去喊紫虚师叔,他很担心你的。”

“降彩。”沐海一喊住了羽降彩,似乎有话要说,可是人他是喊住了,却迟迟没有开口。

“怎么了?”羽降彩看他半天不说话,只能自己出言问她了。

“我,你,对不起。”沐海一吞吞吐吐半天,只冒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但是羽降彩却似乎明白他再说什么。

“如果你是为了幻境中的事情道歉,那就不必了。”

“你...是不是,恨我。”终于问出来了,这些日子以来,沐海一一直就想问这个问题,可是一直没能问出口,因为他害怕听到羽降彩会说是,更害怕会失去这个朋友。

“没有。”

“真的。”沐海一顿时大喜,可是下一瞬就又感觉自己是在做梦,于是又小心翼翼的问道,“在环境里面,扶桑树让我喂你和毒药,你为什么不恨我。”

“这个吗?当时是恨的。”

“果然是这样啊!”沐海一心想,也对,换了谁都会恨的吧,因为就连他自己都恨他自己。

“你喝了毒药。”一声焦急的声音从房门口传来,就见羽浩闯了进来,后面还有一脸严肃的紫虚,他们本来是来看沐海一有没有醒的,可谁想让他们听到这个,羽浩当场就急了。

“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那是个什么毒,我们去找药神,他一定能救你。”羽浩一叠声的说道,丝毫不给其他人说话的机会。

“狌狌,扶桑树让你给降彩吃了什么?”邋遢道人也跟着问道,只不过他除了担心羽降彩之外,主要是担心自己的徒弟,这羽降彩可是羽承天的掌上明珠,如果沐海一真的喂她吃了毒药,那羽承天绝对会把他们师徒碎尸万段的。

“我,我也不知道,我当时脑袋里一片空白,除了记得比她吃了毒药之外,什么都不记得了。”

“什么都不记得了。那我就打到你想起来。”说着就轮圆了拳头,一拳打在沐海一脸上,而沐海一因为心中有愧,也不敢还手,邋遢道人倒是想栏,但是想想人家妹妹都中毒了,他实在是没脸栏,还是羽降彩出言阻止了这场单方面的虐打。

“你拦着我做什么?你不要命了吗?”羽浩又气又心疼的道。

“哥,你别冲动,先听我说。”羽降彩紧紧的抱住羽浩,生怕他再动手,邋遢道人也挡在沐海一身前,劝道,“大侄子啊,你要是把他打死了,那毒药是什么不就更没人知道了?”

然而,羽浩看着还是不甘心的样子,还是想要揍沐海一,羽降彩又加大了力度,用恳求的语气喊了一声,“哥。”

“你...”低头看看羽降彩,以她的力气是拦不住羽浩的,但是如果羽浩挣脱的话也会伤到羽降彩,所以只能选择妥协,“松开我,我不打他就是了,但是这事儿你们得给我说清楚。”感觉到羽浩不动了,羽降彩缓缓的松开紧抱的双手。

“这件事儿...”羽降彩正要进行说明的时候,邋遢道人插嘴了,“让狌狌说吧。”说着将头转向了沐海一,“这事儿你要让人家受害者说吗?难道我平日里就是这么教你的?”

沐海一看了眼羽降彩,深吸了一口气,“好,我来说。”可是他要怎么说呢,这事儿说来话长,他才学会怎么说话,就要说这么长的事情,该从哪里说起呢?

一屋子里的人都看着沐海一,等他来说这件事,可是众人等了半天,这人都没说一句话,最后看到羽浩又要忍不住怒气后,邋遢道人为了不让自己的徒弟在遭毒打,只能开口道,“你若是说不清楚,就伸手握住这个,”说着伸手对着空气一招,一块透明的六菱形的东西泛着华彩出现在几人眼前,“这个是我早年外出历练的时候偶然在一个山洞里发现的,我把这个东西叫做回忆石,你想着幻境中发生的事,这样我们就都能看到了。”

于是沐海一又搜刮了一下自己的记忆,想着那天发生的事儿,将手紧紧握住回忆石,就见回忆石光芒大盛,在一道道光叠在一起后,一个羽浩拜邋遢道人为师的场面出现在众人眼前,而沐海一就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站着。

“我拜紫虚师叔为师,这回忆石是坏了吧。”羽浩看道这一幕后说道。羽降彩捏了他一下,又对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没办法羽浩只能闭嘴看着那副画面。

在画面里面,沐海一看到这一幕,完全无法接受,对着二人大喊大叫,可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这两人都没有理睬他,只是转身向着沐海一的石屋走去,没一会儿沐海一所有的东西都被二人拿出来烧了。而沐海一这回不再对着二人喊叫了,只见他一声长啸后,向着扶桑树的方向跑去,一把握住那把悬在半空的黑枪后,再次向着石屋的方向冲了回去。

可是那石屋好像会跑一样,不管沐海一跑多快,石屋也好,人也好,他都追不上,直到最后陷入了黑暗,再也找不到方向,就见沐海一绝望的站在黑暗中,“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要我,不是说不会赶我走吗?”

“因为他在骗你。”黑暗中响起一个低哑的声音。

“为什么要骗我?”

“因为他不想他的名声有损,他不想被人指责,因为他虚伪。”

“虚伪?不,我师傅不是这样的。”

“是吗?那他为什么不告而别,又为什么要收羽浩为徒?”

“因为,这是因为...”沐海一在为邋遢道人想开脱之词,可是他真的是不知道为什么。

“承认吧,他就是怕天下人说他因为你的身事将你赶走,说他不仁不义,与魔人无异,所以他带着我来到汤谷,他知道你好奇心重,会握住我,这样你就会被我吸进来,这样他就能顺理成章的认为你死了,然后收一个家世背景都是一等一的弟子。”

无异这话对沐海一是有蛊惑性的,而以他现在的年纪跟修为,很显然无法抵挡这种诱惑,虽然他也曾不相信,也曾坚定的认为他的师傅不会不要他,他的朋友不会背叛他,然而最后他还是选择相信了那个声音说的话,而也因为这件事令他的心也沉入了无尽的黑暗。

也因为这个契机,曾被封印在沐海一手中的黑气窜了出来,随着黑气逐渐布满全身,一只红色的蜘蛛也出现在沐海一的眉心。

就在这时,黑暗中闪过一道亮光,一位身穿粉色衣裙的少女也出现这黑暗的世界中,这少女正是羽降彩。

羽降彩出现在离沐海一三丈远的地方,打量着对面跪在地上的少年,可能是因为这黑暗的环境的原因她并没有直接走过去,而是站在原地警惕的看着这方天地,“真黑呀。”这是她对这里的第一印象。

也许是因为黑,羽降彩拿出了一个火折子点燃,这才使得这黑暗中有了一点光,“你没有一丝一毫的修为,是怎么进来的。”之前诱惑沐海一的声音此时在羽降彩的耳边响了起来。

“我天生就可以跟你们这些器灵沟通,这没什么好稀奇的。”羽降彩无所谓的说道。

这还不稀奇啊,没有修为就能跟器灵沟通,如果这声音有形态一定会给她一个大大的白眼。

“将他困在这里的是你吧,你是黑枪的器灵。”

“准确的说,我是扶桑树投射到黑枪里面的一丝神念。”

“扶桑树是神?”

“算是吧,上古时期的事情了,我只是一丝神念,所携带的记忆有限。”

“原来如此,我要带他走。”羽降彩指指还在地上的沐海一。

“他吗?你带不走他了。”

“我不信。”说着,羽降彩就迈步走向沐海一。

“我劝你不要过去,他现在的情况,很复杂。”

羽降彩止住脚步,“复杂?”

那个声音苦笑道,“是的,我是扶桑树投射在黑枪里的一丝神念,我的任务就是考验他,看看他是否能成为黑枪之主,所以我就布了一个幻境。”

“之后呢?”

“之后我在他的身体里感受到了魔。”

“你是说,他是魔族。”

“不,他应该不是魔族,只是他身上的魔族气息从刚开始就十分旺盛,我也在观察中。”

听完这番话,羽降彩没有在往前走,只是静静的看着前方那个少年,良久,她再次迈步走去,“姑娘...”扶桑树的神念似乎是想要阻止她去沐海一那里,只不过羽降彩将他后面的话打断了。

“无需多说,我答应了紫虚师叔要带他回去,只是站在是什么都做不了的。”就在说话的这段时间,她已经走到了沐海一身旁,一拍他的肩膀,“扶狌狌。”

沐海一下意识的抬头,一双腥红又嗜血的眸子看向了羽降彩,惊得她心下一沉,“这...这是入魔了?”

延伸阅读

武汉丑小鸭加盟  http://www.hnxuelian.com/gsto.shtml
公司简介[/SIZE]丑小鸭时尚饰品投资管理机构是武汉金谷联创商贸有限公司的下属机构

塔思琦加盟  http://www.hnxuelian.com/66g6.shtml
塔思琦隶属于塔思琦(上海)商业有限公司,位于上海,创始于1954年珠宝,以珍珠、宝石

新蓝图加盟  http://www.hnxuelian.com/pyna.shtml
新蓝图食品项目介绍:新蓝图食品总部经过对市场的充分考察,针对现在消费群体对健康、绿色

卓娅佳人内衣加盟  http://www.hnxuelian.com/u76c.shtml
卓娅佳人内衣怎么加盟,卓娅佳人内衣加盟费是多少钱;深圳市卓娅佳人服饰有限公司,其前身

雷公加盟  http://www.hnxuelian.com/x6r2.shtml
雷公集成吊顶是安规X1电容、安规X2电容、CBB电容、涤纶电容、电解电容、独石电容、

山东集大建材加盟  http://www.hnxuelian.com/uff4.shtml
山东集大塑料托盘制造有限公司是中国专业生产塑料托盘的龙头企业,是中国十大明星托盘企业

雅文加盟  http://www.hnxuelian.com/ald7.shtml
雅文地毯专注于中国手工地毯在国内外市场的推广,凭借公司强大的图案设计和产品创新能力,

小天鹅干洗店加盟  http://www.hnxuelian.com/sszx.shtml
无锡小天鹅股份有限公司前身成立于1958年。从1978年生产出中国台全自动洗衣机到2

福玉祥和田玉加盟  http://www.hnxuelian.com/gdnc.shtml
福玉祥致力于帮每一位消费者寻找属于您的专属美玉。为回馈消费者多年来的支持和厚爱,福玉

氏丰华美加盟  http://www.hnxuelian.com/pje4.shtml
氏丰华美仪器设备是一家实验室仪器和工业设备的供货平台商,市场覆盖东北、华北等区域,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霸道冰冷公主大变身在线阅读第九章

    经过穆离希这么一闹,穆宿这才发现,自己似乎很久没有好好看过另一个儿子了。因为双胞胎中穆祁生下来就身体弱些,所以他除了教中事务外,仅有的一点注意力也放在了穆祁的身上。想着穆离希刚刚说被人拦在外面的话,穆宿不由得沉下了脸,看着莫逸沉声道:“冒犯大少爷,待会儿你自去领罚。”这发展,穆祁翻了翻自己的人设——

  • 十九皇子娶了谁第9章在线阅读

    四月二日,皇朝集团旗下时尚品牌——FK,在皇朝酒店中心隆重举办了时装电影展开幕酒会。40余位明星及导演嘉宾,共同出席了此次活动。白雾身着露肩短裙,腰侧的星光网纱仙气飘飘,手持长方型银色手包,袅袅婷婷的走过红毯,高挑的身材往签名台前一站,美如画,气质瞬间hold全场。她龙飞凤舞的写下名字,又摆拍几个姿

  • 夜兔江华[综漫]在线阅读第6节

    “哒,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络腮大汉凶神恶煞的威胁道,“大叔。你哪看出我有钱了,你放着前面那个有钱人不劫,专门来抢我这乞丐,你脑子是不是有病?!”浑身破破烂烂,灰头土脸的,看不出容貌,只看到一双明眸。女子一脸怒火说着,络腮大汉哪里不知前面那个人穿的白色华服,一看就是十分

  • 超神学院之异世神明在线阅读初入矿坑

    就在竹无意闭着眼睛尝试运转《道反求真》积累精气时,突然感觉身边有动静,侧耳倾听之下发现竟然是李九。方才明明一副熟睡的模样,现在竟然又偷偷摸摸地爬了起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屋内再没了动静,竹无意睁开眼,果然李九已经不在了,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一架子的木雕。果然是个充满秘密的人,自己在树林中醒来时

  • 顾老师掉马后我心慌之地狱中的魔鬼,巴雷特!(求收藏,求鲜花)

    叶寒被关押的地方,仅仅是推进城第三层的饥饿地狱,倒不是他有超过五千万贝利的悬赏金了,单纯是因为为了进来,揍海军的力道有些大了,那群家伙将他的实力,定义到了五千万贝利这个档次。“哟,小鬼,哪个海贼团的?别以为自己举着一块石头,就很厉害。告诉你,我可是西海的大海贼,悬赏金八千万贝利的暴杀恶狼·蒙德里。”

  • 我变成了猪在线阅读第五节

    绯樱离带着暖薇来到聚会现场,所有人都看着这两个晚到的人,绯樱离的妖邪和暖薇一身干净的气息成了对比,两个人绝美的容貌,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暖薇一入现场就看见了高位上的玖兰枢,那样的高贵和冷漠,像眼中没有任何人,和平时完全不同的模样吓住了暖薇,止住步子,怯怯叫了一声:“小哥哥。”玖兰枢在看到她时,有瞬间

  • 倥偬流年在线阅读第七章

    张舟旭和藏刀俩人几乎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在手臂上,张舟旭脸憋的通红,藏刀倒没有多大反应,一脸平静。俩人手背上血管膨胀,张舟旭的眉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紧皱,痛苦的无以言表。就在众人屏住呼吸等待结果的时候突然“咔嚓”一声。“啊......”张舟旭瞬间眼泪直飚,一股钻心的剧痛袭来,全身冷汗直冒。“我操……”

  • [综]论时空管理局的诞生在线阅读第5章

    我找不到你在无尽的星辰里闪烁的暗淡的哪一颗才是你想念但我看不清你的面庞回忆出现的总是你的背影我害怕害怕有一天会将你遗忘我失去了你哭泣到不能自已坚强的软弱的此心挂念着你你的声音萦绕我的脑海你的气味沁入我的呼吸愿此刻你我的心永远交融不离黑夜不总是群星璀璨没有你我会迷失方向冲破云雾让思念带着我飞翔给我勇气

  • 火影之黑光降临第五章在线阅读

    夜晚,忙碌的将军府也渐渐安静下来,毕晴柔遣退了琉璃回去休息,自己一个人站在院子中,望着满园的桂花出神,夜风吹来,吹散了满园的桂花香,带来丝丝凉意。毕晴柔不禁的打了个寒噤,心里暗笑自己,竟然真的在等那个妖孽,那个人或许只是说说罢了。正准备回屋,却感觉一件衣物披在了自己身上,回头一看,那人褪去了昨晚的华

  • 洪荒:老子从混沌来第三章

    短信上面写着一个地名和一个时间,作为W市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对于S市的情况,纪书迟也是很清楚的,那地名是一处有名的别墅区,她倒是有同学住在哪里,但是她自己却是一次也没有去过的。疑惑地揪了揪顺到一边的刘海,纪书迟回身望了一眼气派的公司大楼,眼睛像雷达似的捕捉到一个刚刚从玻璃墙壁边离开的熟悉身影。16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