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玄幻:我能提取万界武魂抉择

作者:动感萌萌哒1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一天的研讨会结束时已经是暮色西沉了,还有一部分内容没有讨论,众人遂决定第二天继续。送别了剧组,陈颐之回办公室换了身衣服,拿上自己近期最爱的新款流浪包。收拾完东西走出去时,就看见白敬亭戴了顶棒球帽,倚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下等她。白t恤牛仔裤和棒球帽,盛夏的微风吹得衣袖微微扬起,端得是一副清秀少年的模样。

“我们去哪儿?” 小跑到他身边,陈颐之问,见他只身一人,“你助理呢?”

“我让懿轩先回去了,老友叙旧,就不用让他跟着了吧。” 白敬亭说:“我住的就在对面,里面有个茶吧,要不去那里?”

“这不太好吧?怎么说你现在也是上升期艺人,要是被记者拍到怎么办?”

“那你想去哪儿?” 白敬亭想了想,觉得陈颐之说的也对。

“我知道有个地方,做的上海菜很正宗,你也不太会被人认出来。就是店面有点小,但是绝对干净,不知道你介不介意?”

“走吧。”白敬亭顺手接过她手上的包包:“我还没吃过正宗的上海菜呢。”

陈颐之带着他走出了工作室的小院,在衡山路上走了一小段后就拐进了一个小弄堂。这是一片老式的居民区,住在里面的都是老一辈的上海人,年轻人几乎绝迹,所以她很放心白敬亭不会被人认出来。

跟着陈颐之在弄堂里七拐八拐,白敬亭就觉得这个地方好像迷宫,没一会儿他就晕头转向了。

“这哪儿?你不会是要把我卖了吧?” 白敬亭开了个玩笑,还做了一个双手抱胸的动作,配上了个惊吓的神情,像小媳妇似的。

“是啊,把你卖了,我大概也就换顿饭钱吧。” 陈颐之无语,假装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这就是上海的弄堂,跟你们北京的胡同差不多的。到了,就是这里。” 她在一家小饭馆门前停下了,掀开塑料门帘走了进去。

白敬亭看了看周围,狭窄的弄堂,不是熟客绝对找不到这里。小饭馆门面很小,没有灯牌什么的,店招就是很简单的大红色的塑料板,上面写着黄色的 ‘汪姐饭馆’ 四个大字;店门是玻璃门,两边的玻璃门上分别用红色的胶带贴出了 ‘家常本帮’ 和 ‘内设空调’ 四个大字。

“汪姐!” 进去以后,陈颐之冲收银台后喊了一声。

“哟,颐之,侬来了啊。随便坐。” 从收银台后走出一个人,穿着印花丝绸上衣,就是中老年人最爱的那种外贸尾单店里衣服的风格;头发是染成棕红色的短卷发,活脱脱一个弄堂大妈的形象。 “哟,还带了男朋友来啊?”

“不是啦汪姐,就是普通的朋友,很多年没见了。” 陈颐之挑了个在电视机对面的座位,拉开椅子坐下;也不觉得身上的流浪包和这个环境格格不入,随手就把包包放在了旁边的椅子上。没有看菜单,直接跟汪姐报了几个菜名,又问白敬亭要什么饮料。

“可乐,谢谢。” 在她对面坐下,白敬亭才有空好好打量这间小饭馆。

小饭馆不大,一眼看尽;只有六张桌子,分别靠在两边的墙边;装修很简洁,墙壁和天花板都刷成了白色,地上用的也是白色的瓷砖;一切收拾得很干净,并不像路边的小店那样脏兮兮的。收银台的上方装了一台挂壁式空调,吹出阵阵凉意,天花板上的两台电风扇正呜呜作响,让他想到了中学时的夏天,教室里装的电风扇也是这样。桌上放的是那种消毒包装好的餐具,陈颐之取了根牙签,扎开了自己面前的那份,推到了白敬亭面前,又把他的那份拿到自己面前。

尽管刚刚汪姐和颐之讲的是上海话,白敬亭还是从她们俩的神情中猜出了大概;看陈颐之微红的脸颊,汪姐八成是误会了他们的关系。

电视里的广告结束后,重播起了昨晚放的《夏至未至》。陈颐之举起饮料杯,说:“对了,还没祝贺你,新的剧这么成功。现在,陆之昂可是全国万千少女的梦啊。”

“那是,小爷我也就随便演演。” 白敬亭得意地说。

看着他这样贱贱的表情,陈颐之打击他:“我看等流浪汉陆之昂上线,你那副脏兮兮的样子,估计大家都要粉转黑了吧。”

“那我也是最帅通缉犯。” 白敬亭回怼,“你怎么知道陆之昂后面会变成流浪汉?你看过原著?”

“我不仅仅是看过原著,从你出道开始,你的所有作品我都有认真地看好吗!”

这时,汪姐把她刚刚点的凉菜都端上来了。“来,尝尝这个桂花糯米藕。” 她给白敬亭夹了一片,“地地道道的江南味。”

糯米藕香甜软糯,白敬亭轻轻咬了一口,桂花的香气瞬间占领了他的味蕾。他只觉得心里甜滋滋的,可能是因为糯米藕的甜味,但他觉得,更是因为陈颐之刚刚说的话。

原来,她一直默默地关注他,支持他。

看到他脸上满足的表情,陈颐之放下心来。这家店还是王曼先带她来的,因为离工作室近,汪姐手艺又好,所以当她们来不及回家做晚饭的时候就会来这里解决,有时候中午也会带着工作室里的人来这里。一来二去的,陈颐之也和汪姐熟络起来。尽管她对汪姐的手艺很有信心,但是上海菜和北京菜的口味天差地别,她不知道白敬亭能不能接受。

“那你呢?”白敬亭突然问。

“我?什么?”

“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现在都可以设计主角造型了。我以为你会一直待在那边不回来的。”

“自从上次你鼓励我回来以后,我每年暑假都在故梦实习。其实我也是命好,有曼姨这个贵人。”

“我原来一直觉得你不会回来,所以我都不敢主动联系你,怕打扰你的生活。”白敬亭喝了一口饮料,接着说:“去年拍《夏至未至》的时候,我就认出了傅晓;但我不敢问她关于你的事,看她的样子,像是不知道我们认识。”

陈颐之心下释然,说:“确实我没有跟她说,我谁也没说。我一直怕你因为不红而责怪我当初劝你坚持。不过现在好了,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来,再次祝贺你!”

“怎么会怪你呢,路都是我自己选的,感谢你还来不及。” 白敬亭和她碰了碰杯,仰头将杯中的可乐一饮而尽,接着说:“不过以后的路还很长,**圈浮浮沉沉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未来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只有更好。” 陈颐之注视着他的眼睛,定定地说。

“那你呢?我听傅晓说她这个月毕业,你是不是也是?毕业以后有什么打算?”

陈颐之摇了摇头,说:“我的学制比她长,我还有最后一学期的实习,实习完了才能毕业。”

“那你九月是要回去了?” 白敬亭一下子觉得自己心都悬了。

“我也不知道,前两天曼姨跟我说了这件事,她想让我留下来,接手故梦。”

“那不是很好吗?你一直说想做个造型师的呀。”

“是的,但如果我要接手故梦,一是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毕竟是曼姨十几年的心血,我不想就这么砸在我手上。二来,我爸妈放弃他们在国内的事业,带我移民出国,只是想让我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如果我又回来,不就是辜负了他们的一番心意了吗?我好怕让他们失望。”

“如果你真的很想留下来,不如和你爸妈好好谈谈。他们想让你有更好的发展,可能不局限于地点吧;如果你做造型师一样能做得很好,为什么不呢?”

“我怕我提出这个,他们不能接受,毕竟出国以后,我们都以为不会再回来了。”

“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呢?” 白敬亭说,“为人父母的,肯定都是希望孩子好的。”

白敬亭住的酒店就在衡山路上,吃完饭后两人陈颐之把他送到了工作室门口就回家了。洗完澡躺在床上,她按照国际惯例玩了会儿手机,看到朋友圈显示有新的推送,是白敬亭的头像。

【Rapper白:很高兴再见到你 -图片-】配的图是今天点的菜。

陈颐之想了一会儿,第一次在白敬亭的朋友圈下点了个赞。

大概只过了一分钟,她就收到了来自傅晓的电话。

“喂,晓晓?”

“陈颐之!你怎么没说过你和白敬亭认识?”手机里传来了傅晓的声音,“我看见他的朋友圈下点赞的人里面有你,我还以为是我手机坏了。说,你跟他怎么认识的?”

“早就认识了呀,”陈颐之有意逗一逗傅晓,“认识了好几年了都。”

“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 在哪里?”傅晓突然恍然大悟,说:“我知道了,他就是那个rapper!”

“嗯哼。恭喜你智商终于在线了一回。”

“我的智商时时刻刻都在线好吗,你真是藏得够深的。他知道你喜欢他吗?”

“晓晓,我再说一遍,我不喜欢那个rapper,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对于好友一直以来的误解,陈颐之无奈地说。

“好吧那我就信了。”虽然这么说着,但傅晓的语气明明就在说“信你就有鬼了”。

“你什么时候,一起去逛逛街?”

“随时奉陪!国金的sales跟我说夏奈上新品了,我正想去看看。”

“行啊,这个时间上的应该是手工坊新品吧?肯定很好看。等我这两天忙完就去,你到时候穿得低调点哦,我可不想被你的粉丝围堵。”夏奈是陈颐之和傅晓最喜欢的品牌,虽然是蓝血高奢,但家境优渥的两人完全负担得起;在洛杉矶时更是门店的常客,经典款的几个包包早就收集齐了。

“得了吧你,程七七这么坏,我出门不被砸臭鸡蛋就不错了。”

和傅晓聊完,已经快十二点了,陈颐之想着父母也该醒了,就给他们发了条微信。

【一只橙子:如果我留在国内发展,你们会怪我,觉得我辜负了你们吗?】

不多久就收到了来自父母的回信。

【Chen:不会,你别多想。我们带你出国只是为了让你有个更多的选择,不是为了束缚你。】

【橙子他妈:是的颐之,想做什么就去做。不要怕失败,也不用管我们,至少我们现在的存款够你吃饱穿暖一辈子了。】

看到爸妈的回信,陈颐之笑了。给他们回复。

【一只橙子:好的,谢谢爸爸,谢谢妈妈 [笑脸]】

原来束缚她的,一直都只是她自己而已。

延伸阅读

鱼丢丢酸菜鱼加盟  http://www.baojianjiameng.com/nwk.shtml

尚合元睡眠体验店加盟  http://www.baojianjiameng.com/nwy.shtml

高旋轴瓦加盟  http://www.baojianjiameng.com/nwx.shtml

天雅地毯加盟  http://www.baojianjiameng.com/nwp.shtml

摩拉加盟  http://www.baojianjiameng.com/nwn.shtml

美迪欣加盟  http://www.baojianjiameng.com/nwd.shtml

康美鑫净水器加盟  http://www.baojianjiameng.com/nwa.shtml

布丁明明加盟  http://www.baojianjiameng.com/nwg.shtml

绿树林加盟  http://www.baojianjiameng.com/nws.shtml

晋善晋美酒业加盟  http://www.baojianjiameng.com/nwb.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我在万界是满级第3章在线阅读

    当蓦然闯入千年前的战国时光,我恍恍惚惚而无法适应;世事短如春梦,过去种种,犹如前世一梦,不可长久怀而念之。而今所遇之周遭,也不容我有片刻的忐忑与惴惴不安。我本是现世中的平常老百姓,却犹如一缕青烟闯入此处,不知该归于何处。此夜,是我来到此处的第一夜,我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恍然之间,好似有一声音缓缓对我

  • 锦鲤种田记 双界之药园

    “天佑我炎阳宗!”“天佑我炎阳宗......”在一位真灵境的长老喊了一声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这里,所有的人也都开始纷纷附喝起来。场面无比的震撼,声音无比的震天,气势无比的磅礴,画面也无比的温馨。恢复平静之后,一位老者激动地问道:“宗主,那不知还有一位八脉...”老者的话还没说完,炎烈就打断了他笑

  • 江少家的锦鲤成精了四魂之玉 (求收藏)

    “咚咚!”铜钟被敲响,金属的撞击,急促的钟声,隔着老远,传入了坐在溪边巨石上的苏坎耳中。“这声音……!”苏坎睁开闭着的眼睛,停止吐纳妖气,听着耳中的铜钟声,心底不由自主的浮起了来自犬夜叉的记忆,这是来自桔梗曾经待过村落的铜钟,一般会在被乱军和土匪,以及妖怪攻击时,才会敲响,伴随着铜钟的声音,还有嘈杂

  • [家教]云守的专属女伴在线阅读第四节

    江芸看着傅衍之低头在那里要了一碗又一碗,忍不住发作道:“你是猪吗?吃这么多?”气氛顿时尴尬起来。阿姨打圆场:“小江,你这个碗小,他这么高,当然要多吃一碗。”江芸撇撇嘴,没再说别的。傅衍之低头吃饭,想要给她夹一块肉,江芸迅速拿起碗,一脸警惕,“干什么?你要给我夹?用你沾了口水的筷子?”傅衍之筷子顿了一

  • 都市风云纵横在线阅读第三节

    张翠山怒道:“不准你侮辱武当!”谢逊的迎头痛击,让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张翠山瞬间清醒过来。不错,素素托龙门镖局的镖,把师哥送回武当山,可是在山下,却被一伙不明来历的人冒充武当七侠把人中途劫走。他们武当派众人再见到三师兄,他已经手脚俱断,他们师傅张三丰看来他的伤势,判断是被少林独门的外家功夫大力金刚指所

  • 重生七十年代小中医第5章在线阅读

    说罢,宁子贤俩人也不再多劝,老人就是这样,一辈子的家就算死也不会离开,哪怕是睡死人堆里,又或者是被可怕的传染病所包围。两人现在也没心思再找吃的,听老者说村子的另一头不要去,那必然是葬了受传染而死的人。“宁子贤,你听明白那老鬼说的话了吗?”枳宁坐在马背上,惴惴不安的问道。“有一种很厉害的传染病从锦州那

  • 律师精英:开局就和邓梓琪结婚之听从夫人的安排

    “你是我什么?”,宣云冉邪魅的笑望着陌颜,似乎期待着陌颜的回答。“我们没有任何关系。”陌颜本来想说我是你姐姐,但转念一想,假如以她21世纪的身份,别说是姐姐了,眼前之人可不就是她的先先先先不知道先了多少辈分的先祖嘛,遂陌颜直接没有好气的说道。宣云冉听了却没再应答陌颜,而是对面前众人说道:“从今天开始

  • 农家子的奋斗在线阅读第6章

    “大恩不言谢,这可不像你的风格。”随着自己和父亲的身体好转,叶歆的心态变得积极阳光了起来。“来,跟我来。”叶昊招呼着叶歆。叶歆跟随着叶昊来到了他的房间。叶昊已掀起墙上的壁画,是个赝品的清明上河图。在后面竟是暗格,叶昊从里面拿出一封信。“是小音留个你的,自己打开看吧。”说完叶昊便到阳台抽起了烟。叶昊打

  • 变质雷龙残魂

    远处怪人残缺的嘴角抽动一下,嘶的一声,接着一蹦老高。骂道:“该死的雷力,电的我半边脸麻木肿胀!”落到地面,捂着腮帮子在原地转圈,嘀咕着:“雷池的力量狂暴了一些,老夫也只能深入百米处。”“看不清雷池里面的情况,小崽子可别死在里面!”帝雪枫的身体慢慢下沉,识海里的天罚盘震动,顶上的玉佩洒下柔和的荧光,笼

  • 文理度假村在线阅读第六章

    外界八卦传得纷纷扬扬,员工们也很担心黎沫。大家怀疑小裴总在国外是不是学了太多死缠烂打,总是来缠黎总。黎沫觉得八卦说得太过分,提醒员工不要在意裴绍尊的事情,好好上班,用心工作。结果员工们都误会,以为裴绍尊刺激到黎沫,现在连他的名字都听不得。没想到错进错出,黎沫懒得解释,至少员工们因此工作更有积极性,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