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石破天际第七章

作者:名为海 来源:纵横中文网

虽过了元宵,春日依旧迟迟,几日前又落了雪,整个邺都的湖水都积上了冰。

一些水潭山顶处,冰面厚硬,若是有人行走也无事。

天寒地冻,道清贪睡,时至晌午才缓缓起身,一时也望着外头廊檐上的冰棱子发呆。

“姐姐。”她才又有些困意上头,院外传来了应琢的喊声。

厚帘子被扯开散尽了几分暖气,道清扯了扯衣衫,想把*露在外头的脖颈也藏起来。

“姐姐,我听闻,宝禅寺的绿梅今年开了!”应琢寻着矮凳坐下,流云倒了杯热茶递给他。

他抿了几口,又道:“说是那绿梅自从种下从未开过,也快过了冬,想是不会开了,谁知道今年竟开了起来。”

道清打了个哈欠:“是吗?。”

“正是,姐姐快些梳妆,我已经叫了马车,咱们一起去看。”应琢满面欢喜地安排道。

道清第二个哈欠才打了一半,生生被噎了回去,瞪大眼睛看着应琢:“现在?”

身前的少年郑重点点头,扫视了眼四周,突然压低声音:“三姐姐的那位,据说今日也要去宝禅寺。”

道清了然地点点头。

“姐姐快些,我在外头等姐姐。”少年撂下一句话,起身掀开帘子又出了院子。

“姑娘今日穿哪件?”流云整了整道清的发髻,指着衣衫问。

道清思忖了半晌,又认命道:“藕荷色的吧。”

“姑娘如今衣服大多都是这个颜色。”澹月在一侧嘟囔,“之前在跟着夫人的时候,明明姑娘最喜欢的是绯红色····”

只是澹月说着说着又小下声音。

她突然记起那日上元节,那谢家三郎指着姑娘的藕荷细簪说好看,想必是放在心上。

道清并未顾及澹月的多话,又道:“前日里买的两顶羊毡小帽,还有那件夹棉的长袄,还有那个我收在屉子里的荔枝膏,杏仁膏那些都收拾起来。”

澹月应声,收拾了些许才出了门。

道清在马车上打盹了一路,醒的时候就到了宝禅寺。

因带着许多东西,姐弟二人皆气喘吁吁才到了寺门口。

宝禅寺是古刹名寺,即使是一方普通的砖瓦或是檐上的顶子,都有它的来头。

连日的大雪,寺里的琉璃瓦覆上了皑皑雪色,冰楞子挂在檐廊上,向下或缓或急渗着水,寺里的僧人便提了个桶子放在下面,叮叮咚咚得似钟磬之声,清灵灵越发远离俗世烟火。

“檀越。”寺门口依旧站着了慧,小和尚仍身着那半就不新的僧袍。

“今日非初一,檀越怎么过来了。”了慧询问。

“听说后山的绿梅开了,所以来看看。”道清笑道,又示意身后的澹月把包裹递给了慧,“里面的东西是给你和了秀的。”

了慧见那包裹愣了半晌,向来一本正经的的神情中多了些惊讶,慌忙退了几步;“檀越不可,寺中有规定,不可无缘无故收檀越们的东西。”

澹月递包裹落了空,又回头去看道清。

应琢方想说话,被道清止住:“也并非赠送,实是有一事要拜托你。”

“檀越请说。”

“我父亲祭日将至,我又不便日日来这寺里,麻烦你自明日起,帮我在佛菩萨面前奉灯两盏,拜托了。”道清说得真诚。

“这包裹里的东西,算是谢礼,无故麻烦你们,也算是给我个心安。”

了慧思索片刻,点头:“如此,我也不好推迟了。”

与了慧攀谈完毕,他又谴了了秀领路,行至一半,迎面便遇上了两位少年。

“檀越。”了秀行礼。

身前的两位少年身量同等,只是其中一个却是道清相识的,竟是那日上元夜在晏应璟身侧的少年郎。

道清侧目正要示意应琢,应琢却对着另一个少年欣喜唤道:“子退。”

对面身着竹纹浅色襕衫的少年眸目微亮,对着应琢唤道:“元玉,没想到竟在这里遇见你。”

“是啊,我以为咱们扬州一别,再也见不到了。”应琢笑道。

随即他又侧身忙向道清解释:“这是我在扬州时的玩伴,姓文名愈,几年前举家牵走,没料到兜兜转转竟来了邺都。”

“子退,这位是我堂姐。”

文愈听毕,对着道清施礼,道清也回礼点头,眼神却盯着应琢示意。

应琢方才反应过来,恍然大悟道:“子退,这位是····”

道清心中表示欣慰。

“这位是我朋友,沈继云,如今在等三月春闱开考。”

那少年依旧如上元那日一身月白襕衫,衣衫虽是寻常,但这少年眉目俊朗,因此更衬得素雅清淡。

道清心中暗想,自家那位姐姐平日里都是高冷不可侵犯的模样,以为她心念的都是高门贵子,没想到竟然看中的却是一个贫寒书生。

应琢对着沈继云作揖。

“元玉,咱们难得相见,可要好好叙旧。”那位名文愈的少年提议道。

应琢把为难的眼神看向道清,道清反应极快:“应琢,你去罢,我自己去赏梅就好了。”

说毕,道清对着应琢肯定地点点头。

道清又对着身前二位少年行礼告退,便随着了秀带着澹月向后山走去。

“了秀,那二位郎君,常来寺中吗?”道清试探地问。

“也非经常,与檀越你来的次数相仿。”了秀回道。

虽说是宝禅寺的后山,但却也有青石铺底,如今附上了雪色,只能依稀辩驳路线。

此处满山种植梅树,据说是大梁开国皇帝因皇后喜梅,便在此辟地种梅,年岁渐多,种植的梅花数量越来越多,各地移过的品种也越多。

梅香渗着雪色,冷冽里又吐露出温情,像是冬日里掬起一盆落日,那般冷涩。

“了秀,我自己随意走走就好,你回去吧。”道清对着了秀道。

了秀乖巧,便施礼回去。

这里梅树成林,偶也有衣袂隔着雪色而过,大抵也是冬日里来赏梅的雅士。

上月来,此处有红梅遍布,而如今更有绿梅陪衬。

梅香浮动,远山为衬,雪色作倚,冰清之境。

绿梅···道清心中默念。

她望着生褐枝干上的俏梅忆起些事情来。

原文中程家昭韫最喜绿梅,在全文文末,谢瑜自困于邺都,可每年在昭韫生辰,便在庭中植一绿梅为念。

情深默默,令人心折。

道清忽又想起书中原身的命运,明明也是这般情深义重,却未得片刻柔情,就连去世也不过寥寥数笔。

往日里不甚在意的人物,因自己成了晏道清,竟也顾影自怜起来。

随即道清又摇了摇头,这只是晏道清的命运,她不过是公司来测量数据的小白鼠,无论结果如何,她都会回到原来的世界中去。

“有人吗?有人吗?”道清复又抬腿向前,迎面撞上了步履匆匆的小丫头。

那小丫头见人,一把扯住道清:“姑娘,救救我家姑娘,求您了,救救她。”

她似是步履匆匆,鞋袜被雪湿了大片,裙摆处尽是湿布,发髻也因奔跑而散乱,几缕细发黏在额前也顾不得这些。

“怎么了?”道清询问。

“我家姑娘,在前面的冰潭里,那冰···那冰···”小丫头带着哭腔,断断续续解释道。

道清听毕,对着澹月嘱咐道:“澹月,你带着她再去寻人,我先去看看。”

她知晓这后山梅园有一处潭水,唤落梅潭,也是这满山梅树生长的水源所在。

待她小步踏雪跋涉了几米,方才见到那落梅潭如今成了一片冰潭。

而那冰潭上正站着一个藕荷色衣衫的女子,如同一朵春花落在冰凌的世界里,遥遥望去,只让人心生怜惜。

她在冰面上一动不动,面色虽带冷峻,但也能看出她在努力沉下气稳定心绪。

道清又近了些才看清面容,那人,竟然就是程昭韫。

“程姑娘。”道清在岸堤上轻声唤道。

潭中的人抬眸,见她面色才微微一喜:“晏姑娘。”

道清见她与岸堤处虽只有几步之遥,可她所立之处,四周的冰面都开始龟裂,无论往何处前行,皆会落足等待冰碎入这深潭中。

“程姑娘,你沉住气,马上就来人了。”道清安抚道。

她音方落下,只见程昭韫所立之处又有冰纹裂开发出脆生生的嘎吱声,落在人心中警示此刻的极其危险。

“程姑娘,你可会水?”道清四顾一番,见周边有一支梅树,她边问边大力扯下一根粗长的梅枝。

“我···我不会。”程昭韫虽维持着冷静,可声线里却带着哭腔。

原书中穿越前的林多多少年时期掉入水中而对水极怕,今日也不知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让她走到了这个冰面上。

道清用眼神判断几分,距离岸边的冰面还算厚实。

方才她仔细瞧了一圈,程昭韫身侧虽都是碎冰,但左侧的冰面还算可撑住片刻,只要她沉稳住气,再小心绕过来,定然可以走回岸边。

“别怕,你左边的冰还算厚实,你试着慢慢踩上去。”道清小心安慰。

“我···我不行。”程昭韫似是被吓坏了,才抬起左腿,又听见冰面龟裂的声响,她慌忙把脚退了回去,声线里带着剧烈的颤抖。

道清眼见着那些冰面随时都要碎裂的模样,心中默念,顾不上那么多了。

延伸阅读

联众集团加盟  http://www.4000359988.cn/ulib.shtml
联众休闲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致力于乡村休闲产业发展,由赛伯乐中国投资基金、杭州市政府创业

武义星业文具加盟  http://www.4000359988.cn/got4.shtml
武义星业文具厂位于浙江金华市,主营塑料文具盒.套装文具、组合文具、印章等。公司秉承顾

七星堂吉祥物连锁专卖店加盟  http://www.4000359988.cn/b1bh.shtml
七星堂吉祥物连锁专卖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香港七星堂开光吉祥物,为你带来好运气.加盟香

忆触记发加盟  http://www.4000359988.cn/s5he.shtml
“忆触记发”谐音于成语“一触即发”,触即触动,发即爆发,意指“记忆”稍一触动就会立即

新海豚童画加盟  http://www.4000359988.cn/ggz8.shtml
教育幼儿教育教育教育教育教育教育特色特色教育新海豚的远景新海豚核心价值观新海豚战略目

橙艺术少儿美术加盟  http://www.4000359988.cn/bp2w.shtml
深圳艺天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是一家多元化经营的集团有限公司,总部设在深圳,以美术教育为

苏格士马赛克加盟  http://www.4000359988.cn/do3t.shtml
苏格士马赛克生产水晶马赛克、金箔马赛克、钻石马赛克、电镀马赛克、铝塑板马赛克、热熔马

净土作文加盟  http://www.4000359988.cn/gddl.shtml
语文素养是学生学好其它课程的基础,在未来的生活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只有把语文学

辉煌思源加盟  http://www.4000359988.cn/acza.shtml
辉煌思源精细化工地处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金沙滩旅游名胜区,交通便利,环境优美。公司注重

日隆泵阀加盟  http://www.4000359988.cn/x1nb.shtml
永嘉县日隆泵阀有限公司是一家拥有雄厚的实力和高薪技术的泵阀生产企业,座落在风景秀丽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诛天之拳第3章在线阅读

    在**里的依尘正考虑怎样才能联系上左一凡,他慢慢的往前走动,抬手动了动感觉和现实中没什么区别,难道让我飞鸽传书来联系孽一凡啊。依尘随便抓了个人问问怎么联系朋友。“别拉我啊!我也不清楚,问那边的老头。”那人着急的对文成说道。依尘看了看左边远处,有个白头发的老翁站在村子西面,时不时有人去询问事情,他赶快

  • 我的火爆女友在线阅读第4节

    第四章、你为何不亲自去问他呢?石冰兰和林逻的神色都是惊讶,他们从没看到赵坚露出过这番难过的模样,仿佛是遇到老友一般,无比感动。而据石冰兰所知道的是,赵坚,也就是赵队,是市警局刑警大队的队长,曾经是一名军人,后来破例来到了警局从一名警察做起,用了整整十年才成为刑警大队的队长,成为警界的一位传奇。而这位

  • 我不是舔狗男二反派在线阅读第7章

    ‘娘、娘别离开我’;小莲也许因为吃了药又在马车上颠簸着,渐渐有点意识,在梦里看见自己的娘亲李小花冲自己笑,自己紧紧的被娘抱着,好温暖,也怕会随时消失掉,zui里一直练道着。宋婉见怀里的孩子有些起色,一直在呼喊着自己,激动万分地‘健儿、健儿是娘,娘不会离开你的,快睁开眼看看娘,没事了,为娘会守着健儿的

  • [主我英+猎人]反派要有反派的亚子在线阅读第7节

    雪兔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视线内一片漆黑。她好像躺在又冷又硬的木板上,粗糙的表面硌得她全身都疼,更要命的是身下的木板还在剧烈的颠簸,震得她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雪兔难受得挣扎了几下,果然手脚都被牢牢绑住了。强忍着胃里的不适,等眼睛适应了这昏暗的环境后她就开始细细打量周围。这空间狭小而封闭,空气浑浊而稀薄,视

  • 曙光第九章

    原来吃过午饭之后,韩氏就带着许秀芸两姐妹去了沈督军府。不出许妙芸的意料,督军夫人听说是许家二房的太太来拜访,并且没有事先预约,压根就没放在心上。但到底还是给了许家几分薄面,吩咐下人让她们在门房的会客室等着。沈韬出门时候看见韩氏母女三人,虽然他前世鲜少见许妙芸的家人,但他记性极好,一眼就认出了她是许妙

  • 破天斧在线阅读第六章

    “喂!”已经鼻青脸肿扭打一团的两个人听到这声喊,动作顿了顿,简桥松手推开了蔡哲。巷口来了一辆小电驴,顾郁正骑在小电驴上一脸看戏地朝这边看着。“简桥,你表落我这儿了,”顾郁说,“走吧,我去给你拿。”简桥没动,和蔡哲依旧剑拔弩张地对视着。“愣着干嘛,”顾郁又说,“要不要我下来迎接你啊?”他往巷子里面骑了

  • 开局一个废品回收站在线阅读第7节

    袁逍遥越是急眼,张玉就越是得意,立刻跟着喝道:“来就来,谁怕谁啊!”“哗啦哗啦!”色子撞击宝盒,然后嘭的声砸在了台子上。不等张玉开口,袁逍遥立刻喝道:“这次我押大!”“买定离手,开!二二三小!”“哈哈,袁逍遥你又输了!”“再来……”“再来……”随着袁逍遥一声声的大吼,他面前的筹码眼看着减少,最后一块

  • 共济失调在线阅读第五章

    现在正好是七月底,天亮的早。早上五点多,陈锦泽便被生物钟准时叫醒。按照原主平时的作息习惯,陈锦泽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洗漱完,正好就到了六点准备出门跑步了。刚出自家的院子大门,就看见陈大伟穿着一件蓝大褂急冲冲地往家属院大门那边走,像是后面有人在追他一样。陈锦泽本来想上前去打个招呼,但想到陈大伟昨天晚

  • LOL运气好就是无敌在线阅读第3节

    “嗷~”痛死个娘啊!何小小捂着心口痛的直打转。“宿主不可漫骂男主。”“……”我去你妹的。何小小眼中泛泪,悲戚问道:“我这是穿书还是穿电视剧了?我……”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一道欢快的笑声传来。“哈哈哈~快来追我啊!快来追我啊!人呢?”“你们这些家伙还敢称自己是乌硕国的勇士,却连我也追不上。真是无趣!”

  • 我捡了个龙巢之三年夫妻情?(5)

    萧张没余力去关注沈良二人的破事,剧烈的疼痛感使他几乎要昏厥过去。“哈哈,恭喜你,我的儿,你终于觉醒了真龙血脉!”就在这时,萧张的脑海中突然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也在这时,在萧张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穿着一身白色道袍的中年男人的身影。萧张想努力的看清男人的模样,但是萧张发现男人的面部就好像打了马赛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