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阴阳封神第一章在线阅读

作者:半步红尘 来源:飞卢小说网

“呼呼,呼呼呼——”

一轮残月静悄悄的挂在半空,夜色深重。林子里万籁俱寂树影森森,突然却有急促的喘息声由远及近的响了起来。

那声音越来越近,一个兔子般小巧的身影突然从林子中快速掠过,穿过层层雾气,往树林深处跑去。

在他身后又有嘈杂的脚步声跟着响了起来。

两个半大少年紧随而至,边跑边叫道:“站住,你个小偷,让我逮到,没你的好果子吃。”

他这样叫,前面那身影自然更不可能停下来,闻言跑得更快,眼看要将人甩远了。

这时跟在后面的其中一个少年猛地停下,咬牙说道:“师兄,我们分头追,你从这边追,我从那边绕过去,我就不信了,我们两个人一起,还抓不到个偷儿。”

另外那个个子高些的少年闻言点头,“好,那玉子酥我都没舍得吃,竟然让这偷儿偷了去,等我逮到他,非给他一顿好打。”

两人达成一致,很快分成两路,一个追一个绕近路堵。

他们毕竟对这地方熟悉,很快就一前一后的将那小巧的身影给截住了。

两人都跑的不住喘气,看那偷儿就更是怒火攻心,一个少年边挽袖子边往那偷儿跟前走,说道:“跑啊,你再跑一个我看看,哪里来的小崽子,天一阙也是你能撒野的地方吗?”

那兔子一样飞奔的小巧身影被拦在中间,只得停了下来,就着月光细看,才发现竟然是个六七岁的孩子,穿着一身破烂的衣裳,一张小脸抹得漆黑看不清样貌,只露出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在月光下露出狼崽子一般的怒气。

“哟,师兄你看,这偷儿还生气了。”

两人见他逃无可逃,也不急着捉了,反而站在原地逗弄起来。

“怎么不说话?不但是个偷儿,还是个哑巴么?”

“跑啊,刚才不是跑得挺快的么。”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逗弄着那小孩子,那小孩却一句话也没有多说,只绷紧了小身板,目光死死的钉在两人身上。

其中一人被他这样看着,忍不住恼了。

“嘿,你还敢瞪我,胆子挺大啊,师兄,抓住他!”

少年一声令下,另外一人也动了起来,两人同时跃身前扑,朝那小孩子扑了过去。

小孩儿避无可避,被两个人按了个正着,先出手那少年将人死死按在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道:“你再瞪我一下试试,看我不把你眼睛挖出来。”

小孩儿被按的半张脸都蹭在了地上,眼睛却还是避也不避的死死盯着少年的脸,目露凶光。

那少年被看的冒火,又想起来自己大半夜睡不了觉被这偷儿溜着跑了这么远,当即忍不住的一巴掌朝小孩儿脸上扇去。

被另一人拉着手拦住了。

“算了吧,抓住了就行,就是个小崽子,估计是山下村子里没爹没娘的野孩子,将他带回去交给无音师兄明天扔下山去就行。”

倒也不是他心善,只是天一阙规矩严明,他们逗弄这孩子一顿还行,若真是将人打了再传到季无音耳朵里,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的就是他们俩了。

先前那少年还有些不以为意,“这偷儿偷东西在先,我们打他一顿怎么了?再说了此事你知我知他知,他还敢去无音师兄那儿告状不成。”

不过说是这么一说,他心里对这个无音师兄还是有些怕的,闻言收了巴掌,只用力往小孩儿脸上一戳,说道:“小爷今天大发慈悲,放你一马,再让我看见你来偷东西,我非得好好教训教训……”

他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小孩儿就冷不防的扭头一口咬在了他指头上,用了十成的力气,当即就听他一声惨呼,痛的当胸一脚,将那孩子踹飞出去。

“他还敢咬我,师兄打他,往死里打!”

他痛的发抖,再抬头去看,却见那结结实实挨了他一脚的小孩儿已经捂着胸口爬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又往前跑去。

立在一旁刚回过神来的高个少年正要拔腿去追,目光却落到旁边的一座石碑上。

石碑上面只刻了两个字“来雁”。

高个少年脚步猛地一顿,停了下来。

“师兄你愣着做什么,快追啊。”先前那少年正捂着手跳脚,眼看那小孩儿就要跑远了,他师兄却停下了脚步,登时不满的叫道。

高个少年目光里露出一丝惧意:“别追了,你好好看看,我们都追到什么地方来了。”

先前那少年闻言四下一打量,也跟着看到了那块石碑,登时后背一凉。

他们竟然快要追到来雁阁去了。

说来也怪,这林中虽然一直有雾气,却也并不浓郁,只是薄薄一层,而若是抬目往远处看,就会发现以石碑为界,里面的雾气越来越浓,最深处就着月光也只能看到白茫茫一片。

他们现在还能看到那小孩儿的身影钻进了雾中,若是再跑远些,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矮一些的少年放下捂着的那只手,看了看就快要看不清的那小孩儿一眼,目光一转突然说道:“追上去。”

高个少年闻言立即喊道:“你疯了吗?来雁阁里住着什么人你不知道吗?若是惊扰了青霖君,让厌慎长老知道了,说不定会被逐出天一阙的。”

前面那少年却转过头来看他:“那小孩儿已经跑进去了,我们要是不追,他进去了,也一定会惊扰青霖君,我们现在追上去,说不定能在惊扰青霖君之前就把人抓出来,要是让那小崽子进去一通乱闯再闹到厌慎长老那里,我们才真会被逐出天一阙。”

来雁阁这名字好听,在天一阙普通弟子眼中,却等同于禁地。

倒不是里面关着什么妖魔猛兽,而是里面住着天一阙掌门一辈中辈分最小却资质最高的小师叔——青霖君陆子衿。

青霖君在天一阙既不是掌门,也不是长老,甚至门中见过他面貌的都只有寥寥数人,门中如他们一般的普通弟子只知道后山过了来雁碑就是来雁阁,而来雁阁就是青霖君住的地方。可从他们进天一阙的第一天,门规中就明令禁止来后山打扰青霖君清修,违者重罚,若是惹得青霖君不快,当即就会被逐出天一阙,再也不能进来。

他们今天要是没来这里也就罢了,偏偏不但来了,还将个外人带了来,不管他们今日进不进去,那小崽子都已经闯进去了,他们要是不能把人揪出来,就算他们这会儿走了,明日捅到厌慎长老那里,还是会落到他们头上。

因此那矮个少年虽然心里也怕,但却觉得箭在弦上,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他们要真不巧冲撞了青霖君还能说自己是进来抓偷儿的,可要是就这么走了,明日闹到厌慎长老那里,就真说不清楚了。如此畏首畏尾还不如放手搏一搏,万一他们运气好,没惊动青霖君就将人给抓出来了呢。

矮个少年这一番说辞立即将高个少年说动了,他重重一点头说道:“小声些,走!”

两人说完终于也一咬牙跟了上去。

他们来天一阙的时间不长,又只是连拜师大会都没有经历过的寻常弟子,今日要不是追着人过来,别说来雁阁了,后山都不是他们该来的地方。

他们过了来雁碑,身前的雾气就肉眼可见的浓郁起来,那小孩儿不知是不是被少年那重重的一脚踢伤了,跑得比先前慢了不少,这会儿还能看见他在白雾中钻动的身影。

白雾越发浓稠的仿若实质,两人打定主意要在进去来雁阁之前就将人捉住,因此跑的飞快,终于在彻底伸手不见五指之前,跑在前面的高个少年一把揪住了小孩儿的后领。

那小孩儿猛地在他手上挣扎起来,喉咙发出小兽一般的嘶吼声,被后来的少年一把捂住了嘴,他先前被咬了一口,这会儿也不敢再徒手去捂了,而是脱下了外衫罩在手上,让小孩儿想咬他也下不了口。

矮个少年一边捂着小孩儿的嘴,一边忍不住的又从后面踹了那小孩儿一脚。

咬牙低声说道:“让你再跑!”

这次高个少年也没拦着了,反而也跟着踹了一脚,恶狠狠地说道:“你还敢往这里面跑,是要害我们被逐出天一阙吗?”

两人解气般的一人踹了那小孩儿几脚,才终于解了气。

那高个少年还想再说什么,却猛地发现手里揪着的人不动了,一动不动的垂在他手中,仿佛死了似的。

高个少年登时被吓了一跳,猛地将人松了,那小孩儿果然没再动了,软软的垂下了身子。

周围浓雾缭绕,矮个少年见人猛地一下倒了下去,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见状问道:“他怎么倒了?”

高个少年咽了咽唾沫,有些怕了。

“突然就倒了,莫不是死了吧?”

“怎么会?我们就踹了他几脚!”

矮个少年闻言也慌了,伸手就要去摸那小孩儿的鼻子,却听一旁传来了一声兽类嘶吼之声。

“什么东西!”

一个雪白的影子嗖的一下窜至两人面前,随后高个少年惨叫一声,叫道:“有东西咬我!”

四周都是白雾,那影子也是白的,又速度飞快,根本看不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很快矮个少年也被狠狠地咬了一口,两人这才慌了,连倒在地上的偷儿都顾不上了,拔腿就往来处跑去。

那白影却如影随形,上蹿下跳的咬了他们好几口。

惨叫声此起彼伏,两人就快被咬的哭出来了,谁也顾不得先前说的要小声些,被白影追的慌不择路。

突然一声天籁琴音一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如同高山流水泠泠流过,冷声说道。

“何人擅闯来雁阁。”

延伸阅读

MACAN加盟  http://www.202164.cn/gpt9.shtml
汽车消费时代已经全面到来,十年来,中国汽车保有量正以12%的年均速度增长,截至201

ABA篮球训练营加盟  http://www.202164.cn/b45t.shtml
aba篮球训练营加盟_公司简介2010年亚运会已经过去,2011年奥比亚篮球运动掀起

道佳加盟  http://www.202164.cn/girw.shtml
道佳电子科技位于山东省省会—即有“泉城“之称的济南市,是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气

欧美斯办公家具加盟  http://www.202164.cn/6sgv.shtml
欧美斯隶属于广州市欧美斯家具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研发、生产、销售整体衣柜及其相关配套

倍贝乐思加盟  http://www.202164.cn/6uvf.shtml
倍贝乐思早教是一家非常专业的早教品牌,精心为孩子们打造了一系列优质早教课程,促进孩子

华南国际幼教展加盟  http://www.202164.cn/gzew.shtml
各省市学前教育盛会——广州之约&nb...

领星包装设备加盟  http://www.202164.cn/ax9r.shtml
无锡领星包装设备有限公司,坐落于经济繁荣、风景优美的无锡市,是一家从事高性能现代化包

贝多多加盟  http://www.202164.cn/p4h9.shtml
贝多多婴儿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母婴用品、口水巾、尿垫、尿布扣、服装、童睡袋、抱被、孕妇

五行加盟  http://www.202164.cn/y52p.shtml
五行工艺品经销批发的佛珠手链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

瑞顺机械加盟  http://www.202164.cn/p6yw.shtml
瑞顺机械可供应轮转机用UV灯管,提供全部配套UVLIGHT(台湾光侨或台湾光源)和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灿烂的小多肉在线阅读第9节

    “已经成功通过考核了,后天就可以回来了。”,每次收到他们的信息,他就好羡慕,希望有一天他也能像他们那样,不过他离这目标也不远了。“你呢,准备好没有。”“当然,我一直期盼着。”云景兴奋的转头,这一天他等了好久了。“看前面。”叶遥收回看向窗外的视线,淡淡道。湘省白市,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在一家饭店前,车门

  • 向往的生活之狐大王奇遇记之感谢X明白X交易(8)

    布鲁斯走到顾茜身边就看到她接过女警官的甜甜圈咬了一口,说道:“这个不太甜。”女警官拿起盒子吃了一口,觉得已经很甜了。顾茜很认真的眨着大眼睛看着女警官,道:“没有你刚刚笑的甜。”“咳咳,茜茜。”顾茜回头看到布鲁斯笑到甜甜的道:“布鲁斯。”“给你甜甜圈吃,很甜。”顾茜举起甜甜圈对布鲁斯说道,像一个给亲人

  • V家守护者第五章在线阅读

    一时来意!吴枫听到这解释差点气吐血,按照小说里面的师傅不都是那种绝世高手想找个人继承衣钵的吗,为什么到他这里就遇到个这种看心情来折磨徒弟的。“乖徒儿,你考虑好没?”这时青丘神人的声音打断了吴枫的思绪。算了再相信这老头一次吧!吴枫点头决定再相信这奇葩师傅一次,“老头如果你再坑我,我发誓不会相信你了。”

  • 从此刻开始在线阅读第1节

    脑袋晕晕沉沉,仿佛是宿醉刚醒。沈宁艰难的从被子里伸出手,摸着自己仿若针扎般的头,有点后悔晚上喝那么多酒了。然而,隐藏多年的性向被父母发觉,周围的亲朋好友瞬间避自己如蛇蝎,除了大醉一场,他又能做什么?想起父母与亲友的话语与表现,沈宁只觉得心中酸涩,一时间,头就更疼了,他只好睁开眼,打算起床去给自己找醒

  • 我!一拳制霸洪荒在线阅读第九章

    回到奴园的门口,我彻底的松了一口气,软倒在了怒杀的身上。一切恍如隔世,刚刚经历的一切,好像做梦一样刺激,我可不想再次尝试。虽然目前生活依旧劳碌,艰苦,好歹还有家人的陪伴,活着的希望不是。这次死里逃生,让我又一次明白自己的冒失,我需要更加沉稳,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未知的危险,不是每一次都会那么幸运,我还需

  • 万界最强聊天群在线阅读第九节

    玉茕的生辰算是急急忙忙的结束了,大家还围在一起开开心心进膳时,坏消息传了来。“大成…毒已经全身发作,怕是没几日了。”大家瞬间安静下来,玉茕手里的碗筷全部掉在地上,啪的一声扰乱了所有的心绪。“大家都安安静静的吃好饭,各回各屋,不要想太多,我先去看一眼。”嫦娥早就算好了毒发的时日,却没算到刚刚好是这一天

  • 从成为医学教授开始,我慌了!在线阅读第1节

    何为北斗七星?《黄老经》曰:北斗第一天枢星,则阳明星之魂神也。第二天璇星,则yin精星之魂神也。第三天玑星,则真人星之魄精也。第四天权星,则玄冥星之魄精也。第五玉衡星,则丹元星之魄灵也。第六闿阳星,则北极星之魄灵也。第七摇光星,则天关星之魂大明也。又有书记录云:北斗七星为第一阳明贪狼星、第二yin精

  • 微笑男神追妻路在线阅读第六节

    果然,顾宇的担心是正确的。算了算时间,已经过了他们和大春约定的时候。就在顾宇正在心里祈祷他们别找过来的时候,站在树枝上的他,看到了大春二人。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如果此时他不发声,那么估计一会就会被那只正在巡逻的豺狼发现。于是立马高声喊到:“有危险,快跑!”这一嗓子惊动了大春,同时也惊动了在树下假寐的群

  • 凤舞江山青宁篇之第八章(8)

    这两人过来得十分突然,元槿相当的莫名其妙。邹元桐却是认得对方,只来得及低低说了句“二姐的朋友”,少女们已经走到了她们身边。赵秋宜和林玉萱上下打量着元槿,暗暗心惊于眼前女孩儿的美貌,语气不善地问道:“邹元杺呢?她怎么没有过来?”邹元桐刚要说话,元槿握了握她的手,笑道:“二姐姐身子不适,留在家里了。”邹

  • 日常撩妻指南在线阅读第1章

    浔城,苍龙帝国中一座不小的城市。“林老哥,你看我刚才给出的条件如何呀?”城主府内的大厅之上,坐在客座上的一名中年男子向主位上的另一人道。而主位男子淡然一笑,“对不起了,赵老弟,这种事情我林某不会去做的。”赵姓男子闻言嘿嘿一笑,“怎么说,林老哥是不愿意给我赵家一个面子喽。”话罢,他的笑容逐渐消失,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