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献吻之像野狗样活下去

作者:原和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小劫终于醒来,眼前一片绿茫茫的什么都看不见,好一会儿,他才能模模糊糊看到些影子,一个背影正在几米外的地上挖东西。

“喂,请,请问……?莫…莫尘?是你吗?”李小劫虚着眼迷迷糊糊的问道。

背影转过头,兴奋的靠了过来,这是个十来岁的精瘦少年,身上的衣服都被刮破了,还有很多擦伤,不停的傻笑着,好像智力有些问题,但他身体十分灵活,手在地上一按就跳到了李小劫眼前。

“小劫,小劫,小劫醒了……。”

李小劫摸着自己的头痛苦的说道:“我,我这是怎么了?”

叫莫尘的少年拿起一截好似蛇皮样的东西,蛇皮的一端连着三片裂开的果壳儿,莫尘捏着果壳儿指着李小劫的脖子,做了一个扎入的姿势说道:“种子,种子,嘭!爆开,种子,嗖……。”

李小劫摸着脖子半信半疑的接过蛇皮果壳,那是一个桃子大小的果核,黑白相间的颜色,凹凸不平的纹路,应该是某种坚果,但上手的感觉却又软硬相间,很有弹性,既像木头又像肉球,他随口问道:“你在哪里搞到这个东西的?”

莫尘没有回答,傻笑的脸庞突然沉了下来,他不知所措的看向远方,显出一丝茫然又忧伤的神情。

“莫尘,你怎么了?你想到什么了?”李小劫关切的问道。

莫尘依旧没答话,迷茫的念叨着:“妈妈,母亲,妈,妈妈……。”

李小劫再次看向手里的蛇皮,他仔细闻了闻说道:“你……?”

李小劫刚蹦出一个字就见黑影一闪,莫尘已经不见了,他挣扎着想要起身,可身体根本不听使唤,直挺挺的爬倒在地,又昏了过去。

“嘿!一大早就没精打采,老实交代,昨晚干嘛去了。”

李小劫身体一晃,呆呆的眼睛开始聚焦,他缓缓转过头,眼前是一个留着齐颈短发的校服少女,明眸皓齿,抓着背包肩带轻咬着嘴唇,满是青春活力。

“玲奈?你怎么……?”话刚说到一半,李小劫疑惑的看向四周。

“我怎么在这里?现在几点了?”李小劫茫然的问道。

“现在是早上八点,周一了还不穿校服,难道你又想逃课?”校服少女嗔怪的说道。

“现在已经八点了?难道我……?”李小劫自言自语道,随即他便发现校服少女怀疑询问的眼神赶忙慌乱的掩饰道:“哦,我……,可能昨晚没睡好,忘了换衣服,现在还有点迷糊。”

“骗人!呃……,一身酸臭,你……?”

玲奈揪着李小劫不放,这时一辆跑车停在路旁,一个女生在车上叫道:“玲奈!”

“夜香,一大早你们开车准备去哪里?”玲奈微笑着回应道。

开车的人是个高大帅气的男生,他转过头轻弯着嘴角,目光跳过李小劫直接落在玲奈的脸上说道:“你忘了吗?今天我们约了端木导演来讲戏,你可是我们这部短片的美指。”

“哎呀,你不说我都……,这几天画画什么都忘了。”玲奈抱歉的说道。

“快上车,我们要提前赶到会场准备布景。”夜香叫道。

“嗯。”玲奈转头看了看李小劫担忧的说道:“小劫,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你……?”

“夜香,辉,我们能不能带上小劫?”玲奈再次看向夜香问道。

帅气男生脸上闪过一丝怒容但很快就变回标志性的阳光微笑说道:“玲奈,体育馆和学校可不在一条路上,难道你想端木导演等我们吗?

这样,我先送你们过去,然后再回来接小劫,你们看怎么样?”

李小劫感觉耳根火辣辣的,他咬了下牙齿,避开帅气男生的目光说道:“我,我没事,玲奈你们先去办你们的正事吧。”

“那你小心点,记得有事给我电话。”说完玲奈担忧的坐上车,再次看了李小劫一眼,李小劫勉力的笑了一下,光彩耀眼的车尾发出炫耀的轰鸣声,一个急转甩起大片的烟尘,李小劫举起手,指缝间只看到两个远去的车尾灯。

李小劫落寞的走入盐女镇,一个佝偻的身影正在镇口焦急的徘徊着,看到李小劫他一瘸一拐的迎上来叫道:“小劫,你这个家伙,昨晚去哪里了?一整晚都不见人。”

扶着老人的手,李小劫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委屈的说道:“爷爷,我没用,没人肯来我们医馆挂靠,医馆真的会被收走吗?”

“扶我到那边坐坐。”老人平和的说道。

放开拐杖老人拍着自己的伤腿说道:“小劫,还记得我这条腿是怎么瘸的吗?”

“记得,那时我们还在四处流浪,靠给农夫们跌打推拿来换点食物。

那年我在一个村口被几个小孩儿丢石头,爷爷为保护我拿棍子赶他们走,可那些小孩儿回去却对父母说,我们偷东西,还打他们,村民围住了我们,爷爷把我护在身下……。

那时我问爷爷,我们这样活着有意义吗?

爷爷摸着我的头说:‘小劫,这都是小灾小难,只要一个坑儿一个坑儿的过,你就能长大了。’”李小劫苦笑着说道。

“然后呢?”老人一边拍着腿一边看着远方说道。

“村长怕闹出人命,便把我们接到他家中养伤,爷爷醒后却说村长的颈椎有问题,村长不信,爷爷准确的说出了村长的症状,村长将信将疑的让我们治他的旧伤,再后来我们就成了村长的朋友,村长还让出了盐女镇的旧宅,介绍我们开诊所。”李小劫低着头说道。

“活着,像野狗一样活下去,只要还在喘气就有机会翻身,不是吗?”老人抚着李小劫的头说道。

李小劫呼出一口气说道:“嗯,明天我再去想想办法。”

“你先去上学,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紫山村给我电话了,邀我过去给村民们治病,广志村长是镇长的老朋友,我去求求他,一定有办法的。”

“紫山村?紫山村的路太难走了,爷爷你现在……,还是我去吧。”

“不,那种老毛病你看不好的,你现在的任务是专心上学,如果你考上了医生我们就不怕了。”

“那……,你什么时候走,爷爷。”

“卫生部的整改令还有一段时间,我把药准备齐了再走,看你这一身臭味,快回去好好洗个澡,上学去。”

“嗯。”

翻过学校的围墙,李小劫空着脑子茫然的走着。

李小劫的学校在盐女镇最西边,依山而建十分偏僻,但却是方圆一百公里内最大的私立学校,镜湖学院。

镜湖学院可以说是一个完全独立于日本教育系统外的学校,它的校董会十分强大,专门接收自己学校的毕业生,如果你有华裔血统还可以在这里申请特别奖学金,只要通过毕业考试学费近乎全免,所以整个学校大部分都是华人移民的后代。

镜湖学院不仅规模大,而且教育方法还很另类,从小学到大学一条流水线,学习全凭自觉,你可以通过传统学业方式毕业,也可以申请特殊才能评测,只要校董会认可,都可以拿到奖学金,所以镜湖学院也像个浓缩的小社会,什么样的人都有,像李小劫这般无故缺课半天简直小儿科,只要不妨碍别人根本没人过问。

李小劫低着头小心的穿过校园广场,一缕缕昏黄的阳光穿过密密匝匝的枝叶打在他的脸上,一横一道就如一条条禁止通行的斑马线,突然一只胳膊夹住了他的脖子。

“怎么才来学校?”

李小劫转过头勉力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辉,是你啊,昨天在外边办点事,回来晚了,身上太脏要换下衣服,所以……。”

“二泉医馆的事我都听说了,这么多年的街坊,大家都相信你们,不过……,你知道,虽然我们风间家负责镇上的卫生事物,但这是市里面的命令……。”

“我明白。”李小劫小心的应承道。

“小劫,这件事我很想帮忙,我想到了个办法,你愿不愿试试?”风间辉盯看着李小劫的眼睛说道。

李小劫不自觉的避开眼神说道:“什么办法?”

“其实你家就差一张证书,我现在正和一个医生合作项目,如果我们能帮到他,那求他挂靠一下医师执照还不是分分钟的事。”风间辉收回了些眼神语气平和的说道。

李小劫眉毛一跳抬眼问道:“真的吗?什么忙?”

风间辉刚想说话就看到一大团黑影从二楼平台迎面扑来……。

延伸阅读

希然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td.shtml

沃玛围巾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ta.shtml

优侣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tg.shtml

恒满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ts.shtml

艾诗仙妮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tb.shtml

丁哥黑鱼馆鱼火锅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tu.shtml

木木屋MUMUWU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t6.shtml

六町目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tv.shtml

德丽凯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94.shtml

田味灌汤包加盟  http://www.shaokaodianjiameng.com/p9j.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韶在线阅读第2节

    感觉睡饱了,白薇薇将脑袋从被子里装出来,眨巴眨巴眼睛,伸出一支手想要拿床头柜上的闹钟看看时间,手伸了半天也没有碰到床头柜,把手拿回来之后又在被子里赖了一会,从床上坐起来之后转过头想拿闹钟,却发现……“啊……”尖叫一声白薇薇从床上跳了下来,这里是哪里?这不是她的房间,她的房间没有这么大,不,是她住的一

  • 乱世诛邪美人如花(小修)

    顾青霜抱着断水剑离开了客栈。西门吹雪还沉浸在她的话里。这个世界的武道果真不想她们那里昌盛。顾青霜叹了口气。她也来到这里有一段时间了,知道西门吹雪在这里可以算得上是一流高手。但是,这里竟然没有什么破碎虚空级别的人物,这让她多少有些失望。武功上去了,眼界自然也就上去了。她顾青霜虽然算不上是什么了不起的人

  • [綜]夕方奇谭在线阅读第七节

    塔尔塔罗斯垂下美若黑曜石一般的眸子,他看着自己手里握着的手嘴角缓缓勾出了一个笑容,植物神的任何请求他都会答应。现在船尾撑船的卡戎一脸牙酸,只想赶紧把坐在自己船上的这位大神给送到对岸去。渡过了苦难之河就到达了冥界,陆放歌被塔尔塔罗斯的气息所笼罩,路过的魂灵与神明谁都没有发现他是外来者。“走过这片芦苇,

  • 惊天报复第9章在线阅读

    刚才的两声枪击,已使得公园内的人察觉,他们纷纷四处仓皇逃窜。抱着一个人,林恒的速度无法全部发挥出来,他只能尽量往人群靠去,这样敌人就无法准确的锁定目标了。林恒跟在混乱的人群中,出奇的是被他抱着的王梦可异常的平静,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王梦可的头靠在林恒怀中,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到一种充实的安全感,这是

  • 全民进化 [参赛作品]第1章在线阅读

    “你看你现在,不人不鬼,我还以为会有多强。“说话的是一个浑身被黑色火焰包裹的人。此人脚踩虚空,悬浮于天上。在他四周还有三人,看站位应该是为了围住地上低着头的那个“怪物?”。“阴阳之体太让我失望了,就你现在这实力,还想跟“尊”打?”或许是见下方的“怪物”不说话,那人再次出口挑衅。这回地下站着的那个“怪

  • 我的人生很特殊在线阅读第1节

    春秋再次恢复意识,耳边是嘈杂的声音,她的脸上火辣辣的疼,全身更是疼痛不已,鼻尖是浓浓的血腥味,脸上黏糊的甚至让她没办法睁开眼睛。春秋的第一反应是,她这是没死?她动了一下手指,虽然很疼,但是真的没死,她想张嘴,可是嘴里浓郁的血腥味,‘呸’她吐掉口里的血水,用手擦了眼睑上黏糊的血,努力睁开眼睛想要看看眼

  • 大明:朕登基以后在线阅读第五节

    当罗冉察觉到俞诺的眼神,顺着他目光看去之后,嘴角不由的浮现出一抹微笑,在罗冉的正前方,一个稍显纤瘦的女孩正一脸却生生看着身旁围着她的学长们,从她的眼神中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恐慌。罗冉心中很清楚,依照俞诺的个性,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果然,俞诺很快便朝着那个女孩的位置走了过去,当他来到女孩的身旁后,一脸微

  • 白雪融霜在线阅读第8节

    机场。“言老,言总派我们来接您,请上车。”司机一眼就在人群中找到了言老,墨绿色中式衣衫,稀疏的银发顶上扣着一顶黑色的小毡帽,饱经风霜的脸上,两只深陷进去的眼睛,深邃明亮。“告诉你们言总,他不亲自来接,我和倩儿就不会上车!”“爷爷,您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倩儿都多久没见过您发脾气了。”柳文倩柔弱的唏嘘道。

  • 舍我三生承诺在线阅读解蛊

    酒醉人散,这一晚沉玄只是喝了两杯酒,尽管沉玄的酒量很差,但是对这两杯酒还是顶得住的。月色昏亮模糊,星辰稀疏,墨色铺染的街道上格外的萧条冷清,除了微微徐风吹来,寂寥的街道上偶尔传来几声打更声,清脆动人的铃声渐渐从醉生楼的方向缓缓流向紫禁城,沉玄握着轻轻地铃医旗缓步轻踱在街道上。街道的灯笼余光拉长沉玄枯

  • 完美继皇后之第三章(3)

    将近午时,礼国公府也接到了赐婚的圣旨。诚王今年十七,比俞轻大两岁,是有名的病皇子,一个月三十天,有二十五天卧病在床。他是广安帝在潜邸时,与江南富商的庶女所生。广安帝继位后,其生母在宫斗中犯蠢,因涉嫌毒害龙裔被打入冷宫,不出三年便病亡了。诸皇子中,他地位最低。姬宴本人不善交际,在朝廷中根基极浅,京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