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负距离关系三生石畔盼三生 彼岸花开开彼岸

作者:木米花 来源:晋江文学城

生在阳间有散场,

死归地府也何妨。

阳间地府俱相似,

只当漂泊在异乡。

阴间地府,位三界之下,仙界居首,人间次之,后为地府也。

地府有曰“幽冥”,乃狱,一狱一层共十八层,魂之牢鬼之狱,知其详者甚少,流言寥寥尔。

流传纷纷作不得数,知晓者莫不过那些上神天仙罢了。在凡间要说那言谈骇变的,当属那世人皆知的勾魂二将黑白无常。

“师兄,今儿个这是第几个鬼魂了,没有一千怕是也有八百了吧?”

一道娇滴滴的雌音在耳边响起,昏昏沉沉的想睁开眼睛,奈何眼睑重若千斤,股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传遍全身,使得浑身肌肉都抽搐着颤抖起来。

江山面目狰狞,想要握拳抵制住那疼痛的神经,可怕的是连最后一丝丝力道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疼痛不肯罢休,愈疼愈发厉害,道道死亡的念头在心头盘旋着,似乎在催促着快些上路。

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那死前的挣扎。

从帝都回来,途径黑森林,已用尽了全身的毅力,挣扎,这世间谁又没有挣扎过?对于再次科举落榜的江山来说,也许死亡是另一种活着呢。

黄土丛深白骨眠,

凄凉情事渺秋烟。

何须更作登科记,

提名金榜便为仙。

可肉身上的痛又何及心里的万分之一呢,只怕这一去,便苦了家中年迈双亲。

您伴我长大,我却不知如何敬您到老...

这或许便是心死了吧,只是此时的江山,竟是连最后流泪的一丝力气都没有,连呼吸都是一种奢侈。

右手无力的缓缓摊开,一个药瓶跌落在草丛里,压于草丛间隐隐露出三颗红色小字,其曰“鹤顶红”。

半晌,一道白光从江山尸体上爬起,渐渐凝成一个人形模样,样貌与之无异。

“师妹赶紧上魂枷,收完他赶紧去下一个。”一个雄性声音响起,十步外的江山隐隐听到些残音,只是这副模样便唤做鬼魂了。

江山隐隐的打量着十步外的两人,男黑女白龄皆双十,头戴羽冠穿着怪异,帽身上篆刻道家符文,偶尔散出丝丝金光很是夺目;一袭华服气焰涟漪,领围上也是篆刻道家真符,如龙似蛟金光散散;腰束大将灵带,白虎扣头,一双獠牙寒芒乍现阴冷冰寒;一双华靴也是异彩涟涟,靴牌上同样篆写有符文,似天上的文曲靴腾云驾雾不在话下。

黑无常所执之物名为“幡”,血红大幡上皆是狰狞面目虫蛇密布,间中书着一个血红“狱”字,清风缭绕间血幡缓缓飘扬,顿时使得江山头涨脑列。

白无常所执为一块黑色三尺令牌,符文由上至下,阴冷诡异。

白无常手脸粉白,凤眼红唇,丝滑的脸畔似暖春的桃花,秋波涟漪间摄人心魄,如不是生得过于粉白,怕是只有唤做那传说中的仙子与之媲美了。清瘦的黑无常长相颇具英气,面容棱角分明,刨除羽冠与手持之物而言,二人全然一副贵胄作派气宇非凡。

如不知这二人乃勾魂使者黑白无常,江山恐怕还真把他们当做那天上的仙人了。

“师兄,你说这阎王殿的规定是怎么个事儿,每三年到这个时候便是忙得焦头烂额,名额也从一千增加到三千,就知道增加名额,好歹也给咱俩加派点人手不是?”白无常抱怨声落便随手打了个手决,一道银光至她手中的驱魂令射出,照在江山身上。

“别抱怨了师妹,要怪就怪那人间的皇帝老儿,好端端的非要搞个什么三年一度的科举,这年头,死在科举上的鬼魂都不知道收了多少了,那人间还真的...”黑无常也是随口说了几句,话语当中不缺那点儿小味道。

白无常轻哼一声,眼角撇了撇江山化做的魂魄,不耐烦的道:“本萌最讨厌的就是收这些凡夫俗子的鬼魂了,要是人间都是修士该多好啊,一道招魂令便是能收它个一腰带。”

“管它呢,收完好交差。”黑无常看了看锁在江山脖颈上的魂枷附和道。

“还好下一个也是平洲的,顺道,不然可累坏本萌了。”白无常看了招魂令显现的勾魂谱,顿觉松了口气,欲走,却是看了一眼江山的尸身,也是气打一处来,玉足轻启便是往江山尸身上招呼,以泄心头之愤。

“诶师兄,我怎么觉着这丫有点面熟啊,好像在哪儿见过。”白无常这一脚下去,倒是看清了江山的模样,低头看个仔细,时不时用手中的招魂令往尸身上这戳戳那戳戳,对黑无常小声嘀咕道。

“师妹果然好记性,除了第一回是五殿王亲自出手之外,剩下这七回苦命差事可都是咱兄妹俩呢。”

“不是师兄不是,你过来仔细看看,这儿这儿,你看这儿。”白无常一时间有些语挫,用手中的驱魂令指着江山的眼帘,道:“左眼帘有着这样一道道痕,太像了!”

黑无常也是低下头看向江山的眼帘,眉头锁了锁,沉吟片刻道:“这是巧合吧,或许是他那儿受过伤呢,绝对不可能,那可是...是...”

“师兄,难道七次都是这般巧合不成?”白无常似乎是认定了心中猜想,娇滴滴的说道:“难道师兄就不想想,五殿王很少会过问锁魂之事,只要殿下每过问一次,咱们收的魂当中便是有他,这也是巧合不成?”

黑无常眉头再次锁了锁,似乎是在仔细的回想些什么,片刻也找不道答案,只好作罢,道:“好了别多想了,既然五殿王有吩咐,那我等只有依令行事,走吧去下一个。”

见黑无常没有承认也并无反驳,白无常轻哼了一声,又是抬脚招呼了下江山的尸身才肯作罢。

目睹一切的江山有些错愕,今年方才二十有一,怎么可能死了七回!

...

地府位居人间之下空间辽阔,可要从人间进入,有且只有一条通道,那便是——鬼门关。

鬼门关通道与人间道路不同,并不是一条通向幽冥之狱的道路,确切说来,它更像是一条空间隧道,隧道的这头称为人间,另外一头才是鬼门关。

寒月悬空。

卯时,江山方才被黑白无常带到鬼门关,待与狱兵交接之后,方才松开脖颈上的魂枷,也是让江山略微的松了口气。

地府与人间不同,无星无日,整片天空都显得昏沉无比。

第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那拔地而起的血红石门,其上皆是狰狞鬼脸枯骨交错,偶有裂缝长出些许杂藤,却是被枯骨鬼面遮掩得并不茂密可怖至极。

怯眼望去,顿时被石檐上的血红刺得头晕目眩,江山赶紧伸手挡于额前,待得炫目光芒稍减,方才敢向前窥去,赫然发现,石门之上书着“鬼门关”三颗鲜红大字。

百丈有高的石门耸立于远方,远远望去让人心生渺小之感。三个大字更是用鲜血浇灌,血光涟漪之间腥红刺目。石门上的枯骨鬼面皆是冤魂所化,待得仇人到来之时以报阳间冤死之仇。

石门前摆放着两尊巨兽,张牙舞爪腾云纵跃,有吞天纳地之感,狱卒皆称之为“年”。

就算死前都不作害怕的江山,来道鬼门关之时,也是被眼前的一切惊吓住。

石门前是一片巨大的枯骨广场,广场与石门之间衔接着一条枯骨通道。广场之内全是鬼魂,所有鬼魂皆被狱卒用锁链锁着连在一起,形成一条条鬼魂锁链,期间有鬼魂的叫骂和哀嚎,更甚的便是狱卒的喝骂和一道道鞭子的鞭挞声。

广场四周也是鬼魂众多熙熙攘攘,游荡在广场周边的鬼魂称之为孤魂野鬼,都是阳寿未尽便屈死之人,只得在鬼门关前游荡,待得阳寿终了方可入关,另投六道踏入轮回。

鬼门关之后相距十里,便是黄泉路。

黄泉路与其说是路,倒不如说是一条淡黄色的小径,小径长十里,不多不少。

一握握黄土规整有序的铺排在小径上,小径两旁开满了血色荼靡,三五成团七八成簇,偶有两珠被挤在离岸的岩缝里挣扎着生长。

彼岸花只在黄泉路上开放,是黄泉路上唯一的凄景。

花开开彼岸,花开不见叶,有叶不见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故狱卒皆称之为彼岸花。彼岸彼岸,我在这端,你却在那端。

彼岸花每日每夜的吸收黄泉路上鬼魂的怨气,所以自身积怨深重,唯有依赖冥间花侍用血液浇灌才能开花,花开之后怨气随之飘散,可脱离死地,化作鬼魂堕入轮回。

踏在这条通向幽冥国度的凄美小径上,狱卒也少了催促,偶有三五鬼魂向花侍讨要些精血,浇灌在这条凄美的小径上。

接过花侍的花壶,江山作辑以示感谢便缓缓朝离岸岩边走去,蹲下身子伸手拨开压在花身上的碎石,方才开始浇灌:“世间俗人,皆知欣赏花团锦簇,却不知这离岸花朵,更让人怜惜。愿你能安心成长,堕入轮回,来生,我唤江山,以你为伴。”

他喃喃自语,它字字诛心。

小径尽头是一条河,名为忘川河。

忘川河水呈淡黄色,里面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虫蛇布满腥风扑面。

一座古老的小木桥镶嵌在忘川河上,木桥做工不算精细,倒有些许陈破。枯松的木板铺在间中,木板两端长着些许苔藓,黝黑锈迹斑斑的锁链一环扣一环的衔接着河两岸,踏步其上好似轻舟入湖轻轻荡漾。

此桥名为奈何桥。

走过奈何桥,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宽广的空间,百丈外有个百丈土台,称之为望乡台,所有魂魄皆允上望乡台看一眼,最后看一眼生前的世间,谱颂一曲望乡吟。

在望乡台旁边一里处有座凉亭,红柱黛瓦飞檐翘角,曰孟婆亭。有个叫孟婆的女子长年端坐于此,不知凉亭是由她而取,还是她由凉亭而生。

虽名曰孟婆,可她却并未是婆婆模样,反而生的美丽动人。长长的发髻盘于脑后,光洁的额下是一对银月眉,深邃的眸瞳如零星夜空,轻轻泛动间让人为之痴迷。析白精致的脸蛋在俏鼻和红唇的映衬下妩媚连篇,红润唇瓣轻微张合之间,更具一番别样韵味。玉颈被玉滑的华服高高托起,一对儿成熟待摘的蜜桃将华服衬托得凹凸有致,俯身作辑之时,更甚含苞待放的花蕾,春光乍现,一颦一笑间皆使忘身所处。

据狱卒言,孟婆也如世间俗人,是个被情所困的女子,便是如此,她会给每一个路过的鬼魂都递上一碗孟婆汤,借她之言便是:人生在世,多苦多难,诸多牵挂,倒不如喝了这碗清汤,这一碗下去,是种释然,彻彻底底的与前世做了个了断。

来到孟婆亭下,孟婆身前,接过孟婆递过来的孟婆汤,江山深深的作了一辑,以示恭谢。

忘川河边有一块石头,孤寂的黑石静静的睡在岸边,上面书着三颗字——三生石,字鲜如血。

三生石记载着前世今生和来世,走过奈何桥,在望乡台上最后看一眼人间,喝杯忘川水煮今生。

都说仙界神仙好,

不如世间我逍遥。

一酒一剑向东去,

奈何桥头走一朝。

此生不求成合报,

唯心一愿向苍穹。

江山负手而立,不予只言。

看着渐渐消失的背阴,孟婆不知何时已泪眼婆娑,似是回想起了往事,亦或者是这地府起风了刮伤了眼帘。

“婆婆?”幼小的侍女见婆婆这般模样,也看向江山消失的方向,失落的问道。

孟婆似是未曾听见一般,久久未肯收回目光,似乎那是一种期望,是一种流淌于心间的某种寄托。

良久才收回目光,自语喃喃道。

九转可轮回,

六道任君欺。

天庭又如何,

心头一点滴。

不是还差一世吗,难道...

一声叹息,将心头的种种掩埋,黄泉路上,奈何桥头,忘川河中,孟婆亭下,三生石旁,你可曾忆起故人?愿如所愿,切莫辜负了这些人的期望,似是与眼前的鬼魂所说,又似与那道远去的背影所说...

故事...自此开始...

延伸阅读

兰儿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xqvy.shtml
兰儿床上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

雪山金盾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scij.shtml
加盟支持(1)市场支持1、颁发各级代理商受权牌、“加盟特许经营授权牌”,不收取品牌使

艾呗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gzkf.shtml
艾艾贴各省市授权总经销商诚招代理全程一对一指导2.0版前海艾艾贴,邀你共同见证奇迹!

美俪阿萨娜保健品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ntc9.shtml
美俪阿萨娜保健品,设有印度瑜伽事业部瑜伽导师专修学院、国内外SPA会所、美丽用品事业

梦妮尔·丹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pr8a.shtml
企业介绍梦妮尔•丹(Monleerdam)天然水晶梦妮尔•丹(Monleerdam)

安远珊瑚保健品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nl8a.shtml
安远珊瑚保健品自成立以来,始终秉承“服务和谐社会关爱养生健康”的经营宗旨和“打造精品

嘉韵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nxal.shtml
嘉韵祈福饰品主营的是木质工艺品、小叶紫檀手串、赞比亚血檀、黄花梨手串、崖柏手串、阴沉

品汇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a5xv.shtml
“品汇”人秉承:诚信、创新、共赢经营理念,以出众的生产设备、高科技生物技术、科学的管

南京金陵眼镜连锁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ggdh.shtml
金陵眼镜有丹阳金陵眼镜职业技术学院申请办理并在信息产业备案。计划在10年时间发展多元

丽辰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yrjd.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魔兽』时之砂在线阅读第10节

    花开两朵,各表一只。三人在茶摊旁许下迅速帮唐青矜洗刷冤屈,然后瓜分藏酒的伟大愿望后,便兵分两路——唐青矜和陆小凤在明,司空摘星在暗。陆小凤负责跟着唐青矜去张若风灵堂露个脸,靠着他一向沉迷破破案,六亲不认的名声,成功的镇住了场面。算是让唐青矜暂时摆脱了人人喊打的局面。另一边,司空摘星则负责在前堂一片混

  • 发家养儿记在线阅读第十章

    来不及多想,下一秒凤凰扑棱了下翅膀,带起一阵风。因为有黎容结界的保护,风并未吹进结界,而是在触碰到淡蓝色的结界之时,化成了一团雾气,很快便消散了。沈浓顾不上惊讶,而是有些担心的看向结界外的黎容、白泽和饕餮。他们此时并排站在凤凰面前,挡在了结界中的众人面前。沈浓还是第一次看见上古传说中的神鸟,上古传说

  • 逗比侦探的奇异事件簿在线阅读第3章

    “既然你已经回来了,我想我也该把公司交给你了。”“我还不了解公司的运行情况,会不会太急了。”韩熙俊显然想拖延接管公司的时间,毕竟这不是他所想要的。“放心吧!我已经和董事会的人开过会了,他们也一致同意,反正总经理的位置一直没有人,你先去试试,刚开始肯定要你辛苦点,等你渡过这个时期,应该没什么问题。”“

  • 千江月在线阅读第6节

    一片废墟之中,一道人影身前只有一朵血花绽放,略微有些刺鼻的血腥味并未让叶枫脸色有什么变化。“方清华”呢喃一声,叶枫遥遥望了某座离自己这边不远的某处山峰后,收回视线。“我倒是要看看你派来的是谁,居然动用金丹六重的人前来杀我!”带着疑惑,叶枫蹲下摘掉蒙面人的面巾,当熟悉的面容印入眼中时,叶枫双眼微微一眯

  • 独钓寒江雪在线阅读第七章

    见夏侯暄闭着眼睛,似乎没有改变心意的意思,长孙慧也不好强行留下来,忤逆他的命令,让他反感自己更不好,想要跟他打好关系,自然还是得慢慢来,“殿下您好好休息,我明日再来。”走出和暄殿的大门,长孙慧回头看了一眼再离开,回丽花苑的路上,被沈琼林拦住,她神色淡然的问道:“沈统领有何指教?”沈琼林的神情比平常还

  • 被全校暗恋的日子在线阅读第7节

    黄晚晚在家看了几天书之后,终于到了8月1号那天。黄妈妈带着黄晚晚到了三中,按照老张给的序号,在墙上找到了自己考试所在的教室。黄晚晚一个人进去考试了,黄妈妈不放心,在学校门口等着黄晚晚。其实黄妈妈是非常紧张的。女儿才上到四年级,五年级都没读过。虽然学习成绩好,但是毕竟是比别人少上了一年。万一考不上,会

  • 血族在人间之金手指了

    1刚刚结束了一场激烈交战。今天男人格外凶,楚殷精疲力尽,窝在混乱的被子里,痛苦地紧闭着眼。男人从身后搂紧她,试图让她靠在自己怀里。楚殷昏昏沉沉,意识模糊,却本能地挣动了一下。男人的手僵了僵,随后声音讥讽:“怎么——顾秋泽回国,忍不了我了?”“陆缜,你胡说什么……”陆缜呼吸还灼热着,声音却冰冷:“你哥

  • 宝臧第8章在线阅读

    赵敏拿着倚天剑和张无忌一起对抗波斯总教的人,周芷若懒懒的呆在一旁。小昭要走了,张无忌有些伤心。估计在没有一个女人像小昭一样全心全意对待他,崇拜他了。今天,她也准备离开了。屠龙刀在谢逊手里,倚天剑在赵敏手里,周芷若还是给他们下了十香软禁散,她不想出任何意外。当然,为了把话说清楚,她没有把他们弄晕。“为

  • 沧海九歌《调音师》杀青(2更求收藏鲜花)

    北电校园里,某栋教师宿舍楼下。此刻,《调音师》剧组的十多人正在等着男主角的到场。“然哥,昆哥怎么还没到场?”灯光师张文彪脑袋望了半天都没等到陈昆,不由得有些急了。“别急,可能路上堵车了吧。”林然心中虽然也急,但丝毫不表现出来。“然哥,你真的请到了陈昆当主角?”一个从表演系被林然挑中的群演妹子,似乎到

  • [授权翻译][亲世代]Promises Honored之伊人,在水一方(8)

    所谓伊人,然在水一方。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少年的眉头皱了起来,估计是在想,什么叫差不多?有些不以为然地朝他耸耸肩,她,无力解释那么多,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没有追根究底,许是为了打破沉默,少年从怀里取出一支精致的墨绿色竹笛。又是一记倾城的微笑:“在下在乐曲方面略懂一二,吹奏一曲,不知姑娘可否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