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三国之最强寨主之花灯

作者:武侠公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云舒看情况不对,就放下了西门吹雪,先一步告退离开。

只剩下叶西两人对视。

叶孤城此刻穿了一身银白大氅,寒剑佩在腰间,他对西门吹雪道:“是也不是。”

“恩?”

叶孤城弯下腰,把西门吹雪抱到床上。

“不必多想。”

西门吹雪抿着唇,淡淡道:“我想回去了。”

叶孤城道:“年后吧。”

“好。”

靴子和外衣都被人温柔脱去,西门吹雪拥着雪衾躺在床上,鼻翼间是很好闻的檀香味,他迷糊了一阵,很快就昏睡过去。

第二日。

南玥岛的探子全部被五花大绑的压在大堂里,叶孤城坐在主位了,也不看他们,只随手把一份资料丢在了地上。

“把东西给郑纪封带回去。”叶孤城神色有些不耐,就剩下这么些人,还要在这里使劲折腾,看来那位最近很不好过啊!

算算时间,那位剑客的死亡消息也应该是传到中原了,来找麻烦的估计不少吧,这种情况下还敢向他白云城伸手。

就太过不自量力了。

叶孤城揉揉眉心,不过这也给他提了一个醒,西门吹雪的事情确实是不能再拖了,当初他就觉得麻烦,但是李寅却逼得他不得不接手这个麻烦。

其实习惯了的话,倒也没有什么,但是西门吹雪毕竟不仅仅只是万梅山庄的少庄主,早点解决了也好。

叶孤城真的很忙,尤其是年前,积累了一年的事情几乎都堆到了这个时候,而且这一次相比起往常,他在成为白云城主后,更是一点多余的时间都没有。

吩咐完属下所有的安排后,叶孤城看着窗外已经开始张灯结彩的火红景象,出了会神,窗户还开着,冷冷灌进来的时候还带着雪。

叶孤城起身去合上窗棂,看着雪越下越大。

不觉就想到了瑞雪兆丰年,白云城的雪,向来很漂亮。

而就在叶孤城住所下方的隔壁,西门吹雪也推开了窗户,手里飘进一点融化了的新雪。

西门吹雪想着,真的差好多,要是在塞北,雪早就已经埋过腰了。

他不畏寒,比这更冷的冬季他都经历过好几次了,但是比起那些刺骨的飓风暴雪,这飞仙岛的冬日,倒是极温柔的。

云舒哈着手心的热气跑进屋子里,手里还拎着木盒子。

“你想家了吗?”

西门吹雪并没有回答,云舒也不介意,自顾自得道:“城主说小公子您是万梅山庄的少庄主,那万梅山庄里面当真有一万枝梅花?”

“我还没有见过那么多梅花呢!”

“我们飞仙岛什么都好,就是这花卉上,能成活的就那么几种,我长这么大,还都没有见过那据说开得漫山遍野的鲜花呢!”

西门吹雪回忆了一下:“是。有很多花。”

万梅山庄原本并不种花,也不叫万梅山庄,但是娘亲喜欢,爹就搜罗了天下间几乎所有的名贵花卉,娘亲全都亲自种下,后山积雪深重,只适合梅花生长。

所以自西门吹雪懂事开始,印象最深的风景便是那一片漫过山野的腊梅花海。

云舒开心的拍着双手,脸上的向往之色怎么都掩盖不了:“真想去亲眼瞧一瞧。”

梨花瓣一样的细雪一夜之间就覆盖了整座城池,第二日,西门吹雪醒来的时候,就瞧见外头高高挂着的大红灯笼,硬生生晃艳了这满城的银装素裹。

他起身洗漱,云舒给他里头套了两件玫红交领长袖衫,外头裹了一身银底无袖夹袄,下面是同色的开鞋裤和宝蓝色的鹿皮短靴,狐裘披风前面的绑带在脖子上系了个花结,最后再带着兔子形状的兜风帽。

西门吹雪掀开眼睛看她,这么一身装扮越发衬得他面色雪白,黑珍珠一样的乌黑瞳仁镶嵌在巴掌大的小脸上。

钟灵毓秀得让云舒都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够找个喜欢的人,生一个这般漂亮的娃娃。

想了想半天,云舒就有些苦恼起来,能够保证这么好看的好像只有他们城主了。

最后,云舒一脸郑重得对西门吹雪说道:“我还是生一个就比你差一点点好看的娃娃吧!”

西门吹雪:“……”他至今都还是跟不上云舒跳脱得和风筝似得思维。

幸好外头的响起的震天鞭炮声吸引了云舒的注意,她单手抱起西门吹雪,就窜出了门外。

十多个大炮仗一齐轰上天去,而白花花的雪山上也早就放好了几十竿爆竹花鞭。

此刻齐哄哄的响作一团,震天声响硬是把屋檐上的新雪都震落下不少。

幸好他们隔得还算远,倒是免了被雪溅上的麻烦。

云舒看着西门吹雪微微睁大双眼,一眨不眨得瞧着远处的模样,便笑道:“今年府里购置了数万响的炮仗,可有的闹腾。不过还是晚上的礼花更好看,五颜六色的,像花儿一样。”

她一边说,一边端详着西门吹雪的表情,从无动于衷到微微好奇的异色。

云舒不觉古怪道:“你不会从来都没有看见过吧!”

西门吹雪点点头。

云舒的眼神顿时可以称得上怜悯了。

“那你在家里的时候都做些什么?”

西门吹雪:“读医书,习六艺。”

云舒默默捂住自己情不自禁张开的小口:“没了?”

“恩。”

再次情不自禁的感叹西门吹雪真不会聊天后的云舒在短暂的消停后,又瞬间亮了眼睛:“那晚上我带你去看。”

西门吹雪不说话,其实在他看来,云舒在这白云城里也算是一个异类了。

不喜欢,但也不讨厌。

夜色迷离万千,偌大烟花炸开,便让这满街的大红灯笼也阑珊了几分。

叶孤城走在花灯街道上,时不时就会听到一两声带着惊喜的问贺,甚至被塞上几件模样小巧又精致的花灯。

他微微颔首,大多都接了。

云舒远远的就瞧见了自家城主,当下立刻抱着西门吹雪往叶孤城那里凑,后者见了她也不说什么,就是把手里都快拿不过去的十几盏花灯全部塞云舒手里。

西门吹雪也趁着这机会,从云舒身上跳下,他宁愿跟着叶孤城一起走,也不想一路上被人这样抱来抱去了。

云舒看着前面走着的一大一小,在看看手头这一堆花灯,也是欲哭无泪的很。

西门吹雪看着四周,人越来越多,他个子还不到人家一半高,这而一路走过来,少不得会被挨蹭到,他正烦躁着,手忽然就被人握住了。

抬头望过去,果然是叶孤城。

容颜秀致清丽的白衣少年,此刻正低着头看他:“走吧。”

西门吹雪感觉到那人手心的干燥温热,他极少被人牵着手,仅有的几位长辈,也不曾对他这般亲昵过,反倒是来了白云城后,与人亲近的次数远超过往。

叶孤城其实也很少如此,他虽然有几个旁系的兄弟姊妹,但是碍于宗室族规,嫡庶之别,便是见面,也都遵循着礼数,他的曾祖父又素来严苛律人,几个叔伯都不敢造次,也就他的五叔叶凌风实在不爱这些礼数,一个人偷偷摸摸得离开飞仙岛,去了中原,几年来一直杳无音信。

西门吹雪被叶孤城护着避开了熙熙攘攘了人群,走在偏僻一些的小道上,天空中的时不时亮起礼花,便是隔得再远都能够轻易瞧见。

“城主。”

一声轻侬软语,前面的路口恰好站了一个身着嫩绿色长裙的清丽女子,脸上薄施粉黛,头上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但依然难掩那份青春美好的姿色。

盈盈杏目,剪水秋瞳,便那样柔柔弱弱的望了过来。

云舒情不自禁的呀了一声。

“是冯小姐。”

西门吹雪零星也有了些印象,叶孤城就更不用说了。

“何事?”

那冯家小姐上前几步,面上生出几分羞红:“城主我……”

素白双手中还捏着一个绣工精细的湖蓝色荷包,但叶孤城只是摇摇头,毫无接受的意思。

云舒看着那姑娘眼泪都快落下的模样,倒觉得有些可怜了,冯家小姐也算是白云城出名的美人,多少人想得其青睐而不成,但是到了城主这里,被拒绝反倒是常事了。

云舒也不知道自家城主到底是喜欢什么样的,反正一直都没有看见叶孤城亲近过哪家的姑娘,其之洁身自爱的程度已经是超出常人想象了。

不过如今的白云城,暂时还不需要一个城主夫人来分心。

西门吹雪纳闷得看着那个姑娘,怎么忽然就哭着跑掉了,叶孤城好像没有这么恐怖吧!

“怎么?”叶孤城显然也注意到了他的神情。

“她好奇怪。”西门吹雪还是没有忍住说出自己的疑惑,“刚刚还很紧张,怎么现在就好像身后有洪水猛兽在追一样?”

“噗!”

云舒一个没忍住,当即就笑得前俯后仰的。

“啊,小公子你还小,所以不懂,没事,等你长大了,指不定会伤了多少姑娘的芳心呢!”

西门吹雪自然还是没有听懂,不过他也懒得再在整个问题上较真,但是多年以后,就连云舒也不曾想到,自己一时戏言,居然还真是一点都不打折扣的。

叶孤城看看天色,估计时间差不多了,今日是花灯节的最后一天,他这才会忙里抽闲的出来一趟,明日便是除夕,身为一城之主,那当真是不会再有今日这样的空闲了。

云舒闻言不觉扬了扬怀里的那堆花灯,有些遗憾。

“那这些都带回去吗?”

“放了吧!不差这一会儿。”

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峰回路转,云舒拉着西门吹雪就往海边跑。

这时候人群都散得差不多了,云舒从旁边的小贩哪里借了一支笔,然后挑了一个荷花灯递给西门吹雪。

“喏,有什么心愿,写下来吧!很灵验的!”

西门吹雪:“我没有什么心愿。”

“怎么可能?人活在世上,总有所求,就算你没有,难道你就没有什么在意的人吗?为他们祈求安康也是可以的啊!”

西门吹雪依然没有接过那支笔,只是随手把点燃了的花灯放入水中。

“我不求人,就算真有所求,也不必把希望寄予鬼神,我想要的,总得自己去取。”

云舒没想到他会这样想,一时有些惊愕,不禁回过头去看叶孤城。

“真像,城主当年好像也是这样说得。”

夜风渐起,白浪上涌,这一片的花灯顿时全被浪头打翻,一时间,岸边俱是高高低低的惊呼和哀叹声。

海面深黑,没有一盏幸存。

云舒原本想放灯的手陡然顿住,她愣愣看着,却莫名记起了数年前叶孤城还是少城主时的话。

“天命往复无序,何需寄予苍天。”

延伸阅读

新晶派饰品加盟  http://www.cibexpo.cn/sxyh.shtml
新晶派是北京月亮神珠宝有限公司注册的水晶第一品牌。我们以巴西、乌拉圭、马达加斯加等进

赫泽加盟  http://www.cibexpo.cn/ae9d.shtml
赫泽家具总部是国内集研发、生产加工、销售于一体的综合性企业。产品涵含整体衣柜、橱柜、

领路达方加盟  http://www.cibexpo.cn/x31x.shtml
领路达方电子是现代IC卡控制系统核心技术拓展者,具有性,赋予IC卡控制系统新的内涵及

一品加盟  http://www.cibexpo.cn/ddr4.shtml
一品主要产品有:减肥产品、男女保健产品、日常保健。美国强根美国基因190红酒木瓜靓汤

格琳斯创意作文加盟  http://www.cibexpo.cn/0up.shtml
格伦教育历经五年,在师资团队、教材以及课程的储备、研发、打磨,加之两届“格伦杯”全国

金艺顺加盟  http://www.cibexpo.cn/pkxd.shtml
金艺顺简约亚克力相框主营亚克力制品、有机玻璃制品、相框、台历架等。在橡胶塑料-塑料工

雄兴珠宝加盟  http://www.cibexpo.cn/ytfz.shtml

瑞华实业加盟  http://www.cibexpo.cn/x9dn.shtml
晋江瑞华发展有限公司成立多年来凭着“一切以客户为中心”来求发展,求生存!细心的考虑到

菁娇加盟  http://www.cibexpo.cn/nkc2.shtml
菁娇工艺品目前与四家加工厂有签约合作关系,我们的的三个追求:品质、客户、服务;我们有

安徽首展科技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cibexpo.cn/gmuh.shtml
本公司是做移支付的,有刷脸和扫码支付等等设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漫威之我是鬼剑士在线阅读拒绝

    司景明的伤势究竟如何?如果伤势并不严重,或者说只需要修养个三五年便能够痊愈,这个婚约就完全没有解除的必要,但如果不是……“不知道殿下的伤情如何?”思索片刻后,季斯伯满脸关怀地开口,仿佛对此十分牵挂。“不瞒你们说,景明精神力受损严重,恐怕……”云非池的身体几不可闻地僵硬了一下,但很快恢复如常。“这,”

  • 器灵:我就是这么猖在线阅读第四章

    就在刚才,当萧龙和呆妹儿一路上风驰电掣的狂奔而来的时候。正在C字楼默默舔包的GodV和小醒目立刻就发现了。韦神:有人来了!上楼!扫下来!小醒目:小意思!看我的四倍镜AKM压枪!两人那都是自信满满,直接上了2号楼。因为他们已经是机场厂长了!干掉了三个队伍6个人的他们。直播间里,两个人的粉丝们也是开起了

  • 无限诡域第一章 秋梦街37号 ( 三 )

    周芷低头在手绘屏上画着,时而抬眼看一下眼前的路。忽然脚下一绊,眼前一片天旋地转,她惊呼一声,下一秒已经与地面“脸对脸”了。与其伴随的是“咔嚓”一声,周芷爬起来才发现手绘屏碎了,她捡起裂开的手绘屏,恼火地拐弯进入秋梦街。依旧是那熟悉的道路,但周芷总觉得有些不一样了…………“哥,怎么了?”萧辰从屋里出来

  • 鲛妖[重生]之第六章(6)

    南陵巷沐浴在晨光中,梧桐叶被风吹的沙沙响。巷子不远处的早市格外热闹,遥遥就能闻到食物的香气。在这里摆摊的早点种类繁多且物美价廉,附近几个小区的居民都常来这买早饭。钟沅从出租车下来,穿过早市走到巷口,手里顿时多了一堆吃的。她拎着东西回了事务所,刚进了院子,就听见有人说:“钟姐,这一宿没回来,是上哪去潇

  • [红楼]可持续发展道路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叫赵龙,2001年高中毕业的时候,我20岁。10月初,怀着报效祖国和实现自我价值的梦想,我到县武装部报了名,准备参军。11月份,县武装部开始组织我们进行体检,武装部的二楼,被应征青年们围的水泄不通,我拿着体验表,排着队依次进行了视力、嗅觉、听觉、色觉等检查后,重新回到了队伍当中,下一个项目是全身检

  • “妖”不可说在线阅读第四节

    这个周末怕是两个人闹脾气闹得最久的一次了,顾湄因为生病也一直没有来找过陆卿。那天顾淮买了药回来,一脚踏进屋里,突然觉得秋风扫过了境,屋里的气氛实在太让人压抑。本来就是想留着空间给两个小姑娘来冰释前嫌,怕是这前嫌没释然,反倒是冰积越来越厚,顾淮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无奈心里又多了些愧疚。陆卿听到动静,回

  • 云中有鬼天赋

    周末的时候,上彬秀一给冯逢请的钢琴教师——浅海禾子就准时拜访了。浅海禾子是日本现下最出色最年轻的钢琴教师,以美丽优雅著称。据说很多上流社会的名门望族也都争着想请她为自己的孩子做辅导,但是浅海禾子对学生十分的挑剔,不是所有人都能请得动的。上彬秀一也是他通过很多人际关系,又花了大量的金钱好不容易才请到她

  • 红楼之岁月静好之晋升造体三重

    一晚上很快就过去了,清晨的阳光照在了南清脸上。南清睁开了双眼,一股强大的气势从南清身上喷发而出,“造体三重,爽,哈哈哈”,南清满怀微笑。“可惜大部分灵气都用来疗伤了,不然定能晋升造体四重甚至五重。”。南清轻叹得说到。要知道,之前的南清就已造体二重了,一晚上便晋升一重这速度堪称恐怖,而一晚上晋升到四重

  • [鬼灭之刃]风柱继子之出院风波(2)

    前方,五个男人横在面前,拦住了一家三口的去路。这五个男人身穿跨栏背心,*露的肩膀上露出密密麻麻的纹身,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好小子,等你老半天了才出来,真以为跳楼就能跑的了!”一个黄毛用看着苏寒,冷笑出声。趴在苏寒身上的萌萌看了一眼黄毛,马上趴回苏寒的身上露出一副怕怕的表情。同时薛芷凝脸上也露出一丝

  • 魂气世界在线阅读第一章

    张旸已经很久没做梦了,这并不是什么反常的地方,这很正常。异常的是,他总是会无意识地闯入别人的梦境中,按照着别人的设定,扮演着角色。问题来了,他明明意识很清醒,但就是无法控制人物的行为举止,就像是个傀儡。他扮演过各种各样的角色,妖魔鬼怪,俊男靓女。尤其是女角色,简直令他崩溃,他一个硬直纯爷们,铁血真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