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公主养成手册之圣龙祠

作者:木头开花 来源:晋江文学城

2100年,H市。

经历了风平浪静的一晚,朝阳又一次缓缓攀上了海平面,海面上的金色绸带渐渐向作为彼岸的海崖峭壁上移去。但无论是士修还是菲尔一队人,都没有看到这让人充满希望与朝气的一幕。因为此时的地下室已经空无一人,没有人任何人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神秘消失。即便是神鬼通天,神秘莫测的奥丁集团总裁——黄衍辉!

此刻的黄衍辉疲惫的坐在中央控制室里,桌子上是各种让人眼花缭乱的数据,,Lotos 的纯金眼镜被随意的丢在一边。他紧闭着双眼,法令纹一刀刀的刻在他的额头上,正在不断的用手揉着他那阴云密布的眉间。一个黑色西装的干事走到他背后,那是他的大秘书,程邈。

“对不起,老板。技术部虽然是通宵奋战,但还是无法破解芯片里的密码与程序。”程邈说。

程邈口中的芯片就是士修一怒之下,丢进了茂密山崖里,同时存储着那个叫程嘉桦的女孩的一生记忆密码的芯片。仇昆没有说错,毫不夸张地说,士修和森的后半生其实一直都在奥丁公司的掌控之中,无论他们在奥丁公司的每分每秒,还是他们离开奥丁公司后的一举一动,甚至是士修去寻找龙瑾花的一路历险......

“看来士修对这个芯片做过特殊处理。”程邈判断道。

“OK,命令技术部继续攻坚,在没有破解芯片之前,不得停下来休息!”黄衍辉命令道。

“我明白了。而执行部那边,部长仇昆已于凌晨三点带人攻入了士修别墅内部,但里面的电脑已经被全部毁坏,数据已经被全部删除,连痕迹也已经被全部抹去。”程邈报告道。

“还有呢?”黄衍辉奇怪的问。

“别墅里空无一人,士修和菲尔以及他雇佣兵都已经不知去向。”

“监视组那边呢?”黄衍辉更奇怪了。

“别墅周围已经被我们完全封锁,可以说是密不透风,按理说他们应该是插翅难逃的。但整个行动前后我们都没有接到异常的报告,也没有他们的踪迹,所以我们只能说他们神秘失踪了。”程邈说。

空气又一次陷入了静默之中,两人都在默默思索着。忽然,黄衍辉抬起了头,似乎有所领悟一般对身后的程邈说。“我知道了,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随着程邈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走廊尽头,黄衍辉终于站起了身,他已经在电脑桌前坐了一天一夜了,凌乱不堪头发,疲惫的模糊游离的眼神。但此时的他又和刚才有那么些许的不同。

程邈没有留到的是,就在他说完最后一句那刹那,黄衍辉双眼里的血丝忽然尽数消散而去,原本黑褐色的瞳孔也像忽然浸在了墨汁里面一样。直视而去,那双眼睛会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阴暗与恐怖。

黄衍辉走到大屏幕前。忽然他的眼前,凭空出现了一个一人高的黑洞,黑洞后是和他眼里一摸一样的黑暗与深邃。然后黄衍辉头也不回的踏进了那黑洞里。

......

异玄域,枫林渡口往东,又是一个落日黄昏,成群地鸟儿开始渐渐回归山林。鸟儿的啼叫声,窸窸窣窣的落叶声,如轻笛一般的细细风声一起组成了这一天的闭幕曲,安抚着士修那颗孤寂的心。虽然他现在身处另一个世界,但除了那神秘莫测的灵力,这里和原来的世界似乎又没有什么区别。

一样的乱石摊,一样的昏黄落日,一样孤寂的前路,他开始有一种感觉,他似乎又走回了以前的路.....

“这就是宿命的感觉吗?也真是有够糟的。”士修自嘲道,只是不知道他吐槽的是这一刻,还是他的这一生。他已经赶了一天的路了,虽然他一开始满怀自信,相信自己可以在一天之内走完这五十里,到达圣龙祠。为此他一醒来就开始上路,甚至没有时间来检查行李。但是事实告诉他错了,已经走了将近一天,他仍是没有看见圣皇祠的影子。

他又想起了昨晚老人的话,除了圣皇祠的名字和大致方位,老人并没有详细告诉他什么。

“他是不是弄错了?早知道就问清楚一点了。”士修自言自语道。

他不由得想起早上醒来时,船已经停在了对岸,船上火炉里的柴炭已经燃尽,老人也已经不知所踪,只有那微红的木炭表明老人应该是刚离开不久。但他随后见到他的包裹已经被收拾好摆在床边,连同一套粗布衣裳就被放在包裹旁边。虽然有点奇怪,但出于生活窘迫的老人竟然会这样地热心帮助他,他并没有怀疑太多就直接上路了。

夜幕将垂,他开始为他今晚在哪里落脚而发愁。总不能就睡在这荒郊野外吧!

就在这时,他忽然看见前面光秃秃的黄土山顶上隐隐约约露出了一角黄色的屋顶,似乎有缕缕钟声从那里传来。

“圣皇祠!”士修终于在日落之前来到了他的目的地——被当地人唤为圣地的圣龙祠。

可他登上山顶后,却发现有那么一丝不对劲。祠堂附近荒无人烟,黄土早已湮没了门前的石阶,祠前的牌匾变早已不翼而飞,而祠门更是寒碜之际的,一扇门虚掩着,另一扇门也已不翼而飞,估计是被过路的盗贼给顺走了。

士修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怕是步子踏重了,这祠堂就会应声而倒。

“这不会就是圣皇祠吧?”士修不禁心生疑惑,“还是那老人坑我。不行,得找个方法验一下。”士修赶忙在包里找起那颗圣龙珠来,看看它有什么反应。

“咦?该死!珠子哪去了?”士修把包袱都翻遍了,还是没能找到那颗圣龙珠。就在此时,天边的最后一抹光也消失于天际,天地陷入了彻底的黑暗。就在此时,一个整齐的踏步声忽然从远处破空而来,似乎有大队人马正在靠近这里,士修惊然回头,看到的却是他不敢相信的一幕。

此时的古渡头,老头独自一人坐在船边,微闭着双眼,看起来是在等人。而且他等的人似乎并不简单,因为此时不仅船上灯火通明,而且在船前那绵延数里的乱石路上,望不到尽头的火把照亮了远处的树林与河面。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老人用火光铺就了一条河边的红毯。

不一会儿,一个披着黑色的斗篷,看不到脸的人披着满身的红光,从远处缓缓走来。那人的速度极快,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老人的面前,问道,“零号密探,你召见冥皇殿守所为何事?”

“卑职有些东西想献给冥皇。”老人语音刚落,就用那微微颤抖的手从兜里拿出了那个外面闪着金光,内里金龙腾跃的圣龙珠,低着头恭敬的递到那冥皇殿守面前。

“这是......圣龙珠?!”那殿守失声道,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东西就是圣龙珠。

“卑职听闻冥皇最近好像就在寻找圣龙珠。卑职恰好遇到,只是想对冥皇陛下尽一点孝心而已。”老人毕恭毕敬的说道。

“好,好,好......”看到这一幕,不止是老人眼前的冥皇殿守,还是正坐在圣殿里的冥皇,都忍不住狂喜起来,作为圣殿主,冥皇已经可以无限距离的观察手下的意识,获得他们眼前的视野。但不会想到,他第一次尝试用这个能力就给他带来了一份大礼。

“枫林渡口往西五十里的圣皇殿最近好像不太平静!”冥皇身边赵虎向冥皇报告道。

“作为圣殿主,我早就知道了,圣皇作为圣殿的创始者,即使他早已仙去,但他的圣祠和圣殿仍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说以我能直接感受到圣殿和圣龙珠的能量波动。”冥皇答道。

“但民间说,圣祠这次的出现,代表着圣皇要为他千万年前的修为和武功寻找一个继承者。”赵虎说。

“我觉得这个说法有很大可能是真的。”赵虎继续道,“对于圣祠,没有人见过它的真容,使是搜尽雪龙域,那是个永远的传说。最终我们只能用圣祠可以在不同空间之间跳跃来解释,也正因如此,圣皇的武学也成为了一个永远的传说,有人说是保存在圣祠内,有人说已经随着圣皇的陨落而消失于世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但我看来,像圣皇这样的巅峰强者,是不舍得自己那足以让天地变色的武学消失于世间的。”

“每一个强者都希望后世有人能够把自己的辉煌继承下来,而不是一个会逐渐随着岁月慢慢腐朽的传说,圣皇也不会例外。”赵虎肯定的说。

“嗯。”冥皇答道,然后开始默默思索起来。

其实冥皇没有说的是,在圣祠传回来的异动来,还蕴藏着一股强大的意志,一种像是什么东西要破茧重生的强烈欲望与意志,他很确定那是一股未知的力量,一股属于圣皇而极为强大的力量。

“所以.....”赵虎想起了刚刚冥皇的狂喜,忍不住说道。

“或许,那圣龙珠就是钥匙,让我得到一切的钥匙。”冥皇通过殿守的眼看着殿守手里的圣龙珠,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得到了圣皇的宝藏,从此脱胎换骨,制霸天地的场景了。

“到时,什么神界,什么地族,统统都要对我俯首称臣。”冥皇野心勃勃地说。

”只是......”赵虎的欲言又止把狂喜的冥皇拉回了现实,“刚刚的殿守问明了密探,这一颗圣龙珠究竟怎么得来的,在密探的描述下之前持有圣龙珠的人,已经被派去的殿守画了下来并送回圣殿。我觉得冥皇你应该会感兴趣。”

看着前方的图画,冥皇不由得发出一声“咦?”。

......

普通人间,一个位于奥丁公司的神秘空间,无边的黑暗笼罩于天地,压抑的气氛似乎已经代替了这里所有的氧气,让人感到窒息。而在视线的那端,一道紫黑色幽光,一个蒙着面纱的神秘男人静静的站在那里,看起来已经站了很久。

现在的的黄衍辉已经一扫刚才的疲态,远远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师傅。”黄衍辉唤道。

“嗯。”那人用低沉沙哑的声音应了一声,继续问道:“让我看看你最近的灵力有没有长进?”

黄衍辉反手一握,紫黑色的龙纹和云纹从他手臂浮现出来,周围的黑暗也幻化出同样的纹路向他手心聚集,不一会儿,一柄紫黑色的鬼头刀渐渐凝聚成形,握在他手里。

“黑龙海!”黄衍辉大喝一声,他手臂上的紫黑色光芒忽然暴涨,随后化成一个个漩涡向四周激射而出。漩涡所到之处,黑暗如同受到了极大的牵引一般,向漩涡急涌而去,然后化为不计其数的黑色龙头,像巨浪一般,铺天盖地的向对面的那个男人袭去。

虽然恐怖如斯,对面的男人却是不为所动。他抬起手轻轻一拂,对面那片带着轰天龙吟声的“黑龙巨幕”就这样瞬间化为黑烟,消散于周围的黑暗再次之中,看不出一点波澜。

“很好,虽然你的黑龙海还只处于有形无质的境界,但对于现在还只是地玄境巅峰的你来说,能领悟到人玄境的体外武学,这已经很不错了。只是......”神秘男人看了一眼远处的黄衍辉。现在的黄衍辉样子并不乐观,脸色苍白,汗珠满布,嘴角甚至挂有一丝淡淡的血迹,刚才那一击对他来说仍是有些难以承受。

“刚才那一击一下子抽空了你的所有灵力吧。”黄衍辉的师傅继续说道,“这样的一击对你的身体的负荷太大,你以后尽量少用,否则对你的身体只能是百害而无一利。”男人劝到。

“我只想快一点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而已。”黄衍辉有点急切地说,“在你看来,现在的我够资格了吗?”

“可以了。”师傅缓缓吐出了这句话,似乎是早就知道他的徒弟会这么问。

“什么?”黄衍辉似乎是不敢相信,他已经问过师傅很多次这个问题,但每次师傅都对他说,当他足够强大,他就可以知道他过去的一切。从此以后,除了奥丁的经营,他人生就仅剩下修炼这一件事了。

“在我教过的学生中,你的天赋是最好的,灵力觉醒得最早,也是增长得最快的。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师傅顿了顿,“仇恨!是你对韩世修的仇恨使你心无旁骛,使你进步神速,使你有资格和当年的天选之子比肩而立。但你又知不知道,完全获知你自己的过往又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你可以完全继承你前几世的修为,却也要承受那足以让你灰飞烟灭的巨大负荷,在我确定你可以做到之前,我不会轻易冒这个险。”

“现在的我可以了吗?”黄衍辉脱口而出。

“我还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最可怕的不是这个!更最可怕的是,你还会完全知道你和那个女孩的过往,知道一些你无法承受的事实。让我问问你,程嘉桦这个名字对现在的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和你说过,我爱她,她是我的女孩。但在我从韩世修手上拿到龙瑾花,恢复了我最初的一些记忆后,我就再也无法原谅他和韩世修对我的背叛,因为她只能属于我!无论这一辈子的黄衍辉,还是以前的容熙王子!”黄衍辉继续说,“爱是因为拥有,我容许不了任何的失去,更容忍不了他劫走她的行为!所以自始至终,她只是我的工具而已!”

“很好!”看着黄衍辉那暴怒的眼神,男人欣慰的说道。

“但若我告诉你,你曾经也多愁善感过呢?”男人接着说。

“对于存粹的力量来说,情感是最不应该存在的东西,这是你第一次见我就要我牢牢记住的话。我终生难忘。”黄衍辉笃定地说,“至于你口中的多愁善感,那是过去的我,也是被现在的我无比痛恨的自己!”

“很好,你已经真正理解力量的含义!但你真的决定了吗?即便结局也许是魂飞魄散,尸骨无存!”男人告诫道。

“任何力量的获得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也是师傅说的。“

“可以。不过在拿回记忆之前,我要你完成一件事,算是对你的考验,也算是帮你一把了。”他那师傅说道。

“什么事?”黄衍辉问。

“你现在已经找不到士修了吧。”他那师傅笑笑说。

”你怎么知道......”黄衍辉忽然又想起其实士修的真实来历其实就是师傅告诉他的,那他知道士修的失踪并不奇怪。

“那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吗?”黄衍辉问。

“异玄域,你的家乡。”那师傅继续说,“我要你做的就是,把他手上的圣龙珠抢过来。”

“我可以杀了他吗?”黄衍辉咬牙切齿地说,“他害我在上一辈子里失去了她。这个仇,我必须报!”

“当然,我要的只是圣龙珠。剩下的,你自己决定”师傅满不在乎的说道,“不过你要知道,我只能在这个世界活动。在异玄域,你只能靠自己,明白了吗?”

“明白。”黄衍辉说。

......

异玄域,荒凉古祠,虽天幕已黑,秋风习习,但此时的天空却是难得的晴朗。

天空繁星如许,银河横跨苍穹,那是士修在城市绝没见过的瑰丽奇景,更别说前几天的人间都是暴雨连天了。

此时的士修内心却是静不下来的,这两天发生了很多事,有心如死灰时的绝望,有疼痛至极后的淡漠,更有无何奈何的内疚,但他绝不会想到,今天竟然还会有他乡遇故知的小小温馨。

一个小时前,士修满心欢喜的来到了这个无名古祠,正当他为自己轻信了老人的话而懊恼,为自己乱闯荒祠,今晚除了这里没有其他地方容身而发愁时,远方一阵整齐的踏步声忽然打乱了他那杂乱的思绪。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队穿着迷彩,本不应在这个世界存在的职业军人就已经站在了古祠门口。

“菲尔,你怎么会在这里?”士修为这个天外来客感到无比震惊。

“我是来执行任务的。”菲尔义正言辞地说。

“什么任务?我给你的任务是应该是清剿奥丁,让他们彻底消失!虽然我已经不在别墅了,但这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虽然菲尔刚来的时候不是非常仗义,但一方面无论怎么说,他都是自己的朋友,另一方面,即便他自己,也对这里是非常的陌生,如果他必须要在这个世界的鬼门关走一遭才能逆天改命,那菲尔只是自己这一辈子的过客,士修不希望菲尔卷进有关这个世界的事情里面来,更不想造成无谓的牺牲!

“这不是的任务!更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士修继续说。

“现在我的任务是帮助你!”菲尔不为所动地说。

“但即便是我,都不了解这个世界的规则与底蕴,更别说是你了。”士修着急的说。

“我还是那句话,现在我的任务,就是帮助你,拿回属于你的东西”菲尔举了举自己手里的AR步枪,毫无畏惧说。

“可你不知道.....”士修急忙把手伸到包袱里,想把包里圣龙珠拿出来。“让他亲眼看看这个世界的神秘力量,也许他就会回去了。”士修心道。

可就他的手摸了一圈后,才想起自己早上根本没有检查行李。

“该死!果然!自己还是太容易相信别人了。”士修在心里暗骂道。

“你是说这个吗?”菲尔已经把枪别在了身后,对着士修说道。看见士修好奇的抬起头看着自己后,他忽然打了一个响指。

那一瞬间,士修一晃神,感觉菲尔身边的光线忽然扭曲了一下。

“向我开枪吧。”菲尔扭头向向身后一个士兵说道。,士修更加好奇了。

“好。”那士兵话音刚落,“砰”的一身传来。明明只是空气,但子弹却像打在了一块坚硬钢板上,在距离菲尔半米处,瞬间就失去了的动能。清脆的落地声响起,枪口的硝烟还没散尽,菲尔仍站在原地,竟是毫发无伤!

菲尔的手还是没有放下,而是慢慢地说:“你说的就是这个吧——他们称之为灵力的神秘力量。”

又一个响指,一阵由空气形成的冲击波从士修身边袭过,却没有对士修造成多大伤害,士修终于明白了他敢踏上这片土地的底气到底来自哪里。

“你绝对不是这里的人,但你怎么.....”士修吃惊地问。

“我们也有自己的信念,为此,我必须把你送到雪龙域的圣皇祠,这就是你要的答案。”菲尔给出了一个完全不着调的回答。

“可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的?”士修好奇地问。

“是一个放牛的男孩,你们中国人好像是叫牧童吧,是他告诉我的。我们沿着河岸找了一天了,逢人就问,却还是没有见你的踪影。可就在我们就要心灰意冷的时候,我们忽然遇到了一个河边放牛的男孩。我们抱着最后一席希望去问,没想到他还真知道,他说今天见到一个很像你的人经过,于是我们就来了。”菲尔说。

“牧童?”他又一次觉得自己来到了古代。

“对,我们是跟着他的,他说照着你今天的路,今晚你只可能来这里落脚。”菲尔说。

“那他人呢?”士修问道。

“刚才还在的呀。”菲尔向着周围扫视了一遍,又喊了两声,仍是不见有那个男孩动静。

“可能是去跑去别处了。没事,这里他比我们熟悉。”菲尔笃定地说。

......

一个小时前,密林深处,虽然天仍还没黑透。但在斑驳的金色叶影之上,树林里的阴翳更加浓厚,似乎提前进入了黑夜,处处透出神秘的气息。而在最核心的地方,一团薄薄的淡彩薄烟占据其中,让人看不清内里乾坤。

但随着视线的逐渐深入,一大片缤彩纷呈的花海出现在眼前,有别于外围那参差不齐的杂草乱木,烟雾笼罩下,西府海棠,香雪兰,风铃草,彼岸花,虞美人错落有致的分布在土地上。

这里似乎真的是一个可以打破生命规律的仙缘福地。此时的外面随时晚秋气候,但里面却是百花齐放,与此同时,各花在微风的摇曳下,显得格外娇媚动人。而在花的中心,有一个六芒星阵在不断闪烁着。

不久后,一个绿衣罗裙,步态轻盈的绝色女子出现在星阵内。虽然身上素请洁净,但若仔细看,仍可留意到她的青色绣花鞋上染有淡淡的黄土尘迹,更莫说她那苍白憔悴的脸色了。

“你回来了,百花仙子。”一个头戴白玉头饰,身穿紫色罗裙的美色佳人从烟雾中向他走来。

“嗯。夕雾仙子。”柔荑殿主答道。

柔荑殿主又名百花仙子,作为人界花神,她总司人界百花,迎面走来的雾夕仙子就是她最信任的部下。

而这一片蓬莱花境,则是属于柔荑殿主的领域,也是柔荑发迹的地方。柔荑殿主原本只是这古渡头边的一朵普通的芙蓉花,但突然有一天,在那一朵普普通通的花身上却出现了一丝让人难以置信的波动。

那是灵力的波动!古往今来,在异玄域的规则里。灵力本应就是人类特有的,因为灵力的源头是灵魂,是自己的感情与记忆。除了人类以外,又有那种生物是能够像人类这般,清晰而深刻的感知到自己的情感与记忆的。

但凡事皆有例外,就像天下人皆不知:其实万物皆有感知自然的独有方式,百物有情,百花有灵。而柔荑,就是那株既可感知天下冷暖,又可体察世道人情的不俗仙品。

自此以后,芙蓉花开始有了自己的意识,开始用灵力感知自己周围的世界。四季之中,她感受过春寒料峭,也尝过骄阳似火,更别说是秋高气爽,抑或是冰天雪地。可以说,春夏秋冬,她已尽得其味。但无论走过多少年,她视线里永远都有一盏小小的灯火,那是属于远处的打渔人家,也是她千万年孤寂岁月的唯一安慰。

无论夜晚是狂风暴雨,还是明月繁星,那是她夜晚里唯一的光,也是永远的光。

由于还没有化身**所必需的灵体之躯,那是高度凝结的灵力,也是她永远无法独自突破的桎梏。所以她还只是那静静汨灵江边的一朵不起眼的芙蓉花。

逐渐的,远处的那个小船舫成了她永远到不了的远方。直至有一天,她遇到了那个剑眉星目,肩膀厚实的男人。

那天,那男人急匆匆的,似乎只是路过此处。但却在经过那朵不起眼的小花时,忽然停了下来,然后蹲了下来,对这那朵花仔细地端详了起来。忽然,他笑了笑,随手挥出一个紫色光团。

待光团完全融入花中以后,他对着那朵花说,“如果你有一天你可以到达神玄境,你就来找我吧!”随后他又马上站起身,继续那急匆匆的步伐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平静的河边出现了一个围着淡粉色裹婴布的可爱女婴......

延伸阅读

林曼家居加盟  http://www.naifenjiameng.com/pyh.shtml

五金工加盟  http://www.naifenjiameng.com/pye.shtml

KCcollection女装加盟  http://www.naifenjiameng.com/pyl.shtml

汇鸣加盟  http://www.naifenjiameng.com/pyi.shtml

劲享解酒饮料加盟  http://www.naifenjiameng.com/py5.shtml

尚沃碳晶地暖加盟  http://www.naifenjiameng.com/pyr.shtml

广东省江门好运涂料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naifenjiameng.com/pyo.shtml

可吉芙加盟  http://www.naifenjiameng.com/py0.shtml

任丘市鸿飞绢花加盟  http://www.naifenjiameng.com/pyf.shtml

衡通视力恢复加盟  http://www.naifenjiameng.com/pyt.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县令遗孤在线阅读第四章

    孟微气喘吁吁的跑到医院,刚好碰到爸爸在和医生交谈,她赶紧冲过去,急切道,“医生,我妈妈怎么样?”医生的目光转移到她身上,只道,“现在已经没事了。不过我刚刚问了你爸爸,病人是不是独处的时间比较多,你们作为家属是不是很少陪她?”孟微心里一痛,她白天工作晚上还要去酒吧唱歌,上夜班的时候白天在家里也是睡觉,

  • 天才双宝:傲娇前妻抱回家在线阅读第3节

    除去这三百万,还有一张文三少给的银行卡。许山在刚才回来的路上查了一下,里面有200万。许山打开电脑,登录进一个网页。这是一个全球性的猎魔人网站,无论是散人,门派,还是家族,只要是被认证过的猎魔人,都可以进入。“任务提交成功,请根据指引填写详细报告!”随便在报告上写两句无关紧要的废话,许山开始浏览着y

  • 无良兔子之辛巴大庄园

    我们睚眦必报的恶魔大人虽然还没有恢复魔力,但决意要惩治大王子的决心还是很坚定的,就像现在惩治元神俱灭的月季花妖一样,她已经化回原形,变成了一朵憔悴的月季花,卵形的萼片边沿已呈黑色,一直蔓向花心深处,像中了剧毒一样,只剩下中央一抹红色,几片枯萎的叶子有气无力地耷拉着,因为恶魔的故意抛掷,原本还有五六片

  • 假如(亚洲篇)在线阅读第六章

    对于李林水来说,别说是跟男的一起买衣服,就是一起从商场前面路过的次数都屈指可数,算起来,跟她一起逛过街的异性,除了她家李春光同志,就只有赵晓坤。为了给他妈买生日礼物他用一个月肯德基换了李林水女侠的大驾光临,结果在她的参谋之下,他给他妈买了一条哈达似的围巾,让他妈骂了好几年。以前还上大学那会儿她跟宿舍

  • 悍妻上位第三章

    这个年代,什么最容易赚钱?房地产?不行,他没有资金,而且要想致富也需要时间才能回本。炒股?不会,他倒是知道前世在他小的时候曾兴起了一股炒股热,很多人靠着炒股一夜暴富,但具体行情他根本不解了,而且也不现实,他们这山洼洼里,要出去一趟都不容易,更别提他一个小孩子出去炒股。买彩票?更不现实,他压根儿不记得

  • 二次元之我的朋友是女主在线阅读第三章

    明明很清楚宋以朗这一瞟是只有她才会察觉的举动,夏晓北还是被此番“眉目传情”惊得抖了抖——他那犀利的小眼神,饱含赤果果的警告,不外乎是发现了她方才的幸灾乐祸。采访刚好结束,夏晓北急忙收拾东西准备开溜,临走前忽然被宋以朗叫住了:“夏小姐,你好像落了东西?”他一手插在裤袋里,另一手朝她递出一本小册子,面带

  • 曾经那些岁月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二天一早,任瑾从床上爬起来,走出去一看,杨紫晴和另外两个室友,已经出去买菜去了。他们住的是合租的套房,另外两个朋友做的是兼职,白天还要去上班,只有晚上才有时间和他们一起在街上唱歌。吃过早饭,另外两个就上班去了,客厅里只剩下任瑾和杨紫晴。杨紫晴突然问:“今后有什么打算没有?若是这首歌曲能够走红,就好

  • 权臣养妻日常之第八章

    走上打击区的是青道的中心打者,不动的四棒,结城哲也。仅仅是站在那里,就让人感受到十足的压迫感,那种放松的站姿,毫不动摇的眼神,给投手丘上的人一种会被打到的强烈感觉。“我可以认真投吗,阿哲学长?”四宫临也十分期待的说。“来吧!”得到的是一句简短有力的回复。细细的调整好握球的姿势,高抬起腿,一脚踏上垒板

  • 断命之校队赛(2)求收藏(8)

    PS:求收藏,求收藏,求各位大佬收藏一下,万分感谢另外感谢【gyd】【对对对】两位大佬的打赏,谢谢.....“什么?!!”神谷欲人原本在网球落地之后想打回去的,没想到网球居然直接从他的身体穿过,朝着他的门面冲来。“砰!”的一声,网球重重的打中了他的脸庞。“啊!”一声惨叫,神谷欲人整个人便朝着后方倒去

  • 霍先生的心上人第6章在线阅读

    第六章江湖之上细说风云听雨三峰在一场秋雨之后,仿佛被洗刷一新,连清晨的荡剑声都穿透了山谷腹地。一柄未开锋的精铁长剑放在身侧,一本银线勾勒封面的书册放在书桌案前,上面写着《风雨霁月剑经》,火烧云横放在膝。秦淮牢记穆应龙前辈的教诲,时时温养。神兵有灵,希望这柄神兵火烧云可以在将来更加亲近自己。那日和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