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洪荒之混沌红云之第十章(10)

作者:天衍 来源:飞卢小说网

“姐姐姐姐,到底怎样才能让先生收我为徒啊。”落落学着江杳杳的模样,手托下颌摇头晃脑。

江杳杳耸耸鼻尖,“我饿了。”

落落利索起身,笑眯眯道:“那我们去吃饭吧。”

一听到有吃的,江杳杳一改懒散,拽上白落衡一溜烟儿地离开了国教学院。

“姐姐,圣后说为了我的安全想接我入宫去住。可我好不容易从家里出来,可不想再去宫里学规矩了。只要先生能收我为徒,我就有正当理由留下来了。”白落衡一路上冲着江杳杳碎碎念,就想着让她帮忙想个办法出来。“姐姐,先生这么听你的,你就让他留下我呗。”

江杳杳倒大摇大摆地走在大街上,身后跟着白落衡和保护她的一队人马。为了能成为陈长生的徒弟,白落衡把金叔叔说的办法悉数耍了一遍,却半点用处都没有。

“我饿了,脑子就不想动。如果现在有只鸡能摆在我面前,没准儿我还能想出个一招半式来。”她咂咂嘴,想念油腻腻的大鸡腿。

白落衡丝毫不含糊,冲底下人招招手,耳语几句后,那人便匆匆跑走。

不消半刻,白落衡谄媚地送上油鸡,可怜巴巴地盯着她。“姐姐,鸡来了。”

江杳杳眼睛放光,拿过油鸡大口大口咬起来。大快朵颐之后,她满足地抹抹嘴角的油光,凑近她耳畔,不知低声说些什么。

就见白落衡了然点头,笑容满面,可没过多久又哭丧起来。“可是,可是,现在也没有能让我使计的事呀。”她环顾四周,有些沮丧。

江杳杳却不以为然。她指指前方围聚在一起人群,“那可不一定。”话音刚落,便凑上去瞧热闹。

白落衡也急急赶上,不瞧不知道,一瞧吓一跳。

原来是天海牙儿在找轩辕破的麻烦。

只见轩辕破被迫跪在地上,手臂还被天海牙儿弄伤了。

江杳杳拨开人群,只冲他啐了一口。“仗势欺人!”

“谁!”天海牙儿冲来声望去,一看是江杳杳有些发怵。当时在国教学院发生的事,他可还历历在目呢。“是你。哼,多管闲事。噢,不对,是来管你们的狗是吧。”他扬着头冷笑讽刺,还不忘在轩辕破的伤处又多用了些力。

轩辕破咬紧牙关,额际全是冷汗,强忍着痛意不让天海牙儿得逞。

江杳杳才不理天海牙儿的屁话,只走到轩辕破面前,伸手戳了戳他受伤的手臂,才一下就见他皱紧眉目,冷汗直流。

“喂,你们两个走狗,还不快放手!”江杳杳双手叉腰,趾高气昂地冲着那两个护卫说道。

天海牙儿却满是不屑。“你算哪根葱,我的侍卫是你能使唤的吗。”

江杳杳嘿嘿笑了,“是噢。”她不露声色地从腰间掏出一罐黑瓷瓶,旋开盖头,一团粉雾扑面而去,覆了那两人一脸。

“我是使唤不动你们,你们的天海少爷就使唤地动了?”江杳杳又绕回到轩辕破身后,面向天海牙儿,却质问那两人。

任谁也想不到,那两名护卫一脸苦大仇深,一边松开桎梏轩辕破的手,一边控诉天海牙儿平日里对他们的不公,真是听者落泪,闻者伤心。

“我们端屎端尿也就算了。这天海牙儿仗着自己是圣后的外甥,什么坏事都敢干,却苦得我们被别人说是狗腿。”其中一名眼泛泪光,不时擦眼泪。

“你们是不知道啊,这天海牙儿平日里有多少怪癖哟。男女通吃,夜里得找不止一个姑娘□□,连男人都不放过啊。连我们,我们两个。。。”另一名则号啕大哭,但却让围观人群皆捂嘴偷笑,私下议论纷纷。

原来呐,原来。

哈哈。

天海牙儿愤怒难耐,上前扬手就给了他们二人一人一巴掌,让他们胡说八道!他知道,肯定又是眼前这个妖女作的祟。

他抬手就要用法,手抬一半,就被落雨鞭紧紧缠住,动弹不得。

“又是谁!给我滚出来。”

白落衡执着鞭子,缓缓走出。“我可不会滚,要不你先给我示范一下。”

天海牙儿虽然不认识这个姑娘,但她手里握着的可是神兵落雨鞭,他知道这个主更不好惹。但是他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偌大的面子,他要是不找补回来,那岂不是人人都知道他们天海家好欺负了?

“小小熊族,本领不小。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来帮他。”天海牙儿仍在硬撑。但手腕上的落雨鞭缠的越来越紧,他脸色涨红,勉强稳住身形。

江杳杳最不爱吃嘴上的亏。“那也比某些人狗仗人势要好。”正眼也不瞧他,扶起轩辕破就走。

“喂,轩辕破,从今天开始你就不再是摘星学院的学生了。你就好好地当国教学院的狗吧。”天海牙儿更不愿意吃亏,硬是要嘴上逞能。

轩辕破不依。“你凭什么。。。”可等话出口,才觉得这是个蠢问题。他动动右手,却疼得皱眉,他问江杳杳。“我是不是又问笨问题了?”

江杳杳撑着他,“还有点自知之明,不算笨。你这手臂啊,陈长生肯定能治好的,不用担心。”

“摘星学院不要你,我们国教学院要你啊,我可以收你做徒弟的。”白落衡拍拍轩辕破的肩膀,安慰他。

轩辕破愣了愣,看到白落衡的笑脸,有些不好意思。

白落衡撤了落雨鞭,跟在他们身边转身要走。

天海牙儿不是吃亏的主儿,掌中运法,直冲轩辕破而去。

谁想,白落衡眼尖瞥见,下意识挡在他身前,眼前一道白光闪过,她便昏了过去。

金玉律也未曾预防,一瞬间就来至天海牙儿身前,捏住他的手腕,不让他离开。“放肆!你可知道她是何人吗!”

人群哄作一团,四散跑开。

事情闹大了。

这一掌原先威力并不大,但白落衡之前已受过伤,还未好全,现在又受了一掌。体内修习的人族功法已经让她的经脉不堪重负,有些危急。

江杳杳忙撒开扶着轩辕破的手,接住白落衡。指尖搭上她的脉搏,眼睛骨碌碌地转着,想着法子。

金玉律让人押着天海牙儿,守在白落衡身旁,神色紧张地看着江杳杳。“怎么样。”

“原先的伤还没好呢,她的经脉。。。”江杳杳欲言又止,言下之意恐怕很清楚了。

而轩辕破却在一旁插话。“落落姑娘是为了救我才变成这样的,你无论如何都要救她啊。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的。”他不顾自己的伤势,蹲在一边请求她。

“现在只能根治她的经脉问题了。”江杳杳挠挠头,突然眼前一亮。“你们两个,把周围都围起来,我要作法,不能让任何人干扰我。”

金玉律有些复杂地看了眼江杳杳,暂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便派人将她们二人牢牢围住护卫。

而天海牙儿也已经被绳索捆住,丢在一边。

江杳杳拿出陈长生给她的银球,落地为障,将她们二人牢牢圈住。

“唉,我也没用过这法术,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但如果不救的话,陈长生那家伙一定会用他自己的血来救你的。”江杳杳盘腿在昏迷的白落衡面前坐下,碎碎念道。“那可是要折寿的呀,本来寿命就不长。说好的陪他死,我自然不会食言。但是,他不会死的。”

她划开手掌,血珠滚滚而来。她扁着嘴,忍着疼摊手朝天,嘴里念念有词后,血珠缓缓浮于空中,凝成一团血雾。额间的淡蓝印记也渐渐加深,周身上下散着蓝光。

而后,双手合十,血雾慢慢围绕在白落衡身边,渐渐散去,悄无声息地进入白落衡的体内。

“倒还不排斥。”江杳杳放下心来,突然捂着肚子,惨兮兮地撅嘴。“饿死我啦。”还犯困,她打着哈欠,撤了结界。

“先送她回去吧,长生那儿有药。”江杳杳闭目养神,却还不忘提醒金玉律。

金玉律冲她点头致谢,忙抱起白落衡便赶去国教学院。

而江杳杳则半倚在轩辕破身上,面色苍白。

“小江,你没事吧。”轩辕破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双手尴尬地放在两旁。

她扁嘴,“赶紧回去吧。我现在就想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

轩辕破不敢含糊,紧跟着金玉律他们回国教学院。

但谁也不知道,才走至路口,那个该死的耶识檀律竟又出现拦住他们。

“今天,你们谁也走不掉!”他大放厥词,冷冷笑道。

江杳杳懊恼地揉乱自己的长发,勉强睁开眼,对金玉律说道:“你们先用千里钮回去,这里我先撑着。”

金玉律却想将白落衡交给轩辕破,打算留下来帮助她。“姑娘,我不能让你一个人犯险。”

“你们还是快走吧,我对付这个耶识檀律还能轻松点。你管两个伤员才是要紧事。”江杳杳冲他摆手,让他赶紧离开。

可他却犹豫不决,立在原地。“这。。。”

“哎呀,这什么这。再不走,就都走不掉了。”江杳杳也不扭捏,径直从白落衡身上的小包中拿出千里钮,打开传送道,将他们几人推了进去,只是临了不忘说道:“要是有空来救我也是可以的。”

随后,她手执长剑对战耶识檀律。

“又是你这个臭丫头。之前已然坏了我的好事,现在又和我作对!军师是不会放过你的!”耶识檀律摆出架势,欲要一战。

江杳杳对他的放狠话并不在意,只想着早点结束好回去休息。“要怎么打,你也知道我听话粉的威力,你的耶识步对我无效。”先诈一诈他,好让自己掌握主动权。

“今天,你不会再有像上次那样的好运了。”耶识檀律手中聚起黑气,眼里冒着红光。

她也不示弱,长剑散着淡蓝光芒,周身环绕着淡淡光亮。

耶识檀律疾速向她逼来,黑气来袭。江杳杳抬剑抵住,魔气打在剑身上,消退几分,但还是不减威力,她柳眉微皱,不由后退一步,左手指尖飞舞,嘴中念念有词,手背靠在剑把上,又逼他退去。

耶识檀律浑身魔力见涨,看来这次是誓不罢休了。“先杀了你,再去国教学院杀了他们!”掌中魔气更甚,江杳杳蓦地倒退几步,嘴角也溢出鲜血,十分危急。

江杳杳身体微震,额心光芒乍现,刺得耶识檀律霎那花了眼,有一时晃神。而她周围的亮光渐深,将她包裹在其中。

耶识檀律只能大致看清一团影像,微怔过后,眼前竟没了人影,他十分诧异,环顾四周,并未察觉她的人影,暗恼几声,只得离开。

江杳杳化回原形躲在柱后,等耶识檀律离开之后才敢出来,困得眼皮直打架。肉爪糊糊自己的眼睛,强打精神走向国教学院。

而她才没跑几步,就体力不支晕了过去,倒在路边。一抹白衣轻柔地将她抱在怀中,捏着她的小耳朵,亲昵地蹭着她的皮毛。

延伸阅读

思腾加盟  http://www.mzhzp.cn/y3di.shtml
思腾服饰自主创立品牌。思腾始终关注中国体育的动向,响应提出的“全民健身,你我同行”的

福康无框阳台加盟  http://www.mzhzp.cn/g0v6.shtml
福康无框阳台源自欧洲出众的居家理念,配上的技术,其结构严密,造型出众,工艺精制。使阳

金属波纹管加盟  http://www.mzhzp.cn/pnjk.shtml
上海广其顿众化工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各类不锈钢、钛合金、合金管、波纹管、补偿器、膨

老糊仙名酒加盟  http://www.mzhzp.cn/pmw8.shtml
老糊仙名酒,是集生产、品牌开发及销售为一体的酒类营销公司,公司做过百年糊涂的贴标商,

爱欧丝女袜加盟  http://www.mzhzp.cn/dgwv.shtml
爱欧丝女袜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服饰企业。爱欧丝服饰有限公司自品牌创建

十分利连锁便利超市加盟  http://www.mzhzp.cn/so4y.shtml
十分利连锁便利超市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重庆十分利商行连锁有限公司总部座落在重庆南岸区南

墨香作文加盟  http://www.mzhzp.cn/ukq5.shtml
墨香作文,3节课让孩子爱上写作,30分钟教会小学生写出满分作文!墨香作文的课堂是以学

恒润万家加盟  http://www.mzhzp.cn/gawh.shtml
水素水微电解细胞活水杯介绍水素水微电解细胞活水杯是公司科研人员汇集国内外高明科技成果

环仪仪器加盟  http://www.mzhzp.cn/uxhd.shtml
东莞市环仪仪器科技有限公司,系一家专业研发、生产、销售、测试仪器的高新技术企业,是专

龙凤珠宝加盟  http://www.mzhzp.cn/gys0.shtml
珠宝珠宝加盟店珠宝龙凤珠宝,品牌名称源自于中国传统文化中四大瑞兽之“龙和凤”的结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文娱新时代第10章在线阅读

    “大师,我是刘奇,求求你救救我的朋友漫漫吧!”啊奇直接跪在了程渝的面前。“啊奇!”旁边的漫漫惊呼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少年,眼中尽是感动。程渝表面看似非常冷淡,实质内心都快被眼前的这一幕吓死了。这个嘉运城是不是假的嘉运城,他是不是穿越出了另外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人脑子都有坑吧!程渝瞪了瞪坐在了一旁喝饮料喝

  • 死君在线阅读第七节

    卢扬如同小鸡啄米一般迅速的点着头,这不废话么,谁不想休息啊,周围的几个班级都在休息,现在卢扬就像是一个被耍的猴,在这被人围观。“行,想休息也不是不可能,这样吧,打架会吧?你跟我打一架,我不要求你赢我,你要等在三分钟之内不被我打到,我就算你赢,然后你就可以休息了,成不?”段磊笑眯眯的说道。卢扬迅速的摇

  • 呀!我心里有鬼第五章在线阅读

    “你妹妹我给你带回来了,答应我的事,可不要食言啊。”墨冥夜将凌冉带到一白衣男子身前。凌冉暗暗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妹妹?那他就是茯苓那丫头说的对她好的二哥哥?在原主记忆里面,这些人与事,她都是分不清的,凌冉自然也不清楚。凌瑾年对着凌冉微微一笑。“怎地?怪哥哥没亲自去接你?”凌冉对着凌瑾年傻笑着。“哥哥。

  • 此龙真难伺候年末

    2018年的最后两天都奉献给了TC。TC是这两年在E市新组建的战队,上半年刚从次级战队打进职业战队,被高价买进去的KIT功不可没,教练请的四傻(SS)的退役队员。教练提出双方队员交叉训练,四个人随机组合进行对战。调试好模拟器,教练拿着手里的平板“这几年各个战队的打法逐渐固化,TC这群小子虽然操作没有

  • 混在日本做妖王在线阅读第五章

    “叮,恭喜宿主,身体吸收灵气获得强化,等级+1,目前等级2级,积分+10,,奖励完美品质灵谷一斤。”“!!”不但契约兽升级了有奖励拿,就连自身升级突破也有奖励?叶玄感觉身体一阵舒爽,浑身的力量又大了几分,就连思绪也迅捷了许多。这就是武修修行身体的结果么?如果身体修行到极致,肉身强化了七八十级后,只怕

  • 火线之生化狂灾之抢亲?

    “哥哥,今天怎么不见你出去哇。听说清姐姐要嫁人了,清姐姐那么好,哥哥你怎么不去让清姐姐不要出嫁啊。你怎么还在家里啊我要清姐姐做我的嫂子。”哥哥…,小女孩拉着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孩的衣袖大吼道,任小女孩怎么拉男孩就是不动。此时的男孩毫无表情,一片呆滞之色。男孩此时的心里很复杂。想到以前和那个女孩以及几个玩

  • 死对头撩我上瘾第9章在线阅读

    许青倚一早便去了酒店配备的健身房,消磨了一个多小时回来,发觉放在床上的手机响个不停。一看是她未来的好婆婆张桂香打来的,一连有二十多个未接电话。许青倚摩挲着手机,任凭它响了又停,停了又响。半晌,她走到阳台边接起了电话。电话一接起,张桂香的声音就传了出来,“许青倚,你架子可真大,打你这么久电话才接。”她

  • 九诏妖使在线阅读歧视

    飞船在还有完全停稳的时候,李九胜就接到下船的通知了。李九胜几乎是被扔下飞船的,不他过比李铎的情况还是好一点。把李九胜接到火星的总部,李德峰就像是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就把他仍在了一边,不再去理会他。看到是这样的结果,李九胜的心再次冰冷了起来,自嘲的对李铎道:“看来这就是李家的习惯呀,既然他把咱们当垃圾一

  • [柯南]每天都在努力地远离死神小学生【楔子】

    大胤朝,宣和十八年,乙亥日。河间王身染沉疴,朝廷下旨全国遍访名医,眼看月半过去,怎奈一方难求。上谕:大凡治愈河间王者,赏千金,以高官厚禄许之。盘龙岭下,樵女于山涧汲水时,于岩石缝拾得五彩斑斓不知名鸟蛋一枚,恰逢游医逄吉人山中采药经过,观之,引以为稀世珍宝‘凤凰蛋’,传闻此宝蛋可治百病,有起死回生之效

  • 妖魔鬼怪又何妨第一章在线阅读

    大荒西北,无尽大山,常青观。常青观祖山,西峰传法院,今天是常青观讲经传法之日,故此一眼望去,整个西峰讲经院全是人。在讲经院正中,有一个五六十丈高的石台,此刻其上盘坐着一位灰发人。此人中样貌面容和煦,灰发高梳束,身着青衣,双手放于身前膝上,正闭目讲经,声音洪亮如钟鸣。下面众弟子,都盘坐于蒲团之上,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