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剑漓雪在线阅读第八节

作者:月孤城 来源:17K小说网

接到电话时,秦淮就在金海会所门外。

他没有将车开过来,而是停在百里之外的露天停车场,徒步走了过来。金海会所对面有家咖啡厅,临街一面都是玻璃窗,视野开阔,他选了最边上的位置,窗帘能稍微遮掩身形。

他已经在这里等了快两个小时,终于看到会所里走出一个熟悉的人。

欣然!

秦淮的侦探社虽名不见经传,但他的业务能力毋庸置疑,一路跟踪,欣然毫无所觉。

欣然这个女人也很有意思,从会所里出来打车离开,大概十来分钟,进了一处高档小区。这种高档小区安保十分严密,秦淮不想打草惊蛇,所以没有跟进去,只是留心看欣然去了哪栋楼。不料,没几分钟欣然又出来,完全换了一副打扮。

之前是一身抹胸包臀裙,大秀身材,十分靓丽**。出来时却是白衬衫黑短裙,妆容浅淡,头发更是在脑后挽了起来,利落明快,俨然职业白领。

这一次她坐了公交车,来到一个老小区。

秦淮不着痕迹的跟在后面,看着她进了一栋楼,直上三楼,摸出钥匙开了门。那间房子里已经传出炒菜声,显然是有人,秦淮耳力好,听到欣然喊了一声“小玲”。

有个女孩子回道:“姐,你回来啦,先坐下歇会儿,饭就快做好了。”

确定了人住在哪里,接下来的事情就很好打听。老小区有个好处,左邻右舍一般都是多年邻居,彼此相互都知道,也喜欢扎堆儿说点东家长李家短。将近饭点儿,外面没什么人,但附近有小超市小卖部,秦淮借着买烟的名义转了转,到底将人给打听了出来。

毕竟欣然是个漂亮年轻的女人,又没结婚,正是容易引发关注的时候。

欣然的本名当然不叫欣然,而是叫做刘欣,也不是本地人,据说祖籍是J省。现在的住处是买来的老房子,只有姐妹两个住,刘欣妹妹叫刘玲,二十岁,就在本市上大学,但姐妹两个五年前就住在这里了。刘家姐妹就是一对儿姐妹花,刘欣对外称在写字楼上班,妹妹读大学,附近的人提起来都夸赞。

据说刘家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刘欣来T市,是为了照顾妹妹读书。

刘欣正值适婚的年纪,同小区相熟的大妈们难免热心,可惜说合了两回都没成。刘欣说暂时不想考虑结婚,等妹妹大学毕业再谈。

总之,刘家姐妹的口碑不错。

秦淮没有再跟,返回了酒店。

陆离和玉缘风早就回来了,秦淮一进门,两人就将打听到的事情都汇报了。

秦淮一面听,一面取出行李箱内的笔记本电脑,开机操作了一番,突然道:“小陆,那半张符纸呢?”

“哦,在这儿。”陆离连忙将牛皮纸袋递过去,这东西在临走的时候问陈奇要来的。

玉缘风脸色难看:“我看过了,尽管法力已经散尽,但画符的手法高明,是一张镇妖符。”

秦淮将符纸夹在指尖端详,这半张符纸上只剩一个符尾,的确没了法力残留,但秦淮并非没有别的办法。他不必借助现代科技将这符纸细细化验分析,却能捕捉到常人无法察觉的气息,甚至连玉缘风都感应不到,秦淮却只是凝思片刻,脸色变得犹疑又郑重。

“这符我曾经见过。”

“你见过?那……”玉缘风面色一急。

秦淮皱眉摇头:“我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两年前有人来找我,就是拿了一张这样的镇妖符,请我将幕后之人找出来,因为那人抓了他女儿。可惜寻到地方已经晚了,那人十分狡猾,在我们赶到的前一刻就逃了。最要紧的是他临走用了特殊的净化符,将一应气息完全消弭,无法捕捉任何残留气息,从而无法辨明他的身份。”

“到底是什么人,他要做什么?”玉缘风一颗心紧绷了起来,越发担忧妹妹处境,毕竟那个神秘人先前掳劫过女子,妹妹同样落在那人手里,这实在让人无法乐观。

身为妖,玉缘风一时间想到了各种可能,但无疑,被劫走的女孩子前景堪忧。

秦淮放下符纸,又在电脑上敲击一番。

陆离好奇的看了一眼,一下子大吃一惊:“刘欣?是那个欣然?你怎么能查到她的户籍信息?”

其实已经不用问,电脑上显示的很清楚,秦淮正在浏览的正是居民户籍资料。秦淮当然是没有权限的,所以只有一个可能,他“偷渡”进去的。

陆离一时不知道该感慨老板的技术高超,还是说老板肆无忌惮,他一向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这种犯罪的事情令他坐立不安。

倒是玉缘风不将这种事放在心上,只疑心:“查她做什么?有什么不对?”

陆离回过神,也生出疑惑。

“验证一些猜测。”秦淮退出当前页面,又查阅了一些视频资料,动作很快,陆离在旁边看的眼花缭乱。

“咦,是她!”陆离叫了一声,在视频中看到了欣然。

“小雪!”玉缘风却看到了妹妹。

这是一段十字路口的道路监控,这种监控储存的时间长,所以就算是去年的视频也没有被处理掉。按照正常程序,这样的视频只有执法者才有权调看,秦淮又动用了非常手段。

当然,城市很大,在地点的查找上秦淮也做了筛选,金海会所附近、繁华商业街附近、玉娇雪住处附近,这段监控就是玉娇雪所在的别墅区百米之外的路口拍摄到的。

“这日期是去年11月7号,玉娇雪出事是8号,她们两个见面就在出事的前一天,未免太巧合了?而且她们看上去关系很不错,可刘欣却隐瞒了这一点,还说玉娇雪的消息都是听来的。”陆离是着实吃惊,其实他觉得更神奇的是秦淮竟然会怀疑刘欣,他一样接触过刘欣,就没看出有什么不对,谁知刘欣果真不简单。

秦淮查过刘欣的户籍资料,有一点刘欣说了谎话,那便是她的父母。

她父母的确只是普通农民,但父亲在她们幼年时就意外事故身亡,母亲则是六年前胃癌病逝。她们原本也有叔伯亲戚,但是家境都寻常,况且那时刘欣二十岁,已经在外打工两年,妹妹刘玲十四五岁,读初三,也不是非要亲戚给口饭吃。在农村里重男轻女很常见,连男孩子不读书的都多,更何况女孩子?丧事之后,叔伯们象征性的给几百块钱,就没再提别的。

刘欣虽有些失望,可她是农村长大的,当然清楚这是常情,但是刘玲很喜欢读书,成绩又好,刘欣自己打工的两年吃了很多苦,特别羡慕那些时尚靓丽的女白领,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做的事情又体面又轻松,所以她就不想让妹妹也跟自己吃苦,发誓要供妹妹读大学。

刘家本就不富裕,何况刘母的病将家底儿都花光了,还欠了亲戚的钱。

刘欣在那一年里,转折过好几个城市,最后才到了T市。

秦淮之所以怀疑刘欣,就是觉得刘欣态度奇怪,话音里对梁家的恐惧是真真切切,甚至还有隐藏很深的憎恶。

这一点很值得玩味,秦淮下功夫狠查,并没有发现刘欣和梁家有什么瓜葛。梁少晖虽然和玉娇雪轰轰烈烈一场,但实际上极少去金海会所这样的地方,不管是真性情还是做戏,男女感情方面很慎重,也干净,所以不会和刘欣有纠缠。

秦淮换了个角度,从刘欣最在意的人身上查线索——刘玲!

果然有了发现。

刘玲本就是个美人坯子,大学之前只闷头读书,一上大学,刘欣怕她被同学笑话,就不肯让她委屈了。稍稍换个打扮,刘玲就青春逼人,甚至被人戏称“校花”。刘玲读大学很快乐,人也单纯,谁知她最没有防备的同学却险些将她的一生都毁了。

刘玲漂亮学习好,很多**学喜欢,她却不想谈恋爱,结果一次同学生日,她被起哄灌酒,喝醉了,一个**学嘴上说送她回家,可却将她带到宾馆……刘玲醉醺醺的,可还有一点清醒意识,挣扎中抓到烟灰缸砸了对方的脑袋。

这事儿刘玲本是受害者,**学受伤又不重,可偏偏这**学家里有些背景,气恼极了,又怕刘玲说破今晚的事,干脆恶人先告状,拿家世压迫威胁,扬言要告她人身伤害,让她退学!

刘玲顿时六神无主,上大学不仅仅是她的希望,也是姐姐刘欣的希望,如果希望破灭,她不知道怎么面对姐姐。

刘欣得知这件事,发现对方并没有夸张,如果对方真要追究,妹妹就算不被退学,也肯定声名狼藉。

这件事就发生在去年国庆之后,最后的结果是刘玲如常上学,那名**学却是转校了。

这里面肯定有人周旋处理,刘欣是没这个能耐的。

秦淮几乎可以肯定,是梁家的某个人拿这件事收买了刘欣,使得刘欣听其吩咐做事。刘欣的价值在哪儿?想当然和玉娇雪脱不开干系。

今天这个视频的发现,完全证实了他的猜测。

在玉娇雪离开金海会所后,刘欣一直和玉娇雪保持着联系,她们两人见面绝对不止视频中这一次,否则不会这么熟稔。

视频中两人进了一家咖啡厅,半个小时后出来,刘欣坐出租车离开,玉娇雪返回别墅,但此时玉娇雪手中多了一只白色双层饭盒,在两人刚见面时,这个饭盒是刘欣提着的。

“她送给小雪的是什么东西?”玉缘风也觉出了蹊跷,只怕这只饭盒有问题。

陆离也知道饭盒出现的时机敏感,却不大明白:“饭盒肯定是装食物,难道里面下了毒?但是……”

陆离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是觉得太奇怪,都找了人去收妖了,还用得着下药吗?

“难道有什么东西是你们忌讳的,会使她露出原形,或者丧失抵抗力之类的?”陆离想起电视中的桥段。

“应该是某种能令人丧失抵抗或昏厥的药物。”秦淮分析道:“那个人十分神秘,举动谨慎小心,一定不肯横生枝节,所以要防备玉娇雪觉察不妙而逃走。玉娇雪就算再不谙世事,下口之物也谨慎,所以有熟人送她东西,才不会戒备。刘欣回去之后,肯定有人指示她在晚上给玉娇雪打电话,以确定玉娇雪有没有吃下那些东西,状态如何,这才有梁太太带人上门的一幕。”

玉缘风努力控制着情绪,问道:“秦大老板,要如何才能找到我妹妹?”

玉缘风心急如焚。

陆离突然问道:“老板,既然你能调取监控视频,那8号晚上的监控……”

秦淮摇头:“我最开始就已经查看过,事发当晚别墅区附近路段的监控视频都完好留存着,但是并没有任何发现。梁太太的车直接回了梁家,车内只有梁太太和司机两个人,那人是留在别墅内,通过别的方法离开了。”

“那我们怎么办?”陆离问。

“去见梁少晖!”

延伸阅读

仙隐小鹿日式料理加盟  http://www.kafeidianjiameng.com/dl4.shtml

柏尔曼加盟  http://www.kafeidianjiameng.com/dlj.shtml

沐蕾芬内衣加盟  http://www.kafeidianjiameng.com/dl7.shtml

罗斯克宁美缝剂加盟  http://www.kafeidianjiameng.com/dl1.shtml

金樟教育加盟  http://www.kafeidianjiameng.com/dlh.shtml

沪上阿姨加盟  http://www.kafeidianjiameng.com/dle.shtml

三河坝加盟  http://www.kafeidianjiameng.com/dll.shtml

万福客加盟  http://www.kafeidianjiameng.com/dli.shtml

贵州大曲酒业加盟  http://www.kafeidianjiameng.com/dl5.shtml

HERAS加盟  http://www.kafeidianjiameng.com/dlr.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盗墓门在线阅读你们是在自寻死路(第二更)

    “雷恩少爷来了!”突来的声音,让闹腾的护卫们都安静了下来,眼中都带着一丝敬畏。哪怕雷恩再废,他也是一位大公爵之子,如今更是继承了大公爵之位,并且还成为了一城之主,地位根本不是他们可比。这个世界,贵族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根本不是他们一群普通的护卫可比。对于雷恩这个大公爵,他们都有带着一丝敬畏。若非雷恩

  • 乱世之再嫁日常礼物

    这是陈尧第四遍唱《再见》,可是陈尧一点都没感觉到厌倦,因为他看见自己的观众人数正在不断上涨中,现在已经涨到了1000个人,而弹幕也渐渐的密集了起来,看到这,陈尧就在自己的心里暗暗窃喜起来。“这首歌真好听,求资源”“难道就我一个人是被主播标题党骗来的吗?”“楼上的,我也是,头一次见这么不要脸的的主播,

  • 重生打脸日常在线阅读第七章

    在电路控制权彻底落入刘伟手中后,此灯如火山爆发一般,迅速被激活,立刻进入了超负荷运转。几乎在弹指之间,这盏灯便几近爆裂,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线,刺眼的光芒让长野睁不开眼,长野挣扎地想要起来,然而摇摇欲坠的粒子灯不会给他一点机会。“轰”粒子灯炸裂开来,七彩的光线如水般决堤而出。警报声四起,庞大的粒子洪流

  • 生姜红糖第三章

    水逐裂不经用手指着自己“我?我记忆里可没有这么恶心的人,况且我也不觉得身上有什么他可图的东西”“他图的是你这个人”“图我这个人?难不成与你刚才所说的交易有关?”士隐忌收回直指着他的剑,夸赞两字“聪明”水逐裂:“我不喜欢绕圈子,念在你刚才主动替我挡下攻击的份上,现在只要你能解答我心中的疑问,那么交易达

  • 贵妾之修炼三身术

    “张大哥,早。”夏日的清晨,带着一些微凉,小雏田稚嫩的脸上,带着丝丝青涩的笑容。因为张伟跟夕日红是雇主与雇员的关系,他每天都会前来这里,几天下来大家便相互认识了。“小雏田,早啊。”听到雏田的声音,张伟不由回过头去,冲着她微笑的喊道。雏田的脸上闪过一抹甜蜜,经过几天的认识,她逐渐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大哥

  • 拓荒记在线阅读第8节

    学习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第一次月考结束后,就即将国庆了。星期四,上午第一节英语,然后两节数学连堂课。刘老师走进教室时手里拿着一沓通知,大家都已经知道是什么,可刘老师就是要等到下课才发。通知标题是“关于高三学生国庆假期安排及安全承诺书”。秦臻双手举着通知书,用不太标准的播音腔念完通知的关键部分。“根据

  • 我们可以在一起在线阅读第十节

    陆风看着眼前这块似乎充满魔力的石碑,三个古老的文字印入眼帘,仿佛在陆风的灵魂上敲了一记。“什么?陆哥,你说上面写着是大魔山?”二狗子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一跤。“恩,上面写得是一种古老的文字,年代极为久远,我在古籍中曾见到过,所以记得一些。”陆风解释道。“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大魔山!”二狗子闻言后,道出了大

  • 野生厨房之最强搞野在线阅读第2节

    同时在黑暗里面的老乞也抬头看着外面那漆黑的天空,这个时候可能看到他那黑暗里斑斓的脸。他一个即将老迈的人将这个秘密在心里面住了十三年,现在一口气把他说出来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在那已经驺起来的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安详的表情,也就在这一瞬间这老乞全身突然盘踞,双眼也猛的爆开。“父亲,起床了!”“父亲!”

  • 腹黑谋后在线阅读第6节

    顾斯年回到家里,恨得咬牙切齿。“来人!”顾斯年把在商场买的东西一扔,气势汹汹道。“少爷,怎么了?”马上就有小跟班凑上前来。“还有一个月高考对吧。”顾斯年想了想,低声在小跟班耳边说道,“若是那天把宁安的……”“……他是不是就没办法高考了?”“少、少爷,这样不好吧……”小跟班犹豫道。“少废话,我让你做你

  • [一人之下/王也]娇蛮总裁,霸道妻在线阅读第六章

    墨半莲在想象这颗陨石对地面人类造成的极大伤亡,一定是生灵涂炭。“师妹别急,你看!”墨半莲急忙抬头,定睛一看,只见这个巨大的火龙后面,有三个银色飞行器从后方急速追来,飞行速度居然超过了陨石。(根据事实改编,见备注)“外星人的飞行器!”墨半莲脱口而出。“是的。”郑智嘴里回答,但是头继续盯着看。只见这三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