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爱上灌篮的你真人秀邀约

作者:梦净浓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点焦灼情绪不算什么,绝大多数艺人都有。抛开他们这个光鲜又腐败的职业不说,本身艺术创作也需要体会人生,东方尤其有“憎命达”的说法,穷而后工,在逆境中获得的感悟更深。

秦笙脑海里飘过许多解释的话,但他猜江培衡八成不会相信,联想到对方反常的行为,可笑自己还以为转机到了。他也不喜欢有人向江培衡汇报情况这种可能性的出现。于是那晚的土豆牛腩煲没炖好,他是半桶水都没有的临时厨师,根本掌握不到分寸。

炖出来又糊又咸,秦笙舍不得地多试了几口,还是把它倒在垃圾桶里。他在录音棚一直磨到周六,才叫助理来接自己去参加外公的葬礼,没想到来的是经纪人。

高婕亲自来接,一方面是关心在意秦笙的情绪,另一方面她觉得有必要聊一聊未来的工作发展。

虽说已经澄清了秦外公去世那天引发的不实消息,但当时流言发酵极快,门户网站的**版面挂着“夜会视频”,APP也在推送“秦笙和神秘女友去医院检查怀孕”此类耸人听闻的新闻。她意识到公关的不作为,打了好几个电话去催。公关知道高婕没出力,反而理直气壮地表示早就开始运作了,但他们到底失言了,让高婕听出来一个漏洞——

她没有去找额外的团队,公关也没有及时运作,但是热搜撤得最快,这背后肯定有人在帮忙。

“这边!”看到秦笙拎着一袋早餐走出来,气色好到可以去拍日系的生活硬照,高婕由衷地期待他永远这样迷人。

秦笙在里面穿了黑色的高领毛衣,外罩一件白色的羽绒大衣,面包款的大衣臃肿,但穿在模特比例的他身上更显大长腿的优势。“换了辆车啊,怕跟拍吗?”

他的指尖冻得发红,露出来的手腕白得发亮,脸上挂着很平常的笑容。

盯着他一举一动的高婕欣慰地笑了。不管是不是伪装的平静,能好好应付生活就行。

秦笙外公的追悼会在市里规模最大的殡仪馆准时举行。秦外公在机关里的背景深,驾鹤仙去的消息发出去,来送花圈和换联的单位来宾络绎不绝。与他沾亲带故的故人也都来了,大树虽然倒下,树荫还在,家族传承的意义就在于此。

主持人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来介绍到场人员以及因故未能到场的来宾,秦笙挽着从国外赶回来的母亲,统一样式的白花缀在他的胸前,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全程垂首站在家属区的第二排。

披麻戴孝的直系亲属里就他的社会身份最为特殊,为了不生出枝节,他这些天没登微博,没附和工作室的澄清,只想安安静静等待葬礼结束。

不过……这不太可能。

在主持人报送花圈挽联的来宾时,场馆里出现了一些骚动。秦笙的至交好友个个都是大腕,众人听到新闻媒体里出现的人名,稍微打听一句,开始明目张胆地找秦笙在哪儿,并希望他抬起头。

江培衡有点事绊住了脚步,他到的时候,扶着灵柩向遗体告别的秦笙已经成了全场的焦点。明星是要牺牲隐私的,但在这样的场合仍然要被别人玩味地盯着,也难怪秦笙那样一脸麻木。他如果是花园里带着朝露的玫瑰,此刻只剩下被塑封后的干瘪形状。

繁琐的流程结束后,追悼会的哀乐随之停下,人群鱼贯而出。秦笙觉得自己总算可以松口气了,虽然他把周围的人都视作空气,但是也会让人窒息的。他一手扶着哀痛过度的母亲,另一手准备捞起手机给高婕打电话。

突然间,秦笙注意到靠着柱子站着的江培衡,江培衡不走过来,大概是看到自己身边还有母亲在。于是秦笙低头给江培衡发短信,然后对后者眨了眨眼睛,示意他看手机。

“你怎么来了?”

这不情不愿的口气……

江培衡带着微笑回复:“今天是老爷子的最后一程。”

秦笙单手捏着手机,敲敲打打,删删减减,最后说:“外面下雨了?”他看到江培衡脚边有一摊水渍,都怪江培衡喜欢乱坳造型,伞还要背手放着,不然他第一眼就应该注意到的,而不是看着对方的眼睛忘记自己想说什么。

手机的通讯灯在闪,秦笙没能点开江培衡发的信息。因为蓝眼睛的继父过来了,一家人难得见面,就算不愿意同桌吃饭,总要多聊几句近况。

这一聊,把送伞的高婕给等来了。江培衡在圈有盛名,金牌经济认识他是应该的,但高婕认识江培衡的前因后果却很曲折。她装作没看见江培衡,用最快的速度把秦笙拉走。

雨越下越大,像黄豆一样砸到车盖上乒乓作响。路边只剩下两三台车了,秦笙一眼就看见了江培衡的座驾。他想回头,高婕把宽大的格纹伞往后一遮,“看什么呢?”

有些事秦笙不知道更好,她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

“那辆车不错。”秦笙莫名笑得灿烂。

“哦……”高婕干巴巴地回了一句,“上车吧。”

后座放着高婕裹了一层粉色外皮的新电脑,之前还没冒出来,证明高婕在开追悼的时候一直在处理工作。秦笙把它端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仔细地查看着文档内容。

高婕本来就是谈工作的,看到秦笙好像有点心动,正好切入话题,“表格里都是今年的真人秀邀约,我觉得你可以挑一个上节目。”

真人秀能给公司创收、能圈粉、还能得到机缘扩充朋友圈,是皆大欢喜、一石多鸟的好事。很多艺人想上一线卫视的综艺还进不了拟用名单,更别提一番名单了。秦笙不愁这个资源,只是大.陆歌手像是有不成文的规定,通常严格控制上小屏的次数,以期营造独立于世的歌者形象。

过去秦笙不同意综艺的常驻邀约,确实是为了专心做音乐。

“光今年就有这么多……”秦笙还是第一次看到未经过高婕筛选的邀约。高婕不愧是财会出身,又或者她跟身为王牌经济的弟弟学了一手,做的表格条分缕析,还有判断出来的影响力因子,傻子都能一眼看透。

看到某个被高婕打入冷宫的项目时,秦笙用手指摩挲着下巴,眼尾悄悄弯起,“覃南卫视的这个不错。”

覃南卫视最早面向市场,**综艺层出不穷,这是国内一流的平台。它一共发来两个邀请,高婕属意明星和素人一起体验生活的真人秀,另一个是充满着粉红泡泡的恋爱类真人秀,由明星组CP来向大众展示初恋的酸甜苦辣。

高婕还没听懂秦笙的选择,笑道:“我也觉得不错……”

秦笙没有直接刺激她,“没想到谭导会做这种两.性关系的真人秀。”

高婕不笑了,“有没有搞错!你想参加另外那个?”

国内探讨婚恋关系的真人秀并不少见,观众已经学聪明了,不放真感情,谁参加就认为谁演戏。在节目里说喜欢都显轻浮,何况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认真的,回头爆出真实恋情,CP粉粉转黑,唯粉也觉得掉价,还要扯进其它对家,骂得乱糟糟。

秦笙噗嗤一声笑了,“放松点,不是有明星参加后真的结婚吗?”

“你还想结婚?!”高婕眼前发黑,声音都快成走调荒腔了。

秦笙举手投降,“只是讨论,不要紧张。”他越想越觉得好笑,低头给江培衡微信留言:“hey!”

他们上一次聊天记录日期还是前年,再往上翻,语音、文字、摄影照,多到不可胜数。

江培衡回复一个系统自带的微笑小黄脸,看不出他有没有在敷衍。

“小叔,你还记得自己欠过愿望吗?”

“……记得。”

原本是痛恨的情况下索要的愿望,没想到在这么多年过后,变成了一个想起来泛甜的事情。年年提醒狼来了,是该真的来一次了。

秦笙嘴边的笑意越来越大,“小叔,谭争那儿有个新综艺,你考虑下?”

延伸阅读

小葵花天使婴童用品加盟  http://www.jiashijiameng.com/dzv.shtml

浩路通加盟  http://www.jiashijiameng.com/dc4.shtml

北京欣祥天和餐饮管理加盟  http://www.jiashijiameng.com/dcj.shtml

志升地板加盟  http://www.jiashijiameng.com/dc7.shtml

蓝色倾情服饰加盟  http://www.jiashijiameng.com/dc1.shtml

帕尔倩加盟  http://www.jiashijiameng.com/dch.shtml

福永连盛四海加盟  http://www.jiashijiameng.com/dce.shtml

悠歌悦嘉冰淇淋加盟  http://www.jiashijiameng.com/dcl.shtml

衣乐干洗加盟  http://www.jiashijiameng.com/dci.shtml

酷拉小兔加盟  http://www.jiashijiameng.com/dc5.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青灯的迷之旅程在线阅读灾变(2)

    汽车的速度从出发便是极速飙到八十迈,在街道里横冲直撞,惹来街道的环卫工一阵咒骂,而我却很是得意的从窗口伸出一根中指。北郊别墅区距离我所住的小区并不近,大概二十分钟的路程,以我的车速,只要不堵车,我自信十六七分钟就能到达。但是眼下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必经之路有一处闹市,这个闹市是人们自发组成的,城管去过

  • 拽掉学弟第二颗钮扣之后出任务二

    “怎么了?”他转头看着我。“你为何不要刚才掌柜给你的面具?”我直视他。他笑了笑道:“因为那个面具太冷了,你手里那个温些。”我把面具递了过去道:“好吧,这个就给你了。”再转头对着掌柜说道“掌柜的把刚才的面具拿给我。”掌柜应了声,随后递过面具。我拿着面具,转身向人海走去。望着这人山人海,心中竟有一丝孤寂

  • 最后的女神(修)

    宣宁二十六年,三月初五。距离孝蕙皇后崩逝的日子,已过去半年有余。宫里早已撤去了奠幡,可位于京师康义坊的大公主府邸却依旧白幡高挂,阖府上下始终笼罩着孝蕙皇后病逝的悲伤氛围。一身素服的女子气若游丝地躺在床榻上,曾经明艳动人的脸庞早已被病痛折磨得消瘦变形,乌青凹陷的眼窝也失去了往日的灵气,无神的眼里只剩下

  • 全职法师之主教阎罗第6章在线阅读

    凌绝从吸收完鬼残光环与灵骨的那一刻,体质与精神已经比原先强了太多,他谨记着鬼残的话,离开了精神世界。鬼残望着岸边的凌绝突然消失,轻叹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这种心智,在死亡威胁下还能如此冷静的人,可不像一个九岁的小鬼。”然后他看向精神世界天空的一处角落,一抹血红色占据在那,这让鬼残眯起了眼睛,“有古怪

  • 兄弟战争之妹妹是女仆之宿命!(1)

    2010年3月12日,S省T市。夜空繁星点点,作为S省省会城市,即便是在夜晚,其喧闹程度也丝毫不亚于白天,各种各样不同色彩的霓虹灯将整个城市渲染的五颜六色,刺耳的汽车引擎声不断的轰鸣着,街道两旁林立的路灯驱散夜晚的黑暗,将路上行人的影子拉的老长老长。坐在出租车上,年轻人思绪飘飞,良久,回过神来,眼神

  • 无法无天在线阅读第十章

    “阿娘,昨个已经说了分家,我再去吃饭,一顿好说,多了是不是不太好?”陆安在现代见多了因为一点儿小事闹得不可开交的亲兄弟,她手里有钱。和陆山感情也不错,自然不想因为这小事落下口实,远了情分。“我看你这几年在外学了不少心思。”冯氏抱着墩儿,到底没说什么重话,“你能这么想,我知道是为了大山好,可你总不能因

  • 绿窗朱户第10章在线阅读

    不远处一个黑发黑眸的男生倚靠在树上,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手里拿着一个银色的狼头模样的侧面有一个大拇指粗细的圆形孔的东西!那人缓缓地走向苏寒这边,嘴里还说:“我不管你是暴君还是智帝,我新开发的战甲系统刚好需要实战测试,你很荣幸!折服于我们新人类的科技之下吧!”而智帝剑齿炎虎一声冷哼,眨眼间变成了人形,

  • 忘离在线阅读第7节

    简盼儿回过头,见着她,一双眸子瞪得极大,“绿儿,你……回来了!”终于大笑着握住她的手,“你终于回来了,这几天,我可担心透了。快给我看看,瘦了没。”简盼儿直拉着她的手在面前转了一圈,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盼儿姐,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怎么一回事?”终于得了空隙,绿华将满腹的疑虑问出来。一提到此,盼儿

  • 被戏精小狼狗盯上后[重生]第6章在线阅读

    佟玉姮在大伯佟国纲的院子里并没有待太久,就被听闻其跌倒的赫舍里氏给拎回了自家院落。意识还停留在佟玉姮毫无知觉躺在病榻上那一幕的赫舍里氏先是紧张万分的细细为佟玉姮检查一遍,确定佟玉姮没有受伤后,才松了一口气,语带责备的说道。“额娘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是姑娘家,举止要优雅含蓄,学那鄂伦岱豪迈不羁的动作干

  • 青龙志从《大时代》开始

    ---写在前面的话。《大时代》的剧情梗概在文里都有介绍,即使没看过也不影响阅读。它是一部经典的老港剧,作者本人很喜欢。文里会涉及部分股市、期货内容,作者本身炒过几年股票,玩过期货,研究过外汇,但都是半吊子,不算高手,所以也不会写的太专业,当小说看就好。求收藏,鲜花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