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被发小坑去结婚了在线阅读第9节

作者:山花朝暮 来源:晋江文学城

【目标锁定:罗宁·堡,艾瑟夫医院5F,坐标:N2077·E1406。】

安睁开双眼,入目是一片白色以及熟悉的药水味。抬起左手,经过滋生修复治疗后也一丝痕迹都没留下。尝试着坐起来,安取下口鼻上的呼吸器,一旁的身体测量仪屏幕已经显示他的身体各项指标回到了正常值,有规律跳动的曲线证明了他还好好的活着。

病房的门被打开,刚出去解决完午餐的乔文走进来,看见安不仅醒了还自行坐了起来,跳了下眉带着笑容走到安身边坐下,“感觉如何?我帮你联系医生过来检查下。”说罢伸手准备去按下床头的呼叫器。

“你想杀了我。”安带着浅笑,温柔的注视着乔文称述道。

乔文原本已经拿起了呼叫器,却在拇指即将按下的瞬间听到安的话动作停顿了下,最后还是把呼叫器放下,他想这个时候暂时不需要医生。

“我已经事先警告过你了,如果你有任何异常,我会动手杀了你。”。乔文面对这件事没有丝毫愧疚,即使被当事人当着面拿出来说,他也可以自如的回答。

“你是由联盟最自豪的隐秘部队‘刺刀’出身,那可是号称能以一敌百的精英部队,你愿意的话航舰上那帮劫匪肯本不是你的对手……”说道这安顿了下,笑道:“我也不会是你的对手。”

“也就是说你完全可以在第一时间控制住整个局面,或者控制住我,无论哪一种情况对你来说轻而易举。前者或许你在顾虑航舰上其他乘客的安全,可是后者,你在看见我兴奋起来后,脑内响起的首要念头肯定不是阻止我,而是‘这是个机会!’,一个可以抹杀掉安·文森·图灵的机会。”看着乔文收敛起笑容神情变得冷硬,安的笑容却越发的柔和,就像是看着一个孩子做了错事,不但不觉得孩子调皮,反而觉得这是一种聪明的表现般发自内心的欢喜。

“你刻意留给了我犯罪的机会,也给了你自己杀我的理由。”

安说完后笑看着乔文,似乎在期待乔文对他刚刚的表现给予肯定,他很清楚自己说的是对的,但是依然期待对方的表扬。而乔文则面无表情的看着安,黑色的瞳孔纯粹的一片漆黑,看不出任何情绪。

病房里突然气氛凝滞,只有一旁检测安身体机能的电子器械在有节奏的发出提示音。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我以为我掩饰的很好。”乔文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抽出一个丢到嘴里咬住,在点火前还问了句,“不介意我抽根烟吧?”不过也没等安的回答就深吸了一口气,气息让烟的前端自动引燃。乔文想,安这种就算是心理各种不愿意也会笑着点头,虚伪!

“从我第一次告诉你我任务的内容起,还是在航舰上?”乔文表情一下子轻松起来,但颇为好奇的问道。

双方的表情都显得轻松自在,但病房里面的气氛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转变,依旧紧绷。

“在海罗温精神病你替我拆下眼罩,我看见你的第一眼时。”安眼神有些飘渺起来,似乎在回忆当时的场景,“你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见了某个肮脏令你恶心的垃圾,没有存在的必要。”

“你成功的打击到了我的自信。”乔文道,尽管他脸上无所谓的神情根本就显示了他这句话的没诚意,“我是真的以为我掩饰的很好。”

“我讨厌麻烦。”乔文呼出一口烟,看着慢慢扩散消失的白烟,最后视线还是落回到安的身上一笑道:“我觉得你是个麻烦,大/麻烦。”

“你对我有成见,咳,或许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会惹麻烦。”安替自己辩解道,“例如这次劫机事件,你不认为我做得很漂亮吗?咳!”室内的烟味变得明显,安难以抑制的咳嗽了两声。

乔文挑眉,看着安因为烟味而难受,但是既然对方不开口要求他,那么他就理所当然的装作不知道。继续呼出一口烟,乔文笑得有些兴味道:“你唯一的贡献就是突然犯病,让我在对付劫匪的同时还要解决你带来的麻烦。即使我可以假装失忆,忘记你曾经开启了屏蔽系统,增加了搜索队的难度。也可以忽略你攻击安防部的监视中心。可航舰的自爆程序呢?如果再慢上30秒,整艘航舰的人都要死。”

“相信我,如果我愿意,联盟唯一能派的上用场的只能是遗骸打捞部队,咳咳,咳!”安道,末尾有些压抑不住的连续咳起来。

乔文将烟从口中拿出捏在指间,冷眼看着安剧烈不止的咳嗽,尽管没有继续抽可是却也没有将烟熄灭。乔文忍不住想,安这么继续咳下去会不会咳出血,是不是即使到了这种程度他也不会降低姿态开口提出要求,或者说请求?

并没有给乔文太多深思的时间,门外响起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停在门口,病房门被极为暴力的推开,护士小姐冷着面孔走进来一眼就看见了手上拿着烟的乔文语气严肃地说道:“这位先生您好,在艾瑟夫医院内禁止吸烟,请您将烟熄灭,出门烟头扔到走廊顶端的杂物粉碎垃圾通道中,谢谢合作。”

在护士严肃甚至带着指控的眼神中,乔文立刻把烟熄灭,一般来说医院是禁烟的,但是并没有那么严格的管理,特别像是这种单人病房。第一次因为行为规范受到指控的乔文有些尴尬,特别还是在安的面前,熄灭烟快步走出病房在护士的全程监控下老实的把烟头扔进指定的位置,然后走回病房。

“除去艾瑟夫医院,整座罗宁堡都有烟火探测装置,所以您如果想抽烟的话请去指定的吸烟室。”护士看乔文态度良好脸色稍微缓和但语气仍非常严厉的说道。

“是,我明白了,抱歉,不好意思,下次一定不会再犯了!”乔文完全没有了之前在安面前的气势,态度极好的向护士做出保证,才终于将这位护士小姐送出病房。

“咳。”安看乔文乖乖认错的样子,一时间没忍住笑意加上肺部的不舒服又咳了一声。

关上门,乔文看着安,试图将表情重新调整挽救一下已经被破坏气氛,结果就听见安带着明显笑意的咳嗽,威风是装不起来了只能板着脸盯着安,无声抗议。安他绝对知道这个什么鬼烟火检测系统,难怪一直不出声,就等着看他笑话。

“不好意思,能不能请你帮我打开一下窗户?”安看乔文脸色不好立刻转移话题,马上放低身份提出请求,这样一来应该能让他开心点。

果然如安所想,乔文听到安对他提出请求,虽然面上不显但是心里却又那么丝莫名的成就感,大概是终于逼得对方低头了,于是也没想着为难安很有风度的走到窗边按下升降键,将窗户打开。

“谢谢。”安看着从窗口透进来的阳光以及几许绿色,进来的空气都透着一股清新的味道,缓解了安肺部的压力,呼吸变得顺畅了许多。浮空堡的环境永远都那么完美,完全电子化操作的气候,如果堡的主人愿意,甚至可以永远让温度,湿度,天气保持不变。

“不用。”乔文重新坐回位置上,语气和态度已经变回了之前的模样。窗外的绿意和不时传来的几声鸟鸣以及人声,本来病房内的气氛应该要变得欢快明朗,但随着乔文重新拉回的话题再次变回了之前的紧绷。

“所以这些都是你的计划?包括最开始那对夫妻介绍的时候,你就在给我下套了。”乔文的神情一直表现得轻松可纯黑的双眼睛里却始终带着几分冷芒,如果不是安的故意诱导,那么他不至于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差点让劫匪的计划成功。如果不是后面海底城迁移事件调差牵扯出拉弗夫人也不简单的话,或者他心理能力差的话,那么这个判断失误几乎能让他认为是自己间接害了拉弗夫人。

“我只是在浏览新闻的时候,正好看到了科尔迪城的拆迁计划,计划受到了原住居民的强烈反抗。你大概不知道,这次拆迁计划就是交由居河社负责,包括安抚费以及新住所的安排。”安避开乔文的问话,“而我注意到在劫匪进来时,拉弗先生流露的并不是害怕惊慌,而是隐隐的兴奋。拉弗女士就表现得很正常,有惊慌,只是很快冷静下来。接着就是劫匪,你不觉得那位劫匪头子的表现很反常吗?真正狂热自爆的反抗分子根本不会讲这么多废话,也不会因为政府的一句话就立刻改变条件。”

“这算是你的现身说法?”乔文突然打断道,有些讥讽的开口道:“一犯病,就根本拉不住,也听不进劝。”

安顿住,似乎没有想到乔文竟然还有兴致来打趣他。

乔文似乎很开心见到安被哽住,这时笑容才有了真实感,笑得灿烂的抬手让安继续,不要在意他,其实很满意自己说的话让安在意了。

“简单来说,在劫机事件发生前,我并不知道这场计划。”安继续道,口气似乎拉平了些,没了慢慢讲述的兴致。“如果不是我的打岔,你根本不可能知道,这场闹剧的真正目的,只是想窃取自己妻子的财产。也不会知道,那帮劫匪不过是被逼无路的海底城居民,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能有个住所,才铤而走险选择犯罪。”

正如耳机里听到的内容,拉弗先生答应了他们,如果他成功获得遗产,那么在他们被判刑入狱后,会给他们的孩子办理地上居民权。让他们的子女能生活在地面上,而不是那不见天光的海底城。

他们甚至幻想子女迁出海底城后,从此不再受到歧视。联盟虽然奉行居民平等,但无论在任何星系,都不存在真正的平等。居民的阶级,往往因为居住地环境和科技资源以及交通的差距越拉越大。联盟的阶级形成恰恰证明了这一点:海底城的下等居民,地标市的普通居民,以及浮空堡的上层人士。

“顺便也让联盟知道了,一直以来他们自认为为海底居民着想的迁移计划,会受到海底居民的抵抗的原因。这并非是海底人的愚昧无知,而是因为一些中间负责人的贪欲,私吞了那笔安抚费和迁徙费。你知道吗,一直以来的海底城拆迁,其实就是一场屠杀,一颗海底潜弹,瞬间毁掉海底城以及一座城的生命。”安用淡淡的口吻说着残酷的真相,乔文觉得安脸上的浅笑透着的就是对联盟的嘲讽。

“一直以来……你怎么知道的?”确实在航舰安全降落后,所有劫匪连同拉弗先生全部被逮捕,接受联盟的审讯,最后才把这样大一件事给揭露出来,牵连出来许多高层人士,而这些就不是乔文需要去管的了。

问出口后乔文觉得自己有些犯傻,抢在安前面没好气的道:“我懂,你电脑厉害,你行。”这些东西,只要安感兴趣,随便入侵几台电脑就什么都知道了。所以这家伙才说,数据信息,真的是没有任何安全性。

安张嘴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乔文一顿抢白,于是也就只能闭上嘴安静的微笑了。

病房里面的气氛终于变得比较缓和了。

“所以你看,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坏。或许我曾经是个犯罪,但是并不代表我就一辈子都会是个坏人。”安笑着道,尽力释放出自己的诚意,“现在,我与你一样也是在为联盟服务,希望你能将我当做同伴而不是麻烦。”

安将右手伸出。

乔文盯着安白皙到甚至泛着一丝青色的手,最后还是露出一个笑容,缓缓将自己的手伸出。

而安的笑容在即将扩大的瞬间就定格了一下,然后带上一丝无奈。

乔文在握住安手的瞬间就反手一转将一副银色的手铐拷上,并且将另外半边铐在病床的床脚架上。

“我们会是搭档,但不会是同伴。”乔扬起嘴角,漆黑的双眼望向安的眼底,“你最好祈祷每一次都这么幸运,千万别露出马脚被我捉到。”到时候,我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你,双S罪犯。

安没有避闪的看着乔文,眼里带着某种莫名欢喜的笑意,“在海罗温精神病院的地下三层,也就是我所在的那一层,其实还有一位患者,判定等级为SSS。他曾经是你的前辈,刺刀部队出身,即使是现在课本上都依然有赞美他的文章,海克德将军,享誉整个联盟的战争天才。其实,他不过是个战争狂热分子,他信奉将一切交由武力解决。他的手下从无俘虏,敌人即罪恶,不留活口。”

“你跟他很像。”最后,安定下结论。

安缓慢而带着节奏的话语,让乔文不自觉的认真去听他说出的每个字。甚至大脑在那瞬间是放空的,眼神有一刻涣散,只在安略微提高的尾句中惊醒过来,有种梦境被惊扰的错觉。

乔文立刻下意识的退后两步,拉下面孔冷下声道:“你在暗示我。”

“你是想说我跟海克德将军一样极端吗?迂回替自己辩解?”乔文讽刺一笑,“我想你的前四任搭档大概就是这样被你催眠进海罗温精神病院的。”

“你错了。”安解释道,“我只是想说,你的心理……”刻意的停顿片刻,安扩大了唇瓣的笑意,甚至弯起了眼角,语气却异常坚定狠绝道:“有问题。”

乔文被安的坚定的气势震慑住,然后有些僵硬的抬起手下意识的想拿下嘴里含着的烟,结果摸了个空,才想起之前早就把烟给扔掉了,嘴角有些微微的抽动。

安看到乔文的表现,眼神中不可避免的泄漏出了一丝喜悦和得意。

这细微的变化却让乔原本有些慌乱的心神完全稳定了下来,乔文哼笑了声,耸起肩膀两手一摊表示出遗憾道:“很棒的心理暗示。如果在这之前你能完美的解释清楚,你为什么要刻意误导我将拉弗夫妇的身份弄反的话,我会更加信任你,也许你就成功了。拉弗夫人的事你差点让我留下心理阴影,在任务中竟然因为自己的判断失误差点害了无辜群众。我猜,如果接下来的任务中再出几次这样的‘意外’,你就可以诱导我怀疑自己的判断力了,然后被你牵着鼻子走?”

安想,他的反应真的很快。自己才故意露出窃喜的眼神,他就马上稳住了心神。不过,还是太稚嫩了,连故意还是无意都分不出来。可是有些东西,就是慢慢消磨才比较有意思,太快了,疗效就差了。作为一名高级心理理疗师,安很明白循序渐进的道理。

其实,不过是不想将新玩具太快弄坏罢了。

“在劫匪出现前,在拉弗先生表情异常前,我根本就不知道这起劫机计划。”安按耐住心底的残虐,面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好脾气的再次解释道:“至于为什么故意误导你,我只是想告诉你,人最大的思维误区就是常识。是你自己下意识的认为董事长这个职位是男性的,并不是我强加给你的。”

“当然,你也可以觉得我是不怀好意。”在乔文反驳先,安又先一步说道。“甚至我想,你心里也依旧认为我前面刚刚说的那些话不过是诡辩,什么为了让联盟发现事件真相,帮助海底剧名等,其实都不过是我在自爆计划失败后信口胡诌的鬼话。”

“你倒是很清楚我的想法。”乔文没有算是间接肯定了安的推测,他确实根本就不信安会如此为联盟考虑,甚至还正义到会为海底居民伸张正义。有些人,就是可以把白的说成黑的,黑的说成白的。

安的笑容有些苦涩,似乎对乔文无论如何都不肯相信他表示出了苦恼。

乔文却笑着等安继续为自己辩解,他倒是想知道安接下来又想用什么方法来对他进行催眠暗示,颇有种看安演戏逗乐的态度。

安却摇了摇头,一反刚刚的苦恼,重新恢复了温柔的笑容道:“那就算你是对的吧,其实一切正如你想的那样。”这种坦然承认的语气配合上温柔带着宽和的笑意,嘴上说着承认了乔文的推测,可表情和语态却给了乔文相反的暗示。

而乔文只能表示他要辜负安这种微婉的表现方法了,站起身来为这次谈话做了最后的终结,“一会说不是,一会说是,女人的心都没你这么善变。如果这是语言的暗示,我想谢谢你的提醒,你成功的让我明白了,把你说的所有话都当做瞎扯就对了。”

安表情又呆愣了下。

乔文靠近安,贴着安的面颊俯下身拿起他床边的呼叫器,将呼叫按钮按下,起身的时候抬眼看着安的双眼,两人的呼吸近若可闻,乔扬起的笑容带着几分痞气用极为低沉而具有磁性的声音道:“陪你瞎扯了这么久,也是该让医生来检查下你的身体情况如何了。少动一些脑子,这样才能活得久些,我的搭档。”

言罢也不管已经完全惊愣在那的安,转身就走出了病房。

看着已经合上的房门,一时间病房显得有些空荡。而刚刚还一副惊愣表情的安嘴角却抑制不住的上扬,合上双眼躺下,安想真是有意思的反抗。

可不管如何,乔文的心,乱了。

延伸阅读

菲特医疗器械加盟  http://www.ganyk.cn/azcq.shtml
菲特医疗器械公司生产“妇产科医疗器械产品”的企业,浙江医用敷料生产基地、浙江大学医学

小二郎加盟  http://www.ganyk.cn/bz6z.shtml
小二郎加盟详情学生用品品牌众多,但90%产品平庸无特色。它们从来就没有获得过市场,也

澳强加盟  http://www.ganyk.cn/paaz.shtml
澳强汽车坐垫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三渡文创加盟  http://www.ganyk.cn/g2d2.shtml
暂无

如意舍加盟  http://www.ganyk.cn/xubk.shtml
如意舍工艺饰品在东盟各国致力于收集红木原材,各种沉香原料。公司是一家自产自销为主的佛

之巅加盟  http://www.ganyk.cn/6cyo.shtml
关于之巅之巅公司文化经营理念:体验户外享受生活服务理念:真诚沟通超值服务我们的口号:

奥尔良烤翅加盟  http://www.ganyk.cn/pzbn.shtml
拥有各省市品种全、特色、产品口味丰富、适合各地的特色快餐项目。即可固定开店,也可流动

Comanche加盟  http://www.ganyk.cn/dvd8.shtml
女鞋注重的就是设计和鞋面的板式,新颖、时尚、潮流的产品能够刺激消费者的购买欲望。卡曼

味之都加盟  http://www.ganyk.cn/6xam.shtml
味之都中式快餐,是二十一世纪中国具潜力的中式快餐连锁品牌,120多家门店遍及全国各地

丝绨化妆品加盟  http://www.ganyk.cn/ujgn.shtml
cide丝绨彩妆致力于探索时尚流行趋势,是一家彩妆品牌公司,新零售彩妆品牌招商,同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代号零第八章在线阅读

    待所有报名者进入幻阵,红珠于日晷旁点了一支香。凤九歌设下幻阵考验的不是人性善恶,而是意志力。在她看来人性善恶根本经不住考校,也不是区区一个幻阵能够考校出来的。这个幻阵考校的是人的意志力,意志力越强的人越能快速通过幻阵。在某些前提下,意志力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个人今后能够走多远。且意志力越坚定的人越不容

  • 将门娇,皇后要出嫁在线阅读第十章

    几天后,电视台把在《音乐测试》期间拍摄的幕后花絮精心剪辑之后,做成纪录片播放了出来。节目一播出,粉丝又是心疼得不行,在LAKE组合的微博超话内哭天喊地,誓与组合共进退,成员们看得感动的不得了。这几天也正逢圣诞期间,组合还代言了一个皮包服饰类的时尚品牌,公司与成员一合计,决定开一个直播,在直播期间适时

  • 璀璨公主的星空在线阅读第六节

    一定是这把该死的剑在捣鬼!小白顶着狂风,一步一步地走到这把剑的旁边。她伸出手,指尖刚刚触摸到剑身,一下子就被弹出去好远。她忍着疼痛从地上爬起来,恶狠狠地瞪着这把剑。而铁剑的剑尖也对准了她,剑身不再颤动,仿佛要全心全意地将她捅个对穿。“他拉,停!”铁剑在一瞬间止住了攻势,像是被什么极其粘稠的液体给黏住

  • 池少老婆总想跑第八章在线阅读

    铁勾是用来拉马的,橙香好委屈地趴着,一边吹着清脆的口哨,让马都乱动起来,四处乱跑着。黑衣人干脆舍马,跳了下来,排成一排,摆好了阵用铁勾要将马给勾倒。“杀。”冷冷的一声,雪亮的银勾扬了起来。橙香伏都会,不敢看啊。生命诚可贵,一个不小心,就玩完了。少年冷笑,拉住马往一侧跑起,衣袖一扬,几枝利箭从袖边飞出

  • 心动对象是老古董怎么办第五章 酒逢美女饮

    原定八点半的乡财贸动员会,到了九点钟与会人员还只到了三分之二,我坐在首脑台上说,给我将办公室主任喊来,不一会儿,办公室主任狄长生气喘喘地跑来了。我问他,怎么还有那么多人没来?狄主任说,我都用电话催促好几遍了,没办法都习惯了。我听了更是生气地说,啥叫习惯了?狄主任说,就是说从前一直这样子,九点开会十点

  • 龙套的错误打开方式第1章在线阅读

    深秋的黄昏。下班时分,人流多了起来。江边的风习习而来,似能抚平上班族一天的劳累,阵阵清凉拂过,行人的神经得以松弛。花如练走进一家咖啡店,挑了一张户外面江的椅子坐下,一边看那川流不息的人群,一边惬意地喝着咖啡。有个女孩见她有如此闲情,便拿着调查表走近:“小姐,打扰了,方便帮我们做一下问卷调查吗?”花如

  • 白骨精今天吃到唐僧肉了吗[快穿]在线阅读第五章

    “什么?”“去世了?”美丽女孩一听,比萧宇还伤心:“萧老爷子怎么会去世了,他老人家医术高超,曾经救治无数人,怎么会去世了呢?”闻言,刚刚下车的老爷子,也瞬间呆住了。片刻后,竟然落下了两行热泪。随后,仰天长叹一声:“萧老弟,你为什么不等等大哥,为什么不等等大哥呀!”见此,萧宇都愣住了。这一老一少,对自

  • 异想成神第1章在线阅读

    痛……好痛……她死了吗?这里是地狱吗?“啊……”颜灼睁开眼……蓦然对上了一双冰冷又席卷着滔天黑浪的狼眸。“宝贝……说,你是我的。”沙哑又透着几分肆意的阴戾的嗓音悠悠在耳畔响起……这嗓音?这熟悉的大床?她好像……又重生了?然而她还来不及多想,便被衔住了耳垂。耳边又是男人冰冷又透着狂躁的嗓音:“颜宝……

  • 综漫之谁说女子不如男第七章在线阅读

    今天的病人真难缠。送走一位新上门的患者,何蘅安低头揉太阳穴,整个人略崩溃。想赢得新病人的信任,总要费很多周折。而这位据说开公司搞互联网的大老板,从进门就开始质疑她的咨询资质,一边不停地整理他已经非常平整的袖口,一边试图反客为主探查她的情况。不过,和这种病人斗智斗勇,也是一种乐趣。慢慢来吧,不着急。何

  • 八鸣山的传世歌在线阅读第十节

    “不是吧,这边的居然也来?”椿秀一放下相机,不是因为内存已经满了,而是前方的景象已经无法用相机去拍摄,只有人眼才能模糊的看清楚一丁点。在众多人类的注视下,那数百米高的蓝色火焰在太阳完全突破地平线的刹那转至赤红,然后快速的收缩向地面。“砰!”白色的细剑在达古巴的手中断裂,多次高强度和GumunL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