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不平凡的路凡之第五章

作者:萧二胖蛋炒饭 来源:纵横中文网

“怎么了?不欢迎我啊?”林沛然故作轻松地说。

“……哈哈哈才不是!欢迎回国!”

对面的声线,很快就稳在了一个听不出半点破绽的、温柔低沉的频率区间里。

充满磁性的低频特质透过话筒振动贴在耳边,带着特别的250Hz频段令人沉醉的质感,就像一杯用醇香诱着人喝下去的美酒。

林沛然的耳朵慢慢红了。

他做的是混音工作,对声音尤其敏感。郑文轩的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但他从未跟郑文轩说过,郑文轩的声音在250Hz~500Hz这个频段里,稍微拉一点点提升,就会迷醉得足以引人发疯。

而当他的声音透过电子设备穿出来的时候,特有的话筒失真,完美增益了这种提升效果。

林沛然平时图方便,习惯了开着工作用的监听音箱和郑文轩通话,许久没有将扬声器如此贴近耳朵的他,有一种郑文轩就在身边对他低语的幻觉。

“什么时候回来的?在B市?还是在C市?还是……”那边轻快的话语微妙地顿了顿,“要是来了D市,哥去接你啊!”

“……”林沛然默了两秒,扯着嘴角答道:“去C市,我爸妈早想我了。”

“哦……”电话那头郑文轩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点点惹人遐想的失望,又有一点点庆幸的意味。

他们同时沉默了。

林沛然忽然觉得有点冷。

春光明媚,万物复苏……可他电话接起来的那一刻,心里的某团火焰在一瞬间经历了从天而降的冰桶考验,在他胸腔里微弱地瑟瑟发抖。

郑文轩……他不希望自己回来。

林沛然攥了攥手机,淡笑道:“我给你带了手信,你心心念念的PG高达。”

“卧槽!”郑文轩一声惊呼。那些会令人纠结的念头顿时在PG的诱惑下宣告臣服,“恭请沛然爸爸早日莅临D市!”

林沛然边笑边同他闲扯了两句。

还没聊多久,郑文轩就表示最近很忙,每天都在加班,要先挂了。

林沛然“嗯”了一声,问他:“什么时候有空?我亲自把你的高达送去。”

“……”郑文轩为难道:“那个……我未来一个月……额不,可能两三个月,都……”

可是高达模型这种昂贵又精细的东西,又绝对禁不起暴力快递的摔打。

林沛然在心底叹了口气。

“那就回头再说,”他的笑容轻松又温和,“反正都给你带回来了,又不会跑路。”

“不好意思啊,让你破费了……”郑文轩为他的体贴松了口气,“回头再联系,我先上班!”

“嘟——”

电话仓促被挂断,林沛然的笑容维持了一会儿,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用力吸了吸鼻子,高仰着头,看着候机大厅又高又明亮的天花板。

啊,失败了。

就算是PG,也不足以诱惑这个人不得不跟自己见面。

是他错了吗?

他想起姚乐阳无数次试图骂醒他的话——

『沛沛你别傻了,他就是把你当个备胎吊着,异地有什么事情是不能糊弄的?他说他一直单身你就信?』

『我信。陶哥、小寝和煞姐……不是都替我确认过,他真的没再跟人谈过。』

『……@#¥%谁知道他是不是像吊着你这样,在网上吊了十七八个备胎!全凭一张嘴见不到面,网线一接什么事情干不了!』

『……』

『一说起来,他单身,你单身,你就觉得能有戏了是不是?你是真以为他都把你甩了还能对你守身如玉还是怎么的?』

『姚乐阳,我要生气了。』

『……行,你有主见,你当我没说!』

……

林沛然低下头,用力将手机揣进口袋里。

他不是不愿意信,大概就是傻。就算郑文轩真把他当备胎,也鹌鹑似的觉得,也可以的吧。

林沛然比别人心细,他其实早就发现,郑文轩变了,比起追他那会儿的死不要脸,郑文轩不知何时起,开始有点兢兢战战,有点神经过敏。

在他不知道的地方,郑文轩一定遇到过了什么事。

就像他不让杨旸看到他操心之后的疲惫一样,郑文轩那时候,也许也在他面前藏起了某些不为人知的苦。

可他为什么,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呢?什么也不解释?

所有人问他的所有的话,他都只有一句——

“没有苦衷。”

*

“啊?你今天生日?!你怎么不早说?”林沛然急急忙忙把郑文轩从床上拉起来。

时钟已经是深夜十一点过半,再有二十多分钟,就要迎来新的一天。

“啊啊啊不行不行,太差劲了!”林沛然胡乱抓着自己的头发,想了好半天,认真凑到郑文轩跟前,仰着脸问他:“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蛋糕现在再订也来不及了……要不,你有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我陪你!”

郑文轩无奈将他的手拉过来,放在手心,对他笑着说:“不用啦,我不是很在意这个的。已经很晚了,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吧。”

林沛然坚定否决:“等明天就晚了!人一年只能过一次生日,一辈子也就几十天这样特殊的日子,我已经错过了你十九个这样的特殊日子,怎么能不珍惜后面的呢?”

郑文轩看他的眼神很复杂,但没再多说什么。

林沛然心中突然有了想法,匆匆穿了拖鞋爬下床,拉着郑文轩说:“来来来,我知道怎么办了!”

他打开了郑文轩的台式机,又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快点快点,到**里来!”

郑文轩依他照做。

林沛然拉着他去了**里一个非常漂亮的地方,一个据说能缘定三生的地方。

绚烂的烟花铺了满地,世界频道黄色的大喇叭不断广播着矢志不渝的情话,屏幕的反光倒映在郑文轩的眼睛里,斑斓炫目。

几个月前,林沛然就想着学别人拿烟花火烧三生树,铺给郑文轩看,只是他屯了这么久,也还是没屯够能铺满地图的烟花。

但那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今天是郑文轩生日!

郑文轩失笑:“你什么时候屯的这么多煤老板……”一颗烟花五万多金呢。

专心看屏幕的他,没注意到林沛然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电脑桌,站在了他的身边。

“啾”。

脸颊上小心翼翼又湿润的触感,像一阵挠得人心发痒的清风,比糖还要甜蜜的味道。

郑文轩愣住了。

他转过头,看到林沛然脸色通红,头也不敢抬,眼神死死粘在两只兔子的拖鞋上,对他说:

“蠢轩……生、生日快乐!”

扑通。

啊呀……这可真是……郑文轩摸了摸心脏的位置。

“……噗!”

“笑笑笑笑什么啊!”

“不是、谢谢……哈哈哈我家沛然太可爱了,呀白,这可怎么办……我会忍不住想亲你的……”

“……”林沛然的脸已熟透成油焖大虾,“想……想亲的话、就……”

郑文轩抱住了他,落下不同于林沛然那小鸡叨米似的的、一个又深又长的吻。

他在林沛然耳边说:“我很开心……我真的很开心……”

林沛然埋首在他肩膀上,蚊子哼哼似的,“……嗯……”

时针滴滴答答地转过圆周,三根指针短暂地重合在一起,又继续匀速分开。

零点到了,新的一天开始了。

林沛然和郑文轩两个人关掉了**,回到卧室。郑文轩关上房门的时候,突然脸色就变了。

他面无表情,冷不丁踩断了阻门器,说:“沛然……我们死情缘吧。”

林沛然脑子“嗡”地一声。

他打了一半的哈欠停在空中,诧异回过头,“你刚才说什么?我有点迷糊了……没听清。”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继续了!

停!做梦停在这里就好了……他不想再来一遍……!

“我们死情缘吧。”

“……”

林沛然听见自己问:“为什么?是我做错了什么吗?这不是在开玩笑?刚刚不还好好的吗……你说你很开心……你在骗我……吗……?”

他说着说着,鼻子不由自主的就酸了。

郑文轩特别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但没有像往常那样心疼他,“没什么别的理由,就是累了腻了,觉得也就是这样,尝到新鲜之后就兴趣淡了,而且还觉得和恋人在一起却见不得光很心累。”

……假话。

他在说谎。

可林沛然又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自欺欺人。

“先别分……吧,我……我觉得也许我们可以慢慢来,而且我一时也没办法适应单身……我是说,你给我点时间让我消化消化。就维持现状,在你找到新的情缘之前……”

“别这么突然……没准儿一睡醒……”他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没准儿一睡醒,你又对我有兴趣了呢?”

……

……

“……先生……”

“这位先生……”

“先生?先生你还好吗?”

林沛然的神智被拉出梦境,他看到空乘紧张问询的脸,猛地坐直身体,盖在身上的外套滑落下来。

“唔……”他按住了脑袋。起得太急加上刚刚睡醒,他的头痛如约而至,令他差点儿栽回去。

这样的头痛,几乎每天起床的时候都会有,有时晚上也会疼;但自开始治疗之后,这样的症状已经减轻了许多了……

林沛然依稀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忙跟空乘示意:“Su……额、不是,不好意思,我可能需要使用一下卫生间。”

说罢,他就急匆匆解了安全带,快步往机舱后面走去。

伴随着头痛的,是无法控制的呕吐。

他明明之前跟医师反复确认过了,颅压水平稳定在安全值,才上飞机的……但像他这样的情况,乘坐飞机本来就很危险。颅压和气压变化的时候,一点点不同寻常的差值都足以威胁生命。

可上都上了,就算有什么突发状况,也得咬牙撑着。

只要过一会儿……熬过醒来这一阵儿就好了……

……

『你怎么像个小姑娘,擦个碘酒眼睛就红的跟兔子似的?』

『郑文轩,你别逗我……我、我怕疼……』

『好好好,不哭不哭,嫌蛰我给你吹吹,吹吹就不疼了……』

……

『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贝佳,我们在一起了。』

……

“郑文轩,你就这么不想要我吗……”连粉饰太平的假象都不肯给他。

哪怕是假关心的哄哄也行……他真的很容易满足的。

为什么,偏偏在难受得想死的时候,只剩自己一个人了呢。

*

『2018年4月某日。

我没有退路……

我怕我一胆怯,就会再次掉进万丈深渊………』

延伸阅读

菲尔顿国际儿童探索中心加盟  http://www.walter77.cn/ny3.shtml
菲尔顿国际儿童探索中心,拥有丰富的学习内容,让孩子在玩的同时就可以学习。儿歌、识字、

joli加盟  http://www.walter77.cn/nap8.shtml
joli行李牌是东莞市利亿塑胶制品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钥匙扣、杯垫、防滑垫、

家家乐小家电加盟  http://www.walter77.cn/bjkk.shtml
家家乐小家电加盟_公司简介中山市家家乐电器有限公司是广州建龙集团旗下企业,专业生产电

量子制造c+hightea加盟  http://www.walter77.cn/6553.shtml
量子制造c+hightea是一个专注于精致下午茶的甜品品牌,总部位于苏州市,其精选优

朗翡洛加盟  http://www.walter77.cn/x66j.shtml
朗翡洛红酒是澳大利亚联邦酿酒师协会(WinemakersFederationAust

鑫淼干洗加盟  http://www.walter77.cn/b5e8.shtml
河南鑫淼服装修补有限公司旗下拥有鑫淼洗染技术培训学校、鑫淼洗染设备生产基地、鑫淼染料

奥因加盟  http://www.walter77.cn/ggcr.shtml
奥因环境净化空气污染治理项目简介项目背景:二十一世纪是一个产业多元化的时代。传统行业

蝶涵丝巾加盟  http://www.walter77.cn/nnxt.shtml
蝶涵丝巾产品款式出新快,品种多,质优价廉,所有定单均合理安排生产计划,支持产品质量和

行行行珠宝加盟  http://www.walter77.cn/sygv.shtml
行行行珠宝加盟_公司简介深圳市行行行实业有限公司创立于1993年,是一家集钻饰镶嵌首

宇乐加盟  http://www.walter77.cn/pldm.shtml
宇乐汽车座垫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宿命狐约在线阅读第四章

    周嘉言浑身一个哆嗦,车差点没扎花坛里去。他舔舔嘴唇,“那个......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没告诉我,我好码一车面包人......一面包车人去给你撑场面啊。”“昨天,”司渺说,“没关系,是形婚。”周嘉言瞬间明白过来,“没钱了?你需要钱跟我说一声就行,怎么能......”怎么能出卖自己呢,这句话周嘉言没忍

  • 莲说第二章在线阅读

    苏瑶瑶把床垫铺上去之后,刚坐上床沿边,宿舍就来人了.进来的一女生个子不高也不矮,大概一米六,脸上、身上都肉肉的,笑起来很可爱苏瑶瑶先笑着打了个招呼:“你好,同学“。走进来的舍友看到这么美艳的苏瑶瑶,愣了好一会才害羞的自我介绍:“你好,我叫芳芳,我可以睡你的上铺吗?“芳芳双眼发亮、期待的看着苏瑶瑶“我

  • 全星际都以为我是ALPHA第1章在线阅读

    玲珑山之巅,周围树木层次不齐的生长在周围,将整个山顶几乎笼罩在一个空间之中。“令垣!今日便是你的死期!”随着话音落下,一道眩目的金光闪现而出,身着黑色长袍的老者满脸皱纹,眼眸之中满是阴冷,一双犹如毒蛇般的眼睛正牢牢盯着面前的青年。“以多欺少的狗辈!”令垣一身淡蓝色长袍,看去似乎有着一丝仙风侠骨,清秀

  • 玄寒之怒在线阅读第9节

    不多不少,正好三个!离车门最近的司机和售票员眼睁睁看着,说不出话来。不说这根本就不能停站的事,就单说这三个“人”出现的时机就很奇怪。公交车后半部的人却是看不到前面的情况,只一叠声催促起来:“怎么还不开车啊?”那群男女还在不满着,声音不大不小,带着威胁说再这样之后要投诉公交车司机一类的话。话没说完,就

  • 开局假冒特战佣兵生活:诗与信仰

    军营的日子,要说枯燥是真的有点枯燥,庄羽他们平时的乐趣好像就是打**什么的,没有电子设备,与现代社会有点脱节,索性他们也不关注明星八卦这样的琐碎事情,倒是没事看看书什么的。因为是特种部队,很多地方涉及机密,所以也不能带她参观军营。刚开始的几天他们还有话聊,庄羽给她讲一些军旅或者任务的时候遇到的刺激或

  • 次元七界游在线阅读车祸

    夏日的雨,总是那么狂暴又急促,滂沱的雨点好像壮汉的拳头,狠狠砸向地面,愤怒的老天爷似要把所有怒气撒向人间。暴雨在天地之间拉上了一道巨大的雨帘,空荡荡的街道,除了往来的车辆,一个人也没有,犹如一座死城。通往A市客运站的马路上,一抹娇小的红色身影分外引人注意。那是一个二十来岁左右的女孩儿,圆圆的脸蛋长得

  • 火影:光头就变强第四章在线阅读

    凤九来到了天宫,没能追上帝君,却反倒在南天门碰到了二皇子桑籍,跟他那个没名份的妻子——少辛。少辛一见到凤九,便心虚地低下了头,毕竟,是她抢了白浅姑姑的未婚夫。这凤九自小便与姑姑交好,又是个被宠惯坏了的小殿下,想必不会给她好脸色看。桑籍却不认得凤九,只见面前这个小姑娘一脸怒气,忙挡在妻子身前,不叫她受

  • 星耀轨迹不得消融,无法动摇

    在他所租的公寓楼下,住着一个名叫王芳的中国女人,他几乎每天上楼下楼都会看见她。王芳在超市打工,偶尔会把自己做好的辣椒酱送给洛衍之,然后聊上几句家常。用她做的辣椒酱煮面,真的很开胃。就这样度过了大半年,王芳怀孕了,而她的男人却抛弃了她。她交不出足够的房租,房东即将驱逐她。她一个人坐在台阶上,看着自己的

  • 御王战尊第3章在线阅读

    雨已经下了很久了。专用于出租的公寓楼对面有一排底层商铺,从转角处排过来的第二家门店,福利彩票店的推拉门移开了一线,老张第三次探出手来,试了试外面的温度。这一回,老张终于露出了几分笑脸。接着,老张将整个推拉门朝两边全部推到底,室外仍略带一点湿热的气流,马上和室内的冷空气快速交换,站在门口,感受着丝丝微

  • 300英雄之万夫莫敌在线阅读第九章

    一个月后,苏子文从闭关中出来,眼中混沌生灭,气息变化莫测,显然从拙峰传承中大有所获。“师兄。”一道声音从苏子文的道场外边响起。“进来。”苏子文淡淡的说到。“有何事。”“华师兄宴请东荒天骄,请苏师兄去一趟。”星峰的弟子恭敬地说到。“也罢,闲来无事,前面带路吧。”苏子文淡淡的说到。带路的弟子将苏子文引向